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中篇小說】 【言情】燦爛蝴蝶(101127更新07)

[複製連結] 檢視: 11981|回覆: 9

本文章最後由 Lilium 於 10-11-27 01:05 編輯





第一章


  我在三十五度的高溫下奔跑,奔跑的同時,還有著熱風吹著我紅通通的臉龐。

  我停了下來,抬頭望著天空,一手遮著刺眼的光芒,卻又清楚的看見陽光穿過樹葉重疊的漏洞,低頭又看見滿地樹葉的影子。

  當熱風吹過樹梢,火熱熱的陽光打在我身上,還有樹葉窸窣的聲音。

  那是十四歲最後一次──站在陽光下了。

---*---*---

  一間大約十坪左右的小房間,地上躺著兩個女孩,她們享受著夏日冷氣的滋味,睡的正香的時候……

  叮叮叮──叮叮叮──

  「……嗯,曲恩惠,鬧鐘……」李琪一腳跨在曲恩惠的身上,一腳又踢開棉被,半睡半醒的說著。

  叮叮叮──叮叮叮──

  「嗯……」曲恩惠隨便應一應,左手再慢慢的推開李琪的美腿。

  「喂……曲恩惠,吵死了,妳快關掉啊……」這時候的李琪意識已經有點清楚了,起床氣平常就很嚴重的她,這時候看起來是更加明顯了。

  「唉唷……我再睡一下嘛。」曲恩惠拉起棉被,蓋住整個身體。

  「喂!」李琪坐了起來,用力的踹了曲恩惠被棉被裹的圓潤的屁股,狹窄的房間,這一踹,曲恩惠的頭直接撞到旁邊的桌子。

  「唉唷!」曲恩惠跳了起來,揉了揉輕微撞到的額頭。「妳幹什麼啊妳!」

  「沒事鬧鐘記什麼七點?!記了還不起床!想吵死本小姐好眠啊?」李琪潑辣的個性罵了起來。

  「好嘛……」

  因為是很簡單的小房間,只有一個客廳(廚房也佔了點空間)、一個廁所,和一個只能站三個人的小陽台,但因為價格平價合理的關係,兩個大女孩也就遷就了這小環境,過著外宿的生活。

  這個小房間還算高級的就是客廳和陽台之間有著一扇漂亮的落地窗,房東太太還特地為了他們換了新的玻璃,玻璃上還有一些霧面的雕刻,比起廁所那個簡陋的馬桶似乎高級很多。

  也許是夏天的關係,陽光一大早就很刺眼,透著落地窗射了進來。

  曲恩惠一見刺眼的陽光,忍不住用手遮了起來,李琪看見陽光,馬上拉起落地窗的窗簾,整個房間只有透過窗簾的一絲光線而已。

  「趕快去刷牙、洗臉、塗防曬吧!」李琪微笑的說。

  曲恩惠摸摸自己的臉頰,默默的點點頭。

  一進浴室,她是一點也不想看見鏡子裡的自己。

  臉頰的紅斑與過分的紅潤,那不是氣色好,而是越來越糟,手肘又冒出一些凸起的紅斑塊,她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曲恩惠,一定要活到七十歲。」

  這五年來,她每天都這樣對自己說,曾經自己是被人說像竹竿一樣瘦的,現在卻因為膽固醇等藥物的關係,身材是有點豐腴的,本來可以在陽光下奔跑的,如今卻要小心翼翼的躲陽光,她羨慕那些可以走在陽光下的人,尤其是看見李琪高佻的身材,可以穿的短褲走在陽光下的那時候。

  曲恩惠給自己的加油打氣完,拿起了涮口杯,正要刷牙的時候,突然兩個膝蓋一軟,直直的跪了下來。

  嗵!

  一個巨大的聲響,李琪趕緊走進廁所。

  「恩惠!」

---*---*---


  我曾經埋怨過,為什麼要給我這樣的身體?

  我對自己的母親說,為什麼老天爺要奪走我的陽光?

  然而當我包容了這一切,我才終於看見原來我還能擁有夜晚的美。

p127570688670_640x640.jpg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6   檢視全部評分
aquataiko    發表於 12-4-11 00:49 聲望 + 1 枚
西札爾  男人版活動獎勵。  發表於 10-9-8 12:19 聲望 + 5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二章

  醫院總是飄著一種令來探訪的人討厭、令住在這裡的病人窒息的藥水味,對於曲恩惠而言,她真的十分討厭待在這裡,明明是拿來消毒的藥水味,飄在她的身邊,好像就在消毒"她"一樣。

  「李琪,我真的沒事,我們快走吧。」曲恩惠拉了拉李琪的衣袖。

  「還沒事?妳知不知道我被妳嚇死了?!」李琪的臉色是白的,自從高一開始,她們兩個就是無話不談的好姊妹,曲恩惠的身體狀況,她也是完全明白的,也就因為這樣,她越是和曲恩惠好,她越想要給她所有她所能給,而她無法享受的東西。

  「只是扭到而已呀。」曲恩惠笑了笑。

  「妳喔……快點補防曬,戴起帽子,我去拿傘。」李琪叮嚀著。

  曲恩惠嘟著嘴巴說:「唉,我也想讓大家看看我美麗的五官啊,老戴著它真悶!」曲恩惠戴的是抗UV的全罩式鴨舌帽,也就是戴起來只有眼睛的部分看的見,這一頂就花了不少錢,還有身上的抗UV外套也是,曲恩惠對於自己身上最驕傲的就是她的白皮膚了吧……可在小時後大家可是喊著叫她「黑猴子」的女孩。

  李琪在拿傘的同時,一個母親牽著她的女兒經過曲恩惠的面前。


  「姊姊,妳為什麼要裡面戴帽子?」

  「姊姊這就脫下喔!」曲恩惠摘下帽子,對小女孩露出燦爛的笑容,她有著兩顆可愛的虎牙,在笑的時候總是特別美麗,可能頭髮也沒整理,但是她的髮質一向特別好,亂也亂的有型。

  小女孩一看見曲恩惠,小小的酒窩便不見了。「姊姊……妳的臉怎麼了?」

  曲恩惠的笑容僵住了,搞什麼!都五年了,多少人說過類似的話,怎麼今天就不會反應了?!

  李琪看見狀況,趕緊跑了過來,對著小女孩說:「這位大姊姊是電視上面演齊天大聖的那個孫悟空啊!臉紅紅的是化妝啦!」

  小女孩又露出原本的小酒窩,說:「喔~姊姊這麼厲害呀?」

  「就、就是啊!」曲恩惠尷尬的笑了笑,那個母親也尷尬的笑了笑,牽著小女孩離開。

  「不准難過喔。」李琪把曲恩惠手中的帽子搶了過來,幫她戴了起來。

  「五年了……習慣了啦!」

  五年了,因為臉上的紅斑,常常是別人最先注目的,然而紅斑擴散的越嚴重,代表目前的病情越嚴重,她自己的身體她自己最清楚,但是……她真的希望像平凡人一樣,可以活到七老八十、含飴弄孫。

  一出醫院,曲恩惠已經全副武裝好了。李琪問:「醫生今天還有說什麼嗎?」

  「沒說什麼,就叫我早點睡囉。」

  「妳啊!再為了音樂搞那麼晚睡呀!」

  「唉唷,沒辦法嘛……」

  曲恩惠是在高中的時候接觸音樂,那時候因為社團碰觸了木吉他,之後因為興趣越學越深,也開始學習自己創作,試著錄起來投給唱片行,雖然往往是沒有什麼消息,但她還是努力不懈。

  「欸……我說真的,不要熬夜了……妳的身體……」

  曲恩惠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說:「沒事!我的身體我很清楚!」我很清楚……

---*---*---

  紅斑性狼瘡,這就是我的病,那是一種慢性病,通常會在青春期的時候發病,而女生得病的機率也比男生高,與遺傳基因有關的疾病。

  十四歲那年,我昏倒在陽光下,那是我第一次發病,就從那陣子開始,我的臉頰開始出現紅斑,我開始被同歲的同學嘲笑,但是……每當我被嘲笑,媽媽總對我說:「我家恩惠的臉頰上有隻美麗的蝴蝶喔!」

  可是這五年來,我始終沒有信心,甚至是對一個小女孩說:「我的臉上,是一隻美麗的蝴蝶……」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章

  李琪看看手上的手錶,戴起安全帽。「我待會還有工要打,妳先回家吧!」

  「好,騎車小心。」曲恩惠輕輕揮了揮手。

  高中時期,那三年曲恩惠溫和的個性交到不少的朋友,可知心的卻只有李琪一個,而她也很慶幸,能夠交到這樣的朋友,有些人或許一輩子人緣廣闊,卻沒有一個是真正了解自己的朋友;曲恩惠一直把李琪當作是上天留給她的禮物,而對於李琪,曲恩惠是上天賜給她的「恩惠」。

  李琪潑辣和直爽的個性,高中時期並不討人喜歡,尤其是在女校裡頭,更是一堆女孩子私下批評的對象,但那時候,唯一伸出手對李琪微笑的女孩,就是曲恩惠。那一個陪伴她走過三年,忍受她的直接和脾氣,始終是微笑包容她的女孩,所以,李琪每年的生日願望都會許:希望恩惠的身體早日康復。

  但是,紅斑性狼瘡這個疾病,並不是能夠治好的病,只能「控制」病情,控制的好,病人可以活到五十歲,甚至更久,但控制不好……病人很可能因為一個小小的感冒,引發許多的病痛,因而帶走一個人的生命。

  這也就是為什麼,曲恩惠對於李琪,是一個多麼需要呵護的「恩惠」了。

  「那個……小姐。」說話的是一個坐在馬路旁的座椅的男人。

  三年來生活在女校的曲恩惠,一面對男性就會有所距離,除了自己的父親。

  「我、我……」曲恩惠低著頭,只看的見那男人有雙修長的腿。

  那個男人似乎看出曲恩惠的害怕,親切的說:「小姐,別怕,我不是來問你電話也不是要請妳做問卷調查的。」

  不是請我做問卷調查?「可、可是你手上……」

  「喔喔,這十張都填完了啦,只是天氣很熱,看妳待在這裡,我也正無聊,想問問妳怎麼把自己裹成這樣。」那個男人的嗓音很好聽,但是曲恩惠不敢抬頭直視。

  「我不能曬太陽。」紅斑性狼瘡患者通常有光敏感的症狀,大約有百分之三十到六十的患者曬了太陽後會產生紅腫,而曲恩惠就是其中之一。

  「喔喔,防曬喔!我看妳的手掌很白啊。」

  不知道為什麼,那個男人和曲恩惠的對話,並不會讓曲恩惠感到不舒服,反而讓曲恩惠感到安心,就算是談論到和自己的病狀有關的事情,也不會很敏感,她覺得……和他聊天很自在。

  「女生呀,總是想要很白很白的呀。」曲恩惠笑了笑,雖然在全罩式的抗UV帽子底下,但是她那雙漂亮的眼睛,已經變成彎彎的模樣。

  「哈哈,妳終於看我了。」那個男人長的很好看,不是非常非常帥,而是笑的非常非常迷人,他戴著黑色的鴨舌帽,黑色的短髮沒有故意要什麼造型,但是卻很適合他,他的皮膚很好,笑的時候還有一個淺淺的小酒窩,不知道有沒有戴隱形眼鏡,淺褐色的眼珠子很深邃、很迷人,看起來和曲恩惠的年紀沒有差多少。

  「看傻啦?」那男人在曲恩惠的面前揮了揮手。

  「我、我哪有!」

  「真可愛,還生氣了。」那男人又笑了。

  「嚴保力!」遠方一個身材很好、妝很濃、穿的很辣的女人喊著。

  「來了!」嚴保力站了起來。「把我的名字喊的那麼大聲……」拍拍剛剛坐在椅子上的灰塵。

  「你叫保力?」

  「對啊,我爸取的,說我要有『保護女人的能力』,哈哈哈,掰掰!」嚴保力站起來大概有一百八十公分,他的笑聲也很迷人……

  是怎麼了?為什麼如此吸引人的注意呢……

  嚴保力,保護女人的能力……

  在曲恩惠的心裡,默默的希望還有再次見面的機會,當然是和他──嚴保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四章

  曲恩惠回到和李琪一起住的小房間,拿起木吉他,撥弄六條弦,想起剛剛在醫院外頭遇到的嚴保力,她突然有想寫歌的靈感。

  就在寫下第一個和絃的時候,手機突然震動了。

  「喂?媽媽呀。」曲恩惠溫柔的笑著。

  搬到外面住已經一年了,曲恩惠的母親一直很擔心,但是在曲恩惠努力考上S大後,才以「學校遙遠必須外宿」當作藉口,其實她一直想看看外面的世界,畢竟在十四歲以後,她就常常被父母保護在家。

  雖然李琪考上的大學和曲恩惠不同,但是兩個人的學校也還算近,李琪考上的是美術系,曲恩惠考上的是廣電系,但曲恩惠因為身體的不穩定,也沒好好享受到社團活動,而李琪因為還要養家裡兩個弟妹和母親,也在外拼命打工,也沒參與什麼社團活動,雖說兩個還是個大一生,卻還未體會到大學好玩的社團生活。

  「恩惠呀,媽媽想寄點海鮮給妳吃,好不好?」

  「好啊!謝謝媽,對了!上次妳寄來的泡菜,李琪一直說好好吃喔,還有沒有呀?」

  「真的呀?這個李琪呀,就是這麼討人喜歡,呵呵呵,媽媽多寄一點喔!」

  「好呀!」曲恩惠的媽媽總是三不五時寄一些好吃的上來台北,兩個人在食物上面也算不用擔憂,房租那方面也有一半都是曲恩惠的爸爸幫忙付的,李琪就這麼住著也不好意思,也就拼命打工給兩人同宿的生活能多一點方便。

  「媽,我想去打工。」曲恩惠心跳撲通撲通的。

  「……恩惠呀,妳的身體打工不好吧?」

  「媽,前幾天……我看到附近書店在徵員工,是下午五點到晚上九點的時候,我想去打工,不想老當個被父母養的小孩嘛。」曲恩惠一直是個很獨立的女孩,也就因為這樣,曲恩惠的父母也就更擔心她會為了自己的理想忙壞了身體。

  「四個小時啊……這麼久。」

  「四個小時哪有久呀,媽,我去書店打工,說不定還可以看很多書呀,這不是很好嗎?」

  「恩……好吧,早點睡知道嗎?媽先去忙,掰掰。」
  「掰。」掛上電話,曲恩惠露出勝利的表情。

  她終於能打工了!沒想到這麼容易就說服了媽媽,曲恩惠雀躍的跳了起來。

  曲恩惠打算等到晚上就出門去應徵,再也不用讓李琪一個人辛苦,真的是好消息!

  *

  曲恩惠想應徵工作的地方就是所租的公寓直走轉角的一家書店,雖然規模不是很大,但是該有的書都有,裝潢也很高級,很少看到書店是提供桌椅還提供茶水的,而這家書店不僅提供一些書籍給人坐著看,還提供送書到家的服務,感覺開這家書店虧比賺的多。

  叮鈴──

  曲恩惠打開門,門前的鈴鐺響了響。

  「歡迎光臨!」一個看起來大約三十幾歲的女人問候著。

  曲恩惠害羞的走近。「那個……老闆,我看見外頭在應徵夜間員工,我……」

  老闆娘有點尷尬的笑了笑。「啊……不好意思,今天上午有人來應徵,我急著要員工也就先應徵他了。」

  「……這樣啊。」

  「不然妳電話留給我,我晚上時間缺人就打給妳。」

  曲恩惠點頭笑了笑,這老闆娘人真好,便低頭開始填寫號碼。

  叮鈴──

  「我回來囉!」大門再次被打開,令曲恩惠想不到的是,竟然是白天出現的嚴保力!

  「老闆娘,我還有兩個小時耶。」嚴保力對著老闆娘笑了笑。

  「小姐,真不好意思,我白天就是雇用了他,啊!對了!如果可以,我們最近有個員工請假,她是打白天的工,妳要不要?」

  白天的工……

  「我……還是算了,沒關係,謝謝妳。」曲恩惠鞠躬,打白天的工不就要她「全副武裝」來打工,客人看到不都嚇跑了……

  「妳的聲音?」嚴保力抓著曲恩惠的肩膀,嚇的曲恩惠把肩膀揪了起來。

  「怎麼?保力認識?」老闆娘說。

  「妳是白天那個嘛!」嚴保力笑著說。「什麼啊,有沒有想美白到不打白天的工呀──妳的臉?」嚴保力仔細看見曲恩惠臉上的紅斑。

  曲恩惠馬上拍開嚴保力的手,跑出了書店。

  為什麼……?為什麼嚴保力的表情那麼深刻的在她腦海揮之不去,那個看見她臉上紅斑的表情……

  我不是想美白,他一定覺得我是個驕驕女。

好想哭、好想哭……。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五章
  「保力啊,你傷到人家了。」老闆娘嘆了一口氣,慢慢的收拾櫃檯的書籍。

  嚴保力有點想不透,為什麼白天她要戴那個帽子、為什麼她的臉有著如蝴蝶般的紅斑?

  「老闆娘,是……因為她的臉……?那是胎記嗎?」嚴保力拿下鴨舌帽,無解的抓抓頭。

  「唉,吶!」老闆娘遞了一本書給嚴保力。「這本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嚴保力看著手中的一本書──《蝴蝶女孩與紅斑性狼瘡》。

  「喔……謝謝。」

  另一邊,跑著回家的曲恩惠泛著淚光,她沒有想到嚴保力的表情會那麼驚訝,驚訝的傷了她。

  喀擦──

  李琪手中拿著宵夜,叮叮噹噹的把鑰匙放在桌上。

  「恩惠啊,快趁熱吃,我買轉角那家好吃的粥喔。」

  李琪一看曲恩惠慢慢墜落的眼淚,嚇了一跳。「恩惠?妳哭什麼?」

  「嗚……李琪……」

  那一晚,李琪只是摸摸曲恩惠的頭,直到她在不知不覺中昏睡去……



  滋──滋──

  曲恩惠的手機在桌上震動著。

  「嗯……喂?」

  曲恩惠立刻跳了起來,驚動一旁睡的很香的李琪。「你怎麼有我的電話!」

  「誰啊?一大早吵人清夢──」李琪搔著亂糟糟的頭髮,看看鬧鐘已經十點多了。

  「天啊!我打工要遲到了!」李琪急忙整理儀容。

  「……好,我會去找你,掰掰。」曲恩惠掛上電話,不疾不徐的換上衣服。

  「我走囉!」李琪邊綁著頭髮嘴上還刁著髮圈,含糊的說著。

  曲恩惠默默的點點頭。

  李琪綁好頭髮,說:「誰打給妳?」

  「……妳打工要遲到了,晚上再跟妳說。」

  李琪也了解曲恩惠的個性,默默的點頭,趕緊打工去。

  曲恩惠沒有想到,嚴保力竟然會打電話來約她出去,或許……去了也是增加一次的傷害,但心裡卻無法阻擋對他的好感。



  嚴保力和曲恩惠約的地點是昨晚那家書店,老闆娘一見曲恩惠來,很親切的笑著,彷彿昨晚什麼事情也沒發生。

  「昨天……」嚴保力有點緊張,他昨晚熬夜到三點半,終於看完那本《蝴蝶女孩與紅斑性狼瘡》,才明白曲恩惠臉上的紅斑就是紅斑性狼瘡患者的特徵,也明白為什麼白天她要包的緊緊的,就連剛剛,曲恩惠也是全副武裝來赴約。

  「如果你只是想道歉的話,那我心領了。」曲恩惠話說完,立刻站起來,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說的這麼冷淡,明明自己是很想看著嚴保力的。

  嚴保力馬上抓著曲恩惠的手,害曲恩惠心跳撲通了一下。「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對於昨天晚上我真的很抱歉……」

  曲恩惠趕緊甩開嚴保力的手,又坐了下來。「我……戴著帽子又包的很緊,並不是想美白。」

  「我知道!」嚴保力很激動的說,昨晚他看完那本書,懊惱的整夜睡不著覺。

  「為了表達我的歉意,我願意打白天的工,晚上的工妳打吧!我們交換!」這是嚴保力想到唯一能夠表達歉意,卻又不會傷到她的辦法。

  「我、我……」為什麼要這麼做?

  「拜託妳,妳就點頭就好了,好嗎?我真的很內疚。」

  一般人,會只因為口頭上的小誤會和對方付出這麼大來道歉嗎?

  曲恩惠又覺得自己想太多。「謝謝你。」

  「妳答應了?太好了!」嚴保力緊緊的握著曲恩惠的手,那份溫暖在曲恩惠的心裡慢慢的散開。

  「我……」

  「老闆娘!我打白天的工,她打晚上的工好嗎?」嚴保力大聲的喊著,老闆娘趕緊過來敲了敲嚴保力的頭。

  「這麼大聲別人不用讀書啦?」老闆娘又親切的笑著看著曲恩惠。「好啊,很歡迎妳加入『日塾書店』的行列喔!」

  曲恩惠微微笑,她以為嚴保力會問他為什麼臉上會有紅斑、為什麼要包的那麼緊?可是嚴保力一個問題也沒回答,甚至還願意跟她交換打工時間,是不是自己一開始一想的太壞,導致現在的她……意外的開心。

  但曲恩惠並不知道,在她平凡的人生中,將因為他──嚴保力,而有所改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六章

  曲恩惠在日塾書店開始當員工,晚上除了守櫃檯,也要幫忙整理送貨和補貨,這份工作沒有她想像中的好作。

  「恩惠姐,來吃點東西吧!」拿著一袋宵夜的大男孩是老闆娘的兒子,小恩惠一歲,雖說已經開始工作了兩、三天,但曲恩惠打工的時間總是和嚴保力錯開,反倒是這個小她一歲的古家鴻和她聊的很來。

  「等一下喔,我把這邊的書貼上標籤就過去。」恩惠及肩的柔髮綁成小馬尾,額前的瀏海還夾了黑色的夾子,雖然臉上的紅斑偶爾會引起客人的注意,有些客人還會詢問,但恩惠都會以招牌笑容用「過敏」簡單的帶過去。

  「走啦!現在就去吃吧!」古家鴻硬是把曲恩惠拉了過去。

  曲恩惠難為的吃了幾口,老實說,事情還沒做完就先休息一向不是她做事的風格。

  「古家鴻!書送了沒?」老闆娘吼著。「你這孩子怎麼就只會吃啊?」

  古家鴻有著稚嫩的五官,看起來就像個孩子,但其實已經是個高三生了。

  老闆娘捏著古家鴻的耳朵。「媽──很痛耶!」

  「死小孩,還知道痛?送完書給我去唸書!」

  曲恩惠笑了笑說:「老闆娘,家鴻還只是個小孩的個性呀,越是管他,他的活力就沒了。」

  「恩惠姐最好了。」古家鴻馬上鑽到曲恩惠的後頭。

  叮鈴──

  店的大門一開,嚴保力和上回在醫院遇見的女人一起進來,不知道為什麼,曲恩惠覺得心悶悶的。

  「保力,快來!這孩子一堆書都沒送,麻煩你啦。」

  嚴保力笑了笑。「老闆娘,加班要加錢喔。」

  「沒問題,家鴻的零用錢都算到你那去!」

  店裡充滿笑聲,但曲恩惠只要一見到那個女人,就一點也笑不出來。

  那女人從頭到尾都以一種打量的眼神看著曲恩惠,讓曲恩惠感到十分不舒服。

  在老闆娘的催促下,嚴保力先去送貨、古家鴻也上樓讀書去,曲恩惠則是繼續工作著,只是那個女人有一本沒一本的翻著,又不時轉頭看著曲恩惠。

  「小姐,妳想找什麼書嗎?」曲恩惠對於她眼神的攻擊感到十分不舒服,只好先開口說話。

  「妳是曲恩惠吧?」那女人的口氣十分驕傲,說話的時候又挺直了身體,彷彿又在宣示著自己的身材有多好。

  「我是。」曲恩惠也不甘示弱的回答。

  「妳喜歡我們家保力?」

  我們家保力?難道嚴保力真的有女朋友了?

  「我沒有必要回答這種私人問題。」

  「哼!那就是了,我告訴妳,就憑妳也別想跟我比。」

  「我從來沒有要跟任何人比較。」曲恩惠是越答越不愉快。

  「我從保力那裡聽說了一點妳的事情,我告訴妳,別把保力對妳的同情當作是真情,保力不可能喜歡妳。」那女人憤怒的隨手挑了一本書,找了個座位就坐下。

  曲恩惠也是一肚子氣,但她知道生氣沒有辦法解決問題,但比起生氣,她現在的心情是難過比較多。

  叮鈴──

  「我送完囉。」大概又過了十分鐘,嚴保力才回來,身上還帶了許多水漬,曲恩惠這才知道外頭下著大雨。

  「保力,給妳。」那女人拿出一張手帕。

  「喔,謝啦。」

  曲恩惠看著他們兩個人的互動,心裡很不是滋味。

  「恩惠姐,不開心啊?」就在曲恩惠看著他們發愣的時候,古家鴻默默的出現。

  「我、我沒有啊!」

  「妳明明就有。」

  曲恩惠想假裝忙碌,又拿了一疊的書整理。

  「恩惠姐,妳別相信那女人的話,保力哥才看不上那種女人咧。」古家鴻笑了笑的說。

  「你又知道?」

  「我知道啊,保力哥還沒來這裡打工之前是來當我的家教,我高一就認識他了!保力哥是個什麼樣的男人我很清楚。」

  曲恩惠聽完古家鴻的話,心裡是真的沒來由的開心。「你這小子,現在不是該去讀書嗎?」

  「噓,別告訴我媽喔。」古家鴻趕緊跑走。

  曲恩惠又看了嚴保力一眼,淡淡的微笑著。

  她從來沒有嚐過愛情的滋味,自從生病以後,老是覺得自己沒有愛人的權利,每次一有好感都會強烈的告訴自己不行,但她沒有想到,嚴保力是這麼的住在她的心裡,好像她的心只接受他一個男人一樣。

  嚴保力的燦爛微笑,曲恩惠不知道自己碰不碰的到,她也害怕受傷害,只是那種感覺無法抗拒,這就是──愛情?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七章

  時間匆匆過去一個月,曲恩惠的日子平淡的過,白天待在家裡,偶爾寫寫歌、唸唸書,晚上去打工,有時會和嚴保力一起值晚班,雖然始終保持的朋友的關係,但對於曲恩惠的心裡,已經是很大的滿足了。

  曲恩惠帶了媽媽給的泡菜來店裡,分享給正在準備考大學的古家鴻。古家鴻不喜歡在自己的書房唸書,他喜歡待在店裡唸書,唸累了,就抬頭看看來往的顧客,或是讀點課外書,如果是待在書房,他會感到一種幽閉式的壓力。

  「家鴻,這泡菜很好吃,你要不要吃?」曲恩惠看見古家鴻書唸累了,攤在桌上看著讀書的客人。

  「恩,好啊!」古家鴻的身高少說也有一百八,可就太瘦了,加上稚嫩的臉蛋,反而讓人有想保護的感覺。

  曲恩惠拉了一張椅子坐。「想好明年要考什麼學校了嗎?」

  「恩……」古家鴻看著某個定點發著呆,沒有仔細聽恩惠在說什麼。

  曲恩惠著著古家鴻的眼神望去,看見的是那個常和嚴保力一塊的女人,她正站在網路小說區看著小說。

  老實說,第一眼曲恩惠並沒有認出來,她打扮的不像先前看到的成熟,而是乖乖的綁起馬尾,穿著一件長版紅黑格子襯衫和牛仔褲,臉上沒有濃妝,只有白裡透紅的肌膚和黑框眼鏡,而曲恩惠會認出她是因為她手上總是帶著一條紅色的繩子。

  「發什麼呆呀?」曲恩惠的手在古家鴻的面前晃啊晃。

  古家鴻這才回過神。「喔、噢,沒什麼。」古家鴻馬上轉移話題。「哇!泡菜耶,好香喔。」

  「笨蛋,控制音量!」畢竟還是在書店哩,曲恩惠拍了一下古家鴻。

  「家鴻,和姐姐老實說,她是不是和保力常在一起的那個女孩?」其實曲恩惠早知道的,但她其實還並不知道那女孩叫什麼名字。

  「嗯?誰?」古家鴻還裝做不明白的意思。「喔!妳說她啊?恩,對啊。」

  「她叫什麼名字啊?」

  「許盈盈。」古家鴻埋頭認真吃著泡菜。

  「你喜歡她啊?」

  「噗──」古家鴻嘴裡的泡菜噴了出來。

  曲恩惠靠近古家鴻,嘲弄般的說:「泡菜沒這麼辣吧?」

  「恩惠姐──我才沒有咧!」

  「噯,姐姐我看過的人比你看過的還多,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看她很久?」

  古家鴻吞了吞口水,表情開始凝重。「喜、喜歡又有什麼用?盈盈只喜歡保力哥。」他邊說臉上還帶點紅暈。

  「那……你覺得,保力喜歡盈盈嗎?」曲恩惠邊問的時候,心裡的心跳好快。

  「當然不喜歡啊!」古家鴻很快的說,當她說出口的時候,曲恩惠的心裡有些許的開心和放心。

  「你又不是保力,你怎麼知道?」

  「盈盈告白過了。」

  「真的假的,什麼時候?」

  「盈盈和我是青梅竹馬,她家就是隔壁巷的水果大王,我從小就很喜歡她了,一直到我國二,成績太差,我媽幫我請了保力哥當家教,那時候盈盈第一次看見保力哥,就跟我說她一見鍾情了,盈盈說,那是她第一次喜歡一個人,我才想跟她說,我也是第一次失戀了。」古家鴻有點嘲笑自己的說著那段對他而言十分苦澀的一段感情,其實他並不是個會隨意和別人談心事的人,通常都是別人對他說居多,但不知怎麼的,和恩惠聊天的時候,不知不覺古家鴻會開始說著自己的事情,或許是一種信賴感吧。

  「然後呢?」

  「然後,國三那年,盈盈和保力哥告白,保力哥要她乖乖考上高中才對,盈盈哭了好幾天,對保力哥而言,盈盈只是妹妹,可是盈盈卻不是這麼認為的。」

  「是喔……我覺得她現在的打扮比較好看。」曲恩惠試圖轉移話題,發現自己的好奇心似乎把總是微笑的家鴻變的哀傷。

  「因為保力哥曾對盈盈說:『妳還只是個孩子。』所以盈盈想讓自己看起來成熟一點,才會化濃妝,穿那些不適合她的衣服,事實上她連夜店的門口都沒站過。」

  「家鴻,你有試著和盈盈表達你的感情嗎?」

  「我不知道,或許看著她快樂我也快樂吧。」

  這時候,曲恩惠覺得只有十八歲的古家鴻,似乎比她還要成熟很多,能夠看著喜歡的人快樂而快樂,似乎不像一個十八歲的小孩會做的事情,而她是否能看著嚴保力快樂而快樂呢?她在心裡默默的問著自己。

  曲恩惠摸摸家鴻的頭。「泡菜好吃吧?我媽做的喔。」

  古家鴻恢復笑容。「真的?好好吃喔~恩惠姐有這麼厲害就好了!」

  曲恩惠拍了一下古家鴻的頭。「你又知道我不會啊?」

  「哈哈哈。」

  有的時候,我們都不明白一個人的笑容底下有多少哀傷,可能是為了愛情、親情或友情而強顏歡笑,可是從一個人的眼睛裡,可以看見他專注著誰,而他卻不知道又有誰的眼睛可能也在看著自己。

  曲恩惠希望自己的雙眼,有一天也能和某個人的雙眼對焦,哪怕在對方的心裡有個小小的位置都滿足。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提示: 作者被封鎖或刪除 內容自動遮蔽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提示: 作者被封鎖或刪除 內容自動遮蔽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提示: 作者被封鎖或刪除 內容自動遮蔽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7-5-25 20:25 , Processed in 0.139091 second(s), 28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