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20001120

【個人文集】 20001120

[複製連結] 檢視: 11476|回覆: 21

<散文>淺談-屈到嗜芰論-

<散文>淺談-屈到嗜芰論-

  觀自:蘇軾文選








  正文--



  昔日蘇軾曾行文訐柳宗元文屈建去芰,違反父屈到之遺願且違逆禮記記載的孝道,所以屈子不只不孝,而且不賢。

  蘇軾的反駁很直接:最有力的是把柳宗元的前提--引述禮記的那段根據,大意是【後人是發自內心真誠找盡珍羞,來祭拜先人】,萬萬不是【先人生前嘗言欲珍羞,而後人覓。】

  葬禮上,有既定允許供奉的祭品。【芰{菱角}】並非可以供俸的祭品,若不去除,恐為大眾且史家非議。以前古代社會,是比什麼地區和現代,更注重禮法,若是有違禮法,在當時時代是可以視為大不賢且臭名遠播。





  所以,要是讓大眾知道,不但違背禮制,供奉菱角。而且這違反的核心--菱角還是死者臨終遺願,這流傳下去,恐怕沒有人會說自己父親是賢能有為的人!因此,儘管柳宗元拼了命去強調說:【門內之理,恩掩義{意謂百善孝為先,管什麼支微末節的制}】屈建不應該為了狗屁表面排場,連老人家遺願都屏棄不顧。





  但話說回來了,就只有你,柳宗元知道父親、過世的人是該愛的嗎?

  生、育我者父母,連死者遺願都不去完成,難道作為兒子的,不會有任何痛苦的心情?此刻蘇軾丟出了強而有力的修辭:「勢必有大不忍而奪其情。」肯定是有非常大,且不得不該忍耐的原因,導致他身為後人的侍奉心願,硬生生遮蔽。

  前面已經闡述過了,屈建乃至於蘇軾所生長的儒家封建社會,非常注重禮制;只要禮制一不對,大眾就可依此喧嘩後代直至萬生萬世。所以去除菱角這種不合葬禮禮儀的死者遺願,乃是為了保全乃父大節,捨末逐本啊!






  這麼說起來,一個人名聲在中國社會環境的重要性舉足輕重,決定名聲的大多數在知不知禮。所謂禮也只是制定的儀套和應對方法,若只是知道這些,似乎對整體文明也沒什麼開創性。

  但從這篇「論禮」的題材,卻可看見蘇軾的科學性佳的邏輯思維。







  蘇軾不只審視柳宗元立文的根據,跟審查其推論過程,進而挑戰其結果。其不只是修辭壯麗,且針砭入理,令柳宗元當年那篇評論,變成個小家子個人淺見、陋見了!

  固然可見其文思敏捷、才智卓越,卻仍依稀嗅出那種傲視萬物的氣息。即使是被奉為先賢的柳宗元,也敢去挑戰他的思維、文章,檯面上的人,蘇軾有誰不敢挑戰的?

  似乎也徵兆了,他後半生的癲頗。











雲彩伴黃沙
萌娘襪上黑
往來不知累
笑顏故常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散文>緣起緣滅

<散文>緣起緣滅



  所謂緣分,是一種直覺,更是種夾帶著期望的直覺;或許保持這種心境,儘管環境多麼事與願違,終究有實現的一天。

  之前自己也被這種想法充滿,但現在卻淡了。



  剛才,又一時興起,將小燁的ID丟到GOOGLE上面去搜尋,意外看到她在論壇申請把ID改了。回憶起之前她在網誌上面針對不特定人士發的單身宣言,這瞬間我領略到了「與人聯繫難,失去聯繫,卻很容易,拔掉網路線,或抬根手指頭,都可以立刻解決」。

  還在意她嗎?當然在意,只是我真的累了,累「怕失去跟一個人發展」這件事情。



-----


  在遙遠遙遠的30年前,在那浩瀚的宇宙,有一部叫做STAR WARS的影片在天際展開,在現今不只是科幻作品的大作,更是探討思想、環境與個人衝突的思想大作。



  一個叫做魁剛的老絕地將天賦異稟的少年帶回絕地議會,欲使其接受考驗後成為絕地武士,出現了這樣的橋段。






  
老邁的外星人,全身綠色卻十分崇高的尤達大師說話了:「你在想什麼,孩子,我們可以看的到你內心的影像。」


  「......我想我媽,我想念她。」

  「你害怕失去她嗎?那麼,你不及格了。」

  「因為,害怕造就憤怒、憤怒造就失控、失控造就毀滅,最後,你會墮入Darkside,令自己,也令週遭萬劫不復的深淵。」







  這句話,令我思來復去。

  早兩個禮拜前,在不斷加強唸書和運動下,除了自己身體日益好轉、思慮和學術反應也更加清晰的情況下,注意到了一件事情。

  小燁並不像之前那樣,縈繞我心,徘而不去。





  明明之前說愛的要死,現在卻赫然淡了,說真的,我的不安有如寄託微風飄雲激盪湖邊的陰影,來去無助;頃刻,又有如湖水灌潤。

  尤達大師的這段話,一語道中我的害怕和心結:「沒錯,我怕失去小燁,害怕失去我的信仰、寄託。」

  這種寄託,支持著我相信未來有希望,努力奮鬥之下必有所收穫,因此,我怕失去她,想以守護她為目標前進。我想安納金對於其母亦如是。

  很諷刺,這就是所謂牽掛,且必定削弱人力量;令人喪失專注力、執著心,容易被一花一草、一風一動所惑所憂。






  安納金想藉由成為絕地武士,發展實力、解放奴隸、實現自我的同時,更何嘗不是單純「報母愛恩」的單純愛意之情呢?與我望以不斷唸書、思想、書寫、進而建功立業、揚名立萬一舉盡託於燁,是差不多的單純、揮不盡的思念。

  很可笑的,這種思念卻會竊據自己心思,令自己喪失清明思緒,反而無法專注當下,走好眼前之路。

  換言之,那我該高興了:高興盈盈不去之影,終將落入水面花波面,濺起一片相思無動。







  環境令女離我背,吾憾。

  相思終成轉空落,拖我四肢萬里世,無{吾}上憾。

  兩者無法得兼,捨相思,而取平靜也。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願原力與你同在。」




---------------


  此時此刻,其心難喻。

  若如秋燕西去,歸心似箭而無激。

  恰似一漿黃泥滾沙落,居高臨下卻恆形。




  我想,其實早到了不需用小燁作信仰,而可依賴自身原力的時刻了;但對於恩同再造的她,寄予我的三分激勵,要割捨還是難以捨得。

  不想放棄她,不只是單純信仰問題,包含在強烈信仰外皮下的,只是單純"理想對象"的形象。

  但我也很清楚,若不依照心中清明動,不但環境問題無法克服,就連小燁的形象,會更難抓住。





  清明,是原力、成長的根源。

  若捨棄它,真是自取滅亡。













  身作煙花樹,坐落九泥處。
  空來亦無物,抓地無深根。
  驟雨花濺淚,火華入水碧。
  何以嘆,生時無常,落時無處?
不過碧水晴空。
  風去了,花落了,嘆完了。
  青山仍與紅日相落。
  火華長與河畔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小言兩句>To be or not to be, it is question.








  莎士比亞細筆底下,<哈姆雷特>一劇中的名句。


  我沒讀過莎士比亞,更沒讀過哈姆雷特;如同星戰中,達斯維達對路克說的[I don`t kill your father, becauce I am your father.]。這種些微片段便引起我的偏執、興趣,實在令人不敢恭維。即使如此,就算斷章取義,也想把感興趣的句子,在使用當中不斷回味。




  很單字很淺白的英文,但句子結購非常的典美。套上我的解讀,意思是:[やるとやらないって、それこそ問題だ。]


  做,不做嗎?這才應該是問題。




  人生下來,經歷很多事情。不一定每個經驗都是好的,這些不好的經驗會帶給我們一種警惕或恐懼,去悲觀的面對未來。這種謹慎,可以令人停止向風險過大、亦或晦暗不明的前端前進,而增加生存率;但相反的,就只能不斷原地踏步,更甚者後退,偏離原本的道路。


  這時,我們需要休息或動力,但當自己意識到,如同身處在沙漠或荒園般的絕境,四下無人、無花無草,資源遠在沙丘的彼端。可能,此刻更會猶豫。









  補給乎?繼續前進乎?後退乎?




  能確定的是,如要繼續前行,恐怕身無長物的現在,寸步難行。


  尋求補給品,也要越個沙丘,之後也許就是過往故鄉,舊情舊識舊人,近鄉情更怯。


  後退嗎?過往的基地,自己已成為被放逐的浪人,豈有回去的理由?








  悠悠天地之間,禿鷹不時的徘徊,彷彿覬覦著這進退維谷的羔羊,將會成為牠們打牙祭的開頭。


  抬頭是敵。


  環繞四顧,心又茫茫。該如何是好?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不錯,進可能是死、求援也可能會死;但能確定的是,如果什麼都不作,待在園地,成為禿鷹們的餐點,是勢在必行的。


  如果自認,自己可以獨自撐到終點,那就前進罷!原力與你同在。


  現實面想,保守、謹慎點,那便去明確的村落求援,即使那終究不是你的歸處,仍是個可以稍歇的地方;儘管相比天地,恐怕只有短短剎那間,那又何妨?討壺水、帶上村落人的祝福,又是往目標前進的歸宿之路。








  驀然回首,黃沙萬里之間,若隱若現的巨大碉堡,如今已不在敞開親密、友誼的臂膀,那又何妨?


  人出生是一個人,死亡也是一個人。誰都無法干涉這大典。


  所謂的成長,即是不斷獨立,邁向孤獨,與在期望和絕望間切割的過程;若不能接受生命給予的這份大禮,又豈能享受盡生為人的樂趣?


  最大的樂趣,不是迷惘、迷路在黑暗間;而是享受[To be or not to be],每個選擇之後,帶給你的無窮延續與交集。












  後悔、憤怒,也是種樂趣,不是嗎?因為他會帶來瘋狂的毀滅動力。


  樂觀、開朗,也是種樂趣。因為他帶給人安心和適意,讓人安於現況,不做改變。


  接受了[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你將有更多的機會,體驗干涉人生、百眾的樂趣。

















  人生五十年,世間浮華萬物,終如夢幻泡影。
  如今一度得生,豈有他日不滅之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雜記>李莫愁魂斷絕情谷時的一段話

<雜記>李莫愁魂斷絕情谷時的一段話





  前言轉載自:

鐵血丹心

特別感謝:從真實角度論武術{加瀨光一}[這樣殺我只會讓我文章更有人氣{汗




  前言:


  一如往常的點開了鐵血丹心,看看又有什麼新的金庸群俠傳的MOD問世,卻掃過前輩替自己作品草擬的介紹文時,意外看到些觸發新想法的東西。










  場景2:絕情谷,李莫愁死前  



       「我不要你們假好心,我的苦你們誰能懂?」
       「李莫愁,只是失戀而已,如果失戀了沒有悲傷,戀愛大概也就沒有什麼味道。可是,我怎麼發現你對失戀的投入甚至比對戀愛的投入更加傾心呢。」






       「你非箇中人,怎知其中的酸楚?我曾想要等到海枯石爛,直到他回心轉意。」
       「但這一天終究沒有到來。」







       「我得不到的別人也別想得到。」
       「可這只能使你離他更遠,而你本來是想與他更接近的。」








       「事到如今,我但求一死。」
       「如果這樣,你不但失去了你的戀人,同時還失去了你自己,你會蒙受雙倍的損失。你是真的很愛他嗎?那你當然希望你所愛的人幸福對吧?」
       「那是自然的。」








       「如果他認為離開你是一種幸福呢?」
       「不會的!他曾經跟我說過,只有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他才感到幸福!」








       「那是曾經,是過去,可他後來並不這麼認為。」
       「那他一直在騙我,他就該死!
       「不,他一直對你很忠誠。當他愛你的時候,他和你在一起,後來他不愛你就離去了,世界上再沒有這個更大的忠誠了。如果不再愛你,卻還裝得對你很有情意,甚至跟你結婚、生子,那才是真正的欺騙呢。」






       「可我為他所投入的感情不是白白浪費了嗎?誰來補償我?
       「不,你的感情從來沒有浪費。因為在你付出感情的同時,他也對你付出了感情,在你給他快樂的時候,他也給了你快樂。」






       「可是,現在痛苦的是我而不是他,是我在為他痛苦!」
       「為他而痛苦?若不是因為你,他的曰子可能過得很好。不如說是你為自己而痛苦吧。明明是為自己,卻還打著為別人的旗號。」








       「難道這一切倒成了我的錯?
       「是的,從一開始你就犯了錯。如果你能給他帶來幸福,他是不會從你的生活中離開的。要知道,沒有人會逃避幸福




{本文畢}
----------------------








  後記:



  酌出一壺清茶,芳香繚繞環室。隨著香氣瀰漫的斗室,飄揚的水氣居然幻化成迷霧,是因為心中的愁思?


  淡綠反射的並不是碧海青空,而是晦暗陰沉;正如李莫愁之相思情苦,由愛生恨的質變。翻翻現在的書架,一堆雜書和漫畫之外,鮮見小說;但仍記得腦中的書海中,<神雕俠侶>的殘章段卷分散在圍籬處。


  當年我是愛小說的,而且特愛金庸的武俠小說。裏面呈現出的世界,不只是單單的打打殺殺、刀光炫目;更多的是,不同人、不同意志、不同背景、卻在同個社會相遇,各自為了各自的理由而戰,交鋒出來深刻且令人為之神往的江湖時代。


















  1-墨綠山水


  記得第一本買的金庸小說,是<笑傲江湖>,大概是國小六年級{2000年}的事情。那時是結束雜誌連載幾十年後的,距離世紀修訂版之前幾年的二版。


  綠底配上墨黑繚繞的封面,是初會的記憶。

  翻開裡卷,飛揚的三四百頁,是長期閱讀的抗戰。

  移至封底,淡淡的250$,是少年一個禮拜的零用錢{淺笑}













  不知是什麼原因,我似乎也只有買了第一集,那一集又陪了我一兩年,有空就反覆的看。越看越是喜歡令狐沖的倔強{中二}型的瀟灑。更是喜歡風清揚傳授獨孤九劍那段情節,能[破盡天下武功]是多麼誘人的詞語啊!而要做到這步,並非[渾然天成],而是[根本無招]。


  猶可想像,此時面臨強敵小田田之際,在風太師叔的幾句指點,便用[渾然天成]的華山劍法把高出自己數倍的敵手打的招架不住,惱羞成怒,可見[根本無招]會是多可怕的境界了。對此,不對突然冒出來的太師叔,好好嗑個頭,拜上三拜,恐怕除了難報救命之恩,更一酬[相見恨晚]之憾。
















  2-成長、獨立,意味著脫俗。




  獨孤九劍,是個脫俗的武功。令狐沖則是個脫俗的人,創這武功的獨孤求敗亦如是,授功的風清揚更是。


  這武功的重點不在[制定範圍內]的招式,而是在講究一種哲學,不如說思維吧,就是要[隨機應變];但若是太依賴過去所有所學,恐怕破綻可被人所識而乘。所以必須打破自我、時間的界線,達到某種程度的[渾然天成],之後才能[根本無招],每個動作都是達成目的的最快直線。我想獨孤九劍追求的就是這種直線。




  即使如此,在神雕俠侶中同樣是獨孤傳人的楊過,學的則是另外一套[玄鐵劍法-重劍無鋒、大巧不工],單手舉起一個跟巨根差不多大小的東西,重搥橫劈,除了強調和比利海靈頓般堅挺的肌肉力之外,更強調深厚的內力。


  或許是金老特地隱射的主角經歷不同,獨孤求敗人生的四把劍和四段人生境界,能套用在楊過上,但對於令狐沖不能妥善解釋。有段時間,大家總把獨孤九劍解釋成,獨孤求敗第二[紫薇軟劍-傷義士]的階段,剛好也應和上楊過早年性格上的銳利和靈活不拘、與金輪國師勾結、且為了取得絕情丹,欲傷害郭靖這位南宋人眼中的家國英雄之情節。























  相比之下,令狐沖似乎沒有傷害到什麼義士,儘管那種銳利和靈活不拘的性格跟楊過差不多,在妓院棲宿的行為,似乎破的是[禮教--],卻在師傅岳不群嚴格強調法度的劍術指導下,變得某程度的頑固不行;性格上,令狐沖也被教會了這種倔強,體現在很多地方




  譬如為了救儀琳,可以與小田田血鬥回雁樓,只求一個素未謀生的他派師妹能逃離淫賊毒手。也可以在風太師叔的尊尊告誡下,對含辛茹苦十多年拉拔自己的師父和師娘隱瞞獨孤九劍的真實。


  更可以在被桃谷六仙和不戒老頭注入八道內力,搞得生不如死之際,拒絕方證納徒而授易筋經的建議,放棄一個生存機會。去思考這些行為的根源,也許只不是一句[根本無招]可以解釋,似乎還比較像[倔強{耍中二}],儘管體現出來的結果,是凡事不照正軌,另謀其他道路或死亡。






















  令狐沖在面對事情百態、接二連三的矛盾中,他選擇的是[砸下去]。與楊過中期的重劍法,有異曲同工之妙。




  如果不為了儀琳,令狐沖當時大可拍拍屁股跑開回雁樓,去跟珊小師妹繼續情話綿綿。也不用似父似母的不字輩師傅撕破臉,只為了隱瞞一個對不久於世的風太師叔的諾言。最後,要是這能入了少林寺當個俗家弟子,除了掛著遠大於五嶽劍派光環的武學高台,更可以得到稀世內功寶典的真傳,體驗[活著],接下來才什麼都能實現的真諦。


  某種層面,這種倔強,不也是[重劍無鋒,大巧不工]的態度?那麼,在這種性格下,說令狐沖在學習獨孤九劍時,其實已準備邁入獨孤求敗第四、也是最後的階段[草木皆可為劍--木劍]的階段,其實也不以為過。



















  另外,再發現,獨孤求敗的劍術和使用兵器,打從一開始就是逐步脫離常規,脫俗的過程。從一開始的鐵劍,到[紫薇軟劍]其實就脫離劍的常態;到[玄鐵重劍],這種接近鐵棒的東西,跟追求刃筋斬擊的劍術似乎八竿子扯不上干係了。最後木劍更扯。無鋒之外,連棒子的鈍實感都沒有了,實在不知要怎麼去戰鬥。


  有些同好便合理假設,最後的境界是[無劍],也就是什麼都不用。那麼,其實就徹底脫離了[]的階段,達到真正的天人合一。


  既然武術逐漸脫離原本的形式,人也在脫離紅塵,邁向另外一個青峰。但大多數人都是無法脫離紅塵的,因為有所執念,尤其是對情的。


  譬如<神雕俠侶>內的李莫愁












  3-愛情乃紅塵俗物?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以生死相許。


  這句已經被無數文章或戲劇引用爛的詩詞,不免俗的在這段文章繼續被延用。不為什麼,因為情在我的理解中,就是個俗物。








  神雕俠侶,我的印象皆來自電視劇的版本,其實小說我是沒翻的;當年在圖書館讀完了[倚天屠龍記]和[俠客行],零零散散翻了[飛狐外傳]和[天龍八部]。<倚天屠龍記>的印象是很深,不知道為何像張無記這麼衰小,但可一路莫名其妙一堆奇遇、領悟絕世武功、坐上教主大位、又拐到一堆女人的心,感覺非常深刻{被打}。








  <倚天>中,對情感的著墨重心則是張無忌的不堅定,趙敏、周芷若、殷離、小昭誰都好。似乎也是反應在自己人生經歷[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投機經驗。


  <俠客行>石破天一路的誤打誤撞,也領悟的絕世武功,一路上也艷福飽滿,但似乎他沒有太大的戀愛堅持,更超過張無忌的是,他[什麼都沒想,就有了一堆女生跟著;那群女生跟著之後,他更什麼都沒想,讓她們自離自聚,沒太大期待和惆悵





  相較之下,<神雕俠侶>這部則是一整個痴,一群情痴。




  而情痴,畢竟是紅塵產物,甘願墮落紅塵者,自然會有相對應的結局。


  脫俗者,則有脫俗者的道路。












  4-南宋時期去死團團長,李莫愁



  再繼續撰寫下去之前,思想到所謂的愛情是什麼。


  愛情是否有所限定?那麼有所限定,是否意味著有所形式?


  有所形式,那麼...這些形式達到的結果是什麼?


  在對應到脫俗的[渾然天成]亦或是[根本無招],愛情會脫離什麼形式,變成怎樣的狀態呢?

















  赤煉{,こい,噴笑}仙子李莫愁,名字取的好--莫愁,所以殺了一堆人來解自己心頭之恨,因此[莫愁]。


  愁不了的,她赤老太婆{あかばば、永遠的十七歲+N個月},一不高興就可以叫人人頭落地。但這樣的女人,還是有個脆弱的心,扶持那個心的,是[陸展元]。


  我也不知道[陸展元]深刻來歷,反正就是李莫愁的情人吧。之後便拋棄李莫愁,喜歡上何沅君。令李莫愁醋勁大發,看到情侶就宰。某種程度而言,是[古代去死去死團]的雛形,且還付出實踐!真的教情侶去死。不知陸展元和何沅君否遭其毒手,估計是死了,不然不會有[前言]那段對白。


  能確定的是,[一桶醋倒不盡,延綿長江三千尺],陸夫妻死了還不甘願,還要遷怒他的弟弟[陸鼎元]一家大小,外帶一個表侄女。這樣,也揭開了神雕俠侶的故事序幕,更帶出了另外一個衰小主角楊過。















  5--心靈寄託



  愛是什麼呢,可以令一個人{李莫愁}抓狂,殺人不眨眼。


  更可以讓一個人{陸展元}不去害怕[一個為了愛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李莫愁}]。


  甚至禍延自己弟弟{陸鼎元}或周遭路人{走過的無辜情侶}呢?










  


  仔細想想古代的環境,更是武俠所呈現出來的江湖世界,是個原始蠻荒、成王敗寇的血腥世界,隨時暴露著可能一死的危機。在這種心靈壓力下,恐怕是要找個寄託的。


  我們總是不能期望,人一入世就打算要出世,就像那令狐沖連自己性命都不顧,且淡薄名利實在罕見。人要看輕自己性命,很容易,只要拿其他精神指標壓過去就好了。譬如忠義思想、愛戀情仇、權力富貴


  追求第一或第三,普遍禮教團體會豎起一個大拇指,誇讚一個人[懂進取]。即使是第二,也會使人激盪漣漪,產生共鳴。但一個人要是什麼都不追求,只想那歸塵避俗,恐怕容易被人所不齒。












  因此,即使為愛而活,為愛而殺人,似乎是可以被接受的事情。會了何種目的而活,好比在一個身為人的車子,灌入不同種類的油料般的感覺......


  令狐沖遠離塵俗的過程,有個任盈盈主動陪他避俗,拋棄魔教大小姐的位置不坐,跑去[笑傲江湖]。楊過到最後也脫離塵俗的跟小龍女,還有個大雕當個[神雕俠侶]。而赤煉仙子,終究是紅塵的產物,那種個性中的本質就是兩極相倒,是令正常男人望之卻步的。


  得不到就搶,搶不到就殺,被閃到就砍。這已經變成一種制定形式。反應在李莫愁的愛情觀上,便是如此。即使如此龐大的恨意和醋勁,可以造究核子彈般的席捲威力,但人無恆天命,更無永恆的剛強意志,總有一天,過於強大且無限膨脹的激情,會隨著肉體或世界的局限,灰飛煙滅。如同李莫愁的冰魄銀針。


  就算無法滿足最大心願,至少也眼不見為淨。


  或許在夜深人靜,仰望半月之際,那去死團團長可讓月的沁涼,洗滌自己內心的寂寞。但她終究是拘泥愛情形式、兩人關係、兩相無怨付出的外在,這樣的人,終究只能戀愛、只能愛。而無法超越愛情俗套。
















  令狐沖跟任盈盈的關係,早不是單純的愛情,不但有生死相依的友情、兄長與妹妹的親情。


  楊過和小龍女更是如此,小龍女對楊過既是學姊、又像媽媽、又是情人。也只有這三種複合情感同時有機的結合在一起,感情才有辦法長久,且就像大海中的涓涓洋流,威力深遠無盡。


  李莫愁是領悟不到這個境界的,她的醋勁和極端,恐怕在令陸展元摟著她,聞她髮香時,就洋溢著卻步之意。也許李莫愁是個激情的好情人,但不會是個好朋友,更不會是個好家人。某方面而言,該是欣賞陸展元的有眼。





















  6--入俗、脫俗




  或許所謂愛情的形式、俗套,就是[拘泥在激情、愛]。







  武功如果有一定套路,那肯定被破。愛情亦如是。


  劍術只單純堅持舞劍,不搭配其他拳腳、內功,肯定也是被侷限注。若妄想以氣御劍,那也只是落得不三不四的偽君子伎倆。愛情亦如是。






  從[渾然天成]到[根本無招]到[根本無劍],也在反應著愛情中的兩人關係的演變。


  一開始也許只是單純的激情令人在一起,但如果只有激情,兩人則無法長久。因此,所謂在找尋階段,目標是天長地久的對象,不該單指[激情]作考量,只是如何以[激情外]的事情做判斷呢?


  無法找到確切答案,但能確定的是......[不落俗套]。不是別人怎麼作,我們就完全跟著怎麼作。


  那只不過是更增加一個俗人罷了。
























  --結尾



  文案方落,茶亦將盡。


  最後引用前言最後一段句子作結尾吧,但我稍作修改。















難道這一切倒成了我的錯?

或許,從一開始你就犯了錯。

如果你能給他帶來幸福,他是不會從你的生活中離開的。
要知道,沒有人會想逃避幸福








  宇佐美信兔 2010/2/13 甫書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思望>隻字片語的奢望

<思望>隻字片語的奢望











  人活著,充斥著與外界活動之經歷,有了最原始的喜怒哀樂後,像調味料一般調劑自己的人生。


  情感像個調味料,其中就有些非常辛辣的辛香料,譬如



















----過度理想





  原本,是對男女朋友的存在,抱持著很崇高理想;這是不錯,但會非常辛苦。


  事實上,構成男女朋友的必要條件,「聊得來」甚至「相輔相成」都不是其中一環。各位可細想,自己對於「合作無間」、「無話不談」的異性朋友,是否都會具有想交往的衝動?


  對,衝動。「交集」和「協調」,似乎跟交往衝動絲毫沒有關聯。





  但我卻非常強調男女情愛之間「交集」和「協調」,倒是想問,身為構成愛情的必要者--激情跟這兩者關聯在哪?


  沒有,儘管是維繫男女朋友關係的潤滑劑,但並不是燃料。


  我卻把這個當作重點中的重點,難怪失誤。
















----憧憬?


  放下茶杯,閤上書本,還自己一片清明。


  是ACG給予自己的憧憬使然,還是自己對愛情抱持的想法過於幼稚?最後,也許是兩者的相互牽引,導致我最後的思維。













----不知道答案嗎?可能是因為你還在依賴下半身





  又想起大叔的那段話。


  大叔:「摯友、好朋友、男女朋友,是不一樣的。而且男女朋友,是最下位的。」


  我:「如果男女朋友不是最重要,為何一段時間,只容許一個的存在?而且,可以令雙方付出身體甚至心靈支柱的代價,來構成這個關係?」


  大叔:「不知道答案嗎?可能是因為你還在依賴下半身,作思考;只用下半身思考,是無法理解『超越男女朋友以上關係』的。」


  我:「......」


  大叔:「成為摯友的人,是必須超越性別、國籍、年齡、喜好,成為深刻的心靈之交。換言之,兩人之間羈絆超越上述,是為摯友的必要條件。」

















----你可以,其他女生不見得可以




  大叔:「男女朋友的構成條件,是充滿絕對的佔有慾性慾的。這種一觸即發、落起快速的情感,是很浮濫、危險的。


  「我可以因為親情的安定、甚至友情的相投,就跟對方交往。」我吞了吞口水,回應大叔。


  大叔:「你可以,其他女生不見得可以。」


  我:「......」















----怕墮落嗎?只怕墮落的,都比你故作清醒的快活!







  期望被隻字片語的許諾,是奢望。


  無邊無際的天空,群群鳥聚來,如白浪般翻過天痕。


  伸手一指,環繞指頭上的孤寂,不過是種為賦新辭強說愁。


  無病呻吟。













  鳥群禽獸,因此會嘲笑我吧。


  於禽獸,交配不過是日常三餐,獨人類想賦予不同意義,並會認為,是支持自己精神大柱。













  且看看那些活的像禽獸般交合的人類,夜夜笙歌、醉生夢死、摟來推還,多麼快意。


  何必對隻字片語奢望呢?


  怕墮落嗎?只怕墮落的,都比你故作清醒的快活!


















  對,我怕墮落。
  因為我早已失去墮落的能力,墮落不起來。{闔扇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散文>乘風望去

<散文>乘風望去







  朝朝暮暮,人不過就是這樣活著。

  飄飄邈邈,世間的事情總是難得全貌。

  此刻回憶起某次談話,主題與上頭兩句話就是擦了那點邊,仍令我記憶猶新。









  開頭是這樣的...「人活著,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搞不好就如同『瞎子摸象』故事裡頭的人一般。事實上,他們認為觸及的真實,只不過是大象的一角,卻引以為真」而這是我起的頭。

  下一句著實令我驚訝了。

  「只是累積程度的不同」

  我驚訝的看著這段話,思索著、為何對方小小年紀就能有如此跳躍性的見解。單單從這句"累積程度的不同",也可以導出「累積的資訊之種類」「量」,在名為思路的機器運作中,不就只是「資訊正確否」「組合排列全面否」兩個因素交錯影響?如果我們得到的答案是錯的,那是必要從「累積了什麼」開始思量、檢驗,才有修正的機會。









  「我也記不清楚為什麼會這麼答了,很多時候,我就是這樣沒頭沒腦的蹦出一句話。」

  稍待本來還想與對方深談下去,只是夜深人靜,其父催其寢,罷。

  「夜安。」

  「夜安。」











  朝朝暮暮,人也就是這樣活著。

  名為歲月的時空推移,朝朝暮暮、四季交替,萬物如此滋養,生長著。

  累積著天地萬物滋養、天文地理紀錄、人文歷史之推行、事情百態之延伸。









  飄飄邈邈,萬物內涵外延包羅萬象。

  人看著、走著、踩著、想著、摸著。

  想捉摸全貌,並以為得,但事實上,仍像群盲人摸著大象。


  如棍、如鑼、如樹、如葉;卻都只是大象一部份。

  那在面對真理的道路上,我們還真是群盲人。

  一群擁護者彼此都充滿著缺陷的"真理",攻擊對方。













  「如果,這群盲人能把自己所感受拼湊起來,不就是真理了嗎?」

  「那還是有問題了,樹在象哪裡?鑼又在哪?棍又生在哪?」

  也是,順序和排列上面,似乎也很難正確......

















  倘若世上真有"不盲之人",可能就可以請教於他。只是,這不盲之人。

  恐怕只能從雲霞山深處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深愛】著的2009年

【深愛】著的2009年









  隨著遲到而來之空閒時間,揮舞著手指補足聖誕節與新年間的空隙,回首2009年--實在值得慶賀的一年。


  第一個原因,自然跟燁兒脫不了干係;能遇到長門文藝特化版的無口少女,實在是一輩子的幸福{或遺憾}。














  另一個,則是恭賀近藤{水樹}奈奈小姐,替ACG界揚了眉、吐了口大氣,踏進了新年交接的紅白對抗歌曲大賽;我有幸在水管並未刪除影片之時,一睹了水樹小姐溫柔婉約、深情款款獻給逝世老爸的<深愛>一曲。


  隔著螢幕,奈奈時而深情仰望天上燈空、俯而看台下人海,曲重心長的<深愛>,竟是獻給逝去父親的安魂曲,直教人以生死相許之男女私情,何處自容?


  也許,我們都弄錯了深愛之意,並不侷限於男女之情。男女之情只是<深愛>的開始、甚至經過,但那終點,永遠是以親情作結。


  在茫茫人海中追求佳偶、伴侶的漫長旅途中,何處是歸宿?何處是終焉?


  我不清楚,只知...










  隨著奈奈對著上蒼父親,蕩氣迴腸、柔情萬丈的誓詠當中;而我心中,依舊浮出的是燁兒看似憂傷的靦腆微笑。













  












------------------------


修改自:http://www.gamez.com.tw/thread-484735-1-8.html





  前言:



  這首歌讓我反覆聽了好幾遍,無論是恰到好處的和絃編曲抑或是節奏快慢、旋律的抑揚頓挫......和奈奈悠久且真摯的聲音頌出交織纖弱的少女情懷組合著渾厚對愛人的執著之歌詞,都是回味無窮的地方。


  而這曲子中使用的樂器,豎琴、鋼琴、提琴、鼓聲和快板、三角鐵......似乎都代表著歌曲中主角內心中交雜的不同念頭;仔細一聽,第一節和第二節的旋律雖然一樣,但是所使用的主樂器卻有差別。真讓我佩服上松老師現今爐火純青的作曲技術!


  為了紀念跟這首好歌的相見,自己挪了將近兩個小時寫的曲子心得,來當作元旦以來最正常的網誌^^











  第一節:遙想


  開場以孤獨的鋼琴獨奏出單獨的旋律,但之後便與拍板和豎琴激昂的合組,奏出的旋律不斷高起如同破了天界。


  前奏中不斷撥動的豎琴聲音像是激起少女心弦,似有若無......最後以強力的敲擊鼓聲營造出少女在徬徨之中的最後堅定,讓少女把心意寄託於蔚藍高空,遠掛雲端。


  之後,情感逐漸歸於平靜。低下的鋼琴旋律和豎琴的孤單,開始回憶起當天和所心愛的人夜裡中,一同望向那灰暗中的繽紛粉雪、如花瓣的灑落。



















  第二節:雪夜:

  還記得,相互手掌間的溫暖......那是多麼的溫柔。接著,開始高起的豎琴述說著少女望見流星畫過天際的盪漾。「流星短暫,但,我們應該會永遠在一起吧...?」


  拍打的節拍不斷加快,混著豎琴和高起鋼琴旋律快速打落,抒發著少女更深刻的期望。「只要能在你身邊,就好了。」稍微低下的絃樂器,少女本想壓抑下這份心情;沒想到反而更加深刻,深刻到少女的夢中洋溢著這個念頭。




  















  第三節:鼓動




  最終,重重落下的鼓聲有如法庭上的判決槌,來回撥動的豎琴少女情懷,悄悄的沁入激情的池子中,掀起劇烈的浪。


  「不論什麼時候,不管在哪裡,請用力的抱住我!」少女的心思不斷激昂著,但小小的羞赧還是成了豎琴的細絲,纏繞著執著愛情且躁動的鼓聲,沉入少女日常生活的情緒背影。


  儘管如此浮動,浮動到心臟快跳出來了;少女卻難以撇開對伊人的思念。永遠的。


  「我......只想永遠看著你」背影和心聲化作身後的夕日,應和逐漸降下著的紅日,少女所有浮動的心意奮力投入即將落下的黑幕,歸於平靜。






















  第四節:月如依
    

  第二節旋律仍然是豎琴和敲板交接,但多了個渾厚的絃樂器聲音。渾厚絃樂器有如少女內心中無法消解的沉悶。


  纖細的豎琴和渾厚的提琴交戰著,就像是為了宿命而遠離伊人的深沉無奈和對愛情的憧憬兩個死敵的死鬥。這樣的情境下,月亮的白光反射在少女兩難而憔悴的臉上,混著皎潔白光的眼淚,月兒也似同少女哭泣。


  「我還不想這樣離開了,就算只有一點時間......我們還是會再會。」激昂敲下的鼓聲越加搏發,混著高起的少女的自白;幾度不斷敲下的震動聲,化作決心撕裂著自身心中的不安。





















  第五節:悔


  「但,我看見路上的情侶們,我便會希望那是我和你。」少女孤單的走在城市叢林中,望著迎面而來的閃光......奈奈高起的聲調彷彿少女的告解,混著當初的堅意;但,象徵真心的鋼琴聲音卻在粉碎著抑制孤單的鼓聲。


  「對不起......」少女無助的跪下。


  「如果有個可以被允許的願望,我希望能把這句話傳達給你。」此刻,多種樂器,多種心情的交雜;唯一相同的,少女的心情正快速的迴轉著。迴轉著名為懊悔的迴路。
























  第六節:和諧



  哭累了,少女在寂靜的沉思......豎琴的樂音回蕩著,彈動著少女細小心聲......


  「無論我想幾次,痛苦幾次......也傳達不到對方那邊呢;如果我不開口、不行動的話.......」吹奏的長笛成為勾起兩人隱藏羈絆的悠然長音。長音奏久了,總是會消逝......少女赫然意識到。


  「所以!得要快一點......來到這邊吧!」天空此刻狂風交加,把雲無情的吹散;但卻溫柔的吹撫著少女深情和現實無法兩具的空隙,成了和風調節著,豎琴和渾厚提琴的狹間,融合著雙方的矛盾。


  不久,爭吵不休的雙方都靜下來......象徵少女純真心情的豎琴奏出了心聲。「我只要能待在你的身邊,只要能這樣......我就滿足了。」斑馬線上,少女泛起微笑。




























  最終節:就像當初的雪夜中





  「要是能夠在相會,我絕對會保持這個笑容......所以......!」此刻,猛烈且最終的提琴聲和鋼琴聲從少女心中湧起。不斷的高起、不斷的上揚!衝的比身後的富士山、即將落下的細樣更高!


  赫然的轉角間,那不該出現卻很熟悉身影......少女的告白也化作腳步的鼓聲,飛快的、笨拙的朝著伊人身影狂奔。


  「我相信,永遠不會結束的。我只想永遠看著你。」悠揚的長笛共鳴著飛撥的豎琴......鼓聲輕舞著。


  「當天,也是這樣的夜空呢......」





















  雪灑在少女的雪白長襪上,有如修長細腿的殘影;

黑夜陪襯著 少女,形成一幅永恆的、對於愛的 深刻筆觸。







~END~





  PS:獻給對於愛所執著的各位,和燁兒......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散文>贈小燁,思冬小筆。

<散文>贈小燁,思冬小筆。

                                                                                                                       







花びらの刻(とき)

(PS2 薄桜鬼 随想録 オープニング)

吉岡亜衣加 - はらり より














  小燁:


  有時候,人生只不過是一人生命經過與過程,但我們對這個詞充滿感嘆,似乎是個十分寬廣的意義內涵。


  有時候,覺得這種感嘆多餘,無論對自身意念如何停留,時間仍不停下滴答的腳步,馬不停蹄的前進。


  那麼,陷入心情憂鬱、煩思之意義為何?














  時間還是不停流動,就像條溪流,其他看清流向者紛紛前往,順流而下。獨自卻臨前不動自傷、憐。


  意義何在?


  儘管我們的理智不斷攔截思緒,勸告,可是憂、悵仍肆虐心靈,甚至是身為這塊土地主人的我們自身,也在默許當中加重情感的流量、流速。這又為何?




















  不可否認,人有自虐的天資,而這天資,可藉由對環境的發想,無限提升。但是這種天性可以為我們帶來什麼?


  我略懂,卻不全知。


  許多美妙詩詞、歌賦是藉由愁絲澆出,失意來灌溉,最後上後悔的外皮包裹,產生的情緒格律精華。


  這些詩詞,令創作他們的語言藝術者得以抒發。觀者可以共鳴。後世課本得以傳頌。老師、教授得以謀生{笑}


  可是,這是把情緒加以揉搓、變化後的產物,我想情感存在的目的,不應單單是抒發、尋找認同、賺錢爾爾。無法片刻思及、明瞭之空白部份,應有其存在更深意義。
















  辜鴻銘,封建、儒家的擁護者。















  用個比喻,可以很明確的表示這種不三不四關係。


  如果小孩的出生是為了父母,女人的存在是為了成為妻子、為了丈夫,人民的存在是為了國家......等等。接著以上述關聯,去制定明確的階級、倫理制度,就可以明確指出每個人在其身分之意義,且該保持之信念、採取之行動。


  但,小孩的出生只是為了父母?沒有子,何來父?這樣說起來,父母的存在,不就是單為兒女產生出的身分?


  此外,中國儒家對婦女教育的指導守則,盡在三從四德中。其中三從「在家從父、嫁出從夫、夫死隨子」,妻子與丈夫是相對的身分稱呼,如果沒有兩人個別獨立存在之關係,豈能「夫婦有別」?


  以此而言,妻子單單為了丈夫存在,是個過於單一、單調的思維。婚姻的兩人關係上,明確定義的,只有妻子應對丈夫盡之義務;至於丈夫對妻子的關係,則沒有明確指出,這是儒家思維的一個重大問題--儘管後世許多「二次設定」去補完這儒家思想的殘缺,增加實踐可能、效果。






















  最後談到,人民之於國家的關係,這「二次設定」多了,多到「多次設定」或「反覆同人、官方」皆不以為過。


  一開始,人們擁戴出眾之人,成為領導者指引大家;既然能力強,根據比較利益原則,理當集中資源給領導者妥善利用。可到後來,團體擴大亦或是活動範圍增加,一人已不堪使用,便把「領導」團體化,不同的資源往不同階層推移、委任。


  可不知從何開始,「階級」一詞出現了......更不知道何時開始,大眾對於有能者的資源集中和輸送,變成了「下對上」的貢品貢獻、屈服的代表。後來,「階級」可以繼承,卻給一個無能者繼承,但他仍然可以接收資源,享受「有能者」的身分、資源上的待遇。


  最後,因在上者的無能,導致大家皆認為自己有能力勝任,於是戰亂蜂擁。最原始的「比較利益」的原則,蕩然無存,似乎稱王者繼位者,大多為了私慾,享受「資源集中的權力和卓越感」。



















  這段過程,我不由得注意到,一連串「關係{邏輯}」變化的過程。尤其從人民之於國家這部份。


  {人民}把資源集中於少數人{領導者},當初是為了「妥善利用」資源,與以使用;到後來成為了「進貢--奴役的象徵」。固然有能者應站在上位運籌帷幄,但不代表有能者「可以奴役」下人;是為了「妥善利用人力來完成工作」,卻不代表「無條件的奴役下人」。


  到後來,成為了「你進貢,所以你無能;我收貢,我有能」「你無能,所以該讓我奴役」的莫名其妙之君民關係。


  儘管根據比較利益原則「有能者做事比較有效率,因此資源集中給此人,整體能得到更大效益」是沒錯,儘管其中友【收貢】的內涵。「人力也是一種資源,所以領導者為了事態效率,進行調配、分派」更是不錯,儘管中間有【奴役】的意味。


  當一個詞,充斥著曖昧不明的內涵時,腐化恐怕隨時可生......只看怎麼利用。





















  由此可見,憂傷、惆悵,是為何而生?該有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我不覺得,只是單單「寫作」「共鳴」「謀生」爾爾,恐怕有其他更廣、更深的可及之處。當自己把單一字詞當作「教條」而非「函數」理解之時,我想此人已進入了死胡同。


  函數是個可以應變任何情境{變數},靈活運用的思維。就像A+B=C


  教條卻是個大愚若智的例子,以為1+1=2 2+2=4這番背誦下去,背出天文數字般的條目,會比只懂「A+B=C」的人聰明!


  可笑,可笑。豈不知ABC,則以包括天下之任何變數?













  









  小燁,儘管我們是生長在中國傳統社會,而且所讀所涉喜於漢族古學術,可其中蓋多留白,若只聽從後人,所謂名家妄加揣測、定義,恐怕將會步入另一階死胡同--名為自我的界線。


  最近天冷,記得多吃、多加衣服,別著涼挨餓了。


  「揮君一、二載,莫念莫忘;它日霜冷長河,即贈與君。









  宇佐美信兔 2009/11/20  家中甫書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書信>書小燁--「近日及思想所悟 2009/12/13」
























  前言:


  如果妳有機會上線看到這留言的話...希望在這之前妳一切順利。


  自從我分發單位下來是圖書館之後,翻了很多書,也在賢者的指引下進行思考工具的翻修。思考技術與以前最大的差別,大概是"找資料{經驗萃取}"和"比對資料{交錯分析}"的進步吧。對於此點非常欣喜的原因,尚要論及小時候的學習習慣和經歷。小時候自己稍對微言大義有小聰明,可以很快記下某些課本的關鍵字,並應用在考卷上,久而久之就養成一個習慣--「只記憶結論」。剩下的疑惑、不解,就拿去在考試中體會,而幾次下來,考的也還算不錯,不知道小燁是不是也有這種經驗過?


  有人也許會反問:只記得結論,這樣「不知其然,亦不知其所以然」,是很糟糕的學習態度且理應記憶不深,採用此學習方式的人,可能考試只能應付眼前,而無法應對下一場。報復會很直接的藉由分數反映出來才是。






如同昔日武者常以武德掛口以虎爛欺騙
虛假就是儒家文化圈最大的精神特色
大男人主義、階級絕對
不都是這孔老二開始
替醜陋上了「禮樂」的厚妝?
















  1。不知其然,亦不知其所以然


  這樣的論調,還是「邏輯知識派」的論調。事實上,人的記憶優先是以"情感、圖像"為優先。回到我剛才說的「剩下拿到考試上」摸熟,同樣的出師表考了四、五次,考卷檢討了四、五次,每次都很認真的去「記憶老師的檢討」,豈有印象不深之理?或許這時有人想反論了:認真的參與老師的檢討,不就是思考分析的一種實踐方式?而不是純粹的記憶。


  這時,不禁要說我關於思考的定義,我認為思考是種: 「自發性行為」,那種為了省事和分數理所當然的接受老師所闡述的「僵硬因果關係」--以老師對於題目對於答案的邏輯,作為自身知識基礎的絕對真理,而不加以任何質疑。那只是一種「因果關係」的填鴨式教育,換湯不換藥。表面上顧到了因果邏輯間的關係,但這種因果關係卻是被被動、強制、為了分數而灌輸的。

























  這種行為,稱不上是真正的思考,充其量是種「好學生的虛應故事」,而以前的我,就活在這種「看似思考的虛應故事」之幻象當中,糊糊塗塗活了十五年。


  在各種際遇和賢人開悟、啟發下,靠自身力量觀察、學習六年,總算有點小感悟。近日總算要大功告成。仔細回想,這次沒碰到這賢人給我最後啟發--讓我回歸原點,搞不好我會迷失,自己這六年稍微摸索的做學的基礎態度。


  因為現在的我急迫考試,無論是為了2011年的大學考試,甚至日後的檢事者,都是考試主義下的產物。而考試講求的是效率,在這前提下,最根源的做學問精神都會被其操縱,自己心智將成為「萃取書本,揮發考本」的機器。恐怕接著慘不忍睹的,大家將成為--我們日前討論的儒林外史,裡面那些熱中科舉喪心病狂的過往中國讀書人。


  那賢者直接以儒家思想的弊端做開頭,給我做了強大的思緒洗禮。


  儒家所言固然很多是所謂「聖賢之言」、「忠恕之極」,但在那光鮮亮麗外皮下,裡面的核心思想是什麼呢?我第一次,深入的,掐頭去尾......把那兩千年所謂道統,全部割開來看。

























一個挺封建、挺舊體制
民國之後仍留著辮子,認為女人該纏小腳的保守者
儘管如此,其學說和思想方法,居然充滿著精湛辯證法
他最大的問題,我想是沒發覺到「儒家迂腐核心」之處
所以以此基礎,演譯、歸納,結論是很有問題的













  2。三綱五常 辜鴻銘


  「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這三綱,卻藏著骯髒至極的極權、霸道思想在裡面。


  君的權力可以無限上綱,去對付臣子。

  父可以有完全的統馭權役使子孫。

  老公更可以擁有完全的權力奴役妻子。















  要是上位者不懂自律,這種階級壓迫,使得下位者積恨、積怨,後來就不斷產生謀反、革命。使得中國歷史在分分合合之間度過,儼然成為一種常態。而儒家還是被視為中國人的精神。


  近日我在讀一本「The Spirit of the chinese People」清、民交接時代,一名叫做辜鴻銘之人寫的書,裡面更是對儒家精神讚許有佳。裡面把儒家的「禮」「同理心」講的是多麼的偉大實在,但我不禁發現,他的說法有個大瑕疵。他說:西方沒有這種強調「禮」「同理心」這種自我約束的儒家精神,因此他們需要教士和軍警,各用「上帝」和「法律」的力量強制約束西方人自己。


  嗯,好...「禮、同理心」是自我約束的儒家精神,而中國人又擁有這種精神。那請問,中國人是如何產生這種精神?一生出來就懂?一出來就懂三跪九叩、三綱五常之禮?


  說句實在話,小孩打娘胎出生後,不也是經過大人從社會的要求、標準而打造成這個樣子?這麼說,大人勢必擁有權力,而這種權力不只是「教育權」這麼簡單,而是「管教」。管教其中更不乏「訓管、打罵」,恐怕在這種儒家大義之名下的狂熱對小孩教育,不亞於西方軍警、教士的專權蠻橫。且在儒家思想做為社會價值觀的狀況下,這種管教方式不只會被默許、更會被贊同、最後演變成一種縱容。


  夾著大義、道統之名,無事不是、事事無非。



















  儒家學說裡面最大的問題,就是太信任「所謂人之心」,三綱給與君、父、夫無限上綱的權力,而沒有加以制衡,怎樣想都會發生問題。而這問題,也可以從「顏回不貳過」中窺伺一二


  如果人終其一生,必定有一過,那勢必有造成傷害。而話說回來了,過<的定義又是什麼?


  靠著自己良心、還是他人指點發現?這樣不就有問題了嗎?一個人要是在不斷省思雙方所做所為,認為自己沒有錯<,但就著其他角度和原則來看,是有問題的,那又該如何?



















  3。尊王攘夷


  譬如中國自古就有尊王攘夷的說法。


  孔老二更說:微管子,吾披髮左衽矣。更是把這個「正統與否」的議題炒的更大

  我們要尊王,什麼是王?當時是周天子,正統的代表。

  壤夷,什麼夷?那就是非我族類,披髮左衽者。















  為何我們要尊王攘夷呢?因為當時的時代周天子式微,而且遭受蠻夷之邦的入侵,所以我們需要一種思想團結我族。可話說回來了,這種團結,終究會變成一種極權,極權沒有一個限制力就會無限擴張,最後演變春秋之後,戰國風起雲湧的狀況。



  腐敗之人,還是叫做周天子,我們依然要尊?
  這麼說,一個思想不敷使用了,我們還是必須「祖宗之法,不可棄也?」



  新知外人,還是叫做外族蠻夷,我們仍然要攘?

  
  君不見大航海時代之後我我們的故步自封,鴉片戰爭之恥?
  更不察,所謂愚忠之道,令君不見棺材不落淚?



























  4。極權、私慾者的最佳藉口


  孔老二的思想、言論,太多金玉其外,但裡面可包裹的,乃一極權、虛假之核心;充滿了霸道、專制之核心框架,可以令任何野心家置入。但我們過去教育,不斷被要求背誦"聖人之言",慢慢的,就從「吾日三省吾身」這種人話,慢慢內化到「三綱五常」的專制、極權概念。儘管如此,從來沒有人敢說「懷疑」這些固有觀念,頂多用個中性詞「思」,來巧妙蓋過。


  中國自古充滿絕對君權「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這種極權、專制思想,在漢武帝之後日益膨脹。但事實上,不只是君權、父權、夫權更是膨脹。整個中國就形成一個大男人主義的社會、專制其中、「禮樂其外」的虛假民族。其核心,就是那有問題、虛偽、自由心證「禮樂形式」和專制、霸道、無法制衡的「三綱五常」。


  若這次我沒有被點醒「觀思想,觀其核心」,接著自己領悟出「補空白」這道理。恐怕,我還是無法逃脫「偽善者」的圈圈,思想閹割的囫圇。 這種土霸王思想,事實上是種「讚許階級壓迫」


  














  君壓臣 臣在壓下臣 下臣壓民。
  老壓幼 父壓子 夫壓妻。


  不覺得,這種核心思想,使得「禮運大同篇」老得其所終、幼得其所長的目標,變得很虛偽嗎?儒家是套很理想,卻充滿著瑕疵,使得中央無限擴張的思想,而無法制衡。

  只有無限上綱現世、內心崇高精神,而無明確客觀法規和強制力管理人民,儒家精神,凌駕在法制之上,可見其問題之深、之大!


















  5。許燁


  最後...小燁,儘管我們是生在這樣新舊交接的時代,仍然接受舊階級的壓制,但至少,我的們資訊、思想,比起過往人,自由、開放太多了。可是,我們中國人民仍然沒有普遍從儒家思想上的閹割復活過來

  有時我們充滿靈活和反動的思維、想法、價值觀會被撻伐、批評、攻訐,給我們帶來很多痛苦。固然有時我們必須言行迎合國家、社會、家庭。但身為人,我們擁有「懷疑」的權力,這懷疑,就是生為人的腦袋最大的禮物,我們可以「推敲空白」。就像數學的化簡公式,事實上只有分子分母成上共軛負數就可有新的展開。「推敲空白」,我們則可以從反面開始立論、推想,且逐步檢驗。








  事實上,所謂的懷疑就是從「檢驗」開始。一件事情,真的是這樣?從哪裡可以看出來?這倒是孔老二思想中可取之處之ㄧ「知其然,知其所以然」{笑


  先言盡於此了,小燁。願妳在這時代,仍然展現著深刻、蘊藉的光輝、光芒。這光芒,在我與妳出会い之時,就令我想守護。


  扯遠了,祝妳開心的生活下去,撐完這兩年高中。

















  宇佐美信兔 2009/12/13 家中書


  PS:禮物一兩年後再補送囉。
  夜安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20#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1-1-20 23:42 , Processed in 0.081357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