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個人文集】 20001120

[複製連結] 檢視: 8422|回覆: 18

  在浩瀚的蒼穹下,一切變的十分渺小。唯一不變的,就是捨棄天空之巨大對比,心中存在浩瀚宇宙的人類。

  望著天空,突然想到九年前在書上看到的句子,記得那個時候酷愛小說,到了書店也直翻小說。這本段話是出自於一本叫做「周瑜」的歷史小說,裡面少年時期的周瑜,在追尋一個答案「什麼東西最大」?在多方賢者引導之下,周瑜思過山、思過河、思過海、思過天,儘管這些,都不是正確答案。

  「山河再壯、河川奔急、大海再闊、蒼天遼遠,終究比不過一個東西。」周瑜細細平靜的等待下一秒的答案。

  「那就是人的思維,人一眼望過去,整個山川、大海,不都一覽無遺?心中一思,那大海、天的氣息壯闊,不就在心中重現了嗎?」周瑜豁然開朗,而既然人類的心有了這麼巨大的特質,不好好利用、珍惜,還真對不起自己。






  思緒轉回現今,我緩緩把頭從無垠的天際俯下,轉瞬間,又後悔了;後悔把自己的思緒,轉回這個都市叢林、藏污納垢市儈人生。不知為何,除了生活機能上的便利,我恨透了現代社會。

  偶爾迎面上來的行人,黑色的西裝外衣,捲過這塵世的灰土,掃刮過來,弄得我一鼻子的不舒服。仔細分辨,那塵土難聞,究竟是因為汽油味還是俗氣?

  人既然被賦予這麼強大的使命,為何表現在現今生活上,儘是這麼汲汲營營、鑽營小利?兒女情長、縱欲洩慾?





  記得跟咖啡叔聊天到情感時,他有感而發「古代的人不懂愛、也不想追求愛,所以夫妻間能與子偕老、共度一生。現在人總是找盡各種方式解釋愛,孰不知愛只是種純粹能量。就像餓的時候,想吃飯;飽的時候,就想吐了。而且想常常換口味,以免吃膩。」

  人執著於情感方面的激情,並作為一切動機、快樂的考量,實在很不理智。

  但人,很容易陷進去呢。




  搖晃杯中一紅殷,吞吐萬千不知數。

  曾認真的開導別人,別為了罪惡感而繼續以為愛著一個人;但我對小燁的愁思蜜意,不也是建築在「罪惡、懊悔」感?

  真可笑,看的是別人的問題,講的是對自己的答案。










  孤雲高聳,高聳的不知所在。

  冥海深淵,深沉的不可觸及。

[ 本文章最後由 20001120 於 10-6-21 21:56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ra7in9  文字流暢優美,但實非詩詞格式,稍晚待轉至散文 ...  發表於 10-6-21 20:58 聲望 + 2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篇名:少年、男人{文}








「不斷的變的
跟眼前的強者一樣強、
守護著自己的公主、貫徹著自身的事業。
也許少年,
甚至男人原先的目標,就只是這樣;
但往往難以實現。」



  {1}




  在樹下,少年墊著腳尖在綠影交錯間,渴望著能夠與眼前的大樹有朝一日一樣巨大。

  在家中,少年站上貪心的爬上比自己高一個頭的椅子,像個聳立天際的高峰,笑著看著低了自己幾公分頭的爸爸。

  在學校,少年從趴在桌上的窩囊姿勢轉變成對斜對面意中人的瞭望,幻想著這位公主在自己心中與自己共舞的英姿。




  少年每日不斷重複這些動作,終於。



  跟樹枝遙比,或許是個小不點;但真的越來越接近樹幹的寬度和樹皮的結實。

  遠比一肩挑起家中一切的巨人,自己只是個小鬼;可是已經稍微墊起腳尖,即可觸碰巨人的髮間。

  從當初的單獨遠望,如今已經能靠近心目中的公主,稍言兩句妳好。

  少年因此而滿足。






  {2}


  他越長越結實,即將成為理想中的大樹。

  他越來越有成績,或許正在踏著老子的路,成為另一個老子。

  他正在接近心目中的公主,即將成為扶起她纖纖細手的騎士及王子。






  直到。



  某次放學,偶然遇見大樹被劈,在自己眼前重重倒下,[趴塌]的聲音響徹雲霄,也貫通了少年的心扉。

  某次拿著優異成績回家,卻發現老爸媽被裁員,心情不好之下踏出腳步,奪走少年不斷炫耀著的考卷,速速撕下。

  某次早晨,看著心目中的公主跟兩個學長牽手,相互餵食刨冰,嘴角散發著比與自己相處時更燦爛的笑容。


  少年無言了。




  {3}

  寄放在風中的手,抓不住的風信子。陣陣清風拂過的耳梢,耳鳴的嗡嗡、風的嘯嘯聲已經無法分別。

  奮力狂奔至草坡上,臉上的汗水和眼淚分不清、理不平。

  遠望山邊雲朵之朝陽,仍然無情的開放著,



  掃過草地、

  掃過其他樹......

  掃過其他父母牽著更多少年手的手掌...

  掃過更多戀人情侶交織纏綿的臂膀...

  掃過孤立於此草坡上層層疊起的少年自己。





  {4}



  「少年要什麼?
不斷的變的跟眼前的強者一樣強、
守護著自己的公主、貫徹著自身的事業。
也許少年的目標,就只是這樣;但往往難以實現。」


  「難實現並非自己潛力不足、有所懈怠;
而是強者終有一日會被取代、
江山有天會失去該有的規模、
公主不一定會等著你這個騎士王子。」
  「當理想還存在自己心中,你會去追求這一切,
那麼還是個少年;當你只在意著現實的成敗,
你會去實現這一切,拋去夢想......那麼你徹徹底底變成了男人。」


  後記:


  人因不切實際而不斷痛苦,懷抱憧憬和夢想是不切實際,人便不斷痛苦。因為還是個少年{小鬼}
  但,我寧願永遠當個少年、做個小鬼;因為我討厭大人。

  當了大人就得拋棄夢想、迎合女人、苦撐事業。

  白痴才要當呢!{笑}
  因為不要痛苦,而拋棄夢想,根本把人生價值本末倒置。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ra7in9  老實說,這篇詩的韻味是有的,但連身為作者的你 ...  發表於 10-6-21 20:55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記>面像反應人心,文章照映思緒

  <記>面像反應人心,文章照映思緒


  不得不說,最近總有種隱憂侵蝕著自己。

  今年考試時間快到了,而我英文單字才刷完一半...果然一個月半的時間,要把從來沒精讀過的英文、數學讀完......是天方夜譚嗎?還剩下十五天,看來此次考試,又非能力可當也?



  淒笑,本來就預訂明年再考的計畫,什麼時候淪落成一種備案呢?為何執著今年上呢?就算努力的用理智去抽整雜亂的情感,仍無法掩蓋住嘆氣。



  加瀨說的對,文章別看我的。

  裡面充滿了不得志和多愁善感之負面因子,讓人看不懂,也不想懂,讀了之後幫助不大。

  會讓積極者斥鼻,憂傷者持續憂傷、悲觀者嘆天地不仁。但又能怎麼做呢?才能擺脫這種青黃不接侵蝕的心性呢?



  也只能持續前進,適當紓發。就算我文章是毒疢的產物,至少也是思慮的毒血排出的証明。接著說:【好友,你的勸諫我懂。】可惜我病太深,病入膏肓,針灸藥石無可救,且當作淤泥東流,流水紓發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記>友情、人際沒有對錯

<記>友情、人際沒有對錯。崩裂往往只是不合適和保存期限到了......







  序:友情、人際沒有對錯。崩裂往往只是不合適和時候到了......



  早些時候,我繼續翻了余秋雨老師的霜冷長河,裡面花了將近二十頁的篇幅在談論友情。<霜冷>對於某人絕對不陌生,因為那是我的臨別贈禮;某種意義上,在未來的某個時分,也對另外一人必免除陌生,畢竟已與出生之時的証明畫上等號。

  秋雨老師善於用情境帶入理性思緒,同樣理性思維的場景,可以隨意物化、比喻。譬如把友情架築的兩人間,比喻成堤岸上和海的另一邊之雕像,從雕像的忽然碎裂,人一不留神,自己腳邊的堅固大理石也分崩離析。突如其來的腳邊災難,就是對於友情分裂乍到的徒然、不可預期,深深感悟。

  先把秋雨老師的寫作風格放一邊吧,我想用簡短的文字迅速寫完文章。







  ******

  天生的高低,友情的胖瘦--


  人一出生決定了高低,即使社會和環境賦予人多少平等,仍難以填平這種差距;即便延伸了線端,人與人還是可以如拼圖般相輔相成,朋友甚至結連理;但很多時候,會發現友情或愛情,硬塞若夫錯位。意識到了與他人間的不鑲嵌、密合,產生出的痛苦,會讓你做下抉擇,究竟是融入還是抽離?

  社會之於人,是張拼圖的整體;人之於社會,不過是全圖碎片。人與人若不鑲嵌、密合,根本無法組成完整的社會。話語中,依稀透露【適應】的重要;可惜,這破碎的拼圖個體,是有自我意識的。

  理智或與感性之下的橫縱連橫、交歡酒語,是拼圖接合處首要潤滑劑,但撇除了這些,人與人還可以耳鬢相磨嗎?那就要看待兩張拼圖是否可密切嵌合,越緊密,友情越是充足、長久。








  ******

  過於敏感--


  我對感情和文字解讀力,某層面是遠大過邏輯、理智的;心裡或許還崇尚著藝術表現的恰到好處,而藝術絕無法跟情感分割,往往是一時宣洩揉以技術搓成的佳作。既然情感是藝術的重大成分,我更不能捨棄;只是技術、邏輯工具仍具備要角,所以我後半身不斷追求邏輯和理智,進而有些歇斯底里了。

  更糟糕的是,很多時候清楚自己言論會挑戰到人,但卻以大無畏的精神發出去......自己似乎一直有意識的挑戰與人際間的關係,究竟是疏密緊離到何種地步,時常不出意料,果然得罪人了。

  可是,若朋友是無法以心相會、真言相交,交之何益?談之何足?

  不敢與自己誠意正面溝通,負上爭的面紅耳赤的風險,也要把彼此心事掏空的誠懇,這算什麼朋友呢?




  ******

  不得不提,玩伴中的朋友--



  乍到到鐵傲始,我一直很感謝一個人,叫作加賴--認識他的人總以為他有些暴躁或直接,事實上他是細膩、仔細到不行的人。更要提的是,他是個花言巧語無用,坦蕩蕩的男子。

  環繞他週旁的人總有種魅力,難以言喻之小犽、芒果、阿傑、飯團他們,可能就是坦蕩蕩吧;坦蕩之中,勇氣、幽默十足,跟他們在現實生活中相會、來往,是在玩伴最大的樂趣。



  尤其是加賴,他總是能在我茫然迷惘中,用直接、不假修飾的言語給我當頭棒喝;就像時常沉迷修辭藝術,發了些迷失自己的文字,他會適時的吐嘈,讓我清醒自己的立足點,是否崩塌。

  這樣類型,就是我說的,真朋友。

  拿出誠意的勸誡和指教,絕不是無的放矢的攻擊或筆戰,東扯西扯,勝利為上!只是要吵的你烏煙瘴氣,而是希望眼前這位朋友清醒,且邁步向前、自強不息。更不是那種,自己一發文就簇擁上來,東一個好、西一個讚,捧啊捧,把樓主捧上了天堂去了,自己飄飄然若宙斯,遙遙不知底下有個奎多斯正拿著雙刀,衝上來要取自己性命。









  ******


  友情、人際沒有對錯。崩裂往往只是不合適和時候到了--


  人情世故,很難出一種對錯。

  ~對方希望你配合自己性情的某種乖張,因為彼此是朋友。
  ~可卻你很清楚,這種乖張是要改變,所以總是與以勸誡。
  ~他直覺得你不夠意思,是否不當自己是朋友,排斥自己?


  朋友,是家之外的最大避風港,可包容自己的一切天馬行空、荒誕怪異的想法情緒,會希望對方全盤接納自己,沒什麼不對。可人生是個連續面,除了朋友之外,你還得面對廣泛的人生;今天縱容你,你豈會處於他境之地,自己懂得收斂乖張?若因此而遭不測,朋友於心何忍?

  話說回來,無論是解放,或是肝膽直言......彼此總是矛盾衝突,要如揉合在友情經營中,才是重點。

  而友情上面對一種裂痕甚至破碎,不見得絕對的是非對錯,只是【合適否】的議題。



  最後,給刪我好友的三人,外加設我黑名單兩人,外加不肯對我真誠相待之朋友們,我不會怪你們。只怪我的關係,造成終究沒緣份,不適合。

  也給被我刪除好友的三個人,和一些不想令我承認是好朋友的人。珍重。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轉>音姊與小燁

引用:http://blog.sina.com.tw/yang1963/article.php?pbgid=48778&entryid=585065


  
  宇佐美信兔 筆


  


  音姊{林徽音}是我所欽慕的女孩子,在三次元形塑的典型;偶然上線看到有人回應了圖庫一張徐志摩和陸小曼的合照。照片的附註,我是批評陸小曼比不上林徽音,更配不上徐志摩的;但回應者的意見,是連徐志摩都不夠格,到不是陸小曼一定不配。 因此,就想起林徽音的老公--梁思成,梁啟超梁任公的兒子;也順便找些林徽音之詳述。飄渺之中,覓見有前輩先人,已撰文簡傳,省時而閱之。也就是上面的連結。


  讀著讀著,在明確認知喜歡類型的女生,是音姊這類型的女生之前,我對小燁就念念不忘;在查梁啟超的文章之時,依字依行的餘光,瞥過其子娶林徽音的條行...猛然想起,我所深愛的文藝少女,追朔起來,不就是音姊其人嗎?無意間,我也把小燁當作音姊了,msn上偶然遇見,就是噓寒問暖、論古道今、諷中嘲外,儘管她往往沉沉聽著的時間比打字回文時間更長,但轉瞬間的精妙回語,令我嘖嘖稱奇之餘,更不會懷疑在螢幕、線路交錯間,對方是漫不經心的敷衍我。


  可總是感覺不到她文字的溫度,有包含對我的熱情,因此十分不安。總是想著要努力,也付諸實踐,只待收割,但總怕遠水救不了近火、他日萌娘嫁做人婦......七年之約,過程中的紛紛擾擾、聚聚離離,總是難以人智推想。直到讀了這篇,月暈效應的段落,我才猛然驚醒。


  當音姊與徐志摩還在轟轟烈烈地愛戀時,徐志摩拼了命地只看到音姊的好,但理性與感性的音姊卻知道:「徐志摩當時愛的並不是真正的我,而是他用詩人的浪漫情緒想像出來的林徽音,可是我其實並不是他心目中所想的那樣一個人。我不也是只看見小燁的好,然後吹捧她嗎?如小燁這般清新脫俗者,豈會看不透我的欣賞,是蒙上一層染色薄紗的欽慕?倘若徐志摩無法博取音姊的芳心,是來自詩人多愁善感的過度想像渲染之故,故之過度渲染對小燁的想法和依靠,是否也會令我導致失敗?

  定下心深思,我只知道,未來的事情,誰都不清楚,現在也無法辨明。唯一能作的,就是把握現在、充實自己,替未來備好籌碼和實力,求取這人生。音姊也好,小燁也好。在批評徐志摩優柔寡斷、多愁善感流於詩華之輩時,我又曾想過:「憑我半斗未及之才,連站在能仰望他階梯的資格都沒有,怎麼能大肆浮言亂論徐、音情感離合?」



  眺望、憧憬遠端的山景之前,得先把腳邊小河渡過再說。該讀書,準備考試去了。



  宇佐美信兔 6/10 甫家書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記>因為懂了、怕了、心裂了、血冷了

<記>因為懂了、怕了、心裂了、血冷了





  神曲系列:圍毆のアトリエ-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447536?mypage_history


  前言:

  標題是拾人牙慧,小燁的。




  簡述兩三個月來的近況:

  對於這次的臨時考試,我陷入一種心魔。本來,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去準備,可到後來壓力徒增,似乎成為"這次非過不可" 畢竟,提前中舉的好處言之不盡,時間上的前移,可以提前處理很多事情。我的那橫躺書櫃許久未碰的藏書、好多萌芽心田的散文論文、繪圖,皆可繼續承接。當了大學生,取得了社會認可的階段性地位之後,至少做事情不會綁手綁腳,方有與他人同樣的立足點,乃得以於世中論實力。

  抱歉,我又在說些有的沒有了{汗 }儘管自己也很清楚,該怎麼做,這世界、社會法則要的是什麼 ,但仍然無依吐訴思緒,以穩定心智。 對於我即將一把年紀,還多愁善感,感到無奈和憂鬱。


  ***


  她只淡淡回了一句:不好嗎?

  姆,有人說過,憂鬱和無奈,是文學甚至普遍藝術的【動力】,像蘇軾貶謫之後{編按:對不起,又是蘇軾},才有赤壁賦等大作出來,可是仔細去看他前後文章的差距,可注意到,就是倒裝、引用、層遞等等的修辭功力是差不了多少,輔以修辭章法,那些句法依舊洗鍊;可是用詞就委婉、深沉的多了。畢竟烏台詩案後,他自己的心血文章、移情大作竟成為了落井下石的最佳幫兇,用詞不再像以前尖銳明快,也不再妄議時政。他從三等蘇學士走向東坡先生,也從犀利轉為隱歛,文章自經世濟民成了悠古暢然。


  ***


  小燁明快的回了一句:「因為懂了怕了心裂了血冷了。」結構分明的層遞且文意強烈......我心中不禁喊叫著:真不愧是小燁...
  
  

  即使如此,有個東西改變不了,就是名為蘇東坡的精神內涵。即使被貶黃州,三餐不繼、積勞成疾,但仍然有自己的道德操守,不行惡,不欺壓,就事論事,不淪為貪官一流,但就是這樣的精神操守和價值觀,為自己在朝中新舊難分的黨派立場,雪上加霜。

  當初新黨得勢,蘇軾認為王安石廢詩文,另明經科,會有更大的問題;在蘇軾心中:【道不可求,唯可致】 道是無法一蹴可及,且懷抱、佔有於一身的。但世人三不五時的「"子曰"~」卻容易製造出一種假道學、真貪腐的現象,只要滿口禮記孟子論語,就是道德實踐了?有能力用以改變世界?教化民風?那些都是其次,那些讀書人十年寒窗的是"誦背論語"的目的,是重了科舉後所帶來的功名利祿。

  話說回來,在這議題上,如何判斷一個人"得道與否"?是沒有明確的標準的,真真切切蘇軾才說:道可致,卻不可求。道只能不斷的去接近、實踐,就像百工居於肆,而讀書人不斷唸書。如今,王安石的舉動,在蘇軾眼中,【把不可求的道,列在可求的科舉之列】大大違逆他的價值觀。可是,我反思,保持"作詩取對"的考試制度,難道就比較好?


  ***


  蘇東坡是個絕頂聰明的人。在儒家思想普遍傳播的中華歷史世界中,他以儒為主,貫通佛、道的思想,形以物化,不拘泥常形。這樣一來,思想不會一味走上偏激,而可以不斷的跳脫立場,遊走於各式各樣的觀點,樹立解決方法;可這種聰明絕頂,也造就一個悲劇。他這種極富藝術思維的文學家、書法家、畫家,是不會苟同"瑕疵"的;如同王安石的變法,即便改革後有瑕疵,但不改難道會更好? 反倒是在蘇軾起而言的同時,有多少舊黨固有利益份子,是把蘇軾看做自己人,將其捲入違逆己意的政治鬥爭?

  黃州一次貶,貶了好幾年的光華和滿腔熱血;接著,神宗死了,攝政的太后不喜歡新黨,就把舊黨一一抓回,之前反對新黨的蘇軾,也名列赦免名單,後,舊黨大老,司馬光任宰相,把所有新法盡廢,引發了蘇軾悲劇性的藝術家性格。東波先生認為新法還是有可取之處的,於是據理力爭,反抗、違逆司馬光的政見,並稱對方【司馬牛】,意即如同【對牛彈琴】,牛一般頑固。

  於是又被貶,貶到後來,1101年吧,宋徽宗登基的時候,他才免於客死海南島的命運;但不幸,在返回汴京路途中,一代文豪隕落於路途,年僅六十四。每次觀史的時候,總有種惆然在,愁然所謂能者不遇,奸者當道;但話說回來了,只有以從蘇軾的藝術觀點來看 ,就算是王安石的力求變新也好、司馬光保守謹慎也好。蘇軾眼中,他們的政見,都是瑕疵。


  ***


  聞此,小燁嘆了聲氣,接著匆忙的向我道別、下線。
  不知道她臨別前的嘆息,是替蘇軾惋惜,還是深嘆天地不仁,亦或是......韶年時光易逝?
  希望,是後者。{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評 論】

  古時作曲寫詩,抒發情感的題材往往少不了日月江水、星辰山雲,今此作者實才高八斗也難以言喻,歌詞形古意今、曲風婉轉隱約、時而高起回盪,轉瞬間卻低至不可語。如曲牌名--月西江,當初音歌聲高亢入薄雲高月,讓人不禁深刻感受,自己與天的遼闊;而心一抽動,初音聲音卻深不可聞,猶如墜入西水江底,幽深不可見。人只可感受水波盪漾不止,而明月高掛,與江波相映對看。


  歌詞初像閨怨詩,

日暮江水遠 入夜隨風遷{潛}
秋月亂水月 疏影倚窗邊
夜末香未眠 尋花情已倦
愁上晚柳月 思念兩處閑


  太陽西落,在我眼中江水不斷遠去,正如我的愁思。當進入了真正的夜,愁思又伴作風遷移。
  秋天的月亮也不得安寧,在水中波影晃動,月形也加扭曲。我倚在窗邊,稀疏的影子灑落木桿上。
  夜已經非常深了,而我卻一點也不想睡,儘管我已經厭倦尋著花,去探求我要的香味。
  望著柳樹樹枝隱約灑落下來的殘月,我的思念不知道要擺在哪邊。



你的美 望穿東去流水
溫柔怎耐長夜 瀾風冰雪
花見淚 灑落在飄零間
滿山哭紅的葉 任風隨



  想要把思念擺向你的美,我凝聚的心似乎望著穿透東逝去的江水。
  子之溫柔細膩,應該是無法受漫漫長夜的折磨,風吹化、冰雪降。
  即使是花也哭哭啼啼了,逝去那剎那光華,揮灑如淚轉瞬間。
  只見花的眼淚,鮮紅的,隨著風塗抹在山面。


晚風岸撫 柳 笛聲殘
看紅葉 秋色染
飄零滿江 千里風霜
扶手一行茉莉紗 不覺胭脂傷


  夜晚的風,撫摸著岸邊 柳樹下枝葉上 迴盪著青翠笛聲。
  我繼續觀賞著紅葉,被層層秋天染上。
  染著染著,花的淚水化作滿面將水的淚痕,順著千里江波,覆蓋著殘風秋霜。
  江上,似乎排了整齊延綿不斷的茉莉色紗布,其美勝過胭脂無數,讓其自傷。


淚 沿傾 灑
水依舊長流 莫相伴
夢已晚 秋水漲



  仔細感觸,我的淚水沿著臉頰,傾灑下來。
  儘管淚水不斷流逝,月下的西江依舊長流不停,
  許多人兒,他們的夢香非常香甜,就跟秋季此刻的水上升幅度差不多。


雁字回時 愁斷人腸
淚已漫長夜之觴
山水 兩茫茫
水 把琴聲淌



  天上的雁,也差不多到了回返的時刻;而我盼望的人卻音訊全無,令我層層愁思讓肝腸寸斷。
  淚水啊!瀰漫了這秋天長夜,成為了獨樹一格的詩賦。
  相望的山和水,依舊兩邊霧迷茫。
  滴滴水聲,喧賓奪主的代替愁思欲奏的手指,把琴聲彈。

******

  情感形式,千形萬種。
  有望月思鄉,瞧河思伊人。看著月陰晴圓缺,以及單獨流去的河流,往往可以令一人心胸掀起滔天巨浪、回憶感觸充斥。
  有緣時,不妨倚傍在月光照射的江水旁,哼起初音的月西江,究竟迴盪心中的畫面,會是什麼呢?

  我的心中,反應的永遠是那位,如柳樹般嫻靜、搖曳生姿的文藝少女。

  小燁。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記>菜香小館記{1}



  通化街中,有一小巷小店面的精美餐館,叫作菜香小館。取名明瞭淺白,即使是個小館,也會是個菜香四溢的聖地。裡面有位老廚師,貌不驚人,而眉宇投足間有種和藹堅定之氣。言語對答之中,也無機巧炫目之詞,而其菜餚卻龍飛鳳舞,香氣沖天。

  人生於世而有涯,而其學海卻無涯。精益其窮身之力,安得何所?這真是好問題。常吃老師傅的料理,食所經口齒,無不留香,菜之所映,怡然得然,若山水法畫,而香味極遠包丁平居腥臭。究竟是怎麼做到的?此思愁如絲,常繞心頭眉梢,恐不解則煩惱。總算,找了機會問了師父。

  一字,"究"。研究、究級、以致於探究。而支持自己堅持揮刀霍霍下去的,除了興趣外,還能有什麼呢?世俗至俗之物,錢斯?錢固為萬物流通之基礎,但若把基礎當作終極,恐遺失迷失自我於飄邈宇宙間,不得其果。錢有很多種賺法,即使是烹調食物來經營販賣,得到豐厚的利潤,也不代表自己廚藝真有倍過於人之處,只能說閣下善於賺錢殖貨,不見得在料理方面有什麼突發性發展。譬如85度C這種小規模經營模式的中低路線餐點,即使顧客群、銷售量偏高,也不代表對料理界有何突破性貢獻;儘管不能否定其在經營方式的"究",地位的確承先啟後。

  這麼說,還是只有興趣所致之熱情,得以成就人也。成為師輩之前,必為小徒,隨其大師跟前操弄雜務,日以進新,是然大師之情怒不定同於其藝,則動心忍性真增益徒所不能,然後能學。另外,學習免不了基礎功,那種反覆操練的孤苦,若只是一求溫飽的動力去做的話,恐怕是不持久的,只有真心投入、興之所至,才能忍受這種孤苦,克服基本關卡。一邊伺候者老師的剛烈脾氣,又想要從他不一定有耐性的教學中,領悟出東西,則真要過人的情緒管理和技術基礎啊!不然,即使能順應對方脾氣,因所學粗淺,觀其動作也不得要領;反之亦然。



北斗--
左宗爆G拳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5/7,當小島在台上

5/7,當小島在台上


  前言:

  4/29,這個數字對大多數玩家都不陌生,因為這是METAL GEAR SOLID[簡稱MGS]續作的首發日期,一被稱作【和平先行者{台譯:和平先驅}】的PSP單機連線兩相宜之大作豋場時間。睽違了兩年,小島秀夫{以下簡稱:KOJIMA},再次發揮堅忍不拔的毅力和趣味十足的惡搞性,投在ACG又一枚震撼彈。

  幫日久彌衰的地下街蹲族,魔物獵人玩家,替他們再次找尋了燃燒主題。

  沒錯,這就是[METAL GEAR SOLID--PEACE WALKER]金屬合金-和平先行者{哇哈哈哈!我就要這樣翻......等等,放下你的MK22......嗚啊!},今天環繞的主題,則是KOJIMA在5/7日在台舉辦的座談簽名會。很有幸的,在友人的幫忙下,巴哈那邊取得了入場名額,所以厚臉皮的向服勤單位請了假,我便踏上征途。













  


  入場前:

  偌大的華山廣場,東二館前,巍巍豎立著宣傳招牌,印著的SNAKE大叔,斜眼睥睨著世人,氣勢好不壯觀。所架構出的拱門,即使能令蜂湧人群魚貫而入,但在蛇叔氣勢凜然之下,頓時間,來參加輕鬆座談會的人們依舊被壓迫。

  我漫步在這細雨十分,在大傘的包裹下,感覺十分愜意。一方面今日離開業務繁忙的圖書館苦力單位,另一方面,則是期待著,暌違兩年的小島大叔,大喊著:「所羅門!我回來了。」的英姿。

  雨滴越大,心情也隨之膨脹,打落在傘面上的啪茲聲,是悠閒的春意,卻又是心中的百感交集。從PSP螢幕上的MH2G到PEACE WALKER的光陰過度,小島在繁華世貿的造勢轉到軍事味十足的平民倉庫,這種虛擬和實際的同步變遷,在我心中催化著。

  催化著眼前細雨迷濛的景致,更激化著心中的情緒。















  收起了雨傘,向巴哈工作人員報了編號和確認身分後,步入後是精簡而明確的三排人行。龐大倉庫中,裝載的是一群共同喜愛MGS的玩家,不分男女,一同以PSP的介面,CQC著彼此的人生精華。一喝一哈之間,行雲流水亦或是笨拙的翻滾功夫此起彼落,仍消減不了玩家們的熱情。同時,現場COSPLAY成其中角色的玩家,更是令我心中大喊「現場格鬥!現場格鬥」叫囂起來。

  有些人主機電源耗盡,試圖在這租用空間中,尋找使用插座。少數人玩膩了,拿出了紙牌遊戲,席地而坐打了起來。火熱程度也不比虛擬戰場上的生離死別,更多的是喜怒形於表之嘻笑怒罵。無論如何,這是熱情的証明,抵抗時空消耗的策略。手錶上的時針賣力轉著,想從10:32指到6:30;即使雨滴終究轉化成雨塊,卻沖不盡心中火熱。



  屁眼兄下午請假,急忙驅車趕來,還好到的時候,尚在132之名次,飢渴已久的小島簽名,似乎唾手可得了。看他淫蕩、滿足的笑容交相著,和背後詭異光芒的閃爍,這張照片足以形容他的幸運。



  環顧四周,令我驚訝的是,即使是題材如戰爭、遊戲過程如殺戮的MGS遊戲,依舊有堅強支持的女性玩家散布在會場各處,操弄著手上的PSP、巾幗不讓鬚眉,MK22用的跟火箭筒一樣神武,正如同三代豋場的THE BOSS般,豪傑出女性,不可小覷。

  除了一兩個協同伴侶前來的女性玩家高達-200%的發現率之外,清一色幾乎都是單身、獨自前來的女性玩家。不禁令人聯想,如同MGS這種需要高專注和反覆測試的硬派潛入、戰爭遊戲,果真好其者之女,亦有高凜孤獨之風。果真「觀其所好,解其人也」。






MGS3中,即使是主角的BIG BOSS,接近90%時間,還是被其玩弄股長之間。
直到真相揭開之際,才開了主角威能,秒了亦師亦母、深愛的THE BOSS。
附帶一提:聲優--井上十七歲


















  活動開始:


  時針劃過空間的間隔,也剝開玩家們望穿秋水的動力。六點半時間一到,便驅動十足抑止力的邁步向前,走出準備室,目標是製作人小島的殿下。有什麼東西可成為阻擋人的力量?

  時間的長久、空間的遠近、生命的消長?這些東西,也許阻擋得了人之行動,但阻擋不了心中的思維。

  當製作人小島和新川完成MGS系列後,仍為人津津樂道裡面橋段乃至於思想,伴隨著CQC和隱密在各處的蛇叔,搭配著大塚明夫渾厚而靈魂充足的台詞詮釋,MGS這三個字,貫徹ACG壇與大雅座列,十一年。十一年,歲月間多少的五味雜陳,全部參雜膠著在一張CD、DVD、乃至於UMD,聚合著各地各樣玩家的熱情和感觸,齊聚一堂,這是何等龐大、強壯的力量?何種歷久不衰、頌唱人半舟人生的悲歡離合?














  全部,集中在華山會場的屏氣凝神,和台上的侃侃而談。這一瞬間,人類覺得彼此,十分親密。突然間,小島侃侃談至MGS作品中心的反核、反戰思想時,便覺得這種親密,很諷刺。諷刺則充斥著世界歷史書頁、報章雜誌每一角。人,為何要戰爭,為何要爭鬥?

  小島不直接回答這個問題,而是投入大量心力,與新ちゃん{笑}共舞於程式、遊戲中。刻化出真實又富饒趣味、虛擬卻又令人信以為真的世界觀遊戲架構,鋪陳出一章章可歌可泣的白色相簿,這空白就由玩家填滿,共同參予MGS世界的編撰和成立。直到他欲言之意,深刻的順著MGS4中,中東戰場的機槍錚錚、哭慘滅絕之戰場面相;至難民四散,國破家亡無處可依的腥風血雨。一幕幕,一字字,烙印在PS3搖桿外的玩家心中。

  即使SNAKE或THE BOSS等人的英姿,於遊戲之中不復存;但他們的精神、價值觀,感染了世上千千萬萬的玩家。藉著遊戲娛樂和廣博兼具的傳播媒介,將小島內心忐忑不安的矛盾,轉成虛擬戰場上的實際面對,傳遞給上一代、這一代、乃至於下一代的玩家。期望21世紀的現今,百番產業和科技蓬勃發展之際,喚醒人類自古到今仍無法妥善解決的大哉問。

  戰爭、鬥爭,究竟是什麼?人們為何而戰?











  記得MGS3中,THE BOSS也把如此尖銳深刻的問題,丟給徒弟SNAKE。

  傳說中的傭兵說了:

  「你為何而戰?自己嗎、想保護的人嗎?甚至美利堅合眾國政府嗎?還是CIA。勝敗乃兵家常事,戰場馬革裹屍家常便飯,守護自己?不如回家耕田比較實在。

  想保護人?自己都不見得保護的了,怎麼能以【保護人】為大志?可笑。美利堅合眾政府?時局總有一時會變化,國家政策朝令夕改也是千古不變,你所忠的政府,總有一天,政黨、首長輪替或國際情勢改變,就會有不同的決策。」

  「你能相信什麼?




  電信通訊器前,SNAKE苦思著。THE BOSS說的比唱的還好聽,一句句丟下深刻質問,樂此不疲。

  是啊,樂此不疲,上面所質問的尖銳,是她的經歷,喜怒哀樂的總和,死裡逃生的証明,無力回天的惆悵,飽受時局命令折騰的心智。即使殘酷的過往,令她看通、思通、解通了,反倒把一堆狐疑,留給了SNAKE。

  看著SNAKE躊躇未答,彼女吸了口氣,接著以間不容髮的語速,塞入心思未定的SNAKE腦中:「任務,是任務。即使時局、環境、政府再怎麼變化,此時的任務是不會改變的。至於未來,不用去想,更沒有必要去想以後會如何,我們是人類,不知何時以一死已別世間,貫徹忠,忠於『任務』,即是我們該做的。」

  掛去通訊器,往後,她早已心絕,這次的任務是【當個叛國者,且被自己徒弟殺掉,以此辭世】,而她亦心意已決,貫徹自己的忠,背負罵名,即使死後。直到死後,真實埋入名為「THE BOSS」的墳墓前,跟著SNAKE扣下板機飄落的花海,依舊,在THE BOSS跟前飛舞。花海之外,真實遙不可及,迷濛大地。










  抽獎開始:

  一瞬間,一種歡欣雷動的震撼敲入我的心房,抽出我的意識直到現今。這種騷動,從台上燃燒到台下,原來是中獎率高達3%的抽獎大會開始了。人們紛紛叫喊自己摸彩號碼,希望今晚接受精神洗禮的寵兒們,同時能受到實質之神的眷顧,抱些紀念品回家。可惜窮獎品之有限,乃人之無限。儘管賣力嘶吼著自己的號碼,依然沒有傳達到神耳朵的樣子,失去眷顧的我,只有精神之神的懷抱。

  「沒關係,你還有我。」PAZ混著水樹的萌音,喃喃細語的出現在我面前。喔,水樹,顯然這影像,既是夢幻又是泡沫,只存失望幻想之間,而不復於現實。

  俄頃,壯大的麥克風聲即刻發出鼓舞人心的宣告:「簽名會開始~」。










  一筆一紙,剎那間的會唔--簽名會結語


  右槍左刀,固蛇縱橫沙廊。
  半筆全紙,新島永垂千古。

  剎那間的會唔,為永恆二字下了最好的停留;龍飛鳳舞的字跡,為深刻一意訂了完滿之裝架。此次小島、新川的座談會,無疑是個錦上添花於<和平先驅>一大作,更是雪中送炭在遊戲發展低迷的強心針。最終,是驅動人類日常脫離苦悶,精神囿於聲殺戮辱庸俗的普世經典。

  這現場就像個儀式,大家的參予,就像在宣告著:「小島提倡的和平思維,固然在其所架構的艱苦世界,無法成立;但現實豈有如是悲壯千萬?我們這代,能所深深陶鑄和平,相依相存、共展未來,相信一片安明真實太平盛世,必定會出現在大家眼。」

  觀禮的玩家,得到了小島、新川的靈魂文字的加持,簽名入手。

  世界的輪轉,有和平催化、移轉的廣博娛樂之深植,璀璨可及。




  我一直相信,一款好遊戲絕對是集寓教於樂於一身,一個該宣揚的進化思想,是該藉由通俗的方式,傳達到每個人心中。小島成功的邁出第一步,但我相信第二步的責任,則該由全人類擔當。

  實現和平並不是比個V或是射出ロッケトーピーズ這番容易,而是需要其中組成份子--你、我的參與,散落到世界每一角。說一個詞不難,正如我寫一篇文章不難--比起實踐和平這件事情,絕對不是兩個小時即可完成。但若人把自己每天的兩小時,都付諸實現和平、共濟之道,51億人口就有102億小時,日積月累,成功二字孰遠乎?

  該從自身做起,把握自己人生每刻,參透悲歡離合,便會珍惜週遭和這世界,當大家都珍惜彼此和這世界的同時,和平自然產生。小島做的,只是將自己的體悟做成遊戲令玩家體驗,加速玩家的共識,但真正的效果,還得我們去玩遊戲和認真生活開始。

  人總是感嘆時間蹉跎,而忘卻時間仍在流逝。在此壯觀典禮下,我目視著小島和新川,這兩位遊戲界的巨人,人類永恆航程的舵手,想必即將再度起錨,往下個世界階段揚帆而去。

  下次,這群最帥的大叔,METAL GEAR SOLID,又會帶來哪個宇宙的前衛觀點呢?


  <全文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憶燁

  話說回小燁的blog,是我拿到她msn的之後,拿去google出來的產物;原本空無一物,是我提醒了她之後,她才發現那是自己過去創建的,而寫了一些文章駐留。有些文章,本來以為是針對我,譬如那篇寫單身論的,裡面不乏有"恐嚇威脅自己的單身狀態"的言語。文間有種不穩定的感覺,我當時接受到這種不穩定會爆炸的感覺,加上自己過去正好某些互動對應到她文章內容,便對號入座...

  你就知道,我看到這種文章時候,心情有多沮喪;畢竟之前跟她互動好不容易好起來。本來兩三次遇到她上線
是沒什麼話可聊,後來挈而不捨,壓抑著顫抖的打字雙手,慢慢找尋話題。才發現,談論自己喜歡的,就夠了- -

  凡舉哲學、政治、文學、心理、思想、歷史、地理,無不可談,無不可聊。








  儘管很多人說,這是"朋友"該交的標準,但在我看來,這才是男女朋友該交的標準。

  男女朋友只是多了親密、性關係以及某種群帶社會責任。那,h完之後呢?是不是無事可做?至彼此不再飢渴彼此的肉體,眷戀必須負擔社會連帶責任之浪漫的時候,就是分手。我一直難以描述,對於對象,我很挑的關係,但今天總算可以簡潔的說清楚。

  "只是肉體、責任感連結的關係,肉慾和責任盡了,就是分手之期"

  伴侶不只身體要合,心靈、腦袋更要合。不然,老天生給你一個老二。並不是要讓你去捅出愛滋,而是要你了解到天人合一的可貴。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9-9-17 15:17 , Processed in 0.055933 second(s), 19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