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我有的明天,你沒有……

[複製連結] 檢視: 896|回覆: 0

發表於 09-12-22 19:11:46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楔子

今 天 的 天 氣 很 好 , 風 和 日 暖 , 尤 其 是 在 郊 區 , 空 氣 特 別 清 新 , 沿 路 百 花 盛 放 , 生 機 勃 勃 。 在 這 晴 空 之 下 , 有 一 個 蹦 蹦 跳 跳 的 小 身 影 。 她 是 六 歲 的 何 琛 兒 , 她 雖 然 沒 有 精 緻 的 五 官 , 但 有 一 張 圓 圓 的 臉 , 和 白 裏 透 紅 臉 色 , 像 個 蘋 果 似 的 , 十 分 可 愛 。 她 穿 著 鵝 黃 色 的 碎 花 裙 子 , 踏 著 輕 盈 的 步 伐 , 往 她 每 天 必 到 的 地 方 走 去 。

    她 要 到 哪 裏 去 ? 她 要 去 看 天 使 啊 ! 琛 兒 想 起 天 使 , 不 覺 綻 開 了 燦 爛 的 笑 容 , 左 頰 露 出 了 一 個 小 酒 窩 。 她 和 媽 媽 搬 來 這 兒 不 到 一 個 月 , 在 一 星 期 前 的 某 一 天 , 她 獨 個 兒 到 附 近 的 公 園 去 玩 , 竟 給 她 看 到 了 一 個 天 使 , 一 個 懶 洋 洋 地 躺 在 樹 下 的 天 使 。 自 此 之 後 , 她 每 天 也 會 在 同 一 時 間 到 公 園 去 看 天 使 。

    所 以 她 今 天 也 來 公 園 了 。 她 來 到 的 時 候 , 天 使 已 在 樹 下 了 。 她 躡 手 躡 足 地 慢 慢 靠 近 , 深 恐 驚 擾 了 天 使 的 安 睡 。 為 什 麼 琛 兒 會 知 道 他 是 天 使 ? 因 為 他 是 琛 兒 見 過 最 美 麗 的 人 了 。 天 使 約 莫 十 三 、 四 歲 , 有 頭 柔 順 的 短 髮 , 薄 薄 的 唇 , 高 挺 的 鼻 子 , 修 長 的 手 腳 。 可 惜 的 是 距 離 太 遠 了 , 看 不 到 天 使 的 眼 睛 。
   
她 每 天 也 會 來 看 天 使 , 直 到 天 使 離 開 。 她 看 着 看 着 , 腦 袋 中 便 會 有 許 多 念 頭 或 想 法 , 她 幻 想 天 使 到 底 住 在 那 裏 , 做 些 什 麼 , 如 果 她 上 去 和 天 使 說 話 , 天 使 會 不 會 理 她 呢 … … 想 着 想 着 , 天 使 便 離 開 了 。 不 知 為 什 麼 , 她 覺 得 今 天 的 天 使 有 些 憂 鬱 , 一 臉 愀 然 不 樂 的 樣 子 , 沒 了 往 日 的 安 祥 。

    咦 ! 天 使 又 要 走 了 。 琛 兒 跑 到 天 使 剛 才 待 的 地 方 , 發 覺 草 地 上 有 一 點 亮 光 , 她 連 忙 撿 起 來 看 , 原 來 是 一 指 鑲 著 透 明 、 亮 亮 的 寶 石 的 戒 指 。 不 行 , 她 要 快 快 拿 去 還 給 天 使 , 若 她 自 己 不 見 了 這 麼 漂 亮 的 東 西 , 她 一 定 會 傷 心 很 久 的 。 嘻 ! 真 好 , 她 可 以 去 和 天 使 說 話 了 。

    琛 兒 跑 呀 , 跑 呀 ! 她 見 到 天 使 停 了 下 來 , 被 幾 個 穿 著 黑 色 西 裝 的 人 圍 著 , 旁 邊 還 停 了 兩 輛 黑 色 房 車 。 她 怕 他 們 會 乘 車 離 去 , 那 她 便 追 不 上 了 , 所 以 連 忙 加 快 腳 步 。

    她 跑 到 天 使 的 身 前 停 下 來 , 只 見 天 使 忽 地 臉 色 一 變 , 喝 道 : 「 你 是 誰 , 跑 來 做 什 麼 ? 快 走 。 」

    「 我 … … 」 琛 兒 很 害 怕 , 天 使 生 氣 了 , 她 做 錯 了 什 麼 嗎 ? 她 只 是 想 把 戒 指 還 給 他 啊 !

    其 中 一 個 黑 衣 人 開 口 說 道 : 「 快 有 人 來 了 , 把 她 也 帶 走 。 」 接 著 他 們 便 把 琛 兒 和 天 使 架 上 車 , 開 車 離 開 了 。

    琛 兒 坐 在 天 使 身 旁 , 十 分 害 怕 , 那 幾 個 黑 衣 人 兇 神 惡 煞 的 , 天 使 又 鐵 青 著 臉 色 , 不 言 不 語 。

    「 我 … … 我 要 下 車 , 我 要 回 家 啊 ! 」 琛 兒 哭 着 說 道 , 越 哭 越 兇 , 直 哭 得 山 河 變 色 。

    「 哭 什 麼 , 再 哭 殺 了 你 。 」 其 中 一 個 黑 衣 人 舉 高 手 , 狀 似 要 打 她 。 琛 兒 嚇 得 連 忙 躲 進 天 使 懷 中 , 抖 著 身 子 , 噤 聲 不 哭 了 。

    「 她 只 是 小 孩 子 吧 了 ! 」 天 使 伸 手 護 住 了 她 , 沉 聲 說 道 。 這 是 琛 兒 第 一 次 聽 到 天 使 開 口 說 話 , 他 的 聲 音 很 好 , 又 沉 又 厚 , 讓 人 感 到 安 心 。

    再 也 沒 人 開 口 說 話 , 琛 兒 仍 舊 躲 在 天 使 的 懷 中 , 手 緊 抓 着 天 使 的 衣 襬 。 天 使 則 把 手 放 在 她 小 小 的 肩 膀 上 , 使 她 沒 那 麼 害 怕 了 。

        *                     *                     *

    他 們 最 後 來 到 了 一 座 獨 立 洋 房 , 被 關 進 了 其 中 一 間 房 間 。 這 房 間 的 擺 設 和 一 搬 睡 房 的 擺 設 沒 兩 樣 , 有 一 張 雙 人 床 、 衣 櫃 、 小 圓 桌 和 椅 子 , 還 有 洗 手 間 , 不 同 的 只 是 這 房 間 沒 有 窗 戶 。

    天 使 沒 理 會 琛 兒 , 逕 自 走 向 房 中 心 的 大 床 , 躺 了 下 來 。 琛 兒 緊 跟 着 , 怯 怯 地 坐 在 床 緣 。 陌 生 的 環 境 使 她 心 情 既 擔 憂 又 害 怕 , 媽 媽 一 定 在 四 處 找 她 呢 !

    「 你 是 天 使 嗎 ? 」 寂 靜 使 她 感 到 害 怕 , 所 以 她 向 天 使 問 了 一 個 擱 在 心 裏 很 久 的 說 話 。

    天 使 嗤 笑 了 一 聲 , 閒 閒 地 說 道 : 「 不 是 。 」 他 知 道 這 小 女 孩 每 天 也 會 來 看 他 , 但 她 既 然 沒 來 煩 他 , 他 也 沒 花 什 麼 心 思 在 她 身 上 , 只 是 由 她 看 。 怎 知 道 她 竟 會 找 了 一 個 最 壞 的 時 機 來 接 近 他 , 她 也 算 倒 楣 了 , 受 這 無 妄 之 災 。

    「 不 是 嗎 ! 」 琛 兒 十 分 失 望 , 還 以 為 看 見 天 使 了 , 原 來 不 是 。 「 那 他 們 是 壞 人 嗎 , 他 們 為 什 麼 要 捉 你 來 ? 」 她 坐 在 床 緣 , 搖 晃 着 短 小 的 腳 。

    「 不 知 道 。 」 他 冷 淡 地 回 道 , 像 是 不 願 和 她 多 說 話 。

    「 我 叫 何 琛 兒 , 你 叫 什 麼 名 字 , 幾 歲 了 , 住 在 哪 兒 ? 」 琛 兒 像 是 沒 看 出 他 的 冷 漠 , 逕 自 問 道 。

    「 衛 風 行 。 有 沒 有 人 告 訴 過 你 , 你 很 多 嘴 。 」

    「 我 … … 不 說 話 我 會 害 怕 啊 ! 」 她 囁 嚅 地 說 道 , 一 臉 委 屈 相 。

    「 你 找 我 幹 什 麼 ? 」 衛 風 行 像 是 想 打 發 時 間 , 故 特 別 撥 冗 和 她 談 談 , 要 是 在 平 常 他 才 不 理 她 呢 !

    「 喔 ! 」 她 一 臉 一 言 驚 醒 夢 中 人 的 樣 子 , 連 忙 在 身 上 東 找 西 翻 。 一 會 兒 後 , 總 算 給 她 找 到 了 。 她 像 獻 寶 一 樣 , 把 戒 指 給 衛 風 行 看 。 「 我 撿 到 的 , 是 你 的 嗎 ? 」

    當 衛 風 行 看 到 戒 指 時 , 不 覺 臉 色 一 沉 , 然 後 嗤 笑 了 一 聲 , 搖 了 搖 頭 , 說 道 : 「 是 我 的 , 但 我 不 要 了 。 」 想 不 到 她 來 找 他 的 原 因 , 竟 是 因 為 這 枚 戒 指 , 這 枚 他 刻 意 丟 下 的 戒 指 。 這 是 天 意 嗎 ?

    「 不 要 ? 為 什 麼 不 要 , 它 很 漂 亮 啊 ! 」 她 不 解 地 看 著 手 中 的 戒 指 , 想 不 明 白 為 什 麼 這 麼 漂 亮 的 東 西 竟 然 也 不 要 。

    「 你 要 就 拿 去 吧 ! 」 曾 經 , 他 很 寶 貝 這 戒 指 , 但 現 在 … … 這 東 西 對 他 來 說 已 沒 有 任 何 價 值 , 掉 了 也 不 可 惜 。

    「 真 的 ? 謝 謝 你 ! 」 琛 兒 笑 得 十 分 燦 爛 , 小 心 翼 翼 地 將 戒 指 收 進 袋 子 中 , 這 可 是 他 送 的 禮 物 啊 , 她 一 定 會 好 好 保 存 的 。

    驀 然 , 她 像 發 現 新 大 陸 一 樣 , 雙 手 撐 着 床 , 瞪 大 眼 睛 看 着 衛 風 行 , 驚 叫 道 : 「 你 的 眼 珠 不 是 黑 色 的 , 是 墨 綠 色 的 啊 ! 」

    「 是 又 怎 樣 ? 」 衛 風 行 撇 開 臉 。

    「 很 漂 亮 啊 ! 就 像 寶 石 一 樣 。 」

    就 在 這 個 時 候 , 房 門 被 打 開 了 , 一 個 黑 衣 人 走 了 進 來 , 要 把 衛 風 行 帶 走 。 她 緊 抓 着 衛 風 行 的 衣 襬 , 不 讓 他 離 開 。

    「 放 開 。 」 黑 衣 人 吆 喝 道 , 伸 手 想 抓 開 她 。

    「 不 要 , 不 要 丟 下 我 , 我 會 害 怕 。 」 她 可 憐 兮 兮 地 看 着 衛 風 行 , 眼 眶 也 紅 了 , 像 要 掉 下 淚 來 。

    「 乖 , 很 快 就 可 以 回 家 了 。 」 衛 風 行 放 柔 聲 音 , 這 可 是 他 首 次 哄 人 , 對 像 還 是 他 鮮 少 接 觸 的 小 女 孩 。

    這 一 放 手 , 衛 風 行 便 沒 再 回 來 了 。
 
衝天跑最棒XD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9:26 , Processed in 3.034730 second(s), 22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