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東方小說】 東方少女飼養日記 妖夢篇

[複製連結] 檢視: 5259|回覆: 10
  • 超級版主

    斬斷阻礙我的一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Day 1

      現在的我,在走向那個變態店長所開的商店的路上。

      一方面是一如往常,被那三雙淚光閃閃的大眼睛逼得買了些莫名奇妙怪又莫名奇妙貴的東西,最近考慮把廣告跟訂購單就直接擺在某個地方給她們三個自己寫,反正我抗拒不了她們的『逼視』,而且我最近發現她們雖然不會說話,不過卻會寫字,但是只會照抄就是了,所以還是沒辦法跟她們有效溝通;另一方面是因為昨天早上發生了點事情…

    ──────────────────────────────────

      我並不習慣早起,應該說我認為睡到自然醒是人生最美好的一件事。不過偶爾我會吃錯藥…或者摔下床。

      在窗外仍然被夜幕籠罩的時候,躺在床上的我突然自己睜開了雙眼。

      這並不是第一次,一段時間總是會發生一次,所以我也沒多想。

      一陣像是某人拖著重物走過走廊的聲音穿過房門傳入我的耳中。我看了看床頭才過五點的時鐘。

      這個時間…會是誰啊…難道是小偷?

      我有點緊張的到了房門旁,偷偷的打開門向外窺視,只看到一個穿著女僕裝的小身影拖著裝了半桶水的水桶在走廊上前進著。

      「咲夜?」

      咲夜聽到我的聲音,連忙放開水桶的提把對著我鞠躬。

      「好了好了…就說別這樣了…」

      雖然說我也不認為我這麼說她就會停止。

      「怎麼了?這麼早就在打掃?都這個時間起床嗎?」

      咲夜點了點頭。

      呃…等等…我記得昨晚睡覺前還看到咲夜在打掃…那時候已經快十二點了…

      「那個…咲夜…妳該不會都沒睡吧?」

      咲夜搖搖頭。

      「那妳大概什麼時候睡覺呢?」

      咲夜拿出了一個銀懷錶,打開了錶蓋後,小小的指頭指著以漂亮的羅馬數字書寫體在錶面刻下的『Ⅱ』。

      「…」

      我靜靜的把手放在咲夜那頭漂亮的藍色頭髮與白色的狗耳朵上輕輕的摸著。咲夜似乎一開始嚇了一跳,接著就靜靜的給我撫著頭。

      「…辛苦妳了…真的…」

    ──────────────────────────────────

      可惡…那些事情至少有九成都是我該做的…我到底在幹什麼…居然把這些都丟給寵物去做…而且到今天才知道…我還是個人嗎我…

      我越想越生氣,總有股衝動想要一頭撞上那些貼著「天國近了」或者是「耶穌愛你」之類標語的電線杆。

      這就是為什麼今天我會來到店裡。

      掛在門旁的鈴鐺聲與開門聲一起響起。

      「歡迎光臨…哎呀!小路啊!」本來坐在櫃檯前的店主抬起頭來看到我,「來拿訂的東西嗎?」

      「呃…是啊…」

      「我已經準備好了。」

      店主的頭鑽到了櫃檯下。

      「好…我看看喔…靈夢的水羊羹、魔理沙的魔藥材料組簡易版還有咲夜的『輕鬆打掃』掃除用具組對吧?」

      「嗯…那個…」

      「怎麼了?有什麼地方不滿意嗎?」

      「呃!不是!」雖然店主總是有些奇怪的傳言,但是至少店裡賣的東西品質都相當不錯,「我想問問寵物的事。」

      「她們三個怎麼了嗎?還是魔理沙又給你惹麻煩了。」

      「不、不是這麼說啦…」應該說早就習慣她把房門轟掉的那種不良動作,「你這邊還有像是咲夜那樣擅長打掃的寵物嗎?」

      「啊?」店主有點詫異的看著我,「我說啊!小路。咲夜是女僕沒錯,不過不代表你就能把她當傭人啊!」

      「不是啦…」

      我將昨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給店主聽。

      「就是這樣…不過我覺得叫她不用這麼認真大概也沒用…所以想至少找個幫手給她…」

      「這樣啊…」店主突然故作流淚狀的把眼鏡拿下,擦了擦自己的眼角,「如果小咲夜知道她的主人那麼擔心她,她一定會很感動的。」

      「好、好了啦!」說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有沒有嗎?」

      「我這裡可是有求必應的喔!」

      那你怎麼不矯正自己偷年輕女性掛在陽台曬的內衣褲的壞習慣?

      店主回頭走進後面,沒多久就抱著一名身穿綠色短裙套裝,白色的短髮上戴著一個黑色的髮飾,腰間繫著一長一短的武士刀,較長的刀鞘的尾端上有一朵淡粉紅色的小花。她的身邊跟著一團像是白色棉花糖的奇怪物體。

      店主把她放到櫃檯上,只見她三指伏地對著我行大禮。

      「好…別這樣…」

      這時我就知道了,這孩子絕對絕對會比咲夜還要誇張,絕對是這樣。

      「話說…」我看向那團漂浮在那孩子身邊的白色大蝌蚪狀的東西,「那是什麼?」

      「半靈喔!」店主仍然是理所當然的說。

      「半靈?」

      「因為這孩子是半人半靈啊!」

      「喔…」

      「怎麼?感覺一點都不吃驚的樣子?」

      「嘛…因為像是靈夢會飛,魔理沙會魔法,咲夜甚至會時間暫停都活生生的發生在我面前了…我總覺得就算是有妖怪、幽靈、外星人還是尼斯湖水怪、貓王還活著之類的,我這輩子不管聽到什麼都不會被嚇到了。」

      「好像對人生有點失望呢!」

      「我是對我過去的日子如此無知而感到失望。」

    ──────────────────────────────────

      我將這孩子抱回家,她就跟我帶咲夜回家時一樣相當安靜的坐在我的胳臂上。我能體會店長為什麼會推荐她給我了。

      也許是因為穿著,又也許是因為氣質的關係,咲夜給我的第一個感覺不是盡心盡力的女僕,而比較接近住在豪華大宅中嬌生慣養的大小姐。不過本來因為是由我這個主人照顧她這個寵物,卻反而被她照顧到現在,我就覺得我一開始的感覺真的很蠢。

      不過這孩子的感覺就相當不一樣,就好像是大個幾尺寸後,會是那種自己在辛苦工作一整天,拖著疲累身軀回家時,會站在玄關迎接自己,把家中打掃的一塵不染,並燒好一桌佳餚的賢妻良母。

      我停止無可救藥的妄想暴走,如果想著她會不會對我說:「要先吃飯?洗澡?還是吃我?」之類的,我看直接把這孩子腰間的刀子拔出來捅死自己算了。

      說到這對武士刀,算是跟這孩子給我的溫柔文靜形象比較不搭的一部分,不過人有所好,我也沒理由多管。再者,這孩子是不是跟我想像的一樣還說不準呢!

      我把這孩子放到了咲夜隔壁的房間,把夾在說明書中間的綠色符卡抽出來擺在地上。

      「佈置房間的時候,我先把這些東西拿給其他人,先乖乖的不要亂跑喔!」

      她沒有答話──應該說她也不會說話,只是換成跪座的姿勢,又對我行了個大禮。

      「啊…哈哈…」

      我已經沒有精神制止她或者咲夜了。

      我離開房間,攤開說明書,一邊走向靈夢的房間。

      「名:魂魄 妖夢」

      妖夢啊…這孩子叫妖夢啊…

      「種族:半人半靈」

      嗯…這個店主有提過,不過這是什麼狀況…人是活的,靈…應該是死的吧?那這個是…?死一半嗎?那又是怎麼做到的…

      我走到了靈夢那扇用著賽錢箱堵起來的房門前,不過我已經知道開門的訣竅了,再說我投錢她也沒地方花,吃的用的都是我掏錢買給她的,不知道這個箱子是擺怎麼個心酸的。

      「靈夢!我幫你買水羊羹回來了。」

      這句話比『芝麻開門』或者是『唵嘛呢叭咪吽』之類的咒語還要有效且迅速。只見門一瞬間就敞開來,穿著巫女服,黑色長髮上綁著大紅蝴蝶結的女孩撲入我的懷裡開始對我撒嬌。

      「好…好…」我知道這只是暫時的,因為這孩子可以說是現實的縮影,而且縮的很小,「拿去吧!」

      靈夢接過了水羊羹,拉了拉我的衣角,似乎想要請我進去喝茶。

      「呃…不用了,我還有事。」

      不用多泡茶正合了靈夢的意,她跑入房內後,直接當著我的面把門甩上。

      唉…

      我抓了抓頭。

      台灣獼猴都沒有她那麼沒有禮貌。

      我繼續看向手上那本攤開的說明書。

      「別稱:幽人的庭師」

      庭師?…什麼意思?是那種在花園裡幫花澆澆水、修修樹的那個嗎?那孩子看不出來呢…

      「特殊能力:使用劍術的能力。」

      又是個描寫得很曖昧的能力,是『飛天御劍流』還是『斬艦刀.雷光斬』之類的…

      我伸手敲了敲魔理沙的房門,沒有反應。

      「魔理沙!」我扯開喉嚨叫道。

      還是沒反應,大概又是在最深處做實驗做昏頭了吧!

      我把她的魔藥組放在門口就離開,我可不想又進去那個充滿陷阱的書櫃迷宮。隔壁房的咲夜已經聽到我的叫聲而把頭探出門外看著我。

      「咲夜,來。」我蹲下身子對她喊道。

      她立刻乖乖的小步跑過來我的面前。

      「好乖,好乖。」我伸手撫著她的頭,並把袋子中剩下的掃除用具組交給了咲夜,「來,這個是妳要的。」

      咲夜接過東西,並露出快樂的笑容。

      給咲夜買東西我比較心甘情願,也不是說我比較疼她,畢竟剛剛那兩個的表現真的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也不是要求很多啊…只要偶爾給我看到確定她們兩個沒事,靈夢的門好開點,魔理沙不要再拿門窗試炮就好了…這樣的要求很過分嗎...?

      當我在感嘆自己到底是主人還是僕人的時候,咲夜拉了拉我的衣角,似乎想請我進去她的房內用餐。這是每次我把她要求的東西給她的時候的固定模式。

      「啊…不用了,」我再伸手摸摸咲夜的頭,「今天有個新朋友來,我還要去看她呢!我等等帶她來跟大家見面,要好好相處喔!」

      咲夜點點頭,懷中抱著掃除用具小步的跑回自己房內,輕柔的關上了房門。

      唉…跟某人真的是差太多了…

    ──────────────────────────────────

      把東西交給三個人,速度再快也早該超過三分鐘了,我直接開門走入妖夢的房間。

      「喔…」我不由得發出一聲驚嘆。

      跟靈夢的房間有點類似,不過房間像是被隔開了一半,用木造的隔間墊高了房間的一邊,上面是一般的和式房間,隔門是畫著水墨畫的紙門,另外三邊則是素色的壁櫥門。沒有墊高的一側有著傳統的爐灶跟木製的調理台,還擺了幾盆大盆栽。光是這樣墊高,給人的感覺就跟靈夢房間完全不同,如果有一扇壁櫥門能換成對著外頭敞開的紙門,外面如果有著兩棵櫻花樹,再搭配上小橋流水的話,說不定會非常風雅。

      本來坐在房中桌旁的妖夢注意到我走進房內,挪動了一下身子,一樣對我行了個大禮。

      「啊…嗯…」

      我繼續張望著房內,一邊踏上了和室。妖夢拿出了個墊子擺在桌子的一邊。

      「啊…謝謝…」

      我坐到墊子上,妖夢馬上端了杯冒著熱氣的茶與看起來相當精緻的茶點擺在我面前。

      好快,什麼時候。

      妖夢畢恭畢敬坐在桌子的另外一側,我叉起一塊茶點送入口中。

      嗯…真不錯。

      「很好吃喔!」

      妖夢沒有太多表情,只是身子微鞠。

      該說她文靜呢…還是冷漠…

      另外一件事情吸引了我的注意,就是在妖夢身邊飄來飄去的那塊大白棉花糖…我記得那是半靈對吧?相較於妖夢本人的冷靜模樣,半靈給人的感覺就相當悠閒,就像是天空的一朵浮雲一樣自由自在。不知道是不是半靈有自己的意識,它慢慢的飄到我的身旁。

      嗯…近看還蠻可愛的,好像觸感很好的樣子。不過靈魂應該是摸不到吧?

      我手賤的伸出指頭戳了一下那個雪白的表面。

      喔!摸的到!而且真的,有種很奇妙的觸感。

      我乾脆伸出手去抓住半靈那條長長的蝌蚪狀尾巴,只見本來安分坐著的妖夢身子突然震了一下。

      「怎、怎麼了?」我嚇了一跳。

      妖夢還是沒開口說話,只是對著我搖搖頭表示沒事,可是她的小臉卻漲紅了不少。

      …難道…

      我眼睛盯著妖夢,再次伸出指頭戳了戳半靈。

      妖夢雖然努力的故作鎮靜,可是每當我的指頭碰到半靈的時候,她的身子就會跟著抖一下。

      這是…共有感覺嗎…

      我怕我誤會的繼續確認著,結論還是妖夢跟半靈似乎有同樣的感覺。

      …總覺得…會有點想使壞一下。

      我猛然的把半靈抱到懷裡,像是抱著一個大白枕頭一樣,一邊專注在妖夢的反應。

      「呀…呀…」

      妖夢原本坐直的身子似乎再也無法撐下去,兩隻小手臂緊靠在身子上,小身子有點側彎,露出緊張害羞表情的臉像是熟透的番茄一樣紅。

      她…她出聲了…不對,我在說什麼,這孩子又不是啞巴。

      「嗚…嗚…」

      …好…好可愛…

      妖夢有點抗拒的搖搖頭。

      啊…似乎有點玩過頭了。

      我連忙放開妖夢的半靈,妖夢的表情立刻放鬆了下來,像是剛剛才快跑過而已的喘著氣。

      不過真沒想到她會露出這麼可愛的表情。

      我的肚子傳出一陣咕嚕聲。

      啊…剛剛真的應該給咲夜請我吃過飯後再過來的…

      我的注意力才一下沒在妖夢身上,一晃眼她已經從位置上消失。

      「啊?妖夢?」

      只聽到後面傳來一陣火焰的燃燒聲。

      什麼?

      我轉身過去,妖夢已經在爐灶旁開始作起飯來了。

      好快,到底什麼時候過去的?

      我拿起說明書看看。

      「被動能力:馬赫
        可以以超音速行動自如,雖然不會造成身體的負荷,但是使用過多會使身上的服裝遭到音爆破壞,請務必注意」

      原來是這樣啊…

      我的腦子裡突然浮現一幕移動後,身上衣服破的一乾二淨的妖夢。
     
      …我在想什麼啊我!!!!

      一盤熱騰騰的飯菜擺到了我的面前,比起咲夜相當漂亮甚至有些華麗的西式餐點,妖夢做的就是比較樸實簡單的和式餐點。一碗冒著煙的白飯,一條煎成金黃色的魚,一碗熱湯加上一小碟醬菜。

      我挟了口飯放入口中。

      嗯…真不錯,跟咲夜一樣有大廚的水準。啊…對了…

      「妖夢…剛剛抱歉喔!」

      妖夢面露不解的看著我。

      「剛剛那樣子玩妳的半靈…因為…怎麼說…不自覺的就…」

      妖夢搖搖頭,似乎不在意剛剛的事情。

      「不過…我覺得妳剛剛的樣子很可愛喔!」

      妖夢愣了一下,隨後露出了我沒看過的笑容。

      她沒跟我計較真的是太好了。

      我用完了餐,才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我帶妳去見其他人吧!」

      靈夢跟魔理沙可以先不提…至少先讓她跟咲夜見面吧!

    ──────────────────────────────────

      我抱著妖夢敲了敲咲夜的房門,不需要做像是投錢或者是無止盡等待的動作,不用多久咲夜就打開了房門。

      「咲夜,這位是新來的妖夢,今天開始會幫妳做家事,妳們要好好相處喔!」

      咲夜看了一下妖夢,接著抬起頭用一種似乎在說『您不滿意我的能力嗎?』的對自己失望的表情看著我。

     「不、不是!我沒懷疑過咲夜的能力啊!」我連忙說,「只是我不希望咲夜妳太辛苦而已。」 

      我空出手來摸了摸咲夜的頭。

      「所以以後早點休息吧!不要又拖到半夜才睡,好嗎?」

      咲夜點點頭,似乎理解我的意思了。

      「好乖…那麼我帶妖夢回去了,不要太辛苦喔!」

      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我總覺得我在走回妖夢房間的路上還會感覺到咲夜在盯著我的背影看。

    ──────────────────────────────────

    Day 2

      也許我是不安心吧!昨天…應該說到了今天,我撐到了凌晨一點多,確認了咲夜的房間似乎早就熄燈了,我才安心的上床睡覺。

      看來帶妖夢回來應該是個正確的選擇…應該吧…我想。

      有人說深度睡眠可以讓身體得到充分的休息,這句話我多次有切身的體會。包括今天。

      當我睜開雙眼,發現窗外天還沒亮,時鐘也只是五點過後而已。

      現在有兩個可能狀況;我睡了一整天,現在是後天的早上五點…怎麼可能啊!?就算咲夜跟妖夢都認為我想睡就給我睡,不來吵我,不然至少我一定會被魔理沙轟門的聲音叫醒的!所以我只睡了不到四個小時,我想這是最實際的結論了。

      我又聽到了走廊傳來了聲響。

      不會吧…咲夜又那麼早起來嗎?我不是要她好好休息了。

      我打開了房門,卻發現是妖夢拿著塊抹布在走廊上來回擦著。

      妖夢一看到我,立刻停下了動作,放下了抹布對我行了個大禮。

      「啊…早啊…」

      換人了啊…

      我看了看走廊,擦得閃閃發亮。

      果然是跟咲夜有得比啊…

      「那個…妖夢?」

      妖夢抬起頭來看著我。

      「妳們要維持家中乾淨我很感激…可是不要太辛苦了,我帶妳們回來不是要妳們幫忙打掃家裡的。」

      不對…我在說什麼…我帶妖夢回來就是要幫咲夜啊…可是我帶咲夜回來又不是要她幫忙打掃家裡…唔…連我自己都混亂了…剛起床腦袋不靈光…

      妖夢笑著搖搖頭,似乎是我誤會了什麼。她身手指著那雙撐在她房門口的對劍。

      「呃…修行?」

      妖夢點點頭。

      「這樣啊…」

      修行的話那就沒辦法了…不對,我又在說什麼蠢話…

      「呀!」妖夢拉了拉我的衣角。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她出聲。

      似乎是打掃結束了,要我跟她走。

      「嗯?怎麼了?」

      反正應該不會出什麼事情吧…

    ──────────────────────────────────

      我跟著妖夢回到了她的房間,她立刻端出兩份早餐來。

      啊…請我來吃早餐啊!真是個體貼的好孩子。

      在生活已經幾乎完全西洋化的現在,早餐能吃點其他風格的東西也好。

      我們兩個面對面安靜的用著餐,一大早能這麼悠閒的在家裡吃早餐的感覺真不錯。

      不過我注意到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妖夢吃飯的速度相當的快,我才吃了大概一半,妖夢的飯碗裡面已經連顆飯都看不到了。連吃飯都超音速會不會消化不良…

      妖夢在我還在用餐的時候,匆匆忙忙的走下了和室。

      這孩子還真是忙碌啊。

      只見她對著房內的大盆栽拔出腰間的長刀,維持著出手的姿勢不動。

      她…難道...?

      「呀!」

      妖夢大叫一聲,瞬間消失了身影,接著是一陣刀劍刷過枝葉的聲音,妖夢回到了原地緩緩收刀,那棵本來枝葉參差不齊的盆栽變成了漂亮的燈泡狀。

      我看傻了,就連筷子上本來要送入口中的飯都掉到了褟褟米上。

      這...也是練刀的一部分嗎?

      我放下了碗筷開始拍手,我真的了解什麼是『使用劍術的能力了』。

      妖夢靜靜的對著正在拍手的我鞠躬,接著轉身走向爐灶開始燒起了開水準備泡茶。

      我根本不需要花錢去買什麼雜技團的入場卷,因為現在我家就已經臥虎藏龍了。

    ──────────────────────────────────

      「謝謝了。」

      跟妖夢謝過早餐後,我準備到電視前面正式開始這一天…好嘛…我知道這樣的生活不好…

      「呀!」

      我在走廊上巧遇了似乎才剛起床的咲夜。

      「咲夜啊!早安啊!」

      雖然是強迫的,不過她多休息一點之後看起來感覺好很多,不然再這樣過度操勞下去,就算她沒倒下,我也可能會被動物保護協會…或者是勞工局之類的找上門吧!

      咲夜先對我鞠躬,然後用有點困惑的表情看著光鮮亮麗的走廊地板。平常她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擦亮走廊。

      「啊…走廊的話,妖夢擦過了喔!」

      「呀…」

      咲夜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接著卻又點失落的低下了頭。

      「怎、怎麼了嗎?」

      這種微妙的反應讓我不知道咲夜在想什麼。

      但是咲夜卻只是搖了搖頭,然後走到我腳邊拉著我的衣角,另一手指著自己的房門。

      這個時間跟狀況,咲夜想跟我說的,我能想到的就只有一種可能。不過...

      「早餐妖夢已經幫我做過了,謝謝你喔!」

      我彎下身子摸了摸咲夜的頭,但是咲夜卻露出了有點呆滯的神情,那對可愛的狗耳朵跟尾巴也沒有精神的垂了下來。

      「有…有什麼不對嗎?」

      我剛剛太大力了嗎?

      咲夜只是又連忙低下了腦袋晃了晃頭,接著對著我又一個鞠躬後,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咲、咲夜?」

      這…到底是...?

    ──────────────────────────────────

      早上咲夜的樣子實在很讓我在意,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很想當面跟她問清楚到底是怎麼了。

      不過這有點困難。

      首先,那孩子根本不會說話;其次,她又非常的不坦率,舉個例子來說,如果她想要給我摸個頭,她不會像靈夢看到點心就以猛虎撲兔之姿一樣乾脆的來找我,她會先在我身邊轉來轉去,不管她到底有沒有在忙。如果我有注意到還好,沒有注意到她,就會走到我注意到她為止,目前最長的紀錄好像是二個小時,那時候我專注在益智遊戲上。就算我親自開口要她過來,她還是會扭扭捏捏好一陣子才肯乖乖的來到我這。

      該怎麼辦呢...?也不能就這樣放著不管吧...

      我站在咲夜的房門口猶豫著。

      「呀啊!」

      一個小嗓音傳入我的耳中,我轉頭看向一邊。

      「啊!妖夢啊!」

      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我身邊的妖夢抬頭看著我。

      「呀!呀啊!」

      妖夢伸著手指著他自己房間的方向,似乎想表達什麼。

      「嗯?怎麼了?」

      妖夢沒有說話,應該說就算她說了我也聽不懂。她轉身跑到自己的房間面前對著我招招手,示意要我過去。

      該怎麼辦呢...?

      我轉頭看向咲夜的房門。

      好吧...反正我覺得我可能也問不出個所以然,希望她沒事就好。等等再回來吧!

      我走向了妖夢的房間。

    ──────────────────────────────────

      我走進妖夢的房裡,看見她的小身子鑽在壁櫥裡面翻找著。

      「那個...要不要我幫忙?」

      只見她從壁櫥裡拔出一把竹刀,不過那把竹刀不像是她用的,因為那是正常尺寸,我說的正常是指對一般人,妖夢如果用那把感覺就像是斬馬刀吧!

      接著他又從壁櫥裡拔出一把短很多的竹刀,那把看起來就比較像她自己在用的。

      不過她要練劍拿腰間的刀子不就好了?為什麼還要拿竹刀...還有那把大把的到底是...?

      妖夢拖著大竹刀跑到我的腳邊,在我面前雙手捧高。

      「啊...?」

      我有點糊裡糊塗的接下了竹刀。

      等等...這到底是...?

      只見妖夢拿起小竹刀,對著我擺起了架式。

      不、不是吧?她...她難道想跟我對練?

      「等等等等!我沒練過劍啊!」我連忙的說。

      雖然是有給人家教過揮刀,不過我還是菜鳥中的菜鳥。怎麼跟妖夢這種專業的打啊?

      但是妖夢似乎沒把我的話聽進去,她身子略為壓低,下一秒就出現在還手足無措的我的面前。

      「呀啊!」

      我還來不及發出驚呼,只見妖夢手中的小竹刀往我的視線逼近,接著...我的世界就變成了黑暗...

    ──────────────────────────────────

      「唔...」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當我恢復了意識後,還有點搖晃的視線看見了妖夢房間的天花板,腦後枕著某個柔軟的東西,額頭上的劇痛接著震撼我的頭。

      「啊!...到底...怎麼了...?」

      我的上方出現了妖夢受到驚嚇的表情,眼角還掛著幾滴淚水。

      「妖...妖夢...?」

      我...現在該不會...躺在妖夢的大腿上吧?...唔...不行...沒辦法思考...

      「呀啊...呀啊...」妖夢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叫著。

      「沒事...」我伸出手摸了摸妖夢的臉頰,妖夢的手抓住了我的手,「唔...不好意思...我沒辦法當妳對手啊...被敲一下就昏死了...我這主人真沒用...」

      「呀啊!呀!啊啊!!」

      腦袋清楚的時候我都聽不懂了,這種時候更是聽不懂妖夢在說什麼。我只看到她那張給我冷靜印象的臉龐因為驚嚇跟害怕揪成了一團,大顆大顆的淚水從眼角滑落。

      「好乖...好乖...」

      妖夢的房門敞開來,我轉頭看了過去,咲夜探頭看了進來。

      「咲夜啊?...吵到妳了嗎?」

      只見咲夜露出跟今早一樣的呆滯神情看著我們兩個,接著就連忙關上門。

      「咲...咲夜...?」

      不行...身體跟腦子都使不上力...敲這一下還真是可怕啊...我想我再休息一下吧...

    ──────────────────────────────────

    Day 3

      昨天在妖夢的房裡,大概又多躺了一個半小時才讓我比較清醒點,儘管到現在我還是會有點暈暈的。上一次這種感覺是小學打壘球的時候,被外野回傳球直擊天靈蓋的時候的事情了吧!

      不過我在意的事情又多了一件了。

      昨天那件事情之後,咲夜似乎就有意無意的避著我,平常她在家中四處打掃,一天撞見她七八次一點都不誇張,而且每到用餐時間都會很貼心的邀請我去她房間吃飯。

      但是昨天下午開始,只要我跟她一照上面,她就會立刻躲到我看不見的地方,最後演變成我大叫的咲夜的名字的你追我跑追逐戰。不過不管我怎麼努力我都追不上她,我懷疑她用時間暫停作弊...雖然本來就沒有規則...

      結果因為這件事情,我今天又睡贏了偉大的太陽。

      我現在站在咲夜的房門前,猶豫著該不該敲門進去。

      我知道她在房內,我也知道如果我開口要進去,她是不會拒絕我的。但是還沒搞清楚狀況的我,進去了又能做什麼...

      我回想著這兩天的事情,咲夜那個令我印象深刻的表情在次浮現在我腦海裡,突然間,像是有人為我的腦袋接上了新的線路。

      什麼嘛...原來是這樣...

      我舉起手來敲了敲門。

      「咲夜,妳在吧?我可以進去嗎?」

      平常的話會有咲夜回應聲,不用多等門就會為我敞開,只比搶點心的靈夢還要慢一點。可是這次卻是安靜了半响,最後門才慢慢的敞開。咲夜半張臉藏在門後,似乎還是很擔心面對我。

      「...我想喝杯茶,可以麻煩妳嗎?」

      咲夜像是被喇叭嚇到的小狗抖了一下,就像是我剛剛是拿著擴音器用著全音量對著她喊著剛剛那句話。接著她的身子終於離開了門後,對著我鞠了個躬,走向流理台去泡茶。

      我自己走向咲夜房中間那組銀色餐桌椅,環顧著房內。平時應該是一塵不染的,現在卻有些小地方堆了點灰塵。對一般人來說已經夠好了,但是對咲夜來說就像是整間房間完全沒掃一樣。

      咲夜擺了一杯紅茶到了我面前,跟之前看到的有一樣漂亮的色澤跟香味。但是我並不是來喝茶的。

      「...咲夜。」

      咲夜似乎又被我嚇到,就好像我進來房內就是來罵她的。

      但是我只是對她伸出雙手來。

      「來,過來。」

      咲夜呆看著我一會兒,放下了手上端茶的銀盤,才緩步走向我。

      我把咲夜抱起放到了我的大腿上,一手輕撫著她那條沒什麼精神的尾巴,另一手按在那對狗耳朵上。

      「...對不起...」

      咲夜面帶吃驚的抬頭看著我,她會有這種反應也是理所當然的。

      「妳是不是覺得,我帶妖夢回來是為了取代妳呢?」

      咲夜再次低下了頭,過了許久才點了點頭。

      她終於願意表達自己的感受了...

      「笨蛋...沒有人可以取代別人的...」

      她再次抬頭看著我。

      「我帶妳們回來,妳們就不只是寵物了。妳們是我的朋友,我的家人。怎麼能拿其他人,來取代自己的親友呢?」

      「呀啊!呀啊...」

      咲夜似乎想說些什麼。

      「那妳覺得自己會被取代,沒有多照顧妳,我覺得很抱歉。但是妖夢畢竟也才來我們家裡,我只是希望她能快點跟我們熟悉,總不會有人希望自己要住在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吧?」

      咲夜點了點頭。

      「她是來幫妳的,我帶她回來,真的只是希望妳不要為了家事太累了。而且那些事情,其實本來就該我做了。我怎麼可能不感謝妳,反而還去找人來取代妳呢?」

      我摸著咲夜那對柔軟的狗耳朵。

      「所以不要想太多了,好不好?」

      「呀啊!!」

      只見咲夜突然伸手圈住了我的脖子,貼在我的胸口不知是在哭還是在笑。

      ...至少...應該沒事了吧...

      「好乖...好乖...」

      也有好幾天...沒有這樣給她撒嬌了...

    ──────────────────────────────────

    Day 4

      啊...妖夢已經開始熟悉家裡了,咲夜的誤會也解開了。這總算是可以給我好好睡一覺了吧!

      但是在睡夢中的我,卻感覺到兩雙小手在推著我的身體。

      「呀啊!啊!」

      「咿!呀!」

      兩個小嗓音努力的放大著音量,似乎是想把我叫醒。

      「怎...怎麼了嗎?」

      我睡意朦朧的睜開雙眼,看了看床的兩側。

      我先看到了咲夜對著我鞠躬,她旁邊有著台放著烤土司、煎蛋還有牛奶的推車;另外一邊則是換上了劍道服的妖夢,兩手各抓著大小竹刀晃著。

      「呀呀啊!」

      「啊!啊!」

      ...

      拜託妳們饒過我讓我睡吧!!!!


    後記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7   檢視全部評分
    loacloacloac  (*>∀<*)好想要啊.......  發表於 12-7-1 11:20 聲望 + 1 枚
    夢之羽    發表於 10-8-21 18:00 聲望 + 1 枚
    vky    發表於 10-3-14 23:34 聲望 + 2 枚
    zhailingzy  又有新的了……感谢作者辛勤笔耕…… ...  發表於 09-12-8 23:08 聲望 + 1 枚
    EAsation  同blue*******大大一樣(被砍)  發表於 09-12-3 07:59 聲望 + 1 枚
    qewadszcx    發表於 09-11-9 17:09 聲望 + 2 枚
    heaton  你已經是人生的大贏家吧~  發表於 09-11-7 13:52 聲望 + 3 枚
    orckingdom    發表於 09-11-7 00:32 聲望 + 2 枚
    JACKLIN    發表於 09-11-6 18:23 聲望 + 4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咲夜vs妖夢啊....
    時停vs超高速?
    又不是歐巴面~(喂喂喂)
     
    悶死人的暑假...
    又有幾個人能想像....
    在家(安親班)裡面玩電腦連玩個FLASH遊戲都會LAG的狀況嘛?
    你們就想想...除了在住處除了食衣住行之外其他什麼都不行的感覺是多悲劇就好...
    更慘的是...連洗個澡都要來回1小時車程...
    這是什麼鳥生活...?
    乾脆回石器時代還好一點(?)
    嫌自己生活太糟糕的...
    自己體驗3天我的生活
    你就知道你自己活的多快樂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bluesky8228  我也好想摸半靈喔~  發表於 09-11-7 18:21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 超級版主

    斬斷阻礙我的一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原文由 JACKLIN 於 09-11-6 18:23 發表
    咲夜vs妖夢啊....
    時停vs超高速?
    又不是歐巴面~(喂喂喂)


    比歐巴面可愛多了(絕對沒有誤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妖夢跟咲夜都好可愛阿XD
    至於另外2位.......((論羊羹誘捕靈夢的可能性XD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對了....
    上次忘記跟大大提醒其他的事了~
    以下寵物須注意事項:
    奇魯諾=適合夏天(免費冷氣)冬天就.....還有他會玩青蛙~
    芙蘭=你房間裝甲一定要夠阿=.=不然就和雷咪咲夜養在一起~
    香草=借書記得還,還有別相信他跟你說的內容,很多是錯誤的~
    露米亞=記得準備支手電筒吧!
    因為時間關係,先跟大大說明紅魔鄉的部分~
    其他以後會補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現在有兩個可能狀況;我睡了一整天,現在是後天的早上五點…怎麼可能啊!?就算咲夜跟妖夢都認為我想睡就給我睡,不來吵我,不然至少我一定會被魔理沙轟門的聲音叫醒的!所以我只睡了不到四個小時,我想這是最實際的結論了。

    那如果魔里沙因為缺乏材料
    沒辦法研究
    而沒辦法轟門呢
    你是不是睡了一天阿=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可以去店主那邊跟小路大搶別的寵物嗎?XDD
    放心,我選的是很冷門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敲這一下還真是可怕啊

    這一下應該是"現世斬"吧

    威力可怕阿...........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那個...大大....

    請問一下  "吃我"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是..........喔~~~~~~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大大...

    希望下一篇是射命丸的...

    一方面為了我姊姊,一方面射命丸比較好寫吧...我想

    不過如果大大已經有在寫別人.....那...我就等下下一次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1-1-21 22:22 , Processed in 0.065951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