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奇幻】惡魔狂想曲(暫定)

[複製連結] 檢視: 1276|回覆: 2

發表於 09-10-26 21:10:48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首先,小弟先幫未來道了聲歉,因為小弟文筆實在不好,又只有三分鐘熱度,可能會常常拖稿,怕傷了各位的眼睛,實在慚愧啊,不過,這其實並不算是小弟第一次寫文章,但先前的文章小弟寫完後通常都會覺得太傷眼而刪掉,所以,嚴格上來說,這可以說是第一次發文吧?另外,先說,這篇小說,雖然一開始會有點朝恐怖小說發展,但小弟會盡量轉回到奇幻小說的...獻醜了。

-------------------------------------------------------------------------------------------------------------------------------------

序之章"惡魔曲

在一座容納了數百人的表演廳內,此時卻顯得安靜異常,所有人都在等在著表演者的入場。

輕輕的腳步聲,傳到眾觀眾的耳裡,觀眾們莫不期待著這位音樂大師的演出。

表演者身穿黑色燕尾服,輕輕的入了場,全場登時爆發出熱烈的掌聲歡迎。

他伸出了一根潔白修長的手指,輕輕的點在嶄新的鋼琴鍵上,同時,身體慢慢的坐下。

表演者深吸了一口氣,觀眾們均閉上眼,準備享受優美的音樂。

但表演廳,過了許久依然安靜無比,觀眾們不禁疑惑的張開眼。

只見表演者突然臉色發青,渾身顫抖,手臂壓在鋼琴鍵上撐著身體,鋼琴爆出一陣刺耳的聲音。

保全人員見狀,立刻緊張的過去想扶住表演者,但卻都被表演者一把推開。

表演者突然像是渾身骨頭被抽光了似的,跌坐到地板,頭髮遮住了他的臉色,但他整個人卻突然安靜了下來。

一股詭異的氣氛,瀰漫在整個音樂廳,觀眾們有些驚訝的看著表演者。

「哈哈哈哈哈哈!」恐怖的笑聲,自表演者喉嚨傳了出來,但詭異的是表演者嘴唇完全沒張開,那笑聲時而尖銳刺耳,時而低沉又陰森。

「死吧!死吧!通通都去死吧!!!」表演者猛然站立了起來,同時狂吼著,慘白的手指飛快的在鋼琴上飛舞著,鋼琴隨著他手指,爆出一陣陣低音的咆嘯,彷彿地獄的魔鬼正在怒吼一般,掉燈砸落到觀眾席上,眨眼間便死了三四個人,但周圍的觀眾卻彷彿沒看見一般呆立著。

「這是世界!該死!都該毀滅!」表演者仰天咆哮,身上的青筋不斷的在扭動,臉色發紫,手指更加狂亂的彈奏鋼琴,鋼琴發出陣陣低音、彷彿帶有魔力的聲音,傳入觀眾耳裡,觀眾突然臉色漲紅,彷彿感染到表演者狂亂的情緒般,拿起身旁的物品就往旁邊的觀眾砸,同時,動用自己身上一切能攻擊的東西,往身旁的人攻擊,瑞士刀、滅火器、手機甚至武器被奪時,瘋狂的用牙齒咬向對方脖子,而對方不甘示弱的拿起小刀就往別人臉上捅,被打斷了腿的人,甚至勾住別人的腳,趁別人倒下時,狠狠咬向對方脖子,殺謬不斷進行著,而幾乎所有觀眾都殺紅了眼,彷彿水火不融的大仇人一般。

似乎人類邪惡的一面,全都被這音樂所激發了一般。

表演者依舊在瘋狂的彈奏,大地在震動,血色殺謬,似乎讓表演者更加瘋狂,四濺的鮮血,染紅了琴鍵,染紅了表演者的臉。

表演者帶著喪心病狂的表情,舔了舔嘴角的鮮血,露出了很享受的表情。

但表演者似乎不知道,並沒有所有的觀眾都陷入瘋狂,還有少數的觀眾還保持清醒,並驚慌的想要離開這地獄。

但是當那些清醒者到達大門口時,才發現大門不知何時早已鎖上,清醒者又驚又怒的狂敲門,希望外面有人能聽到他們的求救,但外面卻是一片安靜。

那些依然在殺繆的觀眾,卻是發現了這些格格不入的人,提著武器,眼神凶煞的,一步步的逼向這些人。

這些清醒者,驚慌的後退,奈何後面是死路,前面卻是一群殺人魔,讓他們嚇到快昏了過去。

那刺耳的音樂,雖然不能影響到他們的心志,卻能干擾到他們的情緒,讓他們感到強烈的恐懼感。

但他們之中,卻有一個始終冷靜無比的觀眾,他冷眼望著這群殺人魔,計算著突圍的機會……

--------------------------------------------------------------------------------------------
公告區:

感謝你的回覆,讓我有動力!希望第一章能讓你滿意!(好累

在此,小弟請求更多更多的回覆啊啊啊!!不然我會沒動力....然後拖稿就會拖得更嚴重,嘿嘿嘿

對了,我還沒想到我的筆名呢...就叫做:"魔神笑"好了,蠻帥的吼,帥就要鼓掌啊!

[ 本文章最後由 allen3375 於 09-10-30 12:45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3   檢視全部評分
襪仔    發表於 09-11-21 20:49 聲望 + 2 枚
azcoaz  惡魔的咒曲.有趣的開始.  發表於 09-10-27 18:16 聲望 + 1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二章"惡魔笑

項武是個默默無名的作曲家,就算再怎麼努力的作曲,奈何天資不好,所以才一直默默無名,但,他還有另一種不為人知的工作,那就是--驅魔師。

相較於他作曲家的天資,他當驅魔師的天資卻是好的不得了,甚至在驅魔界被譽為是萬中無一的天才,但他卻相當厭惡這份工作,儘管許多人一直在苦口婆心的勸他放棄作曲,專心投入驅魔的工作,但他卻都不動於衷,他父親也常常在勸他,但就算面對他父親的勸告,他依舊不理會,他父親一怒之下把他趕出了家門,但他並不後悔,這是他選擇的路。

然後,儘管他終於可以自由的追隨理想前進,但卻一直不被看好,他只能靠著每個月微薄的薪水勉強過活,他耐心的等待著機會,等待著可以一鳴驚人的機會。

然後,他來到了這個表演廳,想來尋找靈感,沒想到卻碰到了他一直在躲避的東西--惡靈。

當那表演者臉色發青渾身顫抖時,他立刻就明白發生什麼事了,『惡靈侵體』!項武驚呼,看表演者痛苦的神色,項武初步判定,這是相當高等的惡靈,但當那表演者瘋狂的大笑時,項武感到一陣惡寒,難道,這是……最高等的惡靈,『惡魔』!?

惡魔,最古早的存在,在世界剛開始運轉時,就已存在,已無上大法力控制著人類的發展,但後來,卻突然消失,成為傳說的頂級惡靈,卻在此時出現!?且,祂的能力,只怕比傳說更加強大!

項武根本不敢在這時曝露自己是驅魔師的身分,一但被惡魔發現自己是驅魔師的話,只怕不僅僅只有自己一定會死,這裡所有人也會跟著陪葬,驅魔師和惡靈之間的仇恨,已經早就不止一世紀了,延續了數個世紀之久。

無可匹敵!這是項武的感受。

惡魔瘋狂的彈奏鋼琴,項武大驚,陣陣恐怖的能量藉由鋼琴傳來,彷彿是另一個世界的怪物在怒吼,儘管是天才,依舊來不及做出反應,瞬間被那力量穿透,但好險,那力量本身不帶有物理的攻擊性,僅僅是精神方面。

項武頭痛欲裂,頓時半跪了下來,雙手按頭,眼球隱隱出現了幾絲血絲。

和項武擁有同樣的情況的人,並不多,大部分的人早已雙目血紅,最原始的殺謬慾望被惡魔喚醒了。

當項武終於能勉強站起來時,所看到的景象,便是一片血紅,彷彿修羅地獄一般,然後,他趕緊跑向門口,希望打開門,逃離這個地方,但是卻已有人搶先一步到達門口,當他們看到大門早已鎖上時,最後的希望破滅,有清醒者甚至快要當場崩潰,在這裡崩潰的下場,無疑是可怕的。

項武拍了拍白衣服的人的肩膀,一股清涼之氣從手掌傳出,到達對方的大腦,讓那個人清醒了一下,對方立刻明白這時崩潰是相當不明智的,他強打起精神,勉強的給了項武一個虛弱的微笑,代表感謝。

項武點了點頭,同時,那群殺人魔發現了他們,一步步的逼近,那個白衣服的人嚇的臉色發白,項武卻依然冷靜,在那個人手裡寫著:冷靜,那個人看到項武的臉色,心神稍安,靜靜的跟在項武身旁。

項武計算著時機,突然,蹲下,拿起了一張椅子,往殺人魔們丟,同時大喊:「跑!」

項武衝到那名被椅子砸到的殺人魔旁,一拳往對方肚子砸了下去,從小,項武便受到相當嚴格的驅魔師訓練,而體能,也是訓練的一環,項武在18歲時,全身就早已佈滿肌肉,更何況是現在!連拳王都不一定的打的贏項武了,何況是名普通的人?

這一拳,直接把對方的打倒在地,同時,殺人魔的包圍出現了一些漏洞,清醒者頓時往外逃跑,除了那個白衣服的人緊緊的跟著項武突圍,也有不少人跟隨,身邊不時傳來一些清醒者的慘叫,項武一路飛奔,看到門就進,暫時躲進了倉庫裡。

那些跟著項武的人,已經只剩下12人,且無一不是渾身緊繃,緊張兮兮的左右張望,害怕那些殺人魔追來。

但那些人殺人魔似乎還沒來到這裡,只是外面不時傳來慘叫聲。

說也奇怪,這些觀眾也才這麼一點,為什麼殺了這麼久,慘叫聲都沒停止過呢?

一滴冷汗自項武額頭滴下,難道……是那傳說的大法術……『復活術』!?那個能夠復活死人,並讓死人像是殭屍聽從惡魔命令的法術!?

項武把倉庫的鐵門關上,同時推了一大堆雜物擋在門口,才鬆了一口氣。

「你叫什麼名子?」項武問白衣的人。

「雁葉,剛剛真謝謝你啊。」雁葉感激的說。

其他人也用同樣的眼神望著項武。

「沒什麼。」項武漫不經心的回答,同時腦裡飛快的思考逃走的機率,可是他在怎麼算,機率一直都是低於1!

『達、達、達……』一陣腳步聲打斷了項武的思考。

被發現了嗎!?

腳步聲慢慢的靠近門口,然後突然停止了。

一股恐怖的安靜瀰漫著,所有人緊張的屏息,一顆心吊到了嗓子眼。

『喀喀喀。』敲門的聲音,同時傳來了講話的聲音。

「裡面有人嗎?是我!快點開門!」

其他人鬆了一口氣,雁葉準備去開門。

「等等!」項武制止他們。「先別開,安靜!」

外面那個人似乎慌了:「快點開門!他們就要來了!」

其他人看著項武,雁葉有些生氣,就要過去開門。

「別開!」項武喝道。「外面有可能是那些殺人狂!現在開門,我們所有人都會在葬身在此地!」

外面的人大叫:「快開門!」

項武再度大喝:「別開!誰敢開門就別怪我不客氣!」同時擋在門前。

雁葉有些遲疑,但還是道:「如果那些殺人魔來,他不就會死在外面!?讓他進來吧!」

其他人也同樣不理解項武。

項武吼道:「如果外面就是殺人魔該怎麼辦!?你會害死我們全部人!?」

雁葉同樣大吼:「難道就樣見死不救,讓他死在外面!?」

那些倖存者,也同樣憤怒,他們架住項武,讓雁葉去開門,項武拼命掙扎,但也抵不過11人的力氣。

「不!」項武吼。

門開了,站在門前的是一位中年大漢,他手裡拿著一柄巨斧,正笑瞇瞇的望著雁葉,雁葉大驚的後退,中年大漢突然變臉,面色猙獰的揮動巨斧。

雁葉閉上眼,看著項武焦急跑來,來不及了……雁葉心中嘆息。

就在那千分之ㄧ秒,項武雙手擺出了一個奇怪的手勢,並低吼:「音瞬第一式!解!」

項武突然身形一閃,身體散發著白光,巨斧依舊揮下,在雁葉眼中,只是黑影一晃,就來到了他面前,同時,巨斧劈在那黑影上,鮮血四濺,黑影卻沒停下,一拳砸在大漢身上,大漢瞬間往後倒飛,狠狠的撞上了牆壁。

黑影漸漸清晰,正是項武,雁葉望著發著白光的項武,突然有些想哭,項武胸膛上,有一道血淋淋,深可見骨的傷口,正在滴著血,巨烈的疼痛感,使項武幾乎忍不住要倒下,但他卻撐著,敵人還沒死。

在此時,惡魔突然停止了彈奏,望著倉庫的方向,露出了一個冷笑,鮮紅的眼睛露出了殘酷的光芒。

[ 本文章最後由 allen3375 於 09-11-1 01:18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章"大陰之地

雖然項武依然站立著,但很明顯的,他已經快站不動了,雙腳一直在顫抖,他從身上衣服撕下一塊,充當臨時的繃帶,儘管眼前的局面已經糟透了,但他知道還有更危險的東西還沒來,他已經曝露身份了,就是為了一個連朋友都算不上的陌生人?他從來都不知道自己這麼有義氣。

「項武……你沒事吧?」雁葉緊張的問了一個廢話問題。

「……沒事。」項武有些哭笑不得。

此時,那名大漢緩緩的站了起來,巨斧撞到牆壁,發出刺耳的金屬聲,不過,這次,大漢身上的肌肉卻突然爆漲,無數條的青筋在他身上扭動,雙目卻更加血紅,更加嗜血。

越戰越瘋狂。

「咯咯咯……你們,惹火我了……」大漢怒吼,彷彿一頭受傷的野獸,更加狂野。

項武渾身緊繃,他知道,在不走就完蛋了,那名惡魔正一步步的朝這裡前進,只要他來了,那一切就完了。

項武開始唸起了不知名的咒語,嘴唇無聲的快速扭動,手擺出各種奇怪的姿勢。

大漢再笨也知道項武要出絕招了,立刻怒吼著往前衝。

其他倖存者則是幫忙項武掩護。

『碰!』一名倖存者被大漢一腳踢飛,同時大漢身體轉了一圈,用巨斧把一個朝他飛來的椅子斬成兩半,當大漢焦急的望向項武,項武正好唸完最後一個字詞。

「火焰砲!」同時,項武雙手往前一推,一顆巨大的火球出現在他身前,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這顆燦爛的火球飛向大漢,大漢大驚,逃也逃不掉了,只好舉起巨斧,狠狠的往火球中心一劈。

『轟!』火球竟然被大漢劈成兩半,但即使這樣,兩個半顆火球的驚人熱浪,依舊把大漢變成了灰燼,火球所到之處,萬物都變成了灰燼,當餘煙散開後,眾人才知道這枚火球的巨大威力,這枚火球居然一路貫穿,開出了一條直接通道表演廳的大道,殺到了表演廳才爆炸,一群人被爆炸轟飛

「咯咯咯。」一聲詭異的笑聲傳來,伴隨著笑聲的,還有輕輕的腳步聲。

一顆頭,從表演廳牆壁的大洞探了出來,正露出一個奇異的笑容望著他們。

正是那名惡魔。

所有人目光突然變的有些呆滯,彷彿失了魂一樣。

「快跑!」項武大喝,所有人都清醒過來,快速的跟著項武跑。

但不管他們跑多快,製造多大的聲音,那輕輕的腳步聲和詭異的笑聲卻彷彿一直在他們耳邊清楚的響起一般。

他們不分東西南北的跑著,突然跑到了ㄧ個陰暗潮濕的地方,前方僅有一絲光線引導著眾人,儘管項武明知這是陷阱,但他們卻不得不跳。

詭異的笑聲和腳步聲軋然而止,現場陷入了安靜,僅僅聽的到眾人激烈的心跳聲。

這時,眾人才看清光源,原來是一個緊急照明燈,當眾人把視線移開時,項武卻突然淡淡說:「底下有字。」其實項武早就明白這裡是哪邊了。

眾人趕緊望向照明燈,只看到底下有著用紅色液體所寫出幾個顫抖的大字。

『後台』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顫,那字裡似乎也擁有能量,項武輕輕的撫摸,同時閉上眼,感受著這奇異的能量。

一幅幅畫面在眼前浮現,但是每幅畫面都只有短短幾秒且很模糊,只有一則比較清晰。

一名掛著邪笑的少年,悠哉的走向照明燈,毫不猶豫的咬破食指,紅色的鮮血流了出來,但他並不在意,用修長的手指在燈上寫上兩個大字後,整個空間彷彿暗了一下,詭異的氣氛瀰漫開來。

項武暗呼,『大陰之地』!居然就這樣被創造出來了!?現有的大陰之地,其歷史都是已經過了幾千年的大自然孕育,才造的出來,而這個呢?居然只花了幾秒!恐怖的能力!

少年滿意的舔了舔手指,傷口自動復原,然後轉身離開。

離開前,少年有意無意的抬頭看了看項武的視角,嘴角抬的更高了,眼裡的笑意更濃了。

項武驚出了一身冷汗,隨即被強迫退出了幻境。

看起來過了很長的時間,實際上,不過才過了一兩秒。

僅僅這一兩秒,項武就已經渾身發軟的虛脫了,旁人趕緊扶住他。

「大陰之地……」項武呢喃,然後就昏了過去。

------------------俺是分隔線--------------------------
各位觀眾,抱歉嘿,這章有點少,因為我懶得寫了,誰叫你們都沒人回我!

[ 本文章最後由 allen3375 於 09-11-1 02:46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6:25 , Processed in 3.083483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