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冰心琉璃

【長篇小說】 【驚悚】Zombie- 在絕望世界的愛情

[複製連結] 檢視: 2670|回覆: 12

  第二章 邂逅的八月
   第四幕 平行線的銜接點
  
  
  只有自己知道的世界,只有我站在那個地方。
  不知不覺當中,我聽到了腳步聲,回頭一看,發現找我的人就站在那邊。
  
  我跟他說,我看到了很棒的世界,很希望他也能看一下。
  然後,他只跟我說了一句話。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知道了一件事情。
  
  原來這個人跟那些人都一樣,他沒辦法跟我、跟這個世界融為一體。
  
  最後,我作了決定。
  這個不只是個決定,更是我的願望。
  
  既使希望渺茫,我也要找到自己所期望之人。
  
  
  
  ──現在時間,西元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中午十一點零四分。
  
  「……好熱!!」
  原本安靜的聊天室,突然傳出葉培帆的聲音。
  「你三天兩頭、三不五時就在那邊鬼吼鬼叫幹嘛?聽得就很煩!」
  莊雅辰放下手邊的漫畫,直接對著葉培帆的聲音提出嚴重的抗議。
  「妳最好記得妳講過的這句話,以後就不要在大家面前大聲囔囔,我聽得也會覺得很煩的!!」
  葉培帆直接對莊雅辰比中指,也大罵回去。
  「葉培帆!你難道除了吃飯跟罵人,就沒有其他長處了嗎?」
  就連蘇智傑也加入戰局,把已經很熱的聊天室更添上一層火藥味。
  「好啦好啦~大家就不要吵了,誰也沒有想到會這樣啊。」
  兄長指著冷氣機,苦笑著勸告大家。沒錯,誰也沒有想到,整個都市竟然停電了。
  
  江郁萍趕緊跑去生鮮食物,而兄長與游靜蘋也都有過去支援。
  不過因為江郁萍說自己來就可以了,所以兄長回到聊天室,而游靜蘋則是獨自回到了房間。
  
  原本很緊張的大家,都因為葉培帆剛剛的一句話,爆發了衝突。
  在場的莊雅辰立刻跟葉培帆對罵了起來,就連蘇智傑也加入莊雅辰那邊,指責葉培帆的不是,導致兄長要安撫激動的大家。
  
  砰!!
  兄長很用力拍了桌子,讓全場的人都安靜了下來。
  
  「不要吵了!我這裡有解決的辦法!既然你們要對方認錯的話,那就用這個!!」
  然後,兄長從旁邊的袋子拿出了在場的人都想不到的東西。
  
  「這個是……」
  「……不會吧?!」
  好幾把槍枝就出現在桌上,所有人包括我都嚇到了。
  兄長看著這樣的我們,才露出微笑,慢慢的說出了他的想法:
  「這些都是作工精細的水槍,不是真槍。我在整理倉庫的時候,發現了這幾把水槍。既然你們要對方認錯的話,就用這個吧!!就算是這麼熱的夏天,濕掉的衣服還是可以馬上看得出來。所以由我當作裁判,你們就拿這幾把水槍一決勝負。輸的人就跟對方認錯,如何?」
  兄長就跟以前一樣,用最輕鬆的方式解決了沉重的問題。
  「沒有問題。」「就讓我打到你哇哇叫。」
  莊雅辰跟蘇智傑同意了兄長的提案,然而葉培帆卻沉默了下來。
  「可以是可以……可是你要我二對一嗎?」
  葉培帆說出了就連我都有想到的問題,但兄長的反應卻好像預料到了一般,直接往我身上指了過來──咦?!
  「這裡不是還有一個人嗎?」
  「……原來如此。」
  這下連葉培帆也同意了,可是──我沒有人權可言嗎?怎麼可以隨便就把我丟進人家的紛爭啊!!
  
  「放心的去玩吧……」
  兄長用我只聽得到的音量說完話之後,就拍了拍我的肩膀,將我推了出去。
  
  
  
  ──現在時間,西元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中午十一點三十分。
  
  「在我喊開始之後,你們就可以開始進行對決。要注意你們可以戰鬥的區域僅限於七、八樓之間的走廊與沒有擺設的空房間,只要被水沾濕都算擊中,必須出局。當其中一方兩人都出局之後,勝負就宣告結束。擲硬幣的結果決定葉培帆與柳舞楓隊在七樓,而莊雅辰與蘇智傑隊則是在八樓。現在就請各位各就各位──」
  
  在遠遠的地方聽到兄長的聲音,而我跟葉培帆則是握著有如真槍般的水槍,裡面加滿了水。
  
  「柳舞楓,我實驗過了。這一把槍可以發射四十次的水彈,直線射程約三公尺,超過三公尺威力就會大幅下降。」
  「嗯。」
  葉培帆指著我手上的手槍型水槍,然後指向自己手持的步槍型水槍。
  「我這把水槍直線射程可以到達十公尺,射擊次數則是六十發。因為我們的動作太慢,其他的槍枝都在他們那邊,我們這邊就僅有這兩把武器。妳的任務就是負責牽制他們,我會繞道攻擊他們。知道嗎?」
  「是。」
  「不要扯我後腿啊……」
  葉培帆雖然是說著抱怨的話,表情卻是一臉認真的看著我。對於這樣的不協調感,我有些的驚訝。
  
  「開始──!!」
  
  隨著兄長的聲音出現,我衝往葉培帆所指的地方──通往八樓的樓梯口。
  
  一瞬間的直覺就讓我往後退,一顆裝滿水的氣球從階梯的上面往這裡落下來。
  
  啪!!
  水濺得到處都是,不過我及時閃過了。
  
  「……我就知道你們會避免制高權被拿下來,用衝的往階梯來。看起來,小貓咪也是有腦袋的啊。」
  看不見人影,但是聽聲音就知道是蘇智傑。真沒想到,他們會連氣球都用上……話說,氣球是哪裡找來的啊?!
  
  第一步就失敗了,有下一步的計劃嗎?
  對了,我的任務就是負責牽制他們──等等,通往八樓的路就只有這一層階梯以及電梯。但如果搭電梯的話,電梯會有警示音告訴對方的。也就是說,現在的情況根本就是僵持的狀態啊!
  
  「柳舞楓!給我衝上去!!」
  強制的命令從另外一邊傳來,我立刻從原本躲避的轉角立刻往階梯上衝。
  
  在衝的途中,我似乎看到了葉培帆作出了什麼的手勢。雙手比交叉的姿勢,那是什麼意思?
  
  啊──交叉掩護射擊,我明白了!!
  
  我對葉培帆點頭,他也露出微笑。
  然後,我就全力的往上面衝。只要兩個人交叉移動、互相掩護的話──
  
  ……咦?
  葉培帆人呢?說好的掩護呢?
  
  「哈哈哈~葉培帆,你以為這樣騙我會有用嗎?!根本就不會有人刻意上來送死的,你真的是──」
  「蘇智傑!!對方衝上來了啊!!」
  「什麼?!等等,哪有這樣的啊──!!」
  
  我衝到七樓與八樓之間的階梯,在階梯轉角的地方看到了位在八樓的蘇智傑。
  我舉起手上的水槍瞄準了對方,然後扣下板機。一瞬間,水彈就這樣發射了──
  
  「……咦?」
  「還『咦』什麼?!對方失誤了,趕快跑啊!!」
  
  然後我並沒有射中蘇智傑,水彈偏差了一公尺的距離。
  大概是因為混亂的關係,他們也沒有反擊,就直接這樣撤退了。
  我看著兩個人慌張逃亡的背影,而葉培帆則是在這個時候衝了上來。
  
  「就結果來講是成功了……但是我很想說……剛剛的手勢是告訴妳那是騙人的……啊啊……這種感覺該怎麼形容呢……失敗的戰略配上失敗的信息傳遞,負負得正的效果……啊啊啊啊~為什麼會這樣!!」
  葉培帆一臉無奈的抓著頭,然後看著上面,又是嘆氣。
  
  「算了,繼續進攻吧。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
  「是。」
  總覺得葉培帆很會使喚人,而且不像兄長是用讓人服從信服的方式,而是那種強迫式的口氣。
  不過只要不像那些人一樣反抗他的話,我應該也不會引起他的生氣,自然也就不會讓他注意到我的存在。所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現在安靜是最重要的。
  
  「人呢?」
  「不知道。」
  「喂喂,妳難道沒有趁他們逃跑的時候看一下他們逃走的位置嗎?!」
  「…………」
  「大小姐,拜託妳認真一點吧。」
  走到八樓,眼前是一片空蕩的走廊。
  從這裡開始就分為左右兩側,而且不受限制可以作為掩護的空房間也很多,並沒有辦法判定對方在哪裡。
  
  「那個,你們在幹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蔡文原與袁培倫從其中一個房間走了出來,他們看到我們奇怪的樣子就忍不住發問了。
  「來得正好,你們有看到蘇智傑跟莊雅辰嗎?」
  「蘇智傑?莊雅辰?」
  「簡單而言,就是一個男的跟一個女的。他們跟我們一樣拿著水槍,試圖要消滅我們。」
  「喔喔,在那個房間喔。」
  「那真是太好了。」
  葉培帆聽到袁培倫的話之後,立刻往他們所指的房間衝過去。
  「啊,等等。」
  我也追了上去,而葉培帆則早在那扇門前要作出破門而入的動作。
  
  就在這一瞬間,葉培帆要進攻的房間,它隔壁房間的門就這樣打開。
  
  「咦?!」
  「你中計了!!」
  葉培帆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就被隔壁房間衝出來的蘇智傑開槍擊中,我看到滿身是水的葉培帆,立刻往後退。
  
  「葉培帆,判定出局。」
  兄長躲在視點很好的走廊轉角處,就這樣判定了葉培帆中彈出局。
  
  「……輸了。」
  「現代的戰爭靠的是情報戰,哈哈哈~」
  葉培帆跪倒在地上,任由蘇智傑用水攻擊。
  
  「不要得意太早,還有一個傢伙還沒有解決呢。」
  「那個傢伙?現在就已經處理了最大的威脅,那個小意思啦~」
  
  我躲在轉角的地方,看著站在那邊的兩個人。
  蘇智傑與莊雅辰拿著大型的水槍,從外觀來判斷的話,分別是散彈型與狙擊型的水槍。
  
  「大小姐,投降吧。妳的已經沒有戰鬥的理由了!!看看這個弱者的下場吧!妳也想跟他一樣全身濕嗎?」
  「…………」
  嚐到勝利滋味且急著想要結束的蘇智傑與一臉嚴肅且沉默的莊雅辰,他們就站在那裡,完全不畏懼我何時偷襲或者是作其他的動作。
  
  ……還沒有結束,我還能戰鬥下去。
  雖然說戰鬥區域僅限於走廊與空房間,但是廁所應該也是可以進入的地方。而且,廁所是可以補給水槍所需要的水分,讓我能夠持續戰鬥下去。
  
  話雖如此,如果作出讓人意外的表現,也許我就會被他們記住。
  我慢慢的走出走廊,並且將手上的水槍往地上一丟,然後緩緩地舉起雙手。
  
  「……看吧,主將被擊敗之後,小兵自然也就沒有戰鬥意志了。」
  「是嗎?」
  莊雅辰感嘆的說完,一瞬間她就將水槍舉起,瞄準我的額頭,然後扣下板機。
  
  我看著水彈就這樣從槍口噴了出來,距離我大約四公尺。
  要蹲下閃躲嗎?現在還有時間反應,要反擊嗎?只要蹲下去,撿起地上的水槍,然後朝他們發射的話──
  
  「…………」
  
  啪喳──
  冰冷的水噴到我的臉上,我將手放了下來,緩緩地低下頭。
  
  我選擇放棄,不要引起他們的注意。
  
  「喂喂,莊雅辰。有必要這樣對她嗎?」
  「……我不懂妳,為什麼妳會跟妳哥差這麼多?不管作什麼事情,我看妳一直都是很消極的態度,就連妳哥為妳所作的關心,妳都可以這樣捨去。能告訴我為什麼嗎?」
  「莊雅辰,好了啦!好不容易搞定了一個紛爭,妳想再創造一個嗎?」
  「……小蘋願意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礙,突破困境。然而,妳卻是這樣……為什麼不替周遭的人想一想呢?」
  「……對不起。」
  看來有人對於我這樣的做法提出抗議了。不過沒關係,我知道這種人只會抗議一時,我也只會引起關注一陣子,但隨著時間的過去,我很快又可以像空氣一般的存在。
  「看妳也有在反省,我就不多說什麼了。那這些事情就到這裡結束,散會吧。」
  我看著所有人都離開了這裡,也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間。先把臉用毛巾擦乾淨,等待吃飯的時間。
  
  
  
  ──現在時間,西元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下午三點五十六分。
  
  「……電回來了。」
  「真驚訝,我還以為是發電廠出問題,所以才停止供電的。」
  就在大家在聊天室聊天、玩遊戲的途中,原本停止運作的冷氣機突然開始運作,就連放在一旁的魚缸的燈光與空氣馬達都開始運作。
  「分區停電嗎?難道說,這個都市的人工智慧還在運作嗎?」
  蘇智傑露出驚訝的表情問著大家,而兄長則是對於他的問題作出點頭的動作。
  「人工智慧?咦,我們都市是用人工智慧在管理的嗎?」
  這時候,袁培倫對於蘇智傑所講的話發出疑問。看起來,還有人不知道這座都市是怎麼運作的。
  「是啊,這座都市──希望之都與山脈的另外一邊的隔壁都市,黎明之都都是靠人工智慧在運作的。而這個人工智慧,是由一個日本的工程師所寫出來的自主運算程式,它幾乎操縱城市的一切機械。由於這個程式還在試用階段,所以就分成了三個地方在進行。第一個就在黎明之都,而我們這裡則是第二個。第三個沒有人知道在哪裡,不過官方很堅持他們有在進行第三個,只是不能公開位置而已。」
  兄長用他學習到的歷史知識告訴在場的所有人,而我則是頻頻點頭,表示附和。
  「原來是這樣,我大概理解了。等等,人工智慧也就表示電腦模擬出來的人格程式嗎?也就是機械會用雷射投影出了一個小女孩,她會跟我們說話,然後──」
  「不,沒那麼誇張──這個人工智慧只會計算都市的需求,然後進行控管而已。你所說的那種,只是人類的幻想而已。」
  「誰也不保證沒有那種科技,對吧?」
  葉培帆突然插話進來,反駁兄長對袁培倫所講的話。
  「……如果你是這樣希望的話。」
  兄長也沒有生氣,他只是很平淡的回應葉培帆的話。
  「……是嗎?真可惜。」
  葉培帆突然說了一句意義不明的話之後,就站起來離開聊天室了。
  「他是怎麼了?」
  袁培倫指著葉培帆離去的背影,就這樣詢問在場的人。
  「他一直都是這樣的,對不起嚇到大家了。」
  原本默不吭聲的江郁萍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跟所有人道歉。
  「真沒想到妳能跟他是男女朋友,那種人有多好?」
  袁培倫露出不可思議的笑容,指著已經關上的房門。
  「不,青梅竹馬而已。」
  江郁萍用淡淡的笑容回應袁培倫。
  
  或許,江郁萍的表現也很容易讓人遺忘她的存在,我也要好好的學起來才是。
  
  
  
  ──現在時間,西元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下午四點十三分。
  
  雖然因為要上廁所而離開了聊天室,不過就這樣回去也很引人注目。
  我看著空蕩蕩的走廊,突然想要到八樓去看看。有點想要揣測當時如果自己反擊的話,依照當時的地形會發怎麼樣的變化。
  
  「……那……只是……說……裡……」
  好像聽到了有人在說話的聲音,聽不是很清楚。
  我記得幾乎所有人都在聊天室裡面,除了葉培帆以及我有離開而已。
  
  那應該是葉培帆的聲音沒錯,但他在跟誰講話?
  
  有人說好奇心會害死一隻貓,但一個人應該是不會被害死吧?
  
  我往聲音的來源靠近,原本聽不清楚的聲音也開始清楚了起來。
  
  「蕾,妳確定要這樣做嗎?會害死所有人的耶!」
  葉培帆似乎在跟別人講話,我站在八樓的走廊轉角。因為位置剛好是面對太陽照射的範圍,所以我也將影子列入隱藏的範圍,不讓對方看到。
  「也不是說我不相信妳,但是要把所有人都拖下水,完成我個人的脫逃也實在太過分了。」
  聽不到另外一方的聲音,那應該是在講手機囉?
  「咦?雖然是這樣講沒錯啦,可是……這也太……至少就賭注而言,一但失敗可是連翻身的機會都沒有的。」
  好像在講不太妙的話題,我繼續待在這裡沒有問題嗎?
  
  砰──砰──砰──咚!
  上面的通風管好像傳出了什麼聲音。當然不只是我,就連葉培帆也聽到了。
  
  眼前的通風管的透氣鐵蓋突然掉了下來,有一個物體就從那邊掉了下來。
  
  嗚嗚~嗚──嗚──
  
  一個臉部被啃掉一塊、左手臂少了一截、穿著女性西裝的感染者,就這樣出現在我的眼前。
  
  對方緩緩地爬了起來,而我就趁她還沒站穩的時候,直接給予強力的側踢。目標往走廊邊的玻璃牆倒了過去,然而撞到玻璃牆之後,這塊玻璃牆卻沒有因此而破碎,她只是頭部扭斷,又往我這裡走了過來。沒辦法,我只能再補上一擊,這一次確實聽到了玻璃破裂的聲音,但仍然沒有到達完全碎裂的程度──也就是破洞的大小不足讓對方摔出去。
  
  對方直接朝我撲了上來,我側身閃過的同時,借用對方撲上來的力道,直接給予她一個過肩摔。她雖然倒了下去,但仍然歪著頭往我爬了過來。我後退幾步,計算下一步的行動。沒多久,對方像是青蛙一樣從地面往我撲了過來,而我就直接閃過,讓她自己去撞玻璃牆。這一次,她就直接把玻璃牆撞破,整個身體都摔出去。
  
  「…………」
  
  結束了。
  
  喀──
  我感覺到後腦杓有個冰冷堅硬的東西在頂著,大概也猜得到是什麼──他大概拿著手槍在頂著我的頭。
  
  「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一天,我也不想這麼作的。」
  葉培帆的聲音從後面傳來,從他的口氣可以聽得出來,他在努力的掩飾他的恐懼,想辦法控制局面。
  「…………」
  後腦杓感覺到有液體從那冰冷的觸感流下來,也就是說──那只是中午在打水戰用所用的水槍。
  「妳聽到我跟蕾之間的對話了吧?我希望妳能夠安靜下來,就當作什麼都沒有聽到。」
  我有自信可以在三秒內轉身擊倒對方,不過比起這個,我想要實驗不用武力就能解決事情的辦法。畢竟制服了對方,之後不管怎麼處理,一定都會驚動到大家的。
  「這裡不好說話,請把水槍放下。」
  「…………」
  葉培帆聽到我的聲音,發出了驚呼聲。不過他也馬上瞭解我的意思,將頂著我頭頂的東西拿了離開。
  「謝謝。」
  我習慣性的向葉培帆道謝,然後轉過身看著他。
  「我什麼都沒有聽到,而你什麼都沒有看到。」
  「……條件交換嗎?不過,你要我沒看到什麼?擊倒活死人的瞬間嗎?」
  葉培帆很明白我的意思,但他卻故意作出這樣的發言。
  「全部。」
  「…………」
  葉培帆聽到我簡短的回答之後,沉默了下來。
  「……有意思的傢伙,真沒想到妳竟然是那種人的妹妹。」
  「同意嗎?」
  糟糕,從他的反應來看,這個談判會講很久。要是有人離開聊天室走到八樓,就會注意到我們的對談了。
  「我相信妳跟我一樣,這種事情進到了腦子裡就忘不了。這樣好了,妳有聽到我的對話,而我也有看到妳剛剛的表現。不過,這是我們共同的秘密。」
  葉培帆到底在說什麼,這種感覺就像是一種開始,而不是結束。
  
  「咦?葉培帆以及……柳舞楓,你們在那邊幹什麼?」
  突然遠方傳來蘇智傑的聲音,這打斷了葉培帆與我之間的對話。
  
  「啊?那個,沒什麼!」
  「玻璃牆怎麼又破一塊了?」
  蘇智傑看到被我打破的玻璃牆,就很自然的提出了這個問題。
  「通風管、鐵蓋、玻璃。」
  不管是面對誰,多餘的話只是會引起更多的懷疑。所以我就只講了這三個單字,其他的任由他自行想像。
  
  「……是嗎?那沒事了。柳夏陽說晚上要召開會議,我們必須研討未來的對策。」
  「知道了。」
  「嗯。」
  
  蘇智傑就這樣慢慢的離開,而葉培帆也跨出腳步,準備要離開的樣子。
  
  「睡前我會到妳的房間,把剩餘的事情都講完。」
  葉培帆經過我旁邊的時候,用很小卻很清楚的聲音在我耳邊說話。
  
  「嗯。」
  
  看起來,今天的夜晚將會決定我的未來。
  
  
  我在七樓走廊移動的時候,聽到了鋼琴的聲音──
  很優美的鋼琴聲從聊天室裡傳了出來,我往裡面看了一下,是兄長在那邊彈琴。
  
  「小楓。」
  兄長並沒有往我這邊看,他只是停止了手指的律動,就這樣喊了我一聲。
  「嗯?」
  「妳會害怕這個屍變的世界嗎?」
  「…………」
  「說真的,我覺得這個世界在哭泣。」
  兄長又開始彈起了鋼琴,這次的旋律很悲傷。
  「我也很害怕這個世界,但是我有不得不完成的願望。」
  兄長一邊彈琴一邊說話,表現出他異於常人的能力。至於我,我的音樂天份僅限於聆聽而已。
  
  「……小楓,就算要跟這個世界為敵,我也會保護妳的。」
  
  
  
  ──現在時間,西元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晚上八點三十分。
  
  「從上一次經過超市的情況來判斷,都市的殭屍應該都集中到某一區或者是被消滅了。所以,這一次要由我們主動出擊,盡快找到離開這裡的辦法。」
  兄長一開始就講了這一次集會的主題,而且讓周圍所有的人都驚訝起來。
  「又一次的送死行動嗎?」
  葉培帆還是老樣子,對於兄長的話毫不客氣的反駁。
  「不,這不是送死,請各位相信我。」
  「啊,是嗎是嗎?」
  「葉培帆,你這傢伙難道就不能合群一點嗎?」
  蘇智傑又一次跟葉培帆衝突起來,這兩個人似乎要結為仇敵的樣子了。
  「如果我不合群的話,早就從這個隊伍離開了。」
  「……別吵了!我說葉培帆,如果你如果能凡事都站在別人立場想一下、任何事情先忍耐先聽看到的話,很多事情就不會發生了。然後,蘇智傑!你也應該──」
  兄長終於生氣了。看起來,這場集會要拖很久了。
  
  
  
  ──現在時間,西元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深夜十二點十八分。
  
  好不容易從漫長會議脫離的我回到自己的房間,無力的趴在自己的床鋪上。
  
  真是對精神有強大的轟炸能力,我也承受不住了。
  我只希望能睡個好覺,好好的休息。對了,乾脆以後想辦法翹掉集會好了,要先想好的理由才行。
  
  咚──咚咚──
  很小聲的敲門聲音,不過卻可以清楚的傳到裡面。
  
  不用說,我也知道來的人是誰。
  真是的,難道就沒有可以讓我休息的時間嗎?
  
  「……門沒鎖。」
  我的頭趴在枕頭裡面,就直接這樣跟對方說話。
  「……建議妳以後最好還是鎖起來會比較好。」
  穿著襯衫的葉培帆就這樣自己開門進來,而我則是繼續倒在床鋪上。
  我也不想對他隱藏自己了,反正互相都已經印象深刻了。所以我也懶得維持自己的過去形象,就這樣倒在床鋪上跟他講話。
  
  「很累嗎?」
  「拜你所賜。」
  「哈哈,妳哥那種正義凜然的樣子,我看了就想吐。」
  我知道對於兄長平時的熱血表現會有反感的人雖然不多,但一定有這樣的人存在。
  「嗯。」
  當然我是沒什麼意見,不過我不想重演壯烈的聊天室之役,所以就隨便回應。
  「不反駁嗎?」
  「你希望我反駁嗎?」
  「……我想也是,不然就違背了妳的空氣原則。」
  「…………」
  「雖然妳很習慣隱藏表情,不過眼神是騙不了人的。」
  「沒事的話,我要睡了。」
  我不喜歡他這樣凡事都要繞個圈子講話的人,很希望他能夠說重點。
  「好啦!真是的,那我就直說了──」
  「…………」
  
  
  「要不要去外面?」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講這種話。然而更無法理解的是──
  
  「嗯。」
  
  我會在那個時候,同意他的提案。
  也許是我睡迷糊了吧?也許是我想要脫離這個牢籠,想要自由也說不定……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二章 邂逅的八月
   第五幕 月光
  
  
  上面是一顆又一顆星星所組成的銀河,下面是一盞又一盞路燈所組成的光之道。
  月亮與霓虹燈照亮了眼前的世界,讓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兩條不斷飄逸的馬尾。
  
  他跟我說了很多,那是他對這個世界的吶喊。
  
  他喜歡那充滿歡笑的少女。
  少女也喜歡帶來趣味的他。
  
  可是,少女發現了更好的對象。
  因為少女的朋友帶來了一個充滿光輝的少年,他就是少女所夢想的對象。
  
  少年所愛的對象,因為長久的病痛而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少女為了追求自己的夢想,拋開原本的一切,就連他也拋棄了。
  
  然而被拋棄的他知道,誰也不能怪誰,最後的發展就是這樣。
  
  他問著天上的神明──
  為什麼這麼不公平的世界硬要說平等呢?
  為什麼這個世界有人不努力就有未婚妻,有人努力一輩子,他的女朋友最後卻成了別人的老婆呢?
  他不懂這個世界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他為了對方犧牲了自己,最後卻換來小丑的身分。他很後悔,卻已經來不及。
  
  所以,他要作一個決斷。
  他決定要從這個世界上脫離。
  
  最後,他告訴了我──
  任何重大的事情要作決定之前,都可以在自己的心裡作出兩個選項的方框。
  那兩個方框裡面的內容都是有它的重要意義,而自己就是必須在這兩個意義之間作一個決定。
  
  選擇之後,就必須面對自己所選擇的路線。
  
  如今,他所選擇的路線是一條黑暗的路線。
  現在,他就要將這條路線貫徹到底,結束這一切。
  
  夜晚的光芒讓我看見他的姿態,他的身影有如鳳凰一般消逝在這個夜空。
  
  我看著眼前已無人影的世界。
  對此,自己終於明白了──選擇未來的辦法。
  
  那是,在高中第二學期開始前一晚所發生的事情。
  
  
  
  ──現在時間,西元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深夜十二點二十五分。
  
  「今天就稍微逛一下外面。我調查過了,在電視台大廈的對面大樓有專門賣零食的。」
  不發聲音的我們一進到電梯,葉培帆立刻拿出一張便條紙所寫的資料。上面紀錄得很詳細,包括了裡面有放些什麼貨品在上面。
  「只要把東西拿了就趕快走。雖然妳老哥講得很輕鬆,但我相信這外面一定還有很多的活死人。」
  「嗯。」
  
  叮咚──
  隨著電梯的警示音的提醒,作好外出準備的我們已經到達了一樓。
  電梯門緩緩的打開,眼前所見到的世界相當的黑暗,除了街道上的路燈所照射出來的光線以外,幾乎看不到其他的光芒。
  
  「…………」
  
  有光線的地方看不到任何感染者的跡象,沒有光線的地方什麼也看不到。
  
  我閉上眼睛,將集中力專注在聽力上面。
  ……沒有聲音,只聽得到我與葉培帆的呼吸聲與心跳聲。
  
  「妳在幹什麼?該不會還沒作好心理準備吧?」
  「不,沒什麼。」
  我跟著葉培帆的步伐,往大廈外面移動。
  葉培帆的腳步聲相當的吵雜,幾乎將外界任何提醒我們危險的聲音給蓋過。
  
  不只是他而已,絕大多數的人都是這樣。
  能夠將腳步聲完全消除的人,除了受過訓練外加平常都有在注意的我之外,幾乎找不到其他的。
  
  加上葉培帆很容易因為緊張而發出過大的呼吸聲,更是讓我感受不到外界細微的聲音。
  不妙,在這種黑暗的地方,聽覺受到障礙的話,就等於完全盲目了。我必須就在這裡作出決定,是要折返還是繼續──
  
  「這種感覺,就好像小時候背著父母偷溜出去啊──呵呵呵~」
  
  天啊!竟然還外加個聊天干擾。他難道不知道聲音會引來更多的感染者嗎?!
  我對他作出安靜的手勢,他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然後看著外面其他的地方。
  
  一路上都沒有任何的異狀,我跟葉培帆很順利的進到電視台對面的大樓。這裡面一片的漆黑,似乎沒有開啟電燈開關的樣子。
  葉培帆拿出手電筒,將眼前的黑暗照亮一部分。
  
  「說真的,我還以為一出門就會遇到活死人的說。看起來,那些多到嚇死人的傢伙到底去哪了啊?」
  葉培帆走到大樓裡面的商品陳列櫃,一邊說話,一邊開始翻箱倒櫃了起來。我看著葉培帆動作的同時,開始將注意力集中在周圍的環境上面。
  
  如果只是專注在眼前的事物上,很容易造成死角。
  這是教導我武術的師傅曾經講過的一句話,而我也知道現在的狀況就是不得疏忽大意。
  
  我將眼睛閉了起來,全心全意的捕捉耳朵所能聽得到的任何聲音。
  就算是比自己的心跳聲還要小的聲音都不能放過,因為這些訊息都關係著我們的性命。
  
  「哇~這是掌上型主機,預定在這個暑假發售的新機種,我超想要的啊!沒想到這裡會賣這種東西,還有其他東西嗎?」
  
  話雖如此,還是有人很狀況外的喧嘩。
  我張開眼睛,要提醒葉培帆小聲一點的時候,突然有一種很不對進的感覺。
  
  「柳舞楓,妳看這個──」
  「噓,等一下。」
  「嗯?!怎麼了?」
  
  我凝視著眼前的黑暗,雖然什麼都看不到,但是強烈的直覺告訴我,現在跟之前的平靜已經不一樣了。
  
  「神經不要那麼緊繃嘛~不然久了會長皺紋喔~啊,就跟妳說──」
  
  ──啪!!
  我朝著眼前的黑暗一記側踢,一個被手電筒照亮的影子就這樣從我踢的方向飛了過去。
  
  「咦──什麼?!」
  「……感染犬,不只一隻。」
  「……不會吧。」
  
  什麼都看不到,就連我剛剛踢到的感染犬都消失在黑暗的地方。
  踢到目標的一瞬間,我就感覺到自己踢到的目標是什麼。而且我還感覺到了殺氣,沒有聲音的敵意。
  
  「等等,妳說感染犬是什麼?受到感染的狗嗎?」
  「嗯。」
  「妳有遇過嗎?」
  「……遇過一次。」
  都到這種時候了,他還要跟我聊下去嗎?
  「喂喂,我怎麼都不知道有這種東西。」
  「後退到牆壁,手電筒照過來。」
  「……好,我知道了……不過妳想作什麼……」
  葉培帆退到櫃檯後面擺滿陳列商品的櫃子,並且將手電筒往我身上照了過來。
  
  這樣一來,我也能看到我的周圍有些什麼了。
  總共有三隻感染犬,一隻斷了一條腿的吉娃娃、少了一個耳朵的北京狗、頭部被啃掉了一半的狼犬。
  
  牠們被手電筒的光線照射到之後,立刻發出低沉的怒吼聲,並且躲到黑暗的地方去。
  四都都是展示商品的玻璃櫥窗與木頭作成的櫃檯,這些都成為了視線的死角。視線往周圍掃描了一遍,牠們似乎都像個獵人一樣保持沉默的姿態。
  
  很不妙,比起一般的感染者,牠們似乎都有自己的智慧。
  這是因為感染的物種不一樣,所以症狀也不一樣嗎?也就是說,牠們會運用自己的本能來獵殺我們嗎?
  
  「柳舞楓,我們會不會死啊?」
  「…………」
  「有三隻遭受感染的狗……」
  葉培帆一邊恐懼的說著,一邊開始往櫃檯上面爬了起來。
  他的手電筒也因為他的動作,讓我的視線一瞬間全部黑暗了起來。
  
  糟糕!!
  
  狗指甲摩擦地面的聲音,迅速朝我接近。
  從哪裡?周圍都有這樣的聲音,到底哪裡先來的?!
  
  這裡嗎?
  
  啪!!
  命中目標,不過還有──
  
  碰!!啪──!!
  全部的位置都猜到了嗎?!
  
  一片的黑暗,什麼都看不到──
  既使這樣,我也必須戰鬥下去。
  
  啊嗚~啊嗚──
  突然發出像是狼的叫聲,接著我感覺到更多狗爪摩擦地板的聲音。
  
  不行,不能再待下去了。
  
  「快跑。」
  「咦?為什麼?」
  葉培帆抱著櫃檯上面寫著『小心輕放』的紙箱,露出快要哭的表情。
  「對方數量再增加,再這邊拖下去只會成為狗食。」
  「狗食……就是所謂一塊一塊的──」
  「快跑!!」
  拜託,不要鬼扯下去了!
  「下去會死的!!」
  「再不下來,我就把你的骨頭一根一根拆掉!!」
  為什麼這傢伙就是不聽我的話!!啊啊,氣死我了啊!!
  「咿啊──」
  葉培帆跳了下來,抓起手電筒,頭也不回的往大樓門外面衝。
  因為這裡是一樓大廳內部的販賣部區域,所以周圍的擺設也像是迷宮一樣。
  
  糟糕,他根本就不知道前面有什麼,就這樣茫然往前衝的話──
  
  我也追了上去,然而要趕上他,我必須抄捷徑。為此,我將自己的裙子扯開,直接單手撐住前面的櫃檯,然後翻身而過。然後又是一個障礙物,我直接跳了上去,然後就直接往下一個障礙物跳了過去。
  
  砰!!砰!!砰!!磅──
  我的體重雖然只有四十三公斤,不過這樣跳的話,也會引起很大的撞擊聲。
  
  「啊啊啊,不要過來啊──」
  葉培帆一邊哭喊著,一邊往門外衝。
  這個時候,我看到了數量眾多的人影。
  
  天啊,要讓我趕上啊──!!
  
  一個感染者已經衝到葉培帆的面前,作出要用手抓上去的動作。
  
  「趴下!!」
  「是──!!」
  葉培帆照著我的話往地板趴下,而我就朝著他頭部剛剛所在的位置一記飛踢。踏到感染者臉上的同時,我利用反作用力往後一個空翻,順利的踏到地板上。
  
  「我的天啊,我們被包圍了啦!!」
  葉培帆指著眼前數之不盡的感染者群,那些感染者因為葉培帆的聲音,都往他看了過來,接著──
  
  「哇!!」
  我將葉培帆抱了起來,而且是需要很大力氣的公主抱方式。
  只有四十多公斤的我要抱六十公斤的人,實在太吃力了。可是,我已經不想再讓他拖延下去了。
  
  往前跑,距離電視台大廈的正門只有二十公尺的距離。
  只要在體力消耗完畢的十秒內衝到電梯那邊就可以了!!
  
  我往前邁出腳步,跨出第一步之後,我就知道自己因為手上所抱的重量已經沒辦法讓我往後移動,而且也沒辦法停下腳步。
  
  衝啊──!!
  
  我往前跑了五步的同時,看到一個感染者從左側撲了上來。我用自己加上葉培帆的重量,給予對方狠狠的一次撞擊。對方倒下的同時,我也從他的身上踩了下去。感覺到柔軟的同時,我也感覺到自己所能看得到的視線變高了,就像是跨越階梯一樣,不斷抬升視線高度。
  又一個感染者從我的正面撲了上來,這一次我直接藉由剛剛所踩的感染者作為墊腳石,從他的頭上踩了過去。能感覺到左腳的鞋子被咬到,不過我腳尖一低,就將自己的鞋子拖掉,直接跳過。
  
  啪!!
  沒有穿鞋子的左腳踩到柏油路感覺到刺痛,不過這也沒有辦法,我繼續往前衝。
  
  十二公尺、十一公尺……
  
  又有感染者,這次是在我的後面,我聽到撲過來的聲音!!
  我往側邊一閃,我跟葉培帆都撞到了大廈的石柱。瞬間的痛覺立刻從我的肩膀上傳來,相信撞到頭的葉培帆大概更慘更痛吧?
  
  「啊,痛……」
  我不理會葉培帆的抱怨,繼續往前跑。
  
  五公尺、四公尺、三公尺……
  加油,就差一步了──!!
  
  我衝到電梯前面,用葉培帆的身體壓下上去的按鈕。
  電梯門緩緩的打開,葉培帆也從我的身上摔了下來。
  
  「痛啊──!!」
  葉培帆抱怨的同時,我也看到了眼前的感染者群衝進了大廈。
  
  裡面還混雜了感染犬,牠們也趕在我們進到電梯之前獵殺我們。
  我要作出預備踢擊的時候,背後被人抱住,直接將我往後用力一拉──
  
  「白痴,妳還要打啊──!!」
  葉培帆將我拖進電梯,並且按下電梯門關閉的按鈕。我看著電梯門緩緩關上的同時,一個感染者要衝進來了!!
  來不及站起來的我直接用頭去撞,將她撞出電梯門的外面。我看著電梯門的電梯,還有最後所看到的景象。人山人海的感染者群、還有好幾隻感染犬……
  
  叮咚。
  電梯的提示音告訴我這些災難都暫時過去了。
  這個時候,我才感覺到用力過去的手臂發出陣陣的哀嚎,還有溫熱的感覺從肩膀往手臂下竄了出來。
  
  「差點就要去見閻羅王了。」
  「嗯。」
  「真是的,都怪妳啦!害我的頭到現在都還在痛,搞不好腦震盪了啦!」
  「…………」
  我看著葉培帆用手去摸著他的後腦杓。也許是因為剛剛脫離險境的興奮感所造成的吧……自己遺忘了過去不跟他人接觸的守則,順著好奇伸手過去觸摸他的後腦杓。
  一瞬間,他用相當震驚的表情看著我,然後露出很困惑的表情。
  「妳的手……那個,傷得很重吧。」
  「沒有被咬到。」
  我想他應該是在懷疑我的手是不是被咬到了,所以趕緊否定自己被感染的可能性。
  「…………」
  葉培帆什麼都沒有講,只是很背傷的看著我的手臂。
  
  「……對不起。」
  「咦?」
  一瞬間,我以為我聽錯了。
  「如果不是我的話,妳應該也不會被活死人襲擊。我只是因為妳哥老是讓妳站在最安全的位置,才想說讓妳見識一下危險的。原本只是踏出電梯就好,我只是想看妳會不會害怕而已……抱歉……我只是一想起妳之前很厲害的樣子,就更試著去作一些大膽的行動,想要測試妳的底線,想要看妳害怕大叫的樣子。」
  沒有辦法分辨他說得是真話還是假話,我就只是看他這樣低著頭說話。不過真的要猜的話,我覺得這還不是他要講的話,至少他還沒說出來。
  「…………」
  「今晚的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知道嗎?」
  「嗯。」
  
  不知不覺中,電梯門早已在七樓的位置開啟,只因為我們的說話而再度關閉。葉培帆按下開啟的按鈕,然後走了出去。
  
  「……咦?」
  葉培帆看著走廊,發出疑問的聲音。
  而我也因為他的聲音看了過去,看到葉培帆站在走廊上,他慢慢的往走廊旁邊的玻璃牆壁看了過去。
  
  「有月亮耶……真沒想到月亮的光芒可以照射進來,這個角度也能照射進來嗎?」
  他不講我都還沒有注意到,月光照亮了整個走廊。
  
  也照亮了他望著月亮的背影。
  
  「月光,還有……對了!妳會劍道嗎?」
  突然,被月光照亮的他稍微回過頭看著我,我注視著他的側臉。
  
  「你的眼鏡呢?」
  「為什麼突然問這個──咦?我的眼鏡掉哪去了?哈哈,難怪總覺得視線有些模糊。」
  「會。」
  「咦?妳說什麼?」
  「我會劍道,劍術大概學了六、七個流派吧……因為是很小時候的記憶,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
  「原來如此……哈哈,小舞!」
  「……小舞?」
  「妳的名字讓我想起了某個遊戲改變成動畫的女性角色,一個用手拖著劍,每天晚上都在學校除魔,作為主角學姊的角色。」
  聽不懂他在解釋什麼,只知道我好像被他用另外一種稱呼的方式稱呼我了。
  「沒錯,大家都叫妳小楓嘛~我不想這樣叫,我就稱呼妳為小舞了。總而言之就是這樣,妳就是小舞了。」
  「…………」
  有種無力的感覺,葉培帆果然跟我想得一樣,是個很隨便的傢伙。不過,剛剛在月光照射的一瞬間,我好像看到了什麼。
  
  雖然我不是很瞭解,但那種感覺我沒有辦法形容。
  邂逅──是這樣講嗎?好像也不對。反正,我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在蔓延全身。
  
  我一直注視葉培帆的背影,直到看不見而已。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到自己已經不知不覺中離開電梯,站在走廊上了。
  
  我看著自己受傷流血的肩膀,然後再看著被月光照亮的走廊。
  紅色的血液被月光照射,顯得閃閃發亮。我看著它從我手臂緩緩的流到手掌上,然後化為水滴的樣子,就這樣滴到地板上。
  
  一滴、兩滴、三滴……
  我看著這樣的景象,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才回復意識。
  
  我拿出手帕將地板上的血跡擦掉,並且用它壓住肩膀上的傷口,然後慢慢的走回自己的房間。
  
  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我馬上對自己的傷勢進行處理。
  先把上衣脫掉,然後拿出急救箱。我將自己的傷口用雙氧水進行消毒,並且纏上塗了藥的紗布,然後再將一些小擦傷用繃帶貼住。
  
  處理完畢之後,我換上了平時的睡衣。
  正準備躺上去睡覺的時候,我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
  
  ……
  …………
  
  「嗨,分贓的時間到了!」
  正當我專心要聽的時候,背後突然傳來說話的聲音,讓我嚇得從床鋪上退後了幾步。
  
  「抱歉,我之前到妳房間的時候,沒看到妳在。所以才想說等一段時間再說,沒想到蕾找我說話,一聊就是十幾分鐘。那個,因為這邊都是女生的寢室,我怕敲門會引起周圍房間的注意,所以就直接進來了。還好妳房間沒鎖門,而妳還醒著……哈哈……就是這樣。」
  葉培帆一臉尷尬的笑容,而我則是拿著被子退後。兩個人作出這樣的動作,有一種好像男方要侵犯女方的氣氛在……
  「可以明天再說嗎?」
  「雖然說也是可以明天啦,不過拿到這個東西,我還是很想要展示炫燿一下。」
  葉培帆從口袋拿出兩台掌上型主機,這就是他那時候在櫃檯找到的東西。而且,他還拿出了好幾個遊戲用的卡帶。
  「啊!!」
  因為這暑假發生了太多事情,導致我都忘了這個暑假原本預定要玩的格鬥遊戲。沒想到會用這種形式出現在我的眼前,這讓我原本爆發的睡意瞬間消失。
  「嘿嘿,我的手腳夠俐落吧。」
  葉培帆又拿出可以插在插座上的變壓器,這樣就可以不用電池,一直玩下去了!
  「要不要來玩?」
  「嗯,好的。」
  
  
  
  ──現在時間,西元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早上五點十六分。
  
  刺眼的陽光從窗戶外面照射進來,讓我從床鋪上爬了起來。
  一眼望過去,葉培帆還靠在牆壁上,很怒力的在破關。看著他眼睛發光的程度,看來他已經忘記時間的流逝了。
  
  ……這傢伙該不會一直都在我房間吧?
  雖然我很想問他,不過答案似乎早就浮現在我眼前了。
  因為我的房間附有浴室廁所的隔間,外加還有小冰箱跟放點心的置物櫃,我想他應該是不會離開的。要說證據的話,他旁邊還放了一堆已經開封的巧克力盒、一瓶汽水。
  
  「呼啊~終於把神族的劇情給全破了。人類數量超多的,真的會殺到手軟。」
  他注意到我醒過來,將一個放在地上的卡帶舉了起來,似乎在跟我展示他昨夜拼命奮戰的結果。
  「你沒有回去睡嗎?」
  「待會就要去睡了。」
  「記得收拾乾淨。」
  「……好啦,我知道了。」
  我趴回床鋪去睡回籠覺,閉著眼睛了大概過了十幾分鐘,意識似乎要消失的時候,慘叫聲將我的意識拉了回來。
  
  「音量關小。」
  「我發誓,遊戲的音量可沒有開得很大聲喔!!」
  ……慘叫聲仍然持續。
  「別這樣,我說真的!妳看,這才兩格的音量而已。」
  「…………」
  我跟葉培帆互相對看了兩秒之後,我立刻往房間外面衝了過去。
  
  聲音是從隔壁的房間發出來的。
  我一衝出房門,就看到江郁萍驚慌的跌坐在走廊的地板上,顫抖的手指不斷指著她所看到的東西。
  
  我往她所指的方向看了過去,看到了令人震撼的畫面。
  ……也同時瞭解到這件事情將會對整個團體帶來多大的衝擊。
  
  「小楓,怎麼了?」
  「…………」
  「……啊啊……那個……」
  保持沉默的我與說不上話的江郁萍,讓兄長露出一臉困惑的表情,他也往那個地方看了過去。
  
  「我的天啊。」
  兄長僅僅講了這句話之後,就沉默了下來。
  他將打開的房門關了起來,然後深深吸了一口氣。
  「發生了什麼事情?」
  蘇智傑也走了過來,不過兄長則是保持沉默的狀態。
  「你們在這裡作什麼?這不是小蘋的房間嗎?發生什麼事情?」
  知道真相就會爆發的莊雅辰在這個時候走了過來,兄長對於她的疑問立即作出反應。
  「所有人立刻都到我們開會的聊天室去,馬上!!」
  「喂,你作出這種動作,什麼事都不講!很奇怪耶!!」
  莊雅辰立刻露出不悅的表情,不過兄長什麼話都不說,僅僅露出令人害怕的神情。
  「…………」
  「知道了,別露出這種嚇人的表情。」
  莊雅辰跟兄長對視了好幾秒,搖頭並且嘆氣。
  「既然這樣,那大家就──」
  兄長還沒說完話,莊雅辰就趁空隙打開房門衝進去查看。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凝結,所有人都停止了動作。
  
  「咦?你們在幹嘛?」
  葉培帆從我的房間走出來,還搞不清楚狀況的他看著全部都僵住的我們。
  
  「小蘋──啊啊啊──這是誰作的!!」
  莊雅辰指著那個房間裡面的床鋪,游靜蘋就躺在上面,全身赤裸、雙眼無神、手腳都有被綑綁的痕跡,地板上還看得到白色的液體。
  從睜開到現在都沒有閉合的眼睛,看得出來她已經沒有因為呼吸跡象了。連早已習慣看到血腥場面的我看到這種慘狀的游靜蘋,背脊都會發冷,更別提與游靜蘋很要好的莊雅辰了!
  
  從現場的狀況來研判──
  游靜蘋在昨晚還是今天凌晨的時候,被人性侵害並且殺害了。
  

[ 本文章最後由 冰心琉璃 於 09-11-29 20:29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章 邂逅的八月
   終幕 眾叛親離
  
  
  ──現在時間,西元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早上五點十六分。
  
  「你們這些傢伙……」
  莊雅辰看著眼前的慘狀,發出低沉的怒吼。
  「……等一下!!」
  兄長要擋住她,然而莊雅辰的動作比平時還要敏捷,她直接低身閃過兄長,往走廊的另外一端跑了過去。
  「你們到底在幹嘛?」
  葉培帆還搞不清楚狀況,很好奇的看著我們。
  「白痴啊!你還不懂嗎?游靜蘋被人姦殺了。那兩個新來的傢伙在哪裡?快點找到他們以及莊雅辰,不然事情就鬧大了!」
  蘇智傑對於葉培帆的狀況外,露出了強大的怒吼。而兄長則是看著眼前的一切,似乎有些茫然,然而他很快就回復正常。
  「快點去八樓北側第二間的房間,那裡放了槍枝……不要讓莊雅辰拿去作傻事,快點!」
  兄長指著上面其中一個方向,那邊大概就是管理所有人槍枝的地方吧。
  「喔!」
  蘇智傑聽到兄長的話,很快就衝出去了。
  「那個,我也要去嗎?」
  葉培帆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似乎一時半刻之間搞不清楚狀況。
  「快點去!!」
  兄長不給他思考的時間,就這樣下達緊急命令。
  「……等等,你們要作什麼?」
  一直保持沉默的江郁萍開口了,而兄長對這樣的狀況,只是講了一句話而已。
  「莊雅辰可能會因為游靜蘋的關係,拿──」
  兄長的話還沒說完,一聲巨大的槍響回蕩整個走廊。然後,又是幾聲槍響。看起來,整個情況正走向最糟的演變。
  
  「妳跟小楓都找地方躲起來,快點!!」
  「啊,好的──」
  「…………」
  我跟江郁萍都往可以躲藏的地方移動──不過,說真的能躲的地方也不多。如果莊雅辰有心要找的話,全部的人大概都會被殺死吧。再說,這裡的空間都被封鎖了,要離開也只能搭電梯吧?
  
  「小舞!」
  我還在尋找躲藏地方的時候,葉培帆從聊天室那裡探頭出來,叫我過去他那邊。
  「嗯?」
  「發生槍戰了,要怎麼辦?」
  竟然問我這個問題,剛剛兄長不是有下達指示嗎?
  「對了,江郁萍在哪裡?必須找個地方躲起來才可以……」
  他看我沒有回答,很不安的又提出一個問題。
  
  這時候,從階梯的方向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葉培帆二話不說立刻把頭縮回去,急忙著找能躲藏的地方。而我則是往那個地方看了過去,看到走廊轉角所伸出來的腳,立刻也跟葉培帆一樣躲了進去。
  
  「莊雅辰下來了。」
  「……不會吧!」
  葉培帆聽到我的話,更是驚慌的找地方躲。我把他整個人往沙發後面壓了下去,自己也跟著蹲了下來。
  腳步聲清楚的回蕩整個走廊,我用手蓋住葉培帆的嘴巴,不讓恐懼的他發出任何聲音。
  
  喀──喀──喀──
  強而有力的聲音,從門口傳了過去。我聽著那個聲音,試圖確認她的位置。
  
  腳步聲在門口的位置,停下來了。
  葉培帆發抖得更厲害了,而我則是沉住氣息,想辦法不要讓她察覺我們的存在。
  如果她走過來的話,我必須在第一時間就要奪下她的槍枝,至少也要把她的槍踢離手邊。
  
  只有一次的機會,運氣好的話是兩次。
  不過,我認為在近距離的狀態之下,她是不可能射偏的。
  
  喀──喀──
  很明顯,是往裡面進來的腳步聲!!
  
  葉培帆越來越慌,而我則是更努力壓制他的衝動。
  莊雅辰的腳步聲接近這裡不到兩公尺的距離,接著我感覺到她往門口移動。
  看起來,她只是看一下而已。不過,我能感覺到她跨越了憤怒,現在的狀態是相當的冷靜。
  
  「啊!」
  我聽到江郁萍在走廊上發出驚訝的聲音,接著是急促跑步離開的聲音。
  莊雅辰的腳步聲也跟著跑了起來,似乎要追上去的樣子。這時候,葉培帆掙脫了我的手,站了起來。
  
  「咿──我,那個……」
  原本我以為葉培帆會追上去,但沒想到他只是站在原地害怕的說話。
  「不追不行,不追不行。可是,我──」
  葉培帆害怕的抱住頭,似乎想要控制自己情緒的樣子。
  
  砰!!砰砰!!
  連續的槍聲從走廊上傳來,這讓葉培帆的表情瞬間凝結,接著發狂的往門外衝。
  
  糟糕!!這樣是去送死的!!
  雖然我不想跟他一樣,但是有個畫面從我的腦海中閃過。
  
  在月光下的他,那張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側臉。
  他那時候看到月亮之後,裡面在想的是什麼?我想要去瞭解這個答案,我想要探索這個答案。所以──
  
  要趕上!
  我必須阻止他的行動!!
  
  我衝到走廊,看到莊雅辰拿著槍,看著轉角的那一端。她看到了什麼,在這個角度的我並沒有辦法看得到,不過可以看得到轉角有一攤鮮血。
  
  「不,妳、妳竟然殺了──」
  葉培帆距離我只有兩公尺的距離,我看著他的背影。然後,往四周的環境看了一下,我能夠在這個瞬間反應過來嗎?
  
  莊雅辰將槍舉了起來,對準了葉培帆。我在這一刻衝了起來,聽到槍聲的瞬間,我的視線也開始旋轉了起來。
  葉培帆被我推倒在地,然後我拉著他的身體往聊天室隔壁的房間拖了進去。進去之後,我看到了這裡是兄長沒有下令整理的辦公室,這裡可以連結到另一側的走廊,不過有一扇鐵門擋著。那扇鐵門雖然沒有鎖,但是打開的時間就足夠讓我們被莊雅辰開槍射擊。
  沒有時間煩惱了!我拉著葉培帆的身體往那個鐵門衝了過去,葉培帆的重量讓我的移動速度變慢。但是,我不能在這時候丟下他不管。
  「你們這些污穢的生物,小蘋為什麼要受到這樣的待遇……你們這些人……」
  莊雅辰說話了,也因為這樣,我確認她已經開始放慢了步調。現在的她只知道發洩情緒,並不會專心殺人。話說越多,動作越慢!
  
  我打開鐵門,並且將葉培帆扶了起來,想辦法拉他的手,讓他用自己的腳移動。
  過了鐵門之後,我將門關了上去。拉著葉培帆往外面移動,很快的,我跟他就走到走廊的另外一側。
  
  走到走廊上,我就看到兄長倒在地上,血流了一地,沒有任何的動作。我繼續往前走,走到轉角那邊,看到江郁萍也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只剩下我跟葉培帆了嗎?
  看起來是這樣,我也只有兩個選項,我必須選擇一項:
  
  □離開這裡。
  □作出反擊。
  
  ……
  …………
  
  反擊太危險了,我只能有一次反擊的機會,而且必須在很近的距離才有那個可能性。
  
  所以,我拉著不斷顫抖的葉培帆,往電梯那邊移動。
  按下按鈕,電梯門緩緩的打開,我將葉培帆推了進去,然後自己也走進去。
  
  ……然後,按下一樓的按鈕。
  
  曾經有人跟我說過,選擇了未來,要對那個未來負起責任。
  此刻的我,還不知道這樣的決定將會帶來多大的衝擊。那是,一個我沒有辦法想像的未來──
  

[ 本文章最後由 冰心琉璃 於 09-11-30 10:44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9:26 , Processed in 0.292444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