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冰心琉璃

【長篇小說】 【科幻】夢想淘汰賽

[複製連結] 檢視: 3699|回覆: 21

  第三章 杜聖雅視點.新的開始
   第二節 穿越空中的戰役
  
  
  過去,每一天,姊姊都會很優雅的彈著鋼琴。
  我只是站在後面,看著姊姊的背影。覺得這個世界,能夠因為她的琴聲而美麗。
  
  姊姊,妳為什麼要離開這個世界呢?
  
  
  我看著已經講解完規則,讓比賽開始之後就跑去睡覺的楊紫桓。
  等等,為什麼身為主持人的銀髮少女,琉璃會丟給他講稿之後,就不負責任的消失。
  
  這樣一來,不就變得楊紫桓才是主持人嗎?
  越來越無法理解他們的想法,難道這就是胡鬧嗎?!
  有一千多人的比賽場所,竟然任由這兩個傢伙這樣兒戲?
  
  楊紫桓就這樣佔據擺在會場後面的一架浮空艇之後,便倒頭呼呼大睡。
  我一登上浮空艇,就看到擺滿整架空艇的武器槍枝。連計算負重量也不必,一看就知道會過重的庫存量。這傢伙難道不知道,有一棟兩層樓高的大小、四個螺旋槳、全部薄薄一層金屬所打到的浮空艇,裡面裝滿了金屬物品,會飛得起來嗎?我大約看了一下琉璃所交給他的講稿,上面的文字說明就已經提到上限是多少,他自己講完就忘記了嗎?
  
  看到這些浮空艇的構造,就讓我感覺到自己好像到了一個奇幻的世界。
  但是現代槍枝加入到這裡面的話,就有一種幻想破滅的感覺。
  
  「嗨,你們是兩百四十八吧?我們是兩百四十七號組的人,很高興跟你們同組。」
  「妳好,我是杜聖雅。那個在睡覺的人……」
  「…………」
  「……是我的同伴,他是楊紫桓。」
  「就是那個代替主持人的參賽者,對吧?」
  「……是的。」
  
  有一種很悲哀的感覺,這傢伙到底知不知道他要比賽?這是所謂的自信,還是無知?
  話說,如果這就是大海私立高中的水平的話,那我就真的要阻止學生會的人讓他們學校的人進來。
  
  「好久啊,什麼時候才會輪到我們上場。」
  「我很擔心輪到我們之前,我還沒辦法清完這些超過負重量的武器。幫我一下吧,反正妳們也需要武器吧?」
  兩個跟我同年齡的女性現在跟我們是同一陣線的,等待抽籤決定對手跟比賽時間,就這樣清理著裡面的武器堆。
  
  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後,終於只剩一些輕型武器跟彈藥,終於讓我可以不用擔心那些超載問題。
  而這個時候,楊紫桓似乎有醒過來的跡象,他翻了個身,好像說了什麼話。
  
  「……龍家豪,我一定會……」
  
  是在講夢話嗎?他所說的人名,我記得學生會的人有提過的樣子,是認識的人嗎?
  之後,他又陷入了沉睡……雖然說等待開始很讓人不舒服,但是這樣什麼都不作可以嗎?
  
  我覺得不可以這樣,所以採取行動……首先,就是把他叫起來!
  
  「你給我起來,不要再摸魚了!」
  「……好吵啊。特蕾西,讓我再睡五分鐘……可以嗎?我一定會加油……的……」
  「真抱歉我不是你所說的那個人,給我起床!!」
  
  一瞬間的憤怒讓我直接一腳踢了下去。然而更讓我驚訝的是,在我踢到楊紫桓之前,他就已經瞬間反應用手臂擋下了攻擊,甚至抓住我所伸出來的右腳,讓我直接重心不穩倒下去。全程不到兩秒的時間,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全身發痛,整個人躺在地上。
  
  「呼──咦?抱歉,這是反射動作!我不是故意的!」
  「在你道歉之前,就沒有想過我的感受嗎?」
  或許他家的鬧鐘早就被敲壞了吧?我努力得想要爬起來,可是肩膀卻是疼痛得不得了。
  
  「真是的,就算還沒輪到我們開始,就不能先作一些準備嗎?」
  「準備?要準備什麼?啊啊,放心啦!槍枝我全部都擺上去了,保證沒問題的啦!!」
  「…………(怒)」
  「……別那麼生氣嘛!雖然我知道妳們學校的人都是一堆黑道跟背叛者,但是這樣生氣的話──」
  
  啪嚓──
  
  我似乎聽到了理智瞬間斷線的聲音,一巴掌往他臉上揮下去。
  
  「哇嗚,別這樣啊!」
  沒揮到他,反而揮出去的手被抓住,他的反應速度簡直比我的衝動還快。
  「說一堆是誇張了點,但是我遇到你們學校的人真的是這樣……第一位在比賽的時候,出賣了我。第二位是撞了人之後就埋掉對方的黑道大小姐。不論怎麼想,都覺得穿著黑色制服的妳們是黑暗的。」
  「……我可以認定你們學校的人說話都是這樣的嗎?」
  「……真抱歉,妳遇到的人是特例。」
  「那你遇到的兩個也是特例而已。很不巧的,我只是普通人而已!!」
  「好啦,我知道了啦。真是的,千金級的真的是惹不得。」
  「…………」
  連爭論的力氣都沒有了,我不想跟他認真的講下去。
  我確定他的反射神經真的很好,好到我都很懷疑他是不是人類了。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樣拖拖拉拉的不是辦法,必須要做好準備才可以開始的說!
  
  「總而言之,我們要先準做好準備才行。」
  「為什麼就直接跳到總而言之?妳開頭都還沒有講到半句正經的吧?」
  「你也不想想這是誰的錯……」
  我緊握著拳頭,快要受不了眼前這傢伙的言語了。
  「該作的準備不是都作了嗎?」
  「那從基本的開始,你會駕駛這玩意嗎?」
  「我看過駕駛艙,這是用遊樂器手把控制的喲!操作簡單,旁邊還附帶整套完整說明書。」
  
  這傢伙是故意在搞我嗎?哪有駕駛車輛飛機是用遊樂器手把在開的?難道當它是在玩遊戲嗎?
  我確認過夢想淘汰賽的規則,在決賽之前是不能殺死自己的隊友的。也就是說,他在逼我的精神,讓我在決賽之前就崩潰掉。之前也是這樣,故意裝睡,等我要踹他的時候就藉著這個名義反擊。原來是這樣,我瞭解了,他也是有自己的願望要實現,所以在這之前,他會連自己的隊友都擊倒的。
  
  「請你別再開玩笑了。再鬧下去,我就真的要生氣了!」
  「…………」
  「…………」
  「……駕駛艙就在那道門的後面。」
  楊紫桓說完之後,緩緩地站了起來,他背對我離開這裡。我走到他所指的鐵門那裡,緩緩地轉開把手。
  「咦?這是……」
  真的跟他講得一樣,一支閃亮的遊戲手把就放在座位上,旁邊還有一本記載怎麼使用的說明手冊。而且,連那時候買的特典地圖,都有放在那邊。
  「開什麼玩笑,竟然放蛋糕在這邊……」
  我看著座位旁邊還放著蛋糕盒,一看包裝就知道這是自己縣市最有名的蛋糕店出產的。還有一大瓶飲料,這傢伙……到底在想什麼?當我們是在出遊嗎?
  「真是的!我還一瞬間以為他很認真,果然是一個無藥可救的傢伙。」
  有這種隊友,我看要打到決賽是不可能的。自己最先要作的,還是想辦法在活著的狀態下退出這場競賽吧。
  
  「先啟動看看好了。」
  不管那傢伙了,我還是先試驗這台機器。如果不行的話,還有時間可以換一艘浮空艇的。
  我照著說明手冊按下按鈕,感覺到自己所駕駛的浮空艇在震動了。我試著將馬力輸出加強,浮空艇開始往上昇。
  
  太好了,沒有問題!
  就連騎車也不會的我也是辦得到的!
  
  『十六號與十七號的對手,經由系統亂述決定之後,判定為兩百四十七號與兩百四十八號。』
  
  什麼?我剛剛聽到的聲音是……比賽已經要開始了嗎?
  等等,我還沒準備好……不能再等一下嗎?就這樣上場嗎?
  
  一瞬間而已,我駕駛的畫面已經變成一片雲海了。
  旁邊還可以看得到另外一艘浮空艇,那應該就是兩百四十七號的兩位女性同伴了。
  
  咦?負重量……百分之七,過重指數為百分之七十。也就是說,楊紫桓所擺放的武器量是剛剛好的,而我則將那些東西都──
  
  不,我並沒有錯。嚴格計算的話,以他所擺放的量,一定超過負重量的百分之七十。
  也許他已經知道浮空艇可以承擔的重量有多少,但是他一定沒有認真算,就只是一昧將武器都丟上來而已……
  
  ……等等,他上船了沒有?
  被傳送之前,我可是看著他離開浮空艇的。
  啊,我到底在作什麼?難道,這就是我的開始嗎?
  
  「可以操縱嗎?」
  這時候,我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當然,我才不需要靠你呢。」
  「是嗎?浮空艇可只有浮空的功能喔。如果靠妳的話,妳要怎麼攻擊對手?用撞的嗎?」
  「……你就沒有想過要停止這些無意義的語言攻擊嗎?我們是同伴吧?!不是競爭對手吧?」
  「…………」
  「跟你這種人組隊,我還不如去找別人比較可靠。可是,既然都已經被決定了,我也只能認了!所以,現在給我坐下來冷靜一下!這樣對大家都比較好,難道你不想打到決賽嗎?!」
  「…………」
  楊紫桓看著我,就這樣持續了幾十秒的沉默。最後,楊紫桓露出了我所沒辦法理解的微笑。
  「……果然不是特蕾西呢。」
  我沒辦法理解他在這種時候還能露出笑容,可是他那種笑容,卻讓我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好像在哪裡也有看過這樣的笑容。
  
  「……大小姐啊,我要作什麼?」
  「你就給我拿著槍枝,待命射擊。」
  「瞭解。」
  「既然我已經清除了這麼多武器與彈藥,也就代表著我們這艘浮空艇很輕,移動速度比那些接近百分之七十的傢伙還要快得很多。」
  「游擊戰嗎?」
  「沒錯,犧牲火力所換來的機動力,可不要浪費了。」
  如果比喻為棋盤的話,一開場就少掉一半棋子的我,換來的是一大片可以自由活動的戰場。這是一場賭注,除非對方也是輕裝型,只帶一把槍跟少部分的彈藥就想上場的傢伙。不然我就得跟擁有大量火力的敵人對抗,因為我們已經沒有重型武器,所以正面的衝突方式可不行。
  
  我看了一下旁邊的窗戶,另外一艘浮空艇不等我們就直接往雲海下面衝了。
  沒錯,與其出現在這種明顯的地方作為標靶,不如躲在雲層避免被看到。
  
  我控制著浮空艇,讓它跟隨同隊的浮空艇一起下降。一進入雲層,雷達的畫面瞬間失效,窗戶玻璃都是雨水。還聽得到打雷的聲音,難道這是暴風雨的雲層嗎?
  
  「快浮到雲層上面!要是浮空艇被雷打到的話,我們都會變成焦炭的!別忘了,這艘空艇可是金屬製作的!」
  我聽到楊紫桓的聲音,注意到窗戶外面的閃電可不是開玩笑的。沒錯,在這邊的確有被雷擊的危險,浮空艇的彈藥雖然撤掉不少,但是被點燃的話也一定會炸掉整艘船的。
  
  我將整艘浮空艇開回雲海上面,再次看到耀眼的陽光。
  雷達回復正常的運作,但是隊友的空艇沒有回到雲層上面。
  
  我按下通訊器的按鈕,並且將頻道從兩百四十八調整到兩百四十七。當然這些按鈕在遊戲的手把上都有,而且馬上就按得到。
  「呼叫,呼叫。這裡是兩百四十八號組的空艇,如果聽到就回答一聲。」
  我等待了幾秒,不過只有充滿雜訊的聲音不斷響著而已。我不放棄再呼叫了一次,然而回應還是沒有的。
  「應該不會真的被雷擊中了吧?」
  我操縱的同時,注意到放在一旁的特典地圖。
  
  原本只是看一眼而已,但是就這一眼,讓我的目光沒有辦法移開。
  
  「喂,這地圖上的叉叉怎麼會移動?這是什麼東西?」
  明明就是一張紙而已,上面的圖案卻會改變。更重要的是,我連這圖案所代表的意義都沒辦法理解。既然是地圖的話,也就代表這叉叉一定是某個東西,但是這個資訊卻只有購買特典的我們才會知道。難道說是寶物嗎?可是,寶物沒理由會動啊。難道不讓我們輕易的拿到它才設計出這樣的東西嗎?
  
  「原來這地圖顯示跟雷達是一樣的,我們的位置是一個點,旁邊有數字顯示高度。」
  楊紫桓出現在我旁邊,用慢一拍的理解速度跟我講話。真是的,連他都不知道這是顯示什麼東西嗎?
  「沒寫隱藏道具的名稱耶,這什麼啊?」
  「我還想問你這個前輩呢。」
  「不好意思,我只知道特典要買,對於使用方式不是很在行。」
  「那你怎麼知道特典的?」
  「我之前參賽的時候,看同伴買特典來找隱藏寶物跟道具。不過沒看她怎麼使用,我只記得她都背下來了,只有少部分的時候會拿出來看。」
  「那這個沒有顯示道具名稱的意思,代表著什麼?」
  我看著在紙上不斷移動的叉叉圖案,旁邊所顯示的數字也不斷的變化當中。
  「要去查證才會知道,說不定是隨機道具。」
  「我不認為這個顯示出來的會是一個道具,既然會移動的話,就代表著它可能是一個浮空的船艦或者是島嶼。」
  雖然我沒看過真實世界有什麼會飛行的戰艦或者是島嶼,但是在我看到只會在奇幻文學出現的浮空艇的存在之後,我就不能否認那些的存在性了。
  「……難道會是雲海之城?」
  楊紫桓對這個世界瞭解的程度比我高,我現在也只能從他的經驗來判斷可能性。然而,有一個更高的可能性從我的腦海閃過,讓我一瞬間冒了冷汗。
  「你覺得這會是某個加速比賽進行的機關嗎?」
  「什麼意思?」
  「不屬於任何一方的中立者……可能是提供道具的浮空商店,也有可能是毀滅參賽者的戰艦。」
  「很有道理,但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何不顯示名字。既然都花了分數去買了它,它就應該告訴我們這是什麼才對啊。」
  「至少我很肯定這不是顯示對手的位置,因為它上面只顯示一個叉叉,然而不論敵我都是兩支小組所組合而成的隊伍。」
  「要確認嗎?」
  「可以,我來確認。你來駕駛,我去拿望遠鏡來查看。」
  「好。」
  「距離不要太近,可視距離就行了。」
  「那是多少啊?」
  「你不會想嗎?」
  「隨便啦──反正,看得到的距離就對了啦!」
  這傢伙……真的是我的前輩嗎?不不,問題不在這裡……他有思考嗎?
  
  我在內心不斷嘆氣的同時,走到後面存放東西的房間,將用來裝在槍枝上的望遠鏡……似乎是被稱為狙擊鏡的東西拿了起來,並且走到通往外面的閘門。我一開始進來浮空艇的時候有看過外觀,所以我知道浮空艇的外圍有欄杆所圍住的走道。我將手放在閘門的門把上,深深吸了一口氣之後,將它打開。
  
  眼前是一望無際的雲海世界,如同白色的草原。我感受到強烈的狂風從我身邊吹過,似乎要拉扯我的頭髮,讓我呼吸有些困難。我花了好一段時間去適應,然後拿起手上的這小支的『望遠鏡』來看。然而,什麼都看不到,看來沒有確認位置是不行的。
  
  「大小姐,往兩點鐘的方向看過去,叉叉的數字要跟我們一樣了!」
  我聽到楊紫桓的聲音,立刻往他所指示的方向看了過去。只看得到一個黑點,我拿起望遠鏡一看,看到了有種脫離現實的物體。
  
  「不好,立刻撤離目標範圍區域!」
  我看到了一個綠色的金屬物體,那個物體周圍不斷有液體流動。不僅僅是那個物體而已,它的周圍也有很多三角形以及菱形的金屬物在飛行。
  
  看到它的一瞬間,讓我有個錯覺。那是生物嗎?還是某種外星人所製造出來的單位?總而言之,那絕非善類所能比擬的。
  
  碰、轟轟轟──
  我好像聽到了詭異的蒸氣聲音。
  
  「發生了什麼事情?」
  「雷達探測有強烈的金屬反應,位置就在我們的正下面。」
  「等我一下,讓我回來操縱。」
  「對方衝上來了!」
  
  一個強烈的震動,讓我整個人向後跌倒。同時,眼前所見到的景象也改變了。一個巨大的雲霧所組成的柱子穿過我眼前的空間,大概兩、三秒之後,我看到了被雲霧柱子所包圍的東西。
  
  「哈囉,可愛的小妞!」
  一個男性就站在那裡!而那裡就是另一艘浮空艇外圍的走道上,我看到他拿著小型的槍枝,正對準著我。
  「嘿嘿,超可愛的臉蛋與不錯的身材,使用起來應該會很舒服的。」
  對方說出很粗俗的字詞,這讓我感到一陣冷顫。
  
  我衝回艙內,並且關起閘門。
  
  「楊紫桓!換手!」
  「遵命,大小姐!」
  「我要擺脫掉那個低俗傢伙!」
  我憤怒的跑回駕駛艙,跟楊紫桓作交換。楊紫桓一聽到我的氣話,立刻驚訝的轉過頭看著我。
  
  「擺脫?從他們遇見我們到現在都沒有做出攻擊反應來看,現在就是幹掉他們的好時機。」
  楊紫桓的表情就像是一隻抓到幼小動物的獅子,不僅冷酷,還有一絲的笑容。
  
  他衝出去之後,我也將控制手把緊握著,準備將浮空艇駕離這裡。
  然而,楊紫桓剛剛所講的話讓我懷疑自己的行動是不是正確的,應該要相信他嗎?
  
  就在我懷疑的時候,像是鞭炮的槍聲從駕駛艙後面傳了過來。
  
  「呼~搞定一個。」
  沒多久,楊紫桓的聲音就從後面傳來。
  「品嘗一下手榴彈的滋味吧!」
  我看不到後面的情況,但是聽得到後面劇烈的聲音。
  不到幾秒的時間,又是一陣強烈的爆炸聲音伴隨著劇烈的震動。我被震倒在地上,爬起來一看,雷達所探測的金屬反應劇烈的下降,似乎墬落的樣子。
  
  好快,就跟楊紫桓所講的話一樣,那艘浮空艇已經被他解決了。
  然而,卻有一種感覺從我的內心產生。我不知道那種感覺是什麼,只是那種感覺很深刻的在影響我的心情。
  
  「你對於這類的事情很有經驗嗎?」
  楊紫桓一臉悠哉的走進駕駛艙,而我一看到他便開口發問。
  「你是指哪一種?」
  「殺人。」
  會講出這種話,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然而話一旦說出了口,就沒有辦法收回了。
  
  楊紫桓聽到我的話之後,先是大吃一驚,他低頭思考了很長一段時間。接著,他用相當沉穩的表情看著我。
  
  「的確是這樣。」
  他對於我的詢問,沒有否認。
  「一定要殺人才能晉級嗎?」
  「這關的規則是這樣。」
  「可是,那是以一個人的生命作為代價,你竟然──」
  「他們死掉只是被洗掉在這裡參賽的記憶,作為一個正常人回到現實世界。」
  「對於這種比賽的進行方式,難道你都不會難過嗎?」
  「起碼世界不會無聊了。」
  「你對於殺人,樂在其中嗎?」
  「我並不會因此感到快樂──只是麻痺,沒感覺了。」
  「…………」
  「大小姐,還有什麼話要講的嗎?」
  「我的名字是杜聖雅,不叫大小姐。」
  「既然不叫大小姐,為何還去讀只有企業家千金才讀得起的繪美女子學院?」
  「你難道不知道這個世界有所謂的獎學金制度嗎?」
  「原來是資優生,我可以理解了。」
  這個傢伙難道都不會生氣嗎?還是說他已經生氣,只是還保持著笑容嗎?!
  「你讀的學校不也是貴族學校嗎?!為什麼偏要叫我大小姐,難道我不能叫你大少爺嗎?!」
  「嗯,可以。」
  「……你這個人簡直是不知羞恥,渾蛋加三級。嗚,反正就是非常討厭的人!」
  為什麼楊紫桓要現在還是一臉微笑的表情,這樣不是顯得我才是一個令人討厭的傢伙嗎?
  
  『十六號、十七號皆已擊墬,兩百四十七號、兩百四十八號的比賽結束,確定晉級。』
  
  天空傳來響徹雲霄的機械語音。沒多久的時間,我眼前的景象改變了,我再度回到那四周牆壁都是玻璃、用來聚集參賽者與觀望的地方。
  
  「我從以前就很讓人討厭,到現在也是一樣。」
  楊紫桓站在我的前面,用讓人覺得他好像不是在說自己的口氣一樣,回答我的話。
  「你……為什麼,都不反駁我?」
  我覺得眼前的他一點生氣的表情都沒有,簡直就不是正常人該有的反應。雖然他之前的話有些帶刺,但是他完全都沒有表露任何生氣的表情,越來越不像一個正常人,讓我感覺不舒服。
  「我有反駁喔。」
  回答我問題的他竟然還是跟之前一樣的笑容,這到底是怎麼了?正常人會這樣嗎?被罵就應該反擊,而不是這樣用笑容迎接啊!!
  「你不生氣嗎?」
  「沒必要生氣啊。因為生氣會消耗體力,這對淘汰賽都是不好的影響。」
  「…………」
  「……還有疑問嗎?」
  「……我要退出這個詭異的比賽!我才不要參加這種會讓人格扭曲的比賽,就只為了實現願望……這些都是不實際的!」
  我這樣對著楊紫桓大吼,讓附近甚至在場的人都往我們看了過來。
  「抱歉,這不是讓妳說了就算的事情。」
  「連意願都不問就讓我參加這種比賽,那你到底要我怎麼辦?」
  「我不是主辦單位,我並沒有辦法回答妳這個問題。如果妳真的想退出的話,下一場就拿槍指著自己的頭部或者心臟,扣下板機就可以結束妳的煩惱。」
  「為什麼我要跟你這種沒心沒肺的人組隊?你這個人格已經被扭曲掉的人……」
  楊紫桓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他只是轉了一個身,抬頭看著上面一片深藍的天空。
  
  「傳送,目標現實世界。」
  
  他說完話之後,整個身影便消失在我的眼前。
  
  可惡,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有誰可以告訴我?我以後該怎麼辦?
  
  姊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三章 杜聖雅視點.新的開始
   第三節 衝突的雙人搭檔與危險的二次方程式
  
  
  比賽結束後,我回到了早晨的現實世界。
  既使那邊有再多不合理的事件,到了現實都沒有關係。
  我還是跟平常一樣準備好去學校的準備之後,就到打工的地方開始配送羊奶。
  
  我會選擇這個工作的原因是因為它不會跟我大部分的行程衝突到,而且也能順利解決早餐的問題。
  負責的主要區域是高級住宅區,這邊有很多家長都會訂購羊奶給自己家的兒女喝。另外,這邊距離我學校的地方也很近也是我選擇這工作的主要因素之一。
  
  我騎著配送羊奶用的腳踏車,將一瓶又一瓶裝著新鮮羊奶的玻璃罐放進住戶的信件箱。
  看著腳踏車置物籃內的羊奶數量不斷減少之後,我也鬆了一口氣。然後,到達了自己相當頭痛的一家住戶前面,我想起了這戶人家每次都有訂購羊奶,但從來沒看到放在裡面的羊奶有人喝過,感覺真的很浪費。
  
  不過最近這戶人家似乎也沒這麼浪費了,放進裡面的羊奶也終於有人喝了,不再是一堆滿出來的過期羊奶。
  依照慣例,我將羊奶放進去。沒多久,我看到了這戶住家的隔壁有位女生走了出來,凌亂短髮加上睡衣,看來她剛睡醒而已。
  
  看到她才讓我想起還有幾瓶羊奶,隔壁戶的羊奶也還沒配送到。正當我在考慮要不要直接拿給她的時候,她直接從住家的隔壁,也就是我剛剛配送的這戶人家直接拿走羊奶。
  
  「……莉莉絲,來喝羊奶吧?」
  
  那個女生直接將隔壁戶的羊奶拿給她家的狗喝,這讓我不知道該作什麼反應。她看到我愣住,反倒是笑了一下。
  
  「啊!抱歉抱歉。我這是有經過那傢伙同意的,反正她也從來不喝羊奶──啊!應該不是這樣講,在我回來之前,她根本就忘記有羊奶的存在。哈哈哈……」
  眼前的這個女生相當的開朗,她的笑聲應該可以傳達一整條街。沒多久,我就聽到了有人開窗戶的聲音。
  「龍沛琪,要說別人壞話之前,先注意一下對方是不是還在睡覺。」
  我看到被拿走羊奶的這戶人家二樓打開了窗戶,一個有著相當誇張長髮的少女探出了頭,用女性特有的娃娃音提出抱怨。因為對方的長髮遮住了臉,所以我沒有看清楚長相。
  「紫桓姊,妳起得真早啊!」
  我旁邊的女生握著已經空蕩蕩的玻璃罐展示給她看,看得出來兩個人都認識的樣子。既然沒我的事情,我就該離開這裡了……嗯?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紫桓姊,妳知道我哥去哪裡了嗎?」
  「十成十在海澄湘家過夜了。」
  「海澄湘?紫桓姊,就是那個漂亮到沒話說的……」
  「沒錯,就是那個絕世美女。好了,晚安。」
  「紫桓姊,別開玩笑了。我哥在哪裡啊……」
  「就說了,妳老哥在昨天就跟海澄湘的社團成員去無人島合宿了。」
  「給我認真一點啦!紫桓姊,妳……」
  
  在遠離的街道,還似乎聽得到她們之間的交談。
  總覺得好像有哪一個地方似曾相似,所謂的既視感嗎?
  
  渡過了在學生會的幫忙工作之後,終於有一種回到正常人生活的感覺了。
  把那些煩心的事情都忘光光吧!就算姊姊不在,我也能自力自強了。所以,加油!
  
  「我邀請到大海的學生囉~待會就會有幾個很帥的男生到我指定的咖啡廳等我們,哈哈。」
  我收拾刀具的時候,聽到了學生會長的震撼發言。其他學生會的人相當的高興,往學生會長圍了過去。
  「杜聖雅,要不要一起去?」
  「不了,那個……我有點……」
  「沒關係啦,這就當作是報答妳的功勞啊!」
  「真的不用了。」
  「可是妳不去的話,我們這邊會少一個人耶。」
  「…………」
  原來我是衝人頭數的啊──雖然很想這樣講,但是傷和氣是不行的。我保持原本的笑容回應他們,內心則是考慮下次要不要拒絕幫她們做事了。
  
  原本以為只有男生會用下半身思考的我,邏輯似乎要換一下了。
  
  一群人就這樣跟隨著會長的腳步離開學校,前往她們所期待的咖啡廳。
  一進去之後,就看到了中餐時間忙碌的人潮擠滿了整個咖啡廳,而會長則是迅速的找到她們所聯誼的對象。
  
  ……有七個人啊,我們這邊包括我只有六個女生。
  至於長相水準,我則是不予置評。而會長則是表現出我們學院的大小姐代表的風格跟他們對談,內容是什麼,我沒有興趣,我只看到這家咖啡廳的菜單價格都貴到不行。
  我的天啊!一個草莓布丁要價就三百元,我想全速的逃離現場了……
  
  「真抱歉,可能會有點擠。」
  「可以拆成兩桌嗎?這樣,真的不太好……」
  「嗯……」
  「明明講好是六個人的,你們那邊怎麼會多了一個人?」
  「這個,說來話長……」
  「那一桌沒有人耶!要不要問一下店員,拆成兩桌……」
  「那桌已經很多人問過了,聽說被人用重金訂了下來。有問過店家,他們回答說那桌要是給別人坐到,可是要付給當初預訂的客人違約金,聽說是訂金五千的三倍。」
  「這是真的嗎?」
  「已經快超過預約時間的十分鐘,很快就可以了。」
  「真是太好了,那我馬上跟服務生講,拆成兩桌。」
  「那誰要跟誰坐?」
  「…………」
  
  就在大家講話的時候,一個穿著大海私立高中制服的女生,直接走到櫃檯前面,拿出一張單子之後,服務人員就將她帶到整個咖啡廳唯一的空桌位置。仔細一看,她穿的制服還是男生制服褲,並沒有女生制服的裙子。她的頭髮非常的長,竟然到達了膝蓋。容貌是那種像是住在病院的偶像劇女主角的那種悲情係的美人,瞳孔還是一副空洞的眼神,咖啡廳內的男性目光幾乎都被她吸引了。她跟服務生點好菜之後,拿出好幾本同人誌就在那邊很舒服的看了起來。對於我們的擁擠況狀而言,似乎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
  大家都沉默了,我看得出來會長並不想跟大海的男學生並肩坐在一起,她比較希望能面對面這樣坐。
  
  「……將就一點嗎?」
  雖然聽到大海的男生用那種容忍的口氣詢問我們,但我的直覺告訴我,他們的內心在歡呼。
  「抱歉,我還有事情要先回去了。」
  我露出營業用微笑回答旁邊的人,準備溜之大吉。
  「那我也要回去了。」
  「喂喂……讓我問一下那個女生看看好了,看她願不願意跟我們併桌。」
  「嗯嗯,拜託妳了……」
  就在這一瞬間,我發現到這群大海的男生對我們已經失去興趣,他們反而對坐在那桌的女生產生極大的興奮,好像很想過去交談的樣子。
  「喂,我們學校竟然有比海澄湘還要漂亮的女生,真的假的啊?」
  「我完全沒有印象,會是在暑假轉進來的學生嗎?」
  「要不要去問一下?」
  「…………」
  
  姊姊,人真是所謂的現實生物。不論男女都是一個樣子,真可悲。
  
  會長走到那個女生的前面去詢問,那個女生看了會長一下,然後往我們看了過來。她的目光先是無趣的掃過我們,然後一瞬間她露出驚訝的表情,一直盯著我看。之後,會長又跟她談了幾句,她似乎點頭的樣子。
  
  「可以了!她是一個人來這邊喝下午茶到晚上的!看有誰要過去坐她的桌子,舉手好了。」
  會長回來詢問我們之後,結果很明顯,所有男生都舉手想要坐她的位置。我看到所有學生會的成員包括會長,都對他們這種明顯的態度露出不高興的反應。
  「對了,杜聖雅,妳認識她嗎?」
  「為什麼這樣問?」
  「她看到妳的一瞬間,說了妳的名字。雖然很小聲,但我確定自己沒有聽錯。」
  「真的假的?!」
  我一個人直接走到那個女生所坐的桌子前面,她將手上的同人誌蓋上之後,用很平淡的眼神看著我。
  
  「有事嗎?」
  「妳認識我嗎?」
  「不,我不認識。」
  「…………」
  「妳是那群女生的一員嗎?為了妳以及妳的同伴好,我先告訴妳,那群男生曾經讓我們學校一個女生失蹤,到現在都還沒找到人,條子伯伯也被他們收買了,所以到現在他們都能悠哉的坐在那邊。」
  「是嗎?」
  「如果是我就不會跟他們坐在一起。啊,就跟妳的同伴說我很怕男生,只能跟女生坐就可以了。」
  「……好。」
  我不管她的提醒是不是為了轉移焦點,至少讓我有了可以拒絕那些男生同桌甚至當場離開的理由。我將她所講的話一字不露的轉達給會長知道,會長二話不說就直接跟那些男生反臉,然後帶著其她早就累積不滿情緒的全部成員離開。我也跟在她們後面,總覺得那些男生的視線相當的刺眼,而那個女生則還是一個人孤單的坐在那邊,真不知道她會不會被那些男生怎麼樣。
  
  我想想也是很不安,乾脆直接走到那個女生那邊去問看看好了。
  
  「杜聖雅?」
  「妳不擔心她不會被那些男生怎麼樣嗎?她可是讓我們離開那群男生的主因呢。」
  「擔心也沒用,妳沒看到她穿的校服跟那些男生一樣嗎?要是那群男生有心要加害她的話,就算逃過了暑假也逃不了開學。既然她會作這種舉動,就代表她無所畏懼。」
  「…………」
  「不用擔心,我確定她可是有底子的人。從她平常的動作反應都看得出來,她是有練過武術的人,我想她對於襲擊早有心得了。如果妳去找她的話,會給她增加不必要的變數。」
  我對於會長的話,並沒有辦法否認,只好相信那個女生能渡過難關。不過,我還是走到那個女生的前面,想要確認──
  
  「多聽妳同伴的忠告會比較好喔。」
  然而,那個女生卻是說出這樣冰冷的一句話。
  「妳……」
  「那些我幾秒就可以擺平的傢伙不需要妳來擔心,趕快離開吧。」
  「妳知道我的名字,妳到底是誰?」
  不甘心好心被狗咬的同時,我非常想要知道她的身分。
  「妳胸前的制服不就繡上名字了嗎?」
  「……那妳當初為何看到我的一瞬間為何會那麼驚訝?」
  她聽到我的疑問,只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大小姐,趕快離開吧。趁妳同伴還沒拋下妳離開之前……」
  
  回到家之後,我將已經完成的暑假作業放在一邊,看著這一整個月的工作計畫表。
  「看來沒有辦法在這暑假作其他的打工,看看有沒有短期的臨時工。嗯~」
  
  錢還真是一大困擾,像那種有錢可以消費的大小姐跟大少爺真讓我討厭。
  尤其穿著這身學院制服會被人當成大小姐更是讓我不高興,為什麼大家都要用這種先入為主的觀念看我。
  
  那個女生,我看她也是大小姐吧。
  最後看到她那種瞧不起人的眼神,簡直是把我給看扁了。
  
  什麼同伴同伴同伴的。
  把那種話掛在嘴邊的人,不是連一個朋友都沒有嗎?
  呃,我不應該這樣想的,這樣想的話,我也不也是那種先入為主的人嗎?
  
  我還是拋開成見,作一個我也不會輕視的自己。
  
  回歸正常的思路,今天晚上的預定行程是什麼?
  我看了一下預排表,今天似乎沒有什麼重要的行程。那麼,就先將一些問題給解決吧。
  
  然後,終於到了睡眠的時間。
  洗好澡、吹乾頭髮的我,很無奈的盯著床鋪。
  
  今天會不會有比賽進行啊?
  我不太想看到楊紫桓的說,也不想參加那種血腥的比賽。
  
  但是,不睡覺是不行的。
  真希望能早一點脫離苦海啊。
  
  抱著這點希望的我,就這樣進入了夢鄉。
  
  
  吵雜的聲音不絕於耳,我再次睜開了眼睛。
  
  「……這是?!」
  「啊,妳醒了嗎?第二關要開始了,現在正準備移動到會場。」
  我看著眼前的都市景色,確認到自己現在正在直昇機上。而楊紫桓就在旁邊坐著,前面還有一位戴著面具、駕駛直昇機的女性。
  
  「這關的晉級規則只有一項,就是存活四十八個小時。」
  「這裡是台灣的北區?」
  「嗯,沒錯。」
  我看到底下的地方就是自己現在居住的都市,感覺非常的不可思議。
  而且是耀眼的白天,底下都還看得到都市的繁忙與人潮。我看到下面的那些人都往上看了過來,我往四周一看,才注意到不僅是我跟楊紫桓有搭乘直昇機,附近還有相當多的人也在搭乘直昇機。感覺就好像在進行二戰影片中的大規模空降行動,非常有動作片預告的感覺。
  
  「……也就是說,看得到我的家人嗎?!」
  「別把這裡當成現實世界。」
  「…………」
  我還是很討厭楊紫桓的說話方式,簡直不把人當人看。
  話說他現實生活到底是怎麼樣過的?會有這種跟平常人不一樣的思維,難道都不會發生兇案嗎?
  
  「妳的眼神好像要吃掉我喔。」
  楊紫桓看著我一臉笑呵呵的,完全都沒有緊張的感覺。
  「喜歡殺戮生活的你,到底在現實怎麼過的?」
  「得過且過啦~再說,把現實跟虛擬分開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真不想跟你這種心理變態在一組。」
  「我知道妳的不甘願,不過在比賽結束之前,妳就忍耐一下吧。」
  「你不是說這場的目標是存活四十八個小時,那在它結束之前,我去找兩百四十七的那兩個人可以吧?」
  「兩百四十七號已經被淘汰了。就在現實世界的今天早上十點,她們其中一位遭遇卡車輾斃。」
  「……真的假的?」
  「嘛,我有必要騙妳嗎?我會知道這件事情,也只是因為我在妳不在的時候幫琉璃處理文件發現的。」
  「主辦單位可以讓參賽者任意介入嗎?」
  「至少琉璃就是那種讓主辦單位頭痛的人物,她為了答謝我,給我了一份這關的機密情報呢。」
  楊紫桓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拿出了一張紙。而我看到駕駛直昇機的工作人員則是無奈的搖頭加嘆氣,看來這種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鐺鐺!這就是──咦?她拿錯了!!」
  「第九關的題目,獵殺神族。目標,殺死所屬類行世界的造物主 葉秀玄。目標特徵,女性、雙馬尾……」
  楊紫桓聽到我唸出這份文件的一瞬間,整個人的表情都僵住了。
  「……喂,這真的假的啊。」
  「你拿出來的還懷疑嗎?」
  「我看看……這還真的這樣寫,那第九關根本就不用玩了啊。一定全滅的!」
  「這邊有寫規避第九關的條件。」
  
  「規避第九關直接進入決賽的條件如下:取得全球夢想淘汰賽的分數排名第一位,不得使用特典地圖、海報所顯示的任何隱藏單位。」
  
  「看來你所取得的情報,非同小可。」
  「啊啊,這下好笑了。要是遇到特蕾西,我們就準備領便當了。」
  「特蕾西是誰?」
  「特蕾西是我以前的搭檔,關於淘汰賽的一切都是她教我的……包括槍術與格鬥技都是。」
  「比你強嗎?」
  「我只有被她秒殺的份。」
  「…………」
  我第一次看到楊紫桓也有正常人的眼神,然而──
  
  ……卻是深層的恐懼。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4:11 , Processed in 3.058887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