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鐵傲

[複製連結] 檢視: 2786|回覆: 10

前文:


  鐵傲,在我們的心中到底是甚麼呢?當然,也有人會說:「不過就是個遊戲網站罷了!」又或者,有人會說:「鐵傲,是個歡樂的大家庭。」

  無論大家的說法如何,曾經,鐵傲在我的心中是應許之地、是蜜乳之地,但現在,我只能用我的方式表達鐵傲這兩個字。

  在開始這篇文之前,我先想想,好像很久了。應該是零五年還零六年開始寫鐵傲Online的,算ㄧ算,也真的好久了。ㄧ直沒給個完結,還真是遺憾。

  以此篇文致我曾經或現在擁有的朋友:劍子師尊、皮卡師弟、萬年不變的議長、老是要被我打成汁的芒果跟柳丁、像外星人的異型、吾王──陽神、永遠的亞之姐姐、鬼姥──哈娜、怪人小黑、死人公司UT、掌櫃的、聊天版版神──歐里西斯、富有文學意味的藍琉璃、教導我寫作的聖心、感覺很孤單的小羽、曾經聚餐過的鬼熊貓、天呆的肉包消、即將長成美女的小貓、F妹、忙碌的小月兔以及好久不見的青空等……以下千萬個自動省略(其實只是我有點記不太起來)。

  這個故事,我曾經以為他不會完結。不過我想,應該是結束的時候了。無論他是如何結束的,這,就是我心中的鐵傲。

  這無關科幻、奇幻,也無關甚麼ㄧ神論、兩元對立、多神論等……那些都無關緊要了。

  這篇文也沒有想講甚麼,就只是單純的,完結罷了。






8/6,始動之時。


另外,對文章有意建請至反應區不過純粹來嘴砲的我不會理你


[ 本文章最後由 死亡之翼 於 09-8-7 05:58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序文:


  在故事開始之前,我想,有些事情是該先記述起來的。

  第一世界,我們稱之為樂園。樂園的意思就是,真神爲我們準備的至善至福之地。

  在一開始,人類的先祖是A與E,也就是Adam(Abyss)與Eve(Elysion)。但,在他們之中其實應該還要再插進一位女性,一位比Eve(Elysion)更早出現的女性──Lilith,正確來說,這三人才是這世界的先祖。

  經過時間的輪迴,A與L的破滅引發了世界的崩壞。A與E的結合誕生了第二世界,也就是現在的人間世界。

  而後,L轉向投靠那自古以來罪惡的大蛇──Satan(Lucifer),L與S誕生了連冥王都無法掌控的第三世界──地獄(HELL)。

  時間的轉輪轉過了千百次後,真神離開了這個世界,A、S、E、L也進入了輪迴,在那一次又一次的輪迴中浮沉……

  真神走了之後,世界隨即崩裂,唯一樂園的大陸被大洪水淹沒。洪水過後,大陸一分為二,西邊稱為巴哈姆特,東邊則稱之為鐵傲。

  西大陸之所以稱為巴哈姆特,乃因傳說巨獸──巴哈姆特曾棲息於其中。

  而東大陸稱之為鐵傲,乃因當地普遍流傳的一種精神:「鋼鐵之心,傲氣之骨。」,故得名為鐵傲。

  當洪水退去,大地重新展現生機之時。僅存的人類當中,有位男子我們稱呼爲AQ,或者後世稱他為AQ The Savior。

  他救活了一百零八種世界上的動物,因而得名Savior。洪水退去後,他與剩餘的人類重新建立起大陸的秩序,並在大陸的中央建立了新的國家──里矍。

  在大陸的一切都步上軌道後,他與七名追隨他的英雄一同在大陸之上的雲海建立了神殿,日日夜夜祈禱真神再度降臨世界。

  最後,AQ倒下了,七名英雄也倒下了,於是,這個故事便開始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首章:新的開始。


  夏至,年中轉換之日。

  對整個鐵傲大陸來說,這是個滿重要的日子。他代表著,ㄧ年走到了一半,悠閒的時光過去了,成熟穩重的時候該到了。

  從這一天起,再過一個月就是稻子收成的時候。接著,小麥、大麥、菸葉等作物將陸陸續續收成,最後,在過了聖•文森特之祭後,釀造多時的葡萄酒也將成熟,ㄧ年的尾聲也就到來了。

  大陸東部,索爾里國東部,索爾里高地。晚風徐徐的吹過,帶起ㄧ陣草動後,又消散於遠方。

  遠離村莊外的草地,ㄧ名身上披著黑色斗篷的,頭戴斗笠的男子正背對著村莊望著大海坐著。他的背後揹著ㄧ把巨劍,從套在上面的布看來,似乎是十字型的雙手巨劍。那種巨劍曾經流行過一陣子,但因為過於巨大,出門攜帶不便而退流行。

  「今天是這裡,明天又該是哪裡呢?」男子自言自語道,斗笠下冒出了幾個煙圈,也就算是他的聽眾吧。

  直到夕陽逐漸西沉,夜色慢慢降臨,男子才倚著身邊的大樹悄悄睡去……


新的冒險,Dairy One,to be continued……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冒險的開始,羅傑村。


  「浪人,流浪之人也。一生流浪,定無居所,故稱浪人。」

  夏末的下午,在太陽尚未完全落下之前,ㄧ名頭戴斗笠,背上揹著ㄧ把十字巨劍刁著鐵灰色煙斗的矮小男子走進了羅傑村。

  十字巨劍這種東西曾經在武士之間流行過,但因為過於笨重而被遺忘。當時流行的款式多為劍身長ㄧ百二十公分以上,在劍柄處鍍金、雕花或雕上ㄧ些奇奇怪怪的圖案。

  男子揹的巨劍劍身長至少是當年流行的ㄧ倍半,在夕陽的照射之下,劍身反射出些微的妖異光芒。雖然看起來令人有些想發笑,但村門口的守衛還是讓男子進入了村莊。畢竟這裡還是相對自由的索爾里國,而非絕對極權的軍事國──密特里或大陸中心的王國──里矍。

  「謝了。」背對著夕陽,男子向守衛揮了揮手後便走向村莊中心,熟練的找起旅店。最後,他的目光停在ㄧ間不起眼的小旅店上。店門口的招牌寫著:「康貝斯特旅店,旅人的最佳夥伴。」男子淺笑了ㄧ下,便快步的走向那間旅店。

  「歡迎光臨康貝斯特!」推開木製的排門,男子便被這充滿活力的聲音震驚了ㄧ下。當他稍微抬頭ㄧ看,只見ㄧ名身穿水藍色圍裙,手中拿著木盤的高大女性對他微笑著。

  「這位先生看起來像是身經百戰的浪人喔,」女子說道:「請問是住宿、用餐、還是聽取情報或飲酒呢?」

  「住宿,」男子說道:「另外請問冒險者公會在哪裡?」

  「來,這是您的鑰匙,右手邊樓梯上去三樓第三間客房就是了。」在男子提問的時候,女子已經以及快的速度將鑰匙交到他手上,並回答他的問題。「羅傑村的冒險者公會分支就是本旅店,我是負責人依莉雅•安。要進行交換情報等……ㄧ切其他特殊服務的話,請往左邊走,哪裡是酒吧兼櫃檯,相信會有您需要的。」

  「謝了。」男子冷漠的說完後,便向左手邊的櫃台走了過去。「難道這裡都這麼熱情奔放的嗎?」他在心裡暗自納悶道。

  「他好像是……?」在男子遠離後,依莉雅•安仍忘著他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想著。

  當男子走到櫃台時,便證實了他的猜測。吟遊詩人們彈奏著不知名的熱情歌曲,醉到稀巴爛的冒險者們口齒不清的大聲和著音樂。雖然聽起來像是ㄧ群瘋子在亂喊ㄧ般,但不可否認的,這裡的空氣裡有種熱情的氣氛。

  「需要甚麼,年輕人?」櫃檯前,ㄧ名頭上只剩大約兩三根毛、挺著大肚子喝著麥酒的中年男子說道。

  「我需要這裡的冒險者情報,剛剛你們的負責人跟我說來這裡找的。」男子說道,隨即還比向右邊大門處。當然,依莉亞•安已經走掉了。

  「她只是個乳臭未乾的小女孩罷了。」中年男子說道:「我才是這裡的負責人。魯特,魯特•安,讓我看看你的冒險者手札吧?」

   男子將手伸入胸前,掏出了ㄧ本小本子,並將牠交給了魯特。魯特瞇著眼睛看著,本子的封面是墨綠色,上面的字體用的是非比尋常的暗紅色,同時還印上了ㄧ個刀劍相交的圖案。

  封面上寫了ㄧ個令他感興趣的名子:「死亡之翼。」

  「你就是那個背叛者?」魯特問道,而他點了點頭當作是回答。

  「那你想要甚麼情報?」魯特說道:「別忘了你是被各國政府封殺的人,因此我只能給祢ㄧ半的情報。」

  「知道唯一樂園真相的女孩……」死亡之翼說道:「我打聽到的消息是她曾經在這裡出現過,就算只有ㄧ半的情報也可以,我願意付雙倍酬。」

  「這裡有,但我暫時不想講。」魯特正色道:「你要用你的實力證明你夠資格知道。這樣吧,只要三個月內你能完成這個村莊理所有的三級冒險任務,那我就告訴你。」

  「你應該知道我是甚麼人,就連五級任務我都獨自挑戰過,」死亡之翼不屑的說道:「你開這種條件只會吃虧。」

  「那可未必,」魯特指著走向這裡的依莉雅•安說道:「你要帶著她,而且不能讓她損失任何ㄧ根汗毛,這樣你還覺得容易嗎?」

  「試試看再說。」死亡之翼丟下這句話後,便轉身準備走向三樓的客房。任何冒險者都知道:「要準確的完成任務,適當的休憩絕對是必要的。」



於是,Μοίραι的馬車開始前進,to be continued……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惡夢再臨



  「叛徒!」

  「背叛者!」

  寒冬之日,拉維雅山谷,ㄧ條身長約七八尺的年輕黑龍被其他較為年長的黑龍包圍著。面對著其他龍的指責,他以沉默回應著。牠的手裡抓著ㄧ顆黑色的寶石,但如果仔細一看,便會發現那其實是龍的眼睛,ㄧ隻黑龍的眼睛,且上面還留著些許殘餘的血,鮮紅色的,就像番茄汁一樣美味的鮮血。

  暴雪打在他身上,但讓他卻絲毫不覺寒冷。真正寒冷的,是族人的指控。

  「爲甚麼……」ㄧ條年老的黑龍開口了:「爲甚麼要投靠Satan?祂給了你甚麼好處?讓你……不惜殺掉親族也要投靠祂?」

  面對長老的質問,年輕黑龍依舊是以沉默應對。牠知道,多說無益。只有沉默,到他們受不了之後,默默的被放逐……

  然而,現實卻不如牠意。一陣陣輕柔的龍吼傳來,獨特的頻率讓牠征了征,那是牠最不想看到的人……

  「爲甚麼……」ㄧ條年幼的黑龍飛到牠身邊,瞪著大大的眼睛像是在向祂控訴祂的殘忍。祂原本打定不再開口的,但只有對祂,牠無法沉默……

  「我說不是我……妳信嗎?」祂假裝輕鬆的說道,盡量不讓她知道事實的真相。但很快的,牠便後悔了。

  「你是個背叛者!」殘忍的言語從她空中脫出,銳利的破龍刀分毫不差的插進牠的眼睛。牠痛了,爲了她插的這一刀而痛。

  「你……!」牠驚訝的看著她,卻說不任何話語。

  「死吧……」她冷靜的說道:「我敬愛的兄長,以及……被唾棄的背叛者!」

  「我不是……」牠無助的大喊著:「我不是背叛者!」

*******************

  「我不是背叛者阿!!」

  「你說甚麼背叛者?」

  九月的下午,倚著大樹稍微休憩ㄧ下的死亡之翼大喊著醒了過來。一旁的依莉雅•安見情況有異,便立刻趕來關心。畢竟,現在兩人是被綁在一條船上的命運共同體。

  自從一個月前死亡之翼來到這個村莊並住下後,魯特•安便將這個村莊積壓已久的三十件三級任務全丟給他,並要求他帶著依莉雅•安一同出任務,順便給她長點閱歷。

  羅傑村是索爾里最南端的村落之ㄧ,附近還有卡辛、耘理、威斯等……村莊,但全都是分佈在索爾里高地上。因為ㄧ但下了高地,接到平原後便是獸人的百月帝國,那可不是人類隨便可以靠近的地方。

  「剩下的任務是甚麼?」死亡之翼問道,這一路走來,所有的任務內容及冒險日誌都保管在依莉雅身上,這也是爲了確保不會傷害到她任何一根汗毛的措施。

  「獵殺黑龍──西里安奈。」依莉雅翻著任務提示說道:「ㄧ百年前,黑龍──西里安奈降臨於索爾里高地的最高點,盤據了天海神殿後便奴役著許許多多的獸人以及矮人……他的成名技──靈魂的燃燒被譽為是世上最純淨的火焰,也是世上最危險的火焰之一……」

  隨著依莉雅滔滔不絕的說道,那道被塵封的記憶又開始浮現在死亡之翼的腦海裡……「西里安奈阿……沒想到他都長這麼大了,實在是……」死亡之翼搖著頭說道。

  「怎麼了嗎?」依莉雅不解的問道,她總覺得,好像是有甚麼事要發生一樣。

  「沒事……」死亡之翼又抽了一口煙,噴出兩個煙圈後便對她比了OK的手勢。「走吧。」他快步地向前走,快速的步伐讓後發方的依莉雅有些跟不上。

  在秋風的帶領之下,穿越過紅色的土壤與零散的草原後。走過約兩天的路程後,西里安奈的住所,也是索爾里高地最高、最神聖的地方──天海神殿就在眼前了。

  「你看,是短腳牛。」依莉雅興奮地叫道,或許是因為這是她第一次看到這種奇特的生物的關係。不過這種短腳、小腳的食用牛在高地其實是很常見的。

  「等下妳在矮人的村落外面等我就好了。」死亡之翼看著眼前成群的小村落,頭也不回的對著依莉雅說道。

  「為甚麼?」依莉雅嘟著嘴問道,一路以來,即使是面對沼澤領主──蜥王塞拉西她也有能力輕鬆解決,但面對這條黑龍,死亡之翼的語氣卻異常的謹慎。

  「家務事,」死亡之翼說道:「妳乖乖的待著就好。」之後他便將背上那把十字巨劍拿下,這是依莉雅第一次完整的看清楚這把巨劍。在陽光的照射之下,銳利的光芒好似要殺人般四射,而在劍柄處,則鑲上了一顆黑色帶暗紅的石頭。

  「噬親,」死亡之翼說道:「這把劍的名子,我希望妳這輩子不會再看到它一次。」說完,牠便快速的衝向天海神殿。依莉雅看著他的背影,完全無法理解死亡之翼的話,只知道,那把巨劍似乎會吃人的樣子。

  「殺!」一聲戰吼從天海神殿內傳出,隨即傳出了更多兵器相交的聲音。鋼鐵與鋼鐵的碰撞,帶出了更多的鮮血。而死亡之翼也好似殺紅了眼般,放任手中的兵器帶走周遭一切生命。突然,依莉雅好像能理解為甚麼她不讓他跟去了。

  「是你?」半响,強大的龍吼從天上傳下,一條身長約十五、六尺的壯年巨龍從空中快速襲向死亡之翼。黑龍──西里安奈降臨於大地,強大的龍威將遠方的依莉雅給震到暈了過去。「背叛了族群還不夠,現在連我都要殺了嗎?」

  「多說無益,」死亡之翼說道:「死!」

  他將手中的巨劍丟向西里安奈的眼睛,西里安奈伸出胸前的爪子將劍給擋了下來,藉著反作用力完整的還給了死亡之翼。

  「變回真身吧!」西里安奈挑釁的說道:「你這身打扮根本就像那卑微的蟲子般,不 堪 一 擊!」

  「那可未必!」死亡之翼將雙手置於紅色的大地之上,嘴理唸著某種遠古的咒文。而隨著時間的消逝,黑色的火焰集結於他身邊,空氣開始停止流動,來自地獄的冤魂壟罩了整個大地。

  「想殺了我嗎?」西里安奈不屑地笑了笑:「燃燒吧!可悲的靈魂!」大量的白色火焰從天而降,那正是火焰的極致──靈魂之火。

  「破滅──」死亡之翼大喊道:「亡者之劍!」在靈魂之火即將碰觸到死亡之翼之時,一把帶著地獄深處的鬼魂的黑色巨劍從地面奔出,分毫不差的刺中西里安奈的罩門──黑龍之眼。

  「你……!」西里安奈臨死之前不甘的看了死亡之翼一眼,彷彿是在提醒他,多年前的背叛。

  「淨化。」死亡之翼說手合十的說道:「En──Ni Da!」大量的白色火焰返回天際,同時將西里安奈的身軀給燒個精光,只剩下,那不甘的眼睛。

  「任務……」他虛弱的說道:「完成……」

to be continued……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命運的轉輪,始動。


昔日天界七天使,

壽定凡人七英雄,

無道魔界七魔將;

七天使、七英雄、七魔將,

最終都將回到,

那唯一的樂園不斷輪迴。


*        ***************************************


  那是一場戰爭,一場持續了一百多年、曠日廢時的戰爭。

  戰爭的開端是大陸西南邊的軍事強國──密特里,那是個尚武、好勇的國家。

  沒有人知道那是如何開始的,只知道,當鐵甲包覆的戰車開入各城鄉時,戰爭已經持續了很長很長一段時間……


  西方,絕對軍事強國密特里首都──蘇士,無憂宮。

  這裡是密特里歷代的首都,如今,它的主人是印帝喀皇朝(靛藍皇朝)第十五人──青空•天夜(夜王十四),一位高大、狡猾且不可一世的皇帝。

  在他的帶領之下,皇朝開始收復大部分的失土。但,仍有兩位敵人讓他日日夜夜的頭痛著。

  「報!」無憂宮外,ㄧ名黑甲騎士高喊著,但不等通報便騎著俊美的白馬衝進宮內,將一群正在開會的大臣們給嚇出了冷汗。

  「何事通報?」夜王十四親自走到門口迎接,足見他對黑甲騎士的重視程度。

  「東方的亞馬尼斯族來犯,估計應該是那個人在背後策動的。」

  「傳令,」他咬牙的說道:「第三集團軍立刻開拔前往拉斯科增援,絕不能讓他得逞!」

  「是!」黑甲騎士領命後便快速的策馬離開皇宮,像陣風般來去不留。

  「這次……」望著黑甲騎士的背影,夜王十四狠狠的說道:「絕對不讓他得逞!」

*        ************


  「這是你要的資料。」羅傑村外,老魯特親手將一沉重的布包交給了死亡之翼。「這是她在這裡留下的一些資料,之後她朝獸人之禁前進了。當然,那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了。」

  「謝了。」死亡之翼沉重的說完後,便再度踏上了旅途。

  「是命運嗎?」望著他的背影,老魯特不禁感觸道。同時也望著一旁的樹林,一道黑影正快速的閃過。「保重了,我的養女以及……命運的旅人……。」

  他的行動非常的緩慢,在日落之前僅離開了羅傑村外約二十一、二哩處。或許是他當日肩上留下的傷痕還隱隱作痛著,也或許是有其他的原因拖著他的腳步。但他似乎一點也不著急,在夜色即將降臨之前,便找了處靠近大樹的空曠地方升起營火。

  在索爾里高地上,一旦進入了夜晚便得開始提高警覺。多年前的變異導致大陸上到處橫生魔獸,而索爾里高地上多的是在夜間行動的魔獸,就像大吸血蝠等……雖然不是頗強,但數量一多也是很麻煩的。

  「出來吧,我知道妳在後面。」突然間,死亡之翼對著後面的樹林大聲喊道。一名穿著黑色勁裝的長髮女子走了出來,雖然戴著面具,但露在外頭的水藍色長髮還是暴露了她的身份。

  「很好玩嗎?」死亡之翼不可置否的搖頭道,現在似乎不是玩扮家家酒的時候。

  「我可是有槍手執照的,技術很好的。遇到危險也能自衛的。」女子亮出了腰間的兩把銀白色的大口徑自動手槍,看起來是很嚇人,可就不知道對魔獸是否管用?

  「迪爾塔Ⅱ型,」死亡之翼看了看她的腰間便說道:「密特里產的,好像是點44還點41的樣子。看起來是很嚇人,對獸人也很有用,可是妳確定妳拿的動?」

  「別小看我,」女子說道:「我可是魯特的女兒,這點小事不用在意的。」死亡之翼不禁想起魯特那孔武有力的雙臂,儘管他年事已高,但還是比一般人來的健壯。

  「隨便妳,」死亡之翼聳聳肩:「我只知道妳後面有條金眼甲蛇,想活命的話就快點過來。依莉雅•安!」

  「看我的!」依莉雅淘氣的拿起腰間的兩把手槍,轉過身去就是一連串的擊發,直到空氣中充滿了大量的硝煙味為止。

  「看來似乎是不錯……」死亡之翼搖搖頭說道:「可是跟著我只會招來不幸……」

  那夜,月亮很圓,也很亮,亮到能照耀整個大地,也能照出人心最深處。就在月光下,兩人結伴而行,準備前往獸人之境……



to be continued……


[ 本文章最後由 死亡之翼 於 09-8-31 00:04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獸人之境,真相的探尋。




  「八月四日,即將動身前往百月……根據A傳來的消息,那道光似乎出現在塔塔可辛……可是根據L的消息,盧薩斯似乎也出現了相同的光彩……樂園……真的存在嗎?……」

  初冬的下午,死亡之翼與依莉雅終於來到了百月帝國外的蓬那加平原。這裡是人類最南部的底線,再往南走,便是獸人的領地。

  雖然是冬天,但在這裡依舊是豔陽高照的好天氣,一點也感受不到冬天的氣息,只有那偶爾咆哮的北風提醒著人們季節的轉換。

  兩人似乎不是那麼急著進入獸人之境,便在平原上隨意的找了處空地搭起了帳篷。事實上,這裡除了獸人與人類所建立起的軍營外,大部分的平民都還是靠著簡易的帳篷在過生活的。

  趁著死亡之翼到處張羅補給的時間,依莉雅便隨手拿起了那些老魯特所贈與的資料來看。只是字句到了問號之後似乎就再也沒有下文了……到底樂園是甚麼?A和L又是誰?這些在資料上完全都沒有註明。

  「她到底是誰呢?死亡之翼到底要追尋的是……?」看著資料,依莉亞自顧自的小聲說道。但卻絲毫沒發覺,帳篷外,正有數道不懷好意的氣息鎖定著她。

  「看起來身材不錯……抓回去送給王做女奴好了……」帳篷外,四名身穿輕甲的狼騎士正打量著帳篷內的依莉雅。雖然死亡之翼就在附近,而他也察覺到了這四名狼騎士的意圖,但他並不想淌這種混水。

  儘管這裡是人類與獸人的停戰線,但在這條線上雙方都默許著偷搶拐騙的行為,甚至就地開野戰也沒人會反對。儘管這種行為只會更加深雙方的仇恨,但對於雙方的執政者來說卻是進一步削弱對方的行為。

  「多砍掉敵人一顆腦袋,我們就多增加一份力量!多搶下敵人一個女奴,我們就多十倍的力量!」這是數百年前,獸人有名的將軍──茲瓦格涅夫曾發表過的言論。而在百年後的今天,這條言論也成了大陸上的軍事準則之ㄧ。

  漠視著帳篷,儘管那四個狼騎士已經將手中的短弩對準了帳篷外的四個樁腳,但他依舊不為所動,臉上倒還出現了看好戲的表情。

  「順便測試一下她真正的實力也不錯……還是讓她看清事實回老家也不錯……」死亡之翼邪惡的想著。

  與此同時,那四名狼騎士中領頭的一位打了個手勢。四隻短箭快速的射穿帳篷的四個樁腳,就在那一瞬間整個帳棚倒了下來,但卻沒有出現想像中的反抗場面,讓那四名狼騎士疑惑了一下。

  但也就是那疑惑的一瞬間,兩聲槍響響起,從帳篷布中射出兩發子彈穿透了那四名狼騎士的頭顱。直到他們倒下之前,他們都還是沒有看清楚子彈的方向。但大量的鮮血噴出象徵著他們的生命盡頭,讓他們注定只能帶著疑惑到地獄去見撒旦。

  「想偷襲本姑娘……」依莉雅從倒下的帳篷中爬了出來,並對著那四具狼騎士的屍體踹了幾腳。「你們還嫩的很!」罵完後她又掏出腰間的雙槍對著屍體多開了幾槍,直到他們的身上都佈滿了彈孔為止。之後她便若無其事的繼續坐在地上,一邊翻著那些資料,一邊等著死亡之翼的歸來。

  「她的實力……應該不只如此。」死亡之翼暗暗的想著,便又快速離開了附近,以免被她給察覺。

  等著等著,直到太陽西落時,死亡之翼才回到帳篷外,身便還跟著一位有著兩根大大的獠牙以及人形獸身的男子。當然,此時帳篷早已重新搭好,只剩帳篷布上那兩個明顯的彈孔說盡了一切事情。

  「我回來晚了,」死亡之翼對著依莉雅說道:「看起來好像發生了甚麼事?」

  「沒甚麼……幾個乳臭未乾的混小子罷了……今天晚上大概可以吃烤狼肉了。」接著,依莉雅指著他身邊的男子問道:「這位造型奇特的先生是?」

  「黑崎 玄燁,」死亡之翼說道:「百月帝國第三集團軍步兵團中將指揮官,我的一個老朋友,這次進去得靠他了。」

  「美麗的小姐,」黑崎微一躬身以道歉的口吻說道:「我為我國的混小子們向您道歉,希望他們沒為您帶來太多的困擾。」

  「其實也沒太多的困擾,浪費了我幾發彈藥罷了。」依莉雅笑著說道,心裡卻想著:「真是個傢伙。」

  獸人好鬥的性格使的他們連對自己人也批鬥,更別說眼前這位男子與那四位狼騎士根本不可能是同一族的。他道歉做做樣子,又藉著依莉雅的手順便削弱一下狼族的勢力,對他來說根本是一舉數得,反正狼族就是要報仇也不可能找他開刀。

  「一起進來吃烤狼肉吧,我還有一些猛烈的好酒呢。」死亡之翼說道。

  「不了,我最近吃素。」黑崎說道,接著便拿出一面黑色的木牌,上面有著他的親筆簽名。「明天你們拿這面木牌進城就可以了,基本上除了狼族的風炎堡、鷹族的咆哮谷之外,其它的地方都能自由通行,也包括了皇城──泰娜妲。」

  「那麼我們就敬謝不送了。」死亡之翼說道,黑崎便離開了帳篷外,往不遠處的車隊走去。

  「很有趣的一個人,」依莉雅望著他的背影說道:「對了,我翻遍了資料。但是到底樂園是甚麼?A和L又是誰?這些在資料上都沒有註明,以及,這份資料的主人到底是誰?」

  「小文•羅伯特,」死亡之翼說道:「數百年前的一位聖女,或許該稱她……Lilith」

to be continued……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天使的殞落。




  有時候,我們常常會想,天空之上究竟有甚麼?

  ㄧ群要死不死的鳥人加上虛無飄渺的真神?

  別逗了……那都是平凡人的幻想……

  對壽定凡人來說,天空之上的奧祕自然不是他們能窺視的。

  但對近乎永生的龍族來說呢?是否他們就真的知道天空之上的奧祕呢……



天空之上



再更高更廣處



與雲海平行



我們稱為



雲海神殿……



  真神們離開這世界已久,但雲海神殿依舊維持著運作。只是,當出服侍真神們的天使逐漸殞落,最後,只剩下七天使繼續在神殿內等待著……等待著……等待著真神們再度回來的時刻……

  不知道過了多久,某天,一道流星劃過東方天空,緊接著,又一道流星劃過了西方天空……

  「真神降旨意了。」七天使中,聖光天使說道。

  「祂們不會回來了。」暗夜天使說道。

  「要讓人間降下災禍?」自然天使問道。

  「洗去人間是非?」藍海天使問道。

  「燒盡人間一切罪孽?」火焰天使問道。

  「讓生者受盡折磨,讓死者不得安息?」死亡天使問道。

  「驅逐撒旦,彰顯神的正義?」正義天使問道。

  就在他們充滿疑惑之時,ㄧ顆沙鍋的大的隕石從更高的天空中快速的撞了下來,所幸祂們七位即時張開背後的翅膀才逃過一劫。不過雲海神殿,卻就此毀滅了……

  「我們該何去何從呢?」自然天使問道。

  「散開吧……」聖光天使說道:「各自去彰顯真神們的正義吧。」


於是……

七天使就此墮入凡間。

七天使……

七英雄……

七魔將……

都只是真神的旗子。

Dairy Two,to be continued……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騎士之王




  蓬那加,是獸人語中豐收的意思。而蓬那加堡,意思就是豐收的穀倉。

  「嘿阿,我的家鄉在彼方阿~~那裡有山有水又有田阿……」

  「嘿阿,我的家鄉在此方阿~~這裡有米有魚又有蝦阿……」

  「嘿阿,不管你來自何方阿~~放下武器,伸出手來都是好兄弟阿……」

  走在蓬那加堡內,這簡單的不能成詩的歌詞,任何半獸人都能輕鬆的來上兩句。不論唱的好壞,都沒有人會怪你。因為,我們是兄弟。

  「兄弟嗎?」在面具底下的死亡之翼冷笑了一聲。

  「本來就是,」一旁的依莉雅說道:「難道你沒有兄弟姊妹親朋好友?」

  「妳太大聲了,」死亡之翼說道:「別忘了我們現在是偽裝入城的。」

  依莉雅往四周圍看了看,的確,一旁的半獸人士兵都往她們這裡看了過來,不過很快的,那些半獸人士兵又都收起了好奇心。

  死亡之翼用一件上面繪有一些半獸人符號但看起來很破爛的披風將自己全身給包住,再加上他本來就不是很高,藏在鐵面具之下的他看起來就像極了個小半獸人。

  而依莉雅則是用化妝的方式將讓自己的臉看起來像個高大的半獸人女戰士,再穿上一身密不通風的鐵鎧甲,兩人此時看起來就像是正常的半獸人冒險組合,一點也沒有異狀。

  在死亡之翼熟練的帶路之下,兩人穿過了熱鬧的大街,再穿過守衛森嚴的軍區後,來到了一間位於東城偏僻角落的小旅館。

  旅館的招牌上面用紅色的墨水寫著:「旅行的盡頭。」而在字的底下,則擺上了骨頭跟砍刀交叉的符號,看起來就有點像是吟遊詩人口中那種邪惡的旅店般,令人毛骨悚然。

  「你確定……」依莉雅帶著嫌惡的表情說道:「我們今天要在這裡,或許我們可以去更好的地方……?」

  「這裡是最好的地方,」死亡之翼說道,接著便逕自推開厚重的鐵門。

  在鐵門打開的那一瞬間,刺鼻的血腥味立即隨著空氣的流動而飄散出來。再加上視線偏暗的大廳以及靜到令人幾乎起冷汗的空氣,令人有種彷彿來到世界末日的感覺。

  「姆……」依莉雅推了推死亡之翼的手,彷彿想說點甚麼,卻又說不太出來。

  「歡……迎……來……到……旅行的盡頭……」一道微弱的身影從兩人身後飄出,緩慢的音調則像是催命聲般令人窒息。

  「阿……有……」依莉雅大聲的叫了出來,在最後ㄧ個字傳出來前,死亡之翼立刻摀住了她的嘴巴,以免吵到某些人。

  「妳最好給我安靜點。」死亡之翼狠狠的瞪住她,「甚麼話都不要說,明白嗎?」依莉雅無奈的點了點頭。

  隨後,死亡之翼拿下了面具轉頭過去。映入眼簾的是一身穿白衣的矮小少女,白淨的臉龐和肥短的四肢令人ㄧ眼就看出她的種族。

  「好久不見,卡茲娜。」死亡之翼說道:「妳還是一樣愛嚇人嘛……F小妹妹呢?今天怎麼沒看到她?」

  「我…想…想…」卡茲娜撓了撓頭,但緩慢的語調實在是讓人很受不了。「她好像出去辦事了……可能下個月才回來吧?」

  「那沒關係……」死亡之翼說道:「我們先住宿好了,四樓的房還有位吧?」

  「四……樓……四……號……」卡茲娜說道:「你……專……屬……的……,那……邊……可……沒……人……住……,你……自……己……上……去……吧……?」

  「謝了,」死亡之翼揮手說道,便帶著依莉雅走向吧台,此刻的依莉雅早已嚇得魂不守舍,直覺得這真是詭異的地方。

  到了吧台,死亡之翼隨手找了個位置坐下來。他的旁邊坐了個人類騎士,頭上戴著黑色用羊角裝飾的頭盔,身邊放著ㄧ把足以跟死亡之翼的噬親相比的單手重劍。

  那把劍被黑色的布包住,從外表實在難以窺視劍本身的獨特之處。但那把劍彷彿是有生命似的,不斷的散發出ㄧ股足以壓制眾人的氣息。就連死亡之翼本身,也得暗暗的運起龍息才能抵抗那把劍的氣息。

  「兩杯豔紅,」死亡之翼朝著酒保說道:「ㄧ杯給這位騎士……水無月 陽神。」

  豔紅是半獸人的頭號烈酒,由東方的紅高梁、北方的伏特加、西方的血腥瑪莉以及半獸人特產的五香酒按比例調合而成。暗紅色的液體入口即產生強烈口感,強大的後勁也讓ㄧ堆自稱品酒專家的凡夫俗子甘拜下風。

  「你認識我?」騎士淺笑了一下,接過酒保遞來的豔紅,ㄧ乾而盡。

  「我想……沒有人不認識你。」死亡之翼說道:「ㄧ劍毀滅蘇雅特堡壘的騎士,凡人眼中的騎士之王。」語畢,死亡之翼同樣ㄧ乾而盡。

  「你多話了。」騎士簡短的說道,依舊看著眼前的酒杯。

to be continued……


[ 本文章最後由 死亡之翼 於 09-9-5 21:57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久遠前的相遇



寒月,哀霜之日。



  「下雪了,是嗎?」

  年輕的黑龍拖著虛弱的身軀緩慢的低飛於大地之上,每當他飛過一呎,腹部就多流ㄧ滴血,將那銀白色的淒涼大地給染紅。

  息薩亞,哥哈克平原,這時候人類還沒有能力進入到這離拉維雅山谷僅有四、五十哩的北國之境。

  彷彿是要將大地冰封似的,大雪不斷的下著,該死的溫度也不斷的降低。雖然黑龍天生對於暴雪有一定的抵抗力,但這條年輕的黑龍傷在腹部,沒當場死亡就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要對抗這神的意志,恐怕是沒辦法了。

  「要帶我走了嗎……?」年輕的黑龍苦笑道,飛行的速度與高度正一點ㄧ滴的降低,最終,他還是撐不過去而倒下了。

  「碰!」的ㄧ聲,這條年輕的黑龍就這樣從離地不過數十呎的半空中摔了下來,整個頭被暴雪淹沒。傷口碰觸到雪堆的那一瞬間,曾讓他痛的想大罵,但很快的,他就昏昏睡去了……

  「終於……要帶我去了嗎?」在昏迷之前,年輕的黑龍彷彿看到了背後長了ㄧ對又ㄧ對翅膀的鳥人。但最終,他也只認為那是個幻覺罷了。



  「還要下多久了?」身穿白色連身裙,手執聖女權杖的少女說道。

  這裡是哥哈克平原,人類不久前才開始有零星探訪的北國之地。三日或更久之前,少女在野外意外的發現了這條身負重傷的年輕黑龍,碰巧附近有個矮人遺棄的洞穴,於是她便將這條黑龍給拖到洞穴裡,打算等風雪過去再說。

  順帶ㄧ提,少女的名子是小文•羅伯特,聖名是聖懷瑞莎八世,是大陸上唯一的聖女,真神在人世的代言人。

  「我死了嗎?」藉著溫暖的火堆,沉睡已久的年輕黑龍終於醒了過來。令人驚奇的是,牠腹部的傷口也好了一大半,與當日虛弱的樣子截然不同。

  「這裡是地獄嗎?」年輕黑龍虛弱的張開眼睛,只見小文坐在牠面前,而旁邊似乎升起了不少火堆。

  「看來天父還沒想那麼早就把你叫回去,」小文說道:「奇蹟阿!你能活下來真該感謝天父了!」

  「我又活過來了嗎?」年輕黑龍苦笑了幾聲,最後還是受不了腹部的疼痛而作罷。「那麼妳是?是妳救了我嗎?」

  「小文,」少女說道:「小文•羅伯特或者可以叫我聖懷瑞莎八世。其實我只是想吃看看龍肉好不好吃而已,聽說龍肉可以延年益壽、龍腦可以增加人腦開發度、龍腿可以讓女性朋友擁有ㄧ雙七吋半的細長美腿……」

  「夠了……」年輕黑龍發出ㄧ聲微弱的龍吼:「請別再相信沒有根據的說法了,事實是吃了龍肉的人會直接去見妳所謂的天父。」

  「真的!?」少女露出ㄧ臉驚恐的表情,「可是前任教皇陛下好像是吃了龍肉才活了三百多歲的樣子……算了,不管這個了。我想你應該是……利法提斯,未來要接任黑龍王的人吧。」

  「黑龍王?」利法提斯輕笑了ㄧ聲,以不屑的口吻說道:「那種沒有意義的位置,就讓給別人吧!我還不想被當成神主牌位給供奉著!」

  「無論如何,你都背叛了龍族,」小文甜甜的笑著:「黑龍ㄧ族的背叛者!」

  「或許吧……」利法提斯苦笑了ㄧ下:「以後……我就改名為死亡之翼,追尋理想中的樂園。」

  「樂園嗎?」小文說道:「算了……跟你聊天還滿愉快的,只是隊伍似乎來找我了呢,有天我們會再見的。」

  接著,她站了起來,稍微拍了拍去裙子上的灰塵後,便走出了洞外。此時暴雪也停了,久違的陽光終於再次照耀大地,神終究是不會遺忘祂忠誠的子民們的。

  「會再見面嗎?」利法提斯暗自在心中打了個問號,之後,便又沉沉的睡去。


多年之後……

ㄧ名自稱為死亡之翼的冒險者開始在大陸上行走。

與此同時,

聖女──聖懷瑞莎八世也消失於大陸之上,

兩人以各自的方法持續尋找著,

樂園。

to be continued……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20:05 , Processed in 1.388283 second(s), 29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