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蟲吃蟲

【長篇小說】 童話樂章

[複製連結] 檢視: 2739|回覆: 14

第五章 耶耶驚魂夜之二

 「武士大人……」伍德很想阻止葉辰辰和安瑟互看不順眼,就準備要打起來的這種狀況。奈何自己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小隨從,一個是皇家武術諮詢師,一個是傳說中的武士。論地位身分,還沒有他插嘴的餘地。
  「啥哈…呼……」沃特還是在睡覺。這種時候沃特應該是「閉目假寐」。就算他醒了,他也要裝作睡覺一樣,才能看好戲呀。
  
  一轉眼,快要凍僵的氣氛消失了。他們眼前就是榱提數尺的舊城堡,若隱若現的躲在雲層裏,讓葉辰辰不禁聯想到小時候童話故事裏畫得美輪美奐的城堡。它被許許多多的枝籐刺蔓纏著,原本應該是乳白色的瓦片,過了十八萬兩千五百多個日子,少了童話繪本該有的光鮮亮麗,倒有幾分童話故事電影裡,睡美人長睡的城堡。
  不過,舊城堡和冰鎮國的皇宮比,還差得多。舊城堡是用石頭一塊一塊堆積起來的砌牆,有種老舊的味道;冰鎮國的皇宮用的是金鉑包起來的似的,光是一個城門的等級起碼差了二十倍呢。這可以清楚的看得出來,在十八萬兩千五百多個日子裏,冰鎮國的經濟是越來越飛快得進步,越來越接近冰鎮國最強盛的時期了。
  一個大半天,從冰鎮國皇宮出發,不快不慢的趱路,澄橘的美麗天空也漸漸被夜幕籠罩在籃紫色的世界中,爭奪那幾十分鐘的炫采耀目。
  安瑟知道至護城河開始,就會有如高牆般的荊棘刺籐。爲不讓夥伴過於心驚,她提醒道:「大人,伍德,我們在過去就是舊城堡的護城河了。從那裡開始請大家注意荊棘枝籐,因為它們種類繁多,有毒無毒很難一眼察覺。」
  說罷,安瑟帶頭擎一把利劍,口喊「出發」,逕自拔腳往前。不知安瑟是否故意拂戾葉辰辰的意思,這樣的動作,弄得她不知道現在自己是什麼身分,安瑟又什麼時候成了領隊了。
  沃特還是在睡覺,還是睡得打鼾。
  安瑟謹慎的揮舞著利劍,在最前面如同老練的大廚輕鬆切著洋蔥還掉不出一滴眼淚一樣,劈著,砍著前方的阻礙物,一路往舊城堡的大門前進。
  該死的伍德,又在這種神經繃緊的狀態,說一些令人想K、封住他嘴巴的故事。他說:「大人,您不想知道後來偷偷進入舊城堡的那個小偷之後還發生的事情嗎?那件事沒多久,又有一個人也想試試自己能不能從舊城堡裏掘出什麼好東西。那個男人也是和我們現在這樣,劈荊斬棘,猝然,他聽到了貓頭鷹悲涼的叫聲,盤旋在他的腦海裏,細細聆聽,除了貓頭鷹之外,似乎還有一種像是植物在動的聲音……」
  葉辰辰在這時候插嘴,說:「那說不定是馬韁拖在地上發出來的聲音。」
  「如果是這樣還好,問題是,他是偷偷的一個人來舊城堡,又是被通緝的嫌犯,怎麼可能騎馬來呢?來舊城堡尋寶的人,都是走投無路,活在死亡邊緣的人了。」伍德回答完葉辰辰的問題,又繼續說:「而且,他那時候,也和我們一樣。天空逐漸晚了,很快的變成黑沉沉的一片,一點小小的聲響,不論是自己的腳踩著斷裂的荊棘的『滋喳』聲,還是在不遠處,鳥兒拍擊翅膀的聲音,都一清二楚。」伍德現在的表情比起討論新型病毒無法醫治的話題,還來得嚴肅許多,比起感染新型病毒的人類是否能存活,還來得重要一般。
  「這裡方圓五百里,也只有這幢城堡。五百里之外就是一些動物植物,不然他還可以聽到什麼。」葉辰辰不以為然。
  「當然這些聲音不能真正讓那個男人感到害怕,感到恐懼。武士大人,我正要進入真正的令他膽戰心驚的地方了!」伍德說這件事情的時候,總是讓葉辰辰想到死亡筆記本裏,意正言詞說著自己的偉大理想的奇樂,夜神月一樣。
  呃,這還是以輕鬆為主的《童話樂章》喔。
  伍德以光速吞了吞幾口來不及吞的口水,驀地,伍德喟然說道:「武士大人,如果您沒有很想聽的話,可以告訴伍德的。」
  眼皮近乎闔上的葉辰辰聽到伍德的嘆息聲,也振作了一下精神,回答:「伍德,我也不是不愛聽你說故事,只不過你說的一點都沒有讓人很緊張刺激,感覺到一點興奮的感覺呀。我是正常人,所以……算了,你繼續說吧,我真的很想聽下去的。」
  伍德的眼睛有點濕潤,「謝謝您,武士大人,您的大德大愛,讓伍德感動零涕。」擦拭了自己的鼻涕,「555,安瑟打開了舊城堡的大門時,那個男人也一樣打開了大門,幾乎同時,在枝籐荊棘蔭下的他,感受到夜風一陣一陣掀起樹濤聲,拂透入他的身體內,令人毛骨悚然。」
  唔,伍德說著,走在前頭的安瑟和與伍德同行的葉辰辰都感受到伍德說的『在枝籐荊棘蔭下的他,感受到夜風一陣一陣掀起樹濤聲,拂透入他的身體內,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不禁齊齊起了雞皮疙瘩,不禁齊齊瞪著伍德看。
  這還是她們第一次這麼有默契感受到一樣的感覺。
  「伍德,如果你要繼續把故事說完,那請你挑重點說。」葉辰辰這一次才了解,什麼叫「背脊發涼」,什麼叫「感覺毛毛的」的意思。
  安瑟全盤不計,又回頭砍她的。她勞心勞力,辛苦的清出一條路好讓葉辰辰和伍德騎馬騎得輕鬆。撥開城堡大門上的苔癬,使力推了開,我們終於可以看到舊城堡長得什麼模樣。
  但是沒有月光的晚上,要看個明白,並不容易。大家也沒有意思想繼續在這種地方逗留,有默契的繼續往前。
  「對不起,武士大人。」
  伍德還是把故事說完,「他很快地來到了傳說,多多王子沉睡的床前。可是他發現,多多王子睡的床上,並沒有人。他左顧右盼,左思右想,想著:可能五佰年前的人們,就想到要防範盜賊了吧!也沒有想太多地,在城堡裏搜了起來。」
  說到這時,安瑟她請葉辰辰和伍德把馬栓在城堡的玄關附近,改用走路的進去。
  在玄關,安瑟找了三個火把,點燃了給葉辰辰和伍德,自己也拿了一把。隨後,便往多多王子沉睡的房間走去。
  他們進去城堡後,發現所有人的睡著了,更奇的是,所有人睡著的姿勢很不自然,彷彿這一切都是突然間靜止下來的,然後陷入了長睡。
  沃特一醒來,沒有被這種怪異的景象嚇到,反而很鎮定的環顧四周,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嘴裏喃喃著說:「好像,我好像看過這個畫面……」
  「搜著搜著,那個男人不自覺的走到城堡的左邊高塔上,就在這個時候,他聽到了很大聲的震動聲,他嚇了一跳。因為,那股震動聲的源頭,就是在舊城堡左邊高塔上的閣樓裏。那個男人,就是在閣樓的門外!」
  「伍德,你說你的故事就好,幹嘛還把它演出來。你是嫌這裡太有趣了嗎?」葉辰辰的褐色眼睛,憤怒視線似要毌穿伍德般。
  伍德這麼說,豈不是要安瑟別往多多王子沉睡的房間走嗎?
  「奇怪,伍德,你不是說舊城堡五百年之中,常常有盜墓賊和一些該死的傢伙來嗎?他們怎麼什麼都沒拿的樣子。」葉辰辰說出了眾人的疑問。
  「伍德也不清楚。不過很肯定的是,所有來舊城堡的人,大部分都一去不回,回來的人也瘋瘋癲癲,沒一個正常的。聽親眼看過那個男人的人說,他剛來時還很得體,回來就像去了一趟地獄一樣。」
  葉辰辰他們看見兩隻關在鳥龍的金色夜鶯、地毯上毛色非常昂貴的小狗和小貓、稀有的銀色玫瑰花--全都沒有被人碰過摸過的跡象。
  葉辰辰在高貴的女士們坐的沙發上,想近看這種奇特的畫面,她好奇的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感覺自己來到了蠟像館一樣。她把手肘在下腭,問醒來正回想什麼的沃特:「喂,為什麼這些人都睡著了?」
  沃特沒回答,仍在伍德的懷裏喃喃著同樣的話。
  「唉,沃特,你老了。」連葉辰辰的調侃也視若無睹。
  「大人,我們不應該浪費時間。」去探路的安瑟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似乎第一次除了殺人以外沒有的緊張已經冒了出來,令她打了個寒顫。
  葉辰辰這時候會理安瑟,她就不叫葉辰辰了。打量完這些高貴的女士,她不自覺就想摸摸看這些睡著的蠟像是什麼樣的滋味……
  「我想到了!」沃特這時候喊了一聲,書皮正面對葉辰辰。他才剛領悟到什麼,就發現,他領悟的東西,不就是他正要準備告訴安瑟等眾人的事情嗎?
  「別碰啊--!」沃特大喊的聲音滾過凜冽的夜空,似要阻止葉辰辰去摸那坐在她旁邊的高貴的女士,可惜,沃特就算叫破了喉嚨,也沒辦法在那時間砍斷葉辰辰的手。
  電光火石之間,葉辰辰來不及停手,手一接觸那女士的臉,所有睡著的隨從、小丑、衛兵、大廚、女士們眼睛通通發出驚人的光芒,如通了電的機器人,啟動了開關,接收到了某個指令,開始動作。
  而那個指令就是--殺光所有闖入舊城堡的人類和動物。
  就在傳輸指令的那一秒、葉辰辰停滯的那一秒、伍德十分困難的準備逃跑的那一秒、安瑟正衝殺救葉辰辰的那一秒--所有接到指令的機器,機械式地轉動了頭,轉向入侵者--葉辰辰、伍德、沃特和安瑟,開始進行屠殺的動作--機械式地站了起來,拿現有物,朝他們攻擊!
  「啊--!」
  一群通電的人攢趕葉辰辰他們不放,那群人的人數在一百人左右,同時在做同一件事情--追殺入侵者。當這麼一追呀殺的,鄰近的居民也很難聽不見這麼巨大的聲響,被誤認是地震雖誇張了一點,但是在葉辰辰現在所在的位置,這麼形容也一點都不為過。
  這真是太可怕了,又不是在看恐怖電影,怎麼會有如此嚇人的劇情發生,何況在此之前是一點都不知道,舊城堡還有這麼一樁沒有人知道的事情在裡面呢?
  按照伍德的說法,五百年前紀錄重要訊息,不是用石頭言簡易該地刻在石頭上就是刻在石壁或龜殼上面。所以五百年前,除了十二仙女讓這一切都睡著之外,誰也不曉得十二仙女是否偷偷又下了第二個魔法呢?讓我們看下去,就能明白了。
  他們與那些「機器人」玩鬼抓人,居無何,好不容易甩開了他們,改玩躲貓貓遊戲,可是卻又讓「機器人」們主動改了回來,再次在舊城堡的夜裡,玩起了鬼抓人的遊戲。
  「喂,沃特,這是怎麼回事?」葉辰辰氣喘呼呼的問著,腳一刻也沒停下。又問:「為什麼他們突然睜開眼睛追殺我們?」
  「也許她以為你要扯她的假髮。」伍德回答。
  「說不定喔!」
  「……」安瑟搖頭又嘆氣。
  「這是十二仙女下錯了魔法的關係。」沃特在伍德懷裏一上一下的,也沒有很好受。
  「重點要怎麼讓他們停下來!」葉辰辰跑著,汗流浹背,氣喘如牛的問。
  「要讓他們停下來可能很難。因為,需要有牛油、青蛙的四肢、雞的血以及死人的腳指甲,混雜在鍋子裏煮個二十四小時,給他們喝下去,才能破解魔法。」
  葉辰辰艱難的問:「難道沒有B計畫嗎?」
  沃特還老神在在,思忖又思忖,才道:「唔,你是什麼意思?」
  葉辰辰想倒,「另外的辦法有沒有?」
  「伍德,那個停止魔法你學會了嗎?」沃特問。
  那些「機器人」有的是手裡握著曼陀鈴的小丑,有的是穿著華麗衣服的仕女,有的是手抓鍋瓢盆的廚師,有的是配著長劍的護衛衛兵,有的是服待小狗小貓的隨從,無不是面目猙獰,舉止粗暴的。
  伍德喘著大氣,急促的回答:「沒有。」
  「那麼只能靠你了,武士!跟我唸莎拉挖路去去!」
  葉辰辰跟著唸,唸了幾次似乎都沒有效果。「為什麼他們還在追我們!」
  「唉,你的愚笨讓我不敢恭維。咒語就是要誠心誠意的唸出來才能施展的。你再試試看。」
  葉辰辰又試了幾次,仍一點動靜都沒有。
  「你唸錯了,是莎拉挖路去去,不是莎拉挖魯去去。唸錯一個音,就會有很大的不同,別唸錯。」
  「莎拉挖去去!」嘗試了第五十三次,終於成功。所有追逐他們的「機器人」瞬間停了下來。
  「喀、啦!」
  「那是什麼聲音?」
  「好像是……打開了什麼機關的聲音。」葉辰辰依著看電影裡看出的第六感,說著。
  他們的眼睛同時落到了葉辰辰左手撐著的地方,但是還來不及說話,眾人齊聲尖叫著:「啊--!」
  
  「唔……」
  他們重重地跌入五公尺深的地方,上頭的沙一吋一吋地往他們頭上澆下,鼻孔裏盡是灰塵和沙子,只惹得眾人咳嗽連連。
  他們的火把不知什麼時候都滅了,伍德的和葉辰辰手上的早已不知蹤影,安瑟的火把被沙子這麼一蓋,似乎也點不著了。
  「這裡是哪啊?」
  沒有了照明工具,一切都黑黑暗暗的,也不知道這可以回到上面,還是通往其他的地方。
  幸好,安瑟還帶了火柴,就可以點在原本的火把上面。有了光,安瑟照了四周,他們現在是在一個很寬敞的,封閉的空間內。除了有人骨頭、蜘蛛網、沙子和螞蟻,也就沒什麼東西了。
  「呃……」安瑟的臉瞄到葉辰辰那,發出了怪異的聲音。
  伍德和沃特也朝葉辰辰那看去。
  葉辰辰只見他們的臉色在澄紅的火光下變得煞白,又轉青至紫,開始流冷汗,開始發顫。
  「你們在做什麼?」
  安瑟是他們之中比較有膽子的,抖抖的嘴唇,發出如囈語般的聲音:「有、有……手……」
  「什麼?」葉辰辰當然不解安瑟在說什麼。不過,看他們那麼怪異的表情,很像是恐怖電影裡面,其中的演員的身後站著某個令他們很害怕的生物吧!那是什麼呢?
  安瑟和伍德見葉辰辰不明白,另用手和眼神暗示了一下。
  葉辰辰從他們像是看到鬼的神色和那兩雙紫得變黑青的手,抖抖地,顫顫地,慢慢往他們指引的方向循循看去--從她的銀色甲胃往上到左邊的肩膀,葉辰辰她也不知不覺感受到那吹來的涼風惹來的那冷汗,還有緊張而導致的身體反應。
  她看到,她的肩膀上有一個修長的白色的手指,按著不動。隱隱約約,似乎被火光照得變青,變得如張牙舞爪的女巫的手指一樣可怕。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角色簡介之一

角色簡介之一

葉辰辰
個性用一句話概括:唯恐天下不亂。
人生目標:同上。
對沃特的口頭禪:動動你那未開發的小腦袋。
現代模樣:及肩金頭,穿舌洞,左耳三個耳洞,右耳五個耳洞。喜歡穿著龐克衣服,戴很潮的首飾。
童話模樣:中規中矩的男生褐色頭,耳洞消失了,被偽裝得很粗俗。被迫穿重達一百公斤的盔甲。
隱藏的專長:用爛爛、無邏輯的話說服別人。

安瑟
個性:潑辣。
模樣:同上。紫色的頭髮和眼睛。
年齡:最後被葉辰辰套出來是二十五歲。
二十六歲生日願望:擺脫葉辰辰。
經歷:
出生到一歲(小天使的年紀) 農民父母的小孩
一歲半到五歲(快變成惡魔了) 當好農民父母的乖小孩
五歲到十歲(開始做白日夢的年紀) 立志成為將軍,衝在最前線殺敵
十歲到十五歲(叛逆時期) 在街頭鬥毆賽中穿梭
十五歲到二十歲(成年期) 邁向職業軍人之路
二十歲到二十五歲(變態時期) 歐林競技場中拿下十次冠軍
二十五歲到三十歲(受罪期) 和葉辰辰一起的冒險旅程
作者自己比較偏向葉辰辰……

沃特
個性用一句話概括:年歲近萬的頑固老頭。
模樣:封皮是一張臉的書。
偉大的志向:經過歲月洗刷,只盼歸隱山中,過完餘生。
對葉辰辰的口頭禪:你的愚笨讓我不敢恭維。
五千兩百零五歲之後的生日願望:(和安瑟一樣)擺脫葉辰辰。

伍德
個性用一句話概括:每個人都希望堵住他的嘴。
模樣:超帥。黑眼黑髮。在葉辰辰眼裡是高級公關。
職業:管理沃特的日常生活等等之類的隨從。
其他:無神論者。國文程度和葉辰辰有得比。

多多.冰鎮.克列弗
個性用一句話概括:天真爛漫的潔癖怪。
模樣:花美男。褐色頭髮和眼睛。
職業:冰鎮國王子。
夢想:當個真正的乞丐。
樂趣:和葉辰辰一同研究其他男性的生理構造。


其他想到再補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集大綱

  「這麼大的恥辱……不想自殺都難……」
  「武士大人……雖然我不知道什麼學生會的東西,不過上廁所用內褲擦拭,是有點令人難為情的。」
  「更羞人得是,這件事情還傳了出去,傳到了義仁寶貝的耳朵裡。」
  「武士大人……」
  「他很安慰我,對我說,學妹,下次上廁所記得帶衛生紙。聽到這個話,讓我更想自殺了!」
  她眼神眼爍,亮得差點閃傷葉辰辰的眼。「武士大人……雖然如此,小的依然很佩服您。」
  「佩服我的什麼?」
  她眼睛閃閃發亮,像發現外星人一樣。「您對同性的愛慕,是這麼真切,是這麼誠實的。」
  「什麼意思?」葉辰辰困惑,轉頭瞄了一眼房間的鏡子……
  「啊--!」
  意思是,這一切都是金冰冰害的。

  「辰,妳不要想不開。」在危機時,這麼冷靜得勸說,大概只有金冰冰能做到。
  「冰冰,妳不要阻止我!」葉辰辰雙手握緊拳頭,一臉很憤恨的樣子。
  「有什麼事情,妳告訴我,我可以解決,就幫;不能,我一定會找人幫妳。」
  見她往前踏了一步,葉辰辰緊張得退了一步,說:「妳不要過來,再過來我就要跳了!」
  以為葉辰辰要準備跳下去,金冰冰以跑一百公尺縮減為十公尺衝刺。
  「啊--!」
  其實她沒有很想死的……

  金冰冰是誰,她就是葉辰辰認識很久很久的知己,就是她害得葉辰辰亡命天涯,厄運纏身的女孩。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六章 來吧寶貝之一

童話樂章 第一集 睡美男 第六章 來吧寶貝

  那隻搭在葉辰辰肩上的青色的手,很符合現在他們身在的氣氛,冷冷的,冰冰的,陰森森的,用二十一世紀的形容方式,可以說,如同來到了停屍間一樣詭異。

  安瑟是他們之中唯一能打能鬥的人,如果連她都嚇到閃尿閃屎,那麼他們今天就可以去見閻羅王了。還好,安瑟不算是那麼不道德的人,還好她還知道不能在公共場所隨地大小便。

  火把沒熄,安瑟許顫抖地握著它,很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手心發出來的冷汗。那火把在空氣中抖動著,似乎是想看看那隻手的主人是誰般。

  葉辰辰、伍德和沃特看安瑟往前,都不自覺地更緊張了。

  安瑟直到看清楚那隻手的主人是誰,才鬆了一口氣,緩緩地呼氣,說:「看起來像是第十代國王陛下和皇后。」第十代國王就是多多.冰鎮.克列弗的禿頭老爹。

  安瑟語罷,大家也才放鬆了下來。

  「唉,那他們怎麼長得和追我們的東西不太一樣,倒是像個腐爛的死屍。」葉辰辰問。

  「第十代國王陛下和皇后陛下是五百年前,王子十六歲受到詛咒時上吊自殺,所以與那些留在舊城堡裏的人是不一樣的。」

  沃特哼了哼,插嘴道:「就算國王和皇后沒自殺,十二仙女所下的祈福術,也就是魔法,也一樣能殺了他們。」眾人懵懂,他繼續說:「不是說她下錯了魔法嗎?如果魔法的咒語一稍有變,那可不是鬧著玩的。她本來的魔法變成了,守護舊城堡的魔法。等那些守護舊城堡的人醒了,不會和多多王子一樣醒來,而是變成第十代國王陛下和皇后殿下一樣的死屍了。」

  「與我們何干?也不是所有百姓都歡迎那些活了五百多歲的老妖怪搶他們的飯碗的。」葉辰辰掏了掏耳朵裏的耳屎,攤攤手說。

  沃特還想罵葉辰辰什麼,卻被安瑟搶著說:「我們應該先救王子再談這些事情。」

  大家在準備找出路時,沃特丟出了疑問:「安瑟,妳不覺得,第十代國王陛下和皇后殿下的屍體不應該是在這裡的嗎?按照第十代國王陛下當初設計舊城堡的時候,這個空間應該是所謂的暗格。」

  胸大無腦,四肢發達的安瑟也停住手腳上的動作,細想了一下,「這格局,是暗格沒錯,不過,國王陛下和皇后殿下的屍體在這裡的話,那麼多多王子殿下的屍體會在哪裡?」

  感覺上安瑟好像沒想很多……

  很囧的葉辰辰,因為沒人理會她臉上的疑惑,不得不問伍德:「暗格是幹麻的?」

  「為了抓皇宮裏的刺客,第十代國王陛下想出一個機關,讓刺客能自投羅網掉入這個暗格裏,
便能輕鬆逮到刺客。」

  「唉,我就說嘛,沃特,動動你那未開發的小腦袋,好好思考怎麼出去,還沒想辦法出去就想王子在哪。我們就算分析出來王子的屍體在哪,還是被困在這裡救不到王子啊!蠢啊!」

  誰也不想留在這種地方,就連沃特這活了五千歲的老妖怪也不打算多停留一秒的。沃特「狠狠
的」說:「一般是沒辦法從暗格裡面出去的,必須要有人從外面打開機關的門才可以。」

  「所以呢?」

  安瑟已經明白沃特的意思了,伍德顯然也是,看起來現在只有葉辰辰還在狀況外。

  安瑟耐心的說明:「大人,暗格離地面差不多十幾米,我們現在工具不足,沒辦法很快地出去。」

安瑟很認真的看著葉辰辰。

  葉辰辰意味到那兩人一書傳來期盼的味道。她促狹地打量起眼前的一女一男和一本書,說:「我剛剛那不過是運氣好罷了。」

  「大人,難道您不想出去嗎?」伍德說。

  「這可能是明格神的旨意啊。」葉辰辰狀似虔誠的信徒說著。

  安瑟蹙著眉頭不再說話。

  伍德的無助眼神傳著眼波苦苦哀求葉辰辰,絲毫沒有效果在。

  沃特學著安瑟,沒再開口。他不開口的模樣和睡著的樣子一模一樣,只差在有沒有打呼而已。

  是的,現在出去的方法只能靠葉辰辰用魔法逃離這裡,別無他法。

  葉辰辰被安瑟那兩顆圓滾滾的眼珠子盯著實在很不好受,於是換了個舒服的姿勢,躺在角落,一臉愜意。

  「咻-─」

  安瑟飛速地拔出匕首架在葉辰辰的脖子上,不,應該說架在葉辰辰那重達一百公斤的盔甲上,惡狠狠的威脅著:「艾爾托,你不希望和第十代國王皇后留在這裡吧?」

  葉辰辰被人用匕首抵在脖子上也不畏懼,回答安瑟:「呃,也沒什麼好不希望的,反正死了就死了,你們沒有王子回去交差,又讓我死在這裡,你們也不敢回去吧?所以把我殺了對誰都沒好處的。」

  安瑟聽著,拿著匕首的手也軟弱地放了下來。

  看安瑟的動作,知道自己的報仇目的就快達到了,葉辰辰欣然一笑,「安瑟既然妳已經明白了,我就不用再說什麼了。」

  「你是什麼意思?」安瑟瞇著眼問。

  安瑟她應該了解的,只是想再確認葉辰辰是不是心裏想的那樣無恥。

  葉辰辰攤手表示:沒錯!我就是無恥。

  葉辰辰看著那天在皇家訓練場整了足足有八個多小時的安瑟,單腳跪在自己面前,雖然面色已經試圖殺了她千千萬萬次,她的心裡還是一陣痛快-─安瑟終於破戒了,她終於低聲下氣的在求她呢!思量這些的葉辰辰還忍住那種突如其來的優越感,止住想發出來的三聲大笑。拭去眼角的眼淚,葉辰辰說:「喂妳跪著不說話,當我是死掉的第十代國王嗎?」

  不意外安瑟現在的神色會如此令人心顫,換成是正常人都會露出這個樣的情緒的。安瑟咬牙切齒的說:「請你讓我們出去。」

  「武士大人……」伍德試圖幫安瑟求情。

  這樣有可能過關嗎?答案明顯的是NO。葉辰辰看著安瑟,就看到前天安瑟拿著磚頭逼她蹲馬步的殘忍畫面。「啊?妳說誰?」

  葉辰辰邊說,邊用手加強自己的疑問,看了真讓安瑟有起不顧後果的殺心,但是一想到升官衝上第一陣線的事情,很快又忍了下來。

  「武士大人,請您讓我們出去。」安瑟忍得嘴角都咬出了血來,甚是炙熱的火山熔炎就要噴發了般。

  「啥啊?」葉辰辰狀似一臉疲態,又說:「妳以為我是女王嗎?我可是受千千萬萬個人民愛戴、甚至愛到讓人民忍不住就要朝拜的武士!妳這樣求我用魔法讓你們出去,我就要做嗎?那些朝拜我的人民又該怎麼辦呢?他們這樣求我都沒答應了,何況是妳?」

  葉辰辰這麼做,只能說明一件事情-─很帶種!她實在不把生命當一回事!

  在旁邊的伍德和沃特聽完,是猛吞口水,閉上雙眼,生怕安瑟會失去理智做出瘋狂的舉動來。

  還好安瑟沒有打算再破戒,忍下了這屈辱。雙腳跪在地板上,向葉辰辰朝拜,求她──這可真真地讓葉辰辰得到了目的,可是葉辰辰卻發現,她竟然沒有一絲絲的快意,這讓她很懊惱自己今天是不是少吃了下午茶的關係,才有那種莫名的感覺--叫她整個心都沉入了大海,被一波又一波的浪打在身上的那種蠢動。她還是這樣安慰自己:算了,下次記得不管什麼時候都要填飽肚子!

  然後,沃特就和方才在逃命時那樣教葉辰辰魔法咒語。

  「跟著我唸,若李巴哈那去。」

  「跟著我唸,若李巴哈那去。」葉辰辰照著沃特說的唸了一次。

  「『跟著我唸』那四個字不用說。」有鑒於安瑟這個借鏡,縱使沃特教葉辰辰魔法時總是很無言,但現在這時刻也要忍著。

  「『跟著我唸』那四個字不用說。」葉辰辰唸著。

  「……」


  「若李巴哈那去。」葉辰辰在試了一百零六次魔法咒語,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暗格裡面還是很多沙子,地板上還有可愛的螞蟻,牆壁上除了蜘蛛就是蜘蛛網,夜風還是小心地吹著她露在盔甲外的頭髮。

  「對!有風!」葉辰辰倏地起身比手畫腳的說著。

  大家很不想讓葉辰辰失望,因為當初國王在設計的時候就希望讓刺客有抱持著一線生機的假象,再加以打擊的心理戰。而且如果沒有風,點個火把在這裡不就是讓大家快點死翹翹嗎?

  「武士大人,那風雖然是從外面吹來,但是那是第十代國王故意這麼做的……」伍德說把事情原委解釋給葉辰辰聽。

  葉辰辰聽出那風不過是讓刺客不那麼快結束生命的心理弱點,憤而罵出「我操」等不雅語助詞。

  
  結束這小插曲,他們又回到葉辰辰練習魔法上。

  「若李巴哈那去……」

  葉辰辰說完,大家有默契的停了幾秒,卻仍沒有動靜。

  「大人,施展魔法必須要專注地唸魔法咒語就好了,不需要想其他的。」伍德說。

  「我除了想出去外,就是想怎麼出去。」葉辰辰不善地瞪了他一眼,又繼續嘗試唸魔法咒語。

  突然,葉辰辰唸到了第二百次時,終於有了動靜──他們頭頂上的機關被打開了,敞開的機關口,照入了柔和的月光,看起來就向指引光明的方向般。正當他們感動得淚眼婆裟的時刻,一群群東西擋住了明亮的光,似要阻擋他們到光明的路一樣。

  看明白擋住銀白色月光的東西,就是如同機器人、守護在舊城堡的各職業隨從們──虎視眈眈的睇著他們看,彷彿他們看到了城市廣場中準備受焚刑的海盜和賊人一樣,詭異至極。

  是的,當這些生物打開了機關,當這些生物用那種毫無神采的眼神直視你的時候,感覺上你已經被死神盯上了,你所看到的那些人就是將你帶往地獄的孤魂野鬼。

  呃,這還是以輕鬆為主的《童話樂章》喔。

  那種感覺,讓你不禁要問,他們該不會是要……跳下來吧?
  
  已經來不及尖叫或喊救命了,連思考之前葉辰辰剛才是怎麼進入暗格的方法都來不及想。從十米的高度跳了下來,一個又一個占滿暗格的小小空間,場面和視人如草芥的時代,從地面丟下屍體準備要掩埋了般,令人怵目驚心。

  「若李巴哈那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六章 來吧寶貝之二

  「唔……」

  吃痛的呻吟聲伴隨風沙聲在他們的左右來回擺蕩,安瑟手裡的火把也滅了,他們身周頓時沒有了光線。

  葉辰辰現在的感覺,雖然今晚的經驗沒有及八八水災的災民的滅村痛的百分之一,但是同外界看馬政府的可笑和謊言的感受,是差不多的。葉辰辰不是批評金冰冰,她只覺得那剎那間有股特別的失落,突然想起自己的家鄉罷了。

  是的,她想起自己自殺前,她的家鄉,台灣當時政治混亂,連她自己一個十六歲的高中生都對中央政府感到很失望。想,為什麼福爾摩沙會變成現在這個模樣,會想,台灣人民到底為什麼要受這種對待,他們很可愛,可是卻有個把自己國家賣給別人的政府呢?也會想,還好父母親都很理智,選總統沒有浪費時間和精力去投票。

  為什麼突然在這個時候有這種想家的感覺,她不知道,似乎她已經死了吧?正在回想自己前世的記憶吧!能回去台灣嗎?回去之後會怎麼樣呢?路邊的電信箱上面會不會已經沒有了某賣國的字樣呢?也許一覺醒來,她會在那自由的天堂了吧?

  但是人還是要回到現實的,事實上,葉辰辰他們沒有飛到天堂或者地獄去,他們還是在舊城堡的某處。

  「武士大人……」

  伍德眼裡的沙子灰塵沒了,立即抱住了昏昏沉沉的葉辰辰,查看她有沒有受傷。

  安瑟看了看四周,這裡是舊城堡關著牢犯的監獄。

  黑暗中的監獄也是安靜得怪異,剛剛追他們的隨從也不見了似的。

  尤其是沃特,他覺得這個傳說中的武士越來越奇特了。艾爾托.布雷竟然有這種技能,能在最危機的時刻施展魔法,實在令人難以解釋與了解其中的原由(啊,這也沒什麼好奇特的,如果主角沒活到第一集就死掉了,那讀者會覺得很瞎的。況且,如同第一章所說的,葉辰辰其實也沒有很想死的……)。

  「喔,伍德,我沒事。」葉辰辰拍了拍身上的沙子灰塵的,「伍德,」她停頓了一下,關懷狀地又說:「你剛摸了我好幾把,友情價一把三百銀幣,那好幾把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了,以我們那麼好的情誼,估計一下,我看你就給我五十三萬五千銀幣好了,唔,換算了一下,每五百銀幣就等於一金幣,那麼就是一千零七零金幣,喔,那麼為了我的好朋友伍德方便,我看我們湊個整數,算一千一百金幣好了。」最後,笑咪咪的補充道:「嗯,你回去要記得報帳,不然你怎麼可能出得起呢?對吧,伍德!」

  「……」伍德好可憐。

  就在伍德那小小心靈受創傷的同時,安瑟發神經的顫抖著聲線,說著:「這、這是……」

  大家,包括在伍德懷中的沃特,也尋聲望了過去安瑟所在的位置。

  安瑟看到了什麼?

  希望安瑟別因為看到老鼠的屍體就在那裡唉唉叫。

  沒有了火把的光,現在只能借用少許的月光才能看得清楚了。

  雖然安瑟看到的不是老鼠的屍體更不是小強的,但是也差不了多少──安瑟腳前躺了個快包成木乃伊的屍體,不過眾人特出的是,屍體的頭上戴了皇冠。

  「這是第十代國王還是皇后?」葉辰辰問。

  「這不是第十代國王陛下或皇后,這、這是多多王子殿下!」安瑟冷肅的望著葉辰辰說。

  「所以呢?十二點到了,所以多多先生葛屁了?」葉辰辰不知死活,繼續問:「那我們的任務也結束了?」見他們都不說話,葉辰辰開始原地轉圈歡呼了起來,口喊「萬歲」個不迭。

  不知道「葛屁」是什麼意思,但安瑟聽得出來葉辰辰話裏的諷刺。安瑟只能瞪著她,說:「並不是這樣的。」

  「喔?」

  伍德又來打圓場了,說:「呃,武士大人,女王陛下犧牲自己當召喚品,召喚了您,目的就是為了解開五百年前的詛咒啊!」

  「伍德,這我明白。」葉辰辰面對伍德才會有耐性。然後攤手又問了一次安瑟:「所以呢?」

  「所以你要親吻多多王子殿下,讓他從詛咒中解脫。」安瑟說。

  「我?」

  眾人點頭。

  「親他?」

  眾人再次點頭。

  「這個屍體?」

  眾人用力地點頭。

  「包成木乃伊的屍體?」

  眾人又用力地點頭。

  葉辰辰哈哈笑了無數聲,「你們真愛說笑!」

  「……」

  眾人無言以對。

  葉辰辰看這個樣子,也知道不是開玩笑。

  她蹲身瞧瞧多多王子個仔細,卻也沒有瞧出一個王子的其他特徵來,很是難過,想自己到底是好命還是歹命啊!

  吞吞嘴裡少許的唾液,抆拭自己額頭、鼻頭、人中和頸子上沁出的汗水,深吸了一大口氣,又呼出了一大口氣,學著安瑟向明格人祈禱的模樣做了一遍,如醫生在做大手術的時候謹慎地望著安瑟、伍德和沃特。

  她有點緊張,有些侷促的感覺,甚至還有些莫名的情愫。不過相信任何人都不會想知道親吻一個美其名曰:被詛咒的王子,實際上是看不清臉面的木乃伊。喔,葉辰辰一想到她寶貴的初吻不是獻給超義仁寶貝,當下就體悟到,從一而終是理想的道理。

  眉心一擰,剛俯身,就被後上方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給打斷了思緒,猝不及防,一股強大的風壓將她上半身強行推至前方地板,喔不,看樣子不會只是落在地板上,還有一個肉身當墊子──葉辰辰就這樣很倉卒的結束她人生的第一個吻。

  天花板上的碎石碰落了下來,噴沙吃風的,很不好受,慘的更是,那群數量龐大的守護人竟然追到了這裡!該要開心十二仙女的魔法因為有優良的遺傳基因嗎?555……

  不過,就在葉辰辰的豬血唇撞上多多王子受白色的麻布包住的嘴巴的這個時候,已經聽不到守護者們窸窸窣窣的腳步聲,葉辰辰只能感覺到身下的木乃伊漸漸有了極細微的體溫和呼吸聲了。

  安瑟等眾人第一次體驗這種經驗,所以也只能等待奇蹟,喔,是的,他們只能等待奇蹟降臨了。

  哀,幾天的折騰,她葉辰辰覺得自己旣沒自由,受人擺佈,還要冒險搶救王子,然後浪費她人生的初吻,她處境堪憐呀。現在身下的屍體似乎,應該已經復活了吧?不然那些可怖的東西怎麼沒動作了呢?

  「唔……」戴著皇冠的木乃伊恢復了正常人的心跳鼻息,似身體很痛很燎地呻吟著。

  葉辰辰抬起頭近距離觀察木乃伊王子,靜靜看著他,問:「喂,醒了叫一聲。」

  呃,多多王子初醒,眼裡的世界全是灰濛濛的一片,聽到葉辰辰模糊不清的聲音,正遲緩地辨識著音節,拼出完整的句子。他想開口說什麼,喉嚨的神經灌入大腦覺得非常疼痛難耐,像是裡面冒了火花一樣。

  葉辰辰不知道猴年馬月這殘疾王子才肯說話動根手指哩,一手也不曉得是從何得來的力量,一抬,把王子立了起來,讓他倚著石牆,說:「喂,回話!」

  「武士大人……」伍德用眼神寄望葉辰辰別對多多王子太粗魯。

  「大人,王子殿下好像身體不適,我們先看看王子殿下是怎麼了吧!」安瑟也是憂心忡忡,深怕葉辰辰一下子又把王子給弄到斷氣。

  「我現在不怕他死,倒怕他早就斷了手還是腳的。」葉辰辰說。

  「什麼?」他們齊聲問道,不明白所以。

  「你們不是不能理解第十代國王和皇后會在暗格而不是棺材裡面嗎?我猜就是因為那些守護舊城堡的人做的。伍德不是說每每都會有人來舊城堡尋寶嗎?這些人一定和我們一樣觸碰他們,和我們的下場也是一樣,然後不小心看到了不知怎麼的王子的模樣嚇到,然後惶恐離去,不然就是與第十代國王和皇后陪葬。」葉辰辰說完本想伸著懶腰,消去睡意,結果刷刷兩聲,讓昏睡不醒的多多王子重重地摔到地板上。

  雖然不知道現在時刻是幾點幾分了,但對時間相當敏感的葉辰辰能感應到,應該約莫九至十點跑不掉。今日的順利大家無不歡喜,但除了不用騎馬的沃特,安瑟、伍德和葉辰辰都已疲累至極,尤其是身穿重甲的葉辰辰,直到現在還沒有丟下其他人不管的找地方睡下已經很不容易了。

  安瑟和伍德對視半晌,最後望向應該醒著的沃特,沃特說:「這個可能性很大。」

  葉辰辰睏地舉目望天,再試圖讓自己打起精神,焉知,仰首舒展反而更添睡意。於是葉辰辰虛揮了手,把她的打算告訴他們:「現在晚了,其他的事情我們明天再說吧。王子不醒,我們猜到女王陛下掛了都猜不清,還是養起精神,明天才可以起早一探究竟。」

  「可是……」安瑟可不想這樣就紮營睡覺,因為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等她完成,等她弄明白的。例如,葉辰辰什麼時候親了王子、為什麼十二仙女的祈福魔法會錯、多多王子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第十代國王和皇后為什麼在舊城堡的暗格、多多王子受詛咒的事情是否還有隱情等等諸如此類的東西一直讓她心緒不寧,難以睡下的。

  葉辰辰也沒有不耐煩安瑟可是可是的,說:「安瑟,如果妳和我比賽我輸了,我就服從妳。」

  「那如果我輸了呢?」安瑟問。

  「妳就得聽王子的。」

  安瑟思考了一下,覺得這樣一來不管輸了還是贏了,都不用再看葉辰辰的臉色做事情,也沒什麼不好,也就同意了。

  「比什麼?」

  伍德一聽到要比賽,很是好奇。

  「比誰的反應能力快。我先示範,一二三四五,五四三二一,」接著加快說:「顛倒遊戲,顛
倒遊戲,遊戲!然後妳要說戲遊,再換妳出題。這樣可以嗎?」

  安瑟沉聲說,「古靈精怪。」雖然這麼滴咕,還是順著葉辰辰開始進行遊戲。

  沃特和伍德心裏直喊:沉默是金、沉默是金!

  「遊戲規則呢,簡單來說就是不能用疊字,三場定勝負。總之就是考妳的反應啦。身經百戰的妳,反應力很強,又是什麼比賽的十次冠軍,應該不會太困難。」這句話明顯是拍安瑟馬屁,如果葉辰辰換了另一種無奈的口吻,很快地安瑟遂將玉掌摑她了。或許也不會,因為安瑟只想到葉辰辰對她能力的不信任,反不會想到這個遊戲玩的是頭腦的反應力,所以安瑟要摑她巴掌,力道不會比諷刺安瑟腦袋不靈光還要來得重。

  安瑟用她的瓊鼻哼了一下,「少說廢話。」

  「喔,那我先出題。一二三四五,五四三二一,顛倒遊戲,顛倒遊戲!豬頭。」

  「頭豬,笨蛋。」

  「蛋笨,渾蛋。」

  「蛋渾,王八蛋。」安瑟有些怒了。

  「妳輸了。」葉辰辰淡淡的解釋,「忘了說,題目只限兩個字而已。現在是一比零。」

  「再來!」安瑟不服,但也說不出什麼話反駁她。

  「由妳出題。」

  「去死!」

  「安瑟,妳忘了喊『一二三四五,五四三二一,顛倒遊戲,顛倒遊戲』。所以現在是二比零。」葉辰辰不冷不淡的說。

  安瑟氣憤的哼了好幾聲。

  「安瑟妳出題吧!」

  「算了,我直接認輸算了,反正我輸了你也不能拿我怎樣!」

  葉辰辰聽到安瑟話也是鬆了口氣,很高興安瑟不是心中所想的那樣愚蠢,沒想到還不用自己演到三比零了才告訴她她所鋪的局。

  「是啊,我不能拿妳怎樣了。」葉辰辰回答的很乾脆。又說:「那我們來問問看多多王子是怎麼說的好了。」

  「問就問!」轉頭望向沃特,說:「沃特,你能說藝語吧!」

  藝語就是上古人創造的語言,現在只有上千歲的法師能聽得懂了。

  「呃,可以。」沃特不明白為什麼葉辰辰要做這些,愣愣地回答。

  葉辰辰其實做這些,只想確認安瑟會不會藝文而已,她不敢保證沃特給的魔法書的文字和安瑟拿著的地圖上的文字是一樣的。還有就是,繼續讓安瑟破戒,雖然她已經破戒了,但是葉辰辰認為讓別人破了自己所定的規則是一件很爽的事,百用不厭,百看不厭啊。心裏頓時嘲笑了起什麼平安節的鳥節日。

  伍德讓沃特靠近的嘴巴,問了幾個問題,王子也有回答。不過看不出來王子是不是醒著還是病得昏醒。

  沃特語氣很失望,說:「安瑟,多多王子說的是上古的藝語,不過屬於克列弗氏的語言,我也不是很明白。」

  這真是葉辰辰意料之外的事,於是,她決定套套看她想的是不是正確的:「克列弗氏和我頗有淵源,我可以聽得懂。是吧?」

  上古流傳下來的資料部分都不全,不過許多的老魔法師們對克列弗氏和上古偉人的關係看起來很密切。傳說中的一個石壁上記載一篇克列弗氏的某任國王曾經款待艾爾托.布雷和上古偉人,另有殘篇也說克列弗氏的小公主曾嫁給上古偉人之一的杯子爾呢!所以,葉辰辰理所當然能聽得懂多多王子的藝語,因為,艾爾托.布雷就是創造藝文藝語的偉人之一啊!這是沃特和安瑟都不能否認的事實。

  葉辰辰看安瑟凝重的臉色就知道她的猜測是正確的,如沃特一樣靠近王子的嘴聽他說什麼,然後假裝聽得懂般,說著:「多多王子告訴我,以我的能力定能領導我們回去冰鎮國!」

  安瑟一臉詫異,可想而知。

  葉辰辰雖然很爽,但是還硬忍著。「安瑟,妳從了?」

  安瑟低低的應了一聲。

  「那,為了證明妳是服從我的,請妳現在馬上演個……爆裂的菲蘭花好了。」

  「為什麼菲蘭花會爆裂?」眾人不解。

  「世事難料。」葉辰辰一本正格的說。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3:25 , Processed in 0.185752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