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lemonwin

【長篇小說】 【奇幻】戒之旅《Nineteen , A theorem》

[複製連結] 檢視: 3805|回覆: 20

-Travel,Nineteen-
A theorem





  (一)


  夫托斯,一個由驛站漸漸變為一個熱鬧小鎮的地方,位於頓利奇北方不遠處。

  這裡以相當大量的手工藝品和民族技藝出名,是個非常適合玩樂的城鎮。


  不過今天在這街上出現了一個不平凡的身影,高級質料製成的禮服、蕾絲襯衣與束腹襯托出那姣好身材,坐在這村莊獨特代步工具上的她吸引了大家的注意,紛紛放下手邊的工作,只為了看她一眼。


  夫人就坐在這個看似馬車的簡易代步工具上。


  「我說杰啊……雖然你馬上趕來找我我是非常感動啦,不過我們現在到底在做什麼呢?」夫人看著一旁越來越多的圍觀民眾,不禁對她前方正在忙著操縱馬車的杰詢問。


  「做什麼?我正在努力駕馭這隻……難、難馴服的馬啊!啊!可惡──」正忙著與韁繩搏鬥的杰似乎沒有聽懂夫人的意思。


  「夫人的意思是說我們現在為何要在這裡駕馭這匹難馴服的馬。」坐在杰身旁的女僕平靜的解釋夫人這話的意思。


  杰用力的拉緊韁繩,然後一副吃力的模樣轉過頭去。


  「這、這還不是因為夫人你說要到處逛逛!」轉過頭去的杰不到一秒又被刁蠻的馬兒給拉了回去。


  「我說的到處逛逛可不是在這個小鎮裡逛逛呀!我是要各地去見識見識啊!」


  夫人嘆了口氣,看著一旁越來越多的民眾,意示杰停下來。


  「怎麼了?」杰把韁繩綁在前方的木頭上,轉過頭來。


  「這裡人太多了,我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夫人指指前方不遠處的旅館,臉色不怎麼好看。


  杰點了頭,下車拖著馬往旅館走去。



  **



  「杰,你知道我要你來的意義嗎?」夫人嘆了口氣,坐在旅館的椅子上看著正在整理行李的杰。


  杰露出一副不解的表情:「我身為隨從,跟著主人本來就天經地義啊!」


  「你沒有問題要問我嗎?」夫人似乎有點著急了。


  杰搖搖頭。


  「除了你托付給女僕的指令以外,真的想不到任何問題了。」杰把禦寒的大衣用力的甩了一下,然後攤平,放在木床上。


  夫人露出一個奸詐的笑容。


  「你生氣啦?真是可愛呢!」夫人看著面無表情站在門口的女僕,滿意的點了頭。


  杰嘆了口氣,高舉雙手。


  「妳還是饒了我吧!夫人,現在諾其拉家族亂成一團,妳身為第一夫人,實在不應該到處亂跑的……」杰走到夫人面前。


  「我才不管那個爛家族了,我要回家。」夫人把身體埋在高級的皮椅上,頭往後仰,這動作實在不符合有貴族修養的夫人。


  杰點點頭:「好好好!我知道,但是妳要先跟我回去處理──等等!妳說什……」


  話說到一半的杰突然停了下來,嘴巴張的開開的。


  「我要回家。」仰頭的夫人重複了這句話。


  「回哪個家啊!諾其拉家族那邊怎麼辦?」杰非常著急的走來走去。


  夫人伸了個懶腰,然後隨意的看向窗外。


  「回家就是回我原本的家啊!至於諾其拉家族那邊就別管了,人都死了,還能怎麼辦?就讓他們那些血親爭個你死我活吧,我才懶的管。」夫人似乎對街上的某個攤販感到興趣。


  「這可不行啊!那我怎麼辦?」杰的身分是諾其拉請來侍奉夫人的隨從。


  夫人看著窗外的景物笑了幾聲,回頭。


  「所以我這不是把你給請來了嗎?」夫人露出了一個諂媚的笑容。


  杰又再次張大了嘴巴,然後呆呆的看著往行李走去的夫人。


  「接下來的旅程我希望有個隨從,這樣可以了吧?」夫人拿起一件衣服在杰的面前晃阿晃的。


  「啊……喔?」杰似乎還在整理一團亂的思緒。


  直到他被站在門口的女僕給推到門外他才把整件事情連貫起來。


  「啊!我失業了嗎?不過好像又瞬間復職了……」



  碰!



  旅館的木門發出一個叫聲,杰被關在外面了。
 
  杰靠在門外的木牆上,用力的嘆了口氣,伸手摸了放在胸前的吊飾。


  「總覺得我好像總是只有被欺負的份啊!呵呵……」杰沿著牆坐了下來,靜靜的等待著。


  他把雙手放在頭上,試著回憶些什麼,不過試不到幾秒他便放棄了。

  過了幾分鐘,木門緩緩的打了開來。


  夫人換上了有別於剛剛高級禮服的束裝,是件高級且保暖的羽絨衣,至於上面當然免不了華麗的飾品。


  「走吧。」夫人往樓下走去。


  杰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然後看著眼前的女僕。


  「怎麼了嗎?」杰看女僕並沒有離開的意思,便開口發問。


  女僕點點頭,然後小跑步的跟上夫人。


  「到底是……唔!」杰正準備轉頭時,卻發現女僕剛剛站的地方多了大包小包的行李。



  「沒、沒搞錯吧?」



  杰除了嘆氣,還是嘆氣。




  (二)


  里昂所乘坐的馬車正以緩慢的速度在草原上前進著。


  「可、可兒?妳妳妳妳……妳怎麼會在這裡?」里昂顧不得自己撞疼的腦袋,一股勁的用手猛指可兒。


  可兒先是靦腆的露出了微笑,然後突然在變成生氣的表情。


  「你還敢說!」可兒鼓著嘴,雙眼像要著火似的。


  里昂一驚,連忙雙手合十,對可兒道歉。


  「對、對不起!」里昂勉強擠出了一個笑容。


  「對不起什麼?你想起你約定過我什麼事情了嗎?」可兒別過頭,不想看到里昂。


  「不……但是我一定會想起來的!所以請妳先原諒我好嗎?」里昂繞到可兒面前,一臉無奈。


  可兒用眼角看了里昂一眼,嘆了口氣。


  「就知道你一定會這樣……真是的。」可兒露出了「受不了」的表情。


  里昂只能不斷的傻笑。


  「對了!妳一個人就這樣跑來,那妳母親怎麼辦?」傻笑中的里昂想到了蘿倫夫人。


  可兒露出了一個微笑。

  
  「你為什麼能這麼為別人著想,但是卻連自己都管不好呢?」可兒潔白的牙齒露了出來。


  「因為……」


  「沒事的!我已經跟雷恩大叔談好了,況且……是我媽媽提出這個建議的。」可兒雙手叉腰,一副很有自信的模樣。


  里昂點點頭。


  「唔……真的對不起。」里昂坐在身後木床上,一臉歉意。


  「你也知道錯啊!」可兒又把臉別了過去。


  「我不應該只跟蕾奧娜討論的,我不應該忘了可兒,對不起……」里昂非常有誠意的道了歉。


  可兒滿意的點了頭:「你知道就好……」不過到了一半卻發現不對勁。


  「等等!蕾奧娜是誰啊?是那個……那個白髮的娃娃嗎?」可兒突然用力的回頭看向里昂,這動作使里昂嚇了一跳。


  「等、等等!聽我解釋!蕾奧娜是我的救命恩人啊!」里昂下意識的用手擋在臉前。


  「救命恩人?」可兒停住了準備撲上去的動作。


  「嗯!妳看!她就在這個戒指裡頭,妳等等,我馬上叫她出來……」里昂把左手的戒指放到可兒的眼前晃了晃。


  「戒指?」可兒的眉頭稍微的皺了起來。


  「沒錯!蕾奧娜、蕾奧娜,妳快點出來啊!我現在急需妳的解釋啊!」里昂用力的晃動左手,並且對著戒指說話,不過那道美麗的光就是不出現。


  可兒用力的握緊了她小小的拳頭。


  「里昂……就算你在怎麼掰,也不能把我當笨蛋啊!戒指裡頭怎麼可能有人嘛!可惡──」可兒的粉拳在里昂的頭頂和肩膀上落下。


  里昂只能無奈的一面擋一面對著戒指空喊。




  (三)


  夫托斯的北面森林郊外,有兩輛馬車停在森林的深處。


  「不好意思,如果諸位是想通過前方的瑪可鎮的話,那可能要讓你們失望了。」一個背著巨大獵弓的獵人站在兩輛馬車的前方,阻擋了他們的去路。


  其中一輛馬車的駕駛座走下了一個人,是個有點年紀且穿著黑色服裝的老人。


  「如果可以,請告訴我們前面發生什麼事了。」老人從口袋拿出了不少銅幣放在獵人的手上,露出了一個微笑。


  獵人笑了笑,並收了起來:「離這裡不遠的瑪可鎮現在正在打仗啊!西方山上的山賊們突然夜襲了瑪可鎮,並且佔領了它,如今正與國家的軍隊對峙之中呢,如果你們現在過去的話肯定會被捲入麻煩的。」


  老人皺起眉頭,鞠了一個躬說道:「那有沒有其他可行的道路呢?」


  「也不能說是沒有啦,如果從這個森林往東邊繞過瑪可鎮的話,也是可以繼續往下個城鎮前進,不過這實在太費時費力了,還是等待軍隊鎮壓山賊在北上吧。」


  獵人點了頭,然後往森林的更深處走了過去。


  老人回到了馬車的駕駛座上。 


  「怎麼了嗎?」後方的車廂傳來了一個令人厭惡且尖銳的聲音。


  「是的,前面的城鎮似乎被捲入山賊與軍隊的戰爭之中,暫時不能通行了。」老人照實回答。


  後方的帆布被掀了起來,從裡頭走出了一個穿著西裝、帶著紳士帽的人。

  凱斯用手扶正他的帽子,然後身旁的馬車走了過去。


  「有什麼指示?」另一輛馬車在凱斯靠過去的同時,從裡頭發出了一個聲音。


  「如果繞路可能會更麻煩,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希望你能盡快把貨物送到『卡貝城』,畢竟『紅蓮翡翠』這東西可不方便到處見光,如果遇到國家商會的人就更麻煩了。」凱斯用手摸了自己的領帶。


  另一輛馬車內的人沉默了幾秒,突然有另一個聽起來較為年輕的聲音發了出來:「並不是說不行,不過要我們同時保護貨物再保護你不受戰爭影響的話,這可能……」


  凱斯笑了幾聲。


  「不,我就先回夫托斯等待戰局結束好了。就請你們先安全的把貨物送過去吧,我到了之後會主動連絡你們的。」


  凱斯後退幾步,另一輛馬車起步,緩緩的往北方駛去。

  凱斯就站在原地,直到看不見馬車為止。


  「好了,出來吧,是拿回戒指了嗎?」凱斯向一旁的大樹望去,對著無人的地方說出了這話。


  正當司機疑惑的往凱斯看去時,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凱斯眼前,就這麼一瞬間。


  全身被斗篷給蓋住的身影,皋就站在凱斯的面前。


  「……熱心助人、服務周到、不定時的參與城鎮發展活動,除此之外民眾對於它的感想全都是肯定的,你要怎麼解釋。」斗篷底下發出了低沉的沙啞聲,像是咬了什麼再嘴巴裡似的。


  凱斯的嘴角微微的翹了起來。


  「這是關於斐特商會的評價嗎?不過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大家才不會懷疑它的吧?況且你不也清楚的看到了關於藏毒的報導了嗎?聽說國家商會的頓利奇分會還遭到局部的破壞,這種報復的心態實在要不得吧。」凱斯輕鬆的說著,一邊往馬車移動。


  皋靜靜的聽著凱斯說著。


  「並不是看起來像好人,它就不會做壞事,這種過度善良的行為反而像是在掩飾什麼,對吧。」凱斯拉起馬車的帆布。


  「……希望你別忘了我的委託原則。」皋似乎想說些什麼,不過卻打消了念頭。


  凱斯緩緩的點頭:「不殺小孩,不殺女人,不殺好人。」然後放下帆布。


  皋的身影就在凱斯說完這話的同時消失了,一點聲音也沒發出來。

  司機見狀連忙把馬車掉頭。



  馬車就這樣「喀噠,喀噠」的往夫托斯駛去。




By   Lemonwin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9:04 , Processed in 3.052751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