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奇幻]養女(神引前傳)

[複製連結] 檢視: 1020|回覆: 2

很多故事的開頭,其實沒想像中那麼複雜,也沒那麼平凡。

一個連名字都不為人所知的小鎮,座落在高速公路上的休息站附近。

居民生活淳樸,雖然大多從事第一級產業但並不落後,它們甚至有電子遊樂場。

這樣的小鎮,有一天一對名字也不太為人所知的夫婦生下了一個女孩,很普通的女孩。

居民祝賀他們,女孩也在這人情味濃厚的成鎮長大,直到有一天......

一場大火在小鎮蔓延,燒掉三棟民房後消防隊才好不容易控制住火勢,其中,包括女孩的家。

因為是深夜,而且最先起火的還是女孩的家,居民沒有一個人懷著女孩和她的父母都還活著的希望。

大家都在安慰後來受到牽連的兩家人,直到,有人看到廢墟中走出一個人影.......

是的,女孩還活著,她身上只有手臂和腳有些微燒傷,雖然走出來一臉疲憊而且馬上失去意識,但居民們還是無法接受。

一場大火,唯一倖存者是個還未成年的女孩,而且身上的傷口跟玩打火機不小心燒到自己的調皮小孩差不多,誰有辦法接受?

災後,她變成孤兒,而且不被自己的故鄉接受,她被送到孤兒院,靜靜地.......靜靜地.......等待。


我不高興。

真的,超級不高興。

我沒想過要把寫故事當飯吃,我喜歡流汗,但卻討厭"運動競賽",所以,我選擇當工人,選擇當個整天穿著背心ˋ贓兮兮卻可以讓我的血液加速流動的工人。

因為工人的薪水少,而且我不想讓大學四年學到的東西白費,我寫作,但只是為了讓生活好一點。

沒想過當暢銷作家ˋ沒想過拿諾貝爾文學獎,我只為了生活工作,其他事情.......用家鄉話來說,管他的!

只是,我沒想過這樣的生活方式會讓妻子離開我,我們在大學戀愛ˋ對未來有所期待,一切順利到我懷疑我上輩子是個超級大好人。

我們甚至還想要領養小孩,因為妻子說與其生下一個血肉,倒不如讓一個孤兒擁有父母,很體貼,不是?

我同意,我們到孤兒院,看到很多可愛的小朋友天真無邪的嘻鬧,他們沒受到社會污染ˋ不知道人類的黑暗,他們很像我,只為了生活而生活。

院長讓我們自己參觀,我們看了一個下午沒有收穫,這比想像中還要難抉擇。

當我們決定等明天再來看一次正要轉身離開時,我看到了那個女孩。

當其他小孩在嘻鬧,只有她看著窗外,眼神清澈ˋ卻沒有小孩的氣息。

很特別,當她轉過頭來看著我們,我當下跟我妻子說,就是她了。

一切手續辦好,只等那個女孩過來的日子裡,我和我妻子分居。

等到女孩站在我家門口,她已經沒有媽媽了。

很快,但我一直認為這是好選擇,我會作好父親的責任帶大她,這是,我弔唸妻子的方式。


故事就這樣開始,不平凡,也沒那麼複雜。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節>

我記得,家鄉的鄰居們看我的表情。

他們的面孔不再和藹,不會再疼我ˋ撫摸我的頭。

突然,我被綁起來丟到車子後座,我不斷的叫,他們卻拿塊布塞住我的嘴。

這大概是我出生以來流過最多的眼淚,因為在車上我不斷的哭,我想念我爸媽,我想念以前的生活,為什麼......一切突然變的不一樣?

等我知道一切的解答都指向我自己時,我已經在孤兒院生活好一段時間了。

那時,我已經忘記怎麼笑,也沒再流過淚,即使孤兒院的小孩不斷排擠我,他們最喜歡扔我的午餐,大叫著「魔女不需要吃東西」之類的。

但我已經哭不出來了,甚至覺得一切都無所謂,說不定餓死會好一點。

直到有一天,有個男人和我對望,他看著我,我也回望著他,我不知道他在我眼裡看到什麼,總之當天晚上院長就把我叫去他的辦公室。

「有人要領養妳。」

心理有點高興是真的,因為我能脫離這裡了。

那男人的家是一棟透天三層樓的房子,我很想對開門的他笑一笑,但是沒辦法,說不定我真的忘了要怎麼笑了。

「我得跟妳坦承......我害妳沒有母親」他帶我到客廳,按著我的肩膀讓我坐到沙發上,他說他和他的老婆......也就是本來要成為我母親的女人吵了一次架,那女人賭氣,在要回鄉下娘家的路上出了車禍。

「喪禮訂在這個假日......在那之前我們有很多事要做,但我得先說,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妳,可以嗎?」

我點了點頭,在他的眼中我還是面無表情的吧。

他帶我上樓,給我看了我的房間,裡面只有衣櫃ˋ床和書桌。

「因為很多事接連著來......明天去參觀妳的學校,然後我們就去買妳房間的東西,好嗎?」

我點點頭,真的很感激他,我張口,試圖發出一些句子,但有股力量一直阻止我。

「累的話就睡一覺吧,我就在樓下,有事叫我。」他笑著關了房門,我還是連一句「謝謝」都說不出口。

我趴倒在床上,聽我爸爸的話,先睡一覺......


房間在我醒來時異常悶熱,我發現自己在冒冷汗,我夢到了爸媽,他們在著火的房間,用驚恐的表情看著我。

「妳沒辦法幸福的。」

我抬起頭,熟悉的女人,她散發著一股舒服的味道倒吊在天花板上,我想我應該能認出她來,前提是她毀了一半的臉能長回來的話。

「怎麼?妳不會嚇到阿?這樣好辦多了,不過我還是喜歡完整的臉......」她飄到我旁邊,仔細看了看我「嗯......妳就是我丈夫挑的女兒?不怎麼可愛......笑一個?」

我真佩服能如此鎮定的自己,眼前可是有臉毀了一半的鬼(或是我還沒睡醒?)在我面前呢......

「我忘記怎麼笑了。」我遲疑了一下,加了一個字「媽。」

「喔,是喔,果然不怎麼可愛.......不過被人叫媽還蠻爽的。」她笑了,我想我知道為什麼我不怕她,因為她身上的味道很舒服,而且,還是我的母親(沒死的話)。

很明顯的,媽媽還沒辦法成佛,因為掛記著我和爸爸,主要還是我,她不知道我是怎樣的小孩。

「總之,等到喪禮時再說吧。」她興奮的像是要是遠足的小孩,「我要參加自己的喪禮呢~」

雖然覺得怪怪的,但我決定還是任由這個鬼媽媽去興奮一下,直到她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猛然看向我,「妳體內有什麼東西?」

「......阿?」我皺眉,不懂她在說什麼。

「妳身體有個"不屬於妳"的東西,妳的眼挑今天被打開絕對不是偶然,有東西在你身體裡作祟。」

「......什麼眼?」我一頭霧水,好希望她可以講的簡單一點。

「就是陰陽眼啦!不然妳為什麼看的到我?一小時前妳可是連我對妳惡作劇都察覺不到......」

「妳對我做了什麼?」我有不詳的預感。

「沒什麼阿,我擋住妳的嘴巴看會怎樣,結果是妳講不出話來......」

我跳下床,用力地推開房門,趴在樓梯口上喊:「謝謝爸爸!」

「......呃阿?」樓下傳來疑惑的聲音,我則抱著好心情回過頭。

「媽媽,以後多多指教。」

「阿阿,多多指教多多指教。」她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我,以後的日子,我可是很期待呢!

<第一節> 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節>

新的世界很可怕,儘管媽媽跟我說過「千萬別讓那世界的人知道你看的見他們」,我還是得費好大的勁才阻止自己喊出聲來。

怎麼?我是普通人不是神!第一次看到缺手缺腳的婦人在斑馬線上哀嚎或是一輛公車在我爸停紅燈時三度撞上安全島,我怎麼可能不當一回事?

「......妳沒睡好嗎?臉色有點蒼白耶。」有點粗神經的爸爸用關愛的眼神看著我,很明顯他和那個世界的感應力是零,因為我媽現在正趴在他身上說盡各種愛的話語害我身上猛起雞皮疙瘩,但他卻一點感覺都沒有。

「沒事......有點不適應而已。」我盡量用正常的語調說話,並且努力無視正在敲車窗ˋ全身是血還在賣玉蘭花的歐巴桑。

到了學校,我像是坐了孤兒院出去旅遊時租的那輛公車,一直在我爸背後乾嘔。

「妳會習慣的」媽拍了拍我的背,雖然我只感到背有點涼涼的。

校長派了一個年輕的女老師帶我爸和我參觀校園,因為我長期待在孤兒院沒受過教育,他們待會要給我做測驗,看我可以從哪一年級讀起。

「依照這孩子的年齡,她應該要上四年級,但考慮到她完全沒受過教育,我們會用二到三年級的標準來做測驗。」女老師親切的解釋,我爸很顯然是緊張過度,他聚精會神聽那女老師說話,眉頭都皺在一起了。

「喔,多麼讓人心疼,你明明是那麼不擅長記憶.......」我受不了了.......可以讓我一個人參觀學校嗎?至少把我身旁那不斷發情的女鬼"請"走!


中午爸爸帶我去附近的餐館吃午餐,我對於測驗一點都不在意,學校我也只當作非去不可的地方,完全沒有小孩子第一天上學的興奮。

「怎樣?妳喜歡這所學校嗎?」爸爸笑著問我,這讓我很困擾,這裡離我家很近,媽媽也告訴過我爸的工作都要早起的......讀這裡我能自己走路,但說真的,比起和同年齡的小孩在一起,我更想和家人(鬼?)在一起,在孤兒院的回憶很明顯不是美好的.......

「.......不討厭。」我低頭喝著湯,要是我說我想用換學校拖時間我知道爸爸一定會跑遍全市的各個國小,也許可以拖個一兩個月,但我不要,我不想給別人添太多麻煩,尤其是對我保證過會照顧我的爸爸,「我可以讀這裡。」

我爸露出安心的表情,這男人的情緒真的很好猜......很直率,但也很笨拙,媽就是這樣喜歡上他的吧?

「哈哈!讓妳猜到還真有點不好意思。」可以了可以了.......現在就算有人告訴我有外星人我也相信,幽靈看的透別人心思是什麼道理.......

「我看不到,只是看妳心中的顏色猜個大概.......」我不想聽。

我站起身,和爸爸把餐具送到櫃檯。


我在大賣場裡完全不敢離開爸爸的身旁,只有在孤兒院長大經歷的我從沒到過這麼大的便利商店........

「第一次來嗎?」我點了點頭,又往爸的方向靠了一點,「跟我談談妳的事好嗎?像是......在孤兒院生活的事情?那裡有老師嗎?」

「......沒有,只有幾個大人坐在旁邊看著我們。」他們會在那邊坐一整天,用冷漠ˋ不帶感情的眼神看著我們,他們不會處理小孩子吵架,也不會帶著小孩子玩,就只是看而已。

「喔~所以孤兒院有派人管小孩的安全.......不過不讓你們受教育真的有點過分」我不認為,他們不找我麻煩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我還奢求什麼?「那食物呢?妳都有吃飽嗎?」

這方面我只是點頭,我不想把我被其他小孩子叫成「魔女」的事情說出來。

「爸爸呢?」

「嗯?我嗎?」他的目光還是沒離開窗簾,「妳想知道我的什麼事?」

我聳了聳肩,也學他看著那些窗簾,「都可以,我也想知道爸爸的事。」

「是嗎......好吧,首先,我是在鄉下出生.......」

「嘿!女兒!妳看我的臉!」媽媽完整的臉突然出現在我眼前,害我嚇的大叫一聲。

「什麼?怎麼了!」爸爸緊張的蹲下來看著我。

我搖了搖手,「沒事,剛剛有蟲......」

一邊說,我還不忘瞪了瞪我那不知為何臉"長回來"的媽媽,她現在正一臉無辜的看著我們父女兩。

「阿我很興奮嘛.......」興奮也不要這樣........我有幾條命讓妳嚇阿........

我喘了幾口氣,發現爸爸還是一臉擔心的表情,「我沒事啦!不用擔心。」

這時候,要是我能笑一笑就好了,我想讓爸爸放心,可是卻做不到......

之後,等爸爸開始把注意力放在窗簾上,我感覺到一點點重量掛在眼角。

手伸過去,是那久違的一點點濕潤。

<第二節> 完

[ 本文章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9-6-9 23:19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6:26 , Processed in 0.272774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