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奇幻】血符

[複製連結] 檢視: 1418|回覆: 1

作者注:
   
    第一次貼   不好看或是有出錯請見諒喔~   

  剛貼完沒多久,我便發現有別的小說也叫血符,甚至還真有血符這種東西,這讓我很驚訝。但我並沒有抄襲,也不打算改名,還請各位諒解  

     ---第零符 揭幕之夜---

  位於大陸東北方,名為卡特的都市。卡特所在的地點三面環海,唯一可以通往內大陸的地方還是一片沙漠,這種
不管怎麼看都繁榮不起來的地方,卻誕生了這個大陸的三大都市之一,也就是卡特。
  其實,卡特會這麼繁榮,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三面環海的關係所以每年都有相當豐富的海產。城外四周也幾乎
都是森林,物資豐富,再加上六年前從卡特穿越沙漠到內大陸的道路已經建設完工了,因此卡特就這麼繁榮了起來。
  夜晚,城內顯的相當孤寂。遠處森林內不明動物的嚎叫聲讓夜晚看起來更為安靜。
雖然現在才大約七點多,但是街道上幾乎都沒有人。也許是因為大家上午工作或是上學都很累的關係,又或者
是因為晚上沒有什麼休閒活動,所以大家總是飯後閒聊完就早早上床睡覺。
  卡特在都市繁榮度裡是排行第三的都市。但是,大家一致認定,卡特是最美麗的都市,只要說到渡假,第一個
考慮的大多是卡特。由石磚排列而成的道路,看起來整齊而優美。每棟房子前總是會有幾株植物,有的高聳入雲,
有的小如雜草。由於天氣暖和但並不悶熱,每種植物都盛開著美麗的花朵,不管是路邊廉價的雜草或是稀有高價的
雪彩花,都能為街道增添一些美感。道路兩旁的銅製路燈,製作的相當精細,暗黃色的光芒使街道看起來頗有
藝術氣息。
  在這寧靜的夜晚了,每個人都陷入熟睡,即使是身無分文的貧窮人家也安穩的入睡。
但......再怎麼和平也會有因為煩惱而無法入睡的人。
「你確定你要留下來嗎?」
  一位看起來應該是客人的男人,對著城堡的主人說著。
這座城堡是一位騎士領主的城堡。位於卡特西方大約七、八公里的地方,雖然不是很大但看起來很氣派。

「我當然要留下來囉!就算我跟你一起走了那些解放軍還是會跟過來的,再加上我自己也想拼一拼。」
「就憑你和那十六個部下?算了吧?」此時這位男子臉上的表情相當複雜。
「別說這麼多了,你趕快帶著這兩個孩子逃吧,不然就真的來不及了。」
「你真的不跟我一起走?」
「你很囉唆耶!對了......這兩把劍你順便帶走吧。」這名城主遞給了男子兩把裝在劍鞘裡的雙手劍,那兩把劍的等級
看起來都很高。「這兩把可是名匠賽武德的作品呢!也是我們家族傳家之寶裡的兩樣兵器。你快走吧,不用在說服我了,
我還想為我去世的愛妻報仇呢......。」
「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先走了。祝好運。」說完,這名客人便從事先準備好的密道離開了。
  
  這座城叫做亞爾特城,它的城主便是亞爾特家族。亞爾特與貴賓交談的地方就在大廳,只要一打開打門就會看到,看來他
是打算在這裡與解放軍戰鬥。
  解放軍,具有龐大勢力的組織。他們的存在就在於製造恐怖活動與國王政府唱反調。不過,有時候他們的行動會剛好與國王
的意願相同,譬如剷除所有騎士領主的活動。所有的騎士領主都擁有實際的政權,當然也包括亞爾特。有時候他們的一句話甚
至可以將國王的命令抵銷掉,因此國王視這些騎士領主為眼中釘。同樣討厭勢力強大的騎士領主,解放軍就趁機將他們一一剷除,
不管騎士領主的勢力在大,都很難與這些解放軍匹敵。如今,最後的騎士領主亞爾特,也快遭到滅亡的命運。
  十七個最後殘存的戰士待命於大廳,等待敵軍的到來。大家的心裡都希望解放軍不會攻過來,但現實是殘酷的。等不到十分鐘,
大門便發出了移動的聲響。

「很好,他們終於來了。為了保護亞爾特的名譽......我們上!!」

  十七個人對抗四十幾人。這不是戰鬥,是屠殺。
大量鮮紅的鮮血,染紅了亞爾特城大廳的大理石地板。今天,最後的騎士領主 亞爾特也遭到消滅。囂張的解放軍以為自己消滅
了所有會妨礙他們行動的騎士領主。但是他們沒想到,他們遺漏了兩個擁有亞爾特血脈的戰士......。


          (第零符  完)


     ---第一符 旅途的開始---

  炎熱的夏天。艷陽高掛天空。
  儘管天氣在怎麼炎熱,安傑諾亞的居民還是努力的工作著,身為繁榮度第二名的安傑諾亞市民,這也是應該的。安傑諾亞
雖然是繁榮度排行第二的都市,但實在不是很雅觀的都市。也許是因為過度繁忙吧,街上有許許多多的垃圾,應該是那些忙
碌的人們為了方便而到處亂丟的。安傑諾亞位於大陸中央偏東北,地理位置還不錯,只可惜水源只有雨水。
  在安傑諾亞中央有一座外觀還不錯的噴泉,名字可想而知,叫中央泉。中央泉附近大都是住宅。

「爸 媽,我們出門囉。」中央泉西方某棟兩層樓的房屋中,有兩名的少年正準備出門,他們的髮色很特別,是白色的。
  
  其中與父母親道別的是比較早出生,起來比較穩重的哥哥。名字叫做齊司,十六歲。

「恩?今天怎麼這麼早就要出門啦?」一位老先生看著齊司回答,看起來應該是齊司的父親。
「因為有個人忘了寫功課,想去學校抄同學的。」齊司很鎮定的回答。
「唉......還不是你這個書呆子不借我抄才會這樣?」

  忘了寫功課的弟弟,拉克,也是十六歲,兩人是雙胞胎。

  雖然他的哥哥在班上名列前矛,連劍術也是全校數一數二的高手,但,畢竟那是他哥哥,並不是他。
齊司與拉克是讀一所叫做馬弗的學院。這所學院裡的普通班除了魔法以外的東西幾乎都有教,不管是要動腦的,或是要
流血流汗的,應有盡有,因此相當出名,至於魔法,是資優班才會有的課程。想要充分理解魔法的原理,腦袋一定不能差,
這就是為什麼魔法課是只有資優班才會有的課程。齊司原本也是要去資優班的,但是為了與拉克作伴,因此讀了普通班。

「好啦,拉克,別這樣說哥哥。書呆子應該不會劍術吧?」兩人的母親對著拉克微笑。
「好了......要抄功課就快去抄吧,要不然就來不及囉!」
「謝謝爸爸!那我們要去抄功課囉!」
「不是我們,只有你沒寫耶......。爸 媽,放學見。」

   說完,齊司便與拉克一起走出家門。

「路上小心阿......。」

   兄弟的母親看著兩人出門後,便嘆了一口氣。

「唉......老公,你什麼時候要告訴他們實情?」
「恩?我沒告訴你嗎?我已經跟齊司說過了。」
「真的?那齊司怎麼說?」
「他很鎮定的告訴我......他很驚訝。」
「你為什麼不告訴拉克?」
「我找不到機會告訴他,我在跟齊司說的時候拉克已經睡著了。反正那些解放軍也不會這麼快找上門來,不用
那麼急啦!」

   叩叩!正當老先生說完話時,有人敲門了,雖然有敲門,但這位客人完全不等待主人開門,而是用力的把門推開,看起來好像很急。

「恩?原來是艾爾阿。幹麻那麼急?」老先生相當驚訝的看著這位客人。
「呼...呼......老頭子,不好了!路上有兩個解放軍!!看起來是在找人!」
「什麼!?」
「唉......真後悔嫁給你這個烏鴉嘴。別在那邊驚訝了,快點幫那兩個孩子把行李用一用。」

「恩......現在緊張的確沒什麼幫助。」老先生用很潦草的字跡寫了一張紙條,並把它交給艾爾:把這張紙拿去學校給齊司,
千萬不要給拉克,他還不知道這件事,如果他看不懂在那邊想半天那就麻煩了。」
    老太太則將一袋背包及兩把雙手劍交給了艾爾:「這個也拿過去,動作快一點!」
「恩,我會確實交給他們兩個的,祝你們平安。」說完,艾爾便往馬弗的方向跑去。

  □

「唉喲,我們班怎麼會出這種手寫的功課阿?」已經把功課抄完抄到手酸的拉克抱怨著。他會這麼抱怨不是沒有道理,因為
他們班主要是教劍術的。
「總不可能只教劍術其他什麼都不教吧?」齊司坐在拉克旁邊的位置上,從容的整理他的東西。
班長:「起立!!」
「哇!!老師已經來了喔?我才剛抄完功課耶,都不讓我休息喔?」
「現在是上課時間!!安靜!!」老師用很兇狠的眼神瞪著拉克。

   齊司的班上總共有三十七位同學,算是中型班。今天他們第一節課原本是要到操場練習劍術的,但是資優班的那些老師
不知道為什麼要借操場。因為是資優班要借,所以學校絕對不會管其他班級的死活,面帶微笑的將操場借給原本只需在教室
裡學魔法的那些書呆子。

「恩,反正這節課也不知道要幹麻,我隨便說一些廢話然後就下課吧。」各班的上課時間的結束隨老師喜好,至於下課時間
的結束,則由學校鐘聲來決定。
「好,今天要廢話的是關於提升戰鬥時精神狀態或是力量的道具。說到這個大家應該都知道一些普遍的藥水吧?最便宜且
普遍的藥水就是精神藥水,目的在於集中精神。老實說這個沒什麼用,與其說是提升精神狀態的道具倒不如說是業者欺騙
大眾的手段,所以千萬不要浪費錢在這種藥水上。至於另一種比較高級的藥水:力量藥水,顧名思義是可以短時間內提升
力量的藥水。精神不佳時建議不要用,因為這會讓你更累,你就會想買精神藥水,然後上了業者的當。」
「老師~不要在說藥水了啦!我六歲時我媽就給我喝過了,書裡也都有寫阿。」
「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就告訴你們這塊大陸上最神秘的道具吧!這種道具的量相當有限,也沒辦法製造。雖然量很有限但卻有
很多種,有的可以提升力量,有的可以增加速度,有些甚至可以增加人們憤怒的力量!但是,這種道具的風險也很大,要是你不
適用這種道具,你會立即喪命。第一個使用並且存活下來的人,稱這種東西為"血符"!也許是因為顏色跟血很接近,上面又有
刻一些符號的緣故吧......。好吧,沒東西可以說了,下課吧。」聽老師的語氣好像是認真的,但是這種草率的結束方式讓人覺得好像在騙人。
「這樣就下課了阿?我很好奇呢!老師你好懶!」
  這位老師並沒有理會同學的冷嘲熱諷,自顧自的往門外走去。就在大家以為老師走了,正準備要聊天的時候,老師突然又走進
教室:「齊司,這是剛剛管理員要我給你的東西。」
「恩?」齊司一臉疑惑的接過這些物品,並開始讀起字條。
  
  起先齊司並沒有什麼表情,但是他漸漸的皺起眉頭來。讀完字條,他便以飛快的速度往拉克的位置走去。

「拉克,沒時間解釋了,快跟我走。」齊司顯的相當嚴肅。
「恩?什麼?喂喂!」齊司不等拉克說完,便拉起他的手,將他拖出教室。

   在出校門的路上,齊司邊走邊向拉克對話。至於拉克,只有被拖著走的份。

「現在沒時間解釋,不過爸媽要我們盡快離開安傑諾亞。」

   兩人向守衛說明後便走出校門。齊司還是不放開拉的手,可能是怕他跑掉。拉克觀察了一下齊司走的路線,皺起眉頭。

「不是說要離開安傑諾亞?但是你看起來好像要回家。比起這個,我覺得你應該先告訴我原因。」
「你先安靜,我遲早會向你說明。在離開安傑諾亞之前,我想先回家看看情況。」
  
  拉克一頭霧水,但還是乖乖的讓齊司拖著走。兩人的家並沒有離學校很遠,大約走三分鐘就到了。就在齊司拖著拉克到
家門口時,他停下來想了一下,隨即走向後門。

「要回家就回家阿,幹麻要偷偷摸摸的從後門?」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在這之前你最好安靜。」


  拉克看起來不太高興。齊司推開通往廚房的後面並且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拉克無奈跟著他。廚房與客廳之間擺設著一個櫃子,
這個高度足以擋住從廚房望向客廳的視線。這個櫃子是由幾個小櫃子組合而成的,因此連接處有一些空隙,齊司正從這些空隙看向
客廳,拉克也跟著他做這個動作。隨之看到的畫面都使兩人嚇了一跳。客廳裡,有兩名不認識的男子,以及......被繩子綁住身體與嘴巴,
坐在地上的父母。兩名男子的身材都相當健壯,而且穿著同一件制服。

「爸,媽,你們怎麼被綁在地上阿?這兩位客人是誰?」拉克沒頭沒腦的從櫃子後面走了出來。
「你在幹什麼?你非要我打死你這個弟弟你才甘心嗎?」
「兇什麼阿?」

   兩名男子此時臉上的表情笑的相當猙獰。

「找到了......。」其中比較高大的男子將劍拔出了劍鞘。
「拉克!!快跑!!」齊司對著拉克大喊。
「阿阿?你們確定要跑?」另一名男子也將劍拔出劍鞘,並對準兄弟兩母親的脖子。
「呿,解放軍的走狗,抓什麼人質?」
「你這樣亂罵我不太好吧?沒看到我把什麼東西對準她的脖子嗎?」
「到底搞什麼?愚人節喔?」現場還是有人搞不清楚狀況。
「喂喂喂,我們什麼時候開始用人質的生命當籌碼?首領不是叫我們談判?還不快把劍拿開。」比較高大的男子相當不快。
「我在抓他們的時候你不是很贊成?不要在那邊裝。」
「我以為你要把他們抓起來問話我才贊成的,快把劍移開!」
「幹!我不想跟你在那邊吵來吵去的,老子想殺就殺,我爽就好,你算老幾?」
  
  霎時,一道白色的光芒快速的揮過老太太的脖子,伴隨著紅色的液體......。

「......」齊司睜大雙眼,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事情。拉克則開始了解目前的嚴重性......。
「媽的,你現在欠打就對了?」

   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倒下的遺體時,老先生突然撞向手持鮮血之刃的男子。

「阿!痛阿!混蛋!」男子被撞倒在地上。他在爬起來的瞬間,揮動了沾滿鮮血的長劍,白光伴隨紅色液體的景象重演。
「可惡阿阿阿阿阿阿!」
  
  就在拉克準備衝向兩人的時候,齊司突然用手從後面把拉克勾出後門。拉克像是被勾昏了的樣子,沒有反駁。齊司穿越了路上
的人群,並且利用這些人當作障礙物,擋下後面追來的兩名男子。齊司抱著拉克跑到死巷,翻越了那面牆,並蹲在地上找尋某樣東西。

「找到了。」齊司將地板上的暗門打了開來,帶著拉克進去後,便把門關起來。
「人跑了,我看你回去怎麼解釋?」同樣翻過牆壁的兩人,爭吵著。
「下次看到他們非扁他們一頓在殺掉他們不可。」兩名男子非常不服氣。
  

  
  在離大陸西北方,幾公里的地方有一個小島。島上唯一的城市:離島城。
在離島城的南方有一座森林。解放軍的基地就身在其中,是由數個帳棚結合而成的基地。

「報告首領。」一名士兵走進了其中一個比較大的帳棚。
「恩?」解放軍的首領,法亞帝。
「負責捕殺亞爾特兄弟的隊員寄了封信要給您」
「恩......給我。」法亞帝接過了那封信。
  
  起先他的表情很平靜,但是他漸漸的皺起眉頭。

「失敗了?捕殺兩個小孩的任務,失敗了?」
「不知道。」
「什麼不知道?信不是你送來的?」
「我只負責傳信阿,首領。」士兵哭喪著臉。他根本不能隨意看信,更不可能看過這封信,卻被問這種問題,還挨罵。
「真沒用......叫風的成員繼續去尋找他們的下落。」

   風,解放軍的情報部隊。取這個名子可能是希望他們取得情報的速度能跟風一樣快。

「是,屬下剛才已經下達命令了。」
「想不到你還滿積極的。」
  
  說完,法亞帝走出帳棚。

「......」
「今天天氣真好......。」說完沒什麼意義的話之後,他便回房間休息去了。
  


  安傑諾亞附近的草原上,躺著兩名少年。髮色很特殊,白色的。

「......」
「說話阿,啞巴。」
「我們是騎士領主的兒子。亞爾特是騎士領主的姓。」
「突然說這種話誰會相信?」
「沒人要你相信,我只是說給你聽。不過是你叫我說給你聽的。」
「......」
「所有的騎士領主,包括我們的家族,都被名為解放軍的組織消滅了。他們知道我們兩個還存活後可能會追來,所以準備了這些東西。」
「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
「爸在說這件事的時候你已經睡著了。」
「所以他們不是我們的親生父母?」
「正確。」
  
  兩人沉默了許久。

「......」
「你不哭嗎?」
「你覺得我哭的出來?我到現在還沒有真實的感覺。」
「這種感覺的確很假......。哭不出來可能是家族遺傳吧。」
「總覺得任何屁話從你嘴裡說出來都像真的。」
「我該覺得榮幸嗎?」
「接下來呢?去哪?要幹麻?」
齊司想了一下,不過沒有很久:「先去卡特吧......我們的城堡在那附近。」
「喔。那......走吧......。」

   拉克說完後,兩人很有默契的起身,並向通往卡特的必經之路:卡安沙漠 前進。


          (第一符  完)


     ---第二符 王---

  這塊大陸上擁有許多的高手,有些擅長劍術,有些擅長槍術,有些甚至會使用巫術。為了管理這塊大陸的秩序,人們特別在這些高手中
挑出其中七名高手中的高手,來管理這塊大陸戰鬥者之間的秩序。這七個人,合稱「七王」。但是,七位王還是太多了,因此,又從中選出
一名戰士成為這塊大陸的國王,這位國王便稱為「合法之王」,至於其他六位,被稱之為「非法六王」。雖然唯一的王已經選定了,但是
另外六名其中,因為忌妒與仇恨,已經有人開始準備退翻這為合法之王。法亞帝 七王之一 代號劍士,是想推翻合法之王的人之一,或者
可以說是唯一一個。

「報告國王。」一名士兵一邊走向國王,一邊報告事項。
「我們已經抓到一名潛伏在城中『風』的成員了。他現在在刑具室裡,我們隨時可以從他口中問出解放軍的基地在哪裡。」
「唉唉,不是說別這麼麻煩了?我又不是笨蛋,想也知道法亞帝會在離島那裡建造基地。你們只要確認那名風知道的事情沒有太多就好了。」
  
  克特 七王之一 合法之王 代號自然者,能力目前未知,旗下的國王軍已與解放軍戰爭有一段時間了。

「國王陛下,雖然您這麼說,但是我覺得還是應該確認一下比較好,要是沒頭沒腦的跑過去,結果找不到人,又被風別的成員得知我們已經
開始在尋找他們的下落了,啟不是打草驚蛇?」
「哪來的草?哪來的蛇?既然沒有草也沒有蛇那要去打哪根草,驚哪隻蛇呢?」
「國王陛下,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當然知道你不是那個意思,你以為我是誰?笨蛋嗎?這次的行動,沒有草,沒有蛇,只有獵人和獵物。把我的『王證』拿來給我。」
  
  士兵聳聳肩,走到附近不遠處的櫃子上拿了一個金色的手鐲,並交給了克特。這個手鐲便是「王證」,七王的證物之一。克特接過手鐲
之後,將它戴上並穿上外套。

「等等!陛下!難道您打算親自前去?」
「不然你要自己去跟別的王單挑?」
  
  士兵搖了搖頭。

「這就對了。」
  
  說完,克特便往海港的方向前去。在前往海港的路上,坐在馬車裡思考著。

「話說這個法亞帝阿,真是有夠煩的。幹麻要一直跟我鬥阿?我還是快點想辦法把他解決掉好了。我實在懶得動,不過為了預防法亞帝找上
同樣在離島的『賢者』,誘惑他一起對付我,我還是早一點過去好了......。阿?到了?」

  克特找了一艘看起來不怎麼樣的船,便離開了大陸。



  離島上,有著各式各樣的地形,其中一個地點,便是這充滿著岩塊與塵土的荒地。有名老人站在這裡。老人看起來已經相當年邁了,頭上沒有
任何一點頭髮,有著白長眉以及長鬍,披著一件看起來是要用來防風的斗篷,細小的眼神中夾雜著銳利的殺氣,雖然看起來瘦而無力,但是身上卻帶著幾十本厚重的書。他正在原地沉思著,看起來隨時都會斷氣的樣子,不過一但你見到他的眼神之後,卻又覺得他可以在活個幾十年。高大的他不需要拄著柺杖,便可行走幾十公里。

「終於找到你了......。」遠處有人向老人走了過來。
「喔......法亞帝,我等好久了。」
法亞帝有點驚訝:「原來你知道我會來?為什麼?」
「你以為我是誰?雖然我已猜到你會前來找我,但我猜不透你此行的目的,說來聽聽吧?」
「那廢話就不多說了,跟我一起推翻自然者吧......。」
「為何找我?我又有何利益?」
「為何找你?這個問題相當簡單,因為只有你跟我一樣生活在這離島上面,還有,我認為憑你的能力絕對可以幫助我輕鬆推翻自然者。說到利益,你應該跟我一樣清楚不過,我們可以掌控整個國家,獲得我們想要的東西,奪取其他的大陸,或是......我們可以向其他的王報復,報復三年前
那場七王戰所發生的事情,喔,你千萬別跟我說你忘記了,我們七個人當中你的記性最好,我的記性也不差,當時包括你我以及其中三位王都被
他傷到了。你我還算幸運,只花幾個禮拜就把這該死的毒從身體裡去除,我聽說其他三人之中,有人花了九個月才解決。我想你應該知道我在
說什麼......。」
「你的話很重聽,我也的確想向那個為了女人而對我們使出絕招的傢伙報復。但......如果我拒絕呢?」
「請說個理由。」
「理由很簡單,因為比起其他人,我更討厭你。」老人笑了笑,卻不減銳氣。
「那麼,我們是否該開戰了?」
「我只能勸你別那麼做,畢竟你要獨立打贏我實在太困難了,這你也知道。在來......不可能沒有人來鬧場的。」
「你這話怎麼說?你有什麼證據?」
「證據就是我有辦法預測你的行動,所以我自有辦法預測其他人的行動了。」
「既然有第三者,那我覺得我最好快一點了,賢者。我最好快一點把你殺了。」
「就憑你阿?可憐的法亞帝,你為了報仇連最重要的判斷力都喪失了。也罷,我這就了結你......。」
  
  說完,賢者便將藏放在斗篷裡的厚重書本一本不留的灑向空中。就在那些書本到達空中最高點,準備要開始往下降時,所有的書都停住了。
法亞帝好像早已見過這樣的場面,不慌不忙的將劍從劍鞘中拔出,將劍低舉了些,整體呈現最容易立即快速移動的準備姿勢。賢者見狀,笑了笑,將一本書移到自己的面前,雖然書是動了,但是賢者的手並沒有動,就像是用唸力操縱著書本。接著他將手輕輕放在書本的封面上,然後將書裡的紙張每一頁都整齊的拉開在自己的周圍,此畫面相當壯觀、神奇。法亞帝一點也不覺得驚訝,他甚至覺得他今天看到的跟以往比起來算是比較無趣的一次。法亞帝凝視了賢者一段時間,賢者周圍的書有規律的繞著賢者轉動,接著,法亞帝開始行動了!他以肉眼幾乎看不見的速度,繞到賢者背後,並往賢者揮了一刀!說也奇怪,這刀竟然被賢者周圍的紙張擋住了!紙張與劍刃的接觸面,已經不是紙張原有的米白色了,而是銀色,形狀看起來像是盾牌。法亞帝並沒有很驚訝,反倒不慌不忙的往後走了幾步。

「你的速度比以往快多了。是新得到的血符嗎?」賢者看起來有幾分驚訝。
「你誤會了。我在怎麼厲害也沒辦法取得第六塊血符,那只會要了我的命。這個速度是我配合能力加上自己的鍛鍊而來的。」
「是用哪一塊血符配合你的鍛鍊?」
「二級 能力係:『速』。」
賢者咯咯笑了幾聲,但依然不減銳氣:「你還真是個騙子,既然都有"速"了,何需鍛鍊?」
「不鍛鍊血符也會變難用的,這點你也清處不過吧?話說回來,你以前不是最愛用勝天之盾?剛剛看你用來擋住我的那一頁不像是記載勝天之盾的那一頁。那一頁是不是不小心被你燒掉啦?」
「當然不是,我可憐的法亞帝。這本新的武器簡介書,是神工匠幫我重新策劃的一本,裡面當然不會有勝天之盾,而是比勝天更有防禦力的盾牌。」
「什麼?你已經跟神工匠搭上線了?」法亞帝驚訝的睜大眼睛。
「咯咯咯,你似乎還不了解我的厲害?」
「算了,我既不需要你,也不需要神工匠,我可以自己推翻自然者。」
  
  說完,法亞帝又向賢者衝去,便以飛快的速度在五秒之內向賢者揮了十二刀。賢者以一刀一張的方法,用了十二張擁有盾牌資料的紙張擋住了法亞帝的斬擊,並從一張紙的圖中拉出了一條鐵鍊。沒錯,就是從紙張的圖裡憑空拉來出來並丟向法亞帝,將法亞帝的腳纏了起來。法亞帝暗道不妙,打算掙脫。賢者並不打算給他機會,他將手伸向其中一張紙,又將圖中的劍拉了出來:「永別了,法亞帝。」
  就在賢者將劍揮向法亞帝時,他卻奇蹟似的脫離的鐵鍊,躲過了斬擊。

「喔?這次又是哪一塊血符的功勞?」
「沒有人會笨到給敵人太多資訊。」
「你已經給了我兩項資訊了,在我眼裡你已經夠笨了。」

   法亞帝沒被激怒,而是繼續的攻打。賢者當然不會只讓法亞帝主動攻擊。這次,他在法亞帝攻過來之前,將大部分的紙張往高出一點的地方移去,並將有資料的那一面朝向法亞帝。突然,大量的武器從各個紙張中冒出,飄舞著。法亞帝立即知道自己面臨危機了,放棄了攻擊的他快速的向後移動了幾步。接著武器大量的飛向法亞帝,法亞帝專心的將這些武器一一擊落,卻沒注意到賢者已經拿著武器,以飛快的速度繞到了法亞帝的身後。就在賢者要揮舞那細長的鐮刀,砍下法亞帝的腦袋時,突然一道土牆在兩人之間竄起,替法亞帝擋下了這一擊。

「來了阿......第三者,時間真湊巧。」賢者一臉可惜的樣子。
「唉唉,何必這麼難過呢?」
  
  一名男子在遠處緩緩的走向了兩人。

「想不到有一天我法亞帝需要被你拯救,或者該說想不到有一天你會來救我?」法亞帝對這個人的出現比身後那把鐮刀還驚訝。
「我的確不想救你,但是王殺王沒有好處,會少一個職缺,到時候會有很多自不量力的人吵著要當王,這樣可不好了呢。」克特一臉無奈。
「說吧,想必你事有是而來。你為何而來。」
「我是來阻止法亞帝與你結盟的,並打算與你結盟。不過這兩者看來都不太需要我出面了。前者你會拒絕,後者你也會拒絕。」說話者聳聳肩。

  克特像是想到了什麼,沉思了一會兒。

「我剛剛聽到你與神工匠.賽武德有勾結。難道聰明的你也想違反當時的契約,不與其他人結盟的這項契約?」
「我親愛的克特,我與賽武得不過是想安靜的當個旁觀者,觀看並記載著你與法亞帝的戰爭,並無其他意圖,請放心吧。」
「我就相信你吧。至於你,法亞帝,請你滾回你的基地。」
「遵命,我親愛的國王陛下。」法亞帝語中帶著諷刺,並離開了戰場。
「好了,我也該走了。」說完,克特也朝著原來的方向走去。
  現場只剩下賢者,他笑了笑:「這場戰爭有趣極了......只要看誰先找到並說服『化師』,勝利救歸於誰了。賽武得的提議果然值得接受,幸好
他們並沒有察覺到我與賽武得的計畫......咯咯咯,有趣。」老人也向其他的方向離去。



  法亞帝非常不甘心的回到了營區。

「首領,神工匠提供的新武器製造書送來了。」
「什麼?快拿過來給我看看!」法亞帝嚇到了。
  
  他接過武器說明說,看的目瞪口呆。

「這兩個老狐狸......分明是另有企圖,不是說不結盟?怎麼又突然寄來新武器的製作說明書給我?太懸了......。」
  
  另一方面,克特也接過了雷同的說明書。克特受到的驚嚇不亞於法亞帝。

「這個?......到底?喔!我大致上了解了......原來阿......果然是經驗老道的前輩。」雖然他這樣說,但還是無奈的嘆了氣。
  他喚來了幾名士兵:「事不宜遲,你們馬上去找醫生,我希望我們以往的交情足夠讓他重出江湖並加入我的陣容,那兩隻老狐狸要行動了......。」
「陛下,醫生城堡裡就有了阿。阿!難道您是說......」
「沒錯。」
士兵們的表情頓時嚴肅了起來:「想不到戰況會嚴重到這種地步,連陛下都......」
「我也沒想到賢者和神工匠會......算了,你們快去找醫生,如果他願意加入,想必狙擊手一定也會加入我方的,到時候就算法亞帝與那兩隻老狐狸加上化師,都不是我方的對手。但要是找不到,事情對我們就相當不利。」
「了解!」說完,士兵們便快步離去。


     (第二符  完)

[ 本文章最後由 a19931228 於 09-6-3 23:43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過了很久終於貼的第三章

---第三符 沙漠的居民---


  齊司與拉克行走在卡安沙漠,但是他們走的路跟一般人走的不太一樣。大部分的人都是從卡安沙漠中間的某條道路在卡特與安傑諾亞之間來往,這樣比較不會迷路,路也比較好走。但是齊司他們卻不走這條道路,走在未開發的沙地上。他們會這樣走是齊司提議的,他怕解放軍的人追上來。

「齊司......我恨你。」
「安靜。」

  如果沿著通道走,大約三天就可以走到卡特了,但是他們卻走了五天......很明顯是迷路了。原本以為只要三天,所以只買三天份的食物,現在也都吃完了,他們餓了兩天。其實他們原本可以不用餓這兩天,路上有許多野生動物可以抓來吃,那時候食物還夠,也沒想到會迷路,所以就讓這些活的食物跑掉。

「恩?那個是......?」
「發現獵物了。拉克,進入戰鬥狀態。」  

  兩人發現前方不遠處,有一隻體型相當龐大的狼,那隻狼很特別,是站著的,因此人們給牠取了個名子,叫做立狼。
剛開始兩人與立狼有段距離,沒辦法分辨實際大小。當他們越來越靠近時,氣勢也越來越弱了......。

「喂喂......好像大了點阿?」
「你怕的話就先在這裡等著吧,我去殺了牠。」

  說完,齊司便頭也不回的衝向立狼。
拉克想了一下,也跟著衝上去。但是臉上帶著不安的神情。

「吼吼......。」立狼發現衝向自己的兩人了,也跟著採取戰鬥姿勢。

  首先採取攻勢的是立狼。牠將右手(算手吧?)以飛快的速度揮向齊斯。齊司好像早就看穿了他的動作的樣子,嘴角上揚,蹲下來躲開牠的爪擊,接著砍向牠的手。這擊作用似乎不大,立狼把手收回去後又用左手揮下齊斯。這回齊司繞到他的背後,打算往他的背部砍去。

「嘖!」

  齊司的胸前噴血了......立狼以一般人類辦不到的速度轉過身來,將爪揮向齊司。


  齊司緩緩的走到拉克旁邊,坐了下來。

「好痛......換你去了。」
「什麼阿?原來你這麼遜喔?看我來教訓這隻蠢狼。」

  拉克將劍拔出劍鞘,用最快的速度向立狼跑去。眼看就快要進入到攻擊範圍了,但是拉克的意識越來越模糊。

「肚子......好餓......。」

  立狼對著速度越來越慢的拉克揮了爪,擊中右手。

  拉克緩緩的走到齊司旁邊,跟著坐下來了......。

「難怪你打不贏他。阿!好痛阿......。」
「沒想到我們才剛開始旅行就要死了。」
「基本上這有一半的責任都在你身上。」
「就算我們沿著道路走,還是會被解放軍追上的。」
「有遺言嗎?」
「沒有。」

  立狼像是在等他們說完人生最後的幾句話,一直等到聲音停止才開始衝向兩人。就在狼爪在兩人身上留下致命的傷痕之前,突然出現許多細線捆住了立狼,立狼發出了慘叫。接著,好好的生命體瞬間分為成千上萬的肉塊。

「什麼......東西阿?」拉克嚇的目瞪口呆。
「來者何人!?」齊司以銳利的眼神看向不遠處陌生人的影子。


  來者帶著一頂紳士帽,身上穿著黑色的燕尾服,雙手帶著白色的手套,在衣服底下隱約看的見六把類似手術刀的東西。他閉著雙眼微笑,從容不迫的向兩人的方向走了過來。

「你們好。」來者行了個禮。

  齊司依然坐在地上,將劍尖指向他,表情很嚴肅:「快說,你是誰?」

  男子將剛剛用來將立狼分屍的細線收了回來,接著以複雜的表情沉默了一會兒。

「叫我醫生吧。」


□   


  沙漠的天氣是相當炎熱的。熾熱的陽光照射在金黃色的沙子上,使沙子看起來相當耀眼,也使空氣開始扭曲。在這大家都以為空無一物的沙漠中,居然有一棟小木屋!?這棟木屋沒有很大,有兩層樓,一樓大部分的面積都是客廳,在過去是廚房。客廳裡只有四張椅子和一張桌子,沒什麼特別的裝飾品,廚房也不例外。上了樓梯之後,馬上會看見廁所,有點設計不良的感覺。往左右兩邊走各有一間房間。

  有一名女子現在正在這小木屋的廚房裡準備午餐。

「恩......得趁哥哥回來之前把午餐煮好才行。」

  正當她要煮最後一道菜時,外面忽然傳來叩叩的敲門聲。不等女子開門,來者便自己將門打開。

「萱,我回來了。」
「哥,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我菜還沒煮完耶。」
「因為我撿到了兩個可憐的小孩。」

  齊司與拉克緩緩的從男子身後走了出來......。

「妳......妳好。」拉克快餓死了。
「他們是誰阿?哥哥。」
「初次見面,我叫齊司‧亞爾特。這位是我弟弟,拉克‧亞爾特。他快餓死了,不方便說話。」
「自己還不是快餓死了,還一臉正經。」拉克嘟著嘴。
  
  萱嚇了一跳:「亞爾特?不是好幾年前就被解放軍滅了?怎麼還有兩個亞爾特?」

「看來是好不容易逃出來的呢~。不過既然是亞爾特的兒子,那解放軍更不可能放過囉!」
「這話怎麼說?」齊司疑惑的看著醫生。
「如果是其他領主的兒子,解放軍也許還不會去理會。但是亞爾特的子孫每一代都是天生的戰士。考慮到你們以後有可能恢復亞爾特的地位,解放軍那些傢伙會放過你們才奇怪呢。」
「別站著說話嘛,進來坐吧,我現在就去把午餐用好。」

  說完,萱往廚房走去。

「對了,妳妹叫什麼名子?」
「她叫萱。你對她有意思嗎?我可以告訴你她的三圍喔~。」
「天哪......這什麼哥哥阿?你們年紀多大阿?」
「我應該是二十幾歲吧?忘記了。萱則是十七歲。」
「她大我們一歲呢。齊司,我真想看看你叫她姊姊的樣子,一定很有趣!」
「.........」

  不久,萱走了出來,將飯菜擺在桌上。拉克看見食物簡直發瘋了,開始狼吞虎嚥。相反的,齊司依然跟平常一樣,讓人不覺得他餓了幾天。
剛開始吃沒多久,齊司就開始對醫生提出了一些問題。

「醫生,有別的方式可以稱呼你嗎?」
「有,但我不想告訴你們。」
「不說也沒什麼關係。那你知道為什麼我願意冒著這麼大的風險把我們的姓氏告訴你嗎?」
「要是猜的到我就是神了呢~。」
「因為我知道你的身份。」

  醫生停止了進食的動作,看向齊司,雖然他閉著眼睛。萱也放下碗筷了,就只剩下某個人還不停的吃。

「你怎麼知道?」醫生的語氣不在那麼輕浮。
「教科書上有七王的照片和事蹟。可惜的是沒有名子,只有代號。」
「現在的教科書都寫些什麼東西呀?真是亂七八糟呢。」醫生恢復了平常的語氣。
「你為什麼要躲在這種地方?」

  醫生望向窗戶,呆了一會兒。一段時間後,他看向齊司,雖然閉著眼睛......。

「你應該知道吧?七個王第一次混戰的事情。」
「我知道。聽說你為了在那場戰鬥中保護七王之中唯一的女性──狙擊手,使用了毒性武器,違反了你們在戰鬥之前所訂的規則。」
「沒錯,教科書真是厲害呢!我成功保護了狙擊手,從此之後我便常常遭到暗殺。」
「為了預防波及到妹妹,所以搬到沙漠裡來隱居,對吧?是哪幾個王派的刺客?」
「除了現任國王與化師以外的其他三個男的。還有問題嗎?」
「有......可不可以鍛鍊我們兩個?這樣我們才比較容易存活下來。」

  醫生看了一下拉克,表情很難看。

「鍛鍊你應該不會很累,但是他......看起來好像什麼都不會的樣子呢。」
「亞爾特都是天生的戰士,對吧?」

  醫生笑了笑:「只需要幾天你們就可以不怕解放軍的中層幹部了。可是會很累喔~。」

「感謝。」

  這時,拉克已經把飯吃完了。

「你們剛剛在聊什麼阿?」
「齊司,你弟弟好呆喔!」萱噗嗤的笑了出來。





  中央城,大陸的首都,位於大陸中央,國王克特的城堡也未於此處。中央城市島上最繁榮的都市,卻比安傑諾亞還要乾淨幾倍。最近為了與
解放軍作戰,使的城裡充滿著火藥味。

  城堡裡,一名士兵從容不迫的走向忙碌的國王。

「陛下,根據可靠消息,駐紮在無帝拉斯(解放軍在大陸上所佔領的城市之一,位於中央城南方)的解放軍正準備向塞尼爾(城市,位於中央城東南方)發動戰爭。」
「是嗎?難怪你看起來很悠閒。他們不太可能攻破塞尼爾。對了,你們找到醫生了嗎?」
「還沒,有點難找。」
「唉......一想到沒有醫生來幫我就覺得很麻煩。要跟解放軍戰鬥,又要防著那兩個老頭,頭都快痛死了。休息一下好了。」

  克特放下手邊的工作,開始泡起茶來了。他將泡好的茶放在靠近窗戶的桌子上,坐了下來,開始邊喝茶邊欣賞風景。

「你,還是去塞尼爾看一下。我怕有突發狀況。」
「了解。」

  士兵走了出去。

  士兵出去以後,克特的表情轉為嚴肅。

「出來吧,別躲在窗簾後面。」

  話一說完,便有一個人影從窗簾後面慢慢的走了出來。

「不愧是陛下,果然厲害......。」
「原來是化師阿。這樣我可輕鬆了,原本還以為我要自己去找你出來,那會累死的。」
「不要誤會,陛下。我只是來看看您最近好不好,並沒有要與你結盟的意思。」
「恩,感謝你來探望我。對了,你覺得我跟法亞帝誰會是最後的贏家?」
「那就不確定了。無帝拉斯與塞尼爾的戰爭算是關鍵之一吧?如果塞尼爾被攻破了,您的王位就會受到威脅。」
「我也這麼覺得,但是為什麼?雖然我也這樣覺得,但我不知道原因,我只是憑直覺。」
「我也是憑直覺,陛下。但這可是兩個身經百戰的老手的直覺喔。」
「恩......事情越來越麻煩了。尤其是那兩個老頭,雖說不結盟,但又送來了新式步槍的製作說明,到底在想什麼?」
「關於這點,我有些情報可以提供給您。」
「說說看吧。」
「那我就直說了。賢者先生與神工匠先生很有可能是想同時幫助你們兩方,幫助你們開發破壞力更強大的武器,這樣你們在戰爭
中所受到的傷亡會更大。然後......第三勢力便趁機奪取王位。」
「唉......第三勢力指的是賢者與神工匠的聯合吧?」
「聰明。好了,我已經沒什麼事情了,先告退了。」

  化師剛說完,便消失了,速度相當快。

  
  克特看了一下窗外,過了一些時間,他又開始喝起茶來了。




     (第三符  完)

[ 本文章最後由 a19931228 於 09-6-4 02:05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3:40 , Processed in 3.068166 second(s), 2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