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戰國女城主立花闇千代

[複製連結] 檢視: 2333|回覆: 1

                                        楔子

        立花道雪,為九州豐後戰國大名大友氏的家臣。

         後世的人們以武勇稱道雪為九州軍神、雷神的化身、武神、鬼道雪大友之魂

        天正三年時,在立花家發生一件大事。

        而在城外一角,有處流水潺潺,草木扶疏,片片枯黃的落葉飄落在湖面上,眼前就個小女孩,只不過是稚齡之女,但卻有倔強的面容與孤傲的神情。

        彎身拾起飄落一方的花蕾,輕置於鼻尖陶醉著。

        也許七歲之年紀,應是天真無邪,但此刻的她咬緊泛白的嘴唇,一臉茫然地望著遠方。那無數的壓力變成殘酷的繩索,緊緊綑住她。

        她覺得很累呀!

        不知過了多久,原本掛在天邊的太陽已經升到高空中,襯著耀眼的陽光,瞇著眼,還是不打算有所動作,紅透地一張臉,出神地凝望遠方。

      「闇千代!妳怎麼還在此地,儀式都已經快要開始了。」

        彷如一陣春雷響起,撇了撇唇,眼神閃過一抹憂傷,有些苦澀地看著眼前匆匆而來的女子。

        女子氣喘如牛地站定後,語氣著急地說:「妳怎麼還氣定神閒在此處,城主大人正在等著妳,快點跟我回去。」

     「可我不想回去。」原本不該是屬於此刻年紀的愁思,微略傷感地閉上眼,胸口彷彿壓上大石,停頓了半响後,她慌亂的說著:「不要逼我。」

     「這不是逼不逼妳的問題,主公大人已經要將城主之位傳給身為女子的妳,我為妳感到驕傲。」

         她冷哼著,死命地搖頭,好不容易忍住的淚水滑落,心更疼了,但是,儘管在怎麼樣的痛,該承擔的責任並不會因此而減少。

        於是,她換上冷漠的神情,這是一種偽裝嗎?咬咬牙,眼底浮現一抹讓人難懂的情緒,陣陣輕風襲來,葉子退去了繁華,也許身為女子之身,在有限的生命中舞動最耀眼的光華,她可以做到,一定的。

        不知情地陽光投射在她黯然的小臉上,忍不住地眨眨水眸,趕緊拭去頰上的淚。

         眸底閃過堅決的光芒,深吸了一口氣後,壯著膽子道:「我們回城中吧!」往既定的命運而去。

         在日本戰國,繼承城主之位都是以男子為主,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但是立花家的道雪不這麼認為,也曾經擔心過,就是這個女兒能否支持立花家,他還曾考慮將繼女政千代嫁給義子薦野增時,然後再女婿讓增時繼任家督,但是遭到家臣反對,一致認為家督的繼承理應還是由血肉繼承才是。

        然而道雪決意家督之位讓給獨生女,現年僅七歲的──立花闇千代,讓自己退居後方,這原因是眾說紛云,但是有人便猜測此舉完全是因為不想繼承大友叛臣立花氏這個姓氏,終生使用戶次姓。

        在闇千代踏入城內後,繼任城主的儀式即將開始,史上最年輕的女城主便誕生了。

[ 本文章最後由 小月兔 於 09-4-13 20:39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6   檢視全部評分
鬥士豪  有玩信長的人都會會心一笑XD  發表於 09-4-15 22:49 聲望 + 3 枚
伊西絲  大姊加油  發表於 09-4-13 08:05 聲望 + 3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章     雷神之女          01

        築前立花山城中,素聞闇千代幼年便生得落落大方,眉似柳,嘴如菱,絕美的容顏,擁有水翦的明眸,被褒美為「築前的白梅」。

        她也具備父親道雪一般的莊嚴,幼年即讓同年的男童望而怯步,也有人說她是「白慈的觀音」,也許是因為她出落得比天上的仙女都來得空靈絕塵。

        她的父親為九州豐後國戰國大名大友氏的家臣,世人稱呼他為「雷神」,聽聞此名也知此人驍勇善戰,大友家為了鎮壓筑前的反亂勢力,道雪在大友宗麟的再三說服下轉封至筑前立花山城。

        清晨的陽光穿過大樹的縫隙,灑落在大地上,她一向是早起慣了,轉身步出屋外,迎著沁涼地風,小小的年紀,也懂得大人間的矛盾情感。

      「父親大人,身上肩負的壓力一定很大。」

        為了家業,她開始學武功,也許終究有一天--她得上戰場也說不一定,但是尚年幼的她,不懂得使力之道,也是欠缺氣力。

        討厭戰爭──她也跟每一個女孩一樣……

        就這樣,理性與心爭執不休,在那一瞬間,心有片刻且短暫的迷失……

        但是愛作夢的年齡,離自己愈來愈遠,她揮著武士刀,蒼勁地運著每一個招式,在揮舞之下的每一劍,心隨意動,氣流劃過都代表自己心,隱藏在深不可測的深淵中。

       「小姐,這麼早又在練武了。」思緒被中斷,沒一會功夫,眼前來了一位女子。

      「菱子,不練怎麼行呢?我可是個城主,雖然只是個掛名的,還是不能過於鬆懈。」

      「您的母親大人找妳,所先請小姐您過去。」

      「我知道了。」

        仁志姬,改嫁給立花道雪,她是個溫柔婉約的女性,此刻,正待著她的女兒來臨。

        她步入內室中,嘴角勾起燦爛一笑,一見到母親大人,總讓她無比的安心。

      「母親大人,找女兒有何事呢?」跪坐了下,輕拾起酒杯啜飲而下,果然是絕品好茶,她低哼了聲便品茗著。

      「最近妳似乎很忙碌,很難以見到你的身影。」仁志姬若有所思的看見眼前的女兒,有著不該是她年紀應具備的憂與愁,心疼地看著。

      「只不過是勤於練功,偶爾會去城中看一下新玩意,如果母親大人擔心,那我會朝夕皆來向您請安。」

      「不需如此,闇千代,我今日是要先告之於妳,有關您父親大人所下的決定。」

     「此事應是與我有關,女兒願聞其詳。」乍聽此言,她一臉是不解樣,思付的神情也挺認真的。

        看著女兒轉瞬間便回以燦爛的笑靨,如初露朝陽的花開,都會為她而失色。女兒長大了,唇邊揚起一抹安心的笑。「岩屋城主高橋紹遠的兒子千熊丸,與妳年相近,若兩家可以結成親家,便可以樹立大友家的基業與確保堅若磐石,此事應先告知於妳,況且妳尚年幼,就先觀察這個人的一舉一動,心中才有個底。」

        她秀眉微蹙,心中浮動著不安定的心,這是父親為她安排的路嗎?

        沉吟片刻後說道:「有沒有幸福或者是彼此合不合適,在真正去歷經前又有誰可以論斷呢?」柔聲微笑著,是為了要讓母親安了心。

      「這樣我就可以放心了。」

     「容我告退了。」她低垂下頭,離開了此地。


                   ※                             ※                         ※                       ※


        在這個紛亂的時代,各國為了拓展疆土,彼此爭個你死我亡的,廣大疆域中,隨處可見大軍壓境的場面,這也不是位處在京都的天皇說能管就能管的。

        遠在南方的薩摩國大名島津義久,開始對大友家用兵,當然大友家宗麟立即整頓軍隊約四萬多人的大軍向日向之國出兵

       但是因為大友軍在戰場時,彼此將領失合,其中有一位將領田北鎮周擅自進攻島津軍。

        故島津義久見機不可失,以「釣野伏」的戰術,據說是從三國演義劉備在青州城把敗黃巾軍的戰術中轉變。

        整個行動主要包括三種,戰場兩側必須有適合伏擊的地點,將主力部隊置於後方,伏擊部隊在兩側,誘餌部隊必須保持靈活與頑強。

         最後由誘餌部隊與敵軍接觸後撤退,引誘敵軍進入埋伏圈,而後伏擊部隊自兩側發動攻勢,誘餌部隊退到與主力部隊會合後從正面配合攻擊。

        擊敗田北鎮周後過河,以伏兵攻擊混亂中的大友軍。大友軍慘敗,傷亡無數,主要將領大部分陣亡。

         此戰使得大友家逐漸式微,當然原先由立花道雪所鎮壓的筑前國人如秋月、原田、宗像、草野就開使起兵作亂,而且這些軍事行動都是大規模的,故道雪與同為大友家臣的高橋紹運聯軍團便將與筑後對戰中。

       此刻在立花山城中。

        道雪對著眾人訓話著,每一個人都臉色凝重,空氣中有種詭異沉澱的感覺。

       「一場大戰就要來臨,所以大家都必需要做好戰死的準備。」

        闇千代心頭一震,當下也點點頭,這並非是第一次看著父親大人出戰,此番家臣中的由布惟信、十時連貞、安東家忠及高野大膳等,這立花家四天王也會一起上戰場。

      「父親大人,您放心的出城應戰,我會守好這座城!」

      「一切就拜託妳了。」肯定著幼女的勇敢,沒再多說話便出城迎戰。

        就某種程度而言,父親大人是為她心中的支柱,現在必需要依賴她守著這個城,闇千代一點也不會覺得害怕,所然她才七歲芳齡。

      「菱子,我們立即往城中,招集城中婦女少女等,組織女鐵炮隊守衛。」臉上帶著綻然肯定的自信,她向一旁的大姐姐命令著。

      「是的!小姐。」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3   檢視全部評分
伊西絲  不過我跟你說的問題還是要改呀 不然等等換 ...  發表於 09-4-13 08:06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9:21 , Processed in 0.948860 second(s), 23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