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奇幻】刀劍酒館

[複製連結] 檢視: 1348|回覆: 5

從去年開始架構的奇幻小說,
因為已經有大致的走向和確定的結尾,
在此發表,希望大家會喜歡。

楔子
今夜,是個晶瑩透徹,卻又夾雜著些許迷茫的夜晚。

諾魯平原在月神穆恩的照射下,顯得更加的美麗。

看吶,是誰在這片廣大的草原上紮營?

奧斯本王國的旗幟隨風飄掦,即使在黑暗中,旗幟上繡的銀白盾牌依然閃閃發光。

光原上為數眾多的帳棚、燃燒的營火、動人的音樂;美麗的少女們舞著、穿著盔甲的士兵們啃著麵包,又或幾塊醃肉。偶爾厚著臉皮去向管酒的人再要半杯的米索卡(註一),再被馬特尼斯(註二)的咆哮給轟出帳棚。

營光旁圍了不少人,幾名敲鼓的士兵、彈奏樂器的吟遊詩人、跳舞的少女們。
鼓聲暫歇,大伙都拍手叫好。這時,坐在中央,一名身著黑紅色盔甲、一頭金髮的少年舉起酒杯,「各位。」他說。

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專心聆聽著,「為了懷念、紀念,我們在戰場中去世的伙伴──敬他們這一杯!」少年接著說。

大伙們不約而同的舉起酒杯「敬他們!」接著仰頭,將酒一飲而盡。

待酒再度裝滿酒杯時,少年又說「第二杯、敬庫索伊特、偉大的奧斯本王!」他說,眾人又喝下第二杯酒,而酒又再一次被斟滿,「第三杯,慶祝我們,在諾魯平原上的勝利!今晚,就讓我們好好的狂歡一下!」說完,所有的士兵們群起歡呼,更有人抱住了旁邊的人,大聲的哭了起來。

在這片歡樂的氣氛下,沒有人注意到那金髮少年的消失,更沒有人注意到那位於中央的座位上的那只金杯,以及底下一封舊而泛黃的信。


「嘿!西格恩,把這杯酒送到將軍那兒去,別說我又虧待他。」馬特尼斯對著一名正好經過的倒楣士兵說。

「這是米索卡?」西格恩睜大了眼問。

「沒錯,要是你把它喝掉的話,我保證你回去後不出半個月就會被派去博米爾燈塔(註三)當看門人了!」馬特尼斯兇狠的說完,接著就走回帳棚去了。

可憐的西格恩,他必須忍下偷喝的欲望,因為要是他真的這麼做,馬特尼斯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在經過馬廄時,西格恩突然看見了一名黑衣人,鬼鬼祟祟的溜了進去。他立即放下酒杯,尾隨在後。

「噓──,絲莉娜,是我。」那黑衣人說,對著一匹銀駒說,而那匹銀駒還是將軍的座騎。眼尖的西格恩馬上抽出腰中的寶劍並對著黑衣人吼道。

「給我報上名來!」他說。

「?!」黑衣人似乎一點都不吃驚,他只是回過頭來,一隻手慢慢的向上。接著,他脫掉了他的兜帽,露出了金黃的頭髮。

「噹。」西格恩手中的劍掉了,「斐….斐斐斐大人?」他結巴的說。

「哎呀被發現了,不過我不記得我名字有那麼長。」斐說,一副輕鬆的樣子。

「實在是不好意思!」西格恩當下就跪了下去,「小的沒認出您真是罪該萬死。」他相當懊惱的說,畢竟他剛才居然拿劍對著將軍本人大吼,說出去鐵定被其他的士兵們拿來當作飯後閒聊的話題。

嘿,我們這有個士兵竟然敢對大名鼎鼎的斐.弗崙加特將軍大吼大叫呢。
哈哈,他一定是沒帶腦子出門,再不然就是打仗打昏頭了。

一定會被這樣嘲笑的。

「你來這做什麼?」斐騷騷他那頭金髮問道,手輕撫上了絲莉娜的下巴,輕輕的拍著。

「我馬特尼斯先生要我送米索卡來給您的!」西格恩說。

「喔?那,在哪?」斐看著西格恩慌忙尋找的樣子,忍著笑說。

「噢,我一定是放在哪了。」他氣急敗壞的找著,最後在角落發現了一只空杯,正好是他拿過來的那一杯,只是全空了。「該死的。」他不雅的罵道。

「算了,沒關係。」斐揮揮手表示他不在意「把你的劍撿起來吧,西格恩。」他說。

「斐大人您這身裝扮難道?」西格恩不安的猜測,心中希望這個猜測千萬別成真的好。

「猜對了,而你的口風得緊點,不然我們很快就會在博米爾見面了。」斐笑著說,那是他臉上最為罕見的表情。

是。」西格恩想了會兒,他還年輕,不想這麼早送命,最後點點頭當作回答。

斐重新戴上兜帽,將絲莉娜牽出馬廄,之後,他便坐上馬,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營地。

「好吧將軍怎麼說我怎麼做。」西格恩將劍入鞘,嘴角上揚,接著走回營地中央,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地,度過這整晚的狂歡夜,直到──第二天起來,士兵們發現那無人座位上的那封信;直到他們回到故鄉──伊爾雷那。

於是,他的故事結束了

他的故事,正要開始。

『費崙加特將軍,希望我們未來仍能夠相見。』西格恩在心中默默祈禱。

待續
 

【I CAME FROM HELL】 天空 FC2 阿米巴   請多多死掉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World》

歡迎,旅者們 ── 感謝您購買《旅者日誌》第五十三刊
在下山德和查爾斯在此向您道謝。

《聯合吟遊詩人協會》


《M E N U》
I. 介紹                                     1
II. 奧斯本大陸                                    2
III. 基本求生法:史崔普                                 3
     1. 半獸人── 一群醜陋的怪咖!                 4
     2. 食人巨魔 ── 嘿!大家伙!                 20
     3. 地精 ── 拿起你的靴子吧!                 37
     4. 火龍 ── 噴火的炎怪獸!                  38
     5. 蛇髮女妖 ── 當心你的脖子!                65
     6. 彊屍 ── 捂住鼻子!                    72
     7. 惡鬼 ── 和牧師同行!                   73
     8. 山怪 ── 食物是通行證!                  80
     9. 泥巴精── 小心腳底!                    87
     10. 蛇尾雞 ── 給牠音樂聽!                  100
IV. 巫師公會                                     110
你會魔法嗎?你是自大的男性嗎?
如果兩者皆是,恭喜您,您非常適合這裡!











《Introduce》
“感謝各位購買旅者日誌,我是山德,一名吟遊詩人。”

“我是查爾斯,而我們都是女巫支持會的袐密會員”

“笨欸,查爾斯,說出來就不是袐密了!”

“真是抱歉!”

“我們會原諒你的,喔,對了,如果你愛好遊蕩和旅行,我想你也許聽說過我”

“噢,別開玩笑了山德,我敢打包票,你絕對是眾所皆知的人物!”

“真的嗎?怎麼說?”

“不會有人忘了你被地精給擺了一道的事的!”

“是啊,真好笑。但我發誓那傢伙絕不是一般的地精!”

“為什麼?”

“他的腦袋比金幣大。”

“你這麼說他不公平呀,山德”

“為什麼?”

“他是地精嘛!”

“喔,查爾斯,你總是能讓我開懷大笑”







《The Land Of Osborn》

“就基本來說,奧斯本大陸長的相當像被螞蟻啃過的麵包再加上點牛奶…嘿!查爾,你打我做什麼?”

“白痴,用這種比喻誰聽得懂?”

“好嘛,如果我是諸位,我強烈建議大伙去找”歷險家”買最新的地圖,不過查爾斯堅持。”

大陸中央的伊爾雷納,也就是我們所處的地區;睿智的奧斯本王便居住在此地的萊恩城。在伊爾雷納有全大陸最美麗的農莊(但最富饒的地方仍舊在索西可)。
在這之外,有著環繞的湖泊和山脈,北方的卡蒂恩山擋住了蘭諾冰原的風雪,而山上溶化的雪水會直接入清澈的克普耶湖。
東方,有著璀燦的諾魯平原,數以千記的良馬奔馳著,直到黑暗的博米爾峭壁。
梅帕納河流入南邊的賽洛提湖,接著消失在索西可森林的另一端,精靈們一直定居在此。
最後,西邊的奈翠卡山遮蔽了費塔沙漠的風沙,使人們能夠在伊爾雷納不受惡劣沙暴的攻擊。

在蘭諾冰原上雪怪在此恣意遊走,但從不會越過卡蒂恩的危險高峰。
博米爾峭壁向下便是灰色的闇夜森林,穿越之後就到了史崔普地區,橫行著數百種的怪物,也是全大陸賞金獵人的聚集點。
而費塔沙漠目前仍無人進駐,但最近開始發現了半獸人的踨跡。
索西可森林即是精靈的住處,堪稱精靈博物館。在這裡不論風精、土精、地精(不對…他不歸這類)隨處可見,別忘了到了此處,一定要見上精靈的貴族們一面,他們可是非常好客的呢!
史崔普,怪物的大本營(我們是這麼稱呼的),在這裡見過的賞金獵人可能是你在城裡見到的數十倍之多。但即使在這麼危險的環境裡,仍有一間遠近馳名的小酒店 ──刀劍酒館(當然也是唯一的一間),若有幸能到達此處的朋友們一定要去喝一杯佩莉老板娘釀的米索卡啊!
費塔沙漠佈滿了鐵傘蜥,別看牠們嬌小的身軀,要是給他身上的鐵傘環給刺到可是救不回來的。而最近也在這裡發現了半獸人,請旅者們要多加小心。

書頁被快速的翻到了110頁…

《Wizard Society》
你會魔法嗎?

你是自大的男性嗎?

歡迎,你是可以參加巫師公會的人選。

“嘿,山德,我聽說巫師公會的老傢伙正大力的勸導眾多旅行者拒絕購買咱們的《旅者日誌啊》”

“別擔心啦,查爾斯。等他們發現老傢伙們的說法是錯誤的時候,他們會繼續買的!”

“喔,說到這個,巫師公會抨擊女巫的行動似乎又繼續了呢…你不覺得女巫們也該做出點回應嗎?”

“反正他們也只會說什麼…和女巫打交道會被變成青蛙之類的,女巫們就算不回應,大伙也不會信。不過他們說邪惡魔法是女巫創造的,喔喔,只要不是那些老傢伙和惡龍,我誰都能和他們打交道呢!”

“那你覺得什麼讓神聖的魔法變得邪惡的呢?”

“還能有什麼?老傢伙們的屁嘛!”

“嘿嘿,山德,小聲點,我可不希望在下個月又收到放逐的通知啊。”

“朋友,別忘了我們早被…那個了。”

“喔,我不管你了。”

“抱歉抱歉!我說錯了嘛~等等,我們好像離題了。”

“所以說,女巫都是好人囉?”

“如同我在上一刊所說的,女巫和大部分人都一樣,有好有壞。但通常沒壞到哪裡去,頂多脾氣硬了點”

“別再提闇夜森林的梅妮莎夫人了,我受夠那些舌頭和內臟啦!”

“我正想說呢,不過這次要介紹的女士是梅妮莎夫人的孫女,也就是佩莉•蜜提萊恩小姐。”

“孫女?那…梅妮莎夫人的女兒呢?”

“很不幸的,萊拉女士已逝世於惡龍貝提南的火炎下,不過她也成功的讓貝提南進入永眠的狀態。可惜的是,巫師公會完全不在乎她的功勞,竟然還說「那名女巫是自作孽,死了活該!」”

“唉,萊恩女士無私的犠牲實在是令人敬佩”

“是啊,所以我們更應該多加支持她女兒的酒店了,當然…收費不低就是了。”

“謝了歐卡,你提醒了我,我還欠她兩枚貝索(註一)呢!”

“那你還是快點還她吧山德,不然下次去時酒錢會漲到幾倍我可不知道啊。”

“這就是她硬脾氣的地方啦。”

“對了,她似乎也有經營當地的獎金獵人召集會,有經臉的人應該都知道吧。”

“是啊,而且賞金相當的豐富呢!”

“刀劍酒館,史崔普的最佳選擇!”

“我們下個月見啦。”

“嘿,查爾斯,我們是不是又離題了?”

“再寫頁數就不夠了!”

「不,明天我就會把你們給烤熟…」佩莉在闔上書本時說。


註一:貝索,等同於金幣。一個貝索可以換25個米索。

[ 本文章最後由 小桃子selina 於 09-3-23 18:59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Chapters one》      亞格.賽羅瑞斯來訪
奧斯本大陸曆  4172年 2月10日 秋月

諾魯平原青翠的袐密,奎特河被陽光照射,映出金黃的光茫。成群的馬兒飲用河水成長,而奎特的水也使諾魯平原成為牧草最茂盛的區域。

奎特河自卡蒂恩山發源,繞過伊爾雷納後再向東流去,到博米爾峭壁後隨即洩而下,成為瀑布。最後匯集起來,流過闇夜森林和史崔普,以即之後的未知地區。

微風撫過闇夜森林的茂密樹林,卻在靠近史崔普前停了下來。

看,那林間空地中佇立著一幢木製的小屋。屋簷下掛著一面斑駁的招牌,上面依稀可見到《刀劍酒館》幾個字。

是的,這間外觀普通、兩層式的小木屋就是《刀劍酒館》。

推開小拉門,映入眼簾的是幾張木桌,右邊的牆旁堆了一些小木椅。中間是個長方形的吧台,吧台後面左右正對著,各開了一扇窗。右邊開了個小門,通往地窖。左邊有一個小樓梯,通往酒館的二樓。那有著店裡唯一的兩間房間。

此時的吧台上坐著二個人,坐最左邊的是一名留著落腮鬍,淡金色短髮的中年大叔。中間的是一名鬍子幾乎和他身體一樣長的矮人。在吧台後站著個滿頭紅髮,看起來懶懶散散的青年。

「嘿!嵐,你又來當洗碗工啊?」矮人問著那名正在擦盤字的紅髮青年,嘴裡的煙斗跟著上下晃動。

「喔,閉嘴,史卓格。你沒別的事做了嗎?」叫做嵐的紅髮少年露出一臉不甘願的表情,接著繼續擦著他的盤子。

「嘿,別生氣。我又沒說什麼。」那名叫史卓格的矮人笑了。

「該死的,要不是那個死老太婆,我才不會在這裡天天洗碗!」嵐大叫,差點沒把手上的盤子給摔了。

「嵐。」那名中年大叔開口了。

「什麼事?伊佛?」嵐斜瞄了他一眼,只見到伊佛心虛的指著他右邊…。

「我想我忘了說,她上來了…。」伊佛說完後識相的離座,和史卓格一起到外頭避難。

「你剛說哪個老太婆啊?」一名看起來相當陰鬱的女人說。

「呃…啊…那個…等等…別衝動啊啊啊啊啊!!!!」。


博米爾的峭壁上,一名留著湛藍短髮的少女緊抓著掃把,拉了拉黑色的風衣。異色的雙瞳望著廣大的闇夜森林及其後的史崔普。

「好冷…。」少女喃喃說道,手探到了掃把前端綁著的小袋子,接著伸了進去,像是找什麼似的。不可思議的是,那個小袋子最多容得下二個拳頭,而她卻把整個前臂給伸了進去。

少女不斷的翻找著,最後,她從那小袋子裡抽出一張泛黃、皺縮在一起的地圖。

「史崔普…嗯…。」小心翼翼的東拉拉、西拉拉,好不容易把地圖給拉開。手指在地圖上游走著,接著在一個小黑點上停了下來。那兒寫著”刀劍酒館”…

【龍…走…】一個不屬於少女的稚嫩嗓音響起,輕微的讓人認為那只是風的呼聲。

「是嗎…。」少女像是聽見了那小小的聲音,她快速的將地圖再度揉成一團(由此可見地圖會皺成這樣,原因就出在主人不斷揉它…),塞回袋子。接著將掃把打橫,讓它漂在半空中後再坐上去。然後,在見到黑藍色的烈炎前,少女坐著掃把向東飛去,讓藍色的短髮在空中飄逸。

飛行了差不多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少女穿越了闇夜森林,向那佇立在林間空地中的小木屋。是的,那就是刀劍酒館。

眼看著就要抵達,她以伏衝的姿式,整個人趴到掃帚上,用極快的速度向地面飛行,接著在即將撞到地面前來了個優雅的旋轉降落,帶起了一陣小小的旋風。

她邁開大步走向酒館,正考慮到底是要喊還是直接走進去時,卻聽到這樣的大吼。

「妳這頑固的死老太婆!」
然後少女很自然的閃到一邊去,在聽到一聲巨響後,那名紅髮看起來16、7歲的少年──嵐,便隨著看不見的衝擊波飛向天邊,化為遙遠天空的一顆閃亮星星。

「佩、佩莉前輩?!」少女似乎被嚇到了,畢竟她剛才若是沒躲開的話,就得和少年一樣化為星星了。

一名束馬尾、淡紫髮,嘴上還穿了個唇環的陰鬱女人從被破壞的小拉門裡走了出來,手中還握著一把巨大的魔杖。她輕輕的抬高魔杖,再敲到地板上,神奇的事發生了。斷掉的木板輕盈的飛回原本的位置,彎曲的金屬片也回到原本的模樣,不一會兒,小拉門便被修好了。

「亞格?亞格•貝雅•賽羅瑞斯?」佩莉似乎也因少女的來訪而感到驚訝,「什麼時候長這麼大了,來吧,進來吧。」她相當熱情的招呼著,但皺著的眉卻沒因此有一絲一毫的放鬆。

「是。」被喚作亞格的少女靦腆的微笑,接著跟隨佩莉一同進入小木屋。

酒館就是酒館,濃重的酒味馬上撲鼻而來,再加上不知道是誰抽的菸還沒熄掉,留下討厭的菸味。這些味道都令亞格感到相當的不適,尤其是酒。未曾碰過酒的她馬上難過的捏起鼻子。

「喔,我忘了。」佩莉輕揮了一下魔杖,讓它回到金屬髮簪的樣子,然後走到吧台後面,在底下摸了半天後,拿出一瓶紫羅藍色和一瓶淡茶色的魔藥。接著她回頭倒了一杯清水,再將兩瓶魔藥小心的在清水中各滴了幾滴。過了幾秒後,清水慢慢的變成了…黑色。

「喝吧,會比較舒服些。」佩莉在把那杯水遞給亞格時說。

亞格面有難色的望著那杯被變成黑色的水,然後仰頭,一口氣灌了下去。原以為會出現什麼噴火、嘔吐等等很詭異的狀況,但她只是打了個小嗝,頓時,那些令她作嘔的味道都消失了。

「別擔心,佩莉小姐的除味魔藥可是沒有任何副作用的。」伊佛在走進酒館時對著亞格說,並比了個很老土的大拇指。

「就是啊。」後面跟進來,忙著找煙斗的史卓格接著說。

「說吧,有什麼事?」佩莉托著下巴、半趴在吧台上問。

「我…想問問看,有沒有能夠讓死者復活的方法。」亞格微微的一抖,接著從腰包中慢慢拿出一顆,小孩子的頭骨。

【葛蕾娜,玩】那頭骨說。


一小段時間後,某位紅髮,身上只穿著半截式黑色無袖上衣,滿身泥土灰塵外加血痕的嵐爬進了酒館裡。

「喔,老天,…你掉到食人巨魔聚落去啦?」史卓格半關心、半開玩笑的說。

「廢話。」嵐軟癱在地上,「可惡的女人...下手也不會輕點,妳要玩死我啊?」他一邊抱怨著不滿,一邊從褲子的口袋中掏出了兩枚做工精細的金耳環。「波布布里的耳環,我工作完成啦。」說完,他放心的昏死過去。

佩莉離開了吧台,手上多了個小瓶子,「我收下了。」她在走到嵐身旁時說,接著將小瓶子的瓶塞打開,滴了一滴瓶中的銀白色液體在嵐的身上,接著再走回吧台。「下不為例。」她說。

「知道啦。」嵐拍拍身子,像剛才那件事從沒發生過一樣似的,身上的傷口也快速的復原。「就這麼點傷也要用那個…太奢侈了吧…」他不滿的抱怨。

『難道他不知道他身上有三個大動脈給切斷了嗎?』亞格望著佩莉,心想。

「如果你想要,我可以再替你多加幾個洞。」佩莉瞪了回去。

「不了,本大爺還想多活個十年八年…不想那麼早死。」嵐散散的回答。

『奇怪的人… 』亞格想,接著她對佩莉行了個禮,接著就跑出去了。

「她是妳朋友啊?」嵐問。

「不是,只是個見習生來問問題的。」佩莉回答。

「哦?那還真是個奇怪的見習生。」嵐說,「她沒事帶著個骷髏頭在身邊做啥?」他把玩著剛從椅上拿到的 ── 一顆中央留著裂痕的骷髏頭。

黑線黑線再黑線,在場只要是人的頭上都給他掛了三四條(當然,嵐先生例外)。

【別用你的髒手碰我!】突然間,骷髏頭開口說話了。

「哇喔,居然會說話,佩莉妳是怎麼…啊啊…痛、痛痛痛!」讚嘆的話還沒說完,手中的骷髏頭就一躍而起,狠狠的咬住了嵐的右耳。「給我放開!你這死人骨頭!老子砸了你!」嵐氣得用力抓下骷髏頭,才剛想把它丟到地上,這時酒店卻進了來了一個人。

「對不起前輩我把…葛…蕾…娜…忘…在…這…裡…了…。」亞格一進來,就看到嵐想把骷髏頭往地上砸,而在看到她之後,嵐和其他人都楞住了。

亞格後退了一步,接著用她最快的速度把掃帚上的小袋子解開,然後伸手把她所能抓到的東西全都一股腦兒向嵐的方向丟去,而旁觀的人(佩莉、伊佛和史卓格)一見情形不對,馬上採取避難措施──躲進酒窖去。

一張桌子擊中嵐的腰,接著是椅子,再來還有吃飯的銀製刀叉、破舊的地毯、幾把鈍掉的菜刀、一個大衣櫃、一些墨水瓶(玻璃製)、杯子、罐子、盤子、木箱、劍鈵、刀鞘…etc

只要是亞格能丟的她全丟了,導致某人現在被埋在家俱堆中…

三十分鐘過後,在伊佛偷偷的打開酒窖的門,發現亞格不停的對著某顆骷髏頭道歉時他們才確定她冷靜了。

【笨蛋!白痴!健忘狂!】by葛蕾娜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by亞格

「我快死了…。」嵐在家俱堆中說。


夜晚的闇夜森林不像白天靜的可怕,許多蟲鳴和偶爾出現的亮光反而將森林點綴得相當的美麗,然而這美卻又讓人不敢靠近。

「伊佛,再說一次你去沙羅得的冒險吧!」嵐懶懶的說。

「還要說啊,那都老掉牙了,來!吃點烤雞吧!」史卓格順了順他那長長的鬍子,叉了一大塊雞腿遞給嵐。

「真是的。」伊佛笑著說「不然這次換嵐吧,你去過史崔普的哪些地方?」

「也沒去哪,最多也只到安拜,沒有到沙羅得那麼遠。」嵐接過史卓格的雞腿,大方的啃了起來。

為何這三名獎金獵人會在戶外野餐呢?

聽說是因為某個年輕的小女巫要入住酒店;聽說酒店除了店長的房間外只有一個房間;聽說那個房間原本的主人不願意而遭到火炎彈轟到天邊。

以上種種原因導致這三名大男人得在外過夜。

「對了,嵐,明天我們一早要去森林找把謝馬爾做掉的傢伙,你要來嗎?」伊佛一邊抽著菸斗一邊問。

「我才不要,今天我被迫去兩趟了。」嵐望著星空說。

「唉,可憐的謝馬爾啊。」史卓格拍拍他的斧頭說。

「但願他的靈魂可以回到月神的懷抱下。」伊佛誠摯的祈禱。


酒店二樓的走廊上,少女抱著骷髏頭,站在窗邊望著在烤肉的三個人。

一陣腳步聲,打斷了少女的凝視…

「還不睡?」佩莉拿著老式的燭台燈,在火光照射下,她的臉龐看起來除了美麗,卻又添了一分憂愁。

「佩莉前輩。」亞格有些侷促不安「嵐先生,是不是有心事?」她問。

「唉…」佩莉嘆了口氣,「妳也成年了,床邊故事是給小孩子聽的。」佩莉語意深長的說,「早點睡吧,明天還有得是事做。」轉身慢慢的離開,火光也漸漸的變小,最後消失在黑暗中。

亞格又回頭望著窗外,但這一次,是望著滿是星斗的天空。
【葛蕾娜要聽故事!】懷中的骷髏頭,不安份的發表意見。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Chapters Two》      吸血鬼-雷爾‧D‧德斯兀羅

一如往常般,黎明的陽光送給闇夜森林一道閃耀的晨吻後,史崔普便再度成為黑暗的地區。
不過在森林之外,則是陽光普照,雖然仍舊是怪物橫行的地方,但總比夜晚時來得好些。

「嵐,我們走囉。」扛著巨劍的伊佛和背著斧頭的卓格斯向還在睡的嵐道別後,便走入了森林。

「笨死了。」嵐小聲的說,但他並沒有起來的打算。


「哈啊…嗯…葛蕾娜…早。」亞格打了個哈欠,動作緩慢的起床。

骷髏並沒有回答,只是用空洞的眼窩看著窗外。

「嗯?」亞格順著葛蕾娜面對的方向望去,一隻七色鳥正站在窗台上,展示著牠的羽毛和尾巴,接著牠晃了晃自己抓著一個金色信封的左腳。

「學校,考試,妳準備了沒?亞格?」骷髏突然跳下了桌子,在房間製造出砰砰磅磅的聲響。

「等等,葛蕾娜,那又不一定是…。」話還沒說完,七色鳥優雅的飛進房裡,在亞格的床上放下信,接著頭也不回的離開。

「嗄?」亞格楞了幾秒,那封信立即變成一個戴尖帽的魔女,她先是對亞格行了個禮,然後開口說話。

「亞格.貝雅.賽羅瑞斯,魔法學苑即將於二天後舉行例年的畢業考,請帶好所需的器具、法杖、草藥,到”智慧塔”報到,以下有段留言是校長所說,請仔細聆聽。」這時,那位魔女摀起了自己的耳朵,亞格也立刻摀住,因為她準備接受校長的──炮轟。

「亞.格.妳.又.給.我.溜.出.學.校.還.跑.去.史.崔.普.妳.是.想.留.級.留.到.死.就.對.了.是.吧.馬.上.給.我.滾.回.來.不.然.我.一.定.會.把.妳.泡.在.蠑.螈.糞.堆.裡.當.藥.材.一.起.煮.掉!!!…對了,記得幫我和佩莉問好。」校長恐怖的怒吼幾乎快把天花板給掀了,然後那名魔女放下了手,再度對亞格行了個禮,接著”砰”的一聲,魔女消失了,連帶著信也一起不見。

「前…前輩。」房門突然被打開,原來是佩莉。

「吃早餐了,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臉色那麼難看?」佩莉一邊遞給亞格換洗的衣物,一邊問道。

「沒、沒事的,我會認床,昨天有點失眠罷了。」亞格連忙撒謊,不希望被佩莉知道自己的事。

「嗯,快點下來吧。」佩莉也沒說什麼便離開了亞格的房間,這讓亞格鬆了口氣。


當亞格下樓時,嵐正在賣力的啃著昨天的烤雞腿,「糟暗。」他口齒不清的說。

「早。」亞格回答,看著沒有半張椅子的餐桌,不知道要坐哪才好。

「坐下來吧。」佩莉說,二張扶手椅跟在她後面飄了過來,在佩莉把炒蛋放上桌時,椅子也在桌子旁安靜的落下。

『不愧是前輩啊,連咒語都不需要就能夠使用魔法。』亞格崇拜的想,一邊希望自己以後能夠像佩莉一樣厲害。

「小鬼,在想什麼啊?再不快點吃,菜可要涼了。」嵐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起來,將在原地發楞的亞格給推到了餐桌前。

「我才不是什麼小鬼!」亞格用力反駁,只可惜對嵐完全沒聽進去,他只是拍了拍亞格的頭,然後慢條斯理的坐回座位繼續狼吞虎嚥。

而亞格則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後自己也坐下,拿起一塊麵包,洩恨似的用力啃著。

佩莉在一旁看得是好氣又好笑,『這兩個笨小鬼。』她想。


「呼…呼…。」伊佛不停的喘著氣,臉上的血痕和汗水混雜在一起,沿著他剛硬的臉部線條慢慢的滴落下來。

「喔啊啊啊啊啊!!!」史卓格的眼神失了焦,他對著伊佛舉起大斧,劈了過去。

「住手…嘖…史卓格…你瘋了!!」伊佛大吼,吃力的擋下史卓格的攻擊,但矮人的力度不是一般的人類可以抵擋的,他們既結實又強大,不同於精靈的敏捷,矮人要求的是破壞力。

「噹。」輕脆的金屬撞擊聲,伊佛的巨劍被史卓格給用力擊飛了出去,硬生生的嵌入了旁邊的樹。

「該死的傢伙。」伊佛怒罵,卻不是對著史卓格,而是在史卓格身後,躲在陰影處,披著破爛黑斗篷、飄在半空中的詭異黑影。

那是影魔──

影魔無聲的嘶吼,史卓格又開始行動了,沒武器的伊佛這時只能逃走,卻被樹枝給絆了一下,向後跌坐在地上。

斗篷帽下,幽黑的空間裂開了一道縫隙,看上去就像是一個人在咧嘴微笑,卻笑得令人毛骨悚然。這時,史卓格舉起斧頭,正要向下砍,結束伊佛的小命,卻在下一刻連同一道厲聲慘叫昏厥過去。

伊佛凝神一看,一個黑髮的男孩站在影魔前,單手插進斗篷腦袋的空洞。

「沒實力,就別再踏進森林裡。」男孩說,血紅色的瞳孔以銳利的視線盯著伊佛。

影魔的斗蓬忽然劇烈的抖動著,在縮為極小塊後炸裂開來,幾百道影子順著暴風飛散,其中一道人影正好衝進了史卓格的身體裡。

伊佛回頭正想向他道謝,男孩發現之後卻笑了起來。

「想道謝的話,就向梅妮莎老太婆道謝吧。」然後,男孩朝地上用力一踏,便整個人彈了起來,飛向森林上空。

「奇怪的孩子…。」伊佛搔搔頭,踹了史卓格一腳,倒在地上的矮人發出了嗚咽聲,他這才放下心來,但他沒想到這一鬆懈,竟會造成兩人的末路。


『人類…還真是沒用的種族。』男孩坐在樹梢上,默默的想。

一陣風吹來,括起了葉浪,讓被密林遮蔽的森林出現了些許的光芒,但男孩卻只是嫌惡的拉緊了自己的黑披風「討厭的太陽。」他咕噥著,披風領口處的紅色緞帶隨風飄揚「唉,為什麼是要由我去做這種事,這年頭的大人是都死光了是吧?」男孩自言自語著,並化為一隻蝙蝠,向西飛去。


「前輩,嵐先生,謝謝招待,我要走了。」亞格在酒店門口行了個禮,騎上掃把後,便依照來時的方向離去。

過了會兒,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舒通一下筋骨後望向佩莉「佩莉,我要去巡一下森森,”他們”似乎又開始在活動了。」他說。

「那就連”那個”一起帶過去。」佩莉回答,並轉身走入酒窖,這讓嵐有點不滿,他又不是不知道。

『真的把我當成笨蛋了是吧?』他生氣的想,並把手中的麵包給捏爛。


「不要,為什麼我要和人類溝通?他們既無禮又自大,一點用處都沒有!」黑暗的房間裡,男孩大聲咆哮著。
「夠了!雷爾,這是你身為吸血鬼貴族的責任,也是你父母把你託付給我的原因,更別說你是德斯兀羅家的最後一支血脈…」回答他的則是另一道更為高亢的尖細女聲,卻有如交響樂般的參雜,明明是由一個人口中發出,卻像好幾個不同的人同時說話一樣。
「可是…」被喚作雷爾的男孩似乎還想說什麼,但方才的女聲只是厲聲阻止,不讓他有把話說完的機會。
「雷爾!」
「好啦,我知道了嘛。」最後,雷爾懊惱的屈服了。

『怪了,幹嘛我要想起那老太婆說的話?』雷爾在森林中找了顆茂密的樹休息,一邊注意著森林裡的變化,一邊想著。

發覺心思又回到那充滿霉味的小房間,雷爾搖了搖頭,試著把它們通通甩出去『對了,那老太婆說什麼來著,我要找的人是被魔獸困住,看起來一副玩世不恭的人類…誰啦!!!!』他抱住頭,對抬頭對著樹梢大吼大叫。

『什麼鬼聲音啊?』嵐一邊賣力的跑著,一邉疑惑的想,沒想到會在這時碰到了靠在樹上的伊佛和醒來的史卓格。

「嘿,伊佛,想不到你們還挺厲害的嘛,他被你們解決掉啦?」嵐說,看起來是很驚訝,因為影魔其實不怎麼好對付。

伊佛卻更驚訝,嵐是怎麼知道的?但他沒說出口,因為有更緊急的事「嵐,快跑,那傢伙要來了…影魔只是誘餌!!」突然,伊佛的臉色變得相當鐵青,在他旁邊的史卓格也一樣,胸口凸起並劇烈的起伏。

「快走!」史卓格用盡最後一絲力氣,以變調了的聲音大吼,接著下一刻,兩個人都爆裂成難以估計的血塊,血濺到了嵐的臉,難以壓抑的憤怒也同時染紅了他的金眸。

「我嵐.費崙加特,發誓今天一定要除掉你,格羅姆-沼澤巨獸!」他對著前方大喊。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chapter three              落難牧師 – 斐爾.黎瑞斯

一個月前,在美麗的中央之城–伊爾雷納
最高議事廳公佈了一項重要公告

以下為公告內容:

我我國與闇夜森林中妖物的和平條約在日前因受多次攻擊而將有所更動,為此,本議事會決議派遣奧斯本王國特使前往該區,以下為人員名單-

莎莉.愛琳娜
費魯.凱爾
波哲.古洛爾
斐爾.黎瑞斯

由奧斯本 伊爾雷納最高議事會長老-雷澤.布萊納公佈。


眾多圍觀的人群中,一名戴著褐色斗篷,鼻樑上穿著兩個鼻釘的男人冷笑著。
「根本是叫我們去死嘛。」他說。



「呼…呼…可惡…。」嵐憤怒的說,一邊加快腳步向前奔馳,後方,有著泥巴觸手的噁心生物拖著牠污穢的身軀追趕著嵐,在那泥濘的表面不時會出現一些黑色的裂痕,就像是在笑一樣。

嵐加快了速度,好不容易逃出了沼澤巨獸的視線範圍,躲了到離他最近的一裸樹上。
『現在該怎麼辦呢…』他掏出一根菸,點燃後用力的吸了一口再徐徐吐出。

沼澤獸仍在四處搜尋他的身影,嵐在樹上緊盯著,勿然,有什麼東西在沼澤獸體內掙抋似的,牠黏稠的表面不斷的凸起又凹下,接著,一隻手突破泥巴的包圍鑽了出來,但不一會兒又被泥巴覆蓋,先前掙扎的力道也消失了。

「有人!」嵐幾乎要跳起來了,他想了一下,做了個討厭的表情後,拿出了臨行前佩莉交代他要帶著的-圍巾。

「喂-!巴腦袋!!!我在這裡!!!」嵐對著樹下的沼澤獸大吼,將白色的圍巾繞在左手上,接著一躍而下,站在沼澤獸的面前。

對於這樣的挑釁,沼澤獸似乎極為不悅,巨大的觸手快速的朝他伸去,還沒碰到,觸手接二連三的被砍斷,可是嵐的手中並沒有任何武器。

「我是來除掉你的,怎麼會讓你有機會攻擊我。」嵐說,一個箭步,他的左手深深的插入沼澤獸的腦袋。

「笨…蛋…等著…變成我的…食物吧…。」沼澤獸的聲音黏呼又噁心,牠邊說邊想把嵐吸進身體內,但嵐卻不為所動。

「用你的泥巴腦想想,要對付你我會沒準備嗎?偉大的梅帕納之神,我召喚您的力量,替我除去眼前的敵人。」嵐說,從深入沼澤獸身體的左手開始,一股清澈而強力的水流衝擊著牠的身體,骯髒的泥巴被強大的水流衝開,格羅姆就這麼被來自梅帕納的河水給沖散,再也無法聚集回原本的樣子,最後,只剩下一點頑強的泥巴沒沖走。

「沒想到一個小小的冒險者能夠使用二階詠唱,人類,我小看你了。」一隻黑色的蝙蝠飛到嵐的附近說。

「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不過謝謝你的誇獎,我還有點事要做。」嵐扯下左手的圍巾,戴到脖子上,神奇的是,圍巾不僅沒有沾上一點泥巴,甚至連濕都沒有。

「魔法物品?原來如此,只有魔女才有這種技術。」那隻蝙蝠慢慢的變化成人形,是雷爾。

「佩莉。」嵐簡短的說,開始在剩餘的泥巴堆裡翻找著什麼。

「梅妮莎夫人。」雷爾簡短的回答,氣氛頓時像凝結了一樣,兩人沉默了很久,直到嵐爆出一聲大吼。

「不會吧!!!你竟然和那個老妖婆住在一起!!!」他停下手邊的動作大吼著,若不是因為太過驚訝,他可能會想起在這片森林中做出這種舉動是多麼的不智。

「拜託你小聲一點,不過是住了十七年又沒什麼大不了的…至少她沒想著要怎麼把我煮了還是…喂?你沒事吧?」雷爾皺著眉望向因為聽到太過於不可思議事情、下巴快掉到地上的嵐。

「十、十七年…」眼前這個小個子還沒有缺手斷腿還真的是奇蹟…

「咳、咳咳…咳嗯…」突然,在嵐後方的泥巴堆裡傳出了劇烈咳嗽的聲響,他根本找錯地點了。

「真是的…。」嵐立刻向後傳,將手放到泥巴堆上「水。」一鼓源源不絕的清流立刻冒了出來,沖刷著泥堆,出現在眼前的,是個穿著像吟遊詩人的奇怪傢伙。

他有著銀色的頭髮,卻滲雜著紅色的髮絲,鼻樑上有兩對金屬銀飾品,天曉得要裝上去得受多大的痛苦。

「喂,你沒事吧?」嵐拍打著他的臉,試著把他叫醒。

雷爾一語不發的看著他,明明看上去只有16、7歲的少年,不只會二階詠唱,三階的甚至可以將詠詞捨去還能保有完整的強度,一般的人類除了奧斯本王國的”他”之外,雷爾還不知道有第二個人能做得到。

「咳…咳、咳…。」那個人在嵐的拍下之下終於醒了過來,眼簾底下是一對漂亮的琥珀眸子。

「啊,太好了,你,叫什麼名字?」嵐輕輕的搖著他的肩膀,又說了一次「被埋太久變傻了嗎?喂-你叫作什麼名字?」這次的音量大了些。

「咳嗯…斐爾.黎瑞斯。」他皺著眉說出自己的名字,仍有些模糊的視線掃視著周遭的景色,並未發現嵐臉上轉瞬即逝的古怪表情。

「好的,斐爾先生,你有遇到一個叫謝馬爾的人嗎?」嵐相當有禮貌的說,金色的瞳孔有著一絲期望。

「有,但是…你知道的,他就在我眼前…。」斐爾做出了一個爆炸的手勢,「抱歉,朋友,不過他並不是孤單一個人走的,我同伴也…。」他搖搖那色彩強烈對比的頭,嘆了口氣。

「好吧,雖然這結局令人難以接受,不過我們不能再待在這裡了,我想你站不起來了,來,手給我。」嵐將斐爾的手臂繞過自己肩膀,輕鬆的把他撐了起來「你要跟著來嗎?」嵐轉頭問站在後方的雷爾。

「梅妮莎就是叫我過來啊。」雷爾拉緊了脖子上的紅色帶子,血紅色的眼睛盯著斐爾不放。

「那就走吧,回酒店去。」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chapter four              賽耶璐魔法女子學苑

伊爾雷納的萊恩城座落在整個奧斯本大陸的正中心,兩座大理石砌成的巨大白色城牆圍繞在城池內外,替住在城內的居民提供了完善的保護,而這裡也是整個奧斯本大陸上人類的國王-庫索伊特.雷莫居住的地方。

庫索伊特居住的是座富麗堂皇的城堡,隨處可見鑲金嵌銀的石柱,各種奇色異鳥和神奇的動物在城內四處游走,這可苦了那些僕人,他們得隨時注意,不能讓遠道而來的賓客們發現他們的城堡裡有任何一丁點糞便或是羽毛,但他們的客人倒是很樂意在城裡撿到一根漂亮的羽毛,那代表著幸運(就天天做地毯式搜索的城堡來說,那確實是相當幸運)。

花崗岩打造的石磚地板延伸到城堡的範圍外,連接著一個有著美麗噴水池的大型廣場,這裡算是城山居民的交流中心,週圍有著許多的攤販、冒險公會、騎士公會,一小群一小群的婦女在廣場上七嘴八舌的聊天或著是忙著和小販殺價,希望能買到今天最新鮮、最便宜的蔬菜;男人們忙著將一堆一堆的貨物送至巿場或是店家,每天的固定時間就會有賣藝人-也就是俗稱的吟遊詩人們在現場表演,偶爾也會有些屬於不同騎士公會或是貴族互看不順眼而來場單挑,雖然常會演變成圍毆事件,但很少有人會死亡──城中的神職人員可不是擺著好看的。

而那個美麗的噴水池總是能讓一大群少女圍著它打轉,但人們總是不知道少女們的確切數目,因為往往你上一刻還看到一個金髮美女站在水池旁,但下一刻她卻消失了。

「噢,拜託,貝咪,我們該走了啦。」一名綁著馬尾的褐髮女孩拉著她的同伴說。

「走?」被稱作貝咪的黑髮女孩抬起右眼的眉毛盯著對方。

「妳沒聽說嗎?妳的父母沒跟妳說嗎?今天早上的報紙…聽說這裡有很多女巫欸…」貝咪的同伴緊張的拉拉裙子,用彷彿怕被別人聽到似的音量說,不過她其實是多此一舉,因為週圍實在是吵得不得了,就算她用普通的音量說話,旁人也聽不清楚什麼,但貝咪顯然是聽到了。

「那又怎麼樣?莎西雅,妳的爸媽該不會全都相信那些老巫師的鬼話,認為女巫只要看到妳就會馬上把妳變成一隻蟾蜍吧。」貝咪眯起眼,用著不以為然的口氣說。

「不…我…可是他們…他們不會沒有根據呀…我是說…」莎西雅試著和貝咪解釋,但貝咪很乾脆的打斷她。

「那是他們騙人的老把戲,他們不過是些認為女人就該好好待在家裡,別去學什麼魔法的豬,對了,順便告訴妳,那個他們胡謅的謊言在這裡就得不到根據。」貝咪撥了一下她的黑色長髮,口氣有些自傲。

「啊?」莎西雅似乎弄不懂貝咪的意思,只是下意識的拉著她的裙子。

「像我,就不會把妳變成一隻蟾蜍。」貝咪朝她眨眨眼,然後向著水池一靠,莎西雅驚呼一聲,因為貝咪不見了。



只有血液裡擁有魔法因子的女性才能夠進入廣場前的魔法水池,俗話說得好,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對於現在活動範圍被局限的女巫們來說,這確實是個非常好的主意,因為男巫們,花了整整七十五年的時間才發現賽耶璐的入口,但想破門而入,除非是那名最偉大的洛威.路霍爾到此,但是老洛威根本對壓迫女巫們一點興趣也沒有,相反的,他對巫師公會的這項舉動感到相當的不以為然,甚至還提出抗議,因此,他被逐出巫師公會,現在躲在南邊的精靈森林,和他的女巫妻子在一起暗中支持吟遊詩人公會的計劃。

此外,除了那些天生擁有強大法力或是已經畢了業的女巫,沒有任何人能夠不經入口直接穿越賽耶璐的保護屏障,但有個未畢業的女巫可以,而貝咪在進入學校大門,和其他準備考試或著是去上課的一大群女巫中,剛好看到她。

「賽羅瑞斯學姐!」貝咪在人群中大喊,亞格可以說是她在學校中最好的良師兼益友,雖然她們相差了很多歲,但是貝咪可是少數只進入學校2年就能升到中級的女巫,當然,並非說是亞格的能力比較差,而是她實在太喜歡到處亂跑,老是沒能趕上考試,才會一連在學校待了3年還沒畢業。

「啊,是貝咪,噢我的天,現在不行,我得趕去精神塔的校長室。」因為在校園內禁止使用任何飛行工具(要隨時隨地讓我們保有謙卑的心靈,咒語系老師溫莉爾如是說),亞格為了要去見校長,不得不用使用魔法衝擊清開一條路,在到達那外形和真正的骷髏頭幾乎沒兩樣的巨大建築物途中,她必需不斷的道歉。

『啊,看來今天身體(賽耶璐的保健室名稱)又要客滿了。』貝咪在看見亞格把前面那一大群女巫給轟得七零八落時想。

亞格三步併作二步衝進塔中,即使是走在那令人以為沒有盡頭的階梯上,腳步也絲毫沒有停歇,最後,她來到一扇黑梨木的黃金裝飾門前,在頭頂上還鑲著一顆獨角獸的頭顱。

「呼…呼…我…我是亞格…房號,1472…呼…」亞格一邊喘著氣一邊說,突然,獨角獸的眼睛一翻,牠竟然是活著的。

「就是妳吧,成天往身體跑的孩子,快進來,校長等妳很久了。」牠用著半是嘲諷,半是催促的語調說,接著,黑梨木製的沉重大門無聲無息的開了,一陣玫瑰花香從門中飄出,亞格先是吞了吞口水,然後才戰戰兢兢的走了進去。

校長室內一片明亮,一整面的落地窗提供了良好的光線和視野,所有的傢俱都是用桃花心木製成,再用黃金鑲篏,上面還有著精細的刻紋,溫暖的爐火上正放著一個煮沸的大鍋,裡面的木頭湯杓正自動、有規律的攪拌著一些看起來有如春天陽光般金黃的液體。

在桃花心木製成的書桌前,有個穿著黃金絲質長袍、相當嬌小的身影正背對亞格站著,手上還拿著,不,應該這麼說,有一本似乎能拿來當作兇器、極為厚重的書正飄在她的手上,不時翻動個幾頁,好讓看書的人能正確的調製魔藥。

「校…校長…。」亞格低下頭,有些畏畏縮縮的說,雖然聲音細得像蚊子一樣,但接下來由一聲響亮的”啪”,那被厚重的書像是被人暴力的闔起,再快速的從校長手中竄回書架上來看,她確實有聽到。

「妳可回來了。」校長轉了過來,從外表來看,或許一般人都只會覺得她只是個約莫7、8歲的孩子,但如果你直視她的目光(很少人能夠這麼做),就會發現,她的實際年紀絕對遠遠超越外表所顯示的年紀。

她們沉默了好一陣子,亞格一直處於微微抬頭,看到校長,再低下頭的循環狀態,而校長則是一動也不動的看著她,直到亞格以為她們會一直這樣站下去時,校長突然又開口了。

「…算了,回來就好,去考試吧。」她說,接著走到壁爐前,觀察那口裝滿已由金色轉變成銀白液體的大鍋。

「…啊…是!」亞格像是被宣佈無罪釋放的人一樣,立刻抬起頭,衝出黑梨木大門,如果她肯稍微停下來,或許還能聽到那顆獨角獸的頭正在喃喃抱怨著這年頭的小孩怎麼都這麼沒禮貌等的話,但她實在太急著從那個令人窒息的地方逃走了,根本懶得理這些。

「唉…我該拿她怎麼辦才好…」校長在大鍋前嘆了口氣,雖然亞格到處亂跑的毛病讓她頭痛不已,但不論任何人看到她,都不會有想要真正懲罰她的意願,所以她沒趕上考試的事件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單就這方面來看,或許留級才算是真正的處罰吧。



回到校園中庭,亞格的心情相當的好,這次也沒再衝動的使用魔法,她跟著準備考試的大批人潮慢慢前進,朝著”智慧塔”一棟長得像是人類大腦的建築物走,在入口處掛著一個小小的木牌上面刻著”絕不像外表一樣軟乎乎"的字樣。

終於,在過了三年又五個月後,她要參加賽耶璐魔法女子學苑的正式畢業考了。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20:27 , Processed in 3.068988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