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月夜之王

本文章最後由 月夜之王 於 12-7-6 15:12 編輯

第十章 費斯坦

  伊斯塔,以「索恩帝國」首都聞名於世的城池,在落日餘暉下蒙上一層幽黯與晦澀。一度輝煌繁華的大城,如今就如暗示帝國的黃昏般蒼老而黯淡,三層圍牆環繞之下的宏偉要塞,隱然透露出古舊的氣息。事實上這裡並非帝國最初的都城,被稱為「舊都」的奧薩斯頓城,早已在導致龍族和人類幾乎從米加斯上消失的「巨龍戰爭」最後那原因不明的區域性天崩地裂中毀滅殆盡了。

  大破壞,世人如此稱呼那個令戰爭終結的災難。以奧薩斯頓為中心,毫無來由地爆裂開來的地面,大地被撕裂扭曲,其上的建築物與生物無一倖免,當時在前線征戰的索恩大帝因而遠離了災變的核心。至今奧薩斯頓方圓千里內依然是片寸草不生的沙漠,原先的繁華景象就如夢一般從歷史上消失了。

  雖然有某些派系的學者認為,造成這場浩劫的原因和米加斯大陸西北方的「死寂之境」相同,但由於缺乏證據,至今仍不受重視。傳說中那片範圍遠大於大破壞幾十倍的「地圖上的空白」之中,曾經存在著一個古老的神之文明「亞瑟蘭提斯帝國」,如今卻只剩下進得去卻永不可能活著出來的死寂之境。由於完全沒有存在過的證明,亞瑟蘭提斯被大多數人視為捏造出來的國度,只是為了解釋那片毫無理由的滅亡之地而出現的幻想。

  日暮時分即將終結,本應是一天的事務結束的時刻,伊斯塔的宮殿中卻意外地騷動著。在富麗堂皇的廊道上,一位罕見的人物正邁開步伐,朝著位於宮殿深處的王之間前進,一旁的衛士看見他紛紛退避,悄聲交頭接耳。身為眾人目光的男子毫不在意,神態自若地漫步著,推開了廳堂的大門。

  一瞬間,聚集在大廳裡的眾人全部看向來者,包括神態肅穆地立於人群之上的棕髮男子,實質掌握帝國大權的安卓斯將軍兼帝國宰相。令大廳瞬間陷入沉默的元兇恭敬地朝安卓斯鞠了一躬,臉上掛著微微的淺笑。

  「凱爾.克里斯在此參見諸君。」男子語氣優雅地說道,其中卻隱含著冰冷的情感,絲毫不帶有喜悅和敬意,就只是如同純水凝成的冰般透徹。那是名有著黑色長髮,身著銀白盔甲的俊秀男子,蒼白的臉上完全沒有血色,鎧甲上也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痕和血跡,任何人都能判斷出它的飽經風霜。

  「歡迎你的到來,我們早已經久候多時了。」和明顯露出慌亂神情的旁人不同,安卓斯面不改色地開口,正面迎上黑髮男子冷峻的目光。

  「久候多時?你又再打什麼如意算盤了,安卓斯?」原先沉默地佇立在一旁的德蘭語氣尖銳地提出質問,身為七天騎士之首的紅髮妖魔人絲毫不打算掩飾自己對於安卓斯的厭惡和不信任。

  「關於這點我也很感興趣呢,尤其是這個人的存在本身,你是如何辦到這一點的?」一名金色短髮的男子接著開口,他身著黑袍法師的長袍,酒紅色的雙眼瞇成一直線。被世人賦予了「邪神」這個封號的瘦弱法師,其身分同樣是七天騎士中的一員,黑袍法師之首洛克.亞蘇德。

  「我並沒有特別做些什麼,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安排。德蘭啊,你就這麼不信任我嗎?我對索恩大帝的忠誠是無庸置疑的,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帝國永久的繁榮和霸業。」安卓斯不疾不徐地回答,似乎絲毫不受德蘭的質問影響。他再次注視著不發一語的凱爾,從臉部表情完全無法看透他腦中的想法。

  「但就算如此,讓一個作古上千年的帝國皇帝從墳墓裡爬出來,這可不是什麼常見的事啊。更何況曾被譽為『聖龍騎士』的凱爾.克里斯,當真會聽命於你這個陰險的術士?」洛克半是玩笑半是嘲諷地說道,仔細打量起眼前這名不應該存在的男人。米加斯歷史上唯一被完整記載下來的強盛皇朝「艾克尼西亞帝國」的皇帝,如今就好端端地站在眾人面前,引起旁人的猜疑也是理所當然的。

  凱爾是艾克尼西亞第一帝國的末代皇帝,在巨龍戰爭的最後戰死的天才。因為和極其罕見的聖光龍締結龍騎士的契約而被稱為「聖龍騎士」,率領帝國軍將來犯的索恩軍隊擊潰,受到萬民愛戴。其功績即使在人才輩出的克里斯家族裡也算是相當顯赫了,在歷代皇帝中也排得上前幾名的地位。

  「你們別搞錯了,我並非憑藉這個男人的力量而醒過來的,也只是因為短期目的一致才答應安卓斯殿的提議。對於我而言,本來就沒有聽命於索恩王的必要和打算。」凱爾悠然地開口,直視著安卓斯深不見底的雙眼,其言行舉止散發出來的魄力幾乎能讓一旁的普通臣子全身癱軟。

  「正如他所說,我們只是基於利益一致而共同行動,他如今親臨此地也只是來拿走我事先答應他的贈禮吧。」安卓斯說道,刻意地瞥了德蘭一眼。這名城府極深的帝國宰相,幾乎不曾讓他人知曉自己的計畫,事實上就連他是何時加入索恩麾下,又是如何達到今天的地位,都是一個未解之謎。

  「既然知道我的來意,就快點把東西交給我吧。我還趕著去會見一名久未見面的老友呢。」凱爾說著向前踏了一步。德蘭雖然滿心不悅,還是只能按耐下心中的疑惑與的憤恨,畢竟他很清楚宮廷裡私下反對安卓斯專權的人大有人在,現下還是先專心擴張自己的勢力和支持者,等到時機成熟再將安卓斯拉下高座。

  「請跟我來吧,今天的宣布事項就到此結束,諸君可以解散了。洛克,晚點我會派人傳召你,你就先在皇城逗留一下吧。」安卓斯環視眾人後說道,最後視線停留在黑袍法師身上。

  「我是沒有什麼關係,不過最近米雷拉的邊境有點不穩定,我還得盡快回去處理一些必要事項,還請安卓斯殿早點把事情解決掉。」洛克一臉平靜地回答,事實上他對於這些瑣事完全不感興趣,對他而言唯一有意義的就是自己的研究與魔法的鑽研,頂多加上戰爭與虐殺的扭曲快感。

  七天騎士裡除了隊長德蘭負責皇城禁衛軍之外,其他六人都分別擁有自己戍守的區域和直屬軍團,洛克主要負責的則是米雷拉王國西方的奧維亞要塞,那裡也是索恩帝國實際上統治的邊界了,奧維亞以東的地方由於距離首都過遠,目前還是以自治為主,只要定期繳納稅金與貢品就擁有管理內政的全權,矮人所居住的索巴斯王國就是一個例子。

  「請放心吧,我們很快就會結束了。」安卓斯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與凱爾一前一後地離開了大廳,留下一臉陰鬱的德蘭和一派悠閒的洛克。

  「德蘭將軍,我知道你對於安卓斯的所作所為感到不滿,不過看在我們多年的情誼上,我還是奉勸你別這麼明目張膽地表露情感,這在目前的情勢下可不是什麼明智之舉啊。」洛克懷著看好戲的心情朝著德蘭開口,這些宮廷內鬥對他而言不過是鬧劇,只要不干涉他的自由就一切好說。

  「你還是管好自己的事吧,我還有些事要調查,就不奉陪你的好心勸諫了。」德蘭陰沉地說完後轉身就走,腳步聲在已經變得空曠的大廳裡迴響著。

  「哎呀哎呀……」洛克注視著他的背影,彷彿想起什麼似的拍了一下手,露出慘澹的笑容後朝著和德蘭相反的方向離開了大廳。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本文章最後由 月夜之王 於 12-7-12 14:55 編輯

   眼前是一棟看起來相當不起眼的小木屋,很難想像堂堂一個前任魔人首領會居住在其中。凱恩看著這棟看似普通的小木屋,細長的煙從它的煙囪中冒出來,一行人跟著羅瑞安一起走到大門前,門上清楚地刻了一個「外人請勿打擾」的標誌,只是在它的旁邊加上了一個小小的「R.B除外」。羅瑞安快步衝過去敲門,絲毫不去理會上面的話。過了一會,門慢慢的打開了。因為夜色讓凱恩無法看清走出來的人的臉,對方似乎也是如此。

  「克蘭登!」一把手杖上發出刺眼的光芒,凱恩看見一位老人探出頭來。他的樣貌十分的年長,身上還帶有一些銳氣。睿智的臉上刻有歲月的痕跡,他的臉上佈滿了皺紋,兩顆烏黑銳利的眼球正打量著他們。他有一頭長長的白髮和足以跟矮人較量的長鬍子。他穿著一身破舊的灰色長袍,手中是一把木製的手杖,握柄上精細地刻著一頭巨龍。他的眼神飄向羅瑞安後,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羅瑞安,原來是你啊!我還在想是誰在夜晚打擾我這個獨居老人呢!快進來坐吧!他們是?」費斯坦愉快的說,擁抱羅瑞安後把他放開,並順手把坦尼人手上的錢包拿回來。

  「我晚點再向你解釋,我們趕了好多天的路,現在又累又餓,先讓我們進去吧!」羅瑞安說,為了增加效果而刻意裹緊斗篷縮成一團。

  「好吧。馬匹可以先在外面休息,這裡被我下過咒了,房子附近一帶是不會被雨淋溼的。」費斯坦說,凱恩一行人跟在羅瑞安身後走了進去。

  雖然凱恩早就知道不可以單看外表決定事情,但是他還是被費斯坦的家嚇了一跳。小木屋看起來頂多一個房間大,但是它的裡面卻有一個客廳和兩個房間以及一間廁所。客廳裡有一個溫暖的火爐,一張舒適的安樂椅,地上鋪著以龍的圖案為主題的棕色地毯,桌上放著一碗熱湯,看起來他們過來之前他正在享受獨居生活的愜意。這裡的生活看起來十分悠閒愜意,也難怪魔人前首領費斯坦會想要在這裡養老了。

  「不錯的家吧!多虧了羅瑞安你們才有機會進來這棟小屋呢!平常這裡是不歡迎訪客的。」費斯坦神情愉悅地說著,帶領他們走到似乎是費斯坦平時所睡的房間門前。

  「進來吧!要討論事情這裡是最恰當的。」費斯坦說,他們走進了他的房間裡,裡面擺放著一張簡單的單人床和靠著牆壁排列的書架,上面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厚重書本,木製的書桌上擺放著一本看到一半的書。窗外可以看見夜晚的草原,布拉葛正舒適地窩在一旁的草堆上,憑著他和凱恩的聯繫,他可以了解到裡面所進行的對話。

  「請坐吧!夜晚還很漫長,我們可以慢慢談。」費斯坦微笑著說,指著似乎是拿來接客用的皮革長沙發,眾人相互交換了眼神後就坐了下來。雖然費斯坦顯露出一無所知的模樣,那雙眼中蘊含的力量卻暗示他早已明白一切。

  「好了,現在到底是什麼事情?」費斯坦問,隨意地一揮手門就關上了,對此凱恩已經打算見怪不怪了。他注視著老魔人的一舉一動,長年獨自鍛鍊而磨練出來的敏銳度告訴他,眼前的魔人前首領一刻也不曾鬆懈對自己的訓練。

  費斯坦雙手一拍,空中飄來了瓷製的精緻茶杯和小碟子,以及一個搖搖晃晃,看起來似乎隨時會翻倒的棕色舊茶壺。他精準地將茶壺裡冒著香氣的茶注入每個杯子裡,然後送到在座每個人的面前。費斯坦自己先提起茶杯,啜飲了一口光是四溢的芬芳就令人沉醉的暗紅色飲料。

  「事實上啊,費斯坦,現在這個動盪不安的大陸似乎又要發生一場大戰了。我們希望你也可以加入我們聯軍的行列,成為一名龍騎士,我知道如果是你就一定辦得到的。」羅瑞安說,難得地露出與他的外表不相稱的嚴肅神情,雙眼定定地望著費斯坦蒼老的臉。

  「還真是開門見山啊。所以你們也是為此而來的嗎?竟然連矮人與精靈再次並肩作戰的日子都來臨了,看來局勢也已經演變到不得不戰的時候了。就我個人而言,我可是反對進行全面作戰的。」費斯坦問,他的臉上浮現了哀傷的表情,那是經歷過太多悲傷與死別的人才會擁有的神情。

  「費斯坦,算在我們多年的交情上,求你幫我們大家一個忙吧。我雖然不太懂那些複雜的事,不過情勢的發展也是大概知道的。求你了,坎德埃斯。」羅瑞安低下頭說,費斯坦聽到那名字時,眼中露出了驚訝的神情,雖然被他巧妙地掩飾住了,不過凱恩還是發現了。

  「我也謹代表奎那斯王國與我的族人們請求你助我們一臂之力。目前的局勢已經刻不容緩了,帝國方似乎正醞釀著大規模的侵略行為,負責守衛邊境的部隊不斷回報帝國軍正在集結的情報。你的功績我們早已耳熟能詳,還請你收下這個龍蛋吧。」艾莉卡接著坦尼人的話開口,就連性格剛強的克里爾也放下身段請求費斯坦的協力。

  凱恩對這個世界的事還不太清楚,因此也難以理解他們執意希望眼前的老人協助的理由,只是憑著某種不知從何而來的直覺,瞭解到這確實是有其必要的行為。費斯坦凝視著眾人,有些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

  「先是默菲勒,然後是艾克,現在又輪到克里斯家嘛……」費斯坦若有若無地呢喃道,凱恩只能從中辨認出幾個從沒聽過的名字和一個令他不得不在意的詞語。克里斯家,他剛才確實是這麼說了,難道說那和自己的身世有關聯嗎。

  「好吧,我答應你們。把龍蛋拿過來吧!不過龍的主人可不是能夠憑藉一己之力決定好的啊,不然你們就不必這麼辛苦了。」費斯坦說,他臉上哀傷的表情仍然沒有減弱,只是似乎想通了什麼。他的視線移向凱恩,彷彿要從中看透他的本質般地注視著他的雙眼,令凱恩感到有股莫名的壓迫感。

  「可以再請教你一件事嗎?請問坎德埃斯這個姓氏是巧合嗎?這個姓氏就和魔人之神『坎德埃斯』一樣呢!」艾莉卡難掩疑惑地提問,費斯坦只是隨意地笑笑,沒有做出回答的打算。

  「結果會怎麼樣我也不知道,畢竟我無法決定是否可以成為龍騎士。」費斯坦說,臉上仍然掛著那神秘的笑容。雖然他如此說道,在場的所有人都已深信他一定會被蛋中沉睡的龍所選上。

  「總而言之你就試試看吧!」羅瑞安說。費斯坦先是用一種彷彿可以穿透心靈的眼神望著羅瑞安,然後非常緩慢地把手伸向那顆金色的龍蛋,口中喃喃唸著古老的語言,接著他蒼老的手摸到了龍蛋。

  在他的手接觸到龍蛋的瞬間,黃金色的龍蛋開始劇烈地搖晃,同時發出耀眼的金色光芒。明明是夜晚,那一瞬間卻讓房內的人有種身處烈日之下的錯覺,彷彿眼前的龍蛋是凝聚了一切光明的結晶。凱恩感到刺眼而遮住眼睛,龍蛋的搖晃一次比一次劇烈,接著毫無預警的,龍蛋破了。

  「哇啊……」眾人不自覺地讚嘆著,就連親身體驗過一次的凱恩都對此驚歎不已。費斯坦一臉平靜地注視著眼前不復存在的龍蛋,以及從中爬出的金龍。和布拉葛一樣,他展開濕濕的雙翼,接著從口中吐出團火球,在老人的手上留下了締結關係的金龍印記。

  「你的名字就叫作布萊特吧,一個和你很相配的名字。」費斯坦微笑著說,似乎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凱恩試圖看透隱藏在他外表之下的部份,卻發現自己的所作所為只是徒勞。

  「我就知道你辦得到的,費斯坦。」羅瑞安滿臉笑容地說,幾乎就要直接撲上去擁抱他了。因為對戰爭啊局勢啊什麼的一無所知,凱恩對眼前的一切還完全沒有實感,只能隱約感受到不平凡的氣息。

  「差不多該正式自我介紹了,我是克里爾‧伯克夫,巴恩之子,伯克夫家族的長子。」克里爾說著伸出他長滿厚繭的右手,費斯坦有些訝異地睜大了雙眼,似乎是沒有料到矮人會派遣可能成為下任矮人大帝的人前來交涉。

  「原來你是索巴斯的矮人皇子啊!巴恩大帝跟我是老朋友了,不知他近來可好?」費斯坦說著,微笑地和他握手,方才驚訝的表情彷彿幻影一般。

  「大帝的情況很好,感謝你的關心。」克里爾說,對於費斯坦和自己的父親是老朋友的事實感到訝異。

  「至於這位精靈小姐,雖然我之前有見過妳幾次面,不過一直沒有正式和妳打過招呼吧。」費斯坦轉向艾莉卡說道,稍微眨了眨眼睛。

  「我是艾莉卡‧奎那斯,戴爾之女,同時也是精靈皇家魔法禁衛隊的隊長,這次是為了運送龍蛋的任務而離開森林。」艾莉卡說,她的身分反倒是讓凱恩驚訝不已。皇家魔法禁衛隊的隊長,如此一個光是稱謂就讓人敬畏的人,竟然就是眼前這個美麗的精靈公主?

  「聽說那些被流放的皇族至今仍然孤單地活在卡西斯,奎那斯王國還沒有打算和他們和解嗎?」費斯坦說著,就像在回憶往昔般看著空中的某一點,然後再次直視艾莉卡的眼睛。

  「很抱歉,那些事都是由父王所決定的,而且目前的確沒有和卡西斯談和的跡象,畢竟雙方已經分治很長一段時間了,還是維持原狀比較適切。」艾莉卡答道,不知為何垂下了眼簾,看來他們所談論的並不是什麼可以輕鬆應對的話題。被流放的皇族,光是這個名詞就讓凱恩難以想像了。

  「請問這位騎士呢?」費斯坦伸出他那飽經風霜的手,迎上凱恩的目光。他看見了凱恩身上的智慧,看見了他的溫柔,然後他看見了一陣風圍繞在凱恩身旁,風中似乎含有哀傷和孤單。那是很哀淒,不過又不失力量的微風,這樣的感覺和他所認識的那個人竟是如此相像。拉瑪索,是你嗎?

  他看起來相當年輕,不過他的眼裡卻有在一名成年人眼中才看得到的憂傷與決心。他有一頭烏黑的長髮和棕色的雙眼,手指細長而柔軟,那是屬於貴族的手,卻又因為長年練劍而染上戰士的氣息。克里斯家族的人有著一種高貴美麗的特異體質,從他這雙擅長劍術卻又無比光滑的手就能看出來了,那就像是新生幼兒的手一般柔軟。

  注視著眼前的青年,費斯坦不自覺回憶起久遠的過去,那個前任光明之王拉瑪索依然健在的歲月,他在這個人眼中看見了相同的溫柔。不,真要說的話這個人更像他的父親吧,同樣的氣質,同樣的神情……

  「我是凱恩‧克里斯,凱薩之子,現在是一名龍騎士。這是我的龍,布拉葛。」凱恩試著模仿其他人的口氣自我介紹,接下他的手,沒有注意到費斯坦在聽見那名字時震了一下,露出深深的訝異。布拉葛也從窗外探出頭來,注視著費斯坦的眼睛,後者看向銀龍的樣子像是突然間明白了一切。

  「是嗎,他是凱薩的兒子……至少表面上是……」費斯坦喃喃自語著,他凝視著凱恩很長一段時間,似乎陷入了回憶之中。

  「費斯坦,為什麼每個人聽見我的姓氏時都會很訝異?它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凱恩問,後者仍然在喃喃自語。

  「聖帝、聖光龍、克里斯家族、聖龍騎士、卡西斯之王、艾雷爾……」費斯坦呢喃著,正在思考一些事情,傳出的片段內容沒有人聽的懂。

  「你的問題我晚點會向你解釋,現在我要先告訴你一件事:凱恩,你的力量很強大,那是足以凌駕的萬物的力量,這股力量就彷彿是米加斯本身的力量一般,是種未經琢磨的原始能量,也可以說是根源之力。這份過於強大的力量如果放任它不加以抑制,很快會連你自己都被吞噬的。」費斯坦突然嚴肅地開口,這段話讓在場的人都愣住了,沒有人預料到費斯坦會說出這段沒頭沒尾的話,內容還是關於凱恩的力量。

  「等一下,你說會吞噬他的力量是怎麼一回事?確實我也能感受到凱恩身上有著超乎尋常的魔力,但也不到這麼誇張的程度吧。」艾莉卡問道,比起身為當事人的凱恩,她的反應更為劇烈。

  「這並非三言兩語就說得清的,我只希望你先把這句話銘記在心,以後如果沒有必要的話,不要去嘗試太過超出自己能力範圍的事情。唉,這樣跟你說你大概也不會明白吧。算了,我先向你們確定一件事,你們什麼都沒有告訴他吧?無論是克里斯家的事還是目前米加斯上的問題。」費斯坦一口氣說完後逐個看過克里爾、艾莉卡和羅瑞安的眼睛,被問到的眾人迫於他的氣勢只能點頭。

  「等一下,你剛剛提到克里斯家了沒錯吧?我的家族和我現在身處的狀況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凱恩忍耐不住地開口,眼看可能解開他疑惑的機會就在眼前,他只想得到解答。

  「先別急,我會慢慢告訴你的。如我剛才所說的,夜晚還很漫長。你們也一起聽吧,我還知道一些你們不知道的情報,例如革命組織神之鄉和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惡魔復活的事。」費斯坦說,在提到「神之鄉」的時候刻意看了克里爾一眼,巴恩大帝暗中援助革命組織的事,身為其子的克里爾應該也是明白的。費斯坦環視著眾人,輕輕吐了一口氣後凝視著凱恩的雙眼。

  「我們開始吧,首先是克里斯家族的事,這點除了凱恩以外的每個人應該都很清楚吧。曾經是米加斯上疆域最廣闊,國勢最強盛的艾克尼西亞帝國,其皇帝的姓氏就是克里斯。換句話說,凱恩你就是這個帝國最後的血脈。」費斯坦開口就說出了讓凱恩的世界完全翻轉過來的事實。

  「我是那個什麼帝國的最後血脈?」凱恩驚訝得什麼也說不出來了。確實,回憶起他的過去,家中那不知從何而來的財產與寶物,萊林諾特哥哥會知道前往這個世界的方法,來到這裡之前所經歷的那些無法以常理解釋的事,這一切如果和費斯坦所說的話聯繫在一起的話就得到解釋了。並不是自己來到了未知的大陸,而是自己本來就應該屬於這個地方。

  「是的。凱恩‧克里斯,你就是艾克尼西亞帝國的末裔,注定要君臨天下的人。」費斯坦說道,他的話語和萊林諾特的聲音重疊了,勾起了凱恩久遠的記憶。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將會是個遠比想像更漫長的夜晚。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本文章最後由 月夜之王 於 12-7-19 16:10 編輯

  時近深夜,由魔人所構成的尼貝爾共和國壟罩在寂靜的暗夜之中,這是個能夠將秘密隱藏在黑暗中的夜晚。魔人之都的守衛神色肅穆地在城牆上巡邏著,近來米雷拉王國和帝國軍頻繁動作的結果,位處兩方交界的尼貝爾雖然長期維持中立,仍然無法避免地被捲入爭端之中。

  尼貝爾作為米加斯上少數的共和國,原因在於其獨特的建國背景。在由索恩大帝和七天騎士所發動的「滅絕龍騎士」戰爭裡,敗逃的龍騎士最後集結於此,由其後裔們共同建造了這個國家,目前僅存的龍騎士只有現任魔人首領艾琳了。索恩大帝以一名失去龍的龍騎士不構成威脅為由停止了戰爭,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連帝國都敬畏三分的前魔人首領費斯坦當時鎮守著如今被稱為尼貝爾的這個城堡。

  尼貝爾在魔人語中的意思是「聯盟」,它的政體也因此採用了米加斯上僅有的七名選侯制,由人民推選出來的七位選侯來執政,再從七位選侯裡決定出一名代表尼貝爾的魔人首領。尼貝爾的政策都是由選侯開會投票來決定,目前內政安定,對外也有一定的防禦能力,因此時常有魔人從外地移居到尼貝爾。

  作為凱恩一行人遠征的目的地,尼貝爾的這個夜晚顯得異常靜默,彷彿連一隻老鼠跑過去都能聽得見,衛兵們全部陷入精神緊繃的狀態。儘管如此,當一名身著暗紅色長袍的男子從天而降時,卻完全沒有引起絲毫的騷動。艾克以魔法特別製作而成的法袍,包含了遮斷視線以及減輕重力的效果,雖然近在眼前的話還是會被發現,但是從五公尺以外的地方是看不見穿著法袍的他的。

  在事前研究過尼貝爾的守衛配置後,艾克不費吹灰之力地以鳳凰形態飛到突破缺口的上方,回復為人形後緩緩從上空飄進城內。如此需要對魔力的精確控制的技術,艾克卻輕而易舉地辦到了,降落的同時也感嘆著尼貝爾城的防禦太過於薄弱,儘管目前為止還沒有他入侵失敗的例子。

  艾克悄聲行走在已經探查過的路線上,從他所降落的位置能夠以最快的速度潛入魔人首領的寢室。即使是戒備森嚴的寢室,對於早已潛入多名貴族或領主的居所並暗殺成功的艾克而言根本不算什麼。雖然使用狙擊槍從遠方暗殺是他慣用的手法,也是最為快速且安全的作法,今晚的他卻不是為了刺殺尼貝爾首領而來,因此採取了最為危險的方案。

  目前已經顛覆眾多小國家和貴族的神之鄉,其革命計畫的核心都由艾克一手扛起。包括利用他不凡的領導魅力和演講才華來煽動人民的情感、以他在政治上的手腕來逼迫對方投降,以及直接潛入敵陣中暗殺領導者,從內部讓敵方自行毀滅,都是神之鄉之所以能夠令眾國如此畏懼的原因。

  從結果上來看,革命後的國家和區域的人民所過的生活都比原先的無情壓榨好上太多了,由神之鄉幹部培訓當地居民領袖而成的新任領導者也成功地安定了局勢,因此也不乏有聽聞神之鄉威名後,暗中祈禱神之鄉前來推翻暴政的地區。作為革命組織,艾克創建的神之鄉已經發展成一股不容忽視的勢力了。

  艾克一路上以睡眠咒讓不少守衛昏倒在地,最後抵達了門前。上次施展睡眠咒的時候是在被關在監獄裡缺乏魔力和體力時的事,對於如今魔力充沛的艾克而言這是件輕而易舉的事。艾克稍微調整一下氣息,在確認過沒有事先佈置的魔法陣後推開了門。

  當艾克推開門時,魔人首領艾琳.伊蘭迪爾正站在窗前俯瞰城內的狀況,似乎是艾克入侵的事終於引起了些許騷動,不過現在才注意到已經太遲了。艾克瞬間轉換成德莫尼克的狀態,在關上門的同時以肉眼不可及的速度來到了艾琳的背後,在她反應過來前舉起手槍指著她,從他進門開始只過了不到兩秒鐘。

  「不准動。」艾克以充滿壓迫感的語調開口,解除了保險。雖然艾琳並不了解來者手中所持的武器為何,還是被艾克的語氣給震懾住了。

  「把兩手放在身後交叉,如果敢做出任何動作或發出聲音就殺了妳。從我能夠輕易進來這點妳就該知道了吧,對我來說現在殺死妳然後全身而退也是辦得到的。」艾克說道,依然沒有放鬆戒備,維持著隨時都能向她的心臟開槍的姿勢。

  被他施咒的守衛差不多也該醒了,他特別挑選醒過來後會喪失記憶,繼續若無其事地做著原先所做事情的高階幻術。即使那些在注意到前就昏倒過去的守衛醒過來,他們也不會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因此短時間內自己入侵房內的事還不會被城內的衛兵發覺。

  魔人首領似乎是放棄了吧,順從地將雙手在身後交疊。身後這名隻身突破警衛而入侵城內除了寶物庫以外最難侵入的她的房間的人,絕對不是目前手無寸鐵,並且從背後被威脅的自己能對付的對手。艾克右手維持著能扣下板機的姿勢,左手從法袍裡掏出一條同樣經魔法強化過的繩索,口中吟誦著咒文,繩索便依從他的意願將魔人首領的雙手緊緊綁在一起,若非使用更加高等的魔法是無法解開的,而艾克並不會給她這麼做的空隙。

  「如果妳能保證不大聲呼救的話,現在慢慢轉過身來,我有幾件事想要和妳商量,現任魔人首領艾琳.諾瓦斯.伊蘭迪爾。」艾克柔聲道,語氣中的壓迫性減輕了不少,但是全身散發出來的魄力絲毫未減。艾琳順從地轉過身來面對來者,蘊含強烈意志的水藍色眼睛迎上艾克那雙幽邃的湛藍眼瞳,難掩驚訝地睜大了雙眼,她努力克制自己沒有發出聲音。

  「我先自我介紹吧,我是神之鄉的教主艾克.史瑞斯。」艾克平靜地說道,他明白這種時候直接說出自己的身分比較有利,他一邊觀察著對方的反應一邊思考著接下來該說的話。

  魔人首領艾琳是名有著美麗金髮的女子,流順的長髮為了不要阻礙到行動而綁成了一個馬尾。雖然已經擁有對人類而言相當悠長的壽命了,她的身體因為曾經身為龍騎士的緣故而將老化的速度停滯到近乎於零,那張白皙且線條美好的面容以及精緻的五官讓她依然維持著能被稱為「少女」的可愛美貌。與其柔弱的外貌相反,她有著即使在尼貝爾裡也是接近頂尖的劍術與魔法造詣。

  艾琳作為上個世代殘留下來的龍騎士,即使她的龍已經在戰爭中死去,她作為龍騎士的能力依然存在,締結契約時得到的力量在她不懈的訓練下幾乎沒有衰退,如果艾克採取正面對決的話,現在雙方的立場可能就會顛倒了吧。

  「神之鄉的首領親臨尼貝爾,是有著什麼樣的目的呢?」艾琳隱藏心中的不安開口問道,她對於艾克正指著自己的手槍本能地感到了危險。那把她不曾見過的金屬製武器,有著不太像是武器的奇怪形狀,卻散發出冰冷而致命的氣息。

  「請放心吧,我並非為取妳的性命而來。如我剛才所說的,我是來和妳商量事情的,沒有引起不必要的爭端的打算。」艾克說著露出了淺淺的笑容,艾琳卻沒有在他的眼中看見絲毫笑意。

  「商量事情?現在這種狀況我根本沒有說『不』的權利不是嗎?」艾琳諷刺地說著,艾克只是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視線一次也不曾離開她的雙眼。雖然他的姿勢看起來比起剛才顯得相當隨意,實際上依然毫無破綻。

  「無論如何,妳的生死就決定在妳的回答上了,我個人是相當不樂見這次的談判破局啊。雖然我也可以採用稍微有些強迫的手段,不過我希望妳能做出最為明智的決定。」艾克微笑地說出相當危險的話語。眼前的這個男人是米加斯上最大的革命組織的首領,這個事實艾琳更深刻地體會到了。

  從艾克沒有殺死自己的打算來看,即使艾琳拒絕了他接下來的要求,這個人也會用盡各種方式令自己服從吧。是因為那麼做既廢時又勞神才選擇先進行交涉的嗎。艾琳雖然沒有親身經歷過,但是她早已聽說過無數殘酷地刑罰與拷問方式,尤其是對於身為女性的自己,會遭受到何等殘虐的對待簡直無法想像,到最後自己也會被調教洗腦成絕對服從於他的人偶吧。

  「先把你的要求說出來吧。」艾琳直視著他的雙眼說道,艾克依然優雅而溫柔地笑著,他沒有漏掉眼前的魔人首領一瞬間露出的退縮神情。

  「我的要求很簡單。根據我方得到的情報,再過幾天會有一批來自索巴斯的隊伍來到尼貝爾,其中有著伯克夫家族的長子和前魔人首領費斯坦,以及奎那斯的精靈公主艾莉卡,就我所知妳們似乎是多年的好朋友?」艾克稍微停頓了下,觀察著她的反應。聽到多年好友的事情,雖然表情的動搖被巧妙地掩飾了,艾克還是從她的眼睛裡驗收到滿意的效果。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人,那也就是我今晚特地來找妳的原因:米加斯上出現了新的龍騎士,是個人類。」艾克平穩地說,這句話引起的反應遠勝預期,艾琳的臉上浮現了明顯的動搖。嘛,畢竟是如此大的事件,能夠對此淡然處之的自己或許才是異常的吧。

  「新的……龍騎士。」艾琳重複唸著這句話,因為它所代表的意義而震撼不已,而且新的龍騎士還是個人類,是個本應從米加斯上絕跡的種族。她回憶起自己曾聽聞的預言片段,裡面確實提到了龍騎士的死滅,而且還提到了當龍騎士回歸之時,那個人的手中將握著世界的存亡……

  「我的要求就是,希望妳能夠加入他們的隊伍,就近觀察這位新任的龍騎士,並且定期向我回報。如果情報正確無誤的話,那個人應該是叫做凱恩,凱恩.克里斯。」艾克在最後刻意強調了凱恩的姓氏,其目的已經相當明顯了,甚至連艾琳都能猜出他在計算著什麼。對於革命組織而言,克里斯家族的人絕對是個潛在的威脅,因此才需要一個人就近觀察他,為此而選上了自己。

  「克里斯?你確定是那個克里斯嗎?」為了確認自己的猜測,艾琳向艾克提問了,後者只是靜靜地點了下頭。

  「等一下,你說要我加入他們的隊伍,那麼尼貝爾的防守怎麼辦?」艾琳試圖提出問題點,艾克卻毫不猶豫地回答了。

  「尼貝爾實際上是由七位選侯共同統治的,即使身為魔人首領的妳不在城內,尼貝爾也不會有任何問題的,只要指定一個代理人就可以了。」艾克凝視著她的雙眼,那視線彷彿要射穿她的心靈,看透隱藏在外表之下的真實。艾琳感覺自己在那道目光下就和赤身裸體沒什麼差別,難以抑制地感到戰慄。

  「快點決定吧,是接受還是不接受?我話先說在前面,如果尼貝爾願意和神之鄉維持良好關係的話,我們也不會刻意做出什麼舉動的。」艾克輕柔地說,言下之意就是將這個任務與尼貝爾的存亡擺在天秤的兩端,希望她做出決定。這時門外突然傳來腳步聲,最後停在房門前。

  「艾琳大人,非常抱歉在這個時間打擾您休息,尼貝爾因為守備上的疏失,似乎被人入侵了,目前守衛正在搜索中,您這裡有感覺到什麼異樣嗎?」守衛的聲音從門外傳來,似乎是礙於不適合直接進入魔人首領的寢室,這點反而幫了艾克大忙,在這關鍵時刻如果還要應付守衛的話就太麻煩了。艾克以手槍向艾琳示意,後者瞭解地點了點頭。

  「我這裡沒有任何異狀,去其他地方搜索吧。」艾琳向門外喊道,似乎是徹底放棄抵抗艾克了,或許也是因為被他的話語所勾起興趣了吧。

  「是嗎,屬下知道了,抱歉打擾到大人休息,我們會盡快將入侵者逮到的。」守衛說完後就急急忙忙地離開了,畢竟讓外人闖入可不是開玩笑的事,如果事後被問罪的話就糟糕了。

  「有傳聞說神之鄉和杜拉克矮人聯盟了,從你手中的奇怪武器看來,似乎不僅僅是傳言啊。」艾琳開口說道,視線移到艾克手中的手槍。

  「這是誤解喔,這把槍並非杜拉克矮人的作品,我們也還沒有到必須和墮入邪道的闇矮人聯盟的地步。」艾克說道,輕輕晃了晃手中的槍。

  「是嗎?我倒是覺得你們與其說是為了崇高的理想與正義而戰的革命組織,不如說是以武力和其他因素威脅他人服從的極權組織呢。」艾琳再次諷刺地說著,這次艾克的眼神明顯變得凝重了,這是他的眼神從踏進這間房間以來,第一次出現了變化。

  「這種和今晚主題無關的事就請改日再談吧。妳還沒有給予我答覆呢,要還是不要?」艾克向前進逼,四周的空氣彷彿在一瞬間降低了幾度,圍繞著他的氣氛明顯地改變了。

  「看來也沒有其他的選擇了吧。好吧,我答應你的要求,協助你觀察新任龍騎士的狀況,不過我有兩個條件。」艾琳最後還是妥協了,眼前這個男人不是自己對付得了的人,從今晚的談話她瞭解到了這一點。

  「說吧,如果是可以接受的條件的話,我會考慮的。」艾克說道。

  「第一,希望神之鄉不要干涉尼貝爾的內政。如你所知,尼貝爾並非你所要革命的對象,因此我不希望你們過分介入尼貝爾的事務;第二,希望你能保證在尼貝爾遭受帝國軍攻擊時,派遣神之鄉的軍隊援助尼貝爾,這對於你們來說也有好處的吧。」艾琳說,她相信艾克是不會拒絕自己的條件的。

  「好,妳開出的條件我都答應。一旦尼貝爾遭受到攻擊,我以神之鄉教主之名向妳保證,絕對會協助尼貝爾軍的。不過因為一些政治上的因素,我們的軍隊只能夠以從敵軍後方攻擊的方式進行援護,表面上和尼貝爾並非同盟的關係。」艾克流暢地說著,似乎早就連這一步也考慮到了。

  「我知道了,那麼有關觀察龍騎士的事……」

  「這是能夠直接聯絡到我的通訊器,只要注入魔力就可以和我取得聯繫,到時候用這個向我報告就可以了。不過如果想要使用它來追蹤我的位置,奉勸妳還是放棄吧,上面所施下的魔法憑妳們的能力是無法破解的,更不用說順著魔力來尋找來源了。」艾克從法袍裡取出一個羽毛形狀的銀色別針,將它放在房間裡唯一的桌子上。

  「我再確認一次,只要觀察他並向你回報就可以了吧?」艾琳問道,如此一來這個人也會離開了吧。

  「是的,至於具體需要觀察什麼地方,我之後會聯繫妳,到時候遵照我的指示就行了。最後,為了祝我們合作愉快……」艾克微笑地說著,再次從法袍裡拿出了一卷羊皮紙,將其在艾琳的面前攤開,上面寫滿了古老的符文。艾琳稍微看了一眼就明白了,這是被稱為「自我強制約束證文」的契約。

  自我強制約束證文,有著訂下契約的人絕對無法違抗的魔力,一旦違反上面的契約,契約者的心臟將會立刻被毀滅。它即使在眾多契約書中也是有著特別強大誓約力的種類,如今艾克將其拿出,心中所想的她一瞬間就明白了。

  「我們今天晚上的談話是兩人之間的秘密,除了由艾克.史瑞斯特別指定的對象之外,艾琳.諾瓦斯.伊蘭迪爾將不得向任何人以任何方式透露與此相關的訊息與情報。與此相對,艾克.史瑞斯將誓言絕不試圖以任何方式對艾琳.諾瓦斯.伊蘭迪爾進行殺害與傷害之意圖與行為。當滴上我們兩人鮮血的同時,契約正式成立。」艾克將契約書上的話語翻譯成通用語,因為艾琳本身也有一定的魔術造詣,她瞭解艾克對於契約的內容並沒有進行二次的修改,而是照著原文直接翻譯過來。唯一讓她感到疑惑的是,契約書底下的名字。那個名字很明顯不是艾克.史瑞斯,而是一個讓她驚訝萬分的人。或許自己是唯一瞭解這個男人真名的人,她不自覺地這麼想著,但是既然如此他為何會成為革命組織的首領,就更顯得難以理解了。

  「為了完成契約,請讓我採取妳的血液吧。請諒解,這是為了以防萬一所做的保險。」艾克沒有注意到她的疑惑地說道,自己率先咬破左手拇指的皮膚,將他的血滴在契約書上,接著走向艾琳。她順從地讓艾克以魔法在她的手指上劃下淺淺的傷痕,當她的鮮血滴在羊皮紙上的同時,契約書感應到了雙方的意志與魔力,正式開始發揮效用,在艾克手中起火燃燒,最終消失。

  「這樣就完成了。我已經事先設定好了,妳的手會在我離開尼貝爾城的範圍後鬆綁。祝妳有著美好的夜晚。」艾克露出迷人的笑容,彷彿自己只是來拜訪一名老朋友。他朝著窗戶走近,似乎打算直接從城內最高的首領寢室跳出去,離開前回頭看了一眼艾琳。

  「對了,那些守衛這麼晚了還在為了尋找入侵者而努力著呢。他們工作得這麼認真,希望妳不要因為我的事而給予他們處罰啊。」艾克微笑著說道,在艾琳來得及做出任何回應前推開了窗戶,朝著幽暗的夜空縱身一躍,在空中化為紅色的鳳凰,從她的視線範圍內消失。

  室內再度回歸寂靜,艾琳因為從極度的緊張中解放而吐了一大口氣,感覺全身疲乏無力,也不管自己的雙手仍未鬆綁,直接仰倒在柔軟的床鋪上。望著艾克消失的方向,她感到睡意逐漸侵蝕自己的身體。

  「既然能夠用飛的,為什麼還要刻意費盡千辛萬苦地入侵呢……」自言自語著,艾琳覺得自己到頭來依然無法理解他的想法。她闔上雙眼,思索著艾克所說的話語。新的龍騎士,嗎?

  回憶起自己作為龍騎士而活著的歲月,艾琳慢慢地沉入了睡夢中。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34#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35#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36#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37#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38#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39#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40#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9-21 01:12 , Processed in 3.062908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