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言情】晴天男孩

[複製連結] 檢視: 1244|回覆: 7

許久未來這裡發文章了。                │
工作碰到不景氣的影響,於是趁著發慌的時間來寫篇小說。 │
再次挑戰言情小說,還請各位多給點意見。(高抬貴手呀~)│
---------------------------。

1-向從前道別的列車-




窗外,一片綠油油的油菜花田。
順著微風,倒向電車行進的反方向。

這是一個晴天。

往返鄉鎮的舊車廂與都市中的新車廂不同的地方,就在於可以開著窗子,享受這夏季微暖的風。

正值高二年齡的男孩,靠在窗邊。
有意無意的捲弄著MP3的耳機線,臉上帶著些許勉強的微笑。

「還好吧?晴男?」說話的是男孩的母親。
帶著關心的眼神,看著眼前因為自己婚姻的失敗,而被迫搬家、轉學的寶貝兒子。

「沒關係的,媽。」
日澤 晴男-原本姓氏是"森"。
因為父母離異的關係,改為母親的姓氏。
一個總是樂觀、開朗的少年。
可是今天看起來沒什麼精神就是了。

「你會習慣的,相信我。」母親轉為帶點鼓勵的表情,
微笑道:「那裡的人很親切。而且,小鎮也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呀。」

「嗯…我想會習慣的。可以先別跟我說話嗎?我想讓自己靜一下。」晴男給予母親一個微笑後,別過了頭。
繼續靠著窗,看著經過的田野山景。

「是、是。我的小少爺。」母親看見晴男的微笑,多少安了點心。
拿起轉站時在車站買的小點心,獨自享用了起來。

晴男依然看著窗外,他顯然還不太確定,自己是否能像母親所說的一樣,
很快能適應與都市完全不一樣的田野小鎮的生活…


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列車依然緩緩的向前行駛。
就像是代表了,自己與以前的生活、朋友完全離別似的。

直到列車抵達終點站前,晴男都默默的看著窗外的景色,毫無任何其他的動作…

[ 本文章最後由 THE天羽 於 09-4-9 21:09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2-這個夏天的回憶-上

-這個夏天的回憶-上


夏季後,總能從窗外聽見蟬鳴的聲音。
不過在大樓林立的都市中,卻是聽不見的。

一如往常,晴男正在享受暑假的賴床時光。
卻被房間外面,父母吵架的聲音給吵醒了。

「工作、工作!你的腦袋裡只有工作嗎?!」
母親大聲叫罵著,還不時傳來一陣摔東西的吵雜聲。

「妳可以理性點嗎?」

森 太朗-晴男的父親,於民航公司擔任機長的工作。
總是長途飛行,所以待在家中的時間不多。
為人嚴肅、正直。
因為工作的關係,一直沒辦法當個好父親。
與晴男彼此也了解不深。

日澤 晴美-晴男的母親,標準的家庭主婦。
結婚前於町公處上班。
婚後身兼父職,一手將晴男教導、帶大。
平時是個溫柔、很好相處的人。

「別吵架了啦!」被吵醒的晴男,看見父母兵戎相向的,開始緊張了起來。
連盥洗都沒有,連忙衝往客廳將父母拉開。

「我才沒有,是你母親不斷的無理取鬧!」聽起來,太朗的口氣還算冷靜。
那種帶有磁性般的聲音,似乎沒有任何一點安慰他老婆晴美的意願。

「你還能這麼冷靜的說我無理取鬧!?」聽到這番話,晴美更是憤怒了:
「好阿!你那麼愛工作,你去跟工作結婚生子阿!」

「算了。等你冷靜點,我們在談吧。我要出門了。」
太朗套上了他的西裝外套、提著行李箱,頭也不回的就出門了。

看著太朗將門帶上,晴美感到一陣錯愕。
不知所措的哭了起來,像個討不到糖吃的孩子似的。

「好了啦,這沒什麼。」
晴男試圖安慰著他自己的母親,卻找不到適當的辭句。

晴美靠著兒子的扶助,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還是不斷流著眼淚。

晴男看母親似乎冷靜了一點,連忙拿起工具清掃地上的陶瓷、玻璃碎片。

晴美看見自己的兒子正在掃地,終於開口說話:
「晴男,謝謝你。你先出去找朋友玩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晴男想想:「也好,就讓媽媽一個人冷靜點吧。總比我們兩個坐在客廳來的尷尬。」
於是點頭答應她母親。

一陣盥洗過後,換好衣服,晴男準備好要出門了。
帶上門的同時,他看了看他的母親,依然是躺在客廳的沙發上哭。
於是他沒有打招呼,就出門去了。

「小惠嗎?嗯,六町目的車站前嗎?好,我現在就過去。」
才剛出門,晴男的青梅主馬-山本 惠 就剛好打電話邀約。

六町目離晴男家的四町目不遠,騎腳踏車很快就到了。

於是晴男騎著腳踏車,往約好的六町目出發了…

[ 本文章最後由 THE天羽 於 09-3-15 05:12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大頭小松松  開頭一二段中各主角介紹,彷彿在看日劇官網的 ...  發表於 09-4-2 15:43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這個夏天的回憶-中

暑假才剛剛開始,氣溫已經逐漸的升高了。
晴男騎著腳踏車,正前往與山本惠約好的地點。

不知道是否是因為剛才看見父母吵架的關係,總覺得自己的身體使不上力。
採起踏板也顯得格外的費勁。

他決定放慢腳步,重整一下自己的心情。

抬起頭看著廣闊的天空與白雲,卻似乎沒有讓複雜的心境舒坦些。
可能是第一次,看見這種場面的關係吧?

晴男的父親因為工作的關係,待在家中的時間不多。
也因為這樣,讓母親除了家事以外,還要負責督導晴男的功課、日常生活等等的瑣事。
不過以前都認為母親已經習慣了,一直以來,這樣的生活也過到現在了。
還是想不透,今天媽媽的火氣是從哪冒上來的、又是為了什麼事情而開始爭吵的。

一路這樣想的他,不知不覺中,已經到了六町目的火車站前了。

他將腳踏車停放在一旁的專用停車格中,從側背包中拿出手機,撥打給小惠。
「嗯,我到車站前了。『咖啡與挪威』嗎?好,這就過去了。」

『咖啡與挪威』是車站前商圈廣場的一家複合式咖啡館,以主題氣氛而打響名號,
在這地區是個小有名氣的約會勝地。頗受年輕客群的歡迎。

「歡迎光臨,請問先生是一位嗎?」

剛走進店門口,涼爽的冷氣讓晴男忘了門外那熾熱的天氣。
他深呼吸一口,試著也讓體溫緩緩降下來。

「不、不。我朋友已經過來了。」晴男禮貌性的對著服務員點了個頭。
女服務生態度親切的給了晴男一個微笑,並再次鞠了個躬的說:「是。那麼,需要帶位嗎?」

「沒關係的,謝謝妳了。」晴男覺得服務生太過客氣,開始有點不好意思起來。

他瞄了一眼,看見留著長髮、長相甜美的女孩坐在眼前不遠的位置,正在向他微微的招手。
於是他又禮貌式的對服務生打了個招呼後,往小惠的座位走去。

「呦,早安呀。森同學。」
一走近,晴男就發現還有其他熟到不能再熟的面孔。
第一個用調皮式打招呼的,是晴男的好同學、兼死黨-大石 真司。
是個成績總是名列前矛,卻不怎麼愛看書的樂活主義者。

「不對吧,現在也11點多了,應該說午安才對。」
坐在真司一旁搭腔的女生也是晴男好朋友之ㄧ-宮本 明子。
是個非常熱血的女孩子,常常跟在真司身旁,以真司的褓母自居。

「晴男。坐這裡吧?」小惠說著,一邊將佔位子的背包拿起。

「小惠惠,就說我們是坐包廂了,根本沒必要佔位子吧。」真司用開玩笑的口氣,笑著:
「難道是怕我坐過去,打擾你們的『兩‧人‧世‧界』嗎?」

他用很強調的語氣說著『兩人世界』這個詞,讓小惠急速的臉紅起來。

「才、才沒有呢。」小惠反駁著說:「我、我只是…」
她努力想反駁的台詞,卻擠不出任何一句話,反倒是臉越來越紅,像是個隨時會爆炸的炸彈般。

「真是的!別再鬧人家了啦!」明子臉上掛著無奈的表情,手一邊忙碌的揪起真司的臉頰。

看著依然玩鬧的三個人,晴男卻只是無心的咬著冰咖啡的吸管,卻絲毫沒有發現杯子裡面早已沒有咖啡了。

「怎麼啦?」小惠試探性的將手擺在晴男面前揮一揮,卻不見晴男有什麼反應。
於是她放大一點音量:「晴男?」

「唔。」像是被嚇到一般,晴男突然回過神來。

「唉呀,怎麼才進來就在發呆?難道是暑假中的睡蟲還沒趕跑嗎?」真司擺出賊笑樣:
「還是…心裡再想別的女孩子?」

「嗯。」晴男沒有多加思索的突然脫口而出,差點沒讓正在喝飲料的小惠給噎到。

「什麼?!真的假的?」本來是在開玩笑的真司,聽到晴男的回答也讓他有點傻眼,
不過他卻白目的繼續追問下去:「是…我們學校的?我們班的?」

「喂~!」明子本想制止,不過基於好奇,她沒有。

晴男依然無神的搖了搖頭,於是真司繼續追問下去:「難道是別的學校的?哪一間呀?我們這區的嗎?」

突然有那麼一下子,晴男感到身旁有一股殺氣而被驚醒:「咦?什麼?」

「你今天還真反常耶,一直呆滯狀態。」真司喝了口飲料後,耐煩的又問了一遍:
「我剛剛問你,是不是正在想別的女孩子,結果你說是。我又問你,是不是我們學校、我們班的…」

聽到這裡,晴男笑了起來,連忙打斷真司的話:「哈哈,我在想我母親啦!」
這是他今天第一次發自內心的笑了出來。

聽到這個回答,另外三個人差點將喝下的飲料噴了出來。

「伯母?你想著伯母幹麻呀?」真司拿起紙巾,擦了擦嘴。好奇的問了,這次他的表情很正經:
「難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一旁的兩個女孩子,也將臉湊了上去,似乎是要逼供犯人一樣。

雖然聽過『家醜不可外揚』。不過晴男覺得,這種事情悶在心中也不是辦法。
於是他將早上家中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哦~原來是這樣呀。」真司聽了之後,倒覺得不是什麼大事情般得往椅背倒下。

明子與小惠都露出擔心的神情:「那,伯母還好吧?」

「嗯,她說想一個人靜一靜。我了解她,所以稍為放心的出來了。不過還是很在意…」
說到這,晴男似乎又陷入愁雲慘霧中,表情凝重。

四位年輕人,突然都陷入沉默。

「唉呀呀~別想那麼多。我爸媽常說『大人的事情,小孩用不著管。』。」
真司似乎很有這方面的經驗,冷靜的說著。

「對呀,我的父母也很常常吵架。每次都看似很嚴重,不過隔天卻又像沒事發生一樣。」
明子在一旁,安慰的搭了腔。

小惠則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於是將晴男的手悄悄的拉過去溫柔得握著。
晴男稍稍感到不好意思,不過他知道,小惠正在用她的方法安慰著自己。


「也中午了,正好就在這裡用餐吧?」
真司看見對面兩人的小動作,假裝沒看見的拿起桌邊的菜單,自顧自的看了起來。
明子毫不羞澀得將臉湊了過去「真自私耶!也給人家一起看嘛!」

看這兩人有趣的互動,小惠與晴男不約而同得看著彼此,微笑了起來。

「嗯,看起來都很好吃呢。」
「對吧?以後也常常來這吧!?」

小惠與晴男將另一本菜單攤在正中間,右手與左手依然緊緊的握著…

[ 本文章最後由 THE天羽 於 09-3-17 06:51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晴天男孩-這個夏天的回憶-下

晴天男孩-這個夏天的回憶-下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小惠的關係,還是因為大家安慰的關係。
晴男似乎覺得心中的烏雲,已經一掃而空了。
心中充滿暖暖的感覺,也讓晴男恢復了平常擁有的笑容。

走出了『咖啡與挪威後』,真司提議去看一部才剛剛上檔的熱門動作片。
這個提議當然得到大家的支持,因為外面的天氣太過炎熱了,去戶外的遊樂場所就像是種折磨。

「聽大家說,看了都覺得非常值回票價呢!」
真司感到興奮,滔滔不絕的與明美討論關於電影的事情。

晴男還是為餐廳中,與小惠雙手緊握的事情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小惠也可能為自己的舉動,感到稍稍的害羞。
兩人都跟在明美與真司的後頭,不發一語的低著頭。

真司似乎也發現這點,打斷自己與明美的話題,回過頭來為他們彼此打破沉默。
「我說呀…」真司拍一拍晴男的肩膀,靠在他的耳邊輕聲細語:
「幹麻那麼靦腆呢?你們被湊成一對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
而且你們彼此的心意,明明都互相知道。何不大膽一點?」

說到這,真司從晴男身後,快速的把晴男的手拉到一旁的小惠手上,並幫他們握住。

「這不就得了嗎?對吧?」真司笑著。
一旁的明子看到了則是把真司拉開,無奈的說:「你不要去多管閒事啦…」

於是一行人像是分成兩組般,一前一後。
走在前頭的真司與明子,還會不時的回過頭來,看看後面兩人的動靜。

兩人的手依然緊握著,就像是黏在一起似的。
不過兩人的動作都有點僵硬。

晴男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心事也都被真司說中了,於是他決定就保持牽手的姿勢。
但還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小惠此時卻鼓起勇氣,將另一之手也拉住晴男的手臂,依靠在晴男的身旁。

「真想就這樣,一直走下去。」晴男依然笑的靦腆,不過也終於鼓起勇氣的說了出來。

「不可能的!」真司很認真的插了話:「因為…我們到電影院門口了!」

「咦?!」晴男這時才驚覺,一行人已經停在電影院門口了。

「驚訝個什麼勁呀~這裡離咖啡廳也才隔三條街。」真司竊笑著,似乎覺得談戀愛的那兩人很耐玩笑。
「真司!真是的,別再鬧他們了。」明美趕緊替兩人解圍,她將真司一股作氣的拉往販票口

「就當慶祝他們倆情投意合,由真司請客吧!」明美笑著,看著正在買票的真司。
真司不甘情願的喊著:「嗄?什麼?為什麼~」
「好、好,我也出一半啦!真是小氣鬼耶!真司。」明美倒是答應的很爽快。

「嘻。」小惠開心的拉著晴男一起鞠躬道謝:「那就謝謝你們啦~!真司、明美。」



一行人的歡樂,沒有在這個暑假持續很久。
幾天後的夜晚,原本以為父母的事情已經過去的晴男。
才覺得這幾天與小惠的甜蜜,像是泡沫一般的如夢似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說不出口的別離-上

嗚嗚…這篇都乏人問津…
大大們若發現此文有什麼需要修改的地方,可以盡量說出來呦!期待您們的指教!!



今天是個晴朗的日子,早晨的風透過了窗子,輕柔的拂過臉頰。
晴男昨晚預設的鬧鐘還沒有響,就早已經起床、灌洗過了。

他將鬧鐘的鬧鈴關閉,靠著房間內的窗台。
平常,這是他紓解壓力的其中一種方式;
但今天應該是最後一次依靠這個窗台了。
看著窗外的景色,就會覺得世界開始安靜了起來,這能使自己也心平氣和的,看待正在煩惱的事物。

「好!打起精神來!!」他知道,他沒時間沮喪,應該好好的享受與朋友最後在一起玩樂的時光。

整理了一下身上穿著的衣物,這是他覺得最好看的打扮。
照了照書桌旁的落地鏡,他望著。他看的不是靜中的自己,而是那個令他安心的房間的倒影。
他懷舊的笑著,似乎在昨夜已經想透了一切。

他決定提早出門。帶上門的時候,險些被門口那斗大的行李箱絆倒。
「我出門了。」他關上門,跟平時不同,感覺有些不捨。


晴男踩上腳踏車,他提早出門是因為想在附近繞一繞,將這裡的景象收藏在自己心中。
沿著河堤,他看見許多熟悉的鄰居,很有禮貌的一一打了招呼,就像平時一樣,心情卻很不同。

正在他停下車、想好好專心記下河堤的景象時,一個會令他心跳加速的聲音,叫喚了晴男的名字。
是小惠。

晴男看見她,瞬間低下了頭;像是一個做錯事情的小孩,默默不語。

「晴男,我都知道了。」
小惠走向他,晴男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甚至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表情來面對她。
雖然他決定要說出來,可是…小惠出現得太突然了。

「我才剛要過去你家找你…」小惠似乎是真的知道了。
晴男笑得很僵硬:「對不起,我本來應該昨天就告訴妳了。可是我還沒有準備好;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他說完話後,兩人都陷入沉默,很有默契的都看著河岸邊。
晴男將小惠的手牽起並且握緊,這讓小惠有些許的勇氣先開口。

「我也嚇了一跳。我爸爸跟我說的時候,我還以為,又是你家附近的安藤太太在亂傳謠言呢。」

聽到這,晴男哈哈大笑了起來,他說:「其實我也是昨晚才知道的…」
他也把昨晚遇到安藤太太的經過講給了小惠知道。「後來我打電話跟我媽求證後,才知道是真的…
我也試圖去勸過她了,可是…」

他嘆了一口氣,想到真司說的話:『大人的事情,小孩子用不著管。』
其實,是根本看不出來,大人的心裡面藏了什麼心事。

「如果換作是我,我也會不好開口的。現在,你什麼都不需要說。」
小惠溫柔的將雙手,摟住他。

雖然兩情相悅很久了,但真正交往的日子也不多。他們卻很了解彼此,
此刻的兩人,沉浸在只有彼此的世界中。

「反正都是在國內,放假的時候也可以回來玩呀。」
「也對。」

感覺一切都釋懷了。
在這晴朗的早晨,晴男似乎找回最真的自己…



[/table]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晴天男孩-說不出口的別離-中

晴男在小惠的陪伴下,把他想看的、想記下的地方一個、一個走過、逛過。
以後就算放假會回來,也不見得有時間慢慢的回味,所以他決定拍下每個地方的照片。

「最後一張了。」他們正在高中的校園內。

「看你這個樣子,突然覺得好捨不得。」小惠拉著他,眼框中有淚水在打轉。
「…」晴男看她這個樣子,也覺得有些不捨。
不過他已經想通了,他已經決定要開朗的離開這裡。
他將小惠拉進她的懷中:「好了啦,有什麼好哭的。」

小惠的淚水,將晴男的衣領都沾濕了,她低著頭說:
「不能忘記我哦!還有!不准對別的女孩子動心!每天都要打給我!…」
她說完這些話後,突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安靜了下來。雙手將晴男摟得緊緊的,深怕放開後,
晴男會消失不見一樣。

「好、好。我都答應。」聽到這些話,讓晴男覺得她很窩心也很可愛。
聽見晴男答應了,小惠離開晴男的懷抱。她笑著,這下她覺得,他們似乎可以永遠在一起。

「我跟真司他們時間,也差不多快到了!我們走吧!」她拉著晴男的手,牽著他前往停腳踏車的地方。
「差點都忘了,有約他們呢…」他害羞的笑著說:「都妳啦,讓我忘了他們兩個的存在。」

「嘻。明明就是你叫我約的!有後悔嗎?」
「有一點點…」

「等你放假回來,我們在單獨約會吧?」小惠坐上後座,她側坐著用雙手抱住他。
「嗯。妳跟他們約在哪裡等呀?」晴男踩著腳踏車,很享受載著小惠的這種感覺,感覺很甜蜜。

「火車站前的廣場!騎慢一點,還有些時間。小心看路哦!」她依靠在晴男的背上,提醒著他。
晴男用逗趣的語氣,模仿上次看的電影中,那位車伕的口吻:「是、是,大小姐。」
「哈哈,傻瓜!」小惠也模仿起另一個角色的口氣,兩人就這樣一邊玩鬧,一邊火車站緩緩的前進。

「真是的!約人的人還這麼慢!」一到火車站,遠遠的就看見真司與明子了。
他們看見晴男與小惠,就大喊的抱怨著。

「呿,你們偷偷去約會吼?」真司從公用的長凳子站起來,伸了個懶腰。
晴男與小惠將車子停放好後,走向噴水池前的兩人:「抱歉、抱歉!」

「我還正在想,你們怎麼樣了!看來是白擔心了。」明子刻意擺出不悅的表情。
「結果你們一起過來,還摟的那麼緊!!」真司答腔,對著明子作出抱著的樣子。

「好啦、好啦。我們去吃午飯吧!我請客,當作陪罪。」晴男用笑容應付了他們。
真司聽見『請客』後,眼睛為之發亮:「嘿嘿!那我們去吃『熱血壽司』!?」

「是。大人。」晴男鞠躬著,將手擺向壽司店的方向,活像個下人。
「算你識相!越前屋老闆~」真司拉大了嗓門,學了古裝劇中壞人的台詞。大搖大擺的走向前頭。
明子跟了過去,往真司的頭拍了下去:「欸,人那麼多。你都不害臊呀?!」

「呵呵,他們的雙簧…我或許戒不掉呢。」晴男與小惠走在後頭。
「就是呀。」

「喂!開不會是壽司太貴了,想烙跑吧?」真司看著後頭的他們。
明子笑了笑說:「人家才沒你那麼小氣咧!」她揮了揮手,意思要他們走近一點。
「不要分隊形啦。真是的,我會吃醋啦!」真司勾著晴男另一隻空著的手。

「哈哈。」
一夥人笑著,走進了壽司店。感覺就像平常一樣,沒有改變過…

天南地北的聊著,然後開心的一起歡笑,讓晴男忘了,今天是要道別的日子。
「等等我們去遊樂園吧?」
「嗯,正好今天一個都沒缺!」真司滿口壽司,講話有些糢糊。
「真司!嘴裡有東西,別說話啦!很沒禮貌耶!」明子一臉無奈的訓話著。
真司瞄了一眼,將臉靠近了明子,這讓明子有些臉紅。
「你還不是,嘴邊…」他把手快速的伸了過去,從明子嘴邊取下一顆米粒,吞了下去。
這下,明子的臉又更紅了。

「討厭啦!」明子把臉別了過去。真司搞笑的重覆了一次這句話。

晴男與小惠有默契的對看了一眼,「噗滋」一聲的笑了出來。
看來,真司與明子就差一步了。這讓晴男與小惠都有想措合兩人的意思。

「喂喂~那邊那兩個人!笑的很詐唷!」真司注意到他們的目光:「想對我這純潔幼小的心靈做什麼?」
「…」晴男作勢嘔吐後,沒有回答的傻笑了起來。
他與小惠講了悄悄話,達成了待會措合兩人的共識。

此時的明子,依然只是低著頭,像是剛剛的震撼還有後座力。
不過還是看得出來,她的臉頰像蘋果一樣紅通通的…遲遲沒有退去。
直到晴男買單;一行人要離開的時候,她才回過神來,恢復成平時褓母的模樣。

「真是的…」小惠看真司絲毫沒有發覺,剛剛他那個動作讓明子害羞的樣子:
「他明明不是那麼遲鈍的人。」

「這就是他的個性吧?」晴男回想,真司雖然喜歡四處搭訕學校裡面的女孩子,
卻從來就沒有看過他有任何一個女朋友:「說不定…其實他對真正喜歡的人,反而沒有那種勇氣告白呢。」

「對吧?他的確是喜歡明子的吧?」小惠問。
「大概吧…應該就是了。」晴男答的很保留,畢竟他不是真司。但是真司除了明子,
對於其他女人的態度,應該說是接近應酬了。

真司除了功課好之外,外貌也很出眾。每當一下課,他的桌子旁邊,就全都是女孩子包圍住。
而且他常常可以逗的她們開懷大笑,就算是問功課,他也可以以幽默的說法去講解。
就連二、三年級的學姊也不例外的會過來班上找他。雖然還沒有到很偶像的地步,
但是正牌的校園風雲人物之ㄧ。總之真司對於交際可以說是很有一套。

「總而言之,今天就定為『真司與明子之愛的大作戰』!」小惠很熱血的說著。
晴男不太確定,這樣做是否合適:「只能盡量囉!」

走在稍為前面的真司與明子,依然還是打打鬧鬧的玩在一塊。
好像沒發覺,後頭的兩人正在設計他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晴天男孩-說不出口的離別-下

「終於到了!」
一行人搭乘過擁擠的電車、轉乘半個鐘頭才有一班的專車後…
終於來到這個位於市郊外、新開幕的遊樂園。
「人還滿多的耶。」在排隊後,四個人才終於手握著入場券,開心的走進遊樂園。


「該從哪裡玩起好呢?」真司探頭看著遊樂園的地圖,尋找他們當前的位置:
「雖然看過電視節目報導。不過親自來過,才發現這裡真的很大耶」他指著門口箭頭的位置,
眼神中帶閃閃發光的跟他們說。
明子也探過去,唸著她所看到的地區名稱:「有鬼屋區、童話區、刺激遊樂區、童樂區…」

「先去暖身吧!」晴男出了個主意,他決定先去童樂區。畢竟他們才吃過午餐不久。
「嗯。就這麼決定!」

前往童樂區的路上,有許多穿著布偶裝扮的人、也有父母帶著孩子來的、三五好友玩鬧的,好不熱鬧!
被快樂的氣氛包圍著,一行人也覺得很心情沒有被酷熱的天起所影響到,心情格外的輕鬆。

「哇~!」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一座旋轉木馬。
這旋轉木馬是由國外引進的,分為上下兩層。

他們第一次看到兩層樓的選轉木馬,都目瞪口呆著。
「如果是小朋友來的話,這已經很刺激了吧?」真司笑著,不過他們決定要去坐坐看上層的。

「哇!」一上去才發現,雖然有護欄,不過看下去是整個摟空的。
「哈哈,好久沒坐這個了。好懷念小時候哦。」晴男看到其他馬匹上的人,全是小孩子,感到有點不好意思。

「喂,你看!」小惠拍著晴男的肩膀,要他看看前頭:「看來,我們不用刻意措合他們兩個了。」
他笑著,看見真司與明子坐的是情侶用的大木馬。兩人還有說有笑的。
「說不定他們早在一起了,只是我們不知道。」他們盡量壓低音量,好不打擾前面那對幼稚玩笑的兩人。

下來後,晴男用曖昧的眼神看著真司,讓他感到後頭有股涼意。
「幹麻啦!怪噁心的~!」真司裝成明子的口氣。
「沒呀,只是好奇你們兩個…」晴男將真司拉過來,對他說著悄悄話:
「你們感覺是情侶、又不是。好曖昧…」

「早就是這樣啦,這樣的相處模式。」真司有點不以為意,卻又有點吱吱嗚嗚的,
像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就是、就是…唉呦,反正我們不是那種關係。
我也不想去跨越那條界線。」

「難道你看不出來,明子喜歡你嗎?」晴男說到這,瞄了一眼。
小惠很精明的,上前去與明子聊天,轉移她的注意力。

「知道是知道啦。」真司被逼問著,感到有點不好意思:「其實…她跟我告白過了。」
他接這說:「只是,該怎麼說呢…我現在只想跟大家保持著好朋友的關係。所以…」

「所以你拒絕了?!」晴男聽到他的話,感到不可思議:「那她有說什麼嗎?」
「沒多說什麼,她說會尊重我。」看得出來,真司對這談話很認真:「我也喜歡她呀。
說真的,我滿怕跨過限界後的慘狀。」

「你連嘗試都沒嘗試過,又怎麼知道…」晴男下了定論:「原來你只有表面上吃的開。」
「開玩笑的啦!」他補上。

「呿呿。我是真的認為,做朋友會比較好。假如真要在一起,現在還稍嫌太早了。」真司笑了。

「喂!~你們!講了那麼久!會不會口渴呀?」明子雙手叉著腰,面對他們:「我要去買冰,要吃嗎?」
「嗯!」他們異口同聲的點著頭。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沒有什麼改變。雖然真司與明子依然走的很近,也像老夫老妻的互相吐槽、
一起擠在紀念品櫥窗前看著裡面的商品等等…

「好累哦~休息一下吧?!」小惠提議著。這遊樂園實在很大,而且他們也已經走了半個園區了。
他們找了張公園椅坐著。晴男貼心的幫小惠按摩腿部。
「好肉麻哦!噁~」真司見狀,趕緊靠過去捉弄他們。
「你很不貼心耶!」明子靠在椅背上,小聲吶喊著:「人家腿也很酸吶~」

「是、是,老佛爺~」真司無奈的結束了他那個鬧小情侶的遊戲,轉過身去幫明子那壓、這搓的。
「幹麻一臉不情願的樣子。」明子捏了捏真司的鼻子。

晴男突然停下動作,嘴巴不自覺得說出:「我明天就要走了。」說完後,他被自己嚇到了。
不過更讓他驚訝的是,真司與明子都說他們已經知道了。
「咦?…」他好奇的問。

「前天晚上,我陪我媽媽去買東西,有跟你母親碰到過…」明子說著:「她手上拿著一只牛皮紙袋,
坐在商店街附近的板凳上,像是在想事情。」
「然後她過去打了聲招呼,也順便關心了一下你媽媽,你媽就全告訴她了。」真司搶著話:
「我們兩個在等你親口說呢…」他的表情顯得有些不捨。

「真是的…」晴男感到抱歉:「我很害怕說出口,我甚至幻想過,那是一個夢而已…」
「人之常情啦。而且,這的確不好開口,在我們這些青梅竹馬面前。」真司安慰他。
「謝謝…」
接著,他們都沉默了一下。

「開心點嘛!走吧!休息夠了!去玩點刺激的!打起精神來!」小惠握住晴男的手,將他拉起。
下午的陽光有些刺眼,晴男看著另外三個人,覺得他們身上都散發著一種光輝…溫暖的光輝。
「嘿嘿!我們去鬼屋吧!」真司開朗的笑著,其他人也附議了。

去過了鬼屋後,他們又遊玩了一連串的刺激型的遊樂器材,包刮了雲霄飛車。
天色也漸漸的暗了下來,他們決定在最後要去坐摩天輪,來為今天的遊樂園行程畫下句點。

「晴男,你看!好高哦!」小惠興奮的拉著他,此刻,摩天輪的包廂內只有他們。
已經越來越接近最高點了,周圍變得寧靜,帶著五彩繽紛的顏色。
小惠看著四周,再看看他的臉龐:「怎麼感覺,好憂傷呢?」

「傻瓜,別害我也跟著妳哭啦…」他將她抱著,緊緊的摟住:「我想我會想念今天…」
話才說到一半,小惠出其不意的吻住了他的嘴。

「喂喂。妳看他們!」真司與明子坐在他們前面的包廂,他盯著正在接吻的兩人。
「別打擾人家啦!」明子將他拉到對面的椅子上,這個動作太突然了,讓真司一時反應不過來。
「碰。」兩人應聲倒在木質的椅子上,就這麼剛好的真司壓在明子的身上,嘴碰著嘴。

明子沒有反抗,反而是真司嚇到了,趕緊要爬起來,卻被明子緊緊抱住。
他屈服了,他覺得想再多也沒用,倒不如就這麼順其自然吧…

下了摩天輪後,晴男與小惠賊賊的笑著,看著他們。
「嘿嘿,我們兩個都看見了哦!」
「討厭啦!死相!」真司半開玩笑的,也就這麼認了。

回程的電車上,兩個女孩子都累得小睡了一下,各自靠在兩個男孩子的肩膀上。
「哈哈,該來的擋都擋不掉。」真司看著一旁的明子,臉上流露出無奈的表情:
「不過她太主動了,真怕哪天把我煮了」

他們笑著,不過聲音很小,深怕吵醒睡著的女孩們。
「說真格的,你走後…學校應該會很無聊!」真司表情轉變為很認真的,對著晴男說:
「朋友雖多,真正要好的也只有你們了,現在還少了男主角,青春校園劇要怎麼繼續呀?」

「捨不得是固然的,不過終究會習慣的。而且又不是說見不到面了!」晴男看著他的好友,眼神帶著誠懇:
「就麻煩你幫我照顧她囉?」轉頭他看著小惠。

「看來你已經看很開了,那我就不必擔心囉?!」他們都微笑著,像是正在道別一般…


到了車站後,他們正要彼此道別。
「明天就要走了吧?你等下回家後,問一下是幾點的車,我找同學們幫你送行。」真司看著他。
晴男有些不好意思:「不用了吧?!」

真司拍拍他的背:「傻瓜!別那麼見外!我們都是朋友,這點可別忘了!」
「好啦!我晚點再打給你吧!」

他們各自走向不同的方向,心中帶著些許的不捨。
「或許我明天會哭吧?」真司與明子牽在一塊,走往回家的路上。
「你才不會呢!」明子笑他是個稍稍冷血的人。

晴男載著小惠,一路上他們都默默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於是都選擇不言語,像是用心在對話般,
兩人心中帶著千言萬語的正在交談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晴天男孩-離別時分

早上九點多鐘,晴男打理了一下後,拖著沉重的行李準備要離開了。
他推開門後,回頭看了一眼,回憶起這些日子以來,在這間屋子中的點點滴滴,還有,爸爸的身影。

「晴男,車子已經到囉!」母親叫喚著。
「是,我馬上過去!」

他關上門的時候,感覺有些沉重。
心情已經沒前些日子來得複雜了。

「不知道『間座』是什麼樣的地方,希望環境別太差就好了。」他滴估著,一邊將行李放上計程車的後車箱。
司機接過,並將行李安整好後,隨即上了車。

母親似乎聽到了,帶著點安慰的口氣:「那裡環境很好的,只是交通不太方便,所以人煙稀少了些。」
她與晴男上了車,並解釋著『間座』的環境:「大學時,我與登山社第一次到了那裡,
就被那個田野地區吸引住了。那裡環境很優美,還有許多民宿。對了,其實離這裡真的不遠,只是目前
電車的路線還沒規劃好,需要轉幾班車,等道路線通後,你要回來這裡玩,其實很方便的。」

雖然母親這樣說,不過他從未聽說過那個名為間座的地區,也沒看過任何報導的印象。
一路上,他不斷的聽著母親解說,直到到達車站前時,他遠遠的就看見,班上與學校的同學們…

他下車後,拖著行李箱快步走向他們:「幹麻啦!很丟臉耶!!」
「哈哈,這主意錯吧?」真司大剌剌的笑了起來。

在一旁則是明子帶領著啦啦隊員們,拉著『再見了!"晴"天"男"孩!!』用漢字寫的斗大字樣的布條。
小惠也在陣容內,她穿著啦啦隊員的服裝,看上去有點羞澀的樣子。

「小惠,怎麼妳也…」他想吐槽,不過想起,有次在學校體育館,他們看著啦啦隊員們排練時,
他突然興起的對小惠說過:『如果妳穿上那種服裝,一定非常可愛!』這樣的話。

「你還說呢!」小惠嘟著嘴道:「你忘了?…」
「不,我記得。」晴男笑著,不過看上去,小惠還真是非常可愛。

「這布條,可是經過高人指點呢!!」真司往一旁指著,他那教漢字的級任老師-阿部 植一。

老師先對一旁,晴男的母親打招呼,然後向晴男走來,語重心長的將雙手放在晴男的肩膀上說:
「晴男,真的是很可惜,你就要離開這裡了。一直以來,你用你那開朗、善良的心,幫助、感化了不少同學
,連我這老師也感到佩服、驕傲。到了新的環境,也請加油哦!繼續為別人帶來晴天一般陽光的氣息!」

語畢,贏得眾人的掌聲,同時也有許多女孩子一同啜泣著。
「唉唷…別這樣啦,連我都想掉淚了…」他看著那些女孩子與小惠,感到很不好意思,卻覺得很窩心。
尤其是老師的一番話,對於即將面臨新環境的他,給予了莫大的信心以及鼓勵。

「晴男,時間差不多了。」母親一一向同學們以及老師道謝後,提醒著晴男。

「總之,我也很謝謝這段時間,大家的照顧!」他彎下身軀,鞠了個大大的躬。
他遞著準備好的手帕,交給小惠並將她拉到一旁:「等我在那裡安頓好後,下禮拜就會回來一趟。」
可能因為有太多人,他們並沒有想擁在一塊,只能用眼神深深的相望。

他轉過身,與母親走向車站的大廳處。晴男回頭,對著大伙微笑、揮手道別後,就這麼離去了;
離開這個出身、成長的地方。

「真是的,我的戲份真少!」真司回去時抱怨著,讓此時在候車處的晴男,頓時打了個噴嚏。
「還嫌吶?就說你冷血,連一滴眼淚都擠不出來!」明子牽著他的手。
「欸欸,這不太好吧?!」真司回頭望著其他相同路線的同學們…



電車緩緩的進站了,停在晴男的面前,發出了拉長音的煞車聲響。
「我們走吧。」母親從椅子上起身。

晴男想著:「這個禮拜應該會過的特別漫長吧?!」他隨同母親上車,看著窗外的景色由慢漸快的,
離開這個熟悉的背景…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6:24 , Processed in 1.506113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