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奇幻】被命運眷顧之子 第一章

[複製連結] 檢視: 1146|回覆: 0

法蘭西斯‧海斯洛德。

  這是一個男孩的名字。

  他是這個還算富裕的城鎮裡,過得很不富裕的一個男孩。

  今天是他十歲的生日,這個晚上,他沒有生日禮物可以拿,沒有點著蠟燭的蛋糕可以吹,只能躺在床上,閉起眼睛,回想著很小的時候,媽媽那溫暖的懷抱。

  那個懷抱是多麼的溫暖,想著想著母親彷彿就在自己的耳邊用著那最最溫柔的語氣對自己說:「小法蘭西斯,今天是你的生日哦,生日禮物就是……嘻嘻,媽媽的懷抱哦!」

  法蘭西斯窩在棉被裡,想象著媽媽,每一年他只有這一天可以輕鬆的躺在床上,貧窮的酒鬼父親只懂得喝酒跟惹事生非,據說父親以前是個很好的人,但自從法蘭西斯的母親死了以後,就變成了這副德行。

  法蘭西斯知道自己的家裡很窮,所以他從沒賒望過什麼生日禮物。

  他只想要母親的懷抱。

  很快地,法蘭西斯進入了夢鄉,他在夢裡看見了母親,但是這個母親好像有些什麼不同。

  母親的穿著跟平常不一樣,嘴巴動著好像在跟自己說些什麼。

  法蘭西斯夢了那麼多次的母親,可是今天稍微有點不一樣,因為今天的母親會說話,以往的母親只會微笑著抱住自己。

  「快……逃……?不……要……回……來?」

  法蘭西斯解讀了出來,母親叫自己快逃,他不知道為什麼要快逃,母親的嘴巴持續一張一合,一直不停地說著同樣一句話。

  法蘭西斯覺得很奇怪,他開始懷疑自己的眼睛是否有問題,因為他開始覺得眼前的母親的面容越來越陰沉,原本慈愛的笑容變成了恐怖的怒容。

  「快……逃……!」

  「啊!」法蘭西斯嚇得醒了過來,不停的喘著氣,腦海裡盡是母親那張因生氣而扭曲的臉。

  他不清楚母親為什麼要讓自己快逃,但是他覺得,母親會在夢中對自己這樣說,一定有他的道理。

  但是,要往哪裡逃呢?

  法蘭西斯坐在簡陋但還算乾淨的床上,從窗戶望了出去。

  夜晚,視線昏暗,但卻擋不住那洪偉。

  「基特姆拉山!」

  法蘭西斯的家很矮小,窗外就是地面,法蘭西斯迅速地從窗戶跳了出去,便頭也不回的往基特姆拉山跑去。

  他的腦海裡都是母親發怒的容顏,這讓他不由得再把腳步加快,雖然不知道母親到底要自己逃去哪裡,但他相信自己不會錯的,肯定就是基特姆拉山。

  越接近基特姆拉山,法蘭西斯的心就越跳越快,他覺得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了,一閉上眼,母親那生氣的容顏彷彿就在眼前,就算在路上遇到熟悉的人向自己打招呼,他也沒半點停頓,低下了頭繼續往基特姆拉山跑去。

  剛剛經過他旁邊的兩個男人還在打趣著說道:「都這麼晚了,法蘭西斯那小子又怎麼了啊?」

  另一個男人沒回答,也問道:「怎麼那麼慌張呢?」

  「不知道。」另一個戴著帽子的男人聳了聳肩,揮了揮手說:「算了算了,肯定又是找到了什麼工作吧?不談這個,嘿嘿,你有看到嗎?昨天商區的萬花閣又來了一個美如天仙的銀牌呢!」

  「什麼!美如天仙?真有那麼美嗎?你上次也說一個女的傾國傾城,我還花了錢特地過去看,沒想到醜得跟什麼一樣!那是比豬還醜啊!」

  「上次那是唬你的,這次可是真的,以我耐卡恩之名起誓!聽說那個女的還曾經是一個魔法師呢!」

  「魔法師?別騙我了,哪有一個魔法師會去當妓女的啊?」

  「喂!我說真的啦!」

  「對了,你上次欠我的六枚銀幣還沒還我呢!」

  「……」

  在兩個男人聊天之際,法蘭西斯已經跑到了基特拉姆山的山腳下,他不停喘著氣,面色漲紅,他只感到肺部每多吸一口氣就在抽痛,兩肢腿已經奔跑到無力再動了,腳底又紅又腫,每動一步,就像是在挪動巨山一般艱辛,可是,心裡的那股危機感還是沒有消除,母親的話語跟生氣的臉龐又顯現在了眼前,法蘭西斯咬緊了牙。

  十歲的男孩拖著那沉重如鐵的雙腿向前邁出了一步又一步,終於,他跨入了基特拉姆山的範圍。

  「到……了。」他再也支持不住了,直直地往前倒了下來。

  而這個瞬間,一陣陣轟天般的巨響忽然從男孩的身後傳來,男孩輕晰地感受到了背後刮起的灼熱強風,他很想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他已經無力站起了,現在他的眼前盡是白茫茫的一片,看不清事物,明明該聽到的陣陣巨響,也都慢慢化為了細微的蟲鳴,想聽,卻聽不見了。

  法蘭西斯的大腦很清晰,但卻無法控制身體,他開始想,自己要死了嗎?

  「如果我要死了,死之前,好想看見母親……」

  這是法蘭西斯的願望。

  白茫茫視線中,隱約有一個人影,法蘭西斯幸福的笑了,他隱約可以看見,這個人影就是母親,母親一樣在說些什麼,這次法蘭西斯聽得很清楚,母親在說──

  「小法蘭西斯,你做的很好。」

  法蘭西斯頓時覺得混身不再痛苦了,母親的讚賞讓自己感到非常的高興、光榮。

  法蘭西斯再沒顧慮,沉沉地閉上了眼廉,光點從眼前慢慢消失,黑暗慢慢地盤據了自己的視線,但法蘭西斯不想管了,他只想沉沉的睡去,就算死,也沒關係了,因為自己已經得到了母親的讚賞。

  這一夜,過的很漫長。

  整個夜裡,凱伊拉鎮迎接了無數的炮火,漫天的魔法攻擊,一顆顆天外飛來的隕石落下,火光遮蓋了整個城鎮的上空,掀起了一陣陣猛烈的爆炸。

  無數的鎮民驚叫著,顫抖著,隨著一波又一波的攻擊,無數的生命喪失,一座座華麗的建築倒塌,日升月落,一個夜晚裡,一座繁華的城市就這樣消失,變為了一堆堆焦灰的廢墟。

  但這一切卻影響不到躺在基特拉姆山的小法蘭西斯。

  隔天早晨,法蘭西斯在一個異物的搔弄下醒了過來。

  他不耐的睜開了雙眼,他剛剛正在母親的懷抱中享受寧靜,卻忽然被打斷了。

  映入眼廉的是一個奇怪的生物,有一隻幼犬那麼大,而且長的有點像蜥蝪,身上闇金色的鱗片閃閃發光,這帥氣有型的外表讓法蘭西斯不由得伸出了手,撫了上去。

  入手的是一陣冰涼、光滑的觸感,法蘭西斯的手開始在這個生物的背上遊走,這個生物看起來很高興的閉上了眼睛,直到法蘭西斯觸摸了牠的腹部。

  這個生物被觸摸了腹部,覺得很敏感,想要躲開法蘭西斯的小手,卻沒辦法,因為法蘭西斯的左手已經把牠給抱住了。

  只見眼前的生物張大了嘴,「吱!」

  「咦?」小法蘭西斯瞪大了雙眼,眼裡盡是笑意。

  原本以為眼前的生物會發出威猛的獸吼,沒想到卻是老鼠般的叫聲。

  「真有趣,呵呵……呃啊!」混身酸痛不堪的法蘭西斯被這個生物的叫聲逗得笑了起來,因為太可愛、也太逗趣了,因為外表跟行為毫不搭襯!但這一笑卻讓法蘭西斯覺得很痛苦,他只感覺到他的肺好像快炸了一番,一動就疼。

  法蘭西斯感覺肚子好餓,強忍著痛坐了起來,伸手摘下兩顆了長在泰蘭梅矮樹叢上的泰蘭梅,看著眼前的小生物那充滿希冀的目光跟掛著口水的嘴角,法蘭西斯心中一動,自己把一顆放進了嘴巴裡,另一顆則是遞給了眼前的這個小生物。

  「吱!」牠欣喜的叫了一聲,伸出了那短小厚實的獸掌,接了過去。

  牠低下了頭,嗅起了果實,然後滿意的點了點頭,這顆果實聞起來還挺甜。

  “喀嗤”

  小生物一口咬碎了果實,吞了下去。

  牠凝視著法蘭西斯,然後開始眨起了眼睛,那雙帶著強烈食慾的眼睛就這樣眨巴眨巴地看著法蘭西斯,口水還不停地從嘴角滴出來,這讓法蘭西斯頓時好笑的抽了幾口氣,他明白了牠要什麼。

  「都給你吧。」法蘭西斯摘了七、八顆下來,伸手一推,所有的泰蘭梅都給了牠,小生物高興地“吱吱”叫了幾聲,將全部的泰蘭梅都塞進了嘴裡,一口氣全部吞掉了。

  接著,小生物又連續吞了十幾顆,然後才伸出了那長長的舌頭舔了舔嘴,心滿意足地拍了拍肚子,向著法蘭西斯露出了一個滿足的“笑容”。

  好吧。

  至少法蘭西斯覺得這是一個笑容。

  這個小生物舔了舔法蘭西斯的臉以後,伸出了短小的翅膀,拍著拍著飛進了林子裡了。

  看著牠離去的方向,法蘭西斯閉上了眼睛,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有趣的東西。

  回想起來,從以前到現在,除了生日那天,每天自己都是在工作中度過,好像從來沒有一天像今天輕鬆吧。

  躺在草地上,法蘭西斯安詳的睡了,身體強烈疲憊的他,在渾身酸痛中又睡了一整天。

  第二天,他終於感到身體有些恢復了,起碼挪動已經不會像當初那麼的疼痛。

  他又感到了搔弄,睜開了眼,又是昨天那隻金色的小蜥蝪。

  法蘭西斯高興向牠揮了揮手。

  小生物“吱吱”叫了幾聲,又跟昨天一樣,跟法蘭西斯一起吃起了甜美的果實,然後法蘭西斯又躺了下去,像昨天一樣一動也不動。

  牠跟昨天一樣又飛走了。

  牠看著熟睡的法蘭西斯,歪起了頭,然後又飛進了樹林。

  傍晚時,小生物從樹林裡飛了出來,這次跟昨天有點不同,牠的嘴巴裡銜著一顆金黃色的果實,拍著翅膀飛到了法蘭西斯身前,把這個果實放在了法蘭西斯單薄的身子上後,又飛走了。

  其實牠飛過來的時候,法蘭西斯已經醒了過來,但不知道牠要做什麼,就閉著眼等了起來。

  法蘭西斯感覺到牠放了一個沉重的物體在自己的胸口上,但還是沒有睜開眼,直到聽見了牠拍著翅膀離去的聲音,法蘭西斯才把眼睛張開。

  一顆熟透的金黃色果實,有成人一顆手掌那麼大,還散發著濃烈的果香,這顆果實就擺放在自己的胸口上。

  「哇,看起來很美味的樣子!」法蘭西斯用兩隻小手拿起了胸口上那顆果實,靠近了嘴巴,輕輕地咬了一口,果肉入口即化,散發著濃濃香味的果汁流入口中,一股濃濃的香味在嘴裡散開,法蘭西斯眼睛頓時為之一亮,「真好吃!」

  很快地,法蘭西斯就把這顆果實給吃完了,過了不久,他開始感到體內有種異樣感。

  忽地一股熱氣從胃裡開始升騰,爬滿了整個身軀。

  他只感到渾身炙熱,難以忍受。這股熱越來越猛烈,「啊……」法蘭西斯的腦袋已經無法思考,深深地皺起了眉頭,滿臉痛苦之色,不停地在地上扭動。

  他開始在草地上翻騰了起來,不知道過了多久,這股熱氣終於消散了,法蘭西斯頓時鬆了一口氣,但還沒感到慶幸,一股難忍的麻癢從體內竄了上來,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肉都疼癢難耐,痛苦的是,肌肉在體內要怎麼止癢啊?

  「好……好癢!」但法蘭西斯還是試圖將這股搔癢感給壓下去,現在他的腦袋裡只充滿了抓癢這兩個字,完全不管他身上的皮膚已經被抓出了紅腫,連血都微微滲出了,他還在抓,拼命的抓,死命的抓,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他的痛苦稍微減緩。

  不知道抓了多久,身上終於不再癢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清涼。

  水一般清涼的東西在自己身體內流動,被抓傷的皮膚開始癒合,感到渾身通體輕涼,肌肉也不再酸疼了。

  法蘭西斯現在只感到通體舒暢,他驚訝的站了起來,試著活動了一下身體。

  他頓時感到一陣驚喜:「好神奇!那個果實到底是什麼!」

  法蘭西斯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比以前強健、靈活了一些,舉手投足間都可以帶起強烈的風,記得曾經看過記載英雄事蹟的書,其中就有一段提到舉手投足帶起強烈風壓的敘述。

  法蘭西斯小時候也跟其他人一樣,崇尚著那些實力強大的英雄,也曾經希望過自己也會像這些英雄一般,擁有強大的實力。

  但是家裡太貧窮,沒有辦法送自己去武術學校,或是魔法學校,但魔法學校的學費更貴,所以這些事是小法蘭西斯想也不敢想的,只能每天晚上在母親的懷抱裡訴說著這些事情,但隔天一早,又得回歸現實,當那個平凡的普通小孩。

  對了,家!

  法蘭西斯忽然想到家,他記得那天睡著前,好像聽到了爆炸聲從那裡傳了過來。

  不知道家裡現在怎樣了……

  可是母親叫自己不准回去……

  不能違背母親的話!可是要自己以後去哪裡呢?

  小法蘭西斯忽然想到,很小很小的時候,跟父母一起去的一個小鎮。

  傑斯泰爾。


  雖然不想違背母親的話,但法蘭西斯還是忍不住回了小鎮。

  瘦小的身軀走起路來非常的靈動輕巧,這可能要感謝那顆果子,法蘭西斯隱隱約約可以感受的到是那顆奇異的果實改造了自己孱弱的身軀,他現在只覺得渾身有股用不完的力量。

  ──就算是把一座山挖空也不會累的感覺。

  鎮子剛映入眼簾,雖然早有預感,但法蘭西斯依然大吃了一驚,咖啡色的雙目裡盡是不可置信。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堆堆破碎的東倒西歪的斷壁殘垣,用個比較貼切的名字來形容的話

  ──廢墟。

  法蘭西斯驚惶失措的跑進了小鎮,他環視整個焦黑破敗的鎮子,一堆堆廢墟之中,曾經的繁華依稀可見。

  法蘭西斯身前數里,數不清的屍體散亂的躺在地上,人們一個個都帶著驚恐的面容,雙手架在身前,失焦的瞳孔裡盡是恐懼,就算離得遠遠的,法蘭西斯還可以稍稍地聞到一股燒焦的味道。

  「這……是……?」

  「父親……不會也死了吧?」

  法蘭西斯呆呆的站立在原地,作為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他的父親,一直是法蘭西斯想要邁進的動力,他想改變這個家,改變父親,他想證明命運不是絕對的。

  可……可是……

  父親死了?

  法蘭西斯的腦袋裡一片空白,他呆若木雞的站立在原地。

  男孩就這樣一動也不動的站著,站了很久,只見他忽然抬起了頭,跑到了一堆廢墟前,嘴裡喃喃地道:「這是我家?」

  他記得非常的清楚,那是他的家的位置,「母親的戒指呢?」他跪在了地上,慌張的翻找著,終於在一塊斷裂的木炭底下找到了一個金色的戒指,上面還鑲著一顆綠色的寶石。

  依稀記得,那天忽然有幾顆巨大的火球從天空飛落,燃燒著的黑色火燄接觸地表的瞬間,爆起的絢目光芒。

  他忘不了火球摧毀城鎮的情景。

  只是那天太累了,他已經沒有多餘的精力去在意。

  現在回想起來,在那樣的攻擊中,父親不可能還活著。

  一陣陣難忍的悲痛湧上心頭,法蘭西斯低下了頭。

  「父親……」法蘭西斯咬緊了牙,淚水緩緩地從眼眶溢出,滴落。

  一顆顆淚珠,滴在了焦黑的地上。

  「母親……我該怎麼辦?」他緊緊地閉起了眼,把額頭貼在了戒指上。

  一道畫面忽然在腦中閃過,他想起了母親死的一天,父親對自己說的話。

  還記得,那天父親蹲在自己的身前,他的眼神很凝重,話語也很沉,他看著自己叮囑道:「法蘭西斯,你要記著。如果有一天,我也死了的話,一定要去投靠我的朋友,莫達。就是前天我們帶你去的莫達叔叔家,他住在傑斯泰爾的東區。」

  「父親?」

  「法蘭西斯,記住我的話,在這樣的世界,什麼時候死了都不奇怪,而你,我的兒子,你所要做的,就是把你母親的這枚戒指好好地收藏起來,然後學會如何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並且努力地生活下去,為了你的母親,哪怕再艱辛,你都得生存下去,而在這個世界,你想要改變什麼,首先得擁有力量,有力量,你才存活得下去。」

  在這一刻,法蘭西斯清楚地感受到,人的生命是多麼的不值錢,多麼的脆弱。

  我一定會好好的活下去的。

  …………

  強烈的無力感侵襲了小法蘭西斯幼小的心靈,他默默地低下了頭。

  父親死了,母親死了。

  「傑斯泰爾。」

  這個城鎮的名字,再一次地出現在了法蘭西斯的腦袋裡。

  忽然,小法蘭西斯把頭抬得高高的,目光直視天空。

  「我要去傑斯泰爾。」小法蘭西斯的目光恢復了堅定,悲傷被他深深地埋進了心底。

  他發誓,他絕對會找出摧毀小鎮的兇手,他的弒父仇人。

首發:http://www.dc0101.com/novel/author.php?id=498fae6f4ef0f
龍諦文學網

[ 本文章最後由 ~傲雲~ 於 09-2-22 17:02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7   檢視全部評分
kevin.chang    發表於 09-3-1 13:13 聲望 + 4 枚
模界的大魔王  文筆挺不錯的呢^^  發表於 09-2-22 17:14 聲望 + 3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4:13 , Processed in 2.159914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