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序章 黑色晶石





  這裡是英國某處古蹟地點,古老的建築物是用著許多石柱建造而成,單獨遊走在這建築裡,炎犽觀賞著這些設計,撫摸著石柱,那粗糙的感覺在2053年是幾乎沒有過的,很多東西都已經被鋼鐵水泥給代替。

  忽然發覺地面上躺著一顆十分顯眼黑色晶石,炎犽好奇地拾起

  來回摸著這黑色晶石,它十分的平滑,晶石的表面還閃爍著迷人的光澤,深深地被這光芒給吸引,炎犽不解明明只是個黑色物體居然能夠有出如此美麗的色澤,甚至還出現一種異樣的氣質在

  仔細觀看著這黑色晶石,炎犽有點著迷,忽然晶石中出現一張醜陋凹陷像似在哀嚎的臉蛋,這讓著迷的炎犽一驚,晶石也在手中脫落

  「喀啦

  清脆的破裂聲傳遍整個空間,當下空間產生扭曲,巨大的黑色光茫拉扯著謬犽,強大的能源將空間撕扯成兩半,炎犽像要被吸進去這空間一樣,他跟無形的力量進行拔河,艱難地移動腳步抓住離自己最近東西,緊握著那掛在石柱上的包包,那無形的力量也越來越強大……

  被緊緊拉扯住的炎犽想要求救,可在這空間該死的沒有第二個人!

  拉扯的力道越來越強大,整個空間的物質都漸漸地被捲入黑色巨光裡頭,最後甚至連把背包勾住的半殘石柱也加入移動。

  整個遺址開始因為受不了這力量而開始震動,終於在強光的包覆之下石柱和緊抓著背包的東方男子炎犽消失在遺址的廢墟中


  「媽!這個暑假我要去英國那邊一下,姊應該也會很快從美國回來陪妳。」

  「媽,妳放心我會按時打電話回來的。」

  「媽我是炎犽,我已經到了英國了。」

  「媽!現在這裡是晚上,姊應該到了吧?還有我明天會去遺址區,不要太擔心,也不要太想我喔!」


  讓自己最注重也最關懷的人影不斷浮現,那是她的母親,給他不同教育的母親,腦子裡浮現一幕幕這幾日的對話與場景,這是炎犽失去意識後最後的記憶……

[ 本文章最後由 淬煉 於 09-4-8 23:39 編輯 ]
 
小說---悠夢online     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67005

浩瀚邊緣,揮灑刀劍。萬物寂寥,沉默在心。如空如影,皆如幻影。鳳泊鸞飄,淚聲遽落。你我之間,邈若山河。太白酒星,一飲而盡。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章 未知生物





  高掛的烈日從高處照下,而在陽光底下是一遍綠意盎然的大陸,且即使有陽光的照射,氣溫也維持一定。涼風到處飛舞著挑逗花兒們,從上而下飄落的葉片也旋轉起舞來,這個森林就像擁有生命一樣,四處充滿生機。

  綠蔭底下,某一處的草地上散落著細小的碎石與一個背包在那,則這裡還正躺著名全身凌亂,就像是被洗劫過的東方男子,而他就是被捲入奇怪黑色巨光裂縫的──炎犽。

  就在男子陷入沈睡的狀態,倏忽遠方傳來類似野獸般的吼叫聲,劇烈的聲響連同炎犽也給吵了起來。在地上翻滾著,炎犽的頭有點暈眩也有點疼,抱著頭從草地上冉冉坐起,他目光毫無焦距地望著現在的所在地。

  「唔……」頭仍然有些脹,像被硬塞了什麼一樣有點難過卻又不太難過,晃晃頭想甩掉腦袋那悶悶的感覺,炎犽並未注意方才那巨大的吼叫聲。

  腦袋瓜終於好些,他才又重新打量著這個不熟識的地方,這次目光終於凝聚出了神采,炎犽重新觀望周遭的一切,可還未全詳全觀,他便傻愣在原地,瞧著在西元二零五三年已經算十分少有的綠景,他有神的黑瞳不禁露出痴迷的神色。

  忽然又一聲巨大的吼叫聲讓炎犽從失神中喚醒,他眼睛銳利的掃描一下地面,起身後並快速地拾起碎石中那屬於自己的背包,炎犽靠在樹背上緊惕的觀察四周,邊觀察他邊將手放入包包似乎在尋找什麼東西一樣。

  將心靈放鬆去注意周遭的聲音,同時炎犽一心二用的思考著自己為何會在這個地方。邊小心地尋找著躲藏的地方,細心地接收四面八方所傳遞而來的動靜的炎犽,他邊想起往前。

  從小就接受美國教育的炎犽,幾乎天天都是自家裡自我學習,在自修時天資不凡的他不斷能吸收他要的知識,同時在體能上還有機械運用上都有非凡的功力,十九歲的自己在未滿二五歲前就被政府認定有資格拿到能量型的自衛槍砲。

  現在遇到這種突發狀況,炎犽自然也不會太過慌張。

  雖然現在的處境異樣的特別,但就是因為在這種情況下,炎犽才越是清楚自己絕對不能夠慌亂。

  「吼──」又是類似獸類的巨大吼叫聲,而這聲音似乎已經離自己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了!

  不安地甩甩頭,炎犽有些害怕地吞嚥了一下口水,不解為何有這種奇怪的叫聲,也不知道迎接而來的東西會是什麼?炎犽一想到自己會來到這邊就已經是一大怪事後,他才逐漸把心情調整回來,雖然對於那未知的聲音炎犽仍然有一定的害怕在。

  對自己這樣的反應炎犽苦笑一聲後隨即將身影藏在其中顆大樹中。

  「吼吼──」

  吼叫的聲音忽然十分靠近後又遠去,耳朵敏感地動了動,聽到那距離明顯的差異,躲在大樹的炎犽才暗自鬆了口氣。

  「啪啦!」可惜氣才吐到一半,樹幹斷裂的聲響馬上讓炎犽再度繃緊了神經。吞嚥著口水,炎犽身體有點僵硬,一來是因為炎犽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未知生物,二來可以折斷樹幹的生物又會是什麼?

  緊貼著樹背,炎犽的心臟不受控制的加速跳躍起來。

  「咻──碰碰!」

  霍然兩隻巨大的未知野獸從謬犽的雙眼瞬間飛逝而過,同時近在咫尺的發狂吼叫聲也不斷放大在炎犽耳裡,驚鴻一瞥的兩隻巨大身影深深記在炎犽腦海裡,他不知所措的傻愣著,身體莫名的顫抖,炎犽知道巨獸依然在這附近,他看的到的地方!

  想要逃跑,但炎犽又禁不起內心中的好奇,他扶著樹背沈重地吸了口氣,將視線轉到叫聲的方向來源,炎犽望著那遠方交纏的兩隻巨獸。

  「碰!」

  「吼──」

  一黃一藍色,兩隻巨獸很明顯的黃色那隻較為嬌小,藍色那隻則比較巨大,兩獸正很劇烈的打鬥著,不斷發出低沈的吼聲,牠們的每一擊都是充滿致命性的威力。

  黃色的巨獸身形較為敏靈,藍色的巨獸雖然在動上是比較緩慢的,但是牠手上的指甲卻十分銳利,趁黃色巨獸閃躲途中藍色巨獸將爪子像前一伸,黃色巨獸雖然似乎感受到危險,但反應之下還是被銳利指甲給劃傷。

  綠色的液體從傷口中不斷流出,黃色巨獸發出怒意的吼叫。

  「吼!吼吼──」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章 能源V銀槍砲




  黃色巨獸推開藍色巨獸,牠全身爆出黃色色彩,尤其是牠頭上那隻尖銳的銀角閃爍著強大的黃光,黃光集中在銀角上,銀角光芒大盛;藍色巨獸見狀也大吼一聲全身繞起藍色絲線。

  「吱吱……」銀色的角冒出雷電批哩作響的聲音。

  「吼吼──」

  兩隻巨獸各自吼了一聲後便又攻擊起來,黃色巨獸一個移動便將頭上那發出黃光的角準確的刺入藍色巨獸脖頸上,藍色巨獸一被刺入弱點,當下全身的藍絲射向黃色巨獸。

  當下兩隻野獸不停的發出痛苦的哀嚎聲。

  藍與黃的光不斷擴張盛大,這光遮住了兩隻巨獸的身影,光中兩隻巨獸依然不斷發出吼叫。

  「吼──」一陣大吼之後,光芒驟減,草地上衣籃一黃的巨獸分別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而牠們的身上都紛紛佈滿綠色的液體,那似乎是這巨獸的血液。

  兩隻巨獸的戰鬥終止,這時炎犽才能從這他從未見過的戰鬥中回神,心臟仍然噗通噗通直直跳躍著,有些懊惱自己居然會失神在此,同時他心中更多出許多莫名的問題。

  深呼吸一口氣,他抓緊手上的背包,不斷嚥著口水一步步退後。

  望著前面那兩隻巨獸癱倒後就沒有再有其他動作的身影,炎犽的直覺告訴自己儘管再如何好奇也不能接近,就算牠們是真的死了也最好不要靠近!

  緩慢地退後,謬犽眼神仍是緊盯著那應該已經死去的獸類。

  驟然黃獸巨獸小小抽痛一下,這動作很不明顯,但炎犽偏偏就是好眼力的看到了,當機立斷轉身就逃,炎犽發揮他最快的速度不斷穿梭在這森林中,他頭也不趕回的拼命跑著。

  「嗷吼──」

  黃色巨獸在炎犽剛跑不久後便從草地上起身,牠發出勝利的吼叫聲,而後舉起爪子撕裂藍色巨獸的胸膛,挖著藍色巨獸的內臟,牠從藍色巨獸的胸膛中挖出顆藍色類似晶石類的球體。

  黃色巨獸張開大嘴將晶體吞下,吼了一身牠看向方才炎犽方才逃走的方向,顯然這隻黃色巨獸早已經知道炎犽的存在,黃色巨獸伸出舌頭舔了舔毛茸茸臉,牠又吼了一聲,隨後往炎犽離去的方向追上。

  「呼呼……呼呼……」

  聽著後方又傳出那清楚的樹枝及大樹整個被折斷的聲音,炎犽深知那隻黃色巨獸注意到自己了,並且還追了上來,拼命的加快腳步不斷向前跑,炎犽全身流著汗水。

  喘著氣炎犽又將手給伸入背包裡尋找東西。

  「喀!喀!」

  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炎犽的體力也越來越不濟,腳程越來越慢,就在謬一跑到個定點後他豁然回身,從包包內掏出一把銀色的槍砲,他將包包丟到地板上,並快速地把自己改造過後的槍砲能源調到最高。

  這超出標準的能源可是犯法的呢……

  但在這未知的世界就不用管這麼多了,炎犽咬緊牙根,瞄準衝過來的黃色野獸後扣下扳機。

  「嗶嗶嗶,嗶──」

  高科技的銀色槍砲經過短暫的時間後,終於顯示出能源儲存完畢的符號,白光在砲頭露出巨光,就在黃色巨獸距離炎犽不到十尺,在二零五三年稱做能源V銀槍砲的英國防身武器,經由炎犽改造後槍砲射出不屬於這空間的能量。

  「碰!」光一直線的射出去,強大的反彈力讓炎犽也向後彈飛。

  「吼──」黃色巨獸見到這黃色光芒,牠發出大吼並張開雙爪抵擋著這股白色光體的能源,白色的能源與黃色巨獸的力量停在一個地點,其中黃色巨獸似乎有些勉強。

  「唔……」

  從衝擊力起身的炎犽發疼的呻吟一聲,他的手幾乎已經麻痺,從地上爬起的炎犽抹了抹臉上因緊張跟勞累的汗水,望著跟白色能源產生拉拔戰的黃色巨獸,炎犽抖著麻痺的手強迫自己再一次拾起能源V銀槍砲。

  深呼吸冷靜下來,炎犽又再一次扣下扳機。

  「嗶嗶嗶,嗶──」能源砲再一次射向黃色巨獸,雙重的能源讓黃色巨獸整個被射飛出去,而連手臂都麻痺的炎犽連點好奇也不敢,蹌踉地拾起槍砲跟摔在地上的背包,他趕緊繼續進行逃命。

  「呼……呼……」

  跑得精疲力盡,已經夠累的炎犽不自覺就放慢起腳步──應該已經甩掉那隻怪物了吧?還未確定,但突然一個突發狀況炎犽停止了逃亡的腳步,腳步放緩,他望著草地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章 綠髮男子



  完全停下動作,炎犽喘著氣打量著那一位躺在草地上,全身似乎傷痕累累的男人。雖然說這人身上有許多傷痕,布料也已經髒掉了,但就衣服的質料上應該是位有錢的公子哥吧?

  只不過他怎麼會一身傷地躺在這裡?莫非他也一樣遭受到那隻未知野獸的攻擊嗎?不過仔細一想又不對,如果是被那隻黃色野獸攻擊怎麼可能身上的傷口只有這麼一些?

  腦袋閃過無數的思緒,炎犽最後還是決定救救這個人好了!反正這人看起來應該是死不了,又是有錢人家,如果這真的是未知世界有一個有錢人幫忙也好過一些不是嗎?

  下定決心炎犽開口詢問:「你沒事吧?」

  將能源V銀槍砲的威力調到最小可以麻痺一個正常人的狀態,炎犽警惕的握緊槍砲,雖然這人昏迷看起來無攻擊力,但是在這應該是未知的世界不管怎樣都該繃緊神經才是。

  把身上唯一的武器對準這名男子身上,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叫了幾聲見對方還是沒有反應,炎犽才敢探近這名昏迷的人,小心翼翼的伸手測試那綠髮男人是否還有無氣息,食指探在男子鼻下,發現對方還有呼吸的炎犽鬆了口氣,同時也又要跟對方拉開距離。

  ──誰知道這人是好人還是壞人阿?

  「咻咻!」才跟地上那男子拉開不到一步的距離,未料那人居然搶先一步抓住炎犽的手並拉近距離,炎犽還來不及將槍砲扣下扳機就已經被壓制住了。

  綠髮男子睜開眼來露出碧綠色的珠子,那雙珠子透徹的如森林般,其中卻充斥著凌厲的殺氣存在。

  「唔……」

  男子的掌力十分的大,炎犽被抓得整張臉都變了,用一個側身拉開現在不利的身體姿勢,炎犽想也不想就把能源V銀槍砲對準男子並扣下扳機,可是對方更加快速,他的身子如蛇般一下又換到另一個地方,反手扳住炎犽的手腕,力量的差別讓炎犽痛得垂下握住槍砲的手。

  「你放開我!」

  「你是誰?」

  炎犽與綠髮男子異口同聲發問。而綠髮男子聽到炎犽的詢問,他銳利的碧色珠子掃視一下炎犽,隨後他緩緩放開炎犽的手腕。

  「非常失禮,居然對你做出如此魯莽的動作,這裡是一個魔獸雲集的森林處,我難免會有些防範的手段,許多異變魔獸很有可能化為人形,不得不警惕。」綠髮男子朝炎犽行了個禮,碧色珠子上充滿真誠的歉意。

  「……」聽到綠髮男子口氣真誠,可是初來到未知世界的炎犽根本聽得一頭霧水,儘管他可以從話中聽出這森林是非常危險的,但是炎犽仍還是忍不住問:「魔獸?」

  「是的,這裡是斯格魔魔獸森林,是無人所管的魔獸領域之一,我方才就是為了要追找一支七階的黃魘魔獸而在打鬥上受了一些傷,因此才會失禮地躺在草地上讓你誤會。」綠髮男子原先警惕的眼神隨著說話逐漸恢復正常的波瀾,而意外地去除掉殺氣的眼神出奇的溫柔。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四章 召喚師

夢幻點心師 :班長大人回來啦~
淬回:我揮揮一袖 不帶走一片雲彩~哭



第四章 召喚師




  戒心降到了一定的層度,炎犽暗自將扳手之痛留在心頭。

  「七階黃魘魔獸?」想到黃色,炎犽第一個想起的就是方才追逐著自己的那隻黃色未知生物,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同一隻,但炎犽還是謹慎的趕緊撿起掉落在地面的能源V銀槍砲。

  動動還有些痠疼的手腕,他又把度數調成最高。

  把武器握在手上,重拾那種安心感的炎犽又繼續問著綠髮男子:「那你是因為那隻七階黃魘魔獸而受傷的嘛?」望著綠髮男子身上都不算太大的傷口,炎犽有些疑惑。

  「不!不!」綠髮男子微笑搖頭,他指著自己彷彿是被刮傷的傷口解釋:「我剛才並未親自去追逐那隻魔獸,我是因為召喚出來的召喚獸死亡才會被召喚的力量反彈而受傷的。還有我叫埃塔尤洛。」

  「埃塔尤洛?召喚獸?」看來這果然是未知世界,而且還是個充滿術法的奇異空間,不只能力怪連名字都怪!

  「呵,你應該是別國的人吧?」

  埃塔尤洛的碧色眸子出現溫和的笑意,同時也打量了一下炎犽身上的穿著,檢視一番他更加肯定的點頭後又道:「還有,召喚術算是在諾菲爾這大陸中算是高級的術法,世界上只有極少數人可以成為召喚師,召喚這術法也難怪你沒聽過了……還有我並不是只是個召喚師喔!我還是一位戰士,看不出來吧?」

  「是阿……」這麼瘦弱,一點也不像漫畫上的戰士。

  炎犽會意地點了點頭,忽然就在此刻遠方傳出了熟悉的吼叫聲,這讓炎犽跟埃塔尤洛兩人同時戒備了起來。

  埃塔尤洛將炎犽推至樹旁,他從腰部位置拔出類似刀柄可上頭沒有刀的物品,埃塔尤洛壓低音量小聲跟炎犽交談著:「你先待在這裡,這是那隻七階黃魘魔獸的叫聲,我去對付牠。」

  「嗯……」

  炎犽默默點頭,他可一點也不想阻止埃塔尤洛的動作,因為從剛剛那巨吼中,耳朵敏銳的炎犽早已聽出埃塔尤洛口中那隻七階黃魘魔獸,果真就是自己遇見的那隻未知生物,自知很危險的炎犽當然很樂意把這大麻煩推給這看似十分溫柔的綠髮男子──埃塔尤洛身上囉!

  見埃塔尤洛開始小心翼翼的傾聽聲音,待在樹旁的炎犽還是忍不住關心問道:「請問,既然你都說召喚師是個高級術法,那你還需要這麼小心嗎?」

  「……你看起來真不像是個他國者,反而像個小孩,可是如果你真的是那種年紀我想你家人應該也不敢讓你出境吧?呵!七階魔獸可是魔獸類最高階的階級。好了!噓……先別說話,我去對付牠。」

  埃塔尤洛側身對炎犽微微一笑,而後半隨著又一聲的巨吼,埃塔尤洛追去聲音的方向處。

  埃塔尤洛一離開炎犽的視線後,躲在樹旁的炎犽有點良心不安,想起埃塔尤洛算是溫和的笑,雖然一開始有點嚇人,但也只有一瞬間,又想起那隻看似兇猛恐怖的野獸,炎犽深呼吸一口氣,握緊手上的槍砲,他把身上的包包背好,隨後炎犽便順著埃塔尤洛離開的方向走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五章 與黃魘的戰鬥(上)




  聽著聲音跟埃塔尤洛遺留下的痕跡走著,炎犽跟上對方同時不禁有一小段失神──不知母親現在如何?姊姊應該已經到了吧?不知道來這裡是來多久了?不知道母親有沒有找不到人而擔憂?

  腦中不斷擔憂著自己最親愛的家人,望著這不是屬於自己的世界,炎犽下定決心,即使這裡的世界是多麼美的地方,他也要尋找到離開這世界回到原來世界的方式。

  況且這種充滿未知生物的世界,他能否存活還是一項謎底。

  「吼──」

  一個吼叫聲讓炎犽緊張地躲在樹背上不敢動彈,耳朵動了一下,這吼叫聲似乎離現場還有一段距離才讓炎犽鬆了口氣,正當炎犽打算要繼續追上去時,從聲音的附近衝出許多大量的未知生物出來,牠們似乎狠緊張的朝外逃著,而深知這是動物遇到比他強悍多倍的動物的自然反應,謬犽也就沒有特意去攻擊。

  避開這些動物,炎犽往吼叫聲前進著。

  「吼吼──」

  吼叫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炎犽的動作也越來越慢越來越慢,儘管在2053年他的體力可能算是佼佼者之一,但在長期的緊張及高速的移動之下,炎犽難免會感到疲倦不堪,抹著從額頭不斷滑落了汗水,他不禁舔了舔缺乏水份的雙唇,繼續前進。

  「呼……呼……」終於又見到埃塔尤洛,卻發現他已經跟那隻黃魘打起來,為了不要讓對方在打鬥中分心,炎犽躲在樹旁旁觀,同時也趁機回復體力,以避免突發狀況。

  只見埃塔尤洛有點狼狽地握著方才那只有刀柄,可是現在柄上卻上發出藍光的刀對著黃魘。至於黃魘全身則流滿綠色液體,牠似乎比埃塔尤洛更加狼狽,看似也十分痛苦猙獰,動作也因此更是粗暴。

  「嗷吼──」

  黃魘又受了埃塔尤洛刀柄上那藍光的一擊,牠吃痛的的發狂大吼起來,雙眼也由金轉成血紅,黃魘魔獸身上的黃光蛻變成金光,原本看似柔軟的毛也變得尖而硬的向外擴張。

  「吱吱吱吱。」尖銳的毛充斥金色的光從四面八方射向埃塔尤洛,射出同時牠衝向正在閃躲牠的毛髮的埃塔尤洛。

  「唔……」困難的避開剟狀的毛髮,黃魘魔獸居然又衝了上來,當下放棄阻擋那毛髮的攻擊,埃塔尤洛全神貫注的對付起那正衝來的魔獸。

  黃魘魔獸的毛髮在埃塔尤洛沒有阻擋的時候毫不留情的刺入他的身體內,埃塔尤洛嘴角流出血絲,他眉宇深皺,忍著痛楚架起招式,腳也劃著陣法。

  這時無形的風之精靈也出來觀戰,它吹拂著這一人一獸。

  「吼吼吼──」

  「水濤雲暴!」

  黃魘魔獸額頭上的銀色尖角纏繞著閃電;埃塔尤洛從下至上開始冒出一顆顆的水色鬥氣,水色的光開始擴散,雷電也直響不停,當黃魘魔獸將銀角過去時,擴展開來的水色鬥氣居然成為個大大的刀刃飛向黃魘魔獸!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六章 與黃魘的戰鬥(下)

  ──「轟!」

  劇烈的聲響從裡而外響起,森林也跟著發出強大的搖晃。

  黃魘魔獸跟能源也開始跟埃塔尤洛的水濤雲暴進行拉拔戰,黃魘魔獸不畏懼死亡,面對對方的能力,牠瘋狂用自己身上的金氣阻擋著藍色刀刃。

  站在原地的埃塔尤洛保持不動,可是額上卻不斷冒出汗水,他用盡全身力氣持續施放著鬥氣阻擋黃魘魔獸的前進,隨著時間的拉長,埃塔尤洛也忍不住噴出了血來。

  「喝──」

  「嗷吼吼!」

  受傷的一人一獸用生命當成賭注,他們不停的使出超過自己負擔能量,元素跟元素撞擊著,這也讓一直在樹後觀著的炎犽膽顫心驚,握著手上唯一的武器,他考慮著現階段是否要要出手。

  「呼……」把緊張的氣息吐納了出來,炎犽腦中也開始思考著。

  想到自己對這世界的陌生,還有這些未知的猛獸,如果在這世界有個人肯給他一些情報跟幫助似乎也不錯?更何況從埃塔尤洛的口中,他應該算是滿有地位的人,不然怎麼可能可以跟最高階的魔獸對打?

  下定決心,不管成與敗,炎犽舉起能源V銀槍砲,瞄準著那隻金光閃閃的黃魘魔獸,炎犽咬緊牙關扣下扳機。扳機一扣下,槍砲立刻凝聚起強光,吸收四面八方的光能,槍砲發出發射前的聲音。

  「嗶嗶嗶,嗶──」

  「吼吼吼!」身為獸類的黃魘魔獸,牠耳朵敏靈的聽到嗶聲,且牠也知道這聲音是方才那有能力與自己抗衡一下的嗶聲。原本牠是不懼那東西,可是現在的情況對牠不利。

  黃魘魔獸感受到危險,牠開始慌亂起來,金光的能源也開始不能維持一定。

  「吼吼──」

  不能退不能逃,原本就屬於狂暴的黃魘魔獸發狂的吼叫起來,牠燃燒起生命之火開始一步步艱難前進,血紅的珠子也流下了綠色液體,身上的毛色也跟著瞳孔變成血紅。

  「嗷!」連身上固定的元素氣息也跟著起變化,金色的光芒轉變,一瞬間黃魘魔獸全身爆出紅色雷電。

  「水濤雲暴,爆!」見黃魘魔獸燃燒起生命之火,埃塔尤洛流著冷汗強迫自己的身體再多支出一倍能源。

  「碰──」槍砲蓄集的能量威力也達到了頂端,砲口全是白色烈光且冒出騰燙的熱氣出來,白光成一直線發射而出,強大的反作用力將炎犽毫不留情的震飛出去。

  藍色的能源跟白色光束融合成淡色的巨大色彩,如螺旋般,奔向黃魘魔獸。

  「吼──」

  原本綠意盎然的美景被火紅色的巨光襲罩,魔獸雲集的斯格魔森林發出眾多魔獸逃離的步伐與聲響。而爆出火紅色光芒的中央點,便是那已經異變的黃魘魔獸。

  變成血紅色的七階黃魘魔獸不斷發出絕望的哀嚎,被兩股力量給壓擠的牠痛苦的撕扯喉嚨,發出紅光的牠頓時身上的血肉也開始腫脹、不斷的腫脹,隨著痛苦的吼叫越來越大聲,牠身上全身開始爆出綠色的液體。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七章 上代文明之曲

  而這猙獰、噁心的綠色血液中甚至夾帶出黑色的液體。

  黑色的液體在綠色液體中算是十分少數,可埃塔尤洛一見到這色澤馬上臉色變色,轉身面對炎犽方才隱身的位置,他大吼:「快跑!」

  「嘶──」

  被黑色液體所沾染到的事物瞬間腐蝕,強大的腐蝕能力讓埃塔尤洛不得不強迫自己如鉛的腿繼續行動。用僅剩的鬥氣建立起微弱的防禦網,但一被黑色液體沾染到,防護網也會一直破出大洞,因此埃塔尤洛只能不斷的供給鬥氣。

  「咳咳……」內臟被壓擠著,埃塔尤洛大口大口吐著血,用著一蹌一蹌的腳步閃開地面上那黑色的液體,他花費許久的時間才找到方才幫自己的人。

  意外的是,幫助自己的赫然就是那個外來人,埃塔尤洛細細的打量著已經昏迷的男孩,他的身上並沒有強大的能源存在,那剛剛那股力量是從何而來?由於情況危及,埃塔尤洛甩甩綠色秀髮不再多想。

  抱住已經昏迷的男孩正要離去,倏然瞥見掉在地面上那從未見過的銀色物體,憶起手上這男孩似乎很依賴這樣物品,埃塔尤洛將這銀色物品拾起,同時也從腰間的袋子拿出顆水藍色的晶石吞下。

  體內終於又燃起一絲能源,埃塔尤洛吐了口瘀血後念起咒語:「初級召喚,羅特克──御風之獸!」

  身上轉起藍光,馬上遠方一支巨鳥瞬間飛來,快速的飛行掃過埃塔尤洛,強大的風勁將他跟炎犽捲上了天際,漂浮在空中不到幾秒巨鳥又飛到兩人下頭,並用那柔軟的鳥背接住了兩人。

  當兩人安穩的坐在鳥背上之後,埃塔尤洛迅速命令巨鳥飛離森林。

  此刻,森林下方因為力量失衡而腫脹的黃魘魔獸,牠終於受不了體內混亂的能量,巨吼一聲之後,全身爆裂開來!原地只留下一塊塊碎肉和大片血跡。

  魔獸體內數種混亂的能量也在爆裂的同時釋放出來,紅黑光芒交錯,以魔獸為中心點,迅速的向外擴散。

  「咻──轟轟轟!」

  翠綠的大地被黑紅兩種色彩包圍,任何的生物、事物也在剎那間夷為平地,整個斯格魔森林掀起狂風,而被光芒籠罩之處不再擁有綠草與生機。

  剩下的……只有……土黃色的沙泥……


  (當毀滅降臨時,生命不再,枯寂的氣息將瀰漫四周)


  似乎是造世神在憐憫這大地,大地傳出嚴肅冷沉的歌聲,歌聲的內容則是遠古的發音,上一代文明擁有的文字發音。聽到這嚴肅的歌聲,魔獸們也不再向外逃逸,牠們紛紛圍繞起這禿了一大塊的黃泥地,聆聽歌聲。


  (灰夜即將永恆,黑白將取代所有色彩,絕望的爪子取代一切)


  (魔偶因慾而開,死亡貼上前來;黑血鋪蓋大地,希望驀然而升……)


  歌聲終止,風的元素溫柔地撫摸這塊受到傷害的斯格魔森林,風吹起黃沙,沙底下的泥地冒出幼小翠綠的嫩芽,生命是不斷的延續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八章 諾菲爾

  諾菲爾是大陸簡稱,但他所代表的並不是整個世界。

  除了諾菲爾這塊大陸,還有另一半稱之為瑣碎大陸。

  這是上一代文明毀滅前所造成的災厄,原本完好的一塊「諾菲爾」不但被炸成了一半,另外一大塊土地更是被炸成零零散散,之所以才稱瑣碎大陸。瑣碎大陸不只瑣碎,它也常常出現許多風暴跟亂流等不定的元素,不能居住環境讓那裡逐漸荒廢。

  至於剩下的一半完缺的大陸依然被新的文明稱作──「諾菲爾」。


  這是一個優美的環境,用岩石佈置而成的空間,不但有水流,還有鳥兒們四處飛揚,然而在似天然的人工居所裡頭,中央那兒有一個舒適的位置,上頭正躺著一位紅色長髮飄逸,貌美的男子。

  一陣輕柔的風從窗外吹了進來,吹起那柔順的長髮,這貌美男子身上的氣質讓人感到似邪非邪,混沌的能源。

  他望著面前一個被石塊包覆成像甕子形狀的水面,湖水上正倒映那缺了一塊的斯格魔魔獸森林。這人望著這畫面許久,他細長的手指不斷敲打甕狀的石塊,俊美的臉上思考什麼般看不出其餘神情。

  「埃塔尤洛……嗯……」貌美男子說出這名子的語氣是疑惑的,雖然口中有著質疑的味道,但面容仍無太大變化。羊脂玉白的手指移了一下輕點水面,水面頓時暈了開來,畫面變得模糊後出現埃塔尤洛的身影。

  「照理來講他應該會死在這場戰鬥,同歸於盡,怎麼會得救呢?」想了許久,貌美男子從舒適的椅子上起身,同時有埃塔尤洛的水面也再次暈開後變成普通的水。

  「嗯……就再測一次你的命勢,如果不該被抹滅,那存在又何妨?」話完男子離開了這美輪美奐的空間,可卻有三道黑煙開始在這空間裊裊升起。


  蔚藍的上空。

  帶著昏迷的炎犽飛離發出爆炸的斯格魔魔獸森林,坐在巨鳥背上的埃塔尤洛開始在替自己進行治療。用食指抹了一下嘴角上殘留的血液,迅速把血液抹在拇指上那顆水藍色寶石的戒指上。

  一抹,戒指馬上發出藍光並吸收那紅色的血液,同時埃塔尤洛也陷入冥想,不一會後他的手上馬上出現許多花花綠綠的水晶瓶裝的藥罐。

  挑選一些傷藥,埃塔尤洛先是扳過炎犽昏迷的身子幫他上藥,轉開瓶罐,瞬間濃郁的花藥香立刻散發了出來,光聞到這香味,小病也行變無病阿!

  沾抹點,埃塔尤洛細心地幫對方塗抹傷口。

  「咦?」塗抹到男孩手上一個明顯燒傷,可是手上其他地方又讓埃塔尤洛再一次感到不可思議。攤開謬犽的兩隻手掌,埃塔尤洛摸著對方手上的紋路。

  困惑地撓撓綠色的髮絲,埃塔尤洛又望著自己幾乎結滿繭的雙手:「他該不會是個魔法師吧?」

  想想又不對,這個男孩身上完全沒有跟元素流動的能量,根本不可能成為魔法師,而且以他的速度跟反應,頂多只比剛從學院離開的那些戰士們高一些而已。

[ 本文章最後由 淬煉 於 09-5-30 09:37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九章 黑影來襲








  又想起先前那白色光束的蘊含的能量,埃塔尤洛完全沒有辦法把那層次的能源跟這男孩搭上邊。

  「真不知道你這傢伙到底幾歲,真看不透。」

  念頭一轉,埃塔尤洛決定自己測試一下。提起大拇指上帶著戒指的那隻手,埃塔尤洛的手上散發出淡薄的藍光,他口中默默念著不知名的咒語,而後手緩緩接近炎犽的額頭上推進……

  「嘎咿──」

  藍光還未觸碰到炎犽的額頭,身下的巨鳥就赫然發出警惕的尖銳巨吼。

  「!」停下原先的動作,手上藍光也漸漸淡去後,埃塔尤洛警戒的忘著四周,同時碧色的珠子也充斥著濃厚殺機。下達指令讓巨鳥降落,巨鳥環繞一圈後落在山區並靠河水的地點。

  望著天上似乎不懷好意的兩道黑影,埃塔尤洛猶豫了一下後還是決定拉著身旁這男孩一同降落。

  「沙沙……沙沙……」

  「可惡!」感覺到還有一股黑暗的能源從側方過來,力量只剩一成不到的埃塔尤洛忍不住皺起了眉來,先替自己的外傷跟內傷做些簡單的治療,他再次吞下幾顆昂貴的水藍色晶石回復鬥氣。

  現在埃塔尤洛只能祈禱上頭那兩個被黑暗所包覆的敵人,可以遲些攻擊。

  把炎犽安置在一處比較隱沒的草叢內,並用簡易的術法將炎犽的氣息遮蓋著,這樣子比較不會被一些小魔獸給發現。施完法術後,埃塔尤洛便孤身一人面對著那藏在暗處的三道身影。

  將對方給引離這溪河處,埃塔尤洛暗自為自己的困境嘆了口氣。

  等待腳步聲遠離後,山上又安寧了起來,原本還明亮的午後也隨著時間逐漸泛黃。斗大的橘色夕陽渲染著這遍天地,同時被震暈許久的炎犽也在時間的催化下轉醒。

  「唔……」原本躺在地上的炎犽發出了輕微的呻吟,此刻他感覺到身上的幾乎沒有半點力氣存在,喉嚨發乾和飢餓的感覺也同時湧現上來。

  勉強逼迫自己掀起眼瞼,世界從模糊至清晰,炎犽望著又是完全不一樣的地點跟環境,他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又穿越到其他地方去了?但懷疑不到一會炎犽便把這問題拋至腦後──反正不管到哪不都是未知世界?

  拿起依然掛在自己身上背包,還有放在自己旁邊的能源v銀槍砲,炎犽此刻才有了安全感,不過有安全感歸有安全感,肚子餓歸肚子!眼神不由自主的飄到離自己不遠的河水,那河水真是清澈無比阿!

  嘴巴很乾、喉嚨有點痛,但炎犽還是不太敢過去,畢竟在自己生存的世界裡頭,除非水源是從濾網出來的,否則都是有毒物質,有的河水甚至可以抹殺一條生命,甚至還會改變基因!

  即時這是未知的世界,但炎犽仍無法放下原本的觀念,去大膽嘗試。

  呆望著那河水不到一會,炎犽拿起身上的東西掉頭就走。

  再一次回到河邊,這次炎犽的手上多了一隻不斷扭動掙扎的白色未知生物,走近河水邊,他殘忍的直接把這隻生物的頭塞入河水中,看那生物狠狠的被嗆了幾下,炎犽才把那生物的頭給拉上來。

[ 本文章最後由 淬煉 於 09-5-23 10:39 編輯 ]
圖片.gif
生日快樂1.gif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19:49 , Processed in 3.072590 second(s), 23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