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奇幻】飄遊異域(100.4/6.更新)

[複製連結] 檢視: 2763|回覆: 5

本文章最後由 叛逆ˇ 於 11-4-6 13:23 編輯

姆,之前發的後來想想好像發錯版
乾脆直接撤換掉內容

這篇是寫了好幾年還一直沒進入正題的奇幻小說(汗)
就歡迎看看囉~

---------------------





  飄遊異域  楔子








  一般相信--地球的初始是在四十六億年前,而最原始的生命則是誕生在三十五億年前的海洋中。

  但當地面上還是一片荒蕪沒有絲毫生物活動的跡象,其實在更早之前的另一個空間內人類的存在早有一段不算短的歷史……

  在這個空間裡,幾乎沒有什麼不可能!

  魔法武術都不再只是幻想,龍、獸人、妖精、吸血鬼等等都是最真實的存在!這是一個全新的紀元!

  地球。公元3025年,經歷幾次所謂生態大浩劫後所形成的嶄新國度。

  像是在進行什麼秘密儀式似的,郊外本該是人煙罕至的地點此時卻有幾個人的身影,彷彿怕被發現的特地選在這。

  「老爺啊!你確定這麼做真的沒問題嗎?」雖然有了點年紀但餘韻猶存的中年婦女語氣中頗有不滿的問。

  被稱作老爺的是個看的出來真有好一把年紀的男人,一頭充滿滄桑感的白髮,佈滿皺紋的臉上有著堅毅和決絕,吐出的話語也是那樣的不容反駁︰「是,除此之外我不認為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從兩人身上的衣著看來非富及貴,也因此在這種緊張時刻出現在這種他們不該出現的地方就更顯的可疑了。

  縱然如此但那女人還是不想就這麼放棄的再次問道︰「為什麼一定要是他們?他們還這麼小……」

  「如果可以我更希望能自己去,」他本來嚴肅的表情在那一瞬間僵硬,隨即又不帶感情的說道︰「但是開啟的空間之門只夠一個約莫五歲大的孩子通過,不過這樣的風險又更大了,所以……」

  他走到樹蔭遮蔽處,那裡赫然有一對雙胞胎正酣睡著。兩人閉著眼熟睡的模樣簡直一模一樣,柔順的金髮服貼的貼在臉頰上,長長的睫毛輕輕煽動,可以想見張開了一定是雙靈動的大眼。

  此時他眼中充滿了愛憐,輕輕的撫摸他們似是告別,可愛的孩子們嚶嚀了一聲卻沒有轉醒。天真的笑容掛在他們那無邪的臉龐上更顯動人,看這兩個孩子,多像天使啊!

  無語的走到他身旁,那女人俯身將兩個孩子攬在懷中,以行動說明了她的不捨。

  「孩子們!要回來啊!請一定要平安的回來……」她哽咽的低喊道,到後來更是無法抑制的放聲大哭。

  男人小心翼翼的扶著她,輕聲的安撫著,並提醒︰「時間已經到了。」

  將雙胞胎小心放置在早就畫好的魔法陣中,仔細的又畫了一個守護結界。非到必要,他希望這結界永遠都別開啟!

  淡藍色的傳送之陣在結印後成功啟動--

  只是兩人的臉上都不見任何喜悅、興奮之情,有的只是濃的化不開的憂愁……

  畢竟這一去誰也不曉得會對從前、現在甚至未來有什麼改變,一切,只能交給命運。

  跨越兩個時空的橋樑在此搭建!



 
做自己,最自在。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水都明希  題目我喜歡,題材不錯:D   發表於 11-4-11 20:52 聲望 + 1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章 (一)

飄遊異域  第一章 (一)




  「你要進來之前難道不用先敲門知會我這個房間的主人嗎?凱洛文?」倚著窗正在閱讀的金髮少女放下手中的書,如海湛藍的眼眸中含著不滿,語氣欠佳的問。

  輕聲帶上門,凱洛文搖晃著那過分顯眼的紅頭髮笑嘻嘻的不請自坐,回道︰「羽寧別這樣子跟我計較嘛!反正妳門也沒鎖不是嗎?」

  冷哼著表示不認同,羽寧像是習慣忽略某人似的自顧自拿起書繼續閱讀。

  完全忘記自己是不速之客的事實,他揚高音量不滿的問道︰「難道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她只淡淡的掃了他一眼作為回答,一言不發。

  於是凱洛文只好自討沒趣的摸摸鼻子,收起玩笑的語態然後說︰「這次我是幫風颺傳話要妳去找他,不然妳以為我閒著沒事愛來喔!」頓了頓,無奈的翻了個白眼,他又續道︰「還有啊羽寧,我覺得妳這次事情大條了,最好還是小心為妙!畢竟他們不是動不了妳,而是沒有必要!」

  語重心長的留下這番話,他一彈指身影便消逝在房內。

  在他離開後,羽寧似是遷怒的將書重重摔在床上,不滿的情緒爆發她低吼道︰「每次都這樣到底把我當什麼了?上次是火晴這次是風颺,那下次呢?該不會連水芯、金欞他們都要來湊上一腳吧!」

  這也許就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無奈吧!至少現在的羽寧是別無選擇的……










  叩!叩!叩!敲門聲回蕩在無人的長廊上顯的格外清晰。

  「進來吧。」很快的屋內就傳出示意她入內的醇厚男聲。羽寧掙扎著仍是轉開了門把。

  「你找我又有什麼事了?」一進門她便冷冷的問。

  「哎喲!別這麼冷淡嘛!好歹我也是你的老師不是嗎?」風颺撥撥他深棕色的髮刻意裝出一臉人畜無害的模樣,可惜嘴角的笑容透露出一絲邪氣。

  大家都知道風颺是全學院最不像老師的老師,雖然他們學院的老師也不能用正常的標準去衡量……但重點是在羽寧的眼中他還是個不折不扣的老狐狸,吃人不吐骨頭的那種。也因此她並不想和他有太多的接觸。

  看出羽寧的不願意他隨即收起玩笑的態度,以認真的態度開門見山的說道︰「相信一年多前的那件事妳應該還沒忘記吧?」

  微微頷首表示她沒忘,她皺起秀氣的眉,疑問在她湛藍的眼珠中打轉,不曉得此刻風颺打的是什麼主意。她似乎有點坐立難安,畢竟那並不是個稱的上愉悅的回憶。

  微瞇眼,其中有著不容忽視的警告,她冷著聲問︰「你到底想做什麼?」

  「妳太緊張了。」風颺失笑,嘖!到底把他這個作老師的當成什麼了啊?無奈的想著他補充︰「放心,我不會不守信用的!」

  是這樣嗎?羽寧倒很懷疑他什麼時候守過信?

  對他的不信任不以為意,他清了清喉嚨開始說道他找她來的目的︰「總之呢,上次的事件意外開啟了一扇空間之門,這是眾所皆知的。不過啊……那到底通往哪裡呢?沒有人知道。而也因為校方整修過了,雖然外貌是恢復原狀可是那裡仍殘有魔法的波動……」他停下並望向羽寧。

  擺擺手她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所以為了得到這個問題的解答,我當然就做了一個小小的實驗囉!」說到這,風颺又恢復了嘻皮笑臉的本性。

  討厭他的不乾脆,但看他也沒再往下說的打算。羽寧只好問︰「重點你拿了什麼作實驗?」

  「聰明!」他笑讚,隨即又皺起眉頭狀似苦惱的說︰「不過這就有些棘手了……畢竟那樣東西不是我本人的。」

  羽寧突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不是很開心的又問︰「所以你是要我找回這樣東西?」

  他但笑不語。

  「到底是什麼?」

  「雷魂的令牌。」

  「……」

  看到她的反應他勾一個意義不明的笑容,玩味打量著說不出話的羽寧。

  「是你說錯還是我聽錯?那種那麼重要的東西怎麼會在你手上?」終於找回語言功能的羽寧詫異的問,語調有點發顫。

  風颺看起來很開心似的咧開笑容解釋道︰「因為他賭輸了我。」

  這讓羽寧有股衝動要使出魔法對付眼前這個衣冠禽獸。

  深呼吸冷靜下來,她自暴自棄的道︰「很好、很好。通往哪裡?」

  現在的她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就算是要她到龍亡谷或者極冰之地,想必她也能夠安然楚之。

  但她絕對不會預料到等待在前方的竟是--

















[ 本文章最後由 叛逆ˇ 於 10-6-8 12:37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章 (二)

飄遊異域  第一章 (二)





  「該死!竟然是那裡嗎……」頹喪的坐在床沿,羽寧用雙手捧住她的臉一邊低咒著,全沒了平常冷靜自持的模樣。

  突然她像是想起什麼般彈起身,難掩興奮的叫道:「啊!還有他們啊!」一掃剛才的陰霾她隨即走到書架前開始尋找她要的東西。

  「這個不是…也不是這個……我看看喔…有了!就是這個!」

  仍不停的自言自語,她捧著一本厚重且看的出來很有年紀的書在書桌放下,拍拍上面的灰塵露出封皮上不知道是以什麼語言書寫而成的咒文,羽寧滿意的笑了笑。

  左手輕放在書皮上,右手則是握著脖子上掛著的水晶飾鍊,她閉上眼開始緩緩吟唱著古老的歌謠。不一會兒她的掌心下便散發出淡淡的鵝黃色光芒,感受到熱度她睜開眼擦拭額際上沁出的細小汗珠。

  她終於鬆一口氣,「這樣就行了吧。」

  撕下書中的內頁羽寧用特殊的染料迅速的畫出一個專屬她的魔法陣,那張紙就像是有生命似的自己幻作一隻鳥的模樣。

  「去吧。」彷彿呢喃她輕聲喊道。拍拍翅膀那紙鳥聽話的就這麼遁入夜空。

  這一夜,羽寧帶著難得的好心情入睡。







  一隻體態渾圓的生物在羽寧床位的上空盤旋著,用比人聲更為尖銳的聲音喊叫:「快起床!人來啦!」

  躺在床上的羽寧翻個身兩道眉不悅的蹙起,仍閉著眼伸出一隻手凌空一指,一道光從指間射出準確的朝那隻鳥去。

  嗄嗄叫的牠摔落地,睜著的兩隻渾圓的大眼閃著警笛般的紅光,威脅意味濃厚的話語從鳥嘴溜出:「妳再不起床,小心要倒大楣!」

  咕咕噥噥的抱怨,羽寧嘖的一聲坐起,卻沒有離開床的打算,就這麼任由晨曦恣意的灑落在她身上。










  而當他進房的時候看見的就是這一幕,少女沐浴在金光中,大眼失焦的張著,臉上的表情透露出一股茫然……和無助,像是不小心跌落凡間的天人,雖然絕美,卻讓他沒來由的感到害怕,彷彿少女隨時都會消散在空氣中,畢竟就連她的膚色也是白皙的幾近透明。

  突然嗄的一聲拉回他的思緒,倒在地上的貓頭鷹撲著翅掙扎著飛起,大聲的抱怨著身為主人的少女是如何的慘忍。

  然而,羽寧的一個瞪眼牠就識相的朝屋外飛去。

  忍俊不住的他笑出聲,羽寧瞥了他一眼沒意外他的突然出現只淡淡的道:「洛犽,你來了。」

  「今天這麼的早起,難道是因為我才擁有這份殊榮嗎?」點點頭回應他戲謔的說著。當然在看見主寵兩人的互動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沒理會他的玩笑她逕自的動手開始收拾行李。

  瞇著眼看她忙錄了好一會,他無奈的笑道:「我的大小姐,這麼緊急的召我來究竟是為了何事?」

  這妮子,好一陣子不見倒是一點都不變!真當每個人都像她的那位好同學一樣什麼都不說就懂她的心思嗎?
 
  頓下手中的工作,注視著眼前的人她不答反問:「你還記得你答應過我什麼事嗎?」

  半年不見,這個有著一頭藍髮還有如沼澤般墨綠瞳眸的俊秀青年,似乎又長大了,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哪像自己……

  「我記得。」溫潤的嗓音沒有一絲遲疑,如果眼前的少女,要的是他的命恐怕他也不會猶豫。

  但是他很不安,會這樣問的羽寧肯定有什麼問題,而他的直覺告訴他不會是什麼好事。

  身為洛組的唯一男性,洛犽一向以保護者自居,對其他成員的好不只是習慣更是他的義務。所以他不會讓任何人任何事傷害到他視為家人的同伴們,尤其是眼前有著救命之恩的羽寧。

  「那,我要你跟我走。」語氣中含著哀求,洛犽知道這是請求不是命令。

  可是也因為這樣,一向被嘲笑粗神經的他此刻確定肯定有什麼不對勁,但是他還是應了聲好。

  羽寧只是定定的看著他,說:「洛犽,我不是你的主人。」

  聽出在那清脆嗓音下的隱怒,他笑的寵溺:「我知道。」

  「如果你不想,我不會為難你。」長長的睫毛垂下,她說。看上去有幾分的憂鬱。

  「沒有人可以勉強我。」他快速的說阻絕它的退卻,拉過她的手,他問:「所以,告訴我要去哪裡好嗎?」

  難得的沒有抗拒這樣的親密,知道一定會挨罵的她低著頭艱難的吐出一個地名:「幽冥之界。」







             
        

[ 本文章最後由 叛逆ˇ 於 10-6-8 12:39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章 (三)


  
  飄遊異域  第一章 (三)



  「妳喔!真的是--」咽回到口的責備,洛犽看著自家任性成慣的羽寧大小姐悠哉漫步的背影,只能無奈的搖頭。畢竟對方任性固執的這一部分,多少也是給他寵出來的。

  罵也罵過了,勸也不可能會聽的……還能怎麼辦?

  誰叫他就是沒辦法對她說不呢?

  不過羽寧這孩子……真的很讓人心疼哪,明明是十幾歲青春正洋溢的年華,卻必須背負那不為人知的沉重秘密與責任,在那所謂「天才」的光鮮稱呼下,就連眼淚也是不被允許。

  那一年,十三歲的他卻得靠著年僅九歲的羽寧伸出援手才得以活命。以為被家族放逐而失去意義的生命,他在那個女孩堅定的眼神中,看見了新生的希望。

  也因此對於這樣的她,他沒有辦法也沒有資格去要求。

  以往也就算了,可是這一次羽寧真的太逞強。畢竟幽冥之界可不像之前出任務的地點單純。尤其是羽寧。那裡之於她--可是如同彼岸一般的存在。

  所以要他眼睜睜看著她去送死,做不到。

  走在前方的羽寧卻在此時突然停下了腳步。讓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洛犽猝防不及的撞上。

  待兩人都穩下腳步,羽寧臉上的笑容很燦爛,問他:「欸,難道你都不好奇為什麼我不拒絕嗎?」

  她當然比任何一個人都了解幽冥之界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如果有選擇,她是絕對不會靠近那裡。就是因為沒有選擇……她必須做個了結,在幽冥之界。

  沒有回答,帶著敵意他反問:「難道風颺不知道?」

  聳聳肩表示她並不在乎,羽寧仍然笑著自顧自的說:「這些事能儘早解決是最好,其他的……並不重要。」

  "即使是妳的命嗎?"洛犽沒有問出口,只聽她的口氣他也知道答案會是肯定的。

  羽寧可以為了任何人任何事輕易的犧牲自己,因為對她來說--自己的命,並不重要。

  墊起腳尖伸出手撫上他糾結的眉,斂去了笑容,羽寧輕輕的說:「你知道我在乎的是什麼。」

  臉上的陰鬱一閃而過,羽寧又揚起了笑容歡快的說道:「好了,我們還得趕路呢!」

  跟著她的腳步,洛犽看的出來那些笑容有多麼悲傷。
















  羽寧從以前就知道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樣,指的不是特別而是不正常。從她九歲有記憶以來……是的,九歲以前發生過的事她完全沒有印象,像是被什麼人刻意抹去的一片空白。

  現在她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學院給予她的,除了名字。

  也因此,在院方栽培或者說是挖掘出她的能力後,她的任務就是為學院做事。簡單來說,她不過是隸屬於學院的魁儡罷了。

  最明顯的不正常是表現在生理上。從她十三歲的那年開始,她就發現自己長不大。當週遭的人慢慢褪去青澀的同時,羽寧只能看著自己沒有變化的外貌默然無語。從一開始的驚慌失措到現在的故作淡然,始終學不會釋懷--即將邁入象徵成年十八歲的她,對這副看不出明顯性別的小孩身軀感到很不安。

  突然一陣振翅的聲響將她喚回現實。

  「畢里恩!你回來啦!」洛犽親暱的叫喚,讓貓頭鷹停在自己向前伸的手臂上,笑著幫牠順毛,安撫道:「辛苦你啦。」

  不知好歹的飛禽得了便宜還硬是要賣乖,一邊發出「苦嗚」一邊尖聲叫道:「洛犽人最好了!羽寧是笨--蛋!人家差點!被吃掉!笨蛋--羽寧!」

  「只讓你去探路,誰曉得笨鳥貪玩愛亂飛,活該讓魔鵠當早餐塞牙縫。」頭也沒回的羽寧嘲笑,讓自詡為鳥中之王的畢里恩氣的又掉了好幾根毛。

  「臭羽寧!呼--魔鵠算什麼!還不是!讓我!一腳踢了!躲回!山洞哭!」激動的亂叫著,渾然沒有發覺自己這段話等於承認了羽寧的猜測。

  又叫鬧一陣後畢里恩終於受不了的鑽進洛犽背著的行李中,從裡頭傳來悶悶的聲音:「大爺我!睡覺去!」

  洛犽大笑。

  羽寧此刻也終於放鬆的勾起了一個發自內心的微笑。

  雖然個性上是孩子氣了點,不過說到交付給牠的任務,畢里恩可是很盡責的。也因此兩人很放心的根據牠的回報,揀了一條人煙稀少的小徑以避開不必要的麻煩,但相對的危險性也提高了不少。

  望著前方漫漫長路,她知道這一去就無法再回頭,一如當初進學院……


  












  
  九歲那一年,跟著表面不太熟絡實際上一點也不親密的養父母,她來到了聖諾亞學院。

  聖諾亞是整個北方大陸最負盛名的魔武學院,也因為它超然崇高的地位,讓它的存在可以跳脫政治的掌控只為培育優秀的人才。儘管鄰近的大小國對它始終虎視眈眈,一方面有所在的多瓦爾的庇祐,一方面歷屆的院長也展現出強大的實力,更何況還有那些從聖諾亞畢業的忠心學生們,都再再讓那些野心家知難而退。

  能夠進入聖諾亞就讀--是多少人的夢想啊!

  但是它招生的門檻,不是看你有多少潛能,當然這也很重要,而是看你的心!

  至於實際是怎麼一回事,卻沒有人可以說的準。

  看著前方黑鴉鴉的入學人潮,羽寧回過頭找尋相處只有短暫幾個月甚至不同姓氏的爸媽,欲言又止。

  所幸他們朝她鼓勵的一笑,讓她著實鬆了一口氣。有些膽怯的嘗試向前跨出一步,她又回頭揮手道別。這才放心似的舉步走進學院。

  一個又一個和她同齡的孩子竟不吵也不鬧乖順的依著指令排隊。在進入學院後,命運就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上了!思及此,這個年僅九歲的女孩竟早熟的感到緊張。

  然而這份不安並沒有持續太久,一聲突兀的哀號很快就打破這份寧靜,也讓所有人的注意力瞬間被吸引過去,當然也包括羽寧的。

  這哀號源自於隊伍後方的紅髮男孩,此刻他正呈現大字型的癱倒在地。閉著眼有一下沒一下的呻吟著。

  院方的工作人員,一個身穿白袍紮著長辮的男老師推了推眼鏡掩不住擔憂的快步走去,蹲在那男孩的身前,他輕柔的問:「你還好嗎?」

  男還皺了皺臉,眼睛不情願的拉開一道細縫問道:「這裡是天堂嗎?」

  有些人笑了出來,而老師表情則顯的很錯愕。

  哼哼卿卿的坐起身,似乎很滿意大家都好奇的看著他,男孩咧開一個比太陽還燦攔的笑容大聲說:「我還以為我餓死了呢!」

  笑聲像是會傳染,羽寧也噗嗤的綻開了笑顏,老師像是無奈卻也鬆了一口氣,廠面頓時熱鬧不已。

  「好了,大家動作快一點趕快進去,院長在裡面等大家呢!」那老師頓了頓,邊走又繼續說道:「等入學儀式完成就可以休息了!」

  「那什麼時候才吃飯?」紅髮男孩又大叫。再一次引起了哄堂大笑。

  這是羽寧第一次見到他,覺得這個人很怪也很有趣。而他也以這樣的姿態進入了她的生活。給了她一個改變的契機……至於這改變是好或是不好,恐怕沒有人能說的絕對。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本文章最後由 叛逆ˇ 於 11-3-26 10:46 編輯

file:///D:/DOCUME%7E1/ADMINI%7E1/LOCALS%7E1/Temp/moz-screenshot.pngfile:///D:/DOCUME%7E1/ADMINI%7E1/LOCALS%7E1/Temp/moz-screenshot-1.png飄遊異域 第一章 (四)



  不過至少有一件事情,是羽寧可以打包票的。那就是--自從凱洛文那傢伙出現後,她平靜安寧的日子就一去不復返了!

  現在她必須在這裡冒著被野獸襲擊的危險而穿越這片原始叢林,主要的原因也就是他!要不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終於忍無可忍的羽寧也不會衝動的做出傻事……之後一連串的事情也都伴隨著那慘烈的結果而來。

  一想到這些事她真的是又頭痛又無奈,卻也因此掃去了大半剛才的陰霾。

  伴隨著撲翅的聲音,一個圓滾的身影逐漸消失在濃密的樹影中,羽寧愣了一會隨後無奈兼威脅的喊著:「你這樣亂跑,迷路了可不管你啊!」

  「沒關係啦,畢里恩也很辛苦了,讓牠去晃晃也好啊!反正牠都已經告訴我們該往哪裡走了,不會有問題的啦!」

  聽間身後的人這樣子說,羽寧回過頭扯開一個笑語氣卻仍是悶悶的道:「我知道。」

  「不過牠自己說要睡覺的啊……怎麼會突然又跑掉了呢?」也難怪羽寧會有這樣的疑問,因為那隻小聰明特多貓頭鷹最大的嗜好就是吃和睡。這樣的行徑可以說是有點反常的。

  「畢竟這裡是森林吧?可能回到家的感覺或是野外的氣息吸引了牠也不一定。」洛犽朝她露出一個安撫的笑容,右手搭著劍柄不忘警戒。

  說不出適才一抹掠過心頭的不安從何而來,她點點頭,吐出一口氣要自己別在往壞處想。

  哼著不成調的節奏,特意的踩著輕快的步伐,這是為了不讓總是擔心她的洛犽再繼續擔心下去。

  路旁長滿了不知名的植物,有顏色艷麗像花的草,也有如同蟲子正在蠕動的花朵。儘管大部分的外觀都很無害,但是羽寧也很清楚,在這種野外要是太大意,可是會輕易送掉小命的。

  雖然如此,但是她仍然忍不住好奇的東摸摸西看看,似乎是把趕路的正經事拋在腦後了。

  「如果能夠一直這樣子,不知道該有多好……」或許說給自己聽,或許是詢問身後的洛犽,羽寧笑了起來。

  因為她很清楚,這是個即使付出一切也無法達成的奢望。
 
  「來……快來……」

  陌生的叫喚聲讓羽寧疑惑的慢下腳步,正想回頭便感到一陣椎心的痛襲上她。她捂著左胸,慢慢的跪倒在地。

  怎麼會……又來了……是誰?究竟是誰在叫喚她?

  「……快…來…」

  「痛……」

  她心慌的伸出手另一隻手想抓什麼卻抓不著,眼前只看得見一片黑暗。

  殘留的最後一點意識,依稀聽見了焦急的呼喊聲,「羽寧--!」

















 混沌。黑暗中浮游著、掙扎。


  好累……

  「很累嗎?那就這樣子睡去再也別醒來了吧!」

  你是誰?

  「我會幫妳,好好的用這副軀殼活下去的。」

  不……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有很重要嗎?倒是妳,活的這麼辛苦,究竟是為了什麼呢?」

  --我在問你你是誰!

  「呵,別急嘛。不覺得有點神秘感也挺不錯的?」

  回答我。

  「唷,真是沒耐性。不過……我倒是可以體諒妳喔。畢竟,背負空白的過去活著很痛苦吧!我可是都能理解的喔!」

  你到底要說什麼?

  「那些啊……妳所遺忘的記憶真的是被遺忘了嗎?」

  夠了!你到底是誰?

  「唷,我還以為妳會很想知道呢……怎麼樣,乾脆我們兩個來做個小小的條件交換?對我們都只有好處喔!」

  憑什麼我得相信你?

  「憑妳拒絕不了我。」

  哈!我不覺得我應該對一個連名字也不知道的人付出信任。

  「恩,那既然如此,就暫且稱呼我為羽菲吧!是不是很親切呀?羽寧?」

  ……你可能還是得失望了,我不想對誰承諾。

  「畢竟還是有契約的存在啊……嘖!真是麻煩呀……」

  「不過呀,就算妳拒絕了也無所謂喔!因為我只是努力盡到知會妳的義務罷了……真抱歉,不過,妳放心,我不會傷害妳的……呵,因為這對我們,真的只有好處而已喔……」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本文章最後由 叛逆ˇ 於 11-4-6 13:26 編輯


飄遊異域 第一章 (五)

------------------------


  一瞬間被恐懼沖了昏頭,洛犽只能腦袋空白的看著撲倒在地的羽寧。

  身體比大腦快一步行動的上前將她牢牢抱在懷中,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平復過於紊亂的呼吸,雖然外表就看的出羽寧的瘦弱,但竟然是自己一隻手就可以支撐住的重量,洛犽更是心疼。感受到她微弱卻平穩的呼吸,忍他不住和她額頭輕碰,「你一定要沒事……」

  這種時候他就會希望其他人也在,因為憑他一個劍士什麼事也做不成。只是大家都還有各自的任務要忙。

  「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這次的態度如此堅決,但只要是你希望的,我都會幫你達成。」看著已漸漸暗下來的天色,週遭開始聚集不懷好意的目光,他深呼吸看了眼懷中的羽寧,毅然決然的往森林更深處邁進。

  路上沒有意外的有許多襲擊,但都是些低階摩物不夠成威脅。但洛犽也很清楚,越晚越危險。

  他心焦的搜尋四下可以落腳的地方,令他欣喜的發現斜前方一棵倒在地枯朽的大樹下,有隱隱的光線。

  「是矮人嗎?」矮人雖然是種孤癖的生物,但本性不壞,只要給予適當的報酬,他們可以說是來者不拒。只不過,他們熱愛住在山洞或者地底下……

  嘆了一口氣,洛犽看著似乎很久沒人進出的地道,還是選擇跳下去。

  揮揮揚起的塵土,他一邊咳嗽一邊抱著羽寧站起,有些訝異的發現地底下是一條頗寬敞的通道,他抱著羽寧走也只是剛剛好,不太狹隘。

  忽略浮上心頭的怪異感,他閉上眼專心喚來風元素領路,這只是單純的驅使,便不屬於魔法的範疇,所以他一個劍士也可以做的得心應手。

  不一會兒就到了盡頭,他手敲在看起來殘破不堪的門板上,祈禱一定要有人來應門。

  等待了幾分鐘,門後傳來遲疑的腳步聲,然後咿呀一聲打開了。

 「人類?」一個只有他半身高比門還矮上一大截的綠色矮人驚戒的仍站在門內。

  矮人也有不同屬性,依照眼前這個綠色的矮人,洛犽知道他是屬於土系的,而自己是風系,所以多少可以算是親近。

 「別擔心,我沒有惡意,只是來借宿。」洛犽示意他身上抱著的羽寧。

  沉默了一會矮人退開,灰色的大眼珠不放鬆的盯著洛犽一舉一動。

  「裡面,房間,有……以前,主人。」

  感激的點點頭,洛犽順著矮人帶領前進。等到順利的將羽寧安置在床上,他才有心思思索他看到的不合理,這裡住的恐怕不只有矮人--還有人類。因為屋裡的擺設很明顯是為了人類訂製的,否則天花板的高度以一個矮人根本就不必要。而且它的那句「主人」也很耐人尋味。

  轉過身正想走出房間,矮人怪異的眼睛直看著他:「味道、臭,精神,危險。」

  洛犽愣了一下,反射性問道:「什麼意思?」

  姚搖頭,矮人走到床邊望著羽寧,從身上的兜袋掏出一條像是手鍊的東西,又回頭看看洛犽,「戴,醒來。」

  矮人一項是優秀的工匠,不管是武器、防具、飾品……或有特殊功用的物品能夠做的出來,而且品質向來備受肯定。

  看他似乎沒有敵意,洛犽半信半疑的將東西街過,小心的在羽寧手腕繫上。

  那是有著細緻花紋的銀色手環,克再上面的花紋是一種古老的文字洛犽並不能辨識它的涵義,手環還鑲了一圈直徑約0.5公分的紫色水晶。印象中,紫水晶有安定的作用。

  但這並不能解釋什麼,他按耐不住的問道:「這是為什麼?你為什麼要給羽寧、給她,這個?你是要幫我們吧?」

  遲疑了一會,矮人並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看著羽寧。洛犽瞥見兩隻大眼上糾結隆起,以人類的標準來說,那是個皺眉的表情。不過矮人一族除了和人類一樣有五幹,其他生理構造差別很大,矮人是沒有毛髮的,他們也沒有性別之分。

  看見他的為難,洛犽也不再追問。

  不曉得經過多久,擔心羽寧的洛犽在她醒過來之前,時間是沒有意義的。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床上的人兒在掙扎一會後突然睜開了眼。

  一對上羽寧的眼,洛犽有一瞬間迷失在那刮著風暴的湛藍眸中,但很快的,擔心壓過了其他情緒,「你還好嗎?」

  羽寧不解的望著他,搖了搖頭後起身。她只覺得好累,沒有力氣,卻不知道為什麼。從不離身的水晶是戀隨著動作從領口滑了出來,圓心如水清澈透明的水晶一閃而試過奇異的光芒,像是混合了世界所有最繽紛的色彩。

  洛犽沒有注意到,但矮人有,他發出一聲短促的尖叫,粗大的手指指著他們,厲聲喊:「出去!滾!--馬上!」

  雖然不理解矮人的態度的轉變,洛犽為避免情緒激動的矮人做出傷害的行為,一把抱起還搞不清楚狀況的羽寧迅速的離開。

  他的直覺是對的,一到地面他就聽見爆炸的聲音,還有地面的震動,也許是通道垮了。希望矮人沒事……她只能這麼祈禱。

  外面的天已經亮了。

  洛犽在此刻鬆懈下來後頓時感到疲憊,壓力、疲勞都還是比不上擔心。

  「我,睡了多久?」羽寧用手指戳他,示意可以把她放下,但她的臉色還是蒼白的教人心疼。

  儘管照辦了,洛犽的手還是不放心的扶著她,對於問題他淡淡的答:「沒很久,一個晚上。」

  用眼神詢問她,但羽寧卻偏過頭避開,「好了,我們也該趕路了。」

  「那,至少把畢里恩叫回來。」幾不可聞的嘆息,洛犽提出要求。

  沒有答話,羽寧舉起左手,食指指著前方順時針繞著圈子,淡淡的白光聚集在她指尖,原先陰暗的森林頓時被一股溫暖的感覺籠罩。

  每次看見她施魔法,洛犽都忍不住驚嘆。要知道,一般使用魔法都需要媒介,魔杖、咒語和法陣,越高級的魔法需要的東西也就越多。雖然羽寧現在只是使用低階的魔法,但一般法師沒有搭配魔杖根本很難做到。更何況,她還如此輕鬆自若!

  遠處傳來貓頭鷹獨特的「苦嗚」叫聲,兩人都知道畢里恩已經接受到訊息了。

  「好,我們繼續走吧。」羽寧對他露出的笑容,幾乎讓他心碎。

  那是一種,赴死的決心。

  羽寧也不知道自己的執著究竟是為何?明明去那裡隨時都有可能遭遇不測。心底卻彷彿一直有個聲音和遙遠的呼喚產生共鳴,所以她知道,她一定得去。夢裡的疑惑也可以在那裡得到解答吧!

  不過現在她已經不能篤定那只是個夢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2-22 13:01 , Processed in 3.063690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