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第一次貼文,剛剛加入鐵奧,不懂請大家多指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黑暗】毀屍人,以血染的愛(0)
 
0.
 男孩在哭,頭陷到膝蓋裡,在一個只有一面鏡子的小房間裡哭,想用淚水洗清所有的委屈,但他知道沒用。

 他是一個國二生,很正常,被與他同屆的混混欺負,這種是每天都要上演八萬多次,不是被蓋布袋就是被拖去廁所扁。

 他的淚水不停地落下,他渴望被人理,但這是自己的空間;他不希望別人看到,因為並不光榮。

 終於,有人回應他的淚水,一張面紙遞在他的面前。

 男孩抬頭看著面紙的主人,是個白髮的男孩,臉上沒有寫上任何表情,與他剛才的舉動完全不搭。

 白髮男孩深後還有一群人,頭髮全都是一些不正常的顏色。

 臉上的表情更是不同,紅髮的,表情憤怒,咬牙切齒、黃髮的,笑嘻嘻的,這種笑就像電視上的變態淫笑一般地笑......。

 男孩看清楚了,所有的人除了頭髮顏色不同,其他的長相都一樣。

 這個小房間裡的人都長得一樣,包括黑頭髮的自己......。


blog:http://www.wretch.cc/blog/dp6102

[ 本文章最後由 dp6102 於 09-2-28 00:26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黑暗】毀屍人,以血染的愛(1)

第二次貼文,剛剛加入鐵奧,不懂請大家多指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我站在教室門外,托了一下我的眼鏡,靜靜的看著眼前的景物,心情很平靜,已經沒有昨天與她面對面的尷尬了。

 她,小柔。

 她坐在自己的座位,跟著站在旁邊、坐在她書桌上的同學們有說有笑。

 想起一個月前的她還是個連老師問問題也不說話的文靜女孩,慢慢地變得開朗,外向,許多男同學開始喜歡上她且提出交往。

 留著飄逸的棕色長髮,加上兩個旋起的可愛酒窩還有娃娃臉,以天使來稱呼他已經不為過了。

 我好想跟她聊天,就像那些人一樣,我更想牽著她的手,走過每個大街小巷,越看,我越想緊緊的抱住她……。

 我再次托了下眼鏡,走進了教室。

 進了教室,看到了一群男生,擠在對面,也是聊天群,只不過話題不同,大多是聊著電玩或線上遊戲等話題。

 而幾個男生中間圍著一名身高矮小,左眼下有顆淚痣且長的一副痞子樣的男孩,男孩名叫劉坤迪,喜歡耍老大,也喜歡騙人,他的謊話大多都是自己自吹自擂,也毫無根據,被拆穿了還是很愛狡辯,是個不要臉的廢物。

 在班上沒什麼朋友,幾乎是自己倒貼過去,然後用威脅的要人做他朋友,這叫悲哀嗎?還是自取其辱?

 另外,他也是個混混,幾乎沒什麼優點,實實在在的廢物。

※※※※※

 又是一節下課,我坐在位子上看著同學們有些打打鬧鬧、有些則是靜態的看書或是聊天打屁,忘了說,我不是自閉兒,我上課的時候比任何人還要吵鬧,不知為什麼,下課後我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般安靜,就算有人主動找我說話,我也不想說話。

 我拿起了筆,夾在中指與大拇指之間,中指往內挪進,筆往上轉了一圈,然後再用食指按一下筆,筆就轉回來了,我就這樣不停來回地轉筆,在這名為吵鬧的背景音樂下轉,完結了這一節下課,除了出外走走或轉筆,我實在沒有第三種方法可以下課,即使枯燥,我也習慣了,有人說我有雙重人格,我並不否認,我可能還有第三重、第四重……。

 鐘聲響起,鐘聲伴隨著嘻鬧與躁雜聲結束,鐘聲停了,班上卻還有一些人在吵鬧,好像要打架一樣,我想著要去勸架,轉眼看到那方向,我卻傻眼了,小柔眼神充滿了憤怒,一手扶住後腦杓,頭髮有些凌亂,顯然是剛剛被人弄亂的,劉坤迪被人駕著,破口大罵:「媽的!死破麻!你他媽算什麼東西呀?!」

 我二話不說,緩緩地走過去,我現在非常得火,雙手緊握,指甲已經插進去我的手掌,我不管有多痛,反而更用力,我示意要架著劉坤迪的同學走開,接著我在他後面,抓著他的領子,把他反過來面向我,接著我掄起拳頭往他額頭打下去,他似乎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接著往我衝過來,兩個人就這樣扭打成一片,我以身高取優勢,一架一直壓著他打。

 我打的很猛,一拳都沒放軟,反而沒人阻止我,我隱隱約約聽到有人叫好,我想大概是因為一直被這傢伙欺負的原因吧。

 事後的那節下課,許多人跟我說我很好,不管男女通通都不停地稱讚我,稱讚我勇猛,或是說我幫大家出一口氣,當然少不了他的壞話。

 後來,我才得知,是因為劉坤迪沒事抓小柔頭髮,小柔也當作是開玩笑的打他一下,沒想到到最後,大家都在追這「最後一擊」,我當然也被罰了,除了一隻王八蛋警告外,還有一禮拜的愛校服務。

 他們到底搞清楚沒有?先錯的人是誰?先動手的人是誰?法律真腐敗,為了人人平等這四個鳥字,就不分青紅皂白地把所有碰到法律紅外線的陷阱的人,全部抓走。

 也許是因為法律,讓這世界上沒有像美國英雄漫畫裡的正義使者,或許有,只是我沒看過,也許他們匿名伸張正義的同時,也跟我一樣被這樣的陷阱抓住,就算沒抓住,也只能躲藏在代表黑暗的遮蔽物下,漫漫地被法律綁住,接下來……窒息。

 第八節理化課,全班移動到理化教室上課做實驗,一上課,我就揹起書包網理化教室移動。

 一路上,有許多學長瞪著我,還故意走過來撞我一下,連對不起都不說,我也不理他們,也沒本錢理。

 非常倒楣,我跟那個廢物同一組、坐再同一張桌子,那個廢物有個很欠打的壞習慣,就是常常在當事人面前說當事人的壞話,有些路人甲乙常常被他拖去洗腦,最重要的事,他不只是個白目混混,也是個大懶蟲,幾乎所有實驗他通通都沒做過,就只會在旁邊瞎發號施令、不做事。

 「他媽的死豬,你不會做實驗就別作啦!」臉上青一塊、黑一塊的劉坤迪又再白目地發號施令,顯然我早上的打擊沒把他的下巴打歪。

 「我跟你講,這個班上有廢物。」劉坤迪跟著旁邊的靈靈說。

 「對呀,靈靈,其實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你往你眼前一看就知道誰是廢物了。」我邊做實驗,跟在劉坤迪說話的靈靈說。

 「廢物又再叫了。」

 「廢物又再罵無辜的人廢物了。」

 他起身,假裝要走出桌子的範圍的地方,特地繞過來我身邊,撞一下,假裝擦肩而過。

 「幹你娘哩,你是沒長眼睛還你媽沒教阿?撞到人不會說對不起喔?!」我假裝生氣。

 「我跟廢物說對不起幹麻?」

 「為什麼廢物總是愛罵人廢物呢?」

 接著他說不出話來,抬頭瞪著我,抓著我的領子不放,作勢就要開扁的樣子。

 「抓殺小啦?!放開啦!」我不耐煩的說。

 接著,我把他推開,兩個人又開始打架,這一架沒什麼人勸阻,早就受傷的他,一下就被我致服,在那邊哭餓。

 「你等等下課就完蛋了。」他靠在我耳朵說。

 「廢物。」沒錯,我在逞強,明天我應該不是斷手就是斷腳了。

 我們各自回到座位上,小組的分數被我們兩個扣掉了許多,依照規定,我們下課得作愛教室服務。

※※※※※

 出了校門,我開始左顧右盼,看看有沒有人在跟蹤我,看了之後,我往回家的路程走,走著走著,我開始覺得有個腳步聲再跟著我,我不敢回頭,只敢加快速度,不停地往前走,突然,腳步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完了。

 「給你,英雄。」一道細微的女聲在我耳邊徘徊。

 我手上多了一張紙,上面寫了一個電話號碼,和一道簡單的msn帳號。

 女孩對我笑了笑,這時的我還在錯愕當中。

 「Bye!」

 「Bye!」我回過神來,女孩已經不見了。

 「牽…牽到手了。」


                          (待續)……


blog:http://www.wretch.cc/blog/dp6102

[ 本文章最後由 dp6102 於 09-2-14 12:58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黑暗】毀屍人,以血染的愛(2)

請大家多多支持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

 我繼續往回家的方向走著,突然,我的眼前一片漆黑,肩膀像是被抱住一樣,不論我怎麼掙脫,那股力量還是有如網子般地一樣把我抓緊,糟了!

 接著,有股力量在我肚子上化開,這一下,讓我紮紮實實地跪下來,接下來四面八方的衝擊,連珠砲似地打在我身上,使我痛苦難當。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已經倒下了,那些人把我眼前的漆黑拿開。

 陽光並沒有因此而照進,大約有七、八個彪形大漢,和一個矮小的國中生圍著我,擋著陽光與天空,而我隱隱約約看到那國中生左眼下有顆熟悉的淚痣。

 我看不清楚他們的表情,但我知道,他們在笑。

 他們議論紛紛,似乎是在討論誰要處理眼前的「東西」。

 其中一個理著小平頭的大漢抓起我的瀏海,把我的頭提起來,接著拿著杯不明物體讓我喝下。

 對,就像工藤新一變成柯南一樣,我也喝下了一杯不明物體。

 然後,那些人七手八腳地用塑膠繩把我的手、腳捆起來,在拿一個大布袋把我蓋下。

 眼皮越來越重,意識漸漸模糊,所有的掙扎通通都沒有了,就這樣……

※※※※※

 夜幕已經降下,車輪與柏油路摩擦的聲音不停地在我耳邊徘徊,我開始注意到有人在看著我。

 天阿,這裡是哪兒?!我怎麼會在這裡?!

 而我身後有一根硬硬的東西正壓迫著我,我往地下看,這裡是馬路中間的安全島,我身後的應該就是紅綠燈,我還隱約聞到一點點使尿的味道。

 我想要走,卻又不能走,雙手、雙腳都被塑膠繩綁住了,不只這樣,我還感覺的到,全身從頭到腳有股說不出的黏膩與噁心。

 媽的,你們全都是瞎子阿?!

 最後,我還是被巡邏中的警察抓去做筆錄。

 他們把我綁到隔壁社區,還拿屎尿淋在我頭上,我一進警察局,裡面的警察通通以怪怪的眼光看我,似乎把我當成小遊民了,而且我連椅子都不敢坐,深怕會弄臭他們的東西。

 我連他們的便車都不敢搭,只好以我的回憶慢慢摸索回家的去路,在回家的陸上,路人全都以厭煩的眼光看我,還有人以極小聲的音量偷偷的罵我、笑我,讓我很想直接在那裡咬舌自盡。

 回到家之後,我洗澡,一身糞味。

 即使在警局裡已經洗過了手,但是我還是先用蓮蓬頭把我連衣帶人全部弄濕,才去拿換洗衣物。

 我不停地刷洗被屎尿淋到的衣服和褲子,我到底做錯什麼事了?!他們憑什麼這樣對我?!

 媽的,不會吧?!

 我把手伸進褲子裡的口袋,口袋裡只剩下一團又臭又髒的紙團。

 「我幹!」我把紙團扔掉,繼續刷洗衣服,我現在頭頂都快要冒煙了,但是我的眼淚已經不顧我的火燒的多大,不停地落下,一滴滴的眼淚都顯得我有多狼狽、飯桶、沒用、丟臉……

 我在浴室裡呆了將近兩三個小時,媽媽怎麼催我,我只是要她別管這件事,然後就不鳥他,其實我是不想讓他知道我哭了,我想要在媽媽面前假裝自己很堅強。

 洗好自己,洗好衣服,開了浴室的門,我再一次地聞了聞自己,好像還是臭臭的。

 我奔回自己的房間,把自己鎖在自己的空間,與世隔絕。

 靠!我的書包還放在那邊!

 我騎著媽媽的機車去那邊找書包,終於在他們綁我的地方找到了我的書包,回家看了後,他們居然把我的課本都撕成碎片了,只剩下聯絡簿,而聯絡簿裡面居然通通都寫滿了辱罵的話,我哭了,第一次被整成這樣。

 今天我發誓是這年最倒楣的一天,

 我連msn都不敢上,深怕他們乘我昏倒的時候,不知道做什麼po在網路上讓我丟臉。

 明天我該不該去學校?小柔他知道了會不會看扁我?

 想到這裡,我的眼淚又不由自主的流下來了。

                              待續......


本人blog:http://www.wretch.cc/blog/dp6102

[ 本文章最後由 dp6102 於 09-2-21 18:51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黑暗】毀屍人,以血染的愛(3)

blog:http://www.wretch.cc/blog/dp6102     有控來看看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
 隔天,我到了學校,他拿了幾張照片給我看,包括屎尿桶淋在我頭上的特寫,還有後來我被綁在電線桿上的照片,上面打上四個大大的標題:「自由萬歲!」

 他隨後還給我一張類似賣身契的紙給我,意思就是要我當他的狗,他才不會把照片傳開。

 我簽了它,從此命運的意義不同。

 然而,這張契約上的東西如同隱形,對我來說根本是屁。

 這個簽名,讓我迎接新生,讓我開始擁有自己的命,阻礙我們的愛的人都得死。

 我看著他和剛剛來外找的學長嘻鬧離開。

 看著死期不遠的同學,一下哀傷,一下興奮。

 我是他們,他們是我,兩者同存在,我們的任務相同,就是保護她……。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20:26 , Processed in 3.066051 second(s), 2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