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個人詩集】 楓之殤

[複製連結] 檢視: 19342|回覆: 57

三千人之毒。

當你問出我敝刁的蟲朽時

遲遲云我不能下吟

送我的暴棄式的結局

我也想辯駁啊卻無辭可引

踟躕踟躕

想了三匝

沒有頭緒呀我兀自虛載著

在夢實間徘徊

三千人都將俯首

許多亡者如階般的著土青

我敗朽許久了啊所以不怕

當年的狂言未能成真的我的心脈呀慢慢碎裂

神經如飛索呀在不知何處旋飛

我心期盼的那片天空早已湮滅

那不是不緊張啊

我想

毒性發而不止的我不是

智仁勇者而能無懼啊

只是

洩氣的靈軀只

餘下徬徨與殼虛

一隻無鱗的魚呀所以不用煩惱

安能措其手足的高妙哉問

只是不知所云者

咿咿嚅嚅著

我仍是隻敝刁的朽蟲罷了啊

壯士一去兮今安在,

陰風蕭蕭兮奈若何?

[ 本文章最後由 楓之殤 於 10-1-8 12:56 編輯 ]
 
繭中歲月

也不錯。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靈曲。

戰士們停了下來

躊躇著以褪色的青

遙取濛光中夢迴路之七星

鴻鵠飛雉燼化蒼狗白雲

山川震落於溪渠

祭司們倒在深谷

先知們的智慧靜臥於湍流之內

獵頭人的刀按在九泉之下

英雄們如梟般蟄伏在血泊之中

羆狼豺狽的高嗥絕響在歷史

天空除了烏雲再也沒有鷹鴟鵟隼

於是獵人的子孫們站在戰士的英靈之上

戰士的孩子們在梅花鹿奔馳過的的山中尋找

並殷殷期盼的問

「獵人都到哪裡去了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一副死人樣。

......而且大人將用顫抖的聲音描述著,

對著他們的後代說著一次又一次數羊般的床邊故事,

而將不能入眠 。

而小孩子們紛紛築起了禁止大人的愁城,

學會了什麼叫做只保護自己。

而且都拿起武器,

都回到戰場,

都回到一隻一隻的人。

而回家的路變的很遙遠遙遠,

一打開家與外界唯一相接的通道時,

屍橫遍野的戰場氣味衝擊不止,

如飛瀑,如狂風,如雨,如死亡之氣息。

逐漸冷卻了,

傷痕卻一直重複的刮著這間微小的地板。

它從不會哭,

而其中的我們也都不哭了,

只是騷動著,

期待著下一次的突然爆發。

都一副乾焦,

一副死人樣,

都浸在負面中,

大家歎息的空氣纏在一起,

凝成一句又一句不降雨的天打雷劈,

大家卻都害怕,

入夢鄉之路越走越顯的漫長。

小孩們只能伴著危機四伏酣然入睡,

而且大人將用顫抖的聲音描述著,

對著他們的後代說著一次又一次數羊般的床邊故事,

而將不能入眠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自白。

他仰望,

他癱坐在地板上,

不可置信著眼前的兵敗如山倒。

他的淚水被噙著,被吞回腹內。

他勢必微笑,勢必遵循人們的呼吸,

那是歷史偉大的先例,

是聖人諄諄告知需要遵循的警誡。


他沒有聽。

他只依本能行動,或稱作逃避。

跑了一陣之後,他無處可躲,或稱為一步也沒有離開,

他駐足,

他站在夢魘之前,

以一貫的微笑看著自己崩潰。


他跌倒了。

讓火焰燒灼他,

而且騰空旋轉;

讓他餵飽星辰日月所豢養的獸,以他的血肉。

他的靈魂卻未必昇華,

他仍在迷宮打轉,

輪迴著綿延不絕。


他休息一下,

要走的路向影子般延伸至外星人登陸地球的那一天。

他在思考,

泥濘正在與自己爭辯,

卻責無旁貸,

無論是誰贏,

他都已經輸了。



他不可以抱怨,

除了是父母親的話之外,

他自己也知道於事無補,

也沒有空間,

這麼樣的世界話已經滿出來了。

他發現理性再也一無是處,

如同自己一樣。

神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經走了。

留下受囚的那隻自己。

他學著不容置喙。

他開始緘默。

而我開始沉睡。


我冥思著。


然後他發現了。

這個故事,

發生在很久很久之前的每個昨天。

他目睹的,不確定在哪裡,在到處。

那是一個,或者是許多個,

牆。

有一隻人,

受囚著以迷濛的黑。

沒有聽到牠的長嘯,

沒有見過牠的每一個的困獸之鬥。

牠只是為了生存而生存,

有點重負壓著,

但不痛,

世界圍困著牠,

是孫悟空,一隻被唐僧放逐的。


如果問牠原因,

牠無法回答你,

牠再也不能言語,

也不知道原因,

也沒有原因。


如果問世界,

關住牠的原因,

輿論永遠沒有正確答案,

他們總是擔心不可預知且不可能發生的黑色幽默。

他們永遠群龍無首,


如果問我,

我猜隔離他的不是世界,

而是世界的習慣。

世界總是說這是一種保護,

這在培養戰鬥力,

每個昨天都說,

然後這隻人就遭到扼殺,以時間,以無可名狀的放逐。



這隻人在最近的昨天,

他仰望,

他癱坐在地板上,

不可置信著眼前的兵敗如山倒。


一直繚繞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地人們。

狂吼著,

樹酒醉著,霓裳著胡旋舞。

縛著名貴的吊死繩,

雙唇不曾歇羽,

大家都在漫天飛舞。



如落石般劈將下來,

溪流如蝮般緊盯著我們,

眾神們孝道流淚,

浪盤旋著,

洗滌每一隻囚蟻的足跡,

卻刷不去祖先耘下的深溝。

而禁錮著高價的死刑套裝,

大家都在哭喊,

他們高貴的唾液也滾進了洪流裡。


眾神的笑聲在天上彎動飄閃,

眾人斜敧著,

匍匐著,

膜拜著,

抱頭緊顫,

蜷曲漫行的我們,

都在神飛旋的裙下逃亡,

都啜飲著淚。

而譴責朝愚蠢的地人們,

連耳根帶脖子只一拳。


領死的口號震天價響。

眾人狂信著,

皮囊30%,

傷人的液體50%,

腐氣20%,

政治家們。


神無奈的哭笑,

旋開螢幕,

筆挺的屍體在四更

天狂舞著。

只有疲軟的神還

眷顧著芸芸眾生。


一陣無奈,兩袖心酸。

神道:「直娘賊,這群開講還真靈動,怪不得

大家,

都不信俺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切雨。

玻璃在哭。

因為被切開,

被慢慢的,顫抖著,

開出一條一條的路,

像是不小心被相機通緝的閃電,

像是舞蹈的蛇。

像是不知所云的五線譜。



公車在哭,

公車也被切開了。

雨聲想澆熄些什麼,

於是不停的,打著不諧和音的節奏。

我很想躲,

神經被侵入著,

好像全身被浸濕,

然後飄浮著,像是沙士上的泡泡。

公車也飄著,

飄在雲上,外面都是濕濕涼涼的雲。

我在雲靠進自己的方向畫了一個笑臉。

卻立刻被切開了,

如蝸牛般的水滴毫不留情的切成兩半,

微笑被刺透,被一刀兩半成蓄勢待發的十字弓。

我也笑了,與越下越大。

地板也開出一朵一朵的花,

藍色的。

白白的或是透明的。

或大或小。

但稍縱即逝,像鋰一樣冷的花。

有點不知所措。

只好笑了笑自己忘了帶傘。

然後很詩意著淋著開膛的雨。

酸酸的,與土的腥味混在一起,

和在夜色裡。

無痕的監牢,

一絲一絲把我片開。

感覺很妙,

每被擊中的一次,

就會感覺自己的什麼又離開了。


而且一切都像是泡過水的餅乾。

在這樣下去我的腦似乎也要發霉了。


「真想羽化作一道光,

切開,

碎斬所有的雨!」

我喊了出來,

雨也笑了,

它後退了兩步......


雨下的更大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今夜無月

今夜無月

烏鴉四處作響。凋零的樹劍拔弩張,
在夕陽沉默的夜裡。
無月,
陰寒的光迷濛著,如霓裳羽衣曲中的嵐。
地面一片琥珀。

藍色的貨車靜臥。
司機愕然。
烏鴉聲欲蓋彌彰。
一道流星使世界凍結,
貫穿咽喉。
晶瑩不斷溢出,如湧泉一樣,
且斑斑的爬向輪。
沒有慘叫,
一切都超速了。

司機愕然,
烏鴉嘲諷著旦夕禍福,
徒留一些碎片在空中遊盪。
保險桿再頷下一吋左右的地方沒入,
一道無論風水,無銘的碑。
於是他隨便的找了地方躺下,為了應景。
於是瞳孔逐漸張大,為了狩獵那一生難得一見的走馬燈。
卻只看見了在升空的群黑裡,
如粟的光。
……也就只好心滿意足了。

不聒噪了,離去的鴉。
司機愕然,
同行者愕然,
世界長嘆了一口氣。

司機走下車,與那些只有一點關係的,
沒什麼關係的,緩步趨前。
寫意的站成一個無瑕疵的圓。
世界開始默哀。
眾人開始呼天搶地,一曲亡佚的廣陵散。
……但世界只能默哀,在這無光的夜。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給月光。

多少年,

在雄渾的夜裡牽起,

迷途征夫的淚,

滋滋哺育著每個墨客的傷,

妳的兒女想像妳在廣寒上霓裳,

在瓊樓玉宇中微醺的婆娑,

每個騷人都在妳的籠罩下吐實,

洞簫客想抱著輕軟的而長終,

蘇家人想要與妳一舞千里。

每個不得志者最終都在妳的目送下,

在汗青中升空。


蘊蘊豐盈著恍若即將迸開,

月光呀!

妳的軀早已不是月光,

妳的身體與靈魂應是古遷客們千年流逝,

滴滴緩慢所攥集下的,

墨香。

李白醉在你的餘映中至今不曾醒來,

樂天仍撫著妳在琵琶聲中兀自徘徊......



如果多汲取著,貪婪著你的氤氳,

我也可以克服高處之寒,

我也可以升空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歸真。

走火者必由新來過

入魔之人必從頭開始

崎嶇之路窒礙不行時

就只能祈求返璞了

失去方向的羊在密雨中旋空飄浮

迷途的征夫在神的微笑下手忙腳亂的跳舞

毀壞的路也可以斷尾求生

在霧中亡失了自我

那就再來一次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望向天際。

天空一抹死灰。

雲慢慢的凝結,消滅敗亡在暗青之中。

空氣凍結了,

萬物死寂著,

哭著,

夜濃濃的壓害著,

月在為光中嘲笑著在城市流浪的人,

每個魂都再虛擬中似醉若醒,

而摩肩而過的樸實,

掉臂不顧的希望,

折翼著溺在純黑的光......

沒有了聯繫,

只餘下慘淡的白,


那人們到底稱的上什麼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9-11-22 18:04 , Processed in 0.285640 second(s), 24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