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M.T.V.



  我這時從人群離開,回到蓮心所坐的位置時,只見她秀眉緊蹙,目光反常飄向遠方,彷彿此處是一尊坐在椅子上面、雕工精細的美麗蠟像。


  「怎麼了?」我靠近發呆的蓮心,悄悄拍肩提醒她。


  「哇!」她回應的是幾近慘叫的大喊,此時周遭的人投以好奇與不解眼光。


  「妳很反常哦?我不過是拍個肩膀,也不用叫的如此淒慘吧?」我這時也被這意外反應給嚇到,不自覺後退一些。


  「是你啊?嚇我一跳,我還以為是那女人折回來了。」蓮心沒好氣的說。


  「那女人?」我不解的問。


  蓮心此時將我離開時所有發生的一切都一五一十說了出來,以及剛剛芙萊德爾自己說是如何仰慕自己這類的話語,又如何趁機對她上下其手,自己一時緊張下將飲料打翻到她身上,又如何抓準時機查探對方底細,結果居然探查到是如此詭異的情況…等。


  「…總之就是這樣。」蓮心這時喘口氣休息一下。


  「唔…」


  「怎麼了?難道你也碰到她了?」蓮心此時反問我,我回答:「不是,我剛剛跟別人談起這場拍賣會的舉辦人時,他們得到情報以及對舉辦單位都不完全了解。唯一知道只有:舉辦人是名女子,擁有一頭藍色長髮這樣的特徵。」


  「哦?」我提到藍色長髮時,蓮心轉頭過來,說:「那女人有一頭過腰藍色長髮。」


  「嗯~是這樣嗎…」我跟蓮心說:「剛剛離開妳沒多久,就碰到熟識的美國洛克希德.馬汀公司武器部門業務經理,他跟我說自己所蒐集到的情報。」我這時把剛剛談話內容敘述給蓮心知曉。


******


  「啊!這不是星羽先生嗎?好久不見,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看到你了。」對方是用熱切態度向我打招呼,接著爽朗拍拍我的肩膀說:「怎麼了?該不會是你交際手腕太好,讓後輩沒有機會表現,他們乾脆聯合簽署抗議聲明叫上頭給你放個長假啊?」


  面前的男子已經將近六十,外觀卻是只有四十歲的和藹面孔,從體格的精壯程度就可以研判此人相當注重養生之道。爽朗的態度與充滿朝氣的招呼聲,讓人無法聯想到這名男子工作就是販賣高效率殺人工具維生的死亡商人。


  這時我微笑回應:「哈哈~羅林(Rollin)先生您真是厲害,居然被你看出來了。人有時候就是要懂得在適當時機收手,不然後面的一直看著前面表現,心裡就會雀雀欲試,但他們大多數沒有經驗,還沒學會走路就想會飛,通常都跌得很慘,所以讓後輩有機會表現也是我們的義務吧?」


  羅林用一種別有意味的口氣問:「呵呵~星羽先生還是一樣幽默,既然您已經退休,為何還會出席這次的拍賣會呢?」


  我聽出他話中意義,也提出心中疑問:「我正想請教羅林先生這個問題,拍賣會基本上都是由各國代表開會來決定時間跟地點,但這次我沒有聽到Bald Eagle(美國代稱白頭鷲)有透漏任何消息,我有問過其他與會者,他們幾乎回答一樣的答案──邀請函是前天突如其來的直接收到,主辦單位並沒有透過任何正式管道事先通知,Bald Eagle這次也沒有主持這次的拍賣會,不管從任何角度想都覺得不對勁。」


  「那我就不瞞星羽先生了,這次是上頭要求我代表出席這次的會議,上頭對這次的拍賣會感到火大,這等於是對他們直接當面挑釁,所以要我徹底調查。順便說點有趣的傳聞,聽說上頭已經出Ghost(Government Highest-secret Operate Special Team;政府極機密行動特別小隊的縮寫。)的精英去追查了。」


  「Ghost!?為了一場來路不明主辦人所舉辦的拍賣會派出這樣的組織,不會太小題大作嗎?」聽到這個名號時,我臉色不自主閃過一絲驚訝表情。


  接著他故作神秘,說:「這次的主辦人連CIA都摸不到底,目前只知道這次背後的最大贊助商之一是黑手黨,而負責人是一名女性;一頭藍色長髮的女性。」接著他喝了口手中香檳潤潤唇說:「拍賣會的目的我倆都心知肚明,上頭舉辦拍賣會主要是把過期軍備賣給第三世界跟落後國家,一邊清倉賺錢,一邊也可以知道有誰想搗蛋…這次錢沒賺到也就算了,哪天被自己賣的刀子給捅了一刀,這會給其他人看笑話的啊。」


  乾笑兩聲:「黑手黨也有份?還真是亂七八糟啊。他們什麼時候開始轉性介入大宗的〝藝品〞買賣?」


  羅林又露出他那頗有意味的表情說:「可不是嗎?但這次很多廠商還是應邀出席,畢竟錢永遠沒有人嫌多啊。」至此,我將話打個段落,喝口香檳讓乾燥的喉頭休息一下。


  聽到這裡時,蓮心訝異說:「這也太扯了吧?搞不清楚還過來,這些人還真是不怕死啊?」


  「有錢賺就沒什麼好怕的,況且這裡都是以“代理人”應邀出席的比較多,就算死,也只是糾紛,糾紛是有很多種方法途徑可以解決的。」


  「……」此時蓮心沉默不語。


  「請各位來賓往這邊走。」但沉默沒有持續太久,穿著清涼兔女郎服裝的美麗服務員用充滿朝氣的聲音帶領受邀者前往會場。


  「時間差不多了,等一下我也許會碰到妳說的芙萊德爾,到時看我能否從她那邊看能套出一些東西來吧?」我轉身離開座位時,蓮心突然抓住我的手,語重心長說:「…星羽,小心一點。」


  「我知道,我還要回去照顧我老婆跟孩子,我會小心的。」我這時往會場入口前進同時,又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回頭對她說:「這次回去,我會跟妳一起把陳柏戎那混小子的劣根性改造過來,我會在一旁指導的。」


  突來這句話,讓蓮心不知要如何反應,等到她出聲想叫住我時,我已經跟隨人流前往邀請函上所標示的座位了。


────────────────────────────────────────


  「呦~昆恩,你這樣子還真是性感啊,如果我沒有紳士風度,現在我肯定是一頭飢渴的野獸,把你給吞食殆盡連一根毛都不剩啊。」陽光院看著走進更衣室的芙萊德爾,用輕挑的語氣調侃著。


  「別說無關緊要的事情,你那邊處理的如何?」芙萊德爾這時一邊脫下禮服,一邊用判若兩人的態度回應著。


  「當然沒有問題,我連防範措施都準備OK了,還有什麼好擔心?」


  「這樣就好了,那麼我去處理星羽那邊了。」昆恩將衣裝換好之後,走到門邊回頭交待:「記住,目的優先。剛剛那個叫蓮心的女人不是省油的燈,局面萬一演變成最糟糕時,做好準備是必須的,你自己多注意。」


  陽光院似乎像是不在意般,反言對芙萊德爾說:「啊啊~我知道了…順便提醒妳一下,那個姓尹的美女檢察官帶著搜索票過來了,那個雅希莉也有跟在一旁。」


  聽到雅希莉這名字時,芙萊德爾要離開房間的腳步頓了一下,面容陰冷側轉過來,說:「…我知道了。」


  「別擺出一張那麼恐怖的臉,這樣很浪費妳現在“擁有”的美貌;像妳這樣的美人應該要笑臉常開啊,這樣才能突顯妳的美麗啊。」說出這句話時,陽光院用頗為不屑,又有隱約帶著嘲諷的語氣說著這句話。


  「哼!」沒有多餘回應,只是悶哼一聲,芙萊德爾就不加理會,只想盡早離開這名令自己打從心底生厭的男子面前。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3-15 01:38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我跟隨如潮水般從入口不斷湧入的人群,工作人員帶領我坐到指定座席,剛好我的位置是最後一排角落處,正好可以環顧整個會場;這時會場一半已經坐滿人群,在燈光不足地方人頭就像剪影般擺動,群眾低聲細語的吵雜聲混雜充斥整個會場。


  會場整體呈現是半圓型的球體,座位區域周遭裝置著布幕;展台不是很大,但可以讓一台小型貨車停放在上面讓兩到三人行走還綽綽有餘。


  等我坐好時,全體參會者已經就座入定,展台上面主持人說些例行的開場詞之後,接著後方與周遭銀幕開始投射這次拍賣商品與編號,主持人解說這商品歷史與來由之後,參與者接著就可以開始競標。


  雖然名單上面所記載的都是雕刻或是畫作等藝術品;但這是一種變相交易的方式。俾士麥軍帽所代表是豹二式戰車,華盛頓手杖是愛國者飛彈等…諸如此類。


  此時競標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每位買家都處心積慮想用最少價格買下心中所屬的商品,這樣賣剩貨品時就可以再向一些非洲國家或是東南亞等地軍閥狠狠敲上一筆。


  本身是因應邀請而來,並不是用“代理人” 身分應邀,只能以旁觀者身份看著時間流逝,靜坐一旁實在有些無趣,不自覺就開始打起哈欠來。


  「啊呀~真是可惜,我還挺想要這隻手杖的呢…」這時我轉頭注意到右方位置,一頭藍髮女性正懊惱著,眼睜睜看著華盛頓手杖被人競標得走而獨自懊惱。這時她注意到我在看著她,陪笑說:「抱歉,吵到您了嗎?」


  「沒有,只是很難想像會有如此美人出現在此種場合。還有,妳剛剛按錯鈕,按成了取消,所以才會沒有得標。」這時我注意著她那過腰的藍色長髮,心想:對方如此直接,那先看看她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吧?


  「唉呀!?我真的按錯了!不好意思,我還真是迷糊啊。」她吐了吐舌頭,自嘲的說。


  「沒關係,反正我也是閒著,有人可以陪我說些話打發時間也是不錯。對了!還沒請教小姐芳名是?」


  「叫我芙萊德爾就行了,先生大名是?」


  「敝姓柳,柳星羽。」


  當我自報姓名時,她先是驚訝,接著用有些興奮口吻說:「原來你就是柳先生,之前聽過相當多有關您的傳聞後,就很期待與您見個面呢。」


  「芙萊德爾小姐太抬舉我了,那些只是空穴來風,不值一提。」


  「這裡說話有些不便,我們要不要換個地方呢?」這時她微笑向我提出邀請。


  「但…我可能無法答應芙萊德爾小姐您的邀請呢。」我提出疑問:「拍賣會不是明言規定期間不准中途離開嗎?就算我有此意願,工作人員那裡也無法輕易通融吧?」


  她輕輕顫笑,說:「原來是這樣小問題啊?我還以為是我哪裡失禮造成柳先生您的不快。」她繼續道:「我是這裡主辦單位之一,只要我跟他們說一下就行了。」


  這時心想:看來我可以搞清楚這次的邀約是怎麼回事,以及他們找我是有何用意?看來謎底此時可以完全接盅。


  我也樂於接受,隨即回應:「可以啊,那就由芙萊德爾小姐您做主了。」接著她起身走向出口的黑衣警衛交談,對方點頭之後,她就走回來說:「柳先生,我們可以離開了。」


  走出去同時,聽到身後主持人正在介紹等會重頭商品,死海文書的複製本。


  主持人繼續介紹:「梵諦岡將失落章節的原本部份給封鎖起來,經過有力人士的幫助下,歷經千辛萬苦終於將上面的全部章節給複印下來,複本等會在拍賣會上售出,想一窺教廷所隱瞞的真相嗎?那就請各位來賓要好好把握這次的機會。」


  死海文書!?怎麼會在此出現?但是我沒有多加理會這古物的去向,就先走向蓮心所在之處。


  當她看到我與芙萊德爾走在一起時,眼色閃過一絲不解與驚訝,我這時向她交代:「蓮心小姐,我與這位芙萊德爾小姐有些私人事務要相談,那我就先與她離開了。」離開同時,我握手向她致意:「今天辛苦妳了。」接著我偕同芙萊德爾離開這繁華宴會廳。


  蓮心看著手中被塞入的字條,上面寫著:妳晚點跟在我後面,預防萬一。


  我正與芙萊德爾穿越走廊同時,正好迎面碰上紫雲帶隊像我們兩人走來,我臉上出現不亞於她臉上出現的驚訝表情,我這時腦海一片空白,不知道下一步應該做什麼動作才對。


  這時一名黑西裝接待人員正氣喘吁吁跑過來說:「芙萊德爾小姐!在這碰到妳真是太好了…」接待人員繼續說:「這位尹檢察官說我們這裡舉辦不法活動,正持著搜索票要近來搜查。」


  芙萊德爾走到紫雲面前,說:「呵呵~看來尹檢察官可能對我們有些誤會了,這場拍賣會我們已經向貴政府相關機構申請相關手續,而且也已經由相關單位批准,在行政手續上我們並沒有任何違法行為。」


  紫雲這時彷彿沒有在聽對方解釋,她靜靜拿出手銬,走到我面前用有如蜂蜜般甜蜜的表情微笑說:「柳星羽先生,你被捕了。你現在有權保持緘默,你現在所說的一切將會成為呈堂證供,你有權請辯護律師,如果沒有律師,我們會為您提供。」


  清脆上銬聲這才讓我意識拉回到現實,我不知要如何回答同時,紫雲大聲吼叫道:「發什麼呆?收隊回去了!」


  我這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只能尾隨紫雲回去。


  這時現場只留下芙萊德爾正在與雅希莉正互相看著對方,這情況只有一瞬間,離開的雅希莉臉上出現各種複雜神色,透露著尊敬、痛苦、傷心等訊息。


  所有人遠去之後,芙萊德爾走進自己個人的休息室,坐在寬鬆的沙發椅上,雙手緊握,低著頭祈禱著說:「主啊,請原諒我這個罪人,我將用正義的名行邪惡的事,我的雙手將沾滿鮮血,一切都是為了消滅這世上的罪惡,主啊,請寬恕我的罪…」


  在沉默一段時間後,芙萊德爾給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光線透過混著冰塊的琥珀色液體,透出一種特殊的色彩。


  讓這液體流經過食道,酒精的感覺燒灼著喉嚨,就像她現在的心情被罪惡感燒灼一般。


  她沉靜一會,起身走到窗邊,拉開窗簾,靜靜看著台北這片人工星海。




神啟   第三回   黑色拍賣會(完)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3-15 01:40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神啟 第一章 遠方的來訪者


第四回 響鐘



  「就跟妳說我是應邀去那場拍賣會,我絕對沒有跟那些人有任何掛勾。」我這時在回程路途上,努力跟紫雲解釋我為何會出現在拍賣會。

  回想起剛剛在警局裡作筆錄情況,那些警察除了投以好奇的眼光外,不然就是採取愛理不理的應對態度,偵辦我的人員不斷用藉口搪塞外,就是那一套官方手續流程等各種理由的緩慢辦事效率。
  雖然我極不想讓事態節外生枝,也不想在此浪費時間,只好動用了一些“私人關係”來解決。沒多久就有一名高階警官走進偵訊室,臉龐堆滿笑容不斷向我道歉外,我當場就立即被無罪釋放。

  「我真的跟那個芙萊德爾沒有任何關係,只是前天收到邀請函,我想我已經很久沒有接觸這相關場合,這必然內有蹊蹺,所以我才跟蓮心一起出席。」我這時只能無奈嘆氣,靜靜坐在副駕駛座看著窗外夜景。

  「我當然知道你跟那個女人沒有關係!這並不是重點,問題是你怎麼會跟目標嫌疑犯走在一起?如果我剛剛不那麼做的話,情況會很難收拾。最壞的結果,不是我工作丟掉就算了,你後面也會有很多麻煩的。」

  「………」我沉默下來,仔細思考我跟紫雲會如此“巧合”相遇,除了刻意安排外,我也想不出任何想法了。「芙萊德爾……那女人到底有什麼目的?單純只是為了接近我嗎,還是……?」

  我這時敲敲腦袋,心想:「事情已經結束了,何必還在自尋煩惱呢?」

  「好啦,事情到今天也告個段落了…那麼,紫雲,今天先把小智寄宿在陳柏戎家;今天晚上就我跟妳…」話語未畢,紫雲阻止我要親吻臉頰的動作,她說:「還沒呢,有一個人指名要見你一面呢。」

  我全身慵懶攤在座椅上「事情都告一個段落了,管他天皇老子找上門來,我也不管他。」我這時頭別過去耍賴,用手指將耳朵堵住,作出不管“妳說什麼,我都聽不進去”的動作。

  紫雲此時嘆口氣,說:「我也是不想管這件事,但是指名找人是清遙的學生。」

  我聽到這名字的同時,幾乎沒有從椅子上彈射出車外,我驚訝的再次確認:「真的是那渾蛋?」

  紫雲無奈聳聳肩,這時我才知道她不是開玩笑,不由自主暗罵一聲:「呿,只要跟那渾蛋扯上關係的事情,就算好事也會變成壞事。」

  等我們帶小智回到家中時,已經是接近半夜十一點了,在我抱小智上樓休息安置好,回到客廳問雅希莉:「妳是說妳此行是來尋找死海文書?」

  「是的,我此行希望星羽先生能夠幫助我抓教廷叛徒以及回收死海文書。」

  「抓人尋物這種事情理應交給警察處理才對。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都沒有我插手介入的餘地吧?」我頗為不屑回應。

  雅希莉緊咬下唇,表情頗為苦惱,看了紫雲一下,紫雲立即會意就轉身離開客廳,到樓上去哄小智睡覺。

  等紫雲身影消失在樓梯間,她才開口說:「…事已至此那我就不瞞星羽先生了,我希望能用星羽先生的關係與能力將這件事在不引起任何風波下解決。」

  「哼!我很早就不想插手這類麻煩事了,只不過是一卷古老文本,又何必這麼緊張?」我冷言冷語繼續說:「反正梵諦岡的“名聲”是有口皆碑,大家早已見怪不怪,就算耶穌是凡人這類流言蜚語,以你們的過往經驗,馬上就可以將其弭平吧,何必要找上一個過氣代理人呢?」

  這時雅希莉面色頗為難看,她繼續說:「你說的沒錯,但是裡面所記載的“耶穌遺產”卻不是這麼回事。」

  「耶穌的遺產?」這事物引起了我一絲絲興趣,我問:「該不會是耶穌遺骸真正埋藏地點吧?」如果這是真的,天主教的信仰基礎會徹底被否定掉,但這不是重點,重點在於梵諦岡的所有權力架構會因此崩潰而毀於一旦,不管手段為何,這種眼中釘般的事物梵諦岡一定會處心積慮加以毀掉吧?

  「真實詳情我也不是很清楚,這些資料還是由清遙老師所留下的文件我才了解一些倪端。」這時雅希莉拿出一封信遞到我面前,說:「這封信是由清遙老師交代我要親自轉交給你,詳情情況裡面都有說明。」

  我這時從雅希莉手中將信件拿過來細讀,裡面內容是:



  星羽,好久不見啦,相信你能夠看到這封信同時身體狀況絕對是沒有問題的,至少能夠雙腳行動吧?

  好了,廢話我就不多說了。會寫這封信的原因是我碰到一個大麻煩,相信你已經知道“耶穌遺產”的存在了,如果是你心中所想的那樣,是權力鬥爭之類的問題,碰!恭喜你答錯了。如果是那樣還好解決,但事實不是如此,而是有個瘋子想用這玩意完成他瘋狂的目的。

  看到這裡你會認為我是在說遲來的愚人節笑話吧?但我真的希望我是在開玩笑,因為我曾跟那瘋子交過手,當然,我是差點沒命。因為對方能夠使用“力“的”規則”,也就是這傢伙能夠使用牛頓力學定律的作用力與反作用力。

  我為何知道?他在我暈死之前說的話依然清晰刻劃在我腦中,他說:「先生,死海文書的記載對我非常重要,但我不想也不會為難於你,我會在抄寫一份帶走,如果你有興趣的話,有機會我們或許可以討論這個課題。剛剛我引用了作用力的規則將您制伏,如有失禮之處還請見諒。」

  接著我因為輕微腦震盪以及雙臂與三根肋骨斷裂性骨折入院三個月,我出院同時也收到一份那傢伙寄來死海文書副本的郵包,裡面除了死海文書副本外,還有提到有關副本會在黑色拍賣會拍賣的消息。

  我這時才了解耶穌遺產的真相以及那傢伙想用這些東西來達成什麼目的,我就交待我學生來找你幫忙,如果這件事沒有你幫忙,人類…不,是這星球的整個歷史會再改寫一次,有些重要的事物我就不方便在信裡說了,我到時會在跟你連絡。

                                 遊清遙  敬啟



  我將信件放下,心想:「就算這傢伙再如何無恥、好色、下流、淫蕩、變態…不對,現在不是數落他缺點的時候。就算他有再多的不是,也不是那種一有危險就拋棄朋友,馬上拔腿開溜的混蛋,而且這裡面內容也不像在開玩笑,到底是碰到什麼樣能令他如此恐懼的事情?」此時許多雜亂無章的念頭一直塞入大腦之中,這些念頭就像拼圖碎片一樣,總覺得自己快要抓到一些輪廓時,拼湊出來的東西依然是相當零碎。

  這時我輕壓自己的太陽穴,好讓混亂的思緒能夠沉澱下來。我開口問:「那他現在人在何處?」

  「不知道,老師他告訴我這趟行程自己所要處理的事情非常重要。尤其當他解讀完死海文書內失落的內容之後,老師似乎變得非常陰鬱……」她有點消沉說:「……我希望星羽先生能夠幫助我解決這次的事件……」

  我這時沒有答話,只是逕自起身走到冰箱拿了兩瓶飲料,遞給雅希莉一瓶,我喝了一口,說:「雅希莉小姐,我不會給予妳有任何幫助。」

  「咦!?」雅希莉不敢相信她所聽到的回應,問:「星羽先生,為什麼?」

  「原因很簡單,畢竟對方跟我沒有任何一絲瓜葛,我也沒有必要惹上不必要的麻煩,況且…」我抬頭凝視著天花板,緩緩開口說:「我現在…有兩個最大的負擔,就是家人和這群好朋友,不能像以前獨來獨往。綜合以上理由,我不會再魯莽行事…很抱歉。

  聽到我的回答,她面如死灰攤坐在沙發椅上,眼神就像是被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抓到一線生機,但是這機會又從自己雙手消失般絕望。這樣的態度更讓我確信她還在隱瞞一些事情,現在只等我要如何把她心中深處的想法如何套出來?

  「時間不早了,雅希莉小姐請早點休息,明天我會去請李東彥看還有什麼辦法或是管道可以幫上妳的忙。」

  我要轉身走回房間裡休息時,雅希莉這時出聲叫住我:「請等一下,星羽先生。」她接著繼續說:「在這之前,可以聽我說完一個故事嗎?」

  「…請說。」

  「很久以前,有一對姊妹,雖然家裡貧困,但是卻生活的很幸福。有一天,有一位慈祥紳士找上門來,希望這對姊妹能受到良好教育,紳士央求這對姊妹的父母希望能交與給他照顧,姊妹的父母也希望這位紳士能提供更好的生活環境給她們,所以就答應了他的請求。」

  雅希莉這時輕啜一口手中飲料繼續說:「原來這位紳士是梵諦岡的主教候選人:昆恩.雷諾(Qunne.Reno)先生,昆恩先生也依照承諾,照料起這對姊妹生活起居,那是一段很幸福的日子。」她若有所思看著手中飲料罐,彷彿再回想著過去這段她人生最美好的時間。

  「但是,不幸的命運依然無情降臨在這對姊妹身上。不知道什麼原因,有一次昆恩先生從非洲旅行回來時,性格突然有很大的轉變,每天都將自己關在房間之中研究許多詭異魔法的相關事物。」她又喝了一口飲料說:「最後昆恩先生自殺了,表面看起來是這樣,事實上他把自己靈魂轉換到蒂芙妮‧麥道威爾(Tiffany.MacDowell)的身軀裡面,最後化名為芙萊德爾逃離梵諦岡。」說到這裡,她眼裡淚水已經無法控制的奪眶而出。

  此時沉寂就像被化成黏膩泥漿的空氣給灌滿了空間,只有那細細啜泣聲伴隨那喃喃自語:「原來昆恩先生是為了我們天生的靈力才收養我們,但是,我依然不相信他是為了這目的才這麼做,一定是他有無法說出來的苦衷…」

  我好奇問:「為何那個叫昆恩的傢伙只針對妳姊姊,而不是針對妳們兩個?」

  「之所以會沒有挑上我的原因,是因為我當時有事跟清遙老師外出,因此姊姊算是代替我承受下來…」

  現在我大致明白這整件事的來龍去脈,雅希莉經由紫雲找上我以及拍賣會邀請函會發送給我的理由都已經清楚了,但是…昆恩找上我的理由到底是為何?還有跟昆恩以及清遙所提到的“那傢伙”因該是有相當合作關係,但他們要利用耶穌的遺產有何目的以及清遙會提到這星球的歷史會再改寫一次?

  我這時深嘆一口,心想:「果然這渾蛋一出現就絕對沒有好事情。」

  我此行最大目的之一就是救回我的姊姊,老師也時常跟我提起星羽先生那些了不起的事蹟,所以我在這裡拜託星羽先生幫助我!」雅希莉這時用極度誠懇語氣低頭向我說出這些話。

  「不用替我戴高帽子,妳就算說了一千句好話,我還是不想跟這件事有所牽連…」聽到我的回答依然沒有改變,她臉色更加黯淡下來。

  「…但是,既然都已經淌入這趟混水了,不把事情做個了結也說不過去。」

  「星羽先生,那麼你的意思是…?」

  我對她點頭示意,雅希莉這時高興跑過來抱住我,大喊:「謝謝你。」

  我這時將她推開,說:「不要高興太早,我還不知道整體狀況是如何,明天我再去找李東彥問這次事件的相關人員資料,以及要從何處下手比較有利;總之,時間不早了,雅希莉小姐妳也早點休息吧。」

  「那麼我先去休息了。」看著雅希莉拿起行囊走入客房後,我信步走上二樓,靜靜注視抱住小智熟睡的紫雲。那熟睡的安穩臉龐讓我心中產生不管面對何種困難,我都無所畏懼的勇氣,我深怕吵醒兩人,躡手躡腳將棉被小心翼翼蓋好之後,在輕吻他們臉頰道聲晚安,也回到自己房裡休息。

  這幾天所發生的事情把我搞到幾乎是筋疲力竭,這時躺在床上有如死魚一般一動也不動,沒多久就夢入那遙遠的沉沉夢鄉。

  我並沒有注意到陽台落地窗細縫處,那猶如狡猾毒蛇般的黑色影子,悄然無息滑入房間之中。

────────────────────────────────────────

  黑色影子就像老鼠般環顧四周的環境,找尋著這次行動的目標。它們找到在床上熟睡不起的男人,無聲無息的在床前凝聚成一隻巨大的黑色手臂。

  如成年男子體型大小無異的手臂在沒有任何預警情況下,以雷霆萬鈞之勢猛烈搥打下去。


  磅!


  床鋪被這恐怖怪力給擊碎成漫天木片,手臂這時找尋木片之中是否有人類屍骸,但是原地只有床墊淹沒在這遍地破片之中,沒有任何一絲血肉混雜在這些殘骸之間。

  手臂急忙找尋目標的蹤影,這時後方被人冷不防用暗器施襲。這埋入其中的暗器上面鑄有符文,暗器主人催動咒語,時雷光四射,手臂瞬間被炸成碎片。

  這麼晚了來拜訪別人,沒有帶禮物也就算了,還用這麼粗魯的方式叫人起床,真是不禮貌啊?我態度不悅看著地上被炸成碎塊的黑色膠狀物體,發現是日本獨有的式神召喚術。雖然這些碎塊也沒有給予我太多思考時間,立即重新聚合成三隻黑色,有著類似人類外型的怪物。

  「護法童子?!」看著眼前的黑色異形,我心中警覺對方實力不俗,當下不敢小覷,立即取出自行打造的獨門兵器──淵文鎮朔。

  三隻黑獸就像狼群掠食,以我為圓心將我團團包圍,如此狹小空間狀況是極為不利,對方也沒有多餘話語,立即群起而上。

  後背一陣強風強襲而來,我側頭閃避這奪命一爪,站馬沉樁以背門撞擊身後敵人,淵文陣朔插入敵人腹中,接著轉身抓住順勢將背後黑獸往面前兩隻迎面衝來的敵人摔去。

  三隻黑獸倒散成一地,我抓準時機祭出符咒,用三昧真火將其燒的一絲不剩。我這要步門而出同時,一隻黑獸又突襲而來,淵文陣朔化成長鞭迎面痛擊,對方面門被我硬生生擊碎,倒地掙扎。

  同時兩側又有黑獸突擊而上,我沒有因此自亂陣腳,身軀微退閃避奪命一擊,我抓住對方那粗壯的異形手臂,使勁一拉,讓牠們身形不穩,順勢雙手畫圓,將兩隻黑獸摔倒在地,雙腳貫力踏地,黑獸頭顱硬聲碎裂。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4-24 23:26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3:50 , Processed in 3.063924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