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M.T.V.

  陳柏戎這時聽到我這麼說,開始掰起手指盤算,如果有數十億,他會怎麼花用。接著他對我大聲抗議:「馬的!只要動張嘴就有幾千萬可以拿,你給薪水還這麼摳,多分一點是會少塊肉哦?」

  我白了他一眼,用半恐嚇口吻回應:「這種生意沒處理好,還是沒有出席認為你瞧不起他們時,全家哪天橫死在街頭都不足為奇。」

  聽到這樣答案,他吐吐舌頭說:「馬的!現在錢還真是難賺啊…」

  我針對目前狀況做簡單分析:「邀請函會由陳柏戎之手轉交給我,意味著現在對方把我們底細摸的一清二楚,對方有什麼用意或企圖?我們都不知道…」

  我再把想法轉了個方向,繼續解釋:「以目前現有狀況看起來,這時刻會收到這封邀請函,對方也有可能在試探我們,雖然其中可能還有一些隱情……總而言之,這次拍賣會我是不得不出席了,除了可以了解狀況,也順便查清楚對方的意圖到底是為何?」

  聽到這回答,原本斜靠椅背翹著二郎腿的陳柏戎,差點沒連人帶椅往後傾倒,他大喊:「你有病啊?都知道對方把你的底探的一清二楚,那你還去那種地方?你想送死也不需要這樣吧?」

  蓮心也跟著附和:「二哥這次沒說錯,這場是有去無回的鴻門宴。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出席好了。」

  「我還沒這麼魯莽,你們還不了解我的用意嗎?反正我們現在處於被動,而且對方也對我們底細了解不少,與其不赴約,倒不如主動探對方的底,見機行事比較恰當。況且…我不出席就是瞧不起他們,只怕到時會有更多麻煩接踵而來。」

  我轉頭對著蓮心說:「對了,關於這件事……蓮心,拍賣會是在三天後舉行,那天妳就充當我私人秘書出席,可以嗎?如果有發生什麼意外,有妳幫手也比較方便。」見我已經決定要去赴約,就算出前勸阻也是無效吧,蓮心默然點頭答應。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13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星羽,你這樣很不夠意思哦。這麼危險的地方你要跟我妹去闖,沒算我一份,是怕我會扯你們後腿嗎?」

  「我之所以留你下來,是為了預防突發狀況。怕這時會有以前跟我起過衝突的人趁這機會來找我妻兒麻煩,到時我家人安全就全掌握在你手上了。」

  一種使命感突然從陳柏戎心中深處湧出;他頭如搗蒜,上下點個不停,當下就一口答應,拍胸脯保證:「當然,包在我身上,我不會讓任何人碰紫雲姐跟小智一根寒毛。」

  「那就先麻煩你先上去哄小智睡吧,不然他明天又要遲到了。」接到命令,他頭也不回衝向二樓,準備去哄小智睡覺。

  蓮心走到廚房:「那麼,我也去把明天要用的材料準備一下吧。」

  此刻大廳充滿了寧靜的氣氛,天花板垂釣著吊扇正緩緩旋轉著,似乎也吹不散這令人厭煩的寧靜。

  遠方街道上街燈閃爍著,讓玻璃上佈滿了各種顏色光采,彷彿耶誕節中才出現的華麗裝飾。

  注視邀請函,心中想要如何走下一步,才能讓這齣參雜許多人類慾望的黑色鬧劇使其無事落幕?

  我沉思著。

神啟   第一回   邀請函(完)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13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神啟 前言 夢

神啟 前言 



  這裡狀況如同現實一樣,可以感覺得到,可以碰觸得到,甚至連內心感情起伏都那麼貼近真實。心中卻很明白這是虛假,形同從鏡子中反射出來的映像,或是海市蜃樓那般的幻覺。

  「你運氣真背啊,看來這局又是我大贏啦!」我能感受自己那因為大獲全勝的歡愉,以及對方一臉不服氣的表情而上揚嘴角。

  因為憤怒而扭曲的肌肉牽動著他的嘴巴,下巴肥肉因為激烈動作而甩動著,聲帶振動讓許多不雅辭彙得以用聲音表達出來。眼前肥胖男子從腰間拔出一把尖刀,想用凶器往我身上刻下屬於自己憤怒符號。

  此時比對方反應更快是揚起的腳以及被踢翻、已經老早撞到他下巴的桌子邊緣。
  肯定的是,這一瞬間掌握權是完全屬於我!

  對方手下不甘示弱拿出刀子,四人將我包圍住,這時已經不是 “給我一點顏色瞧瞧”警告之類就能解決,這場面就像是戲劇表演中的主角,需要更有衝擊變化性戲劇逃脫才能讓人印象深刻。

  我掄起酒瓶,往旁邊一人頭部招呼下去,那人應聲而倒,剩下三人被這突來舉動嚇到,我這時好心出聲提醒:「你們可以刺過來啦」同時,他們這才回過神提刀往要害刺下。

  狀況極為不利時,以華麗後空翻翻越後方施襲者,雙手一推將他往剩下兩人方向推過去。

  現場狀況變得一片混亂,眼前一切卻急速流竄起來,許多顏色都混合成一塊,就像是透過水中看著岸上風景,所有事物開始扭曲,只剩輪廓還依稀可辨。

  金色光芒化為午後餘暉,濃厚嗆人香煙煙霧化成農家準備晚餐的炊煙,空氣當中還隱約透露出動物糞便混合著潮溼泥濘土地味道。

  「你表情不要那麼嚴肅嘛?來,笑一個。」眼前綁著辮子青春少女,右手環抱著一束餵食牲畜乾草束,左手食指輕戳鼻頭,充滿土地芬芳香味從少女手中傳入鼻腔中,我細細品嘗著這樣芬芳香味。

  眼前的她就像雛菊,沒有穿戴多餘裝飾品以及化妝,只有快樂與純樸,笑容就像水彩在她臉龐上暈開。

  我伸出手來摸摸自己鼻頭,雖然沒辦法直接看到自己的臉,但是可以清楚感覺到臉上表情是跟少女一模一樣,燦爛而歡樂的笑容。跟隨著她步伐往前走去,雖然是淤積爛泥的道路,腳步卻沒有任何泥濘沉重感。

  「小心!」少女出聲警告卻為時已晚,她輕拍腦袋,抱怨著:「唉呀!那是牛屎啊…」

  這樣狀況我沒放在心上,反而哼起鄉間小調,此光景讓我有著幸福平安的踏實。

  「對了!你笑起來很好看哦!」少女哼著相同曲調,踏著輕快步伐轉身走回自己家中,不知從哪裡射出的冷箭,冰冷穿過她的胸膛。

  瞬間,象徵生命意義的鮮血滲過她的衣服,逐漸渲染擴大,將灰色布袍染上新的色彩。

  這時我流著眼淚嘶吼著!狂奔著!想快速跑到她所倒下的地方,但是她身驅不管我如何接近,距離始終跟我保持著,直至她被週遭黑暗給完全吞噬。

  同時,心也跟隨黑暗被吞噬,一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寒冷正啃蝕著,一種刺痛。

  我無法做任何事嗎?

  我想逃,總隱約覺得這種痛苦是自己所製造出來,只是自己不願去回想起來,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在這一望無際黑暗中奔跑、逃避…

  雖然方向早已失去意義…

  「小子!發什麼呆?想找死嗎?」沉重而沙啞聲音將自己視線與思緒拉回,不知何時自己何時身處在多人廝殺戰場之上?

  兩方身著盔甲士兵們所喊出幾近相同口號,讓旁人聽起來感到些許愚蠢。少女冰冷屍體早已消失,有如水中倒影般虛幻,消失在朦朧黑暗盡頭中。

  廝殺聲、慘叫聲、吶喊聲、踏步聲、馬蹄踐踏聲、城牆崩塌聲、劍戟交擊聲以及戰場上由血肉、屎尿、屍體腐敗、盔甲跟兵器因潮濕而生鏽味道所互相交織出來,一首名為“戰爭”的殺戮交響曲。

  用許多生命消逝所演奏出的偉大樂曲。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13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手上鐵劍沾染著對方鮮血,混雜在黃白黑三色交雜的斑駁劍刃,雖然意識還沒反應過來,身體卻自行行動,用腳把屍體踢離劍刃,也許是劍刃承受不了外力,劍身應聲而斷。

  周圍敵方士兵沒有給予我喘息機會,趁勢一擁而上,想撿眼前現成便宜功勞;面對這樣危急情況,我不但沒有一絲一毫「恐懼」感覺,反而還感到一絲絲興奮。

  我一邊跑,一邊想看清出聲告知我的人是誰,眼前情況紛亂,就算找到了也無法跟他道謝吧?

  現實通常不會給任何人有多餘時間思考,尤其是戰場上。

  不遠之處的敵兵們手上拿著破甲重劍向我砍來,身體肌肉此刻讓全身上下每一處都充滿精力,生存本能不斷提醒自己要活著離開這樣鬼地方。

  肌肉發出名叫“力量”的咆吼聲,提起距離自己身旁最近的劍將來犯敵人盡數砍殺,勢必要把眼前所有阻礙自己的障礙物全部清除。

  雙腳就像馬匹在奔馳,只求能夠快速到達安全之地。
  心臟跳動聲清楚在耳邊傾訴,彷彿在告訴我什麼事?

  瞬間,我立即了解到那個傾訴聲是什麼了!
  那是感受到剝奪別人生命以及用雙手確定自己存活的證據。

  充滿死亡,讚頌它偉大的人間地獄,對我來說就是天堂。
  確認“自我”存在的天堂。

  由於專注逃跑跟注意自己身後是否有追兵,並沒有太在意自己腳下狀況;此刻腳下一空,身體不由自主往下跌。

  滾了幾圈之後,我才仰起頭來,發現一尊慈眉善目,眉宇間卻透露莊嚴之氣的佛像正豎立於自己面前。

  這才發現自己身處在一間不知名寒山古剎之中,佛像背後,一名老態龍鍾的僧人緩步走到我面前。

  這位和藹老者用充滿智慧的目光,若有所思看著我;接著從銀白長髯中冒出一個一個似乎是他用盡體力才能說文字,慢慢拼湊成旁人必須努力才能聽出來的詞句:「你…你有找到…你要的…答案嗎?」

  我要的答案?我自己在追求什麼?沒有題目我也不知要如何回答?也許是臉上露出困惑神情,僧人臉上露出似是而非的笑容。

  「阿彌陀佛,你自己已經掌握答案了,只是你沒有看清楚而已。」
  我已經掌握到了?這又是怎麼回事?

  「我…?」

  看著依然困惑的我,僧人突然面露怒容,似又帶著嘆息說:「愚鈍之徒啊!再回到渾濁人世好好思考吧!」他伸手一推,把我推入五里雲霧之中。

  掉下去同時,心中居然出奇平靜,沒有任何一絲害怕念頭,眼前飄散著許多人事物,全部如同被打亂的拼圖,參差混亂散落一片。

  我感到這雲霧沒有盡頭,沒有做任何的掙扎,只是靜靜持續掉落。

  「……」一道熟悉聲音在耳畔響起,接著聲音化成繩索,硬生生將我往上提起。

  「貝克特先生,您還好吧?」耳際一聲細柔呼喚聲將我喚醒。

  眼前站著一位外貌無法判定它是男是女的人,聲音也有如跟小孩子般讓人雌雄莫辨,唯一讓旁觀者感到突兀一點,就是它的聲音就像機械一般……不,那是完全跟機械一樣冷漠聲音。

  有趣的是,它擁有跟人類一樣的體溫,以及任何女性看了都會忌妒的柔軟肌膚跟有如名師所精雕細琢出來的陶瓷娃娃面孔;就像以前中古世紀宗教繪畫所呈現出來的天使般的完美無暇。

  我打了個哈欠,眼睛環顧四周一下,才知道剛剛睡著了。

  「原來是你,有什麼事嗎?」

  「先生,剛才聽到您在夢囈,所以才大膽出聲叫醒您。」聽到我的語氣,它以為我是因為剛剛它所作行為在生氣;雖然回應以及應對對話中沒有任何一絲情感,卻隱約透露出,名為「恐懼」的反應。

  沉默不語觀察著這用自己雙手所打造出來精心傑作的反應。

  它對沉默不語感到更大恐慌,雖然沒有任何言語說明,它用自己方式表達出來:單膝跪在面前,希望能夠用這樣的動作來得到原諒與寬恕。

  「沒事,只是做夢而已。」我示意要它起來,同時也要求:「對了,蓋亞,我想要喝杯茶,可以麻煩你沏一壺茶給我嗎?」

  這名被喚為蓋亞的人,在聽到要求之後,沒有多餘動作,右手已經端著一壺剛剛泡好,壺口還冒著些微蒸氣的英式紅茶。它左手同時拿著一組精美喝茶瓷杯,用機械般精密動作將茶倒入瓷杯中。

  「謝謝。」我端起紅茶細細品嚐也同時向它道謝,雖然它不懂這句話裡所包含意義是什麼。

  蓋亞所泡出的茶不管是溫度還是甜度都是依照我的喜好去調配,在我心目中,它所泡的茶絕對是世界第一極品。

  「能得到先生您的讚譽,這是我最大榮幸。」蓋亞用機械式動作敬禮,這動作也是它所學到一個“應對”方式。它手上茶具在行禮同時,也被吸入手中徹底消失。

  「對了,昆恩跟阿秀他們事情處理的如何了?」我一邊喝著紅茶,一邊觀賞著深山裡沒有城市光害所污染的自然星空。

  「兩位剛剛回電報告已抵達台灣,在最近幾天就會目標一行人碰面。另外…再報告一件事…」蓋亞繼續用它那毫無感情機械音報告:「自己所掌握到正確情報顯示GHOST與梵蒂岡最近來往相當頻繁,梵蒂岡極可能已經委託GHOST找尋朗基努斯之槍的下落。」

  朗基努斯之槍!?這事物確實是能讓我心中閃起一道欣喜的火花。

  我掩不住驚喜口吻說:「哦?!這真是值得慶祝的消息,那麼你就去跟著那些『小鬼們』找出那把槍。記住!計畫當中,『槍』是不可或缺的關鍵。」

  看到我露出微笑,蓋亞屈膝跪在我面前,以平淡口吻與動作來表示它所想表達出來的欣喜,並回應我:「先生的期望也是我的期望,我一定會把命運之矛帶回來呈獻給您。」

  點頭示意之後,蓋亞身影就立即消失在眼前。

  「只要三樣『遺產』蒐集完畢,那麼就可以知道長久以來所追尋的〝答案〞是什麼了…。」
  
  看著懸掛在天上每一顆星都在用自己生命和歷史所燃燒的光芒,順著無形軌跡和力量在靜靜運行。

  如此簡單現象想了解透徹,卻要花費相當大的工夫以及智慧。

  規則也是一樣,要了解它,要花費相當多時間與智慧,很多人都窮及一生而在追求它,這些人群中,也有我的影子。

  但和其他追求「規則」的人相比,我有一點與眾不同。
  因為,或許我是最為接近“它”的人吧。

  在那個「規則」裡,有什麼是自己想要的呢?有什麼是自己能得到的呢?

  此時,我不自覺笑了,笑得很有自信,笑得很爽快,笑得心中毫無一絲憂愁。
  但,也笑來一個小小疑惑。

  我現在這個笑容,跟那個在夢中、綁著辮子少女所稱讚的笑容,是一樣嗎?

  至少現在,我還不知道。

  我望著星空。

前言   夢   (完)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14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回 使者

  這是第二回人物簡介^^

紫雲.JPG


  姓名:尹紫雲
  身高:175cm
  簡介:台北最高法院特殊檢察官,原本是要調查柳星羽,但是柳星羽被陳柏戎一行人打敗後,紫雲將星羽轉成汙點證人,原本以為案件到此是告一段落,直至冥戰爆發。

  在警政體系裡以美麗容貌跟驚人的破案能力而有不小的名氣,相當堅信科學辦案手法,但是冥戰開始後以及親身體驗許多超自然現象,才開始慢慢改變自己的觀念。

  本身因為非常有行動力,射擊成績以及格鬥能力都是警察之中的佼佼者。本身表現雖然是如此光鮮亮麗,但私生活卻是極度懶惰以及極度長舌的女性,陳柏戎第一次看到她的房間時,心中所起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就算把她房間潑汽油放一把火燒掉,應該不犯法吧?的念頭。

李東彥.jpg


  姓名:李東彥
  身高:158cm
  簡介:黑日專案特別行動組組長,原本有機會升級為高階警官,但是因為知道警界許多不為人知的黑暗面,到將近五十歲都還是基層刑警。後面跟紫雲一同行動調查柳星羽以及要緝捕他歸案,但又有高層人士介入,他的案子又不了了之,直至陳柏戎將他打敗。

  之後冥界勢力在人界開始蠢動,政府成立黑日專案處理小組,他也因此升格為特別行動組組長。個性屬於相當的老油條,一見苗頭不對就會撤手,本身見過太多無法伸張的正義,自己的力量也過於微薄,最後都採取冷眼旁觀的態度。雖說如此,他還是有強烈的正義感,用旁人的力量讓公理得以伸張。

  雖然在神啟裡沒有很重的戲分,但是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歷史承接角色。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14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回 使者



  「學長,你再不快一點就真的會遲到哦。」

  紫雲用手機發完給自己丈夫要記得煮晚餐的簡訊後,看著已經開始飄雨的灰色天空,她不斷催促著身後男子說:「等一下開始下大雨就會塞車,我們遲到就糟了。」

  男子頗為吃力追上來,氣喘吁吁的說:「紫雲啊,麻煩妳也顧慮我這都已經躺入一半棺材裡的人,我已經不年輕啦…」眼前身材微胖男子擦掉額頭上汗珠,脖子上懸掛著警察工作識別證,識別證正因跑步而左右搖晃著,上面清楚寫著:『李東彥』三個大字。左手將上唇那撇被汗水濡濕小鬍子用順,一臉委屈說:「…況且,妳也不是不知道上面處理事情的速度…」

  紫雲將心中疑問提出,對李東彥抱怨:「我也知道,但是…接待外國使節為什麼會找上我們?照理說這是外交部要處理的事吧?」

  聽到抱怨,李東彥也只能聳聳肩說:「我也不太清楚,聽說那使節是從梵諦岡過來,不知為何對方又一定要找上我們兩個?我可不記得有罵過上帝之類的話。」

  「昨天下班,你突然跟我說要一起去接外國使節時,我還以為你是在開玩笑,才剛說完,人事文件馬上就跟著下來,那時候我還真被這樣的高效率嚇到了,就算手被火燙到,也要1~2秒才會有感覺。」

  就自己目前所了解情報來說,接待手續除了不像是公家機關應該有的處理速度之外,不是由外交部辦理相關程序就已經夠奇怪了,對方還指名道姓找上自己跟李東彥,綜合以上一切種種都讓人匪夷所思。

  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也太不合常理;心中雖然懷疑,但上面指派的工作就算有千百個不願意,還是得把事情給處理妥善。

  將這些疑慮揮開,紫雲從手提包拿出鑰匙晃了晃,說:「交給你啦,學長,為淑女開車可是紳士必備技能之一哦。況且,今天是我跟我老公的結婚紀念日,你總該做些什麼來表達自己的歉意吧?」

  李東彥將閃著銀光鑰匙拿過來,苦笑著:「好~~晚點我請妳吃飯當作賠禮,可以嗎?」

  「這還差不多。」

  雨滴在屋頂落下所造成的衝擊聲響將兩人拉回,驚覺自己不是繼續在這閒聊天嗑牙。二話不說,三步併成兩步,直接衝向紫雲的轎車。

  上車同時,紫雲問李東彥:「對了,學長,上頭有說那位特使幾點來嗎?」

  看著手錶,用像去度假的輕鬆態度回答:「上頭說是坐晚上7點45分,長榮1937班機到,現在才5點多,時間絕對足夠,安啦。」看他這幅胸有成竹以及自信無比的態度,再轉頭看看車窗外的滂沱雨勢,紫雲心中早已知道等一下會有什麼狀況發生,但也不當面說破。

  「坐好,要出發了。」李東彥提醒坐在副駕駛座的紫雲綁好安全帶,一邊轉動方向盤,一邊排檔說:「雨天又會碰到堵車,那特使不知是嗑藥太多還是怎樣?誰都不找要找我們?真是衰到爆了…」

  「學長,與其你有時間抱怨還不如趕快開車吧,一旦遲到惹得對方不高興,回到梵諦岡告我們一狀,到時演變成國際問題,那時候我們兩個麻煩就不是撤職查辦那麼簡單就能解決啦。


  「是~是~李東彥要出發啦。」

  車身因引擎運轉而開始震動,廢氣管噴出灰白的煙霧混合著轟隆引擎聲,緩緩離開停車位,駛入由車陣所組成的蜿蜒長龍中。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15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市民大道與中山高速公路所銜接的路段,遠處看來就是由亮紅色死水所淤積、由汽車尾燈所聚集而成,名為“堵塞”的不動長河。

  身處在這種考驗人類耐性的地獄,不管對精神還是肉體來說都是一種折磨。此時此地對紫雲兩人來說,接待特使、雨天還有堵車這三方面因素所總合起來的壓力,都在侵蝕他們僅有的耐性以及精神抗壓狀態。

  看著大排長龍的隊伍,車中率先打破沉默是李東彥,用嘲諷口氣冷冷的說:「哼哼~~很好啊!還說大家口袋沒錢?這車陣是怎麼回事?這麼多人買車,我看乾脆叫那些狗屁立委去推動法案,把那些有錢買車的人全部克重稅。他們有得貪、又符合現在那什麼節能減碳的環保運動,這樣不是皆大歡喜嗎?」

  坐在副駕駛座的紫雲被這嘲諷語氣點燃導火線,硬是用本身意志與理智將這即將燃燒殆盡的引線給捻熄,頗不耐煩說:「學長,這樣抱怨下去,車子也不會前進,都幾歲的人了?還像我家小智一樣喜歡抱怨。」

  「但不說句話我會把自己悶死啊!依現在這種狀況,我看九點都沒辦法到達機場。」

  撇了一眼,她再次將自己煩悶感壓下,悄聲說:「還說不會有問題…」

  宛如蚊子細聲般抱怨被他耳尖聽到,反聲問:「怎麼?有啥問題嗎?」被這突如其來的問語嚇到,紫雲頭立即像波浪鼓似的搖個不停,否認自己剛剛說任何話。

  拿起杯架上的罐裝無糖綠茶,大灌了一口,冰冷的綠茶讓心中火氣稍消後,接著他將頭靠在方向盤之上,態度慵懶說:「妳說的也對,這樣抱怨下去會使自己更煩而已…」

  車子依然沒有動靜,沉靜氣氛讓車內有如千斤大石,重重壓在兩人肩頭上。

  儀表上的液晶時鐘隨著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兩人耐心也跟隨這一分一秒慢慢磨耗。
  一開始還能轉移不耐煩的廣播電台音樂,此刻聽來就像砂輪機在磨耗金屬時發出的噪音,讓人心情更加浮躁。

  過了半小時,這條車陣依然沒有任何前進跡象。

  不算是長時間等待,紫雲已經因這等待時間還有今天工作所累積的勞累,這兩者強大交互作用下,早早進入夢鄉去找周公下那不知何時才能結束的棋局了。

  這近乎精神虐待的等待,只剩李東彥一人孤單承受;他不斷努力與這可惡的惡魔奮力抗衡,但…越是抵抗,這惡魔的力量也就越強大。

  劈哩!
  忍耐!

  劈哩劈哩!
  要忍耐!

  劈哩劈哩劈哩!
  …………

  啪!!!
  物品斷裂的回聲清楚在腦袋中迴響著。

  最後一刻,那條叫“理智”的救生繩索終於無法支持下去。

  用有如地雷被引爆那一瞬間才會出現的巨大聲響,他大吼一聲:「啊~~!!!本大爺我受不了了。」這句話讓坐在副駕駛座的紫雲從小盹之中驚醒。

  在紫雲還來不及詢問與反應的狀況下,李東彥用有如呼應自己心中想法的忿怒來行動,心臟感應到主人命令,立即將血液迅速傳達到手腕,給予手腕力量,讓它用能夠將排檔桿折斷的力氣進行排檔動作;同樣的,流通到全身的血液也是給予腿部力量,用能夠踏破汽車底盤的力量,使勁將油門踩下。

  雙手猛然地轉動方向盤,轎車瞬間化成無人能夠駕馭的鋼鐵怪獸,怪獸用引擎發出代表主人憤怒的咆吼聲,彷彿就像在宣示這條道路就是自己的地盤,如果不乖乖讓開,下一瞬間就會成為牠瘋狂巨輪所踩踏之下,血肉模糊的犧牲品。

  此刻他右手緊握方向盤,左手比著中指,嘴裡口水四處飛濺,語無倫次大吼:「嘻嘻…哈哈哈哈……死老百姓看到沒有!國家公權力就是要這麼使用的啦~」在旁人根本來不及聽到這樣極度代表國家機械力量的權力宣言時,車子就已經消失,只剩咆哮聲在原處的空位迴盪著。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15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航空客機就像在黑暗天空中飛翔的巨大鯨魚,引擎發出極度擾人的噪音,聲音就像要把這範圍所有事物撕裂成碎片般伴隨巨鯨一同低空掠過,建築物大門人進人出,讓這以機能為主的建築物群增添了一些生命躍動感。

  中央大廳是由金屬鋼筋所組成的骨架,再以水泥為肌肉、玻璃帷幕為皮膚,讓充滿機能美幾何圖形所組合出來的後現代風格呈現方式,讓旅客充份感覺到機場機能性與以往不同的裝飾風格,可以讓旅客隱約感覺這些細微轉變所暗喻的時代變遷。

  大廳響起即將降落的班機廣播:「七點由義大利經由香港到達台灣的1937長榮班機即將抵達桃園中正國際機場,請要接機的旅客請在候客室等待…」

  李東彥跑沒有幾步路就上氣不接下氣的喘,拉開領帶讓衣服與身體之間夾層所蓄積的熱氣稍稍放出;身體熱度稍退,接著拿出手帕擦拭額頭上的汗珠,說:「呼~~總算是趕上了。」正當用手中資料夾當扇子搧風同時,他背後跟隨著一名女性,腳步蹣跚、衣衫不整慢慢靠近。

  不知情者還以為西洋電影中的僵屍活生生出現在現實生活,並交頭接耳討論這女人剛才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才會變得如此可怖?

  「紫雲啊,現在是關係著我國國際外交最重要的一刻,妳這樣沒有精神,等一下要怎麼讓特使有好印象呢?」接著他彈彈手指,指節發出清脆聲響稍稍引起她的反應,確定她有在看著自己後,右手伸出三根指頭,問:「紫雲,來。妳看一下這有幾根指頭?」

  茫然看了一下,接著用手緊緊抓住那三根指頭,她將潰堤前一刻的情緒給徹底壓下,語帶忿恨口吻,表情卻是完全相反的甜笑表情說:「學長,我現在意識是非常~非常~~清楚哦。清楚到我現在他媽拿刀子把你剁成肉醬再毀屍滅跡,以及如何消滅證據跟規避法律的方法都一清二楚呢。」

  下一秒她強忍著眼淚,嗚咽說:「我還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我老公跟我那可愛的小智了…」

  「只有這次啦,不然會來不及啊。」他若無其事喝了一口拿在手中的飲料後,繼續解釋:「不然剛剛那種塞車情況,就算開到九點也開不到這裏。」

  紫雲極不願意回想起剛剛所發生的情況,李東彥開車狀況就有如某部知名賽車漫畫的男主角,開著心愛白色轎車在山道上跟別人飆車競速狀況一樣。

  唯一不同的一點是:紫雲以為自己會命喪中山高!

  好不容易意識到自己“還是人類”這樣普通不過的事時,這才慢慢說出李東彥的罪狀:「下次我再也不敢坐你的車了,剛剛我們就已經觸犯十條以上的交通規則:闖紅燈、路肩行駛、衝上人行道、超速…。」

  頓了一下,似乎不想再回憶那奪命飛車驚魂記,鼓起勇氣繼續說:「那也就算了,還連續超車以及知法犯法,我剛剛少說也被你嚇掉十年的壽命。」

  如此罪證確鑿,李東彥卻當作完全沒有發生過這麼一回事,悠閒吹著口哨;他推了推老花眼鏡,一邊看著手上資料文件,一邊指著自己耳朵說:「不好意思,我有選擇性重聽啊。那位特使是在第七號特別通關室等候,別讓人家等太久了,我們趕快過去吧。」

  不得不佩服他這種在職場打滾近三十年所練就出來的推託功夫,紫雲這時就算想要開口大罵,也只能幹在心裡口難開,不得不尾隨他一起走向目的地。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16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回還有進度,不過好像是在下內容超過系統上限^^||
  剩下第二回我會再開新主題,人物簡介會在補上,給各位造成不便,實在是不好意思m(_ _)m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20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3 04:08 , Processed in 1.029275 second(s), 18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