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M.T.V.

  柏油路上因為悶熱所散發出來的熱氣將遠方景物折射到彎彎曲曲,風聲從耳際旁呼嘯而過,雖然機車在高速奔馳下迎面而來的風卻不能將這惱人炎熱從身旁驅趕開來,卻可以將煩惱暫時從心中驅離。

  「還好跑得快,不然又會被蓮心那瘋婆子罵到腦袋裡都是倫理道德。」將車停在路旁樹蔭下,陳柏戎從口袋裡拿出香菸,他緩緩從口中吐出絲絲煙霧,拍拍臉頰,整理腦袋中驚魂未定的狀態。

  「整天都沒事,要做什麼好咧…對了!阿芷說要我帶她出去玩,剛好現在有車,擇期不如撞日,現在就去接她,反正下午把車還給星羽就行啦,我真他媽是個天才。」

  但她看到這是星羽的機車,一定會淚眼汪汪說:阿戎,不要給星羽大哥生氣,不然蓮心姐姐罵你時,我會很難過。

  覺得自己這樣做是自討沒趣,搖搖頭說:「…反正玩的機會很多,下次吧。」

  這時心念又轉,乾脆約以前朋友出來一起晃,這樣念頭立即打掉,口中不自覺嘟嚷:「對哦,他們現在都有自己的事要忙了,嗯…煩啦!乾脆去網咖混一天好了。」

  一種空虛感油然而起,一種找尋不到任何目標的空虛;藍空這時慢慢被烏雲遮蔽,灰暗的顏色就像被打翻的汙水,在湛藍色水盆中擴散開來。

  也不知注視了多久,手中傳來輕微震動將飄向遠方的意識拉回身軀之中,這才發現手中正無意識拿著手機把玩。這時才注意到手機銀幕正發著螢光,發現銀幕上顯示有一封簡訊;一看,是許久未見面老友所發送。

  將簡訊打開來看同時,心中一股念頭像給電流刺激到,思考著:該不會是要找我拉保險吧?抱著不喜心情打開訊息,銀幕上顯示內容是出乎本人意料的句子: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10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這麼久沒連絡,我以為你馬上風死了,我看看啊,嗯……後天下午三點河堤公園見個面,好久沒連絡,難得有機會,聊一聊吧。PS:你身體還好吧?不要整天只顧著跟女朋友炒飯,連家人朋友都跟洨一起射出去,忘了!到時候因為海綿體斷裂上水果報頭條消息,如果這樣死掉,我會把你出山消息影印下來免費送給衍達他們。」
                                   by 宗成

  看著幾年未見老友最後幾句“關心”話語,腦袋先是一瞬間無法反應過來,就像是電流開關一樣,開關只要一打開,電線尾端的物品就會有動力而開始運作。

  陳柏戎現在就是處於這樣的狀態,腦袋暫時停止運作,然後一隻無形之手打開名為叫作“意識”的開關。

  此時此刻的他只有一個念頭:「馬的,每次見面都不說好話,你他媽才是“嫖妓嫖到老二斷,精蟲上腦到腦殘,最後沒錢付帳單,牢飯免費吃不完”。」

  自己也跟著說幾句沒營養的話後,對方玩笑態度暫時將那空虛感覺從心中排除;也像釣鉤,勾起改變陳柏戎一生,也是印象中最為深刻的記憶。

  「那件事就這樣…七、八年這樣就過了…」

  嘴裡咬著剩餘不多的菸屁股,此時他懷著難得出現感傷情緒,將最後一口菸吐向青空當中,微風將煙霧吹散同時,暫時離開的空虛又跟隨這陣風吹進他此刻心中。

  「…馬的,這風還真有點冷。」

  說完,將剩餘菸蒂丟到地上踩熄,同時發動油門離開。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10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星羽,你手藝越來越好了,乾脆咖啡店改成點心店吧。」

  蓮心一邊把香草蛋糕送入嘴中,一邊啜飲綜合水果冰沙,香草配合砂糖奶油淡淡甜香、以及在口中慢慢化開的水果酸甜,兩者完美搭配就像高明芭蕾舞舞者,在舌頭味蕾上跳起了華麗而優雅的舞蹈。

  「哈密瓜甜味配上香草香味超讚的!」她臉上充滿幸福表情大喊。

  「不要一邊吃東西一邊說話,小心,嘴角邊都沾上奶油餡了。」看著滿嘴都是奶油餡的蓮心,用手指指向嘴巴位置提醒她;這樣畫面不由聯想到雲智吃到喜歡點心時,也會露出這樣的笑容。

  由於沒有營業,下午就嘗試之前在食譜上所看到香草蛋糕跟綜合冰沙的做法,過程之中順便加入一些自己想法,如果周遭朋友評價不錯,還可以把這兩樣點心納入夏日限定菜單上面。

  「如果現在情況被那幾個常來的男性顧客看到,大概他們心目中女神形象會破滅吧。」

  「管他們心中什麼形象,反正裡面有幾個總是喜歡用奇特視線看著我,誰知那些老色狼會不會找到機會趁機吃我豆腐?」

  我手摸摸下巴說:「換個方面想,這代表妳有魅力啊,我看乾脆把這間咖啡店改成點心店,妳穿比基尼泳裝來做夏日模特兒來招睞客人,這樣可以滿足那些男性客人的視網膜,又可以一邊賣妳周邊商品,嗯…這樣也許不錯呢。」

  腦海中浮現這樣畫面:蓮心穿著極度性感的泳裝手上拿著餐點在客人之間穿梭,陳柏戎就像皮條客對那些客人解說消費項目以及如何得到周邊的方法。

  「……看來你被我二哥感染了,遲早會變成用糖果誘騙小女孩的怪叔叔;如果真像你說那樣做,當天紫雲姐馬上就帶隊把店給抄了,接著再告你妨礙風化,抓你回去跪算盤。」她咬著湯匙,雙手托著臉龐看我發呆窘樣,一邊說著現實中會實在發生的狀況。

  我抗議說:「只是想想啊…想像是不犯法的!」雖然沒有說明,蓮心眼神已經清楚而明白告訴我答案:難道我真的已經快變成怪叔叔了嗎?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10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不過…你變很多,跟八年前比起來,你那時眼神沒有現在柔和,就像一頭野獸,不帶一絲感情的凶狠冷酷,現在眼神卻很柔和,很好看。」

  這句話像是觸動到心中深藏的某種重要事物,一邊把玻璃杯洗好放入烘乾機中,一邊想著過去冥戰時所發生一切總總。

  人一生到某個時刻,就會開始懷念起過往,不管那些過往是好是壞,這些回憶是一個人活在這世上的證據;當然,我也不例外。

  蓮心詢問話語打破我短暫回憶,問:「星羽,香草蛋糕可以帶回去給家裡吃嗎?」

  「嗯?可以啊,不過要留下我家那兩口子的一份,要是被他們知道我有做新的點心,而他們又沒吃到時,不知又會跟我冷戰多久,記得你們家裡吃完也給點意見啊。」

  看著時鐘,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回頭交代蓮心:「店面麻煩妳照顧一下,我要準備去接我兒子了。」

  蓮心比了個OK的手勢,接著將抽屜裡淑女車鑰匙取出,把雨具安置好在車籃之後,看著天空陰鬱顏色以及雲所累積的厚度,只能祈禱回來中途不會有用到這些雨具場合。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11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轟隆!

  天空陰暗厚重雲層被一聲爆雷給轟破,劃破裂痕中央開始有大小不一的雨點滴落。
一場突如其來大雷雨,並沒有把夏日午後炎熱暑氣給沖淡一些,反而因為下雨關係,更顯悶熱。

  綠豆大的雨點如亂箭般打在陳柏戎身上,機車在大雨中奔馳,迎面打在臉上的雨滴在速度加持下,就像有人不停用縫紉麻布用的粗針,巧妙施力扎在臉與身體上,使人只會痛而不會受傷。

  「幹!星羽怎麼沒有把雨衣放在車箱裡?雨打在身上有夠痛的啦!」

  在一邊奔馳以及雨聲掩蓋過罵聲同一時間,機車已經距離Elysian咖啡廳車庫不遠之前,陳柏戎將車停好後,衝進咖啡廳裡。

  哈啾~!

  門打開同時,內部冷氣迎面撲上,讓他不自覺將雙手環抱起來,直打噴嚏。

  蓮心看到他回來,拿著毛巾要他將身體擦乾,陳柏戎邊擦身體邊抱怨:「早上是熱到老二毛被汗水黏在一起,下午是被雨水混成一堆,幹!今天是犯水嗎?不然怎麼一直濕?哈…哈啾~」

  蓮心邊把些微砂糖加入熱牛奶中,邊數落:「二哥你就是愛亂跑,現在受到教訓了吧?算了…真不知道怎麼說你了…,我還以為笨蛋不會感冒呢。」

  右手拿著毛巾擦拭,左手將外部已經被水淋濕塑膠袋放在桌上,順便把即將流出鼻孔的鼻水吸回去說:「誰是笨蛋啊!?哈~哈啾!!本大爺可是IQ300啊,好啦,我知道早上自己有不對,所以剛剛跑去北海岸買肉粽,等一下星羽跟雲智回來可以一起吃。」

  這句話讓蓮心似乎是想起什麼,正當要開口時,陳柏戎舉起左手食指輕微搖動,臉上呈現出“我知道妳要說什麼事”的表情,悠閒喝著牛奶,邊得意揚揚說:「嘖嘖~我說蓮心大小姐妳啊,妳以為本大爺是那種用後不還的人嗎?剛剛星羽的車我可是把油加滿滿才回來,這次也沒弄壞,所以妳要罵也沒得罵啦。」

  「我想說的不是這個,二哥,你也老大不小了,思想偶爾可以成熟一些嗎?每次耳提面命,你都是右耳進,左耳出;大哥跟媽也都懶的唸你了,每次都是過一天算一天,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該為蘭芷想想吧。」

  「我當然有再想啊,你們每次都當我是小孩子!做這錯,做那錯,我做的事情你們都看不順眼。」

  「像你早上那樣騎機車出去,這樣對嗎?星羽想說你已經是大學生年紀,會獨立思考了,所以才開這間咖啡店給你當作一個踏入社會之前的學習,你都是愛理不理,要不然就是遲到;星羽要不是念在過去冥戰裡出生入死的情誼,不然他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不要理你這個笨蛋,你知道嗎?」

  磅!

  此時陳柏戎火由心起,兩手大力往桌上一拍,大吼:「操!妳今天不管如何就是要找我麻煩就是了,老子以後滾遠一點,免得讓妳看了不爽!幹!」

  說完,陳柏戎起身離開,起身力道過大,杯中剩餘的牛奶翻倒在桌上慢慢擴散著,就像他心中不滿與憤怒一樣,毫無節制在擴大。

  「二哥?雨這麼大你要去哪?」

  沒有回答,頭也不回衝出咖啡屋,蓮心望著陳柏戎離去的背影,只能搖搖頭:「還是一樣衝動,這樣下去不知還要擔心他多久?」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11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街上沒有多少行人在走動,滂沱大雨無情打在陳柏戎身上,此刻跌到谷底心情就像夾帶沙塵的雨水,鞭苔他內心深處,就像家裡所有人都認為他是沒有擔當的人,每一句責罵,不斷在耳際響起,就像利刃不斷劃在他身上。

  無意識走到河堤旁涼亭,此時沒有任何人的空曠就像現在自己心理情況最佳寫照,空無一物。

  自行找了較為乾燥角落坐下,坐下同時,吸飽雨水的牛仔褲立即將所坐位置染濕;拿出口袋中的香菸,所有菸草早已受潮,心中不耐煩將香菸包裝一股腦丟入垃圾桶裡。

  「幹…老天也要跟我做對…」

  叮咚~叮咚~~

  雨水不斷打在涼亭頂上,用右腳踢開階梯旁一塊石頭,石頭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優美拋物線,石頭隨著軌道〝咚〞一聲掉入水窪之中。

  雨勢依然龐大,感到周圍無人孤寂,自言自語呢喃:「…我要怎麼做」

  不知不覺間,溫熱水流無聲滑過兩旁臉頰,接著就像水壩潰堤無法阻止,從涓流變成洪水,淚水配合著落雨,哭聲伴奏著雨聲;加上“失落心情”這條導火線,就像搭配得宜火藥比例,加上燃燒到底的引線所引爆。

  在這空無一人河堤旁邊宣洩自己心中不被他人認可的痛,一種期望被撲空的痛。

  像受寒小狗一樣將身體緊縮成為球狀,他雙手環抱著膝蓋在這時刻是完全屬於自我空間放聲大哭,毫無節制的哭…

  良久,全身力量有如隨著淚水拋出體外,全身慵懶將體重完全依靠在背後的柱子上。內心意識隨著注視目光漸行漸遠,看著遠方山坡被霧氣籠罩,跟自己對未來目標成為極有趣的對照。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11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們要看多久?看一個男人哭會很有趣嗎?」

  雖然沒有回頭,陳柏戎很明白自己背後站著三個人;三人不發一語,像石像靜駐於原地。

  這樣寧靜讓心情極度不愉快的陳柏戎更加不愉快。

  「馬的…老子我現在心情很惡劣,有什麼屁快放,沒事就快滾!」

  對方依然沒有回應。

  唰!

  停在帶頭黑色西裝男子雙眼前不到0.5公厘之處是代表最後警告意義的拳頭。
  從起身出招到停止,不到一秒,任何正常人都無法反應過來的速度。

  他耐著性子做出最後通牒:「你們聽不懂國語還是人話?沒事就快滾!要打架,老子奉陪!」

  為首男子沒有被眼前這名身手速度超乎常人的青年所嚇到,他將手伸入懷中,拿出一封黑色信封,聲音像岩石般冷硬說:「您就是陳柏戎先生嗎?這封邀請函請務必交給柳星羽先生,我們恭候他大駕光臨。」

  說完,三人同時離開,被用這樣如此瞧不起人的態度說話,陳柏戎按奈不住怒火,忍不住大吼:「幹你娘!瞧不起人也要有限度!」

  接著不由分說給對方後腦勺就是一拳,但…這拳打中就只有雨水以及空氣。

  不知何時,三人消失在眼前,就像他們從來沒有出現;唯一的證據,就是手上所拿著的黑色信封。

  看著信封,陳柏戎心中想著:「…這次又來一個大麻煩啊。」
  此刻,他的心情就像這信封顏色一樣,混濁,而且沉重無比。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11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嗚~~我最討厭爸爸了啦!」

  伴隨著哭泣聲以及門板被重重摔上的聲音,小孩頭也不回衝上二樓。在蓮心還沒搞清楚是怎麼回事時,我已經尾隨進門,一臉頹喪坐了下來。

  「怎麼啦?臉色怎麼那麼難看?」倒了一杯水遞給我,蓮心用關心口吻問:「還有,小智怎麼會哭著跑進來?」

  「這有點說來話長…」我把剛剛所發生情況一五一十的說出來。剛剛接孩子放學歸途時,看著天色已經是隨時會下大雨的狀態,加上雲智吵著電磁超人節目要開演,自己就將騎腳踏車速度加快,希望能在電磁超人播映前趕回咖啡廳。

  「就算是這樣,小智也不可能會哭成這樣子啊?」

  「我還沒說完…」我接著把後面發生的情況繼續說下去。

  為了節省時間加上天空開始飄雨,腳踏車加速途中被一隻狗追著跑,還順便闖了三個紅燈,有五次都是從貨車中間那不到一公尺寬的行距間穿過,七次甩尾過巷,這七次當中有連續閃過九台機車的連續追撞。

  在這狂風暴雨般回家過程,讓尹雲智在短短六年人生中第一次體驗到何謂瀕死體驗。

  聽到這裡,蓮心臉上表情已經僵硬到像是原住民圖騰木雕,想當然爾,以六歲小孩體驗這種凡人一生幾乎都不會碰到一次的事,不感到害怕那才叫奇怪。

  「…這次就真的是你不對了。」

  「我也只是希望雲智能早點回來看電磁超人,不然他又要生我的氣了。」

  蓮心噗哧笑了出來,說:「你太寵他了,你已經快成為現代孝父模範代表了,怎樣?要不要去跟政府部門申請獎項?」

  聽到這句話,我用手摀住臉,淡淡回應:「說真的…我實在不懂如何與小孩相處。紫雲總是有辦法讓小智乖乖聽話,我真不知道要怎麼做才對。」

  「你別忘了,紫雲姐她可是檢察官啊,她曾經說:『哄小孩就跟審問犯人一樣,要先了解對方心思,才能針對弱點突破,只給對方糖吃,對方不一定會聽你的話』。」

  我苦笑了一下:「還好紫雲不是黑道,不然他就要用黑道方式來管小孩啦;說實在,有機會要跟我老婆大人學個一兩招絕招,才能防備不時之需。」接著說:「蓮心,今晚麻煩妳準備晚餐以及幫小智換衣服,小智他一開始跟我賭氣,就會躲著我,我怕他沒把濕衣服換下來會感冒。」

  蓮心做了個俏皮動作說:「好~像我這樣五星級大美女服務,可是要加收服務費哦。」說完,就轉身上二樓幫雲智換衣服了。

  「好了,小智的問題解決了,接著…」我背對著門,故意提高音調對著門外人影說:「…你也該進來了吧,我想我忘了把雨衣放進機車行李箱中,你回來時也是全身被大雨淋到濕透吧?」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12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門外的人像是鼓起相當大勇氣才敢慢慢走進來,陳柏戎就像做錯事的小孩,頭低著站在我面前,等著接受責罵。

  我們之間沒有開口說任何一句話語,只是互相凝視著,他也不敢直視我的眼神,雙眼不停得漂移不定。沒多久,受不了這樣沉靜氛圍,他先開口說:「星羽,你不要這樣不說話啦,你大聲罵我一頓,還比較不會那麼難過,這樣一直不說話,很難受耶。」

  「我只是希望你現在好好冷靜下來思考,用自己的意志去判斷,你人生當真如此這樣糊里糊塗,渾渾噩噩過下去嗎?」

  不發一語,陳柏戎看著桌面,桌面模糊反映出自己面貌,開始思考起這個問題時,蓮心正好從二樓走下來,要開口把今天這些事情做個了斷,我阻止她說:「好了,他也在反省了,等一下我會去廚房幫忙,麻煩妳先張羅一下吧。」

  看我也不追究的份上,蓮心也沒說多餘話語,哼了一聲,逕自走入廚房開始準備晚餐。

  我起身準備去廚房,看著他說:「這問題是你要不斷去思考,不是為了給對方敷衍而隨便說出一個答案,這事是永遠沒有答案的。」拍一下他的肩膀,接著說:「好啦,先去洗澡吧,感冒就不好了。順便說,小智在跟我賭氣,麻煩你等會也幫我哄哄他吧。」

  正要走入廚房準備幫忙時,陳柏戎口中說出一句:「對不起…」

  一個人是否有誠心要跟對方道歉時,只要從口氣與態度就能稍加判斷對方是有無誠意,聽到這句道歉時,我已經知道他是很認真道歉,跟以往吊兒郎當的態度完全不同。

  「算了,吃晚飯前讓心情不好是很容易得到胃病,今天的事就別放在心上了。」

  「星羽,等一下,我還有事…」

  我制止他繼續說下去:「有什麼事情等吃完飯再說,先去洗澡吧。」

  陳柏戎看是說不下去了,就直接走上二樓,沒多久就聽到小智的笑聲與陳柏戎大喊電磁超人變身時所用台詞。這時我心想:真羨慕這傢伙能跟小孩子相處如此自在,有時真的會忌妒他,也許這樣生活方式才是我內心所想追求的吧。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12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晚餐用畢以及將碗盤全數洗淨收好後,我將中午所做的蛋糕與冰沙端出來給大家享用,順便聽取改進意見的同時,當然,陳柏戎不雅吃相當然換來蓮心一陣念經攻勢,想著剛剛心中浮現起會羨慕這傢伙生活方式,我立即在心中把它收回。

  我叫雲智自己上二樓去做作業同時,想起剛剛陳柏戎有事要說,我轉身問:「對了,剛剛你有什麼事要跟我說?」

  聽到我的問題,他立即搜索自己口袋,這時他大喊:「慘啦!該不會跟牛仔褲一起洗了吧?」

  這要衝向二樓曬衣間時,蓮心斯理慢條從櫃台探身出來,說:「你要找的是這玩意吧?還好我有發現,不然這封信就會完蛋了。」她看著手上信封說:「不過…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黑色信封呢。」

  看到蓮心手上所拿的黑色信封,這時我心中猛然一震,立即將她手上信封搶下來,這時心中希望這信封是搞錯收件者,才會送到陳柏戎手上。

  但…通常答案都是事與願違,黑色信封邊緣是由燙金花紋裝飾,其中隱約透出香水百合的清雅淡香,信封背面右下角,則是用燙金的宮廷草體寫上六個中文字:「柳星羽先生敬啟」。

  為什麼?我很久不接“黑色委託”了,為什麼這邀請函還會送到我手上?

  蓮心正想開口問怎麼回事,卻一時間無法開口;蓮心都不敢說話,陳柏戎更沒有膽子說。最後,這僵局還是由我先開口才打破。

  我這時才跟他們兩人解釋:「這是黑色拍賣會的邀請函。」接著給自己倒杯水,喝了一口再繼續說:「這是全球最大地下軍火拍賣會邀請函。各國軍火商、政治家、恐怖份子、黑道、商人都會參與這場盛會來增加自己的曝光度。」

  蓮心指著眼前這封邀請函問:「等等,我有點搞不楚狀況了,現在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軍火拍賣會會跟你扯上關係?」

  「以前我還在道上混,那時候我也跟政府高層關係還不錯,就常常被政府跟對岸高層找去出席這種拍賣會。他們大多是以暗號出售〝商品〞,商品都是以藝術品名義當代號。一筆生意談下來的價碼,至少都是數十億起跳,那時我再從這中間抽成以及仲介費。」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12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3 04:23 , Processed in 1.710229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