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各位前輩好,在下是在這裡第一次發文,在下才疏學淺,還請各位不吝指教m(_ _)m
 其實神啟打算寫出來算是半獨立的故事,裡面人物是冥戰再延伸出來的,本故事是冥戰結束7~8年後的事。有關這部分,我會下面另闢人物簡介做介紹^^

  前言我會在後面補上,因為網頁規格使得整篇都壓縮成一團,造成各位不便,還真是不好意思^^||


  補充一下前言裡提到的GHOST這組織,全名為政府隱密特別組(government huggermugger of specially team)。
  GHOST組織是直屬於美國國務院跟總統、迷霧小組(FOG,全名為files of government)的特殊作戰情報組織。

  最早源起於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胡佛(1924~1972)。(Hoover.john.Edgar) 在冷戰時期跟CIA合作所成立的一個部門。
  原本是胡佛對美國境內的共產黨進行監視滲透的部門(當時不叫GHOST)。

  有必要時也會提供CIA、國外共產黨一些互換情報的行為,來避免冷戰的之間各國不必要的危機意識。

  後期因為國際恐怖組織活動頻繁,整頓為少數精銳的特殊作戰情報組織。權利之大,可以在有駐美軍基地的地方調度任何的武器跟軍火以及代表白宮立場發言。



  http://www.geocities.jp/weicomicyen/yenwar.htm
  >>本小說前傳漫畫,冥戰錄強力連載中,我是編劇XD

  http://www.weicomic.com/
  >>創漫首頁


  以下是第一回登場人物簡介XD

星羽.JPG


  姓名:柳星羽
  身高:182cm
  簡介:神啟本作的男主角,一開始收到黑色拍賣會的邀請函,本身已經沒有代理這方面的‘委託’已久,為了瞭解狀況,自己親赴拍賣會,沒想到因此捲入更大的陰謀之中。

  道家陰派現任掌門,也是台灣黑社會龍頭。因緣際會下,在冥戰中認識當時擔任檢察官的尹紫雲,冥戰之後,兩人結婚並育有一子:尹雲智,過著標準的家庭主夫生活。

  個性原本是陰險冷酷,不擇手段的男人,自從遇上陳柏戎等人之後個性開始有所軟化,結婚之後,個性變的冷靜穩重,但是卻跟自己孩子相處不是很好,目前是個有輕微憂鬱症的孝父。

  手中所拿武器是自行打造的獨門兵器:淵文陣朔,繩槍中央是法索,平時狀態是兩槍頭尾端合併的狀態。功能非常靈巧的兵器,有匕首、軟劍、長槍、鞭、繩標、雙頭杵等功能。



蓮心.JPG


  姓名:蓮心
  身高:175cm
  簡介:原本是五代十國的巫觋,但是在討伐冥界時身亡,最後被親兄長‧蓮合輸送畢生功力給強制成仙。

  守護近千年的冥界封印,最後又因封印失落而重回人界,最後與陳柏戎、星羽、鳳翔等人聯手,再次封印冥界。冥界被封印之後,她也不需要再守護封印,就在陳柏戎家中定居落腳,平時就在星羽所開的咖啡廳幫忙,順便賺取貼補家用的費用。

  個性很溫和,屬於知書達禮,氣質型的古典美人,但是每每幫陳柏戎所捅的婁子擦屁股,也練就出她可以連續罵人一小時不間斷的工夫。

  她本身可以將自身所鍊化的仙氣化成布,可以隨自己意志改變外觀或是衣物。武器是咒布.紫綾霞,除了可以攻擊以及防禦外,還可以進行療傷。



陳柏戎.jpg


  姓名:陳柏戎
  身高:175cm
  簡介:冥戰本傳的主角,冥戰結束後,因為遊手好閒的混日子,星羽念在冥戰時的情誼開了一家咖啡廳給他管理,但是本人沒多大興趣,因為這緣故,他和自己的妹妹蓮心時常拌嘴,每次都因理虧,所以去咖啡廳次數也是屈指可數。

  本身個性是吊兒郎當,三字經絕不離口,但本性不壞,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青年,很容易跟小孩打成一片,星羽的孩子就與他相處很來。

  本身反應與速度相當驚人,通常這項特技是要在被罵前一刻時,會發揮出100%的功能。冥戰時也因這項天賦躲過相當多的生死劫難,目前有一名論及婚嫁的女友。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8:43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神啟 第一章 遠方的來訪者

第一回 邀請函



  清脆腳步聲敲響黑夜中寧靜,在大樓間防火巷中迴盪。
  最後,黑色皮鞋硬生生踩在散落在地上碎瓦片,受到強力擠壓的破瓦,應聲碎裂成數小塊。

  「就是這裡嗎?」

  銀髮男子注視著眼前廢棄已久,其中磚牆一角嚴重傾頹的樓房建築,廢墟週遭透不進一絲光線,那裡是比起黑夜更黑的黑暗,彷彿一失足就會墬入其中,深深陷入地獄最深之處。

  男子銀白色髮絲配上英俊挺拔面容,以及從眼神可以看出他經歷過許多人生歷練而略帶憂鬱氣息,加上精壯身材撐起身上所穿全黑西裝,這些不相稱的要素搭配起來也掩蓋不了如銳劍般的殺氣散發出來。

  才剛踏入這片黑暗,幽暗深邃之處有點點綠光飄移著,就像是螢火蟲尾端所發出冷光,毫無章法在飛行;就像是好奇的貓在觀察事物一般,光點始終隔離著一段距離圍著男子飛行。

  沒有理會光點的行動,他依舊毫無表情站在原地,綠光發現對方沒有任何動作,就像提起勇氣般在男子前方漂浮並逐漸擴大。原本只有乒乓球大小,後面就像氣球般被無形打氣機慢慢吹大,擴大成普通小學生體積大小才停止。

  光芒漸漸凝聚,就像是黏土被一雙手拉捏,逐漸形成 “人”的形狀,形狀穩定後,穿著一襲青衣,臉龐散發不自然綠光,全身散著與光點相同詭異綠色光芒的小男孩出現在面前,不發一言用著空洞眼神凝視著他。

  與現在背景完全不符合的詭異狀況出現,他並沒理會,繼續冷眼看著眼前小男孩。

  小男孩用童稚的口吻開口問:「叔叔這麼晚在這裡做什麼?您的家人不會擔心嗎?」

  他沒有答話,只是看著像是鬼魅,逐一出現在周圍的人影;那是一群擁有相同面貌以及同款服飾的小孩。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06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不答話嗎?真無聊,不然───」

  小男孩說完,緩步走向男子所在之處,當一步一步逼近時,小孩子外觀也開始出現變化,嘴唇隙縫間露出尖牙,雙手也變化成宛若野獸一般的爪子。

  「我.們.來.一.起.玩.吧?」

  天真口吻所說出一句平凡不過的句子,每一個字伴隨殺意節拍打入獵物心中,他對如此心寒威脅依然聞若無物,臉上沒有出現任何迷惘,更沒有露出「恐懼」這樣的情感;面對突如其來的攻擊,在包圍網正中央的男子沒有做出任何反應…不,與其說是沒有反應,不如說是順著敵人動作來應對更為恰當。

  敵人攻擊綿密如網,就像是化成奪人性命的綠色瘴風,風以些微差距從臉部吹拂而過,稍有一絲鬆懈,性命就會隨著這股風被吹到消逝無影無蹤。

  此時情景就像隨著音樂起舞的雙人華爾滋,對方激烈而雜亂的攻擊動作,都被銀髮男子用極富節奏而優雅行動所閃躲,這種情況就像初學者被極為熟練的舞蹈老師所帶領舞步動作同樣令人發噱。

  「一…二…十五隻青虐鬼嗎?很好,沒有太多困難…」確認敵人數目之後,用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細語輕聲道,隨即從懷中拿出三張符咒,催動真言,將符咒往面前群起攻擊的敵人射去。

  「…三張就夠了。」

  射出去符咒並沒有產生任何變化。

  原以為會有天雷地火交織將它們吞噬殆盡人間煉獄出現,結果卻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令他人有種期待落空,卻又教人情緒因此興奮更勝激昂的感受。

  面對沒有任何傷害與威脅,妖物們膽子瞬間大起來,全部伸出利爪做勢要將眼前的人生吞活剝!

  「嘰~原來是想抓我們的臭道士,看我們一眾兄弟不把你撕成大塊吃下肚裡去!」

  銀髮男子這才開口,用寒冷冰山般戲謔口吻回應:「是嗎?那就試試看吧?」

  站在原地,手插入口袋,沒有任何傷害性動作,在此劍拔弩張氣氛當中,就是絕對的異常。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07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真是不舒服…眼前狀況令一眾青虐鬼是如此不快,情緒已經散布在周遭空氣中,從毛細孔鑽入皮膚底下,如此情緒立即轉換成動作,只要殺了眼前這名男子,一切就可獲得解決。

  下一秒,他任何退路已經被截斷,唯一結果就是成為這幫妖物的盤中飧。

  「?!」

  利爪沒有抓到男子,青虐鬼們全都硬生生的停在男子眼前,一股殺氣,讓他們全部就像被風雪冰凍的雕像,一眾青虐鬼只能僵直在原地,有『某種東西』正在注視著他們,全體行動被這極為兇惡的視線所阻礙,這股視線中透漏出無止盡飢餓感,感覺與其說是告知,應該說是抱怨的意味會更為恰當。

  『你們是填不飽我的』的想法就像是化為利刃般實際打入心中!

  為首青虐鬼回頭,想看清楚是什麼事物會有比言語說出,卻又如此可怕而直接的感受?
  不合人類比例綠色瞳孔,也因為眼前出現的怪物造成恐懼讓它急速收縮。

  三隻體形像牛,面部鑲上護甲,全身散著鬼火般綠色磷光的兇獸,正是神異經‧西荒經裡所記載的「饕餮」;如今正張開血盆大口準備痛快朵頤一番,森白利齒間的細縫流出絲絲綠色寒氣,此刻牠們就是忠心於主人號令的忠犬,沒有主人命令指揮下,是不會有任何屬於 “自我意志”的動作。

  通常人類表現恐懼的自然行為是以身體動作搭配著尖叫聲與表情來呈現這種心理深層反應,就像令人厭惡但又揮之不去的夢魘。

  看到如此可佈的兇獸出現,青虐鬼們用著跟人類相去不遠的方式來表現現在感受,尖銳聲音劃破僅存玻璃,男子沒有多餘行動,只有一句話帶過:

  『吃掉它們!』

  一聲號令,饕餮忠實做著牠們天賦中,也是與生俱來的本領──吃!

  立場瞬間轉換,獵人即刻變成了獵物。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07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就像無頭蒼蠅,在戰場上四處逃竄青虐鬼企圖找尋能夠讓自己活命的一絲生機,哪怕只有比絲線還要細微的希望;這些無從遁逃的青虐鬼群,見到從水泥牆裂縫透露出些微微光,像是溺水將死之人不顧一切地胡亂抓扯,奢望能夠抓住、即便那希望是一根雜草。

  然而,救命之路此時轉變成為通往地獄的單行道。

  男子早在四周布下結界,廢墟周圍已經佈上一層無形牢籠,將裡面的獵物一切希望徹底剝奪、粉碎。

  男子轉身,緩步離開現場,他心裡早已明白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單方面的血洗與屠殺。

  嗡~嗡~
  步出廢墟同時,懷中手機也跟著響起。

  接起手機,手機另一端傳來急切又擔心的詢問:「柳星羽先生,事情進展順利嗎?」

  「錢已經匯入我的戶頭了嗎?」

  「當然~只不過…」

  「放心,已經結束了。」

  「啊!真是感激不盡、感激…」在對方還沒說完話,星羽將手機掛斷,啟動座車,緩緩駛入另一個黑暗之中。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07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耳鬧鐘鈴聲打破人沉浸在被窩時的幸福時間,同時也告知日常的一天即將揭開序幕。

  「討厭,真不想去上班。」被窩裡的女子抱怨著。

  「紫雲妳該起床了,不然會跟小智一樣差點遲到哦。」雖然被人催促著,但身體就是不想離開這暖烘烘的幸福感。

  空氣中散佈著食物香氣,香氣來自於剛離開平底鍋,脂肪因為受熱暈開的培根,肉汁兀自流向顏色分明荷包蛋上。

  唰~~
  我把早餐往餐桌上擺好後,並將平底鍋放置在流理台,開始依序洗起餐具。

  雖然紫雲年紀已步入中年,但臉龐似乎沒有因為歲月流逝而留下痕跡。令人驚訝的是,雖為人妻,有生育過一子的她,身材依然跟年輕女子無異,玲瓏有緻。加上歲月洗鍊,更散發出一種「成熟女人」才擁有的韻味。

 唔~啊~!打完哈欠,她漫步到餐桌旁,順手拿起桌上吐司往嘴裡送,一邊看著今天報紙。這是許多人一天的平凡早晨開始。

  閱讀著手上報紙,看著上面刊登許多亂七八糟的社會報導以及藝人緋聞,沒有幾頁,紫雲就立即感到無趣,她放下手中報紙說:「星羽,今天我有事會去處理,車子我要用,晚點雲智就麻煩你騎機車接他下課囉。」一邊說話同時,也不忘將盤中培根夾在吐司裡往嘴送。

  把手上水漬用抹布擦乾,拉張椅子在她身邊坐下,把壺中剩餘不多紅茶倒入杯中,問:「…這樣嗎?但是我今晚已經預約餐廳,原本想說兩個人好久沒有一起吃飯了…」

  「沒辦法…」她一邊說話,也不忘將吐司吞下,含糊說:「上頭說有一個人過來,要我跟李東彥去處理。」

  「沒關係,那就下次吧。」嘴上如此說,還是難掩失望表情出現在臉上。

  「我知道今天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但是工作就是剛好卡到時間,餐廳隨時都可以去,有時間我們在一起去好了。」

  看到分針已經指向九的位置,紫雲慌張將剩下食物一股腦塞入嘴裡,立即換上一套連身洋裝出門;走到大門時,轉身拋個飛吻說:「我愛你,拜拜。」

  「磅!」大門關上聲音迴繞在空盪客廳中。

  妻子出門後,偌大的房子只留下自己一人在整理餐桌,將物件逐一都回歸到原位之後,無人安靜所帶來的空虛與水龍頭滴下的水聲跟著節拍,就像摩斯電碼打在鼓膜上,一種失落感覺突然充塞在心頭,自己想做些甚麼事情來把這感覺從心中驅散開來,但是,所有家事都已經處理完畢,這讓自己更無所適從。

  我看看時鐘,想:「算了,先去咖啡廳吧,陳柏戎這小子大概又遲到了。」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08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三峽街道像是由多數外觀一模一樣的民宅所排列出來的矩陣,這些不規則形狀所組合起來的矩陣則是順著道路延伸到山坡上。

   舊式紅磚屋以及現代公寓混雜在一起,夏日太陽溫度還沒有散布開來,馬路上都是騎著機車的上班族;呼嘯著雜音從身旁掠過的車輛,揚起沙塵黏著在皮膚上,產生令人厭惡緊繃感伴隨著情緒,更讓逐漸提升的溫度所帶來煩躁感也跟著提升。

  將機車轉向,進入由牆壁所畫分出來錯綜小巷中,在新舊交雜風格的鄉鎮穿梭同時,心中常常會享受著這樣安寧時刻,彷彿像是把城市喧囂用筆畫出一條分界線分隔開,樹上蟬鳴配合微風,一股清涼舒適感拂上面龐,把剛剛心裡所有不愉快全部一掃而空。

  在這小鎮許多分支道路,其中一支所延伸出去尾端,有一棟與這些民房建築風格完全格格不入的房子。

  外觀是仿地中海式的白色系獨棟屋子,落地窗外面是由紅磚所鋪成的空地,空地被金屬欄杆所劃分出的分界線與黑色柏油路給隔開;欄杆周圍點綴著清新野菊花,正隨著微風而搖擺著,彷彿是對著經過路人點頭微笑一樣。

  咖啡廳屋頂上方是用金屬製成的風車,頂端金屬所鑄獨腳雞正隨風旋轉;掛在門旁的主體招牌用金屬板鏤空方式刻著 “Elysian”英文字。

  對我來說經營餐廳只是興趣,但是經營方面相關概念還是相當重要,雖然平時沒有甚麼客人光顧,但收入還是可以支持下去。

  將機車停好之後,剛進入大廳時,一名女子正坐困愁城看著眼前帳簿。

  「嗚~看來狀況不是很好啊。」女子煩惱明顯刻劃在臉上時,打開廳門時響起的風鈴聲將她思考源由暫時打斷,立即起身用職業性反應大喊:「歡迎光臨!」

  看到進來是我,她就像是麻糬一樣慵懶趴在桌上,有氣沒力的回應:「原來是你啊…」

  「…蓮心,我有那麼不受歡迎嗎?」我苦笑著:「難得看到妳會嘆氣!?」

  注視著眼前這位被我稱為蓮心的女性,雖然穿著工作用圍裙,但是也無法遮掩她身上所散發出來古典而優雅氣質;此時她面掛愁容,讓東西方混血的美麗面孔添上一層西施捧心的美,高挑模特兒身材以及傲人雙峰這讓她成為Elysian咖啡廳另一項招徠男性客人重要招牌。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08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不是,你只是來不對時候,只是…這個月的經營慘澹啊。」蓮心瞇著眼繼續說:「前天你不是去接委託下去幫人消滅青虐鬼?雖然說報酬是不錯,但你這樣白天忙,晚上忙,就算你是鋼鐵打造,核融合動力,時間一長身體也一樣會受不了。」

  「…是這樣嗎?」聽到蓮心抱怨,我也不自覺開始長舌:「現況妳先不用擔心,資金方面短時間不是問題,我自己這裡還足夠撐一段時間…原本我出資開這間咖啡廳的用意就是要讓陳柏戎這傢伙學一下待人處事經驗以及管理金錢方面理念,但是他整天遊手好閒,現在這家店幾乎都是妳在管…」

  有如被點燃引線的炸藥,從數落陳柏戎到家中孩子調皮搗蛋,就只差沒有把附近三姑六婆閒雜瑣事還是隔壁老王吃飯噎著等閒事一起說下去,此刻別人眼中的我就像一隻火雞,嘰哩呱啦聒噪不停吧。

  沒有注意到她臉上表情呈現出來的驚訝,繼續自顧自的抱怨。

  蓮心等我說話到一個段落,倒杯水放在我面前,頗有意味的笑:「果然男人管家事起來也是跟女人不遑多讓。怎麼了?紫雲姐又忙於工作冷落了你嗎?」

  「妳怎麼知道!?」

  「女人的直覺。」碧綠色瞳孔就像看透我的心思,蓮心掩嘴竊笑一下,才解釋:「你每次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會開始抱怨那抱怨這的,這壞毛病有時候該改一下吧。」

  此刻被這樣氣質美女用小惡魔般的態度嘲弄,自己能夠採取行動就像做錯事情,被站在面前、交叉雙臂母親注視著的小孩,用沉默來當作最後的抵抗武器。

  蓮心看著眼前友人,心想:看著星羽採取這樣的行動,很難想像在七、八年前是道上令人聞風喪膽的黑社會頭子,那時他就像每日在鋼索上生活,只要有稍為疏失,就會這世界徹底消失的修羅場上。

  自從結婚跟紫雲生下一個孩子後,雖然是金盆洗手,但他還是在修羅場上討生活,不過是名為“菜市場”的修羅場,每天所擔心不是生死問題,而是孩子是否有準時吃飯嗎?老婆回來時是否安全嗎?而是過著平凡且充實的家庭主夫生活。

  正想開口安慰眼前這位被妻子冷落,只差沒躲在陰暗角落咬著手帕暗自哭泣的好友時,一名不解風情的訪客踢開大門闖入這尷尬沉默氣氛中。

  「幹!外面有夠熱的,牛仔褲內都溼答答,內褲都跟老二毛黏在一起了。」我們不約而同注視著眼前穿著黑色無袖襯衫,藍色牛仔褲因長年洗濯而有些退色,大聲罵著艷陽所帶來燥熱以及煩悶的青年。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09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雖然第一印象是極為普通的少年,旁人都會被他一舉一動所散發出的痞子氣息給吸引,加上藍白拖鞋等於就是代表他身分公認註冊商標,只要看過一眼,就會對這傢伙身影而有所印象,立即把他從人群中辨認出來。

  無視我們視線,他專心找尋現在對本身來說相當重要事物;我清清喉嚨,臉色正經的伸出右手食指指著時鐘提醒他:「咳!陳柏戎,你遲到了。」

  陳柏戎看到桌上所擺的水杯,二話不說拿起來狂猛灌下去,冷水流經灼熱像火一樣的食道,立即將體內燥熱感驅離不少,這時他才大喘一口氣,手掌左右揮動說:「呼~現在終於活過來了,不~~用那麼嚴肅啦,平時就沒甚麼生意了,反正我遲到個幾分鐘而已,又不會少一塊肉。而且…」

  說完這句話,杯中容量對目前的他來說是完全不夠,乾脆直接拿起水壺猛灌,又因為喝的太猛,被水嗆到而猛咳起來。

  「二~哥~!!」在一旁的蓮心原本不發一語,此刻口中以及身上逼發出來的壓迫氣勢讓陳柏戎自我本能意識到危機,不由得退了一步,這股氣勢之強連我這第三者都能清楚感受到裡面蘊含了何種強大的威力。

  面臨如此生死關頭之際,只要能夠逃脫困境任何渺茫的機會,陳柏戎都不會放過。

  不管水所帶給喉嚨的刺痛感,看到掛在櫃台旁邊留言版上的機車鑰匙,就像溺水者看到一條救命繩子,眼神立即切換,轉換成掠食者盯住獵物才擁有的眼神,找尋最適合獵殺時機以及最快捕捉路徑。

  此刻對陳柏戎是生死一瞬間,他飛快奪下鑰匙,二話不說飛奔到門外:「…而且我現在不跑,我等一下就完蛋!星羽,先跟你借車出去溜一下,晚一點會還你。」

  這句話結束同時,機車引擎聲跟著響起,這聲音沒響起多久就消失,只留下原處還來不及反應的我跟蓮心兩人臉上表現出來一臉錯愕表情,以及機車奔馳過後所留下的煙塵。

  原本要尾隨追上的蓮心也被煙塵所阻擋,強忍著沙子跑入眼睛中所造成不適感,對著空無一人庭院以及煙塵大喊:「二哥,你回來有種不要給我抓到,不然我要把你罵到腦裡只剩做人原則。」

  「這傢伙動作會開始迅速時,只有妳跟陳柏安要念他時才會那麼快…」

  「如果二哥做事有他逃跑時一半效率就好了…」

  此刻心中不知為何會浮現之前跟陳柏戎一行人出生入死的日子…站在昔日好友立場,總是希望他能夠過好自己生活,但是…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09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這傢伙還是狗改不了吃屎!

  從腦海印象中,這傢伙不是跟朋友賭博輸到脫褲子,被蓮心救出來;不然就是跟我借東西,沒有還也就罷了,回來絕對沒有一次是完整。

  想到這裡,命運就是那麼有趣,陳柏戎的優點在我印象中也只有那麼一次:不顧性命救蘭芷,這一幕猶如烙印,深深印在腦海之中;只能說是他媽媽有把功德迴給他了,不然像蘭芷這樣好的女孩子不是被他這種痞子騙,不然就是用下三濫手段威脅才會跟著他。

  雖然如此說,蘭芷那種…不!應該說是對任何人都沒有一絲一毫警戒心的天然和善態度,有時再想,不管是誰只要有心都可以騙她,有幾次是發自內心擔憂,不過跟那痞子還有蓮心同住在一個屋簷每日嚴格教導下,她最近總算有一些日常生活基礎概念與常識。

  「喂!」這時被蓮心的呼喊才回過神來,發現她已經拉開椅子正坐在我前方,瞇著眼用半開玩笑口氣回應:「嗯~~看來沉思中的男人真的有一股不可思議魅力呢。」

  「妳別挖苦我了,我現在再想等一下要如何去接我兒子,怕等一下會趕不及放學時間。」接著繼續說:「只能期待他自我改變了,雖然蘭芷出現讓他有所改變;畢竟真正能夠改變還是只有本人;況且…他借東西哪一次是完整回來的?我已經見怪不怪了。」

  蓮心做了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搖搖頭說:「都已經大學還有女朋友的人還會做出這樣不成熟行為,雖然他沒有大學學歷…」

  但現在不是要如何評論這個永遠長不大痞子如何導向人生目的的時候,目前燃眉之急是等一下要如何要接小智下學?這才注意到門外一樣事物吸引住我的目光,我斜眼看著它,問:「蓮心,等一下我要去帶孩子時,妳的淑女車可以借我嗎?」

  「可以啊,反正你又不是二哥,每次借東西都不會還。」

  「嗯嗯,我等一下先把兒童安全座椅裝好,免得下午又手忙腳亂。」

  將二樓房間所放置的座椅拿出來,被陳柏戎這樣一亂,時間也被拖延,我回頭對蓮心說:「乾脆今天就休息吧,被他這樣亂,什麼事都不用做了,下午專心整理店鋪吧。」

  被這樣一說,蓮心正想開口說些什麼時,我已經知道她所要說的事情是什麼了,右手微舉阻止:「我已經說過這裡可以撐一段時間,先不用擔心,先擔心那痞子回來時,妳要如何把他腦袋給徹底修正過來,如果妳要人體改造,我會在一旁幫忙指導。」

  被後語給逗笑的蓮心,一邊擦掉眼角眼淚,一邊右手回敬個軍禮回應:「遵命,我的老闆。」


[ 本文章最後由 M.T.V. 於 09-1-6 19:09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19:00 , Processed in 0.700859 second(s), 22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