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Complete destruction高校

[複製連結] 檢視: 1229|回覆: 3

這是小妹第一次寫小說@@"
希望大大們可以不嫌棄的指導小妹@@"

==================我是小小滴分隔線======================
第一章

Complete destruction高校。

雖說是一所高校,但是現在學生人數也只不過24個人。那裡的教學大樓分為兩棟,男女各一棟。校園的佔地非常的廣大,涵蓋了三座山脈,如果沒有交通工具,徒步而行需約三個月左右的時間才能逛完校園,如果有交通工具也需約花上三個星期至四個星期。
校園的建設錯綜複雜,還有許多奇奇怪怪的陷阱大部分都設置在外圍,似乎是為了防止外人的入侵,才特地如此建設。
原本在校生約50人左右,但也有不少人在校園迷路,餓死在校園中,不然就是誤入陷阱,而慘死在陷阱裡。聽說今天又找到了2具屍體,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相對的也不可能會是最後一次。
在這裡就讀的學生,清一色都是沒父沒母的孤兒,而我也是在這裡就讀,我的名字叫做瑟可,至於為什麼會這樣取名這……也不清楚,只知道自從有記憶以來,就在這裡成長就讀。

這裡可以說是我的家,但是住在這裡並不會很開心,自從可以站起來走路後,就開始學習揮劍,沈重重的劍,對於年幼的我來說可以說是一種非常重的負擔,不但如此,在練劍的過程中,耳邊響起不是師長們的讚美聲,而是對於學生的咒罵聲。
好險,除了我以外,身旁還有11位與我年紀相仿的女孩,被師長們虐待後,我們都會互相靠在一起安慰對方,可以說是在這高校學習唯一快樂的回憶。
但是當我十歲時,許多人因為我學習能力快,唯一一個被師長稱讚過的人,因此對懷恨在心,在背後陷害,而我也因為這樣被關進禁閉所裡。在我踏進去的那一刻,便對一切都死心了……
在某一次的練習戰中,發現我對鮮血有著莫名的渴望。那次因為不小心砍斷了一個人的手臂,看著被斬斷的手臂掉落在地,鮮紅色的血液瞬間噴灑在臉上,溫熱的紅血濺到臉上更讓我欲罷不能,倒在地上的手臂可以看清楚看見,紅色的筋肉包裹著白色的骨頭。
喔……好想再繼續,讓我再繼續看見美麗的鮮紅色的花朵吧!
但是卻被師長阻止了,她們又把我關進禁閉所裡,命令好好反省,我只好縮在床上瞪著黑色的牆壁,直到離開禁閉所為止………


在我十八歲時,學校叫我們到禮堂集合,並且宣布:「明天你們就要去地下了,今日請好好休息。」
我滿懷興奮之情,到了夜晚,拿起後後一本著日記板,開始寫我今天的日記………



1224

今天晚上是平安夜,而明天聖誕節,我就要到下面了。
今天可以說是我最後一天在地面上,希望明天就要去地下了,希望還會有機會可以到地面上。
『不能失敗』這是唯一存活的方法,我將會堅持這個方法在地下生存。
回想以前在地面上的生活,雖然很苦,但是現在回想起來應該是很甜蜜、美好的吧?
如果可以,我希望我可以見到親生父母親一面,雖然這不太可能。
不過,其實我很期待可以到地下,斬殺『屍骨』,因為這樣不但可以保護地面上的人,又有豐厚的獎金可以領取,真的是一件非常不錯的工作。
明天!明天終於可以去地下了,期望我可以在地下平安存活,聽說在這時候應該去乞求神吧?
不過去乞求神可以增加存活的日子嗎?如果可以,我當然願意去乞求看看。
不過那些也都只是大家說的玩笑話罷了……
地下,真是一個令人興奮的字眼,終於可以隨心所欲的砍殺東西了。在地面上,只是不小心把人的手臂砍了下來,就罰我去禁閉,真是太小題大作了吧?如果深怕會出這種意外,那就應該強一點。
地面上的人,沒有人可以讓我玩的盡興了,期望地下的『屍骨』可以讓我玩的盡興……



我微笑的關上日記板,望著天外的夜色。「似乎還很早呢。」喃喃自語的說道。
再去買幾個記憶體吧!我在心中想著,去地下以後,不知何時才能再到地面上一次,既然如此,那就先買多一點的記憶體,這樣子就不用擔心日子過到一半空間不夠了。
一想到這裡,不由的笑了一下,便打開書桌的右手邊第一格抽屜,拿起錢包,歡喜的下樓到商店街把東西買齊。

不知道在商店街過了多久,錢已所剩無幾,但是手上的東西卻多到已經沒有手可以繼續提著,只好作罷回宿舍,等待明天的到來。地下,這是我目前在平安夜收到最棒的聖誕禮物了。



隔天。
對於可以到地下的興奮,我滿臉寫著笑意,『地下』多美的名詞啊!
在去地下之前,兩位師長一一發給我們武器,我拿到的是一把焰形雙手大劍,這種劍是以雙手為主,但是因為我習慣只用單手,所以不管練習或是對打,我都以單劍為主,而它的外型就如同名字一樣,猶如火焰一樣,動目眩人。
到達地下的樓梯口前,其中一位師長轉身面向我們說:「現在分為3組,男女共8人。每組防衛32個樓層第13366樓層為休息室,第一組上層132樓,第二組中層3365樓,第三組下層6697層。」
另外一位師長接著繼續說:「第一組男子為傑迪、修爾、凱、藍斯,女子為喬西卡、吉絲、萊茵娜、蘿琳。
第二組男子為傑克爾、圖藍斯、克魯斯、伍德洛,女子為瑟可、芙蘿絲、蒂絲、米妮雅。
第三組男子為賽克立、格蘭遜、亞伯拉、艾扎特,女子為芙蘿絲、蘿美娜、妮茲、愛蜜爾。
以上。」

跟我同組的三位女同學,不但對我嗤之以鼻還以鄙視的眼光瞪著,而我呢?完全不在意啦!我背著厚重的褐色背包,裡面裝了一個薄薄的版子和一大堆記憶體外加一隻觸控筆,以及一些日常生活上需要的東西,大腿外側邊各放著一把劍柄。
就這樣,24個人走了一段小階梯,接著搭乘電梯到自己該守衛的樓層。一到第33層,我便緩緩的走近休息室裡,雖說這裡是休息室,但是看起來卻像是教室,裡面的擺設與教室雷同,不過唯一不同的地方是,並沒有黑板和佈告欄之類的東西。
只有許許多多張的桌椅,桌椅的數目多到嚇人,整間的休息室都是桌椅,想行走都有一定的難度。
休息室還有一個小陽台,上面放著一個像是階梯的櫃子,但只有三層。我興奮的想走進小陽台休息,但是因為桌椅的關係,讓我行走非常的不便。
傑克爾無語的望著眼前許許多多的課桌椅,最後說:「把桌椅移到角落,或許可以騰出一點空間。」
這時艾扎特哈哈大笑說:「幹嘛這麼麻煩,全部燒掉啦!」
伍德洛連忙阻止,一臉慌張:「不、不可以啦!會被罵的。」
芙蘿絲嫵媚的走到男子的面前說:「我叫做芙蘿絲,請多指教。」
我終於困苦的走到階梯櫃上坐下,開始研究7人的談話與面容。
芙蘿絲可以說是我們女子班裡最為美麗的一個,可惜就是花痴了一點。有著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皮膚沒有因為在地面上的陽光照至黝黑,整個人的感覺就如同一個東洋娃娃,好不美麗,她所慣用的武器為長柄系中被稱做瑞士戟,中間長長握柄的末端,不管前頭或是後面都有斧刃。。
蒂絲,在女子班裡面唯一最矮小的一個女孩子,雖然實際年齡已經17歲了,但是身高卻依然在158公分。金黃色的柔順短髮,藍色的雙眸,如同洋娃娃一樣,令人想好好的保護,而她所慣用的武器,為雙手槍。
米妮雅,在女子班上是唯一最為普通的人,性格懦弱,有著一頭綠色的長髮,習慣綁馬尾,粉色的眼睛似乎看透了一切,臉上永遠掛著淺淺的微笑,慣用武器為鎖鐮,那是雙手武器,中間用一條細細的鐵鍊串連著。
剩下的男士我真的興致缺缺,不過為了在地下生存,記好同伴的容貌大概會是對的。
傑克爾淡黃色的凌亂短髮,天生Q毛?我在心中嘲笑著。眼睛猶如綠色寶石,外表清秀,猶如女孩一樣,乾脆去變性吧!又在心中嘲諷著。
艾札特,擁有一頭黑色的豪豬頭,直直的聳立著,紅色的雙眸,感覺跟我一樣的嗜血,身型與其他三位不同,非常的粗獷。
伍德洛,有著一頭髮咖啡色的長髮,綁成一束掛在後腦杓上,與頭髮相同顏色的雙眸,一臉怯弱。
圖藍斯,到目前為止都沒說過一句話的人,深藍色的短髮,與頭髮相同顏色的雙眼,鼻梁上帶著一副橢圓刑框架的眼鏡。

記住同伴的面貌以後,我無所事事的不知該如何是好,開始寫日記嗎?那現在又幾點了?雖然很想看看所謂手錶的東西,但是手上卻沒有這物品,而休息室內的時鐘,早就不動了。
快點出現『屍骨』啊!我在心中吶喊著,再不活動一下筋骨,真的就要打瞌睡了……
這時芙蘿斯轉向我,以不爽快的語氣說:「喂!瑟可,過來。現在要分組。」
「嗯。」我悻悻然的回答,分組?伙伴?那只是沒有實力的人才會用的東西,以確保自己在地下可以活的長久。
我慢條斯理的走到他們身後,坐在桌子上頭看著由男士來分組,傑克爾像是隊長一樣,開始分組吩咐:「我們現在分成四組,每一組2人,每個人負責8層樓。現在我們抽籤決定吧!」
傑克爾不知何時早已做好籤紙,感覺就是有備而來的,每一個人立即身出手來搶籤,經過一瞬間的廝殺,每個人手上都拿著一張籤紙,而我故意等他們抽完才拿,對我來說,同伴是誰根本不重要。

「啊!~ 我抽到的是伍德洛。」蘿美娜興奮的在原地跳躍著。
「我跟妳一組耶,米妮雅。」蒂絲望著米妮雅笑道。
「哈哈!~ 傑克爾,沒想到抽籤竟然又會是你!哈哈~ 」艾札特豪放的仰天大笑著。
「天啊…… 我什麼時候才能跟別人一組……」傑克爾一臉無奈的搖頭。
嗯?圖藍斯?喔~ 就是到現在沒說話的那傢伙啊!真是不錯,看他的樣子,感覺不是多舌的人,這樣子我在斬殺『屍骨』的時候,耳根子絕對很清靜,沒有人會在那邊尖叫並且喊噁。

「伍德洛那組負責3441層,
蒂絲負責4249層,
我負責5057
最後圖藍斯負責5865層樓。」傑克爾望著大家繼續吩咐著。「請問,還有問題嗎?」
「你怎麼說,我就怎麼做啊~ 」芙蘿絲依然嫵媚的說著。
「蒂絲沒意見。」
「我、我跟蒂絲一樣。」米妮雅害羞的低下頭扭著衣角。
最後每個人的眼光都落在我身上,除了圖藍斯以外,我聳聳肩的說:「沒意見。」,便繼續困苦的往小陽台走去,總有一天一定要把桌椅丟出去焚燒掉的,我在心中發誓……





[ 本文章最後由 墮羽 於 08-11-7 18:00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黑暗。
微弱的白色燈光。
眼前的四周只能看見一片片冰冷的鐵片。
在廣大的空間中,時間已經失去了它意義,我們到了地下到底經過多久的時間,完全沒有感覺,每個人都只是拿著屬於自己的打發品,等待任務到來。
我整個人倚靠在階梯櫃上,真希望『屍骨』可以快點出現,望著黑暗的一切,休息室內只有幾盞小燈泡還亮著,黃色的光線照耀在休息室裡,有一種無限哀傷的感覺……
叮~ 叮~
突然的電話聲,嚇著了全場的7個人,而我只是瞪著角落被人遺忘的電話,那種東西應該叫做電話吧?幾百年前的東西了,現在還可以看見,還真是稀奇啊!
傑克爾緩緩的走去接聽電話,只聽見他說著:「是的。……瞭解了。……我們這就去。……」
看來是有任務了,真希望是5865層樓啊!
傑克爾掛上電話對全部的人宣布:「第45層樓有『屍骨』出現,請第二組前往處理。」
蒂絲抓著米妮雅的手腕笑了笑,倆人就離開休息室了。
我不爽快的瞪了一眼「嘖!」,真是的!為什麼不是我負責的樓層?真是無趣啊!因為不是屬於自己的任務範圍,睡意瞬間席捲而來,因此打著呵欠。嗯!在睡前先寫寫日記吧!



1225

終於到了地下,休息室比想像中的還要破爛,討厭的桌椅特別多,我開始懷疑地下的存在,應該有特殊意義吧?
該不會是因為什麼實驗失敗,放棄地下生活,逃到地面上,然後訓練一堆殺人兵器,下來斬殺失敗作品?
這裡由聽起來還真是可笑啊!從我有記憶以來,就是在地面上生活著。
師長也曾經向我們透露,地下的『屍骨』是因為一個傻子,不小心打開的地獄之門,而讓惡魔從門後逃了出來。
結果那也只不過是哄騙小孩子的戲碼。
但是,如果真的有地獄之門的話,那我一定要看看!
這不是很有趣嗎?地獄之門……
雖說是地獄之門,中層如果沒有找到的話,那必須到上層或是下層尋找,不過擅自離該自己防守的層樓,被發現不但要立即回去地面上,處罰聽說還很嚴重呢!
不過什麼樣的懲罰對我來說都沒有意義了,現在令我感到興奮的只有『屍骨』,可以任由我斬殺一切,光是用想的,就讓我興奮的全身起雞皮疙瘩,真是一個美妙的工作啊!



關上日記板並塞回背包後,我打算躺在階梯旁邊睡覺,這時傑克爾走到我身旁對我微笑說:「妳好,請問妳叫什麼名字呢?」,並且伸出手來,似乎想握手。「啊!我叫做傑克爾,請多指教。」
「瑟可。」我睥睨了他一眼,想做什麼?我完全沒有理會他伸出來的手,握手?想太多了!我之所以會待在這裡,只不過是想斬殺『屍骨』,其餘的,我都不想管也不想理會。
傑克爾發現我根本沒有想跟他握手的意思在,只好尷尬的收回伸出的手,苦笑的說:「睡在這裡會感冒的,把全部的桌子合併起來,夠大家一起睡的。」
「不用了。」
「那這棉被給妳吧。」傑克爾微笑的遞棉被給我。「那晚安了,請好好休息。」
語畢,傑克爾便走了出去,由剩下的人辛苦將桌子合併在一起,能行走的空間瞬間變大了不小。
我無語的望著剛剛從傑克爾拿到的棉被「呿!」,我嗤之以鼻著,真的有可憐到需要別人來同情嗎?
我躺在陽台的地板,頭倚在背包上,蓋著棉被望著休息室內,他們好像很開心呢……真奇怪,真麼突然感覺心好痛……而且又有點羨慕……不可以!突然想起遭人背叛的情景,不可以隨隨便便相信別人!
我緊咬住下嘴唇,翻身背向休息室,才緩緩的闔上雙眼睡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才緩緩的張開眼睛,外頭依然是黑暗的,如果沒有休息室微弱的燈光,將會是伸手不見五指啊!
就當我準備起身時,才發現到圖藍斯不知何時早已站在進入陽台的門口前,他冷冷的說:「有任務,在60層樓。」
「嗯。」我隨便的應了一聲,終於啊!我滿臉興奮的拿起掛在大腿外側的劍柄,就往休息室外衝去,絲毫不理會同伴到底有沒有跟上。
我進入電梯時,餘光瞥見圖藍斯不知何時已站在我身旁,算了!這與我無關,目標只有『屍骨』,一個可以任由我宰割的東西……



噹!

終於到了60層樓,電梯門緩緩的打開,映露眼前的是一片空曠,天花板有幾盞勉強還可以繼續亮的燈泡,在昏暗的空間裡,我看見了一個像是人一樣的生物,但是那生物沒有所謂的頭和脖子,而手臂長到在地上拖地。
奇怪的生物,我在心裡咕喃著。單手握緊劍柄,劍柄的中間緩緩的往上流出鐵色的液態,接著變成了一把火焰形狀的劍身。
「喂!」我大聲的對『屍骨』叫道。
『屍骨』緩緩的轉身過來,我看見從胸口到腹部有一張人臉列嘴而笑,接著便往我這衝了過來,它伸長手臂,似乎是想在我的肚子穿一個大洞。
我立即舉起武器擋住它的手掌,但另外一隻手卻往我的身上揮了過來,雖然在那一剎那之間閃躲開來,但是肚子還是被狠狠的抓了一個五條長長的血痕。我完全沒有因為肚子掛彩而感到痛苦,反而更加的興奮。在練習戰中,還沒有人可以觸摸到我,真是太棒了!
我用舌頭舔嘴唇,接著握緊焰形大劍就往它的手臂揮砍過去,因為事出突然,『屍骨』來不及反應,手臂立即掉落在地上,鮮紅色的血液猶如噴泉般,噴灑了出來。
它憤怒的揮唯一剩下的手臂,而我將大劍微微向空中拋起一點,反手握住劍柄,擋住對胸口的攻擊。我冷笑的用力往前揮去,『屍骨』的手臂,硬生生地被剖成兩半掛在肩膀上。
真是有趣!我在心中吶喊著,果然能使出全力用力揮砍。
『屍骨』的因為兩隻手臂無法再攻擊人,所以轉身準備逃跑,我冷笑的從背後貫穿它的身體說:「想去哪啊?」
它似乎對死亡感到恐懼,竟然在發抖著。我大笑的望著眼前的生物,最後將劍往上一揮………
唰!
從腹部以上的身體,成了兩半,還可以清楚看見肋骨、筋肉以及血管,真是有趣啊!我完全不理會渾身是血的身體,繼續用大劍揮砍早已斷氣的『屍骨』,漸漸的,從還可以看出原形的身體,變成了一片片的屍塊。
等到屍塊已經小到不無法再切割,且已經沒有辦法再濺出鮮血,我才不甘願的將鐵色液態體收回劍柄。
渾身是血的看向圖藍斯,而他像是什麼都沒看見似的倚靠著牆壁。
「呵呵~ 哈哈!~ 」我終於按耐不住心中的興奮之情,開懷大笑著。「哈哈!~
「走了。」圖藍斯只冷冷的對丟下這兩個字,走進電梯裡頭按住開門鈕,等待我進去。
我微笑的走進電梯裡,真好!就像我第一眼看見的一樣,或許有這種同伴也不錯呢!不像芙蘿絲她們一樣,只會在身旁放聲尖叫。


[ 本文章最後由 墮羽 於 08-11-7 18:00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噹!

回到第33層樓,我身上的血因為乾掉而成暗紅色,一開休息室門,每個人都訝異的望著門口,一看就知道我才剛經過血的沐浴才回來,血腥味充斥著整個休息室。
芙蘿絲一臉厭惡的說:「喂!不會去浴室洗澡啊!」
「嗯。」我臉上依然掛著微笑。
我關上休息室的門往浴室走去。

浴室。
我脫下以染成紅色的衣服,隨手丟在地上,輕輕撫摸著肚子上的傷口,嗯。還不算太嚴重,只不過是擦傷罷了!走到蓮蓬頭底下扭開水龍頭,噴灑出溫熱的水。
我望著地上的紅色髒水笑了一下,這時,我聽見有人打開浴室的門,不過因為有牆壁擋住的關係,根本看不到進來的是何人,不過,如果那個人敢打開蓮蓬頭旁邊的門,我絕對會一拳過去,讓他立刻歸西。
就當我握緊拳頭準備,這時聽見了開門聲,接著外頭就沒聲響了。
我疑惑的拿起旁邊的浴巾圍在身上走了出來,發現原本暗紅色的衣服,被替換成一套乾淨的白色衣服,這時才想起,剛剛來浴室之前,根本沒拿替換的衣服,是誰幫我拿的?我望著新衣服納悶著。
最後放棄想這無聊的問題,抓起乾淨的衣服就穿了上去,接著離開浴室回到休息室裡。

休息室。

每個人都已經入睡了,於是我躡手躡腳的走到階梯旁邊,從背包裡頭拿起日記板開始寫著日記……



1226

今天執行了第一次的任務,結果如同我所期待的一樣,不!比我所期待的更好!
果然,能讓我不需想太多放縱揮砍的東西就只有『屍骨』了,不過,圖藍斯也真不錯呢!
安靜的等我玩完,什麼都不會過問,我真慶幸抽到的同伴是他,而不是吵鬧的芙蘿絲她們或是傑克爾。
期待明天的任務也會在5865層,這樣子,我就可以好好的繼續玩了。
不然,待在休息室裡太久,我的筋骨真的會硬掉,而武器沒有鮮血的滋潤而生鏽。
現在到底是幾點?到底是幾月幾號?
到了地下以後真的就完全不知到了,其他人似乎也沒有可以看時間的東西,我只好以睡覺當作是一天的結束。
如果可以回到地面上,我真的該去買時鐘之類的東西才對。
前提也是能去地面上在說,以前小時候,無意間聽到師長曾經說過,有一批人道地下以後就再也沒上來過了,下去察看才發現,休息是裡面連一個人都沒有,應該都被『屍骨』殺掉了吧。
『不能失敗』我要永遠記住這一句話,不然我就真的再也無法上去了……



靜靜地關上日記板,並且塞回背包裡面,拉起身旁的棉被躺了下去,望著休息室早已睡著的人,希望還會有人存活下來,另外,期望我任務永遠……都不會……失敗……
敵不過濃濃的睡意,慢慢的闔上雙眼,進入夢鄉……



我望著滿是黑暗的景色,現在人到底在哪。雖然很想知道,但是卻又覺得根本沒有差別,反正少我一個對這世界根本不會有影響,不!或者說不存在這世界上會更好……
就當我這種想法時,我突然間聽見有人在說:「就叫做瑟可吧……」
瑟可?那不是我的名字嗎?我滿腹疑惑的緩緩向發聲源,看見了一男一女站在像是手術床一樣的東西前面,一個人躺在那裡?走近一看,發現躺在那裡的人,竟然是我自己!?
「怎麼可能……」我半瞇起雙眼,不敢相信的瞪著我自己。
「這次應該成功了吧?」女子憂心忡忡的問。
「嗯……」男子緊盯著躺在手術床上的人。「應該是成功了。」
「那就試試吧!」女子開懷的說道。

「瑟可,醒醒喔。」女子輕輕地搖晃著。
我親眼看見自己,緩緩的張開雙眼,但是眼睛的顏色卻與我不同,我的眼球是藍色的,但是後者卻是鮮紅色的。
「吼!~ 」躺在手術床上的我,猶如猛獸般想起身咬人。
女子驚訝的尖叫一聲,立刻躲在男子的身後不敢出來,後者立即拿出針筒注射,而手術床上的人開始昏昏欲睡的樣子,最後整個人安分的躺著。那個東西應該是麻醉劑吧?我在心中猜想著。
「還是失敗了……」女子沮喪地垂下雙肩說道。
「人類還是不能超越神嗎!」男子憤怒的用力拍桌子大吼著。
「我可憐的孩子……」女子哽咽地摸著自己平坦的小腹。
「殺了她……」男子像是失去理智般,拿起手術刀就往手術床走過去,似乎想刺下去殺了我。
「不要!」女子哭泣的抱住男子的右大腿。
「放開我!她只不過是『屍骨』罷了!」
「她是我們的孩子啊……是瑟可啊……」
「不是!」男子低吼著,他用力踢了一腳將女子踢離自己的身邊,接著拿起手術刀就往心臟插了下去。
瞬間,鮮血噴灑了上來,將男子的上半身染成通紅。女子絕望地坐在地上,無神的雙眼一直望著眼前的這一幕……
「啊!!」
而我尖叫了一聲,不知道為何心臟突然痛了一下,就像是剛剛躺在手術床上的人的確是我一樣。



我訝異地跳了起來,頭上還冒著冷汗,這時我耳邊聽見……
「妳是怎樣!不想睡也不需要吵人吧!瘋子!」
我瞪大雙眼望向發聲源,原、原來是芙蘿絲……剛剛那的確是一場惡夢,我邊喘氣邊說:「對、對不起。」
「真是的……」芙蘿絲翻白眼瞪我一下,自顧自的走回桌上躺好繼續睡覺。
蒂絲和米妮雅則一臉厭惡的望著我,接著拉起棉被繼續睡回籠覺,而男士卻不知所措的互相看著對方,當然除圖藍斯以外。
我緩緩起身離開休息室,坐上電梯按58樓層。

噹!

緩緩的走出電梯,映露眼前的竟然是跟夢境一樣的地方,正中央有一個白鐵製手術台,右手邊則是方了許許多多的儀器,而左邊放著兩、三張白鐵製的辦公桌。
突然心臟又痛了一下,我顫抖著雙腳緩緩的走到手術床旁,用指尖輕輕觸碰著手術台。
「天啊……」我驚恐的瞪著手術床,突然感到雙腳一軟,整個人跌坐在地上,喃喃的說。「這……這不是真的……我是『屍骨』?……」
我睜大雙眼瞪著地面,不敢相信自己就是『屍骨』。
最後我站了起來逃離58層樓,不想再繼續待在那裡了!腦中不斷的重複這句話,在那裡雖然只有短短的兩分鐘,對我來說卻好像經過一百世紀之久,痛苦不堪……

衝進電梯裡跌坐在地上,望著電梯門緩緩闔上,快點關上啊!我在心中吶喊著,一眼都不想再看見這裡的一景一物,這裡的東西只會增加心中的恐懼,以及精神上的壓力……
砰。
電梯門終於關了起來,我便縮在牆角,雙眼無神的望著電梯門縫,完全不知到去哪裡……回去33層樓?不要好了,我從那裡消失對那邊的人只有好處沒壞處……
最後無力的垂下雙肩,手放到地上時,發現怎麼有個溫熱黏稠東西,仔細一看竟然是肚子上的傷口,因為剛剛的劇烈動作又裂開了,也對。昨天受傷,我就只是簡易包紮一下,會流血也是正常的。
算了,就這樣讓血流光吧……視線越來越模糊,眼前的東西都在扭曲著,呵!這世界的確很扭曲……在小時候就被人算計,我竟然還渾然不知,一直誤認為是因為師長們的稱讚遭人嫉妒……結果根本不是。
打從一開始,她們早就看我不順眼了……
嗯……這樣子就好了,我緩緩的閉上眼睛,等待死亡的降臨……

[ 本文章最後由 墮羽 於 08-11-7 18:01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啊……怎麼軟軟的?難道這裡是天堂嗎?不可能吧?我應該是到地獄吧?不過,嚴格來說,我可是『屍骨』啊!天堂或是地獄應該都到不了才對。
之前在地面上上課時,師長就教過,『屍骨』是沒有靈魂的,它們是被一堆不知天高地厚的人類所創造,以以前的說法稱為『創造人類』,天真的認為可以超越神。
結果,反而被創造出非人類的失敗品,這些東西被稱為『屍骨』,而科學家害怕這東西會傷害自己,所以打上麻醉劑丟到地下,希望那些奇怪生物可以自己自生自滅。
不過,科學家沒有因為這樣就罷休,反而繼續研究如何創造出人類,也因為這樣『屍骨』不但越來越多,智商也越來越高。
據說,在地下高智商的『屍骨』,已經可以自己繼續創造出同伴,而這些科學家因為害怕,就將地下封閉起來,不准任何靠近,就這樣封鎖了將近一百多年……
在最近幾年,有位科學家建了一所高校,就叫做Complete destruction高校,翻成中文就是,毀滅高校。希望可以藉由這所學校,可以將『屍骨』完全殲滅,讓人類可自由進出地下。



啪!
好痛……我緩緩的睜開眼睛,壓住疼痛的右臉頰,只見芙蘿絲冷笑的望著我說:「真爽,我想打妳想很久了。」
「太好了,妳還有哪裡有傷口嗎?」傑克爾微笑的拿著繃帶和藥品。
「哈哈!~ 妳差一點點就死啦!好險發現的早!」艾札特邊大笑邊用力拍打我的背。
好痛……我在心裡咕噥著。
「太、太好了。人沒事就好了。」伍德洛緊握雙手,傻笑著。
蒂絲和米妮雅一臉厭惡的瞪著,一副就是『真可惜,沒死』。
「喂!還不趕快說謝謝。」艾札特在我耳邊大聲說道。
我瞪了他一眼,冷冷的說:「多管閒事。」
語畢,我便跳下桌子走回階梯旁邊坐著,一副就是『別靠近我,小心我宰了你』。
芙蘿絲緊緊勾住伍德洛的手臂說:「真是的!好心沒好報。我早就說嘛!別理她。」
「為、為什麼妳們會互相仇視……」伍德洛不解的問道。
瞬間,原本鬧烘烘的休息室靜了下來,我不語的別過頭緊皺著眉頭,雙手緊握住拳頭,就算指甲因為力道過大而陷入肉中,而在隱隱作痛著,也沒因此減輕力道,最後,手掌心緩緩的流出鮮血。
「因為她是可恨的『屍骨』。」芙蘿絲憤恨地勉強從嘴裡吐出幾個字。
「靠近她會弄髒我們。」蒂絲緊握住米妮雅的右手,以不屑的語氣說著。
「我討厭『屍骨』的小孩。」米妮雅怯懦的輕聲說道。
「不會吧!?」傑克爾、艾札特以及伍德洛三人不約而同的喊道,而且很明顯的倒抽一口氣。
最後全部的人都以鄙視的眼光望著我,除了圖藍斯,呵!又被歧視了,反正我也已經習慣了,沒差了。想叫我去送死,當作出氣筒,當成是瘟神,更或者當場對我處決,我都不會反抗。我累了……什麼『屍骨』的小孩,已經聽膩了。
「又怎樣。」
突然出現的聲音讓全場的人都嚇了一大跳,定眼一看竟然是從不開口說話的圖藍斯,他面無表情的望著大夥。
「哈哈!~ 圖藍斯說的好啊!」艾札特開懷大笑著。「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啊!哈哈!~
「沒想到你竟然會在這時候說話。」傑克爾驚嘆的說著。
圖藍斯對這倆人說出來的話不知道是想褒還是貶,翻了一記白眼,接著就躺在桌上望著天花板發呆。
「對、對啊!」伍德洛像是鼓起勇氣般,大聲說道。「那、那又如何?她又沒傷害過我們。」
「她可是『屍骨』耶!」芙蘿絲不死心的繼續辯解著。
「是啊,等她傷害我們以後才開始警戒,那就太慢了。」蒂絲同意的邊用力點頭邊說著。
米妮雅坐在蒂絲身後,輕輕點著頭表示同意芙蘿絲和蒂絲的說法。
最後,傑克爾不悅的拍桌以鄙視的眼神望著她們說:「竟然如此,妳們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她是『屍骨』?」
說到這裡,芙蘿絲她們頓時啞口無言,知道『屍骨』這件事情,是聽萊茵娜說的,她是從哪裡聽來的,也不知道。
「隨妳們怎麼說吧。」我冷淡的說著,想著麼想是妳們的自由,反正已經這樣看好幾年了,現在呢?我已經不期望了。
全部的人似乎還想再繼續吵這個話題,待在角落旁的電話,竟不識相的響了起來………
叮~ 叮~
傑克爾一臉不甘願的樣子走去接聽電話,只聽見:「是的……了解,我們這就過去……好的……」
「『屍骨』出現在第64層樓。」傑克爾掛上電話轉向大家宣布。「圖藍斯妳一個人可以嗎?」
圖藍斯輕點著頭,表示就算只有自己也可以應付。
傑克爾微笑的繼續說:「那就拜託你了。」
我假裝聽不懂傑克爾的意思,就往休息室的門口走,打算和圖藍斯一起去消滅『屍骨』,這時,艾札特突然走到我身後將架住,笑呵呵的說:「哈哈!~ 傷患要可要好好的療傷啊!哈哈!~
圖藍斯走到我面前背對著說:「休息。」
語畢,人就離開了休息室,我訝異地開始想掙脫艾札特,但是沒想到因此傷口又裂了開來,血染紅了繃帶以及衣服,最後滴在地上。
傑克爾見狀,便用手刀在我的脖子上狠狠的打了一拳,瞬間,我覺得眼前一片黑,就這樣昏眩過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8:38 , Processed in 3.068082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