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奇幻】魔子本紀

[複製連結] 檢視: 1133|回覆: 1

發表於 08-10-11 15:02:42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異族皇室的居住地,混合了各式風格的宮殿。
  偌大的殿上冷冷清清,原本應該在此辦公的人這時卻不見人影,留下一個空蕩蕩的王位晾在那。

  另外附贈一張寫了「我出去玩啦!哇哈哈哈」的囂張紙條。

  依照慣例在這個時間送公文來的大臣,依照慣例的找不到王,依照慣例的發現台詞與前幾日大同小異的囂張紙條,依照慣例的嘆了口氣……


  同一時間,離正殿有段距離的偏殿。
  宮女們悠閒的坐在廊下泡茶聊天。
  由於皇室的人口稀少,加上現任王一旦有事就只會叫直屬大臣.怨仇去做,因此她們除了打掃之外不會有別的工作。

  「晴朗的下午最適合喝茶了。」
  「希望不要發生什麼事才好。」

  才這麼想呢,一陣吵雜聲由遠而近的傳了過來。
  原應悠哉的午後,在接連不斷的奔跑聲、怒斥聲和器物砸毀聲中蕩然無存。宮女們的願望也從「希望」變成了「妄想」。

  數秒後,聲音的源頭出現了:一對雙子。

  男孩抓著女孩的手一路狂奔,彷彿身後有「魔王」在追趕似的。

  「啊——借過借過!」男孩朝著宮女們大喊。
  「……」女孩面無表情的被哥哥拉著跑,一點也沒有要反抗的意思。

  「你們兩個死小孩給我站住!」
  人未至,聲先到。不一會兒,宛如一陣旋風似的現任魔王從剛才雙子衝出的走廊殺了出來。
  「哎呀!老爸怎麼那麼快就追來了?」男孩有些訝異。一撇頭,正巧看見放在宮女腿上的茶壺。

  「不好意思,借我用一下可以嗎?」男孩乖順的問。
  「啊……您請用。」宮女回過神,將茶壺遞給男孩。
  「謝謝姐姐!」
  男孩爆出極為燦爛的笑容接過茶壺,再轉手把茶壺拿給妹妹。
  「交給妳囉!」
  女孩默默的點點頭,轉身朝著魔王的方向,雙手高舉過頭,用力一扔。

  一記快速直壺就這麼飛了出去。

  魔王不以為然的冷笑一聲,一個偏頭。
  茶壺從他耳邊呼嘯而過,正中後方的牆。茶壺當場化成碎片不說,連牆上都出現了裂痕。
  「用這種雕蟲小技也想攻擊老子?找死!」魔王頗不以為意的說。

  男孩的回應是抓著女孩轉身就跑。
  「可惡!沒想到老爸這麼厲害。平常看他一副散散的樣子,居然可以閃過小衣的攻擊……」
  女孩依舊不發一語。

  此時大臣從前方的轉角緩步走出,雙子一時煞不住車撞了上去,正好被大臣一手一隻的拎起來。
  魔王則是抱著「就算煞不住也要煞住」的決心硬生生在大臣前方一公尺處停下。

  「你來啦。」語調故作輕鬆,魔王痞痞的說。
  「為什麼您會在這裡呢?」大臣微笑著說。

  ——正確來說,是「危笑」。

  「現在應該是您批改公文的時間吧?」仍帶著「危笑」,大臣繼續往下說。「我剛才已經把公文送過去了,共三千四百七十二件……」
  「呃…我突然想到還有事沒做……」
  「駁回。」大臣以無限的殺氣強調他的不容反抗。

  「剛才被小鬼們打翻的綠茶還沒清理…」
  「宮女會做。」
  「地還沒掃…」
  「宮女會做。」
  「花還沒澆…」
  「宮女會做。」
  「窗子還沒擦…」
  「宮女會做。」
  「飯還沒煮…」
  「宮女會做。」
  「浴室還沒洗…」
  「宮女會做。」
  「牆還沒修…」
  「宮女會……」大臣停頓了一下,「為什麼要修牆?」
  「剛才小鬼拿茶壺扔我,所以牆裂了。」魔王一攤手,一副「不干我的事」的表情。

  大臣的右額很明顯的出現了一種叫做「青筋」的東西。

  他放下雙子並給他們一人一個「敢動一下就給我試試看!」的眼神,然後一腿將魔王掃倒,外加多踹了幾十腳當做發洩。

  ——這前後加起來浪費他不到一秒。

  因此以宮女的動態視力,只看見魔王不知道為什麼倒在地上,以及接下來大臣抓著他的後領往正殿移動的畫面。

  「這些事情全都輪不到您來做,您只要好好的回去辦公就可以了。」
  大臣一面行走一面說道。雙子則「乖巧」的跟在兩旁。
  走沒幾步,大臣突然停下,回頭。
  「剛才王說的那些,除了修牆之外,全部做完。」
  接著不得有異議似的快步離去,途中還不時聽見魔王撞到牆角的哀鳴。

  宮女們開始覺得這個午後一點也不悠哉了……


  「唉——」
  偌大的正殿不再冷清,多了兩個玩鬧中的孩子:小王子——肅商.法亞.奧汀,和小公主——衣更春.白潁水.芬璃爾;王座也不再空盪,上面坐了正在跟公文奮鬥的現任魔王——路希德斯.銀伏爾斯.西普托斯,還有站在一旁遞公文加監視的直屬大臣——怨仇.必忒邇.瑞瑟恩特爾德.伊符。

  「唉——」
  路希德斯又嘆了一口氣。

  「為——什麼我的名字筆劃要那——麼多呢?」路希德斯用十分欠打的語氣,簽著公文說。
  怨仇賞他一個狠瞪。「這些公文我都已經先幫您看過了,您現在只需要簽名而已,連看都不用看,還有什麼好抱怨的?」
  「至少刻個印章什麼的吧,用蓋的不是省事多了?」路希德斯轉著筆說。
  「快點簽。」怨仇用下一份公文敲了路希德斯的頭,看到他心不甘情不願的下筆之後才接著說下去。
  「……國庫已經被前任魔王——不要懷疑,就是你父王——給清空了,哪來那些『多餘的』錢來給你刻什麼印章?」
  怨仇語氣僵硬的說,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不好的回憶……
  「不然你刻也可以嘛!只要砍棵樹,然後開始削,十年後就會有一顆印章啦!」路希德斯笑得非常燦爛……

  下一秒,王座前的辦公桌被劈成兩半,公文堆疊而成的山也隨之落下把路希德斯淹沒在裡面,生死不明。怨仇則面無表情的站在一旁。
  「怨哥哥的速度越來越快了呢!」法亞讚嘆,「不過看不清楚超可惜的……小衣妳有看到嗎?」
  衣更春默默的點點頭。
  「怨哥哥先一掌把桌子拍碎,讓公文飛上去,再抓住父親大人的領子往前摔,同時出腳踹了一百三十五下,把父親大人從原本的落地位置踹到桌子掉下來的地方,然後算好時間,在公文落下的同時對父親大人比出左手中指再走回原位。」

  衣更春的解說到此結束。這可能是她這輩子第一次說出這麼長的句子。
  「不錯。」怨仇讚賞的摸摸衣更春的頭,看起來心情很好的樣子。
  「謝謝怨哥哥。」衣更春難得的有了表情。

  法亞抿著嘴站在一旁。雖然不想承認,但妹妹衣更春的確在各方面的能力都比他高出一截。

  我真的……能夠勝任「魔王」這個位子嗎……?

  看出法亞的不安,怨仇拍拍他的肩。「放心,那傢伙以前比您還混好幾倍,現在還不是好好的在當魔王?」
  「真的?」
  怨仇點頭,「正確來說,從初代魔王卸任之後就一代比一代墮落了。」暗自嘆了口氣,兩手搭上法亞的肩。
  「所以不管您做的如何,都一定會比那傢伙好。」

  法亞的表情和緩下來,「我知道了!」
  「嗯。」怨仇溫和的笑著,摸了法亞的頭。


  「怨哥哥……」衣更春拉了拉怨仇的衣襬,「我們現在要做什麼?」
  「……」怨仇想了想,「基本上現在應該是我監督王辦公及陪兩位讀書的時間。」
  「咦!不要啦——」法亞發出哀嚎。
  「……」衣更春倒是沒什麼意見。
  「那個……再過幾年我就要到人界修行了,怨哥哥可不可以稍微跟我說一下人界的事情……」法亞謹慎的選用字句進行交涉。

  「……您果然是那傢伙的兒子……」怨仇沒頭沒腦的接了這麼一句。
  他看著法亞,想起當時仍年幼的路希德斯。
  相同的表情……相同的台詞……怨仇嘆了口氣。

  「難得我今天心情好,您想聽什麼?」
  怨仇原地就坐,兩個小孩也在他身旁坐下。

  「我閜聽老爸修行的事!」法亞的眼神閃耀著光芒。連衣更春都表示興趣的點點頭。
  「……」
  怨仇閉起雙眼,將標示著「路希德斯」的回憶抽屜打開。
  順道一提,旁邊是一個貼上層層封條,標示著「不要隨便打開!不然宰了你!」,同時散發著詭異怨氣的抽屜。

  「……就從那傢伙剛到人界的時候開始吧。
  根據他的說法,那是一個下著傾盆大雨的夜晚……」


+未完待續+

+ + +

+希我廢言+

啊啦啊啦~~(被揍
先說  這是一篇很歡樂的小說XD
本來要投稿的  不過還沒寫完  (窩角落

>以上<

[ 本文章最後由 希我 於 08-10-11 15:04 編輯 ]
 
「無論怎樣的痛,都不可能感同身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魔子本紀 初始

  大雨傾盆。
  原本熱鬧的大街忽地一下全沒了人。這讓原本想散心而出來逛街卻越逛越悶的少年鬆了一口氣。
  淋點雨……說不定會清醒些……
  基於這個理由,少年舉步向前行進。

  以少年現在的心情,應該沒有任何東西能吸引他的注意才對。
  但他卻像被某種不知名的力量拉住一般,在路中央停下腳步。
  少年往四周看了看,最後眼尖的在商店的遮雨棚下面發現一個小小的紙箱。

  「……只是去看看而已哦。」少年就像在說服自己似的低聲唸道,然後走近紙箱……

  一團小小的、黑黑的……

  「是貓嗎?」少年有些困惑。
  「喵——」像是要附和他的話一樣,小東西動了動,冒出一顆小小的貓頭,叫了一聲。

  ——看起來就像是聽見少年說了「貓」而順勢進行的「擬態」。

  少年似乎不怎麼介意。或許該說他根本沒注意到?
  他在紙箱旁蹲下,朝「小黑貓」伸出手。

  三十公分…二十公分…十公分…五公分……

  少年觸碰到的,不是想像中柔順的被毛。他的手被擋在距離「牠」還有五公分的地方。
  冰涼的觸感,少年的手就這麼在空中停下。
  覺得疑惑,少年的手穿越障蔽。
  僅一瞬,少年彷彿跌入冰窖……

  一串串聽不懂的語言化做音符,在少年耳邊迴盪。
  ——不屬於這個世界任何國家的語言。
  這是少年唯一能確定的事。
  在歌聲中,少年驚訝的發現黑貓的雙眼竟是淡淡的櫻花色。
  「這麼美麗的顏色,為什麼剛才沒有注意到?」
  「謝謝你的讚美。」黑貓頷首、微笑。

  ——這是「牠」的聲音。
  少年非常肯定。

  莫名的熟悉,一股熱流從少年頰上滑過。
  黑貓一偏頭,似是不解。
  「為什麼流淚?」
  少年點點頭,又搖搖頭。
  「我只知道這些眼淚並不屬於我。」少年冷靜的說。

  黑貓偏頭,依然是不解。不過少年也沒有解釋的意思,沉默在一人一貓之間瀰漫開來。

  「欸!」
  良久,黑貓開口打破沉默。
  「你……要不要跟我定契約?」

  少年笑了。
  「現在的貓都這麼說話的嗎?」
  他伸出手,輕輕的抱起小黑貓。

  兩人回到先前的街道。
  原本傾盆的大雨已停,放晴的夜空滿佈星斗。
  黑貓窩在少年懷中。牠看看星空,再看看少年。

  「所以你是願意了?」

  「嗯,可以啊。」少年淡淡的說,「還有,我不叫欸,我叫命。」


  「那麼,」黑貓轉轉眼睛,「我是路希德斯。」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6:28 , Processed in 1.758432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