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亦廷

【個人詩集】 亦廷

[複製連結] 檢視: 20039|回覆: 65

落井下石



暴雨中藏匿著狂風

不斷地打擾、侵犯

重傷又重傷的二度攻擊

殘破不堪的鐵板

順著如逆風般的行進

輕易的蓋上漆黑的古井

暴雨以及狂風賜予的力量

更為鐵板盡一份沒人性的力量

雙手的反抗、兩眼的堅定、雙腳的壓力



沒有比痛更痛的痛了

無力的碎片,緩慢的消去

接踵而來的卻是更多的無力原石

打不破、撞不破、踩不破

精疲力盡

是為一切的結果

我,放棄
 
永恆不變的心

曾玩過6x個線上遊戲
5x個單機遊戲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過去與現在



向陽的向日葵正對著太陽

過去的歡笑與淚水

曾灑落在曲折的道路上

悲歡離合的場合

卻掩飾不了

已拭過淚水的汗衫

漫長的等待與期許

又一次的相遇及邂逅

透過過去的相遇及事情

再次的燃起了歡樂之心

然而一次次的認識周遭

如逆轉乾坤般

環境或許影響一切

遠離原本的事物

失去與痛,在心中劃下一刀疤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原地踏步


落葉成群般的堆疊

冷風更為冬天吹一把冷汗

溫室效應的蓬勃、熱烈

似乎冬颱也毫不遜色的一騎當千

等待與期許

甚至是不斷的研究

只為了個人的安全

儘管技術有多大的成功

以及多大的有利益

卻只能原地踏步

等著自然災害一步步的緩慢入侵

慢慢的蝕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眼淚

春天綻放出的花朵

朵朵意氣風發的花

閃耀著每一處

但背後的眼淚

卻是土壤無法吸收的

經過冬天的冰霜凍結

一次比一次更加的痛苦

哭泣或許是為了尋找快樂的捷徑

然而

淚卻是痛苦中的回憶

拭去眼淚

紅腫的眼卻難以掩飾

眼淚

不再是短暫的痛苦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流浪者


如細雪般的沙

層層的覆蓋住迷惘的路

步伐的沉重

定是沙也侵蝕著我的鞋

依舊披著風衣

卻依然不敢回想過去

踏著漫無目的的遠行

回首,望不到任何足跡

是日光還是月光

時間的沙漏

一點一滴的逝去

迷濛的月晚

為我這流浪者更添一分孤獨

不願回去那世人所稱頌的溫暖的家

只想一路流浪到盡頭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真實? 虛偽? 笑容


背後的身影中

看不到一絲的面孔

只能從後面

期待著轉身過來的笑容

走過一條又一條的街

不曾加快腳步

也不曾放慢腳步

依然無法清楚的了解到他的心

只能隨意猜測

不敢妄自斷定

而一逆風襲來

他順著風向後

風激起的面容

是猙獰     是自然

期待著的心

就如同從遠放射向弓箭

像一箭穿心般的層疊傷害

沙漏不斷的流逝

一道如暴雨過後照射出來的光

直射他的背後

帶來的是一個微笑

經過多少的欺騙以及受創

無法再次相信他的笑

也無法相信他所說的話

困惑    憂慮     掙扎

迎面而來的不是風

是他的臉

無法自拔的羞怯

怕被騙   怕被打

卻自然而然的想再看一眼

或許是痴心絕對

或許是被架鎖鍊

雙手試著想遮住眼

一個力氣就給用開

眼淚如洩洪般的水庫

急流湧奔的到處逃竄

真實還是虛偽的笑容

無法用手取得

不管經歷的時間長短

心中儘管有多麼的害怕

依然期待著

那是真實的笑容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違反?禁忌?


夏天的風

總是吹著舒適

享受著如今擁有的一切

熱情與愛情正是萌發的時候

然而時間的流逝

秋天的風

就像夏天的風被一條如忘情水般的鎖鍊綑住

當時正享受著陽光的滋潤時的溫暖

現已化為虛有

妄想著能再一次的擁有

掙扎、咬牙

種種的掙脫術

為的就是能一起的享受著世界

掙開

違背了大自然的規律

整個世界或許會受影響

禁忌的想法與做法

不顧一切的完成那一秒的時間

只想就這樣的時間暫停

讓那所謂的禁忌與違反

從此的消失而去

假若是彼此的信任

何必在乎禁忌

何必在乎違反的規定

相愛

是不顧一切的一起

那些的反對

可能是上天給予的考驗

這樣的相信

這樣的祈禱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疲累


在那汪洋的大海上

從沙灘上望眼看去

不曾停歇的白雲

訴苦著孤單與寂寞

紛紛落下那泣雨

曾經的憂慮

曾經的自認為是幸福的甜

曾經的曾經

回頭看那片海

海水的水面似乎升高了

對於其他事物所建築的牆也越來越高了

真的不知道哪時候有人會破城

真的不知道哪時候可以出城

疲累與痛苦似乎耽擱在長安城中

日日夜夜的尋無陽光

卻尋到暗無天日的黑暗

一身他人無法看清的痛苦

獨自的承受著

我不是永遠屹立不搖的

不是其他人所謂的忠實

時間的沙漏

或許正催促著我的寂寞更加的瀰漫

疲累與痠痛不斷的如鞭打般抽打的傷痕

獨自走過夜晚下的路燈

心中仍有著不滅的火花

卻無家可歸
 
嘆息嘆息

伸腰彎腰

打著暖身操

皮膚卻一絲的未嘗感受熱

冰冷孤獨寂寞痛苦

言語形式上的形容

卻無法找到一個形容那無形的疲累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不敢怎麼去表達



強勁的風

打散了草原

毫無掩蔽的綻開他的心

似有若無的猜疑

向前一步

或許跨進了未來美好的時光

怕的是

一輩子的羞怯與尷尬

後退一步

也許就這樣和他保持關係

後悔著

不曾跟他表達我的心

周旋著不知何處的旋轉木馬

進了跑道中

無法退回起點

無法跑向終點

但內心卻仍然的妄想與渴望

擔心他人的歧視

害怕朋友的憎恨

只好像隻孤鷹

在天空旋繞著

遠遠的看著他那身影

永不離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分憂,解憂


在茫然的大雨中

兩人各撐著不同的雨傘

看著他的側臉

深深的感覺到憂愁

即使他回頭罵我

或者不以為意

依然的想要在他身上尋一點憂

取點忘憂草向他身上揮

無情的公車

不慌不忙的載走了他的一切

試著想踏前

卻又害怕

身邊的人的猜疑

畢竟那是個不想公開的事

等待或許是最佳的戀情

分憂也許是那違規的底線

望著

高興的是他還存活在我眼前

想著

身邊沒有任何人可依靠

不斷的想像

不斷的思念

仍沒有為他解憂

只能看著他的憂

一點一滴的累積成塔

但願我是那破塔的指揮官

將他從深不見底的古墓裡

拯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9-12-15 21:03 , Processed in 2.700944 second(s), 2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