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慢慢來的雲

【長篇小說】 天使的旅行

[複製連結] 檢視: 2193|回覆: 15

「什麼?」歐肯納還來不及回應,傑瑞德迅速舉起右手走到門旁,一拳就把門打飛到走廊外,從門後面竄出一個

矮小的男人,拔腿就往走廊盡頭衝去。有好幾名護士和病人被男人兇猛的推開撞上牆壁,現場哀嚎聲四起。

「傑瑞德,別讓他跑了。」歐肯納衝到門外迅速下達指示。

「了解,將不明目標設定為T1,戰術設定為捕獲戰,從G1到H23指令跳過,立即執行戰術。」傑瑞德從皮

革外套後方掏出了一把深褐色的散彈鎗,迅速迴避倒在地上慘叫的人們,追逐前方正在逃跑的人影。矮小的男人

上了醫院逃生用的樓梯往上逃竄,傑瑞德對他開了一槍,男人的手臂被流彈打到,噴出一大灘藍色的鮮血,但速

度卻絲毫沒有減緩直往頂樓奔去。

「血液分析,確認T1目標為厭世者,等級不明。戰術設定改變壓制戰,立即執行。」傑瑞德一跳就越過半層樓

梯,直逼厭世者而去。厭世者"砰"的一聲踹開頂樓的門,傑瑞德提著散彈槍追上,但是目標卻突然消失蹤影。

「失去目標蹤影,推測T1目標使用迷蹤設備,全偵測系統開啟,戰術設定為反擊戰。」傑瑞德沉著地搜尋四

周,位處醫院頂樓且下著大雪,周圍並沒有可遮蔽的空間,厭世者逃到這裡實在令人不解。

「目標出現,距離8.2公尺,六點鐘方向。」傑瑞德流暢地轉身對準朝自己露出尖牙利爪的厭世者開槍,子彈

千驚萬險的掠過厭世者的頭部,打中厭世者後方的水塔,大量的水馬上噴湧而出。

「目標接近,近身戰開始。」傑瑞德拋下散彈槍,外套的袖口彈出一把鋒利的戰鬥用鋸齒小刀。厭世者猛力一

刺,傑瑞德斷然伸出右手臂抵擋,尖銳的利爪埋入傑瑞德的皮膚裡無法動彈,同時間傑瑞德的小刀往前刺進厭世

者的喉嚨,厭世者雙眼立刻睜大並滿臉痛苦,另一隻手緊刨著傑瑞德手持小刀的手意圖掙脫。

「受洗過的小刀嗎…?」厭世者斷斷續續的說。

「肯定。壓制戰結束,確認目標無法行動。」傑瑞德想拔出被利爪刺進去的手,卻發現利爪緊勾著他的手使他無

法拔出,傑瑞德也發現到這名厭世者的雙手並沒有剛剛被散彈槍擊中的傷口,雪地裡也只有頂樓的門附近有藍色

血跡。

「現在才發現的話已經太晚了。」厭世者狼狽的臉露出邪惡的笑容,一把半月型的彎刀直接從背後貫穿傑瑞德的

身體,傑瑞德的瞳孔迅速放大,整個人抖動了一下後,雙眼死瞪著前方再也沒有動靜。手臂流滿藍色鮮血的厭世

者從傑瑞德身後走出來,幫另一名厭世者拔出受洗的小刀。

「該死,沒想到會被這種機械人偶傷成這樣…你的手怎麼樣了?可以復原吧?」差在喉嚨的小刀被拔出後,厭世

者啞著嗓音問道。

「沒問題,看樣子是一般的子彈,現在去殺那個女的還來得及,她的義肢還沒辦法用,逃不了的。」厭世者抽出

彎刀說。

「那就快走吧,教廷的人趕來的話就不妙了。」兩名厭世者背向傑瑞德正要往頂樓入口走去時,後方發出了一聲

槍響。有著尖嘴獠牙的厭世者頭部被爆開來,腦漿和藍血噴灑在雪上,身軀砰然一聲往前趴倒。

「怎…怎麼可能?」另一名拿著彎刀的厭世者驚愕地看著沒了頭的同事,再轉向面前雙瞳發出紅點、鎗口冒出白

煙的機械人偶。

「不可能,機械人的動力裝置不是在胸口嗎?怎麼可能還會動?」

「奈米結構陣列展開,第3、6機構開啟,B狀況確認,啟動。」傑瑞德把散彈槍拋在地上,緩緩往前伸直右

手。

右手的皮膚躍出無數閃著藍白光芒的電流,手臂發出劇烈的銀白光芒開始膨脹變形,從光芒前端突出一個201

mm巨大砲口,光芒逐漸往後消退,傑瑞德的右手已換成了沉重的巨大砲管,砲管上還有許多粗大的管線連接傑

瑞德的肩頭。

「展開完成,參數設定完成,攻擊…」傑瑞德話說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原本對準厭世者的火砲也垂到地面。

「搞…搞什麼?」極度緊張的厭世者看到傑瑞德的動作突然停止,似乎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停止,所有攻擊權限移交給歐肯納。」

厭世者的身體斷成兩截躺在地上,白色的雪沾滿令人作噁的深藍色鮮血,歐肯納拿著比人高上許多的大劍,面無

表情的出現在頂樓門口。

「在屋頂用大砲攻擊的話會讓連累到很多人的,傑瑞德。」歐肯納拖著大劍走到倒臥在雪地的厭世者旁邊,舉起

劍就往厭世者的喉嚨刺下去。

「你應該跟襲擊菲雅的護送隊是同一路人馬吧?目標是"朗基奴斯"嗎?」歐肯納冷冷的問道。

「人類怎麼會知道那個東西的存在…?」厭世者驚恐的問。

歐肯納彎下腰,對著厭世者輕聲說:「首先我要澄清一下,我並不是人類。還有,這東西是不能落入你們厭世者

或是人類教廷手中的,一但被其中一方取得,那麼我和其他人好不容易建立起的物種平衡關係就會瞬間消失,世

界就會被毀滅。我可不想做幾千年的白工,所以呢…」歐肯納抓起劍柄連同厭世者拔起,然後把只剩下上半身的

厭世者狠狠的甩到空中。

「殺了他,傑瑞德。連一丁點殘渣都不要留下。」歐肯納俐落的把劍往旁一揮,沾附在劍上的血漬輕鬆的被甩

開。

「指令接受,執行。」砲口內部開始劇烈灼熱,一道巨大的紅光從砲口一踴而出,覆蓋了還在空中死命掙扎的厭

世者,將灰白的天空染成了血紅色。

[ 本文章最後由 慢慢來的雲 於 08-9-10 22:10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盡是些麻煩事情。傑瑞德,去連絡老古,那東西要快點也解密,不然到時候厭世者攻過來,可是會

對這裡的居民帶來很大的困擾。」大劍不知何時消失了蹤影,取而代之的是歐肯納手腕掛著的銀色十

字架腕鍊。

「R1目標出現,距離3‧5公尺,10點鐘方向,仰角0。」

菲雅出現在頂樓門口旁,上半身披著一件白色襯衫,下半身僅穿著一件白色內褲。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不是一個普通…的醫生和…助理吧?」菲雅虛弱的靠在門邊喘氣,每說一句

話就吐出一大團白霧。

「居然可以用義肢行走了?明明還沒做訊號連接…」歐肯納驚訝的望著她,不過隨即發現她的左手有

嚴重的擦傷,鮮血不斷從傷口流出。

「告訴我!」菲雅不可思議地用義肢雙腳挺住身體,左手顫抖的舉起傑瑞德的散彈槍,對準歐肯納和

傑瑞德兩人。

「R1目標採取攻擊態勢…」傑瑞德身體微微往前,歐肯納伸手擋住。

「穿成這樣可是讓我很為難的,畢竟我也是個男性。」歐肯納自在的走到散彈槍的槍口面前,完全沒

有防備。

「不要逼我動手!我是認真的,快回答我的問題。」散彈槍的板機微微向後了幾釐米。

「我現在不會回答妳的問題,但是等你完全康復之後我就會回答妳。」歐肯納簡短的說,槍口已經抵

住他的胸膛。

「把我當傻子嗎?你以為這樣說我就會相信你嗎?」

「沒錯,我的確是這樣認為。妳不相信我,就開槍。相信我,就把槍放下,回床上休息。」

歐肯納展現出相當程度的自信,讓菲雅只能啞口無言。眼前的男人完全不畏懼胸口的散彈槍,為什

麼?是他認為自己能掌控一切狀況嗎?還是說只是在賭命而已?

菲雅的散彈槍漸漸往下滑落,無聲無息地落進厚厚的雪堆裡。她緊繃的身體逐漸瓦解,身體往前歐肯

納方向倒去,歐肯納將她謹慎的接住,把她抱起來。

「你的傷怎樣了?」歐肯納雙手抱著飛雅,關心地看著傑瑞德胸口的大洞。

「整體系統運行率67%,預估2小時38分鐘後可完全修復。」

「那就好。敵人的先攻被我們擋下來了,估計可以拖延一點時間,在那之前一定要把"朗基奴斯"搞

定才行。通知老古了嗎?」

「12分鐘之前已送出訊息,等待通知中…」傑瑞德的頭微微一側。

「接收到一則新訊息,解密中…完成。訊息內容為"操!你這個畜生馬上給我滾過來!"」傑瑞德用

毫無抑揚頓挫的語氣念完。

「火氣還真大,等等又要挨一頓臭罵了。」歐肯納看著菲雅沉睡的臉龐,嘆了口氣。

「麻煩事情還真多。」



吵雜的機械磨擦聲傳進菲雅的耳朵裡,菲雅緩緩張開雙眼打量四周環境,這是第二次回到這個病房

裡,依舊是天藍色的天花板和米黃色的牆壁,但外頭已經是一片漆黑,也完全看不到飄雪的痕跡。病

床的兩旁擺了比上次還多上許多的電腦設備,菲雅轉頭看向她的右肩膀,愕然發現一個銀色圓盤安置

在她的右肩側,盤邊接了許多紅藍電線連接至電腦上。菲雅突然感覺到下半身有些怪異,用左手拉開

棉被一看,一雙未舖上人造皮膚的機械義肢安置在她的身上,裡頭的機械零件不斷的旋轉扭動,裡頭

還有不斷閃爍的藍亮點,還有紅色液體不斷在無數細小的管線中流動,看上去相當驚人,嚇的菲雅趕

緊將棉被鋪上。

「右足推進器狀況?」歐肯納背對著病床,專心操作儀器。

「液壓不足,機體溫度過高,第三晶元系統無回應。」傑瑞德站在旁邊,雙眼緊盯著螢幕。

「嘖,都菲雅的關係,現在搞得一團糟。」

「弒魂者系統出現排斥現象。」

「用備用方案重新載入,以休眠模式開啟系統。」

「了解。」

一個金屬碰撞的聲音響起,歐肯納停下手邊工作抬起頭來,發現菲雅已經挺起身子,滿臉警戒的盯著

他看。

「不用對我抱持著這麼大的敵意,病人就乖乖的躺著接受治療。」歐肯納不耐煩的說。

「你在幹嘛?」菲雅懷疑的問。

「如你所見,正在幫你善後。」歐肯納又再度低下頭。

「善後?」

「多虧你的偉大的毅力和勇氣,好好的義肢被你搞得亂七八糟,好不容易趁你還在昏睡的時候把你的

雙腳搞好,讓你省點皮肉痛。有點知識的人都知道,義肢技術才剛剛發展,是種費時且需要病人高度

配合的技術。我強烈希望你可以翻翻那本書。」歐肯納指向放在床邊一本厚重的書冊,書面封面寫著

"義肢保養及使用技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剛剛聽到什麼弒魂者的,你在我身上裝了什麼?」

「你是軍隊的人吧?聽說軍隊很重用擁有義肢的人,也就是一般人說的"改造人",好聽點是重用,

難聽點就是叫改造人上前線當砲灰而已,反正只要腦袋沒被打掉,身體任何部位都可以換成義肢。這

次事件結束後,想必你會回軍隊吧?你一旦回軍隊,一定會被當成犧牲品,我可不希望我辛辛苦苦救

回來的人又被送去當砲灰。」歐肯納停下手指,坐到菲雅床邊仔細檢視右肩膀的銀色圓盤,然後拔掉

圓盤上的電線。

「所以呢,我在妳身上裝了一些小玩意兒,可以讓妳在戰場上存活下來。」

「我還沒聽說過有東西可以幫助人在戰場上活下來。」菲雅輕蔑的說。

「你接下來就會聽到了。噢,抱歉,不建議讓我看到你的內褲吧?雖然我已經看過很多次了。」歐肯

納往後一挪,逕自把棉被掀起,俯身觀看足部義肢中的紅色液體流動。

「我幫妳的腳義肢裝了小型推進器,在一定時間內可以提高你的移動速度和彈跳力,輸出功力調到最

大的話,也可以短暫的在空中飛行。不過這些都要看你日後能不能靈活使用義肢而定就是了。」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可別太感動阿,只是好人幫到底而已,只是我總覺得我好像幫到一個麻煩的女人。」歐肯納打個哈

欠,站起身子。

「不是指這個,我是問你,為什麼要對我有所隱藏?你知道我護送的是甚麼東西對吧?你也一定知道

為什麼厭世者會二度襲擊我對吧?」菲雅緊繃著臉問道。

歐肯納面無表情的看著她一會,然後轉過身去從桌上拿起一個鐵製的灰色圓筒。歐肯納輕按下圓筒上

的紅色開關,圓筒中央冒出了一條細縫,從隙縫中流出白色的冰冷氣體。圓筒上下分離打開,歐肯納

從裡面取出了一個銀色的機械手臂,看起來內部構造和菲雅的腳部義肢大致相同,由奈米纖維肌肉和

強化碳鋼骨架所構成,還有許多細小留著紅色液體的管線分部在肌肉和骨架上,特別是在手掌的骨架

中央安裝了一個晶瑩剔透的小水晶球,晶球內彷彿有透明液體流動著。

歐肯納拿著機械手臂走到菲雅旁邊,在沒有任何預料的情況下,歐肯納就把手臂裝在菲雅右肩側的銀

盤上。

一陣劇烈的刺痛立刻衝進菲雅的腦裡,像是不斷被大斧劈到一般撕裂的疼痛,菲雅痛得無法忍受,幾

乎要大叫了出來。

「你這麼想早點知道實情的話,就忍受這種痛苦吧。原本是還要多觀察幾天才要安裝右手義肢的,不

過你既然這麼著急的話我也懶得阻止妳。你就在沒有麻醉的狀況下做神經接續吧。放心,等疼痛結束

了,我就告訴你事實的真相。」歐肯納拉來一張小椅子安然坐下。

「嗯…」菲雅緊咬住雙唇,硬是把衝到嘴邊的喊叫聲吞回去。這是一種無法言喻的痛苦,右肩膀的每

條神經似乎被機械手臂拉扯一樣,整個人幾乎都快要昏死過去,但菲雅努力保持住意識,在她心中只

記得歐肯納說的最後一句話:「等疼痛結束了,我就告訴妳真相。」

在經過猶如數十年般的幾分鐘後,右肩側的疼痛突然完全消失了,讓原本左手緊抓住床邊不放且不斷

冒著冷汗的菲雅嚇了一跳。疼痛感消失之後,取而代之的是跟雙足一樣的不明異樣感,好像遺失已久

的右手又回到自己身體般,既親切卻又帶有陌生感。

「真虧妳撐得過來,我還蠻期待你暈倒呢,這樣我可以去小睡一會。」歐肯納滿意地看著螢幕顯示的

一條條直線。

「看起來似乎沒多大問題,先別急著測試義肢,休息一下,我去安排復建的房間。」歐肯納正準備起

身要走時,菲雅意外地用剛安裝好的義肢右手拉住歐肯納的衣服,但是力道過猛,歐肯納整個人被扯

到地上,翻了個倒栽蔥。

「我不需要復健,我現在就要知道事實的真相。」菲雅從病床上坐起來,堅定的說。

「妳還真急呢…好痛…不是跟妳說過先不要急著用義肢的嗎?弄個不好會死人的,還好是我的衣服被

扯掉,如果被你抓到我的手豈不是換我要裝義肢了?」歐肯納揉揉屁股抱怨道。

「是你自己避重就輕,一直拖延我的問題不回答。」

「好吧好吧,我先透露一點就是了,不然你可能會把我的脖子扭斷。傑瑞德,把外部組件拿過來。」

「了解。」傑瑞德點點頭後,轉身離開病房。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首先,你想知道什麼?」歐肯納緩慢慎重的坐到椅子上,深怕稍坐重一點屁股就發痛。

「全部。」

「要求還真多。」歐肯納搔搔頭思考了一下。

「好吧,先說說你保護的那個黑盒子好了,妳說妳不知到裡面裝了什麼東西對吧?」

「你知道?」菲雅問。

「算是吧。黑盒子裡面裝的是一個長槍的槍頭,名字叫"朗基奴斯"。」

「槍頭?」

「是的,當然那不是普通的槍頭,不然也不會要軍隊來護送了。」

「那槍頭有什麼名堂?」

「你相信這世界上有神存在嗎?」歐肯納突然問。

「那跟"朗基奴斯"有甚麼關係?」

「因為它可以殺死神。」歐肯納平靜的說道。

「你在唬弄我?」菲雅懷疑地問。

「不,我沒有在唬弄你,我很認真。」

「這事上根本沒有神的存在。」菲雅堅定的說。

「的確,這世界上沒有神,我所說的可以殺死神,只是一種誇示法而已,代表它的力量如果全開的

話,殺死神也不足為奇。」

「那"朗基奴斯"到底是做甚麼用的?」菲雅沒好氣的問道。

「別這樣嘛,我很認真的解釋給你聽耶。我對"朗基奴斯"也不是很了解,我剛剛所說的也只是聽書

上形容,是真是假我並不曉得。但在最近,我從一個朋友身上得知有關"朗基奴斯"被挖掘出來的情

報,以及一些極度機密的資訊。由於內容過於聳動,我對這些消息也是抱持著半懷疑的態度。」

傑瑞德抱著一個黑箱子走進病房,歐肯納接過箱子打開,裡面放著好幾片乳白色看起來像是塑膠製的

圓弧片,還有幾罐裝著皮膚色溶液的玻璃瓶子。

「傑瑞德,先把數據裝進奈米細胞裡。」歐肯納把瓶子拿出來遞給傑瑞德,又把圓弧片拿出來,且一

一插上電線連接到電腦。

「141-TYPE,這可是用最新機器人"蜘蛛"身上取下來的裝甲製成的,可以輕鬆檔下重狙擊

槍的子彈,不過坦克砲打過來的話還是有點吃力就是了,能閃就盡量閃吧。」

裝配義肢的外部裝甲比起連接神經突觸還要簡單上許多,但是在菲雅三不五時就問上一句"內容到底

是什麼?"或是"你不要對我裝什麼奇怪的機關喔!"之類的話,讓歐肯納從一開始的安撫變成"恩

恩。"的應付式回答到"拜託妳安靜點,我不能專心了。"。到最後歐肯納受不了,只能搞了一個小

小的手段,他打開菲雅義肢的痛覺系統,然後輕輕拉了一下義肢的主神經線,菲雅馬上痛得大叫。

「你在做甚麼!?」菲雅忍著眼淚罵道。

「誰叫妳一直在旁邊煩我,害我都不能好好做。」歐肯納冷冷的說。

「誰叫你…」菲雅看到歐肯納的手指又抓住神經線,立刻乖乖閉嘴。

過了安靜的二十分鐘,歐肯納用手背擦擦額頭上的汗,站了起來。

「真是的,幾分鐘內就裝好的東西,都是某人一直碎碎念的關係害我白忙那麼久。」歐肯納邊抱怨邊

檢視剛拼好的外部裝甲,外表看起來已經和正常人的手足沒什麼不同,只是關節處依舊可以看到銀色

的機械球體。

「又不是我的錯。」菲雅反駁道。

「資料輸入完成,奈米細胞活化完畢。可以注入義肢裡了。」傑瑞德拿著瓶子走過來。

「那是什麼?」菲雅問。

「這個嗎?」歐肯納接過瓶子打開瓶蓋,並拿出一個粗針筒放進去把液體吸起來。

「這是奈米細胞,它有相當多的功用,傳說古代人類將它注入身體裡面來修復或維持器官運作,可以

大大提高壽命。我給妳的奈米細胞可以在義肢外面形成皮膚保護義肢,有耐熱和緩衝攻擊的效果,而

多於的奈米細胞會流入義肢裡面,做修復和維持機能運轉,喔!對了,我還把它設定成可以儲存能

量,以備不時之需。」歐肯納把針頭刺進義肢表面的一個小孔,然後把裡頭的皮膚色液體注進義肢

裡。

皮膚色的液體從裝甲的各個縫隙處湧現,奈米細胞以穩定的速度擴散且相互連結,裝甲外殼和各個關

節處都被奈米細胞填滿,現在看起來就真的像是正常人的手和腳一樣沒什麼不同,膚色也和菲雅的膚

色天衣無縫地合在一起,菲雅訝異的看著他的右手和雙腳。

「你現在動動義肢看看吧。」歐肯納往後退一大步,深怕菲雅拿他開刀。

菲雅用左手摸摸右手手掌,觸感就跟真的一樣,就連掌紋也是相互對稱的。

「好厲害…跟我印象中的義肢差很多。」

「當然了,這才是真正的義肢,你之前看到的都是些騙吃騙喝的醫生胡亂搞出來的玩具罷了。」歐肯

納自傲的說。

好幾件衣服丟到菲雅的床上,菲雅疑惑的看著歐肯納。

「這是在幹嘛?」

「換衣服阿,難道妳想穿著一件病人用的衣服和一條白內褲走在街上嗎?」

「你不是要告訴我事實嗎!?」菲雅著急的問。

「我這不是要帶妳去看事實了嗎?你要就快點吧。」歐肯納轉過身打開房門離開病房。

「欸…我要換衣服。」菲雅結巴的說,傑瑞德還站在床邊緊盯著她。

「根據歐肯納下達的指令,我有保護及監視妳的任務。」傑瑞德平板的回答。

「包括換衣服?」

「肯定。」

「肯你的頭,給我滾出來!」歐肯納氣沖沖的衝進房間一把拉住傑瑞德的衣領往外拖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斯摩爾鎮位於人類世界的北方大陸中,是一個終年覆蓋著白雪的偏遠小鎮,但是人口卻意外的相當多,約有

12萬人左右。當地人深信,位於鎮中央噴水廣場的女神雕像,能夠嚇阻惡魔,也就是人稱"厭世者"的生

物侵襲,保佑居民的安全,因此從各地遷居過來的人越來越多,從原本的小村落逐漸茁壯成一個富裕的小

鎮,對現在的世界來說猶如桃花源般。


在圍繞著廣場的市集裡,有許多人趁著大雪過後得到的短暫溫暖陽光,趕緊出來採購食物和生活用品,市場

人山人海,吆喝聲從不間斷。

「小心點,別採到其他人的腳。」歐肯納對著菲雅悶悶的說,他剛剛才被菲雅的腳踩了一下,現在正一拐一

拐的走路。

「你為什麼要挑人這麼多的地方走阿?」菲雅像是剛學會走路的嬰兒般,身體搖搖晃晃的。

「我有什麼辦法,我們要去的地方一定會經過這裡,倒是你為什麼步讓我或傑瑞德扶著你走阿?長那麼大了

不知道在害羞什麼。」歐肯納嘲笑道。

「囉嗦,我又沒害羞。」菲雅紅著臉駁斥。

好不容易擠過人群,他們轉進廣場旁的小巷子裡,巷子裡也是有川流不息的人潮,但這裡並沒有賣像市集裡

許多吃的或是鍋碗瓢盆之類的東西,這裡的店家大多沒有店名,但在店門口卻可以看到許多從遺跡裡挖掘出

來的科技,像是戰車的履帶和砲管,沒有任何推進器卻可以浮在空中的箱子,還有店門口飄浮著一顆長滿鬍

渣的大叔頭,頭的下方掛著"隱形衣歡迎試穿"的字樣。

「這邊大部分都賣剛從遺跡挖掘出來的物品,也有從軍隊中淘汰不用的裝備。這裡就像一個"死地"一樣到

處都是寶,只是這裡安全多了,且不用被政府收取入場費,也不會有厭世者偷襲。」歐肯納補充說明。

「我的義肢也是從這裡來的嗎?」菲雅看著一個右手沒覆蓋上人造皮膚的人,正在示範如何單手舉起一個1

0噸重的啞鈴。

「零件是從這裡來的沒錯,組裝是我組的。」歐肯納一行人停在一間老舊的店面前面,外頭都沒擺放任何東

西,連個盆栽都沒有,好像面前其實只是個普通住家而已。

歐肯納向前叩門,過了好久才從裡面聽到拖鞋脫地的沉重聲響。門緩緩打開,一個穿著骯髒的白色無袖上衣

和吊帶褲的瘦弱老頭子,雙眼帶血絲的看著歐肯納一行人。

「呦!」歐肯納舉起手打招呼。

「呦個屁!我幾天前叫你滾過來?現在才過來是怎樣?還特地挑我準備要休息的時候!你是存心想整我

嗎?」老頭子突然發起凶狠脾氣,嚇了菲雅一大跳,傑瑞德也伸手往後準備掏出散彈槍,歐肯納趕緊阻止。

「對不起嘛,我也不是故意要拖到現在才過來的,完全是她在那邊一直煩我害進度一直落後,我是真的想馬

上衝過來的。」歐肯納急著解釋。

「又怪我!?」菲雅氣憤的說。

「不怪妳怪誰?要不是你擅自用義肢跑到頂樓,我就不用那麼大費周章重新整理神經束了,妳知道接一條神

經要花上多久嗎?一小時耶!!妳自己數數看妳的神經有幾條?要不是我技術高超,兩天就接好全部神經,

妳現在搞不好還躺在床上唉唉叫勒!」歐肯納大聲回嘴。

「我不去頂樓的話,我還不知道你們藏了些什麼東西呢!」

「我本來就沒藏什麼東西阿!」

「才怪!你說謊!」菲雅馬上反駁。

「吵死啦!」老人大吼一聲,阻止兩人的鬥嘴。

「你們幾個先進來吧,老頭子我可不想一直站著看你們吵鬧。」老頭子轉身走進去,歐肯納他們也跟進。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裡頭是個相當雜亂的環境,板手和螺絲釘散落一地,幾個奇形怪狀的機器轉動著皮帶咻咻地運轉著。天花板

上和牆壁佈滿了塑膠管線,還有好幾個控制閥和指針顯示器,讓人以為來到潛水艇裡頭。

「這位是古德力教授,他專長分析從死地挖掘出來的各種機械,並加以改造變成人類日常可以使用的東西。

義肢技術和小型推進器技術就是他挖掘並復原的,但是他不滿政府和教廷給他的待遇,所以躲來這座城市繼

續做研究。」歐肯納幫老人做介紹。

「不准給我提過去的事情。」老人從旁邊的機器堆中擠了出來,手上捧著一個黑色的木盒子,菲雅看到立刻

大叫。

「那個是…!」

「沒錯,那就是妳和那些可憐的軍隊走狗保管的鳥東西。」老人毫不客氣的說,並走到桌子前,一股腦把桌

上滿滿的機械零件掃到地上,再把黑色的木盒子放在桌上。

「你說什麼!?」菲雅氣憤的說。

「別生氣,他說話就是這樣。老古,情況如何?」歐肯納夾在兩人中央做緩衝。

「要打開很簡單,隨便一撬就開了,問題是打開之後。」老人打開盒蓋,一個金色的菱形槍頭放置在紅色的

內襯裡,槍頭上還沾有黑色的血漬。

「打開之後怎樣?」歐肯納問。

「連個邊都摸不到。」古德利聳聳肩說。

「什麼?」歐肯納瞇起眼睛。

「打開盒子且確定沒有任何陷阱之後,我本來想要拿起裡面的東西,卻發現我怎麼拿也拿不到。那東西…說

白話點,這東西正處於存在於空間卻不存在於時間的狀態。」

歐肯納伸出手指往槍頭想把它取出來,手指正要碰觸到槍頭的時候卻停了下來。過了一會兒,歐肯納把手收

回去。

「怎麼了?」菲雅著急的問。

「這個嘛…」歐肯納露出苦笑搖搖頭,示意菲雅去試看看。

菲雅伸出左手往槍頭而去。突然間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正當手指要接觸到槍頭表面的時候,菲雅發現無

論她再怎麼往前伸出手指,就是摸不到槍頭一分,她感覺到她的手指正在移動要觸碰它,而它也靜靜的躺在

盒子裡絲毫不動半分,但就是碰不到,無論出多大力氣都一樣,直到菲雅把手抽回來後才回復正常。

「不…不可能,這到底發生甚麼事情?」菲雅嚇得直冒冷汗。

「是催眠嗎?」歐肯納問。

「你們幾個離桌子給我遠一點。」

古德利拿出銲槍對準黑木盒,轉開上頭的控制栓,幾千度的藍白色的火焰立刻從槍管衝出燒向黑盒子和金槍

頭。

「喂!你幹嘛!?」菲雅見狀著急地大喊。

放置黑盒子的工作桌被燒得通紅,黑盒子卻還好端端地待在火焰中。古德利觀上控制栓,把銲槍擱到一旁。

「我可不知道催眠術對銲槍有用。」古德利說。

「頭大了呢,難道是"自我原界"嗎?」歐肯納搔搔頭。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就只剩下它了。」

「自我原界?是厭世者的那個絕對防禦嗎?」菲雅懷疑的問。

「絕對防禦?你們軍人都這樣稱呼嗎?真是膚淺阿。」古德利輕蔑的說。

「不…不然你說要怎麼稱呼?」

「絕對防禦只是"自我原界"的一小部分,從字面上來看。」古德利拿出一根老舊的煙斗刁住,悠閒的點燃

煙草。

「根據古人-佛洛依德先知的知識可以知道,世上的靈魂擁有所謂"自我",而佛洛依德主張,當"自我"

與理性互相共鳴時,也就是可以支配"自我"的時候,便可以干涉現有的物理法則,或者是創造出屬於自身

的絕對法則,但是通常範圍都很小,且持續時間不長。而一般科學家都相信,有關"自我原界"方面的技術

厭世者遠遠超過我們。」古德利吐了口白煙。

「但是在軍方裡面…」菲雅想要反駁,馬上被古德利打斷。

「軍人眼光小,腦袋裝屎,你也要跟他們一樣嗎?」古德利毫不客氣的說。

「雖然很不想打斷你們的激烈討論,但是我想說幾句話。」原本在躲在旁邊繼續摸索黑盒子的歐肯納突然插

進來。

「或許你們不太會相信,但是大概再過幾分鐘厭世者就會攻入這座小鎮,我想請你們先帶著朗基奴斯去避難

吧,老古你的的地下室可以躲吧?傑瑞德,馬上連絡鎮長通知居民避難,就說是我講的,認證碼03A39

1SS45。」

「了解。」

「你怎麼知道厭世者要來了?」菲雅狐疑地問。

歐肯納抓起黑盒子,把盒蓋背後給菲雅看個仔細,盒背的內襯被歐肯納割破了一道傷痕,傷痕裡頭有張深藍

色微微皺起的紙片。

「這是什麼?」菲雅問。

「這只是普通的紙,但是上面沾了厭世者的血液,歐肯納你有摸那張紙了?」古德利湊上來看後問道。

「恩,摸了之後這張指馬上就變得皺巴巴了。」

「喔,那就刺激了,暗藏的發訊器被發現,厭世者想必會立刻來搶走"朗基奴斯"吧。」

「就是這樣啦,老古你帶菲雅先去躲著,你的地下室擠得下兩個人外加一個盒子吧?」

「欸抱歉喔,那是我的研究室,我可不想讓一個外人踏進我的天堂裡。」古德利滿臉抗拒。

「我最不想和滿口胡言的科學家待在同一個房間,而且我是軍人,有對抗厭世者和保護居民的義務。」菲雅

也說道。

「我不想再說第二次,馬上去地下室避難,你們只有一個任務,就是隱藏好自己和"朗基奴斯"不被發現,

可以嗎?」歐肯納走到門口。

「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的,我可不想要一個裝著義肢而且居然沒做復健的人來幫我。」歐肯納當著菲雅的面關上房

門,踏入已變成陰天的天空。

「接下來,得讓那群孩子知道搶我的東西是得受很大的處罰才行呢。」歐肯納轉轉腰和脖子,露出了邪氣的

笑容。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3:32 , Processed in 3.036357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