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夢想世界

[複製連結] 檢視: 1355|回覆: 4

作者的肺炎(?

如有錯字請指教......謝謝

--------------------------------------------------------

── 開端──


超乎常理的情結無時無刻都會發生在這個世界,

沒錯這就是『幻想』與『現實』結合體-----『夢想世界』。

故事發生在位高中生的生命劇本裡的一段情節,

這位高中『艾霖』。

由於成績優異,獲得去日本留學的台灣代表生,

這位雖是高中生,

但是有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去,

將再故事裡一一浮現.......

六年前

我獨自走在熱鬧的大街上

心理抱怨著:「煩死人了,都是那一個傳送員害的,害我傳錯地方」

是的!艾霖原本的目的地是『日本』,高層特別給艾霖一次免費傳送的機會

結果....傳送員把座標輸入錯誤,竟然把把艾霖傳送到一個叫台灣的海島上

六年後的今天

艾霖的宿舍

我正在收拾行李,準備退房

因為上禮拜一獲得前往日本留學的機會

當通知單寄來之後,我看完之後就把它收到抽屜裡去了,

臉上也沒有透露出絲毫喜悅的表情,其實心裡很高興
房東以為我沒被選上,就沒再過問了。

到了隔天我將通知單拿給房東看並且告知下禮拜一就要退房了這時房東也很高興對我說了

聲恭喜,我只淡然的回了一句謝謝。

----名間公車總站------

趁公車還沒來的時間逛了一下旁邊販賣飾品的小攤子

選看看有沒有適合自己的裝飾品

拿起一條串著一把長度大約三公分的短劍的項鍊

看了許久

老闆發覺艾霖有點中意那一條項鍊,突然對艾霖說道

「小伙子,喜歡那一條嗎??」

被老闆突如其來的一句話

「呃......嗯!」

接著老闆用豪爽的口氣對我說道

「今天我最後一次營業,那一條算你50元啦!」

從口袋裡掏出50元遞給老闆之後,就把項鍊放到口袋裡 就直接往客運站走去了

上了往台中的遊覽車之後,走到倒數第二排的空位子

把行李放上了置物架,拿出了放在口袋裡的項鍊

正準備要戴在脖子的時候,發現短劍後面好像有刻字

仔細看了一看,順勢的唸出上面刻的字【輝煌的守護者─輝刃】

這時短劍出現一個投影畫面並且發出類似電影裡的高科技電腦的聲音

「程式啟動....辨認聲音頻率....使用者登錄...」

被輝刃突然發出的聲音嚇的我馬上把輝刃丟到旁邊的空位上

過了幾秒,輝刃講話了

「主人您好,在下的名字叫做輝刃,可否能告訴我您的名字來完成使用者登錄的程序?」

我頓時只能發出斷斷續續的聲音

「你....你好....我....我叫....艾....霖」

「使用者名稱登錄完畢,功能限制解除」

這時短劍的正面出現『使用者:艾霖』的字樣

我的心現在還是處於驚恐的狀態

「主人您不要感到恐慌,先將心情穩定一下,我在告訴你我的背景和我的功能」

「呃.....嗯」我無意識的回答它

過了許久....心情穩定了

「主人您的心情穩定了嗎?」

「大致上是穩定了」我以冷靜的口氣回答

我恢復到平常冷靜的狀態,對於它也不會感到恐懼了

我將將輝刃拿起來放到右手掌心上

「主人,我第一次體會到這種程度的熱能」

「是嗎?」我頭歪一邊

「是的!主人」

「難道在遇到我之前沒有其他的使用者嗎??」我左手食指搔弄著左臉的臉頰

「Nobody!在我遇到您之前,我都一直被放在黑暗且冰冷的木箱裡,那時候我還是處於待機狀態,所以知道週遭環境的溫度。」輝刃的語氣突然變的很低沉

我用左手撐著下巴,思考它從剛剛到現在所說的每一句話

「嗯....原來如此,你能告訴我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嗎?因為一條項鍊會講話真的會讓人感覺很奇怪。」

「抱歉!我現在就為您講解我的背景和我的功能。我是從別的時間次元來的,我是一個人工

智慧型的兵器──輝煌的守護者─輝刃,我的職責是保護使用者不受到絲毫的傷害。」

我笑著用輕視的語氣反駁它

「保護我?別說笑了,你那麼小一支,怎麼可能保護我。」

輝刃提高聲音的音量對我喝斥

「主人!請你等在下講完在評論,可以嗎??」

因為輝刃這一喝斥我,公車前面的乘客全部都轉頭過來看著我,我臉紅很快的低下頭覺得很不好意思

我和輝刃道過歉之後心想:「還真是有個性的兵器」

我繼續問輝刃有關他的事情

「輝刃,你可以繼續講解你的功能了」

輝刃恢復到平常的音量繼續訴說著

「我總共有三種形態,分別是【一般形態】、【戰鬥形態】、【原始形態】,請看這一個樹狀圖。」

輝刃投影出淡藍色的小畫面,繼續對我講解

「現在我是處於一般形態,在這個型態我只能防禦不能攻擊,而要攻擊的話要轉換為【戰鬥形態】,戰鬥形態又分為三種,請把畫面上戰鬥形態那一格點一下。」

我聽輝刃的指示左手食指點了一下畫面,畫面背景變成草綠色並出現三格深藍色的格子,輝刃繼續對我講解

「由左而右,分別為『巨劍』、『長鞭』最後一個要請主人自行設定要哪一種型態,所以最右邊那一個是空白的」

「喔~原來如此。」

「接下來,就剩下最後一個形態,【原始形態】,顧名思義就是能把我還原成最原始的型態,但是要還原成原始形態的話需要很多的能量,所以還是少用比較好,除非是很危急的時候再發動,順便跟你講,原始形態我只能維持3小時喔,還有一個禮拜只能使用2次,不然我會強制進入休眠狀態,這幾點請注意一下」

我聽輝刃講了那麼多,已經有點記不住

「主人,我已經把功能介紹完了,請問您有問題要問的嗎?」

投影的畫面消失了

「是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請問你的能源從哪來?第二個問題,你有沒有類似對講機或耳機的東西?因為我對著項鍊講話會被當成瘋子」

「主人您問的問題我會為您一一的解答,第一個問題,我的能源來自於當地的所有大自然的元素,第二個問題,這是使用者的專用的通訊設備」

輝刃的劍柄部份出現一個大約才1公分的黑色物體,我用左手將他拿起並且打量一下

「這個小東西是通訊設備?你有沒有在耍我阿?」

「主人請將它放置在您的左耳的耳壁上」

我聽他的話照做,當放到耳壁上的時候,這個黑色物體突然變大了,變成有附麥克風的耳機

「主人聽的到我說話嗎?」

在我的左耳裡傳出輝刃的聲音

「沒問題,我聽的很清楚」

我使用麥克風回應他

這時,公車的司機說道

「台中到了,要在台中下車的乘客請下車」

我把行李拿一拿之後下了公車,觀察周圍的景物之後往公車售票處的方向走去

「請問一下,這裡是台中的哪裡?」

「這裡是台中的干城,請問需要什麼服務?」

「我想知道這裡有沒有直達烏日的公車」

「烏日站嗎?有的,請問您要買票嗎?」

「嗯!」

我拿了票之後在旁邊的椅子上休息一下,看了看手錶之後再看看四周

「現在9點,不知能不能趕上下午3點的飛機」

過了15分鐘,一台公車停在我面前,我向前詢問司機是否有經過烏日,司機跟我點了頭之後

我便上了車,又過了10分鐘,公車開動了……

雖說不知道烏日站要多久,但我想應該不會超過2小時,我從行李拿出日本留學名單通訊錄開始確認有幾個是跟我一樣有資格去日本留學的人....

「嗯....我看看....哈!找到一個了,名字叫就做尾上 鍵,好怪的名字」

這時輝刃對我說這個叫尾上 鍵的人身上有一股不是平凡人擁有的力量要我堤防一下

「真的嗎?該不會他也擁有和你一樣的高智能兵器喔?」

「不曉得,要等接觸之後才知道」

「我說小刃阿,你能幫我查查看高鐵的烏日站到桃園站要多久?」

「小刃...主人,為什麼要這樣叫我?」

我笑著臉回他

「原因很簡單,因為這樣叫比較親近」

他沉默了30秒

「為什麼?理解不能」

「沒關係你才剛醒來,所以要學的是還很多呢,我想先睡一下,到烏日的時候叫我起來喔!」

「沒問題!」

我漸漸的進入夢鄉

突然有一個老人的聲音傳到我耳朵

「小鬼,好好把握現在寧靜的時候吧,再過不久麻煩的是就會接踵而來,要做好心理準備喔!哈哈哈哈......」

「你是誰?回答我!」

「我是誰不重要,我們很快就會相遇的」

「喂!你別走啊!回答我問題!」

聲音漸漸消失了......

「主人!主人!快起來啊!」

我聽見小刃在叫我的聲音,我揉揉眼睛、伸個懶腰一副就是還沒醒的樣子

「是小刃啊...」

「主人,烏日到了該下車了,對了,這是我剛剛您叫我幫你查的,我從耳機裡播放給您聽」

我拿起行李下了公車,在我面前的是一排不知種了什麼植物的盆栽還有一個都是玻璃組成的大門

我看了看時間,原來我才睡一個半小時

「小刃,你有幫我查哪時候有車嗎?」

「當然有,在11點整的時候有車,還有從這裡到桃園只要42分鐘」

「嗯!謝謝啦」

艾霖前往售票處買車票即便進入候車月台,但他不知到一踏上月台就代表他必須面對千千萬萬件的麻煩事......

[ 本文章最後由 火神艾斯 於 08-9-23 22:09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旅館──

出了高鐵的桃園車站,我看了看時間又看了看天色,因為半路高鐵的列車出了事故,結果到這裡的時間和我預估的整整晚一小時,看來今天要再桃園這裡住一晚了。

「小刃,幫我找這附近有沒有平價的旅館,因為今天要在桃園過夜。」

「沒問題,稍等幾分鐘…..」

我買了票搭公車來到桃園國際機場附近,在附近周旋了一下。

「主人,在這附近有找到你要的平價的旅館,請在下個轉角右轉。」

「太好了!」

對於每件事情都不要太期待的好,因為在我面前出現的是一間很破爛的旅館,木製的腐朽的大門,看似已經好多年的旅館..

「我說小刃阿,我要找的不是這種看起來陰森森的旅館,我要的是那種不會讓人看起來有不舒服的旅館。」

「但是主人,這間真的就是你要找的旅館阿。」

我看到掛在大門右上方看起來很破爛的招牌,上面寫著「平價的旅館」..

「小刃阿,我說的平價不是名詞,而是形容詞。」

「真的嗎?那好像是我會錯意了。」

「我們在去找別家。」

當我要轉身走人的時候,突然身體被定住了..

「小弟弟,既然來了,為什麼不在這投宿一晚呢?」

背後傳來聽起來好像是小女孩的聲音..

「那...那個我還有急事,要先走了。」

雖然我這樣說但是身體還是一動也不動,她好像一定要我在這投宿一晚的樣子,我只好順著她的意,在這怪怪的旅館住上一晚了..

「說的也是,我還是在這住上一晚好了。」

「這樣才對麻~」

當她說完之後,我身體的束縛好像被解開了,我轉過身來,在我眼前的是身高好像只有150CM、金色的短髮、藍色的眼睛,後面還揹著一個皮箱的女性,她脖子上掛著一個銀製的貝殼項鍊,她轉身往屋子裡面走去,我便跟在她後面進去屋子…..

裡面的環境沒有想像中的糟,走廊的牆壁好像是最近才剛裝潢過的,地板也好像有再打蠟的樣子,乾淨到能拿來照鏡子,在狹長的走廊盡頭有一個幾乎已經絕跡的復古大擺鐘,它的鐘聲應該可以傳遍整間旅館吧!

我前面這位女性邊走邊跟我解說旅管裡的各種設施,但是我只專注在欣賞週遭的環境,它把我帶到一間客房並向我說今晚就住這間,我進到房間裡,有一扇視野很好的窗戶,因為我住的房間在三樓,房間的地板是由木板鋪成的,而且好像是紅檜所製成的木板,我放下行李躺在地板上休息一下……

「主人,那條項鍊好像有某種力量,還有這位女性的身體周圍好像有一股力量在流動,但是感覺不到殺意,所以我想應該沒關係吧」

「原來如此,小刃我問你喔,你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把這個耳機把它弄不見?」

「主人您為什麼這樣問?」

「因為剛剛走在大街上很多路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讓我感到很不舒服」

「但是你說要用不見,我不知道您要用哪一種方式把它弄不見」

「那你有沒有迷彩系統?」

「迷彩系統?當然有」

「那就用迷彩把它變不見吧」

「好的,稍等一下,迷彩系統活性化」

耳機慢慢的變透明了,還真是方便的系統,看看手錶已經七點了,該去洗澡了,但是問題來了,我不知道澡堂在哪…

「小刃,剛進來時候你有掃描過這間旅館的內部嗎?」

「這是我應做的事,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你能告訴我澡堂在哪裡嗎?」

「您走到二樓就會看到了。」

「謝謝。」

我下樓梯之後來到二樓,真的如小刃所說的,到二樓就會看到了,因為在走廊的上方吊了一個很大的板子上面寫說「澡堂就在這裡」,進去之後,我把衣服脫下來放在旁邊的置物櫃的籃子裡,發現旁邊吊著一個牌子,看到牌子上面寫的文字之後才知道別人說話一定要專心聽,因為澡堂是男女混浴,像我這種幾乎沒看過異性的身體的在室男來講是一種莫大的刺激,打開通往浴池的那一扇門,浴池大的不像話而且裡面現在沒有人……

在裡面泡了大約十分鐘的澡,突然們被打開了,有一個只用浴巾遮住玉體的身材窈窕女子走進來…

「唉呀!裡面已經有人了,請問一下,能和你一起洗嗎?」

雖說我外表裝作鎮靜,但是我的心臟跳動的很大聲…

「這個浴池的規則不就是這樣嗎?」

「是這樣嗎?」

那位女子做出很驚訝的動作

「你看看門旁邊的牌子上面寫什麼?」

她轉身過去看了牌子

「男女混浴耶~我問你喔,什麼是男女混浴?」她轉過來雙手抓著包著胸部的浴巾問我。

聽到她說的話,湧起一股好像被她打敗的的感覺

「男女混浴就是男女生一起沐浴。」

「原來如此,那我進去泡了喔~」

她說完之後就往浴池這邊走過來,我立即回避到裡面的角落,我一邊泡澡一邊打量著這位女子,據我分析她的身高大約165公分,胸圍應該有86公分(34C)、腰圍大概是61公分(24inch)、臀圍大概有86公分(34inch),還算是一個理想身材,一頭黑髮,因為盤在頭上所以不知它的長度,有著一雙藍色深邃的眼睛,她似乎注意到我在注視她,她給了我一個微笑,我馬上把注意裡轉到別處去……

「你為什麼會來住這旅館阿?」

「因為我錯過飛機。」

「飛機?你要出國喔。」

「是阿。」

「要去哪一國?」

「日本。」

「日本?跟我的目的地一樣耶~」

「哪尼?妳剛剛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我說,我也要去日本,我是去那裡留學,那你呢?」

「那還真是湊巧阿,我也是去留學。」

「耶~這是天注定的嗎?」

「絕對不是。」

「以前有一個算命的說,我會在澡堂裡遇到將來會成為我的另一半的男性。」

「你說笑的吧?」

「嘖嘖,那個算命的命中率可是百分之百的喔,所以他絕對不會失誤的。」

看著她高興的笑容,我心想我遇到一個難纏的人了

「我很好奇,妳是台灣人嗎?」

「是阿,怎麼了嗎?」

「是沒什麼啦,只是妳的眼睛是藍色的很好奇而已。」

「你說那個喔,因為我是基因改造人。」

「蛤?妳以為妳是某個最強的基因改造人駕駛著編號為ZGMF-X10A(註1)的機器人在宇宙戰鬥的那部動畫裡的角色嗎?」

「我說的是真的,你不相信嗎?」

她雙手環抱在胸前股起臉頰好像是在生氣,看她這樣我突然好想過去捏她的臉

「不相信,除非妳能拿出證明。」

「實體的證明我是沒辦法,但是我能夠拿出醫學證明。」

「算了,我討厭看那些密密麻麻的字。」

「那你就是相信了喔。」

「是是是,我相信了這樣可以了吧。」我草率的回應她

果然是遇到一個奇怪且難纏的人了

我起身要走出之時,被她叫住了

「我住在206號房,你住在幾號房?」

「307」我背對著回答她

走到置物櫃我穿上我拿來要換的衣服和拿走換下來的衣服走了出去。

回到了房間,準備要休息的時候,電話響了,我接起電話,電話的另一頭傳來硬要我住這間旅館的那位女性的聲音,她告知我可以下來用餐了,掛了電話之後,我看了看時間,七點四十分,我看等等吃完晚餐之後就準備迎接美好的晨曦吧…

吃完晚餐後我回到房間,拿出壁櫥裡的棉被準備搞頭就睡的時候,門外傳出有人走動的聲音而且聲音越來越近,之後在我的房門前消失了,消失的下一瞬間我的房門和電燈都被打開了…

「哈囉~我來找你了」

聽到這聲音我立刻起身望向房門,只見一位女子向我飛撲過來

「砰!」我的頭去撞到地板發出很響亮的聲音

「痛痛痛,呃?妳怎跑來我房間阿?」

我面前這位坐在我腰上的女子正是在澡堂裡遇到那位女子,她身穿印有酢漿草圖案的上衣和休閒清涼短褲…

「你可是以後會成為我老公的人,我當然要來找你囉!」

「我被妳打敗了,妳真的相信那個算命的話喔。」

「當然阿,因為他可是沒有失誤過的算命師喔。」

「如果我以後會對妳做出讓妳很難堪的事,妳也不怕囉?」

「不怕,因為我知道你不會的。」

「為什麼妳能這麼肯定?」

「因為你不是當壞男人的料。」

聽到這句話我再度被她打敗了

「好好好,我投降,妳快從我的身體上下來,我的腰快被妳壓斷了。」

「啊!抱歉!我馬上下來。」

她從我身體上下來,我起身盤腿而坐

「你剛剛說你的腰快被我壓斷了,這句話代表說我很重嗎?」

她的臉靠近我的臉來質問我,近到連她頭髮的香味都聞到了的距離…

「不然妳以為妳很輕嗎?」我用很理所當然的語氣回她

「當然,我可是身輕如燕的45公斤。」她用很得意的語氣回我

「45公斤只是妳的整數部分,妳實際的體重應該是45.5公斤才對,如果四捨五入的話那就是46公斤囉!」我用很專業的語氣回她

「啊!你怎麼知道?」她一臉很驚訝的看著我

「這是當然的,我連妳的三圍都知道,只不過是體重這種小資訊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真的嗎?那你來說說看我的三圍多少?」她用懷疑的口氣回我

「這是妳說的喔,聽了別太驚訝,妳的三圍分別是34C、24、34怎樣?我沒說錯吧!」我用很專業的語氣回她

「還真的全部正確。」她用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的我

她的表情大約停格了五秒…

「真不愧將來要當我老公的人,連我的三圍都知道的那麼清楚。」

我開始後悔我告訴她三圍的數據這件事

「好啦,我要去睡覺了,妳也快回房間休息吧!」

「你先睡,不用管我,我等會兒就會回房了。」

「那好吧!我要先睡了,臨走之前記得要關燈。」

說完我立即轉身進入夢鄉...
--------------------------------------------------------------------------------
註1:ZGMF-X10A 是鋼彈SEED裡,自由鋼彈的機體編號,他的駕駛員是最強的調整者...

[ 本文章最後由 火神艾斯 於 08-9-23 22:31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空難──

「嘿嘿嘿…..小鬼,還記得我是誰吧!」

又是一陣老人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裡,而且和我在公車上所夢的是同一人,我想講話,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發不出聲音

「不用急著要講話,因為這次沒你講話的餘地,你只要聽我講就行了…嘿嘿嘿」

看來我不能講話是這個死老頭搞的鬼,算了,我還是靜靜聽他要說什麼吧

「你的第一件麻煩事已經快接近,而且是非常麻煩的一件事,如果你想逃避的話,那就不要飛上天,這提示應該很清楚了,再來就是看你要如何抉擇了…嘿嘿嘿」

老人的聲音慢慢的消失了,在他完全的時候,我的頭不知道為什麼開始痛起來了,而且痛到好像要被撕裂了一樣,因為這股劇痛讓我醒了過來

「呼呼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阿?」

我看了看手錶,四點三十五分,看來還很早,那在睡一下好了,這時我覺得我的被窩裡好像變的有點熱而且有一股好像是潤髮乳的香味,我的右手往旁邊摸了摸,突然好像摸到光滑而且很柔軟的不明物體,我用右手擠壓了幾下,短暫且細微的呻吟聲從我的右邊傳來,我很好奇把臉轉過去查看,結果發現一名女子睡在我的被窩裡而且上半身只穿著清涼的無袖內衣,這時她的身體轉向我這邊,轉向這邊的同時,我的右手也相對地嵌進她的乳溝裡,這時我的身體像被石膏固定的樣子,右手也動彈不的,就這樣放在這位女子的左胸上,她睡覺的鼾聲在我耳裡聽的一清二楚,我的身體就保持這個姿勢5分鐘,直到我的理性戰勝我的慾望,我才把右手縮了回來並且滾出被窩倚靠著牆壁而坐,思索著一些問題….

「呼~她不是應該在她的房間睡嗎?怎麼鑽進我的被窩裡而且還睡的很熟」

我想了又想,終於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這一定是有計畫的預謀犯案」

「我在耍什麼白痴啊?自以為擁有某個偵探小鬼推理能力,算了,就用這個姿勢睡覺吧,反正還很早,等她醒來再來興師問罪」

我倚靠著牆壁再度睡著了…

「天亮了~快起來~不然會趕不上飛機喔~快點起來~」

我隱約感覺的有人在拉我的臉頰,我眼睛慢慢張開,一個模糊的影像映入我的眼簾….

「嗚...」

「真是的,好難叫醒他喔,那就只能使出必殺技了,看我的【起床之吻】」

在我眼前的影像好像離我越來越近了,直到我感覺我的臉頰好像被什麼東西抓住並且我的嘴唇上好像有很柔軟的東西貼上來,一股薄荷的清香傳到我口裡之後我才頓時的醒過來..

「嗯!?」

「哈~終於醒來了,看來我的【起床之吻】真的很有效果」

她的嘴唇離開我的嘴唇並露出一臉滿足的笑容

「你怎麼這麼開放啊?」

我對她大聲的叫囂

「我才不是開放咧,因為你是我老公所以我才對你這麼做的」

她雙手環抱再胸前一臉不服氣的回我

「我們又還沒簽結婚證書,所以根本不是夫妻」

我繼續對她叫囂

「就算不是夫妻,但是你也要為我負責」

她依舊是不服氣的臉孔

「我未啥要為你負責?」

我聲音回到平常的音量的向她提問

「今天清晨,你敢說你沒捏我的胸部?」

她一臉正經地向我質問

「痾…我可以說那是一場意外嗎?」

我用心虛的笑容回她

「不行!!」

她斬釘截鐵的回我

「好吧,我認了,誰叫我對女生沒輒而且又好死不死的遇到一個難纏的女生」

我看了看手錶,七點三十分,我起身往盥洗室梳洗儀容,梳洗完之後回到我房間,發現那位女子上半身穿的短袖襯衫而且前面的釦子一個也沒扣連下半身也只穿著內褲,輕易的露出她水藍色的內衣褲在我的房間的陽台上看風景,我想這個景象應該是全世界的男性夢寐以求的景象吧,但是這個景象對我來說真是一種莫大的刺激,因為我以前讀的國中是標準的住宿型男校,三年來我都是在汗臭味中度過,男同志這種東西在一般的男女合校是很難看到的,但是在我們學校則是司空見慣,我先聲明我的性向很正常,所以別說女孩子的貼身衣物了,我連女孩子都沒看過.....

「這裡真是看風景的好地方」

她一臉陶醉的說出這句話

「是是是,我說大小姐啊,妳能不能將妳的衣服穿好啊?妳這樣穿會讓我很困擾」

「我不要,這樣穿比較輕鬆」

「痾....好吧!如果妳堅持要這樣穿的話,我沒意見,但是小心不要著涼了」

「你在為我擔心?」

「我..我才沒再擔心妳,我只是不想有人在我房間病倒了」

我把視線移到旁邊去

「放心啦~我從出生到現在沒去過一次醫院,除了剛出生那一段時間」

她一邊說著一邊走到門旁將行李帶打開

「來,你的衣服」

「謝謝」

我很順手的將衣服接過來,花了5秒鐘想了想,發現不對勁,為什麼她會拿我的衣服給我?

「妳為什麼會有我的衣服?」

「因為我已經將你的東西放進你的行李袋了」

「為什麼妳會知道我的行李袋是哪一個?」

「這裡不是只有一個行李袋嗎?」

「好像是這樣的樣子」

「嗯嗯!就是這樣所以我才知道你的行李袋是哪一個」

我看了看時間八點三十分,是該前往機場的時候了,我拿起我的行李帶準備下樓離開這間旅館

「等等!你要去哪裡?」

她叫住了我

「當然是去機場啊!」

「等我換衣服一下,我也要跟你一起去,你先在門外等我一下」

她將房間的門關上

「妳跟我坐同一班次嗎?」

我隔著門問她

「對啊!所以我要跟你一起去機場」

「好吧!我等妳」

「謝謝!」

我在門外等一會兒

「抱歉!讓你久等了,我們走吧!」

「嗯!」

她拖著不是一般人拖的動的巨大行李箱,她看似很吃力的樣子

「要我幫忙嗎?」

「可以嗎?」

「當然可以」

我很豪爽的答應,她走在我前面,她穿著一件長度只到膝蓋淺藍色無袖連身裙,突然有一陣風從前方吹了過來,她的裙子就順理成章的飄起來了...

「呀~討厭的風」

我發現一件不得了的事,那就是......她沒『穿』內褲,她本人似乎沒發現的樣子,我一邊走一邊考慮要不要告訴她,最後善良戰勝邪惡,我快步的走到她右邊並在她耳邊小聲說話..

「小姐,妳是不是忘了穿下面的貼身衣物?」

她一聽到我這樣說臉紅的轉到左邊好像在檢查一樣,她又轉過來一臉快哭的樣子...

「你能在陪我到廁所一下嗎?」

我右手摸了摸頭..

「走吧!」

我在廁所外面等待她穿好貼身衣物的同時,我在和小刃聊一下天..

「說真的,這兩包行李真不是普通的重,小刃你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把它變輕?」

「當然有,你只要放進刀柄裡就好了」

「刀柄?」

「您把行李塞進裡面就好了」

「塞?」

「沒錯!只要把行李放再上面之後施加一點力量就可以了」

「真的嗎??」

「真的!我不會騙您的!」

我半信半疑的照小刃的指示做,結果那些行李真的都塞到裡面去了,我正高興之際,她出來了,她一臉陽光朝氣地跟我說準備萬全,可以出發了,到現在我才知道她的頭髮長度到腰間......

進入桃園機場

我們辦完繁雜的手續終於登上飛機,原來搭個飛機就要那麼麻煩,看來我以後要買機票之前要考慮一下了,在上飛機之前我瞄了她機票上的座位,不知是巧合還是湊巧,她竟然就坐在我旁邊,看來要擺脫她是不可能了......

「我的座位在你旁邊耶!真是太好了!這果然是神的安排!」

她一臉愉悅的雙手緊握像在感謝神的樣子

「我絕對會宰了那個神」

我沒好氣小聲講

「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沒有,剛剛除了妳我之外沒人講話」

飛機上了對流層之後,開始平穩的飛行,我想趁著這時小睡片刻....

「我問你喔,我的行李放哪裡?」

「行李我把它收在小刃那裡了」

「小刃?」

「對阿!我的保鏢加行動萬事通」

「在哪?在哪?我要看」

她很興奮的催促我

「好好!請不要那麼急麻!」

我把項鍊拿下來給她看

「鉈就是小刃喔!」

「對阿!」

「初次見面!我是輝煌的守護者─輝刃,主人都稱我為【小刃】」

「鉈會講話!?」

她一臉驚訝的表情

「是啊!很驚訝吧!剛開始的時候我也被鉈嚇到」

「你在哪裡得到鉈的?」

「路邊攤」

「路邊攤?」

「對!就是路邊攤!」

「真好運,我也想要一個」

她用羨慕的表情看著小刃

「對了,我有事要問妳」

「什麼事?」

「跟你攪和在一起那麼久了,我還不知道妳的名字呢!」

「問淑女名字,應該要先報上自己的名字吧!這是禮貌!!」

「對喔!我都忘了!抱歉!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的名字叫做【艾霖】」

「艾霖?好像女生的名字喔!」

她笑笑著說

「那妳的名字叫什麼?」

「嗯....你就叫我【艾宓】好了」

「為什麼這樣說?」

「因為...這是秘密」

「那我就叫妳【宓兒】好了」

「為什麼?」

「因為...這是秘密」

「你好詐喔!竟然學我」

她左手順勢打我的右肩一下

「不會痛,盡量打吧!我身體除了臉和下體之外,只要被女生打到都不會痛」

我很神氣的回她

「你說的喔!那我就盡量打!」

「來吧!來吧!」

正當我們在嬉鬧的時候,我和小刃的通訊耳機發出聲音.....

「小刃,怎麼回事?」

我停止和宓兒嘻鬧

「主人,有一個不明物體從這架飛機的左方飛過來」

「你說什麼?」

「速度多快?」

「我估計在三分鐘會撞上這架飛機」

「這麼快」

「發生了什麼事?」

宓兒問我說

「小刃說有一個不明物體從這架飛機左方飛過來,再三分鐘就會撞上」

「真的嗎?那怎麼半?」

她很慌張的拉著我的衣領

「我會保護妳的,妳放心」

「真的?」

「真的!」

「真的會保護我?」

她在次詢問

「真的,我說到做到」

我很確切的回應她

「主人」,剩下一分鐘會與不明物體接觸」

「小刃,你有什麼辦法可以幫我?」

「當然有!但我需要時間」

「需要多久?」

「五十秒」

「多久之後會接觸?」

「四十五秒」

「才四十五秒,時間沒那麼多,請快一點」

「我會盡快的,能量充填開始,完成度:百分之十」

「艾霖...我好怕....」

她害怕的掉下眼淚來並緊緊抱著我

「別怕,我一定會保護妳的」

我抱著安慰她,我望向左邊的窗戶,看見一個黑色不明物體飛過來,機上的乘客大部分都在睡覺,所以都沒發覺危險將近,過沒多久那個不明物體已經靠的很近了,我估計大約還有一公里.....

「小刃,完成度多少了?」

「完成度已達到百分之八十」

我再度望向窗外,那個不明物體已經離這架飛機不遠了....

「小刃完成度多....」

我還沒說完就聽到一聲巨響,飛機從我的前面兩排座椅的地方被撞擊並且斷裂,這一聲巨響把所有乘客都嚇醒了,但當他們發現已經來不及了,因為在壓力不不平均的關係,所以機內的所有東西都往外飛,人也不例外...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作者:這篇結尾部分增添了一些內容...
結果就超過系統的字數限制...
所以我就把它分成上、下....
如造成不便請見諒...
---------------------------------------
──荒島──(上)

飛機裡的空氣一鼓腦的往外跑而發出咻咻的聲音,彷彿在預告著我們的生命即將走向終點,但是我可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就算飛機上的人都死光了,我也要好好保護好我身旁的這位女性並且活下來,因為這是我給她的承諾。

飛機斷裂之後,機尾開始垂直往下墜落,就算有安全帶綁著,還是有人往後飛,我壓低身體,蹲在前排椅子的後面,宓兒也在我身旁緊緊的抱著我。

「咻咻~」

「還真是討厭的聲音,從這三萬兩千八百英呎的高空墜落到地面,我想應該不用花太久的時間。」

「主人,能量填充完畢,請將艾宓小姐,離你身體近一點。」

「宓兒,再靠近一點,我會讓妳活下來的。」

「嗯...」宓兒用虛弱的語氣回答

「小刃,開始釋放能量,脫離這個破銅爛鐵。」

「No problem!Attacks the pattern start(突擊模式啟動)!」

小刃發出藍光,我們的身體周圍出現了一層薄薄的淡藍色類似防護層

「小刃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個能夠減低空氣的阻力,而讓速度增加的模式,您現在移到沒有障礙物的地方」

「這樣會不會有危險啊?」我不安的問著小刃

「放心,我會好的控制墜落速度的,要是有危險我會立即做處理。」

「那就拜託你了,宓兒,走吧,我們離開這個地方。」

「嗯…但是我的腳好像不聽使喚了…」

宓兒的聲音聽起很虛弱而且很不安,看來是因為在高空中氧氣稀薄的原因,要趕快到地面上,不然宓兒會有生命危險。

「宓兒,要抱緊我喔!」

我右手將宓兒的雙腿抱起,左手緊緊抓著密兒的左肩,宓兒也將雙手環抱在我的頸部,將臉靠在我的左胸,我鼓起勇氣的往下一跳,因為空氣的阻力減低的關係,我們墜落的速度比機尾快很多,就這樣慢慢的脫離機尾,墜落的過程,我三不五時的往上看,每次看機尾都離我們遠了一些,雖說有點對不起那些乘客,但是我不能因為這樣而違背我對現在像小孩子一樣因為害怕和不安而縮在我懷裡的這位小女生的承諾。

「小刃,現在離陸地還有多高?」

「現在離陸地還有六百六十英呎,大約是兩公里的距離,再過五十秒即到達陸地,在最後二十秒我會慢慢的增加空氣阻力,讓速度減緩,這樣接觸地面的衝擊力會減低」

「我知道了,那就拜託你了」

看到久違的陸地,只要每離陸地近一點,我心中的不安和恐懼就慢慢的減少,直到踏上陸地的時候,我很難想像我剛剛還在鬼門關前面徘徊。

看著縮在我懷裡的宓兒,我很慶幸這次沒有違背我對她的承諾,我環視了周圍的環境,這個地方似乎是個小島,而且這裡的生態似乎不是很好,到處都是裸露在外的土壤,我找了一處平坦且有草皮的地方將宓兒放下讓她側睡,她似乎在墜落的過程中睡著了,看來她真的很相信我這個曾經違背許多承諾的人。我摸摸她的臉頰,看到她的嘴角微微的上揚,看來她是做了一個好夢。

「安心的休息吧,我去找點東西,馬上就回來。」我用溫和的口吻在她耳邊說

小刃投影出這個小島的全地圖,這個小島的面積不大,全島大約才九十平方公里,這島上能利用的資源很稀少,找食物之前,我想應該要先找到能用的水源,我看地圖上有顯示再前方不遠處有一個面積不大的淡水湖。

走了大約十分鐘,我來到淡水湖畔,我取了少許的水讓小刃作檢驗…..

「這水能用嗎?」

「應該可以,但是這水的含菌量太高了;是海水的五百倍,可能是這個水沒在流動再加上這裡的生態很特殊所造成的。」

「這麼高阿,那你有沒有殺菌系統啊?」

「當然有,只用要紫外線和放射性的能量照射,應該就可以殺死大部分的細菌,殘餘下來的就只要把它煮沸應該就可以殺死了。」

「喔~小刃你幫我找找我的行李裡有沒有鍋子之類的器具,我要取一些水回去,煮熱食」

「沒問題,您稍等…」

過沒多久小刃把鍋子傳送到我面前,我將鍋子裝八分滿的水,之後返回宓兒休息
處。

回到宓兒休息的地方,她睡的很香甜,我盡可能不發出聲音避免吵醒她,我在回來的途中撿了一些柴火和石頭,把剛拿回來的水煮沸,再叫小刃把我行李裡面的奶粉和杯子拿出來,因為我本身三餐飯後都要一杯牛奶所以我會帶一罐奶粉在身邊。

來到這個不知名的小島好一陣子了,我看了看時間又看了看天色,看來今天要在這裡過夜了,我坐在宓兒的旁邊,撫摸著他柔順的長髮,她口中似乎念念有詞,原來她睡覺的時候也會說夢話阿,雖說聽別人說夢話是不好的行為,但是在我的好奇心下,我把我的耳朵靠近她的嘴一點,聽聽看她再說些什麼。

「艾霖....我好喜歡你.....你不會離我而去吧.......」

說完之後,她流下了少許的淚水,看來她也有一段不幸的回憶。

天色越來越暗,氣溫也慢慢轉涼了,身旁的宓兒看似很冷的樣子,身體整個縮起來,我準備將外套脫下來蓋在她身上的時候,她醒了,用湛藍的眼矇看著我。

「我肚子餓了…...」

聽到這句話….我笑了

「有牛奶 ,雖然有點冷掉了,但是加熱一下就好了,要嗎?」

「嗯,那就拜託你了。」

我將外套穿好,起身去將牛奶倒進鍋子裡加熱,之後又坐回到宓兒的身旁。

「我睡多久了?」

「不知道,大概有三小時了吧。」

「這段時間都是你陪在我身邊嗎?」

「嗯.....算是吧。」

「嗯....」

她說完之後又再一次將身體縮起來了。

「看妳好像會冷,要不要拿件衣服給妳穿?」

「嗯….」

我將外套脫下來蓋在她身上。

「剛脫下來的,還熱熱的喔!」

我給她一個微笑。

「謝謝你.....」

鍋子裡冒著煙,看來牛奶已經熱了,我將鍋子裡的牛奶倒進杯子裡,端去給宓兒,她起身,將外套披在身上,接過牛奶,屈膝而坐。

「小心點,別被燙到了。」

「嗯....」

沉默了一會兒

「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

「因為我給妳一個承諾,我就必須遵守這個承諾到底。」

「嗯....」

又沉默了一會兒

「妳需不需要洗澡?需要的話我可以幫妳用個臨時浴池。」

「嗯.....」

她的聲音聽起來沒什麼精神,可能是因為經歷了飛機事故的關係,讓她的心靈受到衝擊而導致的,我帶著她走到前次取水的淡水湖,因為這個湖的含菌量太高了,所以我在取水的時候,已經叫小刃把這個湖水徹徹底底的淨化過了,現在這個湖水可是比蒸餾水還乾淨。

「就這裡,我先在旁邊休息一下,等洗好了在叫我」

我轉身要離開之時,我的衣擺被拉住了。

「不要走,能不能陪在我身邊?」

「呃......」

她突如其來的一問讓我不知如何回答。

「不行嗎?」

「也不是說不行,只是妳不怕被我看光光嗎?」

我以開玩笑的口吻回她。


「沒關係,我只是想有人陪在我身旁。」

她抱著我,我隱約的聽到一點啜泣的聲音,現在抱著我的女性現在只不過是一個有著怕寂寞的心靈的小女生,我也抱著她,撫摸她的長髮,安慰她寂寞的心靈。

這樣的情形持續了好一陣子,她的心情比較平穩了。

「快去洗澡吧,不然我可是要幫妳洗喔!」我又一次以開玩笑的口吻說著

「你好壞。」

她朝我的胸膛輕輕打了一下,之後我們雙方都露出發自內心的笑聲。

我倚靠著湖畔旁的石頭,抬頭望著夜空。

「宓兒,抬頭看上面一下。」

「好美的夜空。」

「是啊,這景象可是在都市裡看不到的。」

「要是有相機或是數位相機就好了,這樣就能把這個景象永遠的留下來了。」

「傻瓜,美好的事物是要留在記憶哩,可不是留在相片裡。」

「你說的對,嘿!看這邊一下!」

她說完這句話,我也將連轉過去她那邊,突然一道水向我襲來,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水潑的上半身都濕透了,之後我看見宓兒露出開朗而且調皮的笑容。

「好哇~妳竟然潑我水,妳玩蛋了。」

「哈哈,來啊,來抓我啊。」

我脫下衣服朝著湖裡跳了下去。

「來啊!來抓我啊!」

「妳就不要被我抓到,不然我會讓妳知道潑我水的下場。」

我們倆在湖中追逐了起來。

在這島上,我們都過了最和平的夜晚,看了史上最美麗的星星夜空,在湖中玩起追逐賽,雖說都是裸體,但是因為光線昏暗,所以我是用水花的聲音來辨別位置,但是快樂的時光總是特別短,討厭的事總是挑錯時間來。

「呀啊啊啊啊啊~~」

我聽見宓兒的尖叫聲,我趕到宓兒的所在處。

「怎麼了?」

「前....前面那裡有一具屍體。」

我望向前方,可是光線不足,前方是一片黑暗。

「妳看的到前方的景象?」

「因為我是基因改造人,所以在夜裡我的眼睛視線範圍和在白天沒兩樣甚至有可比在白天更遠。」

「真的嗎?」我用懷疑的口氣回她

「主人,艾宓小姐說的沒錯,我用超音波探索前方區域得出了結果,前方是真的有屍體,而且不只一具,而是一堆。」

「我們先去把衣服穿上,在過去調查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嗯....」

我和宓兒穿好衣服之後,趕到剛剛宓兒發現很多屍體的地方。

「哇~還真是滿坑滿谷的屍體啊~」

看到滿山屍體我不由衷的驚嘆了起來,但那麼多的屍體為什麼沒有屍臭味那還真是奇怪,難道這些屍體有被處理過?我蹲下來檢查了這些屍體,屍體表面摸起來乾乾的,幾乎都沒什麼水分,我詢問了小刃為何會這樣,他跟我說這些屍體已經死很久了,水份都蒸發了,所以這些屍體應該都變成乾了,聽他這麼說,我還是覺得奇怪,既然已經死很久了,那為什麼還會有皮膚?該不會這具屍體再生前吃太多泡麵喔!

「呀啊啊~」

再度響起宓兒的尖叫聲,宓兒說她要在附近看看有沒有什麼異樣,之後就去附近繞繞,我立即跑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小刃向天空發射了一顆小型的閃光彈,當我看到宓兒時,她正被一群黑色的不明物體逐漸包圍。

「宓兒,妳撐著點,我馬上來救妳了。小刃!巨劍型態,突擊模式啟動!!」

「了解!」

小刃變成了一顆小光球飛到我的右手形成了一把劍身畫有奇特花紋而劍柄與劍身的交界處鑲有一顆金色類似核心的圓形珠子,全長大約有一百五十公分吧。

因為突擊模式的關係,我可以跑的比平常還快,我看準了那些黑色不明物體之間的縫隙鑽了進去,來到了宓兒的身旁。

「宓兒,妳沒事吧?」

「嗯....沒事....只是突然被這些冒出來的東西嚇到而已。」

「小刃,這些是什麼東西阿?」

「這些東西的身上有一股奇怪的能量在流動,應該就是那股能量促使他活動的吧。」

「是嗎?但是看這些奇怪的東西好像也不怎麼的友善,看來他們是存心來找碴的。」

「嘶嘶~」

這些看似生物又不像生物,他們有著像人類般的四肢和一顆像野獸的頭顱,身高大約一米高吧,嘴露兇牙並且發出奇怪的叫聲,開始圍著我們繞圈圈,他們的行為就好像已經把獵物逼到絕境之後,慢慢的愚弄獵物,就像貓抓到老鼠之後不會馬上吃掉,會先玩弄牠一下子再吃掉,還真是惡劣的興趣,我謹慎的觀察周圍的動靜,宓兒躲在我後面,發抖的兩手緊抓著我的衣服。

「嘶~」

他們再度發出聲音,但這個聲音似乎是暗號的樣子,他們的眼睛由黑轉為深紅色,看來這個聲音應該是攻擊指令,他們停下動作,指尖露出猶如獅子般的尖爪,有我的右前方那一隻先衝過來,我直接以劍身擊退他,這隻似乎是先來探探底子的樣子,他回到原來的位置,開始發出像是在嘲笑我的聲音。

「呀啊~」

我身後的宓兒發出尖叫聲,我轉過身去,看到宓兒的背部流著溫熱的鮮血,我看向前方,發現有一隻的尖爪上有血跡並且用舌頭舔舐著,再度發出像是吃到美味食物的笑聲。

「宓兒,妳沒事吧?」

她強忍著痛跟我說沒事,但是她的淚腺似乎不聽話的分泌出眼淚,這訴說著她在逞強,也訴說著我給的承諾是如此的不可信任。

「我不想跟你們耗時間了,要就全部一起上。」

我很憤怒的對他們叫囂,他們也似乎知道宓兒的鮮血很美味地全部以宓兒為目標的飛撲過來,在他們跳起來的瞬間,我叫小刃轉為長鞭模式並且將能量開到最大。

「全部給我消失。『金色薔薇』」

我將金黃色鞭子甩了一圈,也多虧他們的攻擊前不用頭腦多想想怎樣的攻擊才是最有效率的,全部一股腦兒的跳過來,鞭子毫不留情的打在他們身上,雖說打到的部位都不一樣,但是都已足夠成為他們的致命傷。

「宓兒,我們走,小刃!突擊模式,啟動!能量釋放最大限度!」

「了解!」

我抱著宓兒頭也不回的逃離這個危險的地方,回到我們的先前的休息處,我讓宓兒趴在她休息的地方,受傷的地方雖說範圍不大,但是還在緩緩地流出鮮血,慢慢的沾污她的淺藍無袖連身裙。

[ 本文章最後由 火神艾斯 於 08-9-9 21:32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荒島──(下)

「該死!我竟然沒把急救箱放進行李。」

我很懊惱現在該怎麼辦。

「艾..霖...」

我聽到宓兒在叫我,血流失的太多,她的聲音聽起來很虛弱。

「我在這裡,怎麼了?」

「幫我...」

「幫妳怎麼樣?」

「把衣服....脫下來...」

「我不能這麼做。」

要將她的衣服脫掉,這種要求我無法辦到,因為她的是連身裙,要脫的話就必須整脫掉才可以。

「快一點.....」

她的聲音強度增強了

「不行!」

「快一點,不然血流失過多,我會陷入昏迷的,要是我陷入昏迷,我就可能會死。」

她的聲音再度增強。

「我知道了。」

我將她扶起,慢慢的將她的連身裙由下往上的脫掉,避免再接觸到她的傷口。

「好了。,接下來要怎麼坐?」

我把脫下來的連身裙放到旁邊,讓她再度的趴下。

「拿清水將我傷口處的血洗掉。」

「知道了。」

鍋子裡剩下一些乾淨的水,我看她背部的血開始乾了看來必須要用手去幫她清洗了。

「忍著點喔,因為我要用手去摸你的傷口。」

「嗯...」

我將手沾溼去撫摸她的傷口,第一次輕輕摸的時候,她忍住不叫出聲音,但是因為有乾的比較久的血靠輕輕摸是無法清洗的,所以我將力道加大,她忍不住的叫出聲音。

「好痛~」

「抱歉,忍著點,快洗好了。」

鍋子裡的清水已經變成血水了,過沒多久終於清洗完畢。

「好了,接下來要怎麼做?」

「去我的行李拿一罐藍色的噴霧,將它每隔十五分鐘朝我的傷口噴一次,噴十次就可以了。」

我叫小刃在宓兒的行李裡面找一罐藍色噴霧並將它傳送出來給我。

我將大約只有二十公分長的藍色噴霧打開,往宓兒的傷口噴了一下,這個藍色噴霧似乎有消毒和止血的功用,噴在宓兒傷口上之後就慢慢的冒出泡泡過沒多久就凝固了,之後我照宓兒吩咐的每隔十五分鐘就朝她的傷口噴一次,神奇的是先前噴在傷口上凝固的噴霧竟然好像是蒸發了一樣的消失了而且每次要再噴的時候,傷口的範圍好像有逐漸的縮小,直到十次噴完之後傷口也好了。

為了保護宓兒,我讓自己整晚醒著,我怕那些奇怪的東西再來襲擊我們,當太陽慢慢的升起時,就代表著危險的夜晚過去了,也代表著可以享受一段短暫的和平。

轉頭望向睡在旁邊的宓兒,她似乎在我噴第五次的時候就睡著了,我從行李裡拿出一件薄薄的被單小心翼翼的蓋在她的身上,被單蓋下去沒多久,她似乎有點冷,用手將被單拉到頸部,她的睡姿也從趴睡轉變為臉向右邊的側睡,看到她嘴角微微上揚,大概是再做一場美夢吧!

我吩咐小刃警戒周圍的動靜之後,也慢慢的闔上眼睛,進入了夢鄉......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5:59 , Processed in 1.494779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