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奇幻】亞

[複製連結] 檢視: 1633|回覆: 12

安唷各位大大!!
此小說為本人第1次創作,若有簡陋之處,敬請多多包含拉!!
還請各位大大多給點建議,多多指教囉!!!!

=========================================

                        1.

  一個名叫小雨的平凡的女孩,平凡到不能在平凡的17歲大學女學生。她的生活,和每一個大學生一樣,白天上學、下午翹課和同學出去玩,到了晚上就留在宿舍上網聊天,她作夢也沒想過,她的生活,即將面臨前所未有得改變。

  小雨是一位大學3年級的學生,她有著烏黑的長髮,美麗的臉孔,水亮的雙眼,加上那杏仁般的雙唇,和纖細的腰及兩條修長的美腿,身材更是火辣。在學校裡的追求者,可是多到誇張的地步。

  一個陰雨綿綿的星期天夜晚,完全沒也星光的夜空,天空滿是厚重的雲層。小雨參加的同學晚會已經結束,她獨自走在回家的路上,想著剛才高中同學會的情景───

  ……各位老同學!』志偉高舉著酒杯大喊,他已經顯的有點醉,『再讓我們位老師乾一杯吧!』
  『哈哈…』班導拿起空了的酒杯,馬上有人幫老師倒滿了紅酒,『志偉啊,你就別再敬酒了,你在這樣敬下去,等等可要找人把你抬回去囉!』
  餐桌上頓時爆出一陣笑聲,志偉則是拍了拍胸,高舉著酒杯。
  『老師,你放心!』他吹噓的說,『就算我再來個五瓶,也不會醉倒的!』
  老師故裝害怕說:『五瓶阿!千萬別再來個五瓶,你行,我可不行啊!』
『老師!別說這麼多啦,先乾為敬!』說完,志偉一仰頭,喝乾了酒杯。

  看著大家興致高昂,老師也不好意思拒絕,只好也乾了酒杯,只是才一放下杯子,馬上又被倒滿了酒。
整個同學會熱鬧十足,一直持續到結束了大家還是有說有笑的,絲毫沒有被壞天氣所影響。後來同學會散場時,志偉果然是被抬的會去,他也才喝了三瓶就醉倒了,所有人都在笑他厚臉皮,跟以前一樣愛吹牛───

  『啊啊啊啊啊啊………』

  尖銳的慘叫劃破寧靜的夜空,小雨嚇了一大跳,從會想中驚醒了過來。她看著前方漆黑的巷子……

  咻~

  一道黑影竄過前方路口,閃進巷子中,瞬間失去了蹤影。而那另人神魂不守舍的慘叫,正是從那巷子裡傳出來的。

  …………
  小雨呆呆的站著,她害怕著顫抖著,剛才那尖叫,令她感覺整個身體都不是她的了。

  不知過了多久,前方不到三十公尺的巷子口,沒有任何的動靜發生。小雨鼓起勇氣走向前去,來到了巷子口邊。她停下了腳步,探頭往巷子內看去……

  血……到處都是血,令人毛骨悚然四處飛濺的血,還有滿地淋濿的血,狂亂的四處噴濺……
  三個黑色的身影在巷子內。其中一個躺在地上,身體虛弱的顫抖,鮮血不斷的流出他的身體,另外兩個黑影則適站立在他身旁,其中一個不斷的向後退去……
  『不……』其中一個人說,恐懼幾乎吞噬了他。
  『我給過你機會了。』另一個聲音說。
  一道閃光霎時照亮了整條巷子,強烈的幾乎讓小雨不得不瞇起眼睛,下一秒又回復先前的昏暗。

  剩下一個人影站著……更多的鮮血灑在地上………

  小雨想叫,口中卻發不出任何聲音,淚水濕潤了眼框。小雨想跑,雙腳卻像生了跟似的,動也動不了。

  那人轉過身,向小雨走了過來。而小雨卻只能硬生生的站在原地,動也動不了───越來越進……終於,他走到了路燈的下方……小雨頓時嚇呆了,恐懼完全吞噬她的心,他完全無法思考,因為……因為這個人………這個人是…………是……………

  『小雨!』那人顯的相當驚訝,『你怎麼會在這!?』
  『威…威華!?』小雨害怕的說,她幾乎是用上全身的力氣才能開口,『你…你殺了他們!?』
  『這個………算了,說來話長…』威華不耐煩的說,隨即臉上閃過一抹微笑,『你會忘記的,住好夢!』

  一片黑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和平常一樣,今天她早上起床後,將自己梳洗打扮了一翻,換好制服、穿上布鞋、背上書包,再往學校的陸上,都會在校門口前面十字路口的轉角買早餐,然後才帶著早餐走進學校。

  小雨班上總共有34人,19男15女。全班同學好友中,小千、小愛、援舒、橋函,他們5人可是最要好的死黨了,另外和男同學也比較要好的有2個,志明和志華,他們兩個是雙胞胎兄弟,也是班上的開心果,在班上可說是人員最好的一對了,另外還有一個男生,可說是班上的幽靈人物,整天再學校都超安靜,但是小雨常常會去找他講話,也不知為何,小雨變成在班上跟他最合得來的人了。
他們班的數學老師,也就是他們班導,常常有事沒事就來班上找碴開罵,所以在班上的每一個人都恨她恨的要死。

  一大早小雨走進教室,班上只有威華趴在桌上睡覺,和幾個沒事做的人在旁邊聊天,小千已經到了,她正在專心的複習等等要上台的報告,根本沒注意到小雨已到她旁邊,坐下來開始享受早餐了。
  『媽呀!小雨,妳啥時來的啊?』小千嚇了一跳,轉頭驚訝的問,『你怎像個鬼一樣冒出來!?』
  『哦~小千早啊!』小雨愉快的說,『看你難得讀的這麼認真,就不好意思打擾你囉。』
  『呿!妳是不怕被當喔!』小千不削的說,『在不讀準備就要被當拉~還在那邊悠哉的吃早餐!跟你說,那個老太婆已經盯上我們幾個囉。妳要是稍微有一點失誤阿,看她不把妳當掉才怪!』
  『欸!對了』小雨忽然想到,『妳知道橋函今天生病請假,不來學校上課麼?』
  『我當然知道阿,看她昨天下午就有點不舒服了,晚上就接到她的電話…』
  『大家早阿!』援舒輕快的聲音從教室門口大聲的傳來,打斷了小千。
  『早唷~』小雨微笑的回答。
  『Hi~』小千大聲回應後,又再度回到她的報告內容中,渾然忘記了剛才沒講完的話。
援舒放下背包後走過來,『哇!怎麼小千在用功呢?』援舒驚訝的問,『好希奇喔,小千在看書耶!我眼睛花了嗎?』
  小千亨了一聲,連頭都沒有抬。
  『哈哈~舒阿,妳就別再噹小千了。』小雨邊笑邊答,『妳也知道她是我們班上墊底的,要是在不認真一點阿,這次真的要被當囉!』
  『哦!好吧,那就不打擾妳囉。』援舒口氣中帶有一點諷刺的味道,『今天我直日生,我先去打掃囉~等等報告內容都好難喔,真糟糕!在不快點沒時間複習拉!』
  一說完馬上被小千瞪了一眼,援舒向小千吐了吐舌頭跑去整理垃圾了。
  小愛一直到了快上課了才來,而小千則是背書背到趴在桌上睡著,後來小雨吃完早餐就去幫忙援舒整理垃圾拿去垃圾場倒。
  早上的第幾節課都是在報告,因為快期末考了,課也都上完了,所以老師就讓全班自習,而小千又把報告拿出來複習,小雨則是和援舒小愛3人在偷傳紙條,討論今天放學後要去哪玩。快到中午的時候,小千終於不支倒桌,呼呼大睡了起來,而其他幾人則是津津有味的聊著昨晚電視上撥連續劇。
到了第二、三節課要報告時,小千緊張的死盯著報告內容,努力的把最後幾個重點塞近已經爆滿的腦中,而小雨則是把自己整理的重點,拿出來在做最後一次的確認,援舒和小愛本來功課就好,所以根本不需要多加複習,她們早就已經把重點牢記在腦中了。
  『各位同學,今天要做第三單元的報告。』教授一進教室就對全班說『各位應該都準備好了把。』
  教授的眼神飄到了小千的身上,而小千已經陷入苦戰,完全沒發覺剛才漂過來的眼神,她覺得自己的頭腦快要炸開了……
  『教授,在給我們幾分鐘的時間複習一下吧?』有人問。
  『好吧,』教授簡短的答,『再給你們5分鐘時間,趕快再復習一便吧。』
  五分鐘後全班輪流上台報告,小雨聽到小千在旁邊哀了一聲,便偷偷笑了出來,偏偏剛好給那老太婆見到。
  『小雨。』老太婆嚴肅的問,『妳笑什麼?』
  『喔,沒什麼。』小雨趕緊回答。

  每個人的報告時間只有三分鐘,這對小雨或是援舒來說簡單到不行,可是對小千來說,這三分鐘就好像一整天一樣,上台後結結巴巴的。
  ───突然,小雨好像感覺到了什麼,她停下筆,抬頭環顧教室四周。全班都專注在台上同學的報告,威華好像又開始謊神了,他上課經常神遊,他停下了筆,歪著頭看著黑板。小雨心想,不知他又在想啥了,她沒多在意剛剛那一閃而過的怪異感覺,低下頭,把注意力轉回到她還沒完成的簡報。
  『誰在那哩!!!』威華突然跳起來,指著黑板的大叫,『出來!!!』
  全班都被嚇了一大跳,平常幾乎沒在說話的他,突然這麼大的聲音在課堂上大叫,而且他還差點撞翻了桌子,在教室裡的每一個人都用懷疑的眼神看著他。而他依然站在那,手指著黑板,滿臉憤怒的表情。
  『同學,你在幹什麼?』老太婆生氣的問,『現在是在上課中,你這是在幹麻?』
  威華依然動也不動,突然之間前排的幾個學生驚呼了一聲,手不約而同的指向威華所看的地方,老太婆轉頭看了一眼,表情瞬間變的驚訝,慢慢的向後退。在威華手指的黑板,慢慢的出現了漣漪狀的波動───越來越大───一直向外擴張,擴張到剛剛好可以讓一個人穿過的大小,全班人就好像是被催眠了一樣,死盯著那個洞猛看,而小雨就好像是從夢中驚醒般,她看了一眼威華,他已經把手放下來了,但是眼睛還是死盯著那個洞不放,他的表情臭的就像是才剛被教授狠狠臭罵後一樣,他整個人的身體憤怒的顫抖著。

  小雨將她的視線轉向小千,她和其他人一樣,完全被那奇異的洞給吸引住了視線,好像怎麼樣也沒辦法把視線給挪開似的。
霎時,一股非常強烈的寒意撲了過來,小雨整個人被恐懼包覆,雙腿也抖的不停使喚,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而其他的人早已倒在地上哭的泣不成聲,而小雨驚訝的發現,威華竟然還站在原地動也不動的盯著那個洞,而他身上原先的衣服已經不見了,小雨驚訝的發現,站在不遠處的威華,現在身尚穿的是全白的長袖POLO衫,配上全白的長褲,身上還披著剛好拖到地面的全白大風衣,全身的衣物看起來像是塑膠製的。
  一谷強烈的冷風從那洞裡吹出來,把所有的課桌椅都吹倒,飛到了教室後面撞的亂七八糟,還有一些比較老舊的桌椅經不起撞擊,四支早已跟桌面分了家,還有好幾塊木板就直接往小雨身上打過來,疼痛感幾乎讓她昏過去。考試卷也四處亂飛,窗戶被吹的吱吱作響,好像已經快稱不住強風的吹撫,隨時都有可能破碎,而所有人也都連滾帶爬的被風吹到了教室後面,只有威華還站在原地動一下都沒有,他身上的衣服隨著風飛舞,他的背影,看起來就好像……好樣神仙一樣…好像天使一樣……
  『哇哈哈哈……』一個聽起來邪惡、恐怖至極的聲音從洞中傳了出來,小雨雙手死命的矇住耳多,但那邪惡的聲音還是在她的腦海裡不停的打轉,鑽入她心中最深的恐懼中。
  『哈哈哈哈……』那個邪惡的聲音用非常悲傷的口氣說,『天魂啊!』
  『是誰這麼大膽,敢亂闖地界的啊!』回答的人竟然是威華,他憤怒的回答,他並沒有很大聲,但是跟強烈的風聲比起來思毫不遜色。
  『哈哈哈哈~沒想到你竟會將自己的力量封印,像之老鼠一樣,躲在人間跟鬼混啊!』那個邪惡的聲音沒回答『都死到臨頭了還趕這麼囂張,就算是現在的你,力量也不過是我的一半不到!』
  『那一半不到的力量也足夠把你打進鬼界啦!』威華好像在一瞬間消了怒,竟然還笑了起來,說話口氣帶著一點不削。
  一個人從那個洞中走了出來,一瞬間,所有的燈光似乎都變暗了,就連教室外面的陽光,也像是努力的擠過濃重的黑霧,無力的照在教室內。
  那個人全身穿了一件大斗篷,頭則待在披風帽下面看不見,手中拿一把全黑的長劍,能從他握劍的地方看見他的手帶著盔甲手套,腳上也穿著鐵鞋。
  『亨───我早猜倒是你了札剋。』威華輕蔑的說。
  『怎麼我的出現你一點也不驚訝啊?』
  『怎麼會呢?』威華輕鬆的答,『你是怎麼逃出來的啊?』
  『想關我,沒那麼容易!』
  『哦,那你來找我有事麼?』
  『廢話,我今天一定要洗清兩月紀前的雪恥。』
  『哈哈,你要是能讓我移動半步,我就認輸!』
  『他媽的王八蛋,只會在那囂張,我看你能囂張多久!!!』
  『哀…可悲啊,你就永遠做一隻奴隸狗,給人使喚吧!』
  『去死吧!!!』
  札剋憤怒的大叫,舉起手中的劍,閃身衝向威華,就在千分之一秒之際,威華身影模糊的晃了一下,而札剋整個衝了過頭,就在要撞上教室後方哭倒的學生及時停住,牆上瞬間出現一道深長的刀痕,札剋轉身朝威華的方向猛的跳過去,威華轉身,手猛的向前一批,札剋及時擋住,但還是被力道震的往教室的樑住猛的撞了過去───樑住頓時裂了一大塊,在他摔落地面前,一把尖銳的短刀飛向札剋,短刀整個刺進札剋的左肩膀內,他才一落地,第二把短刀又飛向他,及時用手中的長劍檔開後,他急跳到較廣的地方時,第三把飛刀刺了過來,深深的插入他右邊大腿中,大聲慘叫後,用盡全力衝向威華,速度快到只見一閃黑影,而威華根本就連動也沒動,眼看就要撞上,威華的身影又閃了一下,只見札剋整個人就摔了出去,撞上黑板後摔落地面,趴在地上顫抖著,過了許久才免強爬起。

  這短短不到幾秒鐘的打鬥,幾乎把教室給全毀了,而威華真的根本連腳步都沒移動過。

  『怎……怎麼會………』札剋驚訝懺抖著,『你……你竟然,竟然還有力量,使用創造述………』
札剋手中的劍掉了下來,雙腳膝蓋跪到了地上,幾到鮮血順著他的傷口流到了地上。
  『白吃,煉金述這種簡單的功夫,根本就是最基本的。』口氣輕蔑的說,『就一把普通的小刀會造不出來?』
  『真他媽的………速度……速度真他媽的快…。』札剋喘著氣,『……,邪魔王…還會派人來殺你的!』
  威華的手突然的一伸,速度快到連影子都追不上,手中拿著短刀……
  『哥!』一個聲音聽起來相當柔和女子聲,『是我啦!』
  威華手中的刀,正抵著平空出現的一位非常美麗的女子的喉嚨,從小雨的角度看上去,她好像身邊包著一層霧,朦朧的看不清楚。他看了她一眼之後,放下手中的刀,臉上閃過一抹微笑。
  『妳怎麼也來了?』威華函笑說,『這麼久沒見面,還是一點都沒變!』
  『呵呵~』那女子答到,『地法界出了點狀況,邪鬼和邪靈不知怎麼半到的,大量的穿越亞結界,地法界快被稿垮了,你在不回去的話,我看連地界都會遭殃。』
  『哦!?』威華蹙了眉頭。
  『札剋這種低級怪都殺過來了,你覺得還不夠嚴重麼。』
  此時札剋已經奄奄一息的躺在地板上了,躺在一灘的黑色血液上。
  『嗯,好吧。』威華說,『那我是時後該回地法界去了,可是……』
  『喔!』女子打斷他,『靈體,我帶來了!』
  『啊!』威華驚訝的說,『妳是早就猜到我今天會回去,所以連問都沒問就直接把我的靈體帶過來!?』
  『呵呵~』女子含蓄的笑了一下,『你不知道我有預知能力麼!』
  『…好吧。』威華簡短的答。
  『對了!那這邊你要怎麼處理?』她問。
  『恩……』
  威華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老師和同學們,忽然發現小雨竟然意識還是清楚的!
  『小雨!』威華驚訝的說,『你還醒著!?』
  『………』小雨哭著,恐懼擄惑了她的心,嘴微微張開,卻無法發出任何聲音,眼睛在札剋和同學間來回飄動,她想起來了…昨天晚上……
  『我想……我會把地球給燒了吧。』威華沒理小雨,對那女子說,『札剋這樣殺過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想至少有2度的法氣衝進地界,這裡的生命是承受不了的。』 
  『2度!?』女子顯的非常驚訝,『札剋有這麼強的力量!?』
  『嗯。』威華朝小雨的方向點了點頭,『我想除了她以外,應該還有其他人能夠適應這邪氣,我想帶他們去地法界。』
  『行嗎!?』她懷疑的說,『現在地法界的人,都自身難保了,帶人類去到那邊,絕對是死定的……』
  『行啦!』威華很有自信的說,『沒問題的,但我要拿回我的靈體先,在找生還者,帶他們去魂崁所。之後再處裡掉這裡的黑法,空氣中的法力會影響到法界的平衡。』
  『嗯,好吧』那女子簡短的答,『那現在先環你靈體?』
  『OK』威華簡單的答。
  她舉起手,手中拿著一個看起來像水晶球的東西,差不多比雞蛋小一點,乳白色成半透明狀的球體。她將那球雙手捧在胸前。
  『準備好了嗎?』她問。
  『好…』
  威華的話才說一半,她已猛的將整顆晶球打入威華胸口。她推的力道超大,威華整個人撞出了教室,撞碎了窗戶飛到了走廊,四支向外伸展成大字形的躺在地上,窗戶被撞的支離破碎,整片牆原本已經殘破不堪,又這麼一撞,牆壁頓時坍塌。小雨這才發現,連走廊上到處都是昏倒的老師、同學、教官和校友!難怪覺得好安靜,大家是都怎麼了!?為什麼只有我醒著!?這一切是怎麼回事……!?小雨心裡不斷的想著,一大堆的問號在她心中產生───另小雨更驚訝的是,她豁然發現,威華竟然還站在原地,動也沒動過,而剛才撞出教室的身體已經化成灰!
  威華好像換了一個身體,他整個人看起來高了一點,頭髮從黑色變成了跟那女子一樣的淡金黃色,耳多變尖了但是沒有那女的那麼尖,而皮膚也變比較白了,整個臉孔變的非常的清秀、美麗……天使般的身影,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哀…』他有點哭笑不得的樣子,『拜託不要這樣好不好……』
  『啊~?』女子好像有點恍惚,『我每次都這樣,你知道的阿,就算你沒準備好,也不會怎樣嘛。』
  『嗯!靈體跟肉體真的是差很多呢,』他做了個像是伸懶腰的動作,他身邊地上的桌椅碎片就禿然動了起來,慢慢的飄到了空中,浮動了一下,然後又掉了下來。
  『哇!感覺超爽~』威華心滿意足的說。
  『嘻嘻~我推那一下的感覺也很爽!』女子忍笑說著。
  『亨……』威華無可奈何的說,『算拉,先帶她回魂崁所,等我幾天,我去尋找其他的生還者。』
  『你說的我能反對嗎?』女子微笑著說,『你大概要多久?』
  『嗯…』威華想了一下,『3天吧。』
  『3天喔。』女子猶豫了一下,『好吧,要快喔,地法界稱不了多久。』
  『嗯,』威華答,『就3天。』
  一說完,威華人就平空消失了。小雨呆了一下,她已經慢慢恢復了理智。女子向她走來,她每向前走一步,課桌椅的碎片就會自動的閃到兩邊去,根本不必伸手去搬。
  『嗨,妳好唷~』女子親切的和她打找呼,『我叫亞雯,暝天使族的,也是天魂的妹妹!你有哪裡受傷或不舒服嘛?』
  『………』小雨想說話,可是嘴唇努力動了幾下,就是沒辦法發出聲音來,現在她腦中,只想著剛才威華說過的一句話,根本沒注意到她所說的話。
  『呵呵~你休息一下吧,你應該叫小雨吧,我哥有跟我提過妳喔。』亞雯邊說邊將小雨扶到平坦的地上坐下來,『等等要帶你去我住的地方囉,我先來幫你檢查傷勢吧。』
  『請問……』小雨幾乎是用盡全身的力量才擠出幾句話,『剛剛…威華說,要把地球…地球……』
  『威華??』亞雯帶有點懷疑加心虛,『哦!你是說我哥啊!嗯…沒什麼啦,妳先休息一下……』
  亞雯擔心這個問題,對小雨來說太過沉重,但一時也想不出有什麼好藉口,只是迴避了問題。
  『小雨,』亞雯歉道,『你先睡一下吧。』

  說完,她左手壓住小雨,右手按在小雨額上。小雨只覺得眼前一黑………

=====================================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2.
  平時繁華的街道、社區、城市……放眼望去一片死寂,巷子裡、街道中、馬路上躺滿了昏死的身影。一道人影,搖搖擺擺的走在路上,他驚恐的看著滿街倒地的人、失控亂撞的車,就連貓、狗、麻雀、鴿子也都昏死在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大家都躺在地上,明明有呼吸,卻叫也叫不醒,而只有我一個人……一個人醒著。
  他心中想著,回想起剛才那一陣冷風,帶著一震強烈的恐懼感,霎時被一片黑暗攏照,接著…醒來後整個城市一片死寂。他拿起手機,沒訊號……走到公共電話旁拿起聽筒……沒聲音,紅綠燈以及路燈都沒亮───停電了,他心想。

  因為工作出差,來到了這個城市,但才剛下飛機,上了小巴士還不到幾分鐘,這一切就發生了。他走過了一個街區,又一個街區、在一個街區,人行道、商店、公園、房子裡,沒有一個人醒著……除了他以外。
就這樣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晃了幾天,餓了、渴了就進便利商店找東西吃,累了、困了,就在公園的長椅上休息───



  夜晚,他正睡的熟,忽然從夢中驚醒,一股寒意攀上他的背脊。強烈的恐懼啃食著心,一個黑暗的影子,在不遠處晃動。他柔了柔眼睛,努力的想看清楚那朦朧的黑影,靠著微弱的月光,等他終於看清楚的時候,那黑影已經到了他面前。

  他完全看不清楚,只能大概看出人形的外表,身高普通,身材略瘦。

  『嗯……』那人開了口,口氣帶有點驚訝,『又一個生還者,第33個了,應該是最後一個了吧。』
  『請問…』他問,『你是誰…?你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等等在跟你解釋。』那人簡短的回答,『你先跟我走吧。』
  『要去哪裡?』他懷疑的問,『你是誰?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疑!?』白衣男假裝驚訝,『難道你想要留在這裡,過完你的後半生!?』
  『後半生!?』他顯的有點不解,腦中一片混亂,『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你先別問了,』白衣男打斷他,『跟我來吧。』

  才說完,直接轉身向前邁開步伐。他趕緊跳起跟上白衣人的腳步。就這樣,跟在他身後面走了數十分鐘,白衣人一句話也沒說,就在他開始懷疑……

  『對了!』白衣男忽然說,『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子呢!』
  『喔…』他有點下到,『我叫承漢,你呢?』
  『嗯…叫我天魂吧。』
  『天魂!?好怪的名子。』
  『會嗎?可是很多人都這樣叫我的。』
  『很多人?你是說還有其他……醒著的人!?我是說,那些躺在地上的人不像是死了,比較像是昏倒。』
  『對啊!加上你總共33個,』天魂想了一下,『不過不是他們叫的。』
  『33個!?』承漢驚喜的說,『那他們現在在哪裡?』
  『先別急。』天魂簡短的答,『你等一下。』
  說完,天魂停住腳步,現在他們在一個較空廣的草地中央,天魂彎下腰在地上畫了一個看起來像十字架的圖案,然後站到旁邊口中不知在唸什麼,突然一道閃光,強烈的光線,照的漢眼睛瞇成一條線,感覺就好像是被聚光燈照著,承漢瞇著眼努力想看請楚。等他終於好不容易睜開眼睛……天魂不見了!!他正擔心該怎麼半的時候,霎時又一道強光,將他整個人攏照住,強烈的光線幾乎讓他昏過去───

  承漢突然聽見有人說話的聲音,而且有很多人……他睜開眼睛,強光早已不見,他正躺在一間教室裡面,桌子、椅子、講桌、垃圾桶、紙張……全部支離破碎的散在教室後面,在瓦堆中還有學生躺在裡面,已經凝固許久的血液,大量的灑在地上,隨處可見。
他慢慢的將視線向上移……牆壁幾乎垮了一半,窗戶都破碎了,牆壁和柱子的表面都已龜裂,還有好幾道巨大的裂痕,像是被大刀砍過一樣───

  『欸!承漢!』他聽見天魂叫他,『這邊!你在看哪裡啊!?』
  『啊?』承漢將視線移開,這房間似乎像是經歷過一場打鬥。
  他發現教室前面有好多人,有男有女。有些人站著、做著,有些人走來走去,顯得焦慮不安。有些人的是縣在他的身上。天魂就站在他們的旁邊叫他,他頓時發現,天魂的長相,好像電影中的精靈一樣,有著美麗英俊的臉孔,朦朧的身影……
  『各位,聽我說。』等到承漢過去時,天魂開口,『現在大家應該都想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對吧。』

  沒人答腔……但所有人的視線都注意著天魂。

  『嗯……我想你們大家應該都已經嚇壞了,我就在這邊先跟各位解釋吧───首先,我要告訴各位,那就是等一下我會帶你們全部人離開這裡,除非有誰想留下來的話除外。這裡已經不適合住人了,不適合任何地球生物生存了,所有生物,都必走向毀滅。』
  天魂鈍了一下,說:『等等在過幾分鐘,地球就會爆炸,所有你們熟知的事物都將消失。』
  『什麼!?』一個男的大聲叫到,『爆炸!?』
  『爆炸是什麼意思?』一個女的大聲的問。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是說地球上的一切,會就此絕種!?』又一個男的大喊,『地球上的所有生物!?』

  『聽你放屁!!』

  『騙人!!!』

  『…………』

  『……………』
  幾乎沒人懷疑天魂口中所說的,因為眼前這片慘像,讓們根本沒有理由去懷疑。幾個人開始情緒失控的吵了起來,也有幾人則是完全崩潰坐,只是做在地上哭,只有另外少數人受到了震驚,腦中一片空白。
  『各位!!』天魂大聲的說,『先冷靜一下安靜聽我說好嗎!!!』
  『冷靜!?』其中一人大叫,『如果真的向你說的,人類就要絕種!那我們活著能去哪啊!?火星嗎?』
  『當然不是!』天魂的聲音極大,『各位請先聽我說……!!!』

  每一個人都在對著天魂大聲吵叫,而天魂則是雙眼閉起,一言不發。就這樣持續了數分鐘,天魂舉起右手,“啪“的彈了一下手指,瞬間所有人的嘴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封住。大家又驚又怕,努力想讓嘴巴恢復自由,但是無論他們怎麼掙扎出力,就是沒辦法將嘴巴給張開,還有幾人想衝出教室,但才衝到們口,就被一道無形的牆給彈了回來,又這樣過了數分鐘───
  等到所有人都放棄大叫的念頭,冷眼瞪著天魂之後,天魂又再次舉起右手“啪“的彈了一下,馬上聽到痛苦的喘息聲,每個人都用手柔著自己的嘴。
  『好啦!』天魂說,顯得有點高興,但是所有人都注意到,他眼中閃深處的不耐,『現在,大家應該都可以冷靜下來聽我說了吧!』
  每個人都不敢出聲,深怕要是他又彈一下手指,就不是嘴巴不能動這麼簡單,只好瞪著天魂。
  『沒錯,』天魂繼續,『就像我剛才說的,人類會絕種,所有你們認知的一切都會消失───在這裡很遺憾的告訴大家。因為地法界的某些原因,影響到了這裡地界,有個邪靈闖進了這裡,雖然我已經將他殺死,而他的屍體仍躺在那邊,』天魂手指向教室後方一個全身罩在黑斗篷裡,看不見身體的屍體,『但他已對地球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了,他將邪惡的黑魔法帶進了地球,絕大多數的生物都無法適應這力量,所以…除了你們,其他的事物,都已經沒救了。』
  天魂停了一下,看著大家的反應,但是全部的人仍然不敢出聲,有些人早就已經淚流滿面。
  『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夠適應魔法,那就是你們,最後僅存的33人。
  『我會帶各位離開,是指離開地界,不是離開地球,而是離開這個宇宙,離開這個空間,你們所知的世界───到我的世界去,依各位現在應該很難想像,但你們等等就會知到的。
  『地法界去,也就是這裡跟法界的中心平衡點,在那裡你們可以安心的生活,將人類的知識學問和血統,繼續的傳承下去。』
  『你是說……』
  『先聽我說完,』天魂打斷她,『當然,如果有人不想活了,想跟著地球一起死去,那我也沒意見,想留下來的人可以留下來,之後想走的人,等到了地法界,我會在跟各位繼續詳細說明這“整個“世界的構造。我想,給各位15分鐘考慮好了,記住!活著,才有希望。』
  15分鐘…漫長的15分鐘,每個人都不知道該怎麼半。承漢已經決定了,他決定要跟天魂去他口中的地法界。留在這裡等死,不如和天魂一起去那地法界好了,反正我在這裡本來就沒什麼瓜葛,如果天魂是那個世界的人,看他的長相跟人類幾乎一樣,哪那邊的世界應該不會差太遠才對───
  『時間到!』天魂說,『好,想留下來的人請舉手。』

  沒有人舉手…

  天魂又等了幾秒鐘,視線掃過每一個人,掃過他們的眼睛……
  『很好!』天魂終於說,『那現在我先處理一下這裡,就帶各位離開地界,帶各位去地法界繼續你們的下半輩子吧。』

==============================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3.
  小雨爭開眼睛,驚訝的跳了起來,發現自己躺在一張非常舒適的床上,她環顧四週。她身在陌生的房間內,房內有一張床、一張書桌、一個梳妝台、一個衣櫃、一張矮圓桌、三張矮椅,全都是用檜木做成的,看起來有點復古。沒有窗戶,只有一扇門,天花板非常的高,一盞水晶燈漂浮在空中。她將房間仔細打量過後,驚訝的發現,房間內除了水晶燈,並沒有其他照明設備了,卻沒看見自己的影子,但是房間內其他物品都有影子。她並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仔細看了看牆壁、地上、天花板,全部都是淳白色的,一點花色都沒有,看起來有點透明。她起身走向書桌,桌上疊滿了書。她隨手拿了一本看起來像筆記本的小冊子,卻發現裡面的文字她根本沒看過,那文字修長而優雅,帶有點潦草。

  『好美…』小雨不自覺的開口,『這是什麼文字啊。』

  她放下書,走到門前,仔細的打量著,門也是純白色的,要是不仔細觀察,甚至看不出牆上有道門,上面有著非常精緻的雕刻,圖形像是一個十字架,扭曲的十字架,她伸手去碰,摸起來質感很光滑、冰涼。
小雨推開了門向外看,她驚訝的發現,門後是一條非常長的走廊,長到看不見進頭,走廊兩側幾公尺就又一扇門,每扇門之間都插有一炬火把在牆上,除此之外就沒有任何的照明設備,走廊很直,一直延伸到視線看不見的地方───

  天阿…小雨心想,這麼長的走廊,通到哪裡去阿……小雨走出房間,向前走了幾步。“碰“背後傳來的聲響,把小雨整個人嚇的跳了起來,雖然不是很大聲,但在這麼安靜的情況下,聽起來已經相當嚇人了。
小雨扭過頭去,發現房間的門已經關上了,她並沒有想太多,雖然所有的門都長的一樣,但是長走廊最底部的這一扇門,就是她剛剛房間的門。

  她繼續向前走,還是看不到盡頭,於是她隨手推開一扇門,卻驚訝的發現,門後竟是另一條走廊,和她現在站的這個走廊完全一模一樣,她推開的門是最底部,向前看去竟然也看不到盡頭,左右兩邊也全都是門。
  還是不要在走下去好了,她心想,要是在走下去,等等走不回來就遭了,在回房間看看吧。於是她關上了門,走回剛剛走到的最底部的門前,伸手推開了門───
  她呆住了,剛才的房間已經不見!眼前的景象…是另一條走廊,向左右兩邊延伸,而兩邊全都看不到底。
  『怎麼會這樣!!』她叫了出來,『剛剛的房間呢!?』
  她快速的走了進去,不知該如何是好,她向前跨了一步,將正前方的門推開,卻又發現還是一樣的走廊!怎麼會這樣……她心想,該怎麼辦───她完全迷失了方向,無論她開哪一扇門,門後的景象也都完全的一樣,長長的走廊……

  小雨就這樣在這不知名的地方,亂闖了幾十分鐘,甚至幾個小時過去了,走廊的樣子絲毫沒有變換過。就在她正要絕望之時,忽然聽見背後傳來聲音!她急忙回過頭───
  『小雨!』亞雯的身影,走出了一扇打開的門,輕盈而優雅的走向小雨。
  『啊!』小雨高興的叫了出來,幾滴眼淚滑過臉頰,『得救啦!』
  『呵…』亞雯笑答,『你真愛亂跑,害我找妳找好久喔!』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啊!?』小雨問,幾乎把來到這裡之前的事,望的一乾二淨了,『為什麼每扇門打開了全都一模一樣阿!?』
  『其實並不是一模一樣,』亞雯想了一下說,『先跟我來吧,你已經昏睡四天了,應該很餓了吧,我帶你去吃點東西,我們邊吃邊聊!』
  亞雯說著,順手推開身邊的門───無盡的走廊,小雨正想問,亞雯已經走了進去,小雨只好趕緊跟在後頭,怕要是跟丟了,又要被困住……
  亞雯在前面走著,小雨發現,好像不管從哪個角度看亞雯,總是有一層朦朧看不清楚的感覺。一路上,她再後面仔細的看著每一扇門,可是怎麼看就是看不出有哪裡不同,亞雯忽然轉身推開另一扇門,還是一樣……長長的走廊,小雨強忍心中的懷疑,默默的跟在亞雯身邊。亞雯又推開了另一扇門,小雨驚訝的發現,這次門後竟然是一間房間,走進去一看,豁然發現竟是餐廳。
  一張圓桌子在中間,靠著好多張的椅子,放眼望去,一下子數不清楚到底有幾張,桌上放了餐具,而房間的兩旁則放著長桌,桌上放滿了食物。
  各式各樣的食物都有,中式、美式、法式、日式、徳式……等等,還有一些根本連想都沒想過的希奇古怪的東西。小雨從來沒看過這麼多樣式的餐點,同時擺在桌上隨意挑選。當她沿著桌子走下去時,她驚訝的發現,盡頭明明就在不遠處,可是這餐桌好像一直身長似的,越往前走走,餐桌就一直伸長,而且所出現在眼前的食物也越來越多樣化。
  『妳想吃什麼就拿,』亞雯在旁輕快的說,『不用客氣!』
  『好多喔!』小雨驚訝的說,『我都不知該吃哪樣了,好想每一樣都吃吃看!』
  『呵~想吃就吃,別客氣!』說完,亞雯拿了杯水就回到圓桌上了。
  『明明就很餓,可是真的不知該吃什麼。』小雨自問。於是她就拿了一點蔬菜、一塊麵包,又撈了一碗農湯,才端著走回了用餐桌,坐在亞雯的旁邊。
  『請問…』小雨開口問,『這棟建築物怎麼這麼奇怪阿,我剛剛明明開啟同樣一扇門,為什麼不會回到原來的房間呢?還有,妳剛剛隨便轉幾個灣就到這裡───而我開了這麼多門,卻都是同樣的走廊?』
  『嗯~』亞雯答,『其實這裡是沒有路線的,妳只要心裡想著妳要去的地方,門就會帶妳到那裡。』
  『只要想著我要去的地方?』小雨不解的喃喃重複,『門就會帶我到那裡?』
  『是阿!』亞雯簡單的回答。
  『痾…』小雨有點羞愧的說,『我還是不太懂耶…』
  『嗯…』亞雯想了一下,『簡單!妳現在出去,關上門後,在想著這間房間,想著你要來這邊,隨邊開幾扇門,就會到這裡的,這樣就行了!』
  『不好吧!』小雨連忙說,『要是我又迷路了怎麼半!』
  『不會的!』亞雯笑著說,『不信妳試試看,心裡一定要想著妳要去哪裡!這樣好了,不然我跟著妳走,這樣妳就不怕了吧。』
  小雨半信半疑的站了起來,轉身走向門。亞雯也跟著起身走到了門邊,小雨猶豫了一下,她推開門看著長長的走廊,當她走進去後,亞雯也跟著進來,並順手帶上了門。
  『帶路吧!』亞雯輕快的說,『不用懷疑!』
  『隨便我走麼?』小雨問。
  『嗯!』
  小雨身手打開剛才出來的門。果然餐廳不見了,長長的走廊,亞雯並沒有說話,小雨一鼓起了勇氣,當她走到第二扇門,她推開門,一樣長長的走廊,小雨的心頓時涼了一半。
  『別忘了要想著妳要去哪。』亞雯提醒她。
  小雨感謝的看了她一眼之後,便繼續向前,這次她毫不猶豫的推開了左手邊的門,一樣的走廊,但是她並沒有停下腳步,往內繼續走,大約走到了第五扇門之後,她向轉向右邊推開了門,驚喜的發現,她回到了原來的餐廳!
  『看吧!』亞雯笑著說,『很簡單,對吧!』
  『嗯!』小雨笑著說,『還真的是隨便走呢!』
  『那麼,』亞雯優雅的說,『等等吃飽了,就不用我帶妳回房間囉!』
  『嗯,』小雨答到,『我在房間要做什麼呢?』
  『當然是等我哥回來囉!』亞雯皺著眉頭,『她要是在不快點就來不及了。』
  小雨眼前頓時閃過畫面……牆上的洞、黑衣人、昏死的同學、斷折的課桌椅、破碎的窗戶、黑色的血跡………一陣暈眩。
  『小雨!』亞雯擔心的問,『小雨!妳還好嘛!?』
  『嗯…』小雨爭開眼睛,發現自己坐在地上,亞雯擔心的蹲在她旁邊,一手摸著她額頭,一手扶助她的肩膀,『我的朋友……』
  『妳還是先回房間休息好了,』亞雯輕柔的打斷她,『有什麼問題,我看還是讓我哥來跟妳解釋會比較清楚的。』
  『嗯…』小雨無奈的答,『好吧……』
  『我扶妳回房間吧。』亞雯輕聲說。
  『嗯…』小雨滿懷感激的說,『謝謝……』
  再回房間的路上,都是亞雯在帶路,她一手扶著小雨,另一手則推開門前進。這一次,她並沒有走過好幾扇門才開門,而是每進一扇門,馬上轉身推開另一扇門,才走了不到1分鐘,他們就回到了之前小雨以為消失的防間。
  『好好休息吧,』亞雯說,『等我哥回來,我會通知妳的。』
  『嗯…』小雨虛弱的回答。
  說完,亞雯轉身走出了房間,順手將門關上前回頭看了一眼,才安心的把門關上。小雨躺在床上,滿腦子想的都是她的朋友;不知道他們現在怎樣了,希望她們平安無事,小雨心裡想著。可是小雨心裡有另外一個聲音說到,他們全死了,妳的家人、朋友,已經全死了……她沒去理會這個聲音,慢慢的,她躺在床上沉沉的睡著了。

============================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4.
  所有人擠在教室的黑板前,站在天魂剛在地上畫的圓圈內,看著天魂在教室中間的地上,畫上另一個圖案,奇特的圖案。

  『你在話什麼阿?』承漢看了半天,忍不住好奇的問。
  『嗯───我在畫畫阿,看不出來嗎。』天魂心不在焉的回答。
  『當然看的出來你在畫畫,畫什麼啊!?』另一個人提高音量問到。
  『在離開前,我要把地球燒成灰。』天魂簡單的回答。
  『把地球燒掉!?』一個人懷疑的問,『說的簡單,就算你這邊有一百個核彈,也沒辦法把地球燒成灰吧!』
  沒回答,他走到了圖案的正中間,『你們站在原地不要亂動喔,不然你們等等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沒辦法不要把地球炸……』
  『安靜!』天魂厲聲打斷他,『把眼睛閉起來,眼睛瞎了自己負責。』
  天魂手中突然出現一支長法帳。全白的,頂端有一顆乳白色的寶石,帳身看起來非常光滑,在手握的地方刻滿了符文。

  『閉上眼睛!』天魂再次提醒。

  他左腳向前跨了一步,將法帳高高的橫舉在頭上,左手緊緊的握成拳頭,然後用盡全身力量,將法帳的底部,狠狠的往圖案的正中間敲下去───

  一道強烈的閃光頓時爆出,法帳的底部和圖形都爆出了強烈的光芒,雖然全部人都緊閉著眼,但強烈的光芒還是刺的他們眼睛發疼。才一瞬間,光芒消失了,所有人人慢慢的將眼睛張開。───
  地獄!?這根本就是在地獄!放眼望去四週一片火海,教室不見了,而他們腳下的地板也不見了,所有人就這樣飄在空中,四周全是火焰,狂亂的火舌四處亂竄,發瘋似的強烈的燒著。
在前方不遠處,天魂也飄在空中,他手中的法帳消失了!

  『行,』天魂滿足的說,『搞定了!』
  『就這樣………!?』承漢失聲說,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
  『怎嘛,』天魂說,『是不是有點後悔~覺得應該要留下來啊?』
  『沒………』腦袋瓜被震驚所充滿。
  『哀……』天魂嘆息說,『我不能為了地球,而讓整個法界失去平衡,以後你們會明白的。我現在就帶你們離開這個傷心地吧。』

  眼前突如期來的一片黑暗,他的五臟內府感覺要炸開,他的眼睛快要噴出去了,他的血管就要爆了開來,他的頭殼已經承受不住───

  膝蓋重重的撞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冰涼的空氣進到了他的胸腔內,感覺起來就好像吸了大麻一樣,真爽……他的頭很暈,在流鼻血,嚴重耳鳴,而且痛的要死,他什麼都聽不到,只能模糊的看見旁邊一堆人也和他一樣跪倒在地。

  過了許久,視線終於慢慢恢復清晰,耳鳴也開始減退,鼻血終於停住了。他努力的撐起身子,看著身旁的人也慢慢的恢復,地上滿是鮮血寫,他發現甚至還有些人吐了血。
  觀察了一下四周,他發現剛才的火海已經不見了,他們身在一個圓形房間內,抬頭看了一眼上面,一盞非常大的水晶燈懸掛著……不對,是漂浮著!
  天魂站在不遠處觀察著每個人,他將視線仔細的掃過每一個人,當承漢對上他的視線時,有一種強大的壓迫感,強烈的壓迫幾乎讓他不能呼吸。
  好不容易將視線移開後,他看了看四周,發現牆上滿滿的都是門,每隔1公尺就一扇門。門上好像雕刻著什麼圖形看不清楚,因為全是白色的,牆壁、門、地板、水晶燈、天花板,全部都是淳白色。

  『各位都好點了嗎?』天魂開口,看著臉色慘白攤坐在地上的每一個人,『這裡的魔法遠比剛剛在地球上來的強大,所以身體會有些不舒服是正常的───你們在這裡等一下,不要亂跑,等等會有人過來。』

  也沒多說什麼,轉身走向離他最近的一扇門,推開走了進去。承漢喵到了門後一眼,發現門後竟然是一條很長的走廊,而走廊兩側都是相同的門,他正納悶自己到底有沒有看錯時,同一扇門又打開了,走出來的竟是另一個人。
  一個女的,一個美麗的女子,承漢眼前一陣暈眩───她是人類嗎!?好美啊,從來就沒看過這麼美的女子;承漢想著,一下子就被她美麗的外表給迷惑了。

  『你們都還好吧!?』那個女的問,她有點恍神的走了過來,『上一次有人才一過來就飄了……』
  『妳的意思是說死了!?』承漢提高音量問,『那我們會不會也死掉啊!!』
  『呵呵───不會啦!』她笑道,『要死的話早死了,你們也不會還在跟我說話的!!
  『跟我來吧,你們應該還不太了解這個世界吧,我哥要我跟你們解釋清楚,他先去處理地法界的事情了。』所有人聽了她的話之後,才慢慢起身走向她,有的人才一站起身,又是一陣暈眩跌坐了下來。

  終於等到所有人都能夠站穩身子走向她時,已經過了好一段時間。

  『走吧!』她一邊笑著,一邊轉身推開門,並停再門口等所有人通過,『你們先往前走一點,讓後面的人有空間進來。』
  『好多門……』承漢驚嘆的喃喃自語,他驚訝的發現竟然看不到底端,『這些們都通往哪裡阿!?』
  『不要隨便亂跑喔,到時候迷路了就麻煩啦!』女子對前面的人喊道,『都進來了吧?』
  轉頭看了房間一眼,確定所有人都出來了以後,順手將門關上,又再將門推開。
  『到了!』她笑了一下,看著所有人驚訝又懷疑的表情,『快進來吧,有人已經在等你們囉!』

====================================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5.
  天魂推開門繼續走著,他已經過了好幾扇門,但還是沒有到達他要去的地方,心中一直回想著剛才從他妹口中聽到的消息,以及那些人要如何處置的問題;天阿,到底還要走多遠阿,在不靜下心來是永遠都走不到了。

  靜下心來……

  『終於…』他欣慰的說,『差點被困在自己家裡的走廊了。』

  他進到了一間書房,非常大的圓形房間,四周滿滿的都是書櫃,書櫃一直延伸到天花板,但是並沒有梯子,書櫃前放了一張馬蹄形的桌子,繞在房間的書櫃前,一張辦公桌在房間的中央,並沒有椅子。
  天魂走向辦公桌。桌上放了一疊的書、一堆白紙、一個筆筒(筆筒內插著幾隻雨毛筆),和一堆寫滿文字的牛皮紙。

  他順手拿起一張最上層的牛皮紙,看了一眼之後───一張躺椅忽然平空出現,而天魂剛好不偏不倚的坐在上面。

  坐下後他隨手抽了一支羽毛筆,像是在改小學生功課一樣,在上面撇了幾畫,之後往旁邊一擺,又拿起另一張牛皮紙繼續重複剛剛的動作。
  在連續看完十多張牛皮紙之後,他抽了一張白紙,在上面寫著,一直寫…一直寫……他就這樣連續寫了十多分鐘,他寫的數量早該超出紙張了,但是他還是寫著,而且紙張下方還有一大片空白。經過數十分鐘後,他放下了雨毛筆,拿起來看了一眼。
  伸手在桌上拿了另一張寫滿字的牛皮紙,起身(椅子瞬間消失)走向門口,桌上整疊的牛皮紙,也騰空飛了起來,跟在他身旁。
  關上房門後(那堆紙差點就被他關在房裡),天魂向前走著,在推開門繼續走,他推開地三道門後,進到了一間更大的房間。

  一張非常大的圓桌,中間是空心的。桌邊坐滿了人,其中有法師、死靈、精靈、矮人和黑妖。
  他們看起來正在開會,討論著什麼。正當他們討論的激烈,快要吵起來時天魂突然出現,所有人嚇的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還有幾個人大叫了出來。
  『天魂!!!』在圓桌對面一個人叫道,他看起來非常老,皮膚皺紋多到數不清,『感謝老天阿,您終於回來啦!!』
  他幾乎是用衝的繞過了桌子,途中還差點撞翻了人。衝到天魂面前鞠了個躬,而天魂則冷不妨的從老人面前走開,直接走向圓桌,走向圓桌中間。
  而他的身體竟然直接接穿過桌子,毫無阻礙的到了桌子中間,跟在他身旁的牛皮紙,則是分散開飛到每一個人的面前。老人趕緊跑回到座位上,剛好趕上一張正要回到天魂手中的牛皮紙。
  『楓剋長老,我可不是回來敘舊的,』他冷冷的說,眼神在每個人身上來回,『你們看一下這文件,上面清楚的寫著,兩年來地法界平被破壞的情形,誰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所有人低頭仔細的看著手上的牛皮紙,並沒有人開口說話,天魂坐下(椅子再度平空出現)等著所有人看完。
  『我想問題應該是出在地界…』一個年輕的精靈緊張的說,『這幾個月以來,在地界出現大量有能力抗魔的人,導致法界的黑法跟著增長───而地法界這裡的法量相對的也跟著便多,所以就衝破了鬼界跟地法界的法網,邪鬼才能大量的進入地法界。』
  『你確定有這麼簡單?』天魂轉頭,懷疑的看著他,『……好像我沒看過你!你叫什麼名字?』
  『尤里亞.傑諾』他回答,『巴雷特……。』
  『哦…』天魂打斷他,思索著,『巴雷特人呢?』
  『尤里亞是暫時代替巴雷特的位置,』楓剋趕緊解釋,『巴雷特再第一波邪鬼突襲中,為了幫受困的民眾殺出一條路而受重傷,現在還在醫療中,尤里亞是他們家的長子,所以暫時由他處理……』
  『還有哪些長老受重傷?』天魂問,再次打斷楓剋,『或死掉?』
  『這個……』楓剋猶豫了一下,看了一眼旁邊的死靈法師,『我不太清楚,您問柯諾奴吧!』
  『據我所知,』死靈法師想了一下,用低沉的聲音說,『包括巴雷特在內,還有兩人重傷,分別是菈蕊和錫雷───而死亡的目前還沒有,只有失蹤的3人,巴哈姆、克雷剋和雷諾,他們已經失蹤2天了,已經派黑妖去找他們了。』
  『邪鬼從哪裡進入地法界的?』天魂問。
  『我們目前還不清楚,』楓剋低聲回答,『但是邪鬼都大量的聚集在摩爾登…』
  『都過這麼久了還不知道!?』天魂冷冷的說,用手把瀏海往後撥,斜眼喵著楓剋『都已經兩年了,竟然連空間的破洞在哪都不知道!?』
  『對不起……』他趕緊說,不敢抬頭看天魂,『邪鬼把洞口隱藏的很好,我們也是才剛收到消息───另外,小邪鬼也大量的從法力恩山脈東部往亞辛逼近,剋羅斯已經帶領巫師團守在那邊了,兩小時前和他們失去了連絡,可能以經稱不住了……』
  『都這麼老了還上戰場……等一下我會過去看看,』天魂說,『聖邇斯,騎士團還在訓練新騎士麼?』
  『是的,』一個身穿鎧甲的精靈立刻答到,『因為她是人類血統,所以訓練起來會比較困難,在她完成訓練之前,騎士團是不會有所動作的。』
  『她!?』天魂有點驚訝,音量提高了不少,『女的!?人類!?』
  『是的,』聖爾斯回答,『她的名字叫愛維亞,出生在薩冷,祖母是精靈,外公是死靈,祖父和外婆以及父母都是人類。』
  『哦!』天魂思索著,『人類當上騎士可真希罕,有機會的話我一定要去看一下!』
精靈稍微的一鞠躬,並沒有說話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碰“

  忽地一聲巨響,房門被巨大的力量撞了開,一個滿頭大汗的年輕人衝了進來,上氣不接下氣的,手中握著一張已經快被捏濫的牛皮紙。
  『搞什麼鬼啊!』楓剋立刻憤怒的大罵,氣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現在正在開法會,你這是在做什麼!?』
  『亞辛被攻破了,』天魂冷靜的說,甚至連頭都沒轉過去看那少年,『邪鬼們已經殺進了亞辛,剋羅斯受了重傷逃回來,現再在伐克斯巫醫那治療。』

  所有人懷疑的看著天魂,又看向少年…

  『怎麼……』少年驚訝的猛盯著天魂,『你怎麼知道……』
  『不准對天魂無理!』楓剋打斷他,嚴肅的斥罵,『我們知道了,你可滾了。』

  少年更驚訝了,眼睛瞪的眼球都快爆了出來,遲疑的沒有離開,直到楓剋叫門外的守衛硬是要把他推出房間,他才很不情願的被推了出去───

  『亞辛被攻破了…』一個黑妖站了起來,用低沉沙啞的聲音說,『這樣他們很快就會攻到聖帕桑的…』
  『怎麼你只在意你的聖帕桑阿,』柯諾奴冷冷的說,斜眼看著他,『那我們的拉夏該怎麼……』
  『叫剋羅斯過來,』天魂打斷他們兩個,『管他的傷勢怎樣,立刻要他過來。』
  『是的…』楓剋朝門口的守衛點了一下頭,守衛立刻衝了出去。

  『法瑞、柯諾奴,』天魂以命令的口氣說,『你們現在立刻找將軍們組一之巫師級的黑妖和死靈加強可薩平原的守備,等我了解剋羅斯在那邊的情形後,我會派人通知你們狀況,現在就去───聖爾斯我要你加快對愛維亞的訓練,你們騎士團要盡快出動───烏里,請你們矮人加快製造魂石的速度───楓剋,你去昭換所有人類法師,要他們加強五岩島群和整個北靈的防禦。』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會議廳時,天魂在桌上的一張白紙上寫了幾個字,拿在手中看了一眼,紙就忽然消失了,同時剋羅斯也剛好一跛一跛的走進房間。

  『天魂,』剋羅斯免強的鞠了個躬,他身上滿是傷疤,一之眼睛被厚厚的紗布包住,還有一些傷口雖然用布包住了但還在滴血,『對不起…我指揮無能,法牆被摧毀了,邪鬼實在是太多了,我們招架不住…』
  『寶刀未老阿…』天魂輕輕的搖了搖頭,『看你傷成這樣,沒死算你命大。』
  天魂手指彈了一下,剋羅斯身上的繃帶瞬間消失,大量的黑色血液滴到了地板,他痛的悶亨了一聲,差點倒下去,還好及時伸手稱在桌面上。
  『嗯…你的命真大』天魂歪著頭,看了一會兒,『難怪伐克斯醫這麼久,他連你身上的毒都取不出的,還有詛咒,邪魔的詛咒……過來一點,讓我看看───』
  剋羅斯一手扶著桌子,一手壓著腰上的一大道傷口,一跛一跛的走向天魂。等到他好不容易走到天魂面前時,已經上氣不接下氣,單手顫抖的撐的桌子,有毒的黑色血液,大量的從傷口流出。
  『嗯…』天魂低下頭,仔細的看著他腰尖的傷口,『你真的老了剋羅斯───』
  他舉起手再傷口上用食指輕輕碰了一下。下一秒,傷口竟然快速的癒合起來,而天魂就這樣在每一道傷口都輕碰一下。不過幾分鐘,他身上的傷已經全部都癒合起來,只剩下黑色燒焦的疤痕───剋羅斯驚訝的看著天魂的動作,瞪大著眼睛,看著身上的傷口全部奇蹟似的癒合。
  『謝……謝謝…』剋羅斯驚訝的幾乎說不出話來。
  『嗯,』天魂輕鬆的說。
  『真利害,不愧是天魂,』剋羅斯苦笑,『要是我有你一半的力量,就不用在做辛苦的坐工法將再戰場上殺敵了…』
  『嗯…說的也是,』天魂想了一下,笑著搖了搖頭,『你離開亞辛的狀況是怎樣,說來聽聽。』
  『原本我們是守在法力恩山脈的東南部,』剋羅斯側著頭,努力回想剛才的慘況,『魔獸族因為躲在地底,所以沒有受到邪鬼的威脅,我帶了三十位的巫將,二十位的死靈法師,原本只有少數的小邪鬼,所以我們認為應該擋的住,但之後突然來了一大群的大邪鬼,所以我們根本不是對手,只好撤退到亞辛西北部,在那邊架設魔法牆,照常來說魔法牆是可以抵擋邪鬼的───但是魔法強卻對邪鬼毫無作用,他們幾乎毫無阻礙的穿越法牆,我們措手不及……只剩下四位巫將、兩位死靈和我逃回來,但都身受重傷───』
  『魔法牆對邪鬼沒用…』天魂的思索著,這個問題似乎讓他很煩惱,『照一搬來說,魔法牆應該是邪軌的剋星,怎會毫無阻礙的通過……
  『這樣好了,你先回伐克斯那邊再檢查一下,多休息一點,我等等會去抓己之邪鬼來看看,你明天就回到亞辛指揮───對了,在你回去之前,給法瑞跟柯諾奴他們傳通訊息過去,告訴他們詳細情形。』

  天魂說完點了一下頭,剋羅斯微微鞠了個躬,轉身走出了房間。

  天魂坐在椅子上,閉上眼睛仔細的想著剛才剋羅斯說過的話……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3 03:31 , Processed in 2.228458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