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可能不更新了=   =

因為我發覺整個很爛 囧

而且劇情我也不喜歡...

-----------------------------------------

  魔獸與魔法,在我們認知的世界裡並不存在。

  但你知道,或許在遙遠的另一邊,有著魔法師甚至於魔獸的存在?

  這篇小說,就是在描述一個與魔獸以及魔法並存的世界。





  「恩‧‧睡的好舒服~」

  米莉雅從睡夢中起來,突然覺得不對勁。

  「‧‧‧奇怪?」

  沒錯,眼前房間的景象變了。

  從南方房間門口進來右手邊,有間盥洗室,而相反面擺放著衣櫃。

  再往裡面走一點,兩張上下舖就擺在一旁;而在最裡面,擺著一張書桌和一張單人床。

  整間房間的擺設相當單調,一看就知道是給旅人住的。

  而自己正躺在單人床上,這到底是?

  「小米,你醒了嗎?」

  從門口進來的蕾妮精神洋溢的問著米莉雅。

  「耶?蕾妮?這到底是‧‧?」

  米莉雅還搞不清楚狀況,或許之前忙碌的路程讓他忘了自己在做什麼了。

  「這裡是旅舍,小米。 我們現在在進行為期六個月的實習妳忘了嗎? 真是的~」

  「‧‧啊!原來如此‧‧睡了一覺全都忘了,嘻嘻。」

  輕輕敲了自己的頭,米莉雅開始整理自己的記憶。

  此行的目的,是要實習與魔獸戰鬥以及保衛家園,而實習的指導者,正是守護者。

  每個小鎮或村落,都會有一兩個守護者,而守護者的職責,就是保護其區域內百姓的安全,不受魔獸侵害;

有時候非魔獸的事情,守護者也會幫忙處理。

  「小米,等等梳洗完就下來吧,老師快來了。」

  叮嚀過後,蕾妮又快步的離開房間。

  「好~」

  應聲完稍微做些簡單的梳洗整理之後,到樓下與大夥集合。

  「那個‧‧薇薇,老師到了嗎?」

  下樓的時候,米莉雅看到其他七個人都已經到齊,唯獨自己還在那邊睡大頭覺,有一點不好意思。

  「還沒,我們大家也才剛知道老師要來的時間,畢竟老師自己也有一點事情要處理。」

  在知道自己沒有遲到之後,米莉雅放心的呼了口氣。

  而在此時,守護者剛好到了。

  「喂喂,斯特恩,老師來了。」

  路克斯喊著他的名字,忙著跟小鎮裡的女孩聊天的他,只好不得已的告別女孩們。

  「真是,這傢伙只懂得要玩,一點上進心都沒有。」

  看到他回來集合,薇薇兒開始唸起斯特恩。他們不知道是八字不合,還是上輩子有恩怨,總是鬥嘴鬥不停。

  「我‧‧我這是在交換情報,有、有什麼不對嗎?」

  斯特恩開始反擊,不過大概是自知理虧,講話有點結巴。

  「哎呀?情報內容卻是三圍,這難道跟魔獸有什麼關係?」

  斯特恩瞬間噤聲,他完全沒想到聊天內容會被薇薇兒聽到,這下百口莫辯了。

  「好了好了,你們感情真好,還以為你們對這次的實習會有緊張感呢!」

  這時候老師出聲了,也就是守護者─雨嵐。

  「老師好!」

  既然見到老師,基本的禮貌是一定要有的。

  「好~,我先點個人頭,確認一下這裡的人數。」

  外表是一名賢淑端莊的小姐,但因此而輕忽她的人大都沒有好結果

  「那第一個,路克斯!」

  「有!」

  老師最先點到的路克斯,最擅長使用的武器是劍,搭配火的輔助魔法,讓他在學院裡的練習戰鬥所向無敵。

  不過他還有一個強項,就是和事佬。

  每當薇薇兒跟斯特恩鬥個沒完沒了的時候,通常是他負責收尾的。

  「再來,斯特恩!」

  「這裡這裡~漂亮的大姊姊!」

  第二個點到的男生是斯特恩,雖然小刀與手槍的搭配十分了得,但由於愛玩的個性,使得進步的速度沒有很

快。

  「好好~,再來‧‧菲特!」

  「‧‧‧」

  沒有回應,只是默默的舉起手。

  最後一個點到的男生是菲特,如他所表現的,他不大喜歡說話,應該說他不喜歡與不熟識的人交談。這麼孤

僻的個性,大概也是跟小時候的成長背景有關係。

  擅用彎刀類的武器,主修的黑暗魔法也頗有小成。

  「恩‧‧男生三個沒錯,再來女生是‧‧緹娜!」

  「有!」

  緹娜,有著與年齡不太相符的成熟外表,個性也十分穩重,算是這個團體裡的大姊姊。

  各種魔法都難不倒她,在練習戰鬥時魔法方面的整體評價是最高的。

  「好,第二個‧‧蕾妮!」

  「這裡這裡!」

  有著活潑、兇巴巴的個性,當薇薇兒鬥嘴發生困難時,便會加入戰局;跟米莉雅三個人,是非常要好的朋

友。

  用的武器是弓,不過護腕型的。

  怎麼說是護腕型的呢?也就是平常是以護腕的型態帶在手上,當注入魔力之後,就會形變為弓型態。

  要使這種武器具有飾品型態,需要找專門的合成師才可能做到。

  「嗯嗯,再來是薇薇兒!」

  「這邊這邊!」

  跟蕾妮一樣,很活潑也很愛鬥嘴,但私底下的她有著非常溫柔的一面。

  利用小刀與冰系魔法的組合,讓靠近她的人不寒而慄。

  「好,恩‧‧第四個是‧‧米莉雅!」

  「妳‧‧妳好!」

  做事認真的她,卻往往最容易出差錯,或許是因為在意著某個人的關係吧。

  在這八個人裡面,擁有比緹娜還要強的回復、輔助魔法的能力。

  「別這麼拘謹嘛!再來最後一個,憐依!」

  「有、有!」

  有著人群恐懼症的憐依只要身邊人一多起來,或者遇到不熟識的人,就會渾身不對勁。

  光系魔法相當厲害,不過目前好像碰到了瓶頸,遲遲無法達到更強的境界。

  「好了!大家還有什麼問題嗎?沒事的話,第一天的任務,就是要大家好好熟悉這裡的環境,可以嗎?」

  「沒問題!」

  大夥在答完話之後,立刻拔腿往街上去了。

  「呵呵,真是一群活潑的孩子。」

[ 本文章最後由 夙楓 於 08-12-20 17:22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章 女孩之死與靈魂木偶

  「菲特沒出來?」

  路克斯與斯特恩在路上走著,不一會兒就察覺到身旁少了一個男生。

  「菲特?那個怪理怪氣的人,他不在一旁我還顯得輕鬆多了!跟他在一起,連要聊什麼都不知道!」

  斯特恩不是討厭那傢伙,而是討厭尷尬的氣氛。以前曾經嘗試跟他聊天的他吃了一肚子閉門羹,所以現在他

打死也不跟那傢伙說話。

  「說的好像你很討厭這傢伙似的。」

  「哼!何止‧‧對了,我回去一下,不用等我~」

  好像想起什麼似的,斯特恩頭也不回的衝回客棧。

  路克斯原本想出聲叫住他,但他知道這是沒用的,他愛玩的個性誰也無法改變。

  「一個不理不睬,一個自顧自的‧‧唉,算了,自個兒逛逛。」

  無奈的他,只好一個人進行無聊的探索。




  而另一邊的女孩子們,跟只有一人的路克斯比起來要熱鬧多了。

  「抱歉,讓你們等了那麼久。」

  比其他三名女孩子還晚幾步出來的緹娜,被老師叫住,交代了一些事情。

  或許是成熟的外表以及優秀的成績,讓老師覺得事情託付給她應該是萬無一失的。

  「沒關係、沒關係!倒是憐依呢?她是不是回房間了?」

  緹娜過來之後,卻沒看到憐依的身影。

  薇薇兒以為憐依會跟緹娜一起出來,不過好像猜錯了。

  「恩,還是一樣,她不習慣人多的地方‧‧」

  「是嗎‧‧既然她不想,就不要勉強她吧!」

  憐依從大家認識她起,就一直是這個樣子;上課時總是坐在最後一排,魔法實習時也是一個人靜靜的練習,

就連下課也是一個人。她們幾個能夠跟她稍微溝通,也是因為過去一直跟她聊天,直到她習慣她們為止才有今天

的結果。

  不過看來,要她在人多的街道上走著,還是一大挑戰。

  「對了對了,老師跟你講了什麼?」

  蕾妮想起剛才老師叫住了緹娜,好像說了什麼事情。

  「恩‧‧就是要我們在熟悉環境之後,大夥一起做個總整理。」

  要在這裡實習,熟悉這裡的環境、歷史以及人文背景是不可缺少的。

  就這樣,女孩子們也開始了她們的探索。




  這個地方,叫做爾森鎮。

  這兒的人挺喜歡大自然的,放眼望去,除了西側鎮長住的房子與其他一小部份的房子,大部分都是木造建

築。

  如果從空中俯瞰,會發覺房子的排列形成了一個”目”字。

  往西北方走去,就會抵達這個小鎮最主要的經濟來源,礦場。

  這裡大部分的男人主要工作都是在這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算是相當樸實的生活。

  而往東北方走去,就是他們的休閒場所,溫泉。

  由於靠近火山的關係,讓這裡一直冒出溫度適中的湧泉。這裡也有一兩個很負責的管理員在,所以有些父母

也很放心讓孩子們自己去玩水。

  「哇!路克斯,想不到你知道了這麼多呀?」

  夜晚,大夥都在旅舍樓下交換著自己探索的情報,不過看來只有路克斯最認真。

  薇薇兒、蕾妮和米莉雅都相當佩服路克斯,沒想到他這麼認真的在收集情報。

  「不只這樣!據說這裡原本沒什麼人的,是因為一些人過路時,喜歡上這裡的環境,才定居下來的;而在北

方正中央的房子,裡面沒住人,而是專門祭拜在後面巨大石窟裡的灼岩魔獸。」

  三名女孩子在聽完路克斯的情報便不好意思起來。她們雖然剛開始很認真,但就在緹娜因為擔心不下憐依而

回到旅舍的時候,剩下的三人就開始逛起街來。雖然平常的米莉雅,這時候應該也會乖乖的打探情報,但因為前

幾天的奔波,讓她不免鬆懈下來。

  「哈哈!看看我們,多認真,多學著點!」

  明明沒做什麼事情,斯特恩卻開始邀起功來。

  「哎呀?你不是什麼都沒說?從頭到尾我都只聽到路克斯一個人在講。」

  不甘示弱,薇薇兒開始反擊,連蕾妮也開始幫忙。

  「沒錯,說來聽聽,你倒是打探到什麼消息了?」

  「這……」

  被這麼一問,斯特恩就完全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薇薇兒和蕾妮就這麼盯著斯特恩看著。從旁人看起來,兩名女孩顯得相當巨大,而斯特恩看起來就變得十分

嬌小。

  他們住的這間旅舍的一樓,也就是大廳,擺設很簡單,就在進門左右兩旁對稱的擺放了排成四排,一排三

張,總共十二張的桌子;而直接往店內看,就可以直接看到吧檯,而要上樓的樓梯,就在吧檯左手邊。

  米莉雅等五人正在左邊角落的桌子旁討論著。

  「哈哈哈哈!你們這群孩子真是有趣呀!」

  聽到他們的吵鬧,隔壁桌的男子忍不住笑了出來。

  被他這麼一笑,讓他們幾個害臊了起來。

  「呵呵!你們不是在說什麼情報的嗎?我倒是可以提供一些事情給你們知道‧‧」

  才剛說完,男子的臉就沉了下來。看來他要說的這件事情連他自己也不願回想。

  「那‧‧請問是什麼情報?」

  就在米莉雅小心翼翼的問完之後,男子又沉寂了好一陣子,才說出這句話來。

  「‧‧是關於兩個小女孩的事。」

[ 本文章最後由 夙楓 於 08-9-18 13:56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隔天一早,太陽已高掛在半空中。

  人們紛紛開始活動,實習生們也不例外。

  「斯特恩人呢?」

  在樓下集合的他們,唯獨少了斯特恩。

  「還在睡吧。怎麼了,緹娜?」

  在一旁等著老師到來的路克斯,回答了緹娜的疑問。

  「恩,沒什麼,那我上去叫他好了,我想要拿一些東西。」

  「那就拜託你了。」

   說完,緹娜就上樓去了。




  「斯特恩?斯特恩~?起床了~」

  輕輕推動他的身體,緹娜試著將斯特恩叫醒。

  「恩‧‧是誰?」

  揉一揉眼睛,斯特恩緩緩坐起。

  接著轉頭一看,看到身旁的人竟然是緹娜,喜不自禁的脫口而出,

  「啊~太棒了,沒想到這輩子能被緹娜姊叫醒,此生無遺憾了!」

  像緹娜這種類型的女孩子,正好是斯特恩喜歡的類型。

  「呵呵!你在亂說些什麼,快下樓去了,大夥都在等你呢!」

  「其他人呢?難道緹娜姊是特地來叫我的嗎?」

  滿懷期待的看著緹娜。斯特恩這傢伙很希望聽到的是『是呀,我..我是特地‧‧來叫你的。』這種害羞女

孩會說的話,或者『才、才不是這樣呢!』這種本來就是卻又鬧了一點彆扭的這些話。

  不過事實是殘酷的。

  「不是,我上樓拿東西,順便來叫你一聲。」

  「順、順便!?」

  哐啷一聲,斯特恩身體的某個部位碎裂成無數粉末隨風飄逸而去。

  「準備好了就下來吧,知道嗎?」

  說完緹娜就下樓去了。

  而斯特恩,

  「‧‧‧」




  「斯、斯特恩?」

  路克斯見到斯特恩下樓,便靠過去想要問他為什麼會睡的這麼晚。

    但是一靠近才發現,斯特恩整個人就像中了黑暗魔法一樣周圍籠罩著黑色力場。

  「你是不是沒睡好,還是沒睡飽呀?要不要再上去休息一下?」

  「還真希望你是女的‧‧」

  「什麼?」

  「沒什麼事,剛才的事件對我影響太大了,我要好好的沉澱一下。」

  「‧‧‧?」

  留下滿臉疑惑的路克斯,斯特恩一個人坐到角落旁休息。

  今天,老師就會給他們一些事情做,讓他們知道平常守護者都在做什麼。不過剛開始只會先做些簡單的事

情,例如採藥草之類比較輕鬆的事情。

  不過大夥在昨天就已經決定了今天要做的事,只差老師同意。

  「你們要找那兩個小女孩?」

  就在老師到了之後,不等老師多說,薇薇兒就向老師說出他們昨晚打定的主意。

  雨嵐其實挺訝異他們為什麼會知道這回事。自從發生了那件事之後,大家本來都決定絕口不提的,不想讓小

孩子的父母再想起這件事。

  「是的,希望老師可以同意我們進行。」

  「可是‧‧他們的父母‧‧」

  擔心他們的父母又會因想起這件事而難過,雨嵐猶豫了起來。

  「放心,他們的父母同意了。」

  原本在角落休息的斯特恩,突然說出這段話來。

  大夥這時的目光全都在他的身上,希望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昨晚有去跟小女孩的父母溝通過了,他們也希望我們能夠幫助他們。」

  這就是今天斯特恩睡晚的原因。在聽完大叔說完之後,就在大夥上樓討論時,他一個人又留了下來更加詳細

的詢問了大叔一番,還問了他們父母住的地方,去詢問了解當時的情況。

  「是嗎‧‧既然他們的父母同意,我也沒什麼意見‧‧好!那這件事情就拜託你們了!」

  「交給我們吧!」

  為了不讓他們的父母失望,大夥都拿出幹勁來了!

[ 本文章最後由 夙楓 於 08-9-18 13:55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在前往礦場的道路上,大夥有著相同的感覺,這道路的盡頭真的是礦場嗎?一旁的樹木茂盛到連太陽都快照

射不進來;蝴蝶為了尋找花蜜而翩翩飛舞,偶爾還跟其他蝴蝶互相交換情報,看哪兒的花蜜多;而鳥兒們在枝頭

跳躍、嬉戲著,就像是無憂無慮的孩子在玩耍一樣。

  「我開始懷疑我們打探的情報有問題。」

  看到這個場景,蕾妮忍不住懷疑大夥有沒有走錯路。一般礦場附近,總是沒什麼昆蟲動物、甚至是植物,這

裡的週遭與蕾妮認知的礦場比根本大相逕庭。

  「怎麼說?」

  路克斯回應了蕾妮,而蕾妮繼續說道,

  「前面真的是礦場?怎麼環境怪怪的,什麼植物啦、昆蟲或者動物,為什麼會這麼多?」

  「嗯?不會呀,這很正常呀,有什麼不對了?」

  「但是我老家附近的礦場,附近一片死寂,別說植物,連鳥兒大概也不願飛過。」

  正如蕾妮所說,她家附近也有礦場。只不過多了間加工廠,有時加工所需,也會砍了木頭來使用。又加上工

廠排放的污氣、廢水,長久下來,礦場附近根本沒有生機可言。

  「你不要有先入為主的觀念嘛!又不是每個礦場都像妳家附近的那樣。」

  就在路克斯說完之後,緹娜又跟著補充說明,

  「對呀,你還記得昨天的情報嗎?這裡的居民很愛大自然,所以要他們破壞環境是不可能的!」

  「『眼見不一定為憑』,是嗎?」

  在聽完他們的解釋之後,蕾妮只好暫時接受了。

  再往前走了一小段路後,緹娜想到斯特恩說昨晚有去打探消息,或許現在說出來對大家行動有幫助,正想要

詢問時,薇薇兒突然虧了斯特恩幾句,

  「對了,斯特恩,你昨晚竟然跑去打探消息呀?平常看你都沒有這麼認真。」

  被薇薇兒虧了幾句,但斯特恩沒有理他,反而向大家說道,

  「各位,邊走邊聽我說吧,有關我知道的一些事情。」

  不理我!?沒想到斯特恩完全沒意思要反駁。

  本來還想要繼續虧下去,但頭一次看他這麼認真,就作罷了。

  「她們的母親是這樣說的:有時候我會帶她們兩個到礦場,看看認真工作的爸爸。就在兩個月前,有一天,

我發覺她們在門口玩耍的時候,突然站在那向礦場的方向直盯著瞧。起初我以為她們是想看看爸爸,便靠過去叫

她們;但她們聽到我的聲音時,卻像剛回過神一樣,反而問我『怎麼了,媽媽?』。我不以為意,以為只是孩子

在看天上的鳥兒而發楞。但就在幾天過後,事情發生了‧‧‧」

  稍微喘口氣,斯特恩繼續說道,

  「那天,礦場發生了爆炸。我怕孩子會因爆炸聲而嚇的驚慌失措,趕忙尋找著孩子;但是,不論是家裡、院

子,都找不到他們的蹤跡。後來詢問了鄰居,才知道她們往礦場的方向去了。我的心中突然起了不好的預感,急

急忙忙的衝向礦場,但是‧‧‧」

  說到這,斯特恩就突然不出聲了。

  其實說到這裡,大家都明白了。昨晚的大叔也有提到,後來那兩個小女孩就突然失蹤了。崩塌的現場完全

找不到那兩個小女孩的蹤跡,到現在還是生死未卜。

  抵達了礦場,大夥詢問了工人目前工頭的位置。畢竟要在人家的礦場裡行動,也得先尋求工頭同意。

  但在遇見了工頭時,才發現此人如此的眼熟。

  「旅舍的大叔?」

  雖然換了裝扮,但馬上就被米莉雅給看了出來。

  「沒錯!別叫我旅舍的大叔,叫我大頭詹吧!這裡的人都這麼叫我。」

  「您是我們的長輩,這樣稱呼不好吧‧‧」

  跟著其他的大人這樣叫,總覺得不太妥當,米莉雅駁回了大叔的建議。

  「好吧,那就叫詹叔吧!」

  沒想到這群孩子還挺有禮貌的。雖然他自己期望他們叫他詹哥,但年紀‧‧‧只好叫聲詹叔了。

  「那‧‧詹叔,我們可以在礦場裡找找看嗎?」

  「當然好呀!唉‧‧」

  突然嘆了口氣,看來詹叔有什麼話想說,大夥都停下腳步。

  「其實,是我跟大家說以後別提這件事,所以你們跟鎮上的人打探消息時,才會不知道這方面的事情‧‧但

是這件事一直掛在我心上,其實那天,我應該阻止她們進去找爸爸的,否則不會發生這樣的悲劇‧‧」

  原來,大夥都在想,這麼大的事情為什麼鎮上其他人都沒提起,原來是詹叔提議別談起這件事的。

  但說歸說,看來這件事,讓詹叔很愧疚。看來他會跟他們說,也是抱著他們有可能找到那兩個小女孩的希

望,即使這是一點渺茫的希望。

  看到詹叔那麼難過,薇薇兒靠過去拍了拍詹叔的肩膀,說道,

  「放心吧!這次我們會找到的!每個人找的方法都不相同,你們沒注意到的細節,或許我們就會發現!」

  聽到這句話的詹叔,就像打了強心針似的,露出了一絲微笑。

  「也是‧‧那就拜託你們了。」

[ 本文章最後由 夙楓 於 08-9-18 13:54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礦場內部,說複雜也還好,但真的走起來,得花個半天才能把這裡摸得熟透透。

  幸好詹叔在昨晚就已經拿給斯特恩地圖,不至於會走到迷路。

  不過在進入礦場沒多久,馬上就有問題了。

  「那‧‧從何找起?」

  薇薇兒提出了大家都在想的問題,雖說他們要幫忙找,但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他們完全是出於熱心,從來沒有想過如何找連守護者也找不到死生未卜的兩人。

  原本是想說,利用尋找氣息的方式來尋找,但礦場裡到處是人,完全分辨不出誰是誰的氣息是誰的。

  就在大家苦無對策時,緹娜從口袋裡拿出了東西,邊搖晃著邊說,

  「這個如何?」

  「是水晶嘛!還是緹娜想的比較周到!」

  蕾妮忍不住稱讚了緹娜,任何事情還是緹娜想的周到。

  緹娜手上的水晶,只要有跟那個人相同氣味的物品靠在一起,再灌入一點魔力之後,水晶就會指示方向,很

容易就能找出那兩個小女孩的位置。而尋找的媒介物,就是他們常用的手帕。而手帕的由來,是昨晚詹叔拿給緹

娜的。

  只不過‧‧

  「這個方法,我想老師應該有用過吧?」

  沒錯,如果要找東西,使用水晶是很普遍的方法。雨嵐肯定也早已使用過了。

  「試試看吧,多試幾次或許就會被我們給找到呢!」

  緹娜安慰著路克斯,不過她自己也明白,找到的機率微乎其微。

  就在大家陷入低迷的氣氛時,水晶突然有了動作,指向礦場的深處。

  「有了有了!快,說不定能找到她們!」

  薇薇兒很興奮的往水晶指的方向跑去,其他人也馬上跟了上去。

  不過越跑就越奇怪,這條路好像無止盡的長。都跑五分鐘了,別說是女孩,連個工人的影子都沒瞧見。

  到底是怎麼回事?大夥心中都出現了這句話。

  過沒多久,大夥總算跑到了盡頭,一個空曠的地方。

  「找、找到了!」

  薇薇兒開心的大叫,沒想到真被她們給發現了,那兩個小女孩。

  「大、大姊姊!?」

  兩個小女孩先是大叫了一聲"姊姊",便突然嚎啕大哭了起來。

  處在這裡長達兩個月,想必一定累壞、餓壞了吧,一看到大家就哭了起來。

  「乖乖~沒事了,我們來找妳們了。」

  薇薇兒安慰著小女孩,路克斯也跟著說了幾句話,

  「沒錯,妳們可以放心了。」

  看到這個場景,斯特恩像是放下心中的大石一樣,呼了口氣。

  不過有一件事情,相當的奇怪,

  「兩個月的時間,難道沒有工人發現?而且她們是如何填飽肚子的?」

  提出這個問題的是菲特。平常總是不說話,在有問題的時候,就是第一個提出來的人。

  沒錯呀!怎麼可能兩個月不吃不喝活到現在。而且兩個月的時間,總該有一兩個工人走過這裡呀?

  就在大夥還在思考時,

  「哈哈哈哈!你們找到了呀~真是恭喜你們呀!」

  突如其來的笑聲來自反方向,大夥回頭一看,

  「詹叔!?」

[ 本文章最後由 夙楓 於 08-9-18 13:53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還不等大夥反應,詹叔就突然往實習生的方向射了三把小刀。

  『碰、碰、碰!』

  小刀滯空時間沒有多久,便被斯特恩射下來。

  「唷?」

  沒想到全被打掉了,有點憤怒的詹叔,從腰間拔出彎刀,往斯特恩衝去。

  路克斯見狀,立刻拔出長劍,往彎刀要砍下的方向衝了過去,硬生生擋了下來。

  「嗚‧‧‧」

  看來這擊威力不小,路克斯所踩的地面竟然凹了下去,可見詹叔的力道易於常人。

  被擋下來了?正當詹叔舉起彎刀,想揮出第二刀時,

  ─風障壁!!─

  米莉雅趁著路克斯擋下彎刀的空檔,早已唸咒完,施展了風障壁,硬是把詹叔彈了開。

  「等、等等!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蕾妮再也按耐不住了,雖然架著弓對準了詹叔,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完全不曉得。

  「詹叔,你幹麻攻擊我們!?」

  為什麼剛才意志消沉的詹叔,會知道我們的位置,而且還突然攻擊我們,薇薇兒心中抱持著許多疑問。

  「嗚呼呼,抱歉抱歉,什麼都沒說,還真是抱歉呀~」

  說完,又大笑了起來。等到笑聲止住,詹叔說道,

  「我呀,是要來解決你們的!八個有豐富魔力與氣的孩子,還比不過有魔法師資質的兩個小女孩來做祭品還

來的有價值!」

  「什麼?你到底怎麼了,詹叔!?」

  什麼祭品?大夥還沒搞懂,詹叔就繼續說道,

  「別叫我詹叔,真正的詹叔早就死了,不過‧‧你們要繼續叫也可以,畢竟他在我的肚子裡,我也算是詹叔

吧?哈哈哈哈!」

  說完,這名有著詹叔外表的人又開始大笑起來。

  什麼死不死,在肚子裡?完全聽不懂他到底在說些什麼。

  就在大夥充滿疑惑時,緹娜想起以前在課程裡教的東西,馬上就想到是怎麼回事了。

  「擬態獸!」

  擬態獸,能複製、模仿別人的外表、性格、個性、想法甚至氣跟魔力,都能夠完整複製。不過有個條件,就

是要吃了要複製的那個人。

  在知道原因之後,大夥立刻擺出陣仗,準備迎擊。

  擬態獸詹叔拍起手來,說道,

  「沒錯~看來魔法學院不是白待的嘛!不過,你們的死期就是今天了。那兩個小女孩,也會在黃泉路上陪你

們的!」

  「哼,你絕不可能傷到我們的!」

  說完,斯特恩把女孩抱起,而薇薇兒也將另外一個女孩抱起。

  但就在此時,念咒聲響起。

  「什麼?」

  兩人還來不及反應,

  ─雷爆術!!─

  「啊啊啊───!!」

  就被兩個小女孩的魔法擊中,暈了過去。

  「什、什麼?」

  不等蕾妮跟憐依做反應,兩名小女孩又瞬間電暈了他們倆。

  其他三人見狀,立刻擺起戰鬥姿勢,不再讓她們有機會攻擊。

  等到兩個小女孩結束攻擊,擬態獸詹叔又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抱歉抱歉,我說錯了,她們早已經在黃泉路上等你們了!哈哈!!」

  這個笑聲,讓大夥聽起來覺得格外刺耳。沒想到,這兩名小女孩也被吃了。

  而障壁也在此時漸漸消失掉了,這表示戰鬥一觸即發。

  「沒辦法了‧‧大家認真應戰!!」

  「好!!」

  應聲完,米莉雅馬上唸咒施展了輔助魔法。

  ─自然氣息!!─

  與大自然相呼應,使戰鬥的能力提升。

  施展完,障壁也在此時消失,路克斯立刻衝上去與擬態獸對持。

  趁著路克斯與他戰鬥,緹娜開始唸起咒文。那兩名小女孩見狀,想要偷襲緹娜,讓她暈倒在地不起,但她們

沒注意到一個人。

  「哼。」

  「───!?」

  菲特瞬間移動到她們背後,雙手抓著她們兩個人的頭,施展了早已準備好的魔法。

  ─闇影之牢!!─

  兩個球狀般的黑色物體瞬間包覆著兩個小女孩,動彈不得。

  「什麼?」

  沒想到她們倆輕易被解決,看來這群人的實力不可小覷。

  眼前這個叫做路克斯的男孩,劍術實在了得,不時還施展火焰輔助他的攻勢,讓擬態獸光是應付這傢伙就忙

得不可開交,旁邊叫做緹娜的女孩還在一邊唸咒準備施展強力魔法,一邊不時施展威力小,卻足以干擾他戰鬥的

"土擊",讓他身上到處有了傷口。

  光是他們倆就夠麻煩了,沒想到一手解決同類的男孩,也準備加入戰局。

  想到這,擬態獸詹叔發覺事態不對,正準備逃走時,緹娜的魔法早已準備好,往擬態獸的身上砸了過去!

  ─雷砲術!!─

[ 本文章最後由 夙楓 於 08-9-18 13:50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旅舍裡,有一對夫妻正坐在角落,他們的心情,可說是憂喜參半。一方面是開心,有人替他們再去尋找女兒

們的下落,一方面又擔憂,會不會又沒有消息。畢竟都兩個月了,能找到她們就該感謝上蒼了,還能奢求她們活

著嗎?

  不過,活著,才是女孩們的父母親最希望的。

  這時,實習生們正好回到旅舍裡。

  「怎、怎麼樣?」

  女孩們的父母親一見到他們,馬上詢問狀況,但是‧‧

  「我們有找到她們,不過‧‧」

  找到了!女孩們的父母親欣喜若狂,不過‧‧

  「不、不過怎樣?」

  「她們已經被魔獸給‧‧」

  吃了。路克斯不忍說出口,這麼殘酷的事實,任誰都會承受不了。

  「是嗎‧‧至少,我們已經知道他們的下落了‧‧」

  說完,女孩們的母親強忍著眼淚,痛苦的接受事實。而女孩們的父親,也只是靜靜的坐在一旁接受這事實。

  女孩們的父母親,在這兩個月來,沒有一天睡好。她們在哪?有沒有吃飽?是否安然無恙?就在女兒們失蹤

後,這些問題就一直迴盪在他們心中。不管是生是死,他們只是想知道,女兒們的情況。今天知道她們死了,對

他們來說是如釋重負,同時也是另一個痛苦的開始。

  就在難過的氣氛中,斯特恩從口袋裡拿出由珍珠所做的項鍊,遞給女孩們的父母親。

  「這個‧‧是在現場找到的。」

  女孩們的母親從斯特恩手中接過來,先是靜靜的看著,再把兩顆珍珠緊緊的握在手中。

  「‧‧這兩顆珍珠,是他們倆個最喜歡的項鍊‧‧」

  一個是發出微微紫光的紫色珍珠,另一個是晶瑩剔透的白色珍珠。這兩顆珍珠,分別是女孩們生前最愛的裝

飾品。

  「‧‧小紫、小瑩,妳們、妳們為什麼‧‧」

  再也忍不住,女孩們的母親開始嚎啕大哭。而女孩們的父親,則靜靜的抱著妻子,但眼眶裡的淚水卻不停打

轉。實習生裡的女孩子們,也感染到這悲傷的氣氛,紛紛落下斗大的淚珠。



  當晚,在安撫好小紫、小瑩的父母親之後,大夥便往老師住的地方走去,要報告今天所發生的事情。

  老師住的地方,就在整個小鎮的西側外,鎮長的家也是在此。

  「你們找到了!?」

  雨嵐知道之後,相當驚訝,自己花了好幾天在找的人,他們不到半天的時間就找到了,這真是厲害。

  「不過有些事情,想要讓老師知道。」

  緹娜想把今天早上所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報告給老師知道。

  「嗯嗯,說來聽聽。」

  得到老師的同意,緹娜就把所有的事情全知會給老師。包括已被擬態獸吃了的詹叔,和不知道為什麼會跑出

來的"祭品"二字。

  「這麼說‧‧」

  雨嵐聽完所有的事情發生經過,認為他們會如此快發現兩個小女孩的原因,就是,

  「他們刻意讓你們找到他們。並且,還想將你們一網打盡。」

  這下疑點就能澄清了。為什麼雨嵐找不到她們,就是因為她們早已被擬態獸給吃了,並且躲著她,所以連要

發現屍體也是不可能的。

  「一網打盡?為什麼!?」

  蕾妮有點不開心,想到之前被牠們電暈,就有點不是滋味。

  「祭品。我不知道他們想要做什麼,不過看來"另外有人"想要召喚東西出來。」

  「另外有人?」

  什麼意思?

  「那三個魔獸呢?之後你們怎麼處理他們?」

  說到那三個,擬態獸詹叔被炸的面目全非,但是剩下兩個‧‧

  「擬態獸詹叔死了,不過其他兩個‧‧不見了。」

  連緹娜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突然就消失了。

  「不見?」

  「恩,連同菲特的魔法在內,整個不見了。」

  就在他們要處理剩下的這兩個魔獸時,就像瞬間移動般,兩個魔獸轉眼就消失了。

  「那就沒錯了‧‧。」

  果然是這樣。

  「有人利用他們三個,想要你們來成為祭品;如果失敗,就以他們三個為祭品。有點像是,看有沒有機會換

到更大的感覺。」



  「唷呼呼~」

  一個穿著筆挺西裝的半妖人,就站在離礦場不遠的樹上,透過小紫的眼睛,觀察著實習生的一舉一動,等到

他們要解決剩下的兩個擬態獸時,

  「啊~這怎麼行,怎麼可以讓你們毀了牠們倆。」

  說完,原本處在礦場裡被黑色球體包裹的兩隻魔獸,立刻移動到了半妖人的身旁。

  看到自己遠離了礦場,兩個擬態獸大嘆了口氣,總算是逃過了一劫。

  「妖爵大人‧‧」

  叫著眼前半妖人的稱謂,乞求他能夠解除他們身上的魔法。

  「唉呀呀~我忘記了~」

  得救了!正當這麼想的時候,

  「妖‧‧妖爵大‧‧」

  周圍的魔法卻沒有解除,反而陷入深沉的睡眠中。

  「唷呼呼~」

  很奇怪、又讓人聽起來很討厭的笑聲,妖爵在覺得好玩、興奮的時候,總是喜歡這麼笑著。

  「還真是好玩~看樣子這場祭祀會特別有趣~唷呼呼~」

[ 本文章最後由 夙楓 於 08-9-18 13:48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稍晚,在與雨嵐討論完之後,實習生們離開了老師辦公的地方,往大門走去。

  守護者住的地方,外觀看起來就只是一般的石造建築,裡面卻挺氣派的。從正面的大門進去,就能看見兩個

房門,其中一個房間是圖書室,而另一個是客房,給貴客使用的;而從大門進來左手邊的旋轉式樓梯上去,就能

來到位於二樓的樓中樓。而樓上只有一個房間,就是守護者住的房間,裡面的設置分別為辦公室以及寢室。

  就在大家從樓梯往下走時,斯特恩停下了腳步,開口說道,

  「那兩顆珍珠‧‧應該還殘留著兩個小女孩些許的意識吧?」

  不了解斯特恩的用意,路克斯開口詢問,

  「是沒錯,怎麼了嗎?」

  「不是有靈魂木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靈魂木偶!?大家此時都突然明白斯特恩的想法了。

  「對耶!還有靈魂木偶這招!這樣或許小紫、小瑩的父母就會開心起來!」

  薇薇兒開心的拍手叫好,不過她心中有個問題想要問斯特恩,

  「‧‧斯特恩,為什麼你會這麼積極的幫他們呀?看不太出來唷~」

  以前遇到事情總是嫌麻煩的他,在這次的事件裡,倒是格外的認真,讓人不免覺得很反常。

  斯特恩沒有反駁,反而靜靜的說道,

  「失去至親的苦痛,我能了解‧‧」

  「‧‧‧?」

  失去至親?斯特恩到底在說什麼,大家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我曾經‧‧有一個妹妹‧‧」

  妹妹?大夥只聽他說過他自己是獨生子,完全沒印象有妹妹這一回事。

  「那‧‧你妹妹‧‧」

  薇薇兒小心翼翼的詢問著,怕說了不該說的話。

  而這時候的斯特恩,開始回憶起以前跟妹妹一起開心、一起難過、一起調皮搗蛋的日子,一直到回憶到她妹

妹生病的場景,斯特恩的情緒完全崩潰,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為什麼、為什麼妳要離開我!!妳明明說過,妳明明說過會撐過去

的‧‧嗚、嗚嗚‧‧可惡!為什麼絕症會找上妳!為什麼!!」

  大吼完,斯特恩突然不支倒地。或許連日來的奔波,還有這幾天的睡不好,以及幫忙尋找小紫、小瑩的事情

太過投入,導致體力透支。

  不管大家怎麼叫他的名字,斯特恩還是沒有醒來的跡象,完全累倒了。

  以前斯特恩有個妹妹。從她還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斯特恩就很期待當一個好哥哥,從育嬰室到嬰兒用品,

都是斯特恩一手包辦的。「你會不會累?」這是他媽媽常常問他的話,不過斯特恩總是搖搖頭,默默的繼續完成

沒有做完的工作。出生後,斯特恩更是全心全意的照顧自己的妹妹,連餵牛奶都想幫忙,雖然每次餵完都很累,

但斯特恩還是很開心。到了他六歲、妹妹三歲時,他就帶著她到處玩。他們家所在的地方,是鄉村氣息非常濃厚

的小鎮。而大家都知道這兩個孩子出了名的愛玩,所以他們在哪裡玩,附近的人都會幫忙看顧一下。

   而這麼快樂的時光,斯特恩原本以為會一直永續下去。

   直到她妹妹六歲時生病為止。

   他妹妹無故的生了一場大病,整天臥病在床,不管是到哪家醫院看,還是請醫生來看,甚至是魔法醫護

師,看過之後都只不負責任的說了一句話,

  「很抱歉束手無策,這個症狀我從來沒有看過。」

  而且也只能開一些抑制疼痛或延緩病情的藥物,根本沒有實際的解決之道。

  當然這件事情,沒有給他的妹妹知道。

  斯特恩總是不灰心的對著妹妹說,

  「放心吧,會好起來的!等妳好了我在帶妳去玩!」

  一定能治好的,斯特恩心中就是這麼想著。

  之後每天下課,斯特恩馬上就會回家陪妹妹,在她感到不安的時候安慰他,在她哭泣的時候陪她哭,在她無

聊的時候逗她笑,在她疼痛發作的給她藥吃、施展從魔法醫護師那裡學來的舒緩魔法,雖然只有一點點的作用,

斯特恩還是會一直施展到筋疲力盡為止。

  之後過了兩年,有一天,她妹妹不知道是從哪裡得知的,被她發現她患的是絕症。

  她馬上喪失了求生的念頭,就在疼痛感來的時候,她並沒有吃藥,而是在錄音機裡錄下了一段話,

  「爸爸媽媽,辛苦了,我知道自己患了絕症,所以為了不讓你們在幫我找醫生叔叔到處忙,我先走了‧‧咳

咳,哥哥,對不起,我不能跟你一起出去玩了,不過你要記住一件事情唷!咳、咳咳,我、我最喜歡哥哥了!」

  說完,妹妹自己就回到了床舖上,坐在上面,靠在牆邊,靜靜的等待死神的到來。

  一如往常的,斯特恩放學之後立刻回家,不過回家路上順道去了一趟醫生那裡,

  「信子的藥快沒了。」

  要是不吃藥,先是疼痛感,漸漸的就是全身肌肉、器官的不協調,進而開始破壞彼此,信子的絕症就是這麼

奇特。

  不過他並不知道,這些藥已經派不上用場了,信子已經撒手人寰了。

  就在回家之後,斯特恩馬上到信子房間,原本想跟信子分享今天在學校同學們發生多好玩的事,但一打開

門,

  「在睡覺呀‧‧」

  不過怎麼會睡成這樣,要躺好才行。就在斯特恩想要移動信子的身體時,信子到是自己倒到了斯特恩懷裡。

  「吼,想要抱抱就說嘛!還要裝睡還騙我。」

  你這個調皮搗蛋的妹妹,才正這樣想時,斯特恩發覺有點不對勁。

  呼吸呢?心跳呢?為什麼身體冷冰冰的?怎麼回事?

  「信子,信子!妳怎麼了?你到底怎麼了!?」

  不會吧,不可能,這是惡作劇,妳在騙我,對不對,如果是,快點醒過來呀!!

  「怎麼會‧‧怎麼可能‧‧信子───!!」

[ 本文章最後由 夙楓 於 08-9-18 13:46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突然從夢中驚醒,

  「這裡‧‧?」

  斯特恩坐在床上確認自己在哪裡,想起自己暈倒的事情,

  「原來‧‧我暈倒了‧‧」

  看看其他兩個人,都已經睡了,再看看窗外的夜空,星星佈滿整個天空,

  「要是信子也能看到這個夜景就好了‧‧」




  「口好渴‧‧」

  揉著眼睛,薇薇兒從房間出來,想到樓下拿水喝。

  不過卻看到自己最喜歡吐槽的人坐在吧檯前。

  「斯特恩?你醒來了呀,好點了嗎?」

  薇薇兒邊問候,邊在茶桶那倒水喝。

  只見斯特恩低頭不語,沒有反應。

  大概是因為妹妹的事情吧,薇薇兒這樣想,坐到斯特恩鄰近的座位,安慰他說,

  「我不知道你們發生什麼事,可是你這樣子,一直把自己關在過去的回憶裡,對自己也不好受吧。」

  不過斯特恩還是一樣,完全沒在聽。

  「不然‧‧你要不要說來聽聽,你跟你妹的事情?」

  就像是對妹妹才有反應似的,聽到”妹”字才有了反應。

  先是嘆了口氣,斯特恩就把關於妹妹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薇薇兒。

  聽完之後,薇薇兒就把自己心裡所想的說了出來。

  「恩‧‧原來是這樣‧‧你妹妹是因為不想讓你們太勞累,又加上絕症的原因,才自己選擇走向死亡

的‧‧」

  不太認同薇薇兒說的話,斯特恩開始反駁,

  「什麼勞累?我根本就不會累,我可以一直照顧她,直到她病好,根本就不累!」

  「抱歉抱歉,沒考慮你的心情就自顧自地說了起來,抱歉‧‧」

  沒理會薇薇兒的道歉,斯特恩又開始喃喃自語了起來,

  「都是我的錯‧‧如果我當時更積極一點的照顧信子的話,說不定信子就不會走上絕路‧‧都是我的

錯‧‧」

  越說越傷心,感覺斯特恩好像又快控制不住自己了。

  「喂、喂!你不能這個樣子,你這樣只會越來越痛苦而已,你要懂得放開!」

  「放開?什麼放開‧‧失去妹妹的心情你能了解嗎!?」

  「我不了解,但是我知道,不能一直把自己封閉在過去!」

  「哼,要是信子還活著,現在一定活的健健康康的‧‧為什麼妳不吃藥呢?信子‧‧」

  「你、你真的是有理說不清!」

  「沒錯!我就是這個樣子,不行嗎!?」

  「你───!!」

  「怎麼了嗎?兩位同學?」

  在一陣吵雜中,突然出聲的是平常就睡在後面客房裡的老闆,聽到前面有吵鬧聲,就出來巡視一下。

  「是不是肚子餓了?我可以馬上做飯給你們吃唷!」

  「謝謝,不過我要上樓睡覺了。」

  說完,斯特恩起身往樓梯的方向走去。

  「那你‧‧」

  「我也不要,我也要上去睡了。」

  一樣地,薇薇兒也上樓去了。

  難得我興致來要做東西給你們吃說‧‧這時,老闆只好摸摸頭再回去睡了。




  隔天一早,就在徵詢老師與小紫、小瑩的父母同意之後,便開始分配大夥找儀式用的材料。

  靈魂木偶,以木偶、魁儡或者布偶等媒介,可以把人生前的個性、性格、魔力或者喜好,完整的複製出來,

也有人說這是變相的轉生。不過成功機率不高,而且也跟要複製的對象的精神力有關。成功後,要持續留在世上

的話,就必須要有人提供魔力,供他們留在世上。

  「那要誰提供呀?就算由我們來提供,實習完就要走了。老師的話也不可能吧?平常都這麼忙了,還要照顧

兼提供魔力給她們倆,沒辦法吧?」

  蕾妮把心裡想問的全說了出來,不過緹娜早想到了對策。

  「就是要趁實習的這段時間才行,你忘了”有人”說那兩個小女孩很有魔法師的資質嗎?或許是因為她爸媽

也有潛藏的實力在‧‧」

  “有人”?指的就是擬態獸詹叔,他曾經說過小紫、小瑩有魔法師的資質。這麼推斷,或許他的父母也有魔

法的潛力在。

  說到這,蕾妮就明白了,

  「由她們的爸媽提供?可是‧‧」

  他們完全沒基礎,怎麼提供?路克斯所擔心的事情,完全不是問題。

  「這簡單,由我跟憐依、米莉雅我們三個比較擅長使用魔法的人教的話,應該不出一個月就有基本的功力在

了,這段時間由我照顧那兩個女孩就行了。」

  就在大家期待這件事情能成功,而在開心的時候,旁邊卻冒出冷冷的聲音,

  「都還沒有成功,是不是開心的太早了。」

  到現在的精神還是沒有很好,斯特恩現在完全只想著自己的妹妹,對週遭的事毫不在乎。

  「斯特恩,這件事情是你提議的,你怎麼還唱衰這件事呀?是不是沒有睡好?」

  路克斯搭著斯特恩的肩,開始關心起他的狀況。

  而在一旁的薇薇兒,瞪了斯特恩一眼,斯特恩卻當作沒看見。

  這時的緹娜重整士氣,開始說起製作木偶所需的材料,

  「需要的是木偶一具、芬芳草,這兩個這個小鎮已經有了,剩下的四個是寧花、溶岩果、熊頭花以及無畏

草,就分成四組來找吧。」

  分組還挺快的,憐依跟著緹娜比較放心,米莉雅則是跟著菲特。其實米莉雅喜歡菲特,女孩子們都知道,所

以也算是故意這樣安排。

  而斯特恩,

  「我跟他一組,你跟路克斯一組。」

  薇薇兒主動要跟他一組,連蕾妮都嚇了一跳,

  「喔、喔喔,那、那我跟路克斯一組好了‧‧」

  大夥總覺得他們大概會吵的很兇,不過看來薇薇兒有話要跟他說,就沒人阻止了。

[ 本文章最後由 夙楓 於 08-9-18 13:44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分組完畢,大夥各自開始行動,只有斯特恩與薇薇兒‧‧

  「你不要太過分了,平常的你都不是這樣子,你到底在白癡什麼?」

  「白痴,我白痴?關心自己妹妹的行為被妳稱做是白癡?」

  「沒錯,關心一個死人有什麼用,好好活在當下才是正確的!」

  路上吵得很兇,連要找寧花的事情都快忘了。

  為什麼平常與斯特恩鬥嘴鬥很兇的薇薇兒,會如此關心他?並不是有特殊的情感,而只是單純的擔心一個人

身體與心靈的狀況。平常看起來很愛玩,或者吐槽人,不過私底下的她很溫柔,也很感性,遇到一點悲傷的氣

氛,也會忍不住哭出來。

  只不過‧‧

  「斯特恩!這樣到底對你有什麼好處!?」

  「你少管我!!」

  即使到了森林裡,還是爭吵不斷,連魔獸都不想接近這兩個人。

  「你‧‧你這傢伙!」

  薇薇兒說完,先是往後跳開,再開始唸咒,

  ─冰錐術!!─

  直接往斯特恩的身上丟去。

  斯特恩反應不及,直接被硬生生的打到樹上。

  等到斯特恩回神過來,看著眼前攻擊自己的人,大叫一聲,

  「妳幹麻!?」

  沒有理會斯特恩,反而繼續唸咒,說道,

  「看你是要打敗我活下去,還是被我打死去陪你的妹妹。」

  什麼?

  「我‧‧」

  還在思考的斯特恩,來不及閃躲薇薇兒的冰錐,再度被打中。

  樹木被腰斬,而斯特恩直接被彈到了地上。但斯特恩沒有動作,反而躺在地上思考,

  ──沒錯,我在做什麼?死了不就能見到妹妹了?──

  ──不、不對,當初我活著,不是‧‧不是!!──

  ──不就是要連妹妹的份一起活下去呀!──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忘記這麼重要的事情了?──

  就在斯特恩還躺在地上時,

  「你就躺在那,直接去死好了!」

  ─冰錐術!!─

  第三次的冰錐,眼見就要砸中斯特恩了,結果,

  ─魔彈重擊!!─

  斯特恩跳起,拔出腰間的手槍,直接施術往冰錐射去。

  冰錐與被魔力包圍的子彈直接撞擊!

  『碰!!』

  冰錐被打成碎冰,掉落一地。

  「你‧‧」

  你到底醒過來了沒?正當薇薇兒要這麼問的時候,反倒是斯特恩先開口了,

  「抱歉,冰山美人~讓妳擔心了。」

  又恢復成以往的個性,不過說完話,斯特恩馬上又跌坐在地上。

  薇薇兒見狀,馬上跑到斯特恩面前,彎腰摸著斯特恩的肩膀,說道,

  「你沒事吧?該不會是剛才的力道太大力了?」

  其實薇薇兒怕斯特恩受傷,老早控制了冰錐術魔力的強弱。

  (要問我樹木為什麼還被腰斬?斯特恩有魔法障壁,衝擊自然轉移到樹木上了。)

  「不、不是,總覺得整個人沒什麼力氣,休息一下就好了‧‧」

  這幾天斯特恩一直處於緊繃狀態,一鬆懈,整個人就累癱了。

  「呼‧‧那就好。只不過把你恢復過來到底是好是壞呀‧‧」

  「什麼?」

  「沒、沒事,倒是你,怎麼會這個樣子?你妹剛走的時候,你應該也鬧脾氣鬧很久吧?」

  沒錯,薇薇兒心想,都過了那麼久了,還發作成這個樣子,妹妹剛走的時候不就慘了?

  「不,那個時候沒有。」

  「沒有?」

  「沒錯,那時的我不想讓父母擔心,故作堅強,所以才沒有這個樣子‧‧」

  當時的斯特恩,怕父母在傷心時,還得擔心兒子,造成父母的負擔,所以沒有多大的反應。反而開心的告訴

爸媽,「妹妹去做天使了,我們要祝福他呀!」,他的父母也擔心他是不是故作堅強,一直關心他,不過好像都

沒有多大的異狀,才放心下來。

  「那你怎麼遇到一點事情就這個樣子?」

  「因為‧‧我又想起妹妹‧‧又加上有大夥在‧‧」

  「你該不會是認為大夥會幫你收拾殘局吧?」

  「沒錯,大概是這個樣子。大姊,還是你行!」

  對著薇薇兒用手做出一極棒的手勢。

  雖然事情過了很久,但是遇到這次的事情,讓他想起失去妹妹的傷心回憶,又加上有大夥在。有了可以依靠

的人,斯特恩再也忍不住情緒,整個爆發出來。

  「唉‧‧的確有大夥在,你可以很放心的發洩情緒,但是到頭來只有我在忙,真是‧‧」

  「對不起咩!到時候在補償妳呀!」

  總算恢復正常了,薇薇兒邊這樣想,邊說,

  「別甩嘴皮子,快去找寧花吧!」

  「是!大姊!」

  就這樣,總算是正式開始找寧花了。

[ 本文章最後由 夙楓 於 08-9-18 13:43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8:30 , Processed in 2.619689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