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轉角入口的初戀

[複製連結] 檢視: 1086|回覆: 3

楔子
陽光照耀著,風徐徐的吹來。
今天是開學日。

一名少女走在學校的途中,褐色長髮,隨著風飄逸著,白皙的皮膚,在陽光下特別耀眼,五官精緻,身材修長,標準的美人兒。
唯一的缺點就是………

她的臉上沒有笑容。
她討厭笑,討厭笑的跟喜憨兒一樣,更討厭做作的假笑,虛偽。

她凶惡的眼神直直瞪著前方,不管誰在她前面都被她嚇的跑走,像是見到黑色會大姊頭。
  
聖帟學園。
她看著金燙發亮的學校招牌,沒有一絲歡喜的表情。
冷冷淡淡的走了進去。
 
相較之下,她身旁新生們各各開心的擁抱著,雖然只是陌生人但還是開心的跳著、抱著。
   
煩死了。
她心裡正著麼想著。

她,朝倉悠姬

一名少女,嬌小玲瓏的淹沒在人群裡,正奮力的擠出一道路來,「借、借過。」
不知說了幾十次,還是沒人理她,她憤憤的吸了一口氣:
「給我借過!!!!」

新生們嚇的往後一跳,撞的彼此東倒西歪,少女慢慢吐了一口氣,開開心心的走過。
  
「我說妳阿,是給我滾開而不是給我借過吧?」一名少年,笑嘻嘻的走進少女身旁,看來他一直看在眼裡故意不去救她。
「優希子本來就是這樣阿,很沒威脅性的禮貌,及溫柔的外表。」少年身旁的成熟少女,一臉惺忪的臉,揉揉眼睛看著少女說著。

「對了,你們有看到多樹和悠姬嗎?」不理會他們的嘲諷,少女左右看著,尋找熟悉的身影。

  
噹噹噹噹。
清脆的鐘響,響噹噹的叫醒的趴在桌上的悠姬。
從剛剛到現在她都快被煩死了。
好不容易可以小睡一下,卻被這該死的鐘聲吵醒。

「悠姬?怎了,心情這麼不好?」優希子一近來教室,滿身大汗的用手搧風,
看來她是用跑的近來。

砰砰砰砰砰砰砰………
走廊上,倉亂的腳步聲傳來。
兩名少年不故一切的跑著。

刷……
「對不起,我遲到了!」兩名少年異口同聲的說著,只見原本糟雜的吵鬧聲因為他們突如其來的門聲嚇的說不出話來。

唯獨一位。
微微張開嘴巴,慢慢的吐出兩個字:「笨、蛋。」

一名少年爆筋,大步走進少女,碰!大聲的拍桌。
「悠姬,妳一大早就罵人是怎樣?」少年憤憤的瞪著少女凶惡的眼神,唯一一位可以瞪悠姬這麼久的少年恐怕就是他──賴名多樹了。

「我只是敘述事實。」悠姬無所謂的聳聳肩,移移桌子,這樣的動作更惱火多樹。

「凶惡殘暴女。」多樹哼了一聲,憤憤的罵著,走進亞姬身旁的座位。

「你……早死阿!」悠姬怒火燃燒原本正要的起身好好的跟這傢伙單挑,但卻被優希子阻止。

「你們別這樣,開學就吵起來,隼人快來阻止阿!?還打甚麼電話,剛剛不是已經一起到學校嘛!」優希子看著坐在多樹身旁位子的少年,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正和成熟的女友用手機交談。

「別理他們了,他們本來就是這樣,越吵越親。」隼人掛掉電話,無奈的搖著頭。

「什麼叫做越吵越親?!」多樹轉頭看著自己多年好友,看來他交友不慎,交到損友,不不不──是蠢友。

「你有種再說一遍!」悠姬拍掉優希子阻止的手,帶著殺意慢慢向著準人逼近。

「要說幾遍就說幾遍,越吵……」啪!隼人兩面臉頰被兩人打了響亮的巴掌。

「你們來真的給我打下去!?」隼人摸摸自己的臉頰,好熱又好痛阿──

刷……

優希子試圖轉移話題的問著:「呃……話、話說回來,老師怎麼現在都還沒來?」

「沒阿,現在已經來了。」多樹指指前方的男子笑著。
「阿!什、什麼時候。」優希子不知所措的趕緊回座。

「呵呵,大家好我是新來的老師,櫻井弘,請大家多多指教。」男子露出迷人的微笑,使的全班女學生為之瘋狂的尖叫著。

好吵。
悠姬一臉不耐煩的用手托著腮,看著窗外。
而多樹則趴在桌上睡著,無視女學生瘋狂的尖叫聲。
準人則是偷偷的傳手機簡訊給女友。
至於優希子則低下頭,羞赧了臉。

站在講台上的老師──弘則不慌不忙的回答學生瘋狂的問題。


他們之間的故事……即將展開。
 
      

                    寒冷的冬夜裡 最想飛奔你那溫暖的擁抱
                                    
                    而你溫暖的擁抱   也是我唯一的依靠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章
烈日驕陽散發出悶熱的氣息,一群人揮灑著汗水,在籃球上奔放出彼此的光芒。
其中,特別顯的矮小的賴名多樹,正俐落的將敵人手上的球給搶了過去。
眾人驚呼,目光隨著多樹的身影。
站在觀眾席的悠姬與優希子明顯的成正比。
悠姬一臉煩躁悶熱,優希子則是一臉興奮溫和。
悠姬一臉無奈的看著。
她根本不想來,站在這裡太陽高高的照射下來,熱又悶。
籃球隊練習賽,不過是練習賽而已嘛,又不是真正的比賽,幹麻要來觀看。
她悶悶的看著下方一群後援會,她很佩服他們這群人,可以無論何時都站在這裡看著練習賽,還要一直大吼大叫,更重要的事……手上一堆排子,酸死了,還有一人一手礦泉水、毛巾,卻不是要給自己用,而是給自己崇拜的人使用。

最這種事何有利益可言?
她不懂。

從小灌入金錢是萬能、不能夠透漏出真實情感、她要做什麼別人都得聽,不聽,自己走路。很奇怪……她不討厭這種想法,本來就是如此,要不然為何有一堆沒錢的人搞自殺?你漏出真實情感,別人卻是虛假的,吃虧的也是自己,她有的是錢,誰不聽她的?

但她好像錯了。
不知何時她開始迷惘。

她不知道自己未來該如何是好?她的未來在她出身早已注定了不是嗎?
她不懂自己為什麼會迷惘?

也許是幻覺吧。
正當悠姬沉思之時,比賽在教練的口哨聲結束。後援會紛紛的遞給毛巾、礦泉水,一臉興奮。

「悠姬?妳還好吧?」優希子一臉疑惑,眼神中一絲絲的溫柔,悠姬搖搖頭,愣了一愣,突然發覺,優希子是她第一個可以成為好朋友的人。

優希子,從小就和悠姬是好姐妹,由於兩人父親世交,兩人常常一起遊玩,雖然通常都是優希子自說自個,但是悠姬有時也會給些建議,不論是好或壞,悠姬都一一傾聽。

「她大概是迷上了多樹了吧。」隼人吊兒啷襠的樣子,慢慢走進她們身旁,聽到此言,悠姬憤憤的勉強壓抑住聲量,說道,「我沒那麼花痴!」

一旁的優希子則趕緊扯一話題,「阿、阿,對了!怎麼沒看到紗紗呢?平常她都會在這裡幫你加油的阿!」

紗紗,算是他們的學姊,隼人的女友,由於言行舉止都像是小孩子似的,因此大家很難把她當成學姊一樣,雖然有著成熟的外表,但思想想法都像小孩子一樣純真,不過有時也會有著學姐的榜樣。

「她阿,今天有是回家去了。」準人拿起手機正撥電話給他女友。
他的電話費還真是……優希子心想著,無奈的搖搖頭。

「嗨!優希子學妹,阿!還有悠姬學妹。」一名修長高大的男生走向她們,他長的不算英俊,普普通通,有著一頭黑髮,但他臉上總是有著與陽光一樣耀眼的笑容,使的許多女性為他瘋狂。
看著那名男生的笑容,悠姬是第一個看到會發毛的。

悠姬微微顫抖著身體,一旁的優希子見狀便擔心的握住悠姬的手,「沒事吧……奇怪沒有風阿?」

「優希子,妳別擔心啦,悠姬看到大石學長的笑容每次都是這種反應。」多樹開朗的走進她們身旁,心情非常好的拍拍悠姬的背。

這傢伙……悠姬憤恨的瞪著多樹那嘻皮笑臉的臉。

大石武,籃球隊隊長,人正直善良,但不知為什麼悠姬她就是不喜歡他,可能……他總是用一種眼光看著優希子吧,畢竟優希子是她的好姐妹,雖然他沒有表明,但是悠姬就是看的出來。

「這樣嗎,可是我聽那些女生都很喜歡我笑呢……」大石武懊惱的說著。

「唉阿,學長,悠姬這種人是不會懂得拉,就算現在來個超級帥的大帥哥她還是不為所動的。」多樹一副「我了解你的心情」搖著頭對的大石武說著。

「多樹不可以這樣說話!悠姬才不是這種人呢!悠姬我們走,我們回家去。」優希子替悠姬抱不平,拉著悠姬的手離他們而去。

「抱歉囉,學長。」多樹看著大石武哀傷的看著優希子的背影。

「沒關係,多樹學弟我們來打一場吧!」大石武移開視線看著多樹,恢復以往的笑容,他知道這段單戀,很難有結果……因為她心中早已有別人……。

回家的途中,優希子不段的說著剛剛練習賽的過程,但悠姬的思緒早已飄到別的地方了。

「悠…悠姬。」

「恩?」

「你在想什麼?好入神。」優希子感興趣問著,能讓悠姬沉思的事情不多呢……

「沒什麼。」悠姬說了謊。

「這樣阿……」優希子沒說破,她知道悠姬總是這樣,她一直等待著,有一天,不是只有她對著悠姬說出內心的話,而是兩人彼此說出內心的秘密……。


「那麼再見囉!」優希子面帶笑容的與悠姬道別。

「掰掰…」悠姬也揮揮手道別。

她說不出口想對優希子說的話。
她知道優希子一直在等待著。
但她感到無力……

如果可以真希望這是錯覺。

悠姬憂愁的回到家門,她打開門……

「!?」

「妳好,悠姬好晚才回來噢~想吃什麼阿?還是先洗澡……」

碰!
悠姬猛然地關上大門,再次看前上方的姓氏、地址。
朝倉家,地址無誤。
那剛剛因該是她的幻覺吧?

怎麼最近她的眼睛一直產生幻覺?
看來要去看一下眼科才是。

她吸了一口氣,轉開門把。

「悠姬,你怎麼了?剛剛怎麼碰一聲的甩上門。」一名英俊非凡的成熟男子露出迷死人的燦爛笑容,那雙深邃明亮的藍色眼睛,充滿著溫柔。

他他他他他他他他……

「你怎麼會在這裡!?」悠姬雖然已經降低了音量,但還是很大聲,雖然感覺很沉穩,但其實她心中很不安。

別告訴我別告訴我……

「對吼…瞧我這個腦袋瓜,你的父母要我來這裡當你的家庭老師阿,所以請多多指教,我要暫時住這裡了。」

「可是你是老師,是我們學校老師,櫻井老師不是嗎?」悠姬聲音微微顫抖著,這是她發怒的象徵之一。

「妳記的我?嗯嗯嗯嗯…可是你的父母說沒關係。」櫻井弘開心的拼命點頭著,像個小孩子一樣興奮著。

沒關係……是阿。
他們沒關係,本姑娘關係可大了!!

「滾出去。」悠姬憤怒的看著櫻井弘,只見他不為所動的看著她,搞的她好像是稀有動物一樣。

「我不能出去。」櫻井弘很識相的不在微笑,很嚴肅的說著。

「給我出去!!」悠姬聲量更加加倍,她堅持,非常、非常堅持。

「不行!」

「管你行不行!」

「這樣我沒工作也沒地方住了啦!」

「什麼?」悠姬瞪大雙眼,這傢伙是在跟我裝笑偉嗎?

「因為……你父母給我簽下……」櫻井弘一副作錯事被抓到的小孩子一樣,低著頭聲音越來越小。

暈倒。
悠姬她就這樣暈了下去。

他竟然跟他們簽合約!?
是笨蛋還是智障。

他父母只要是有人毀約,不把他殺了才怪。


她已經沒力氣了,眼皮慢慢的沉下去。
真希望這是夢,很快就會醒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章
偌大的客廳內,簡簡單單的擺設,絲毫沒有奢華現象。
弘坐在褐色的沙發上,軟綿綿的令他有點睡意。
前面的桃木茶几上有著悠姬剛泡好的伯爵奶茶,當然那是給她自己喝的。
「啪搭啪搭……」弘看著悠姬又看看手錶,從悠姬醒來之後就一直這樣不段重複。
悠姬去泡杯伯爵奶茶,起初有禮貌的問他要不要喝,後來就再也沒問過。
之後就坐在弘正前方另一張軟綿的坐椅上,啪搭啪搭的打起茶几上的電腦。
無冤無辜被叫來坐在這的弘有絲無奈的等待著。
雖然電視就在前方,但弘不敢開啟。他知道悠姬正在忙,需要思考,在這時如果開電視吵她肯定發飆,他可不想睡在門口。
因此在等待過程中,不知多少次他都抬頭望了望週遭的擺設。

有一幅看似有點像是山水畫,起初還以為是什麼名人的作畫,仔細一看便是悠姬自己所繪的。很難想像外表及內在讓人覺得冷酷的她,竟會畫出這麼柔和情調的山水畫來。本來想問問她,但卻沒那個勇氣。

「啪!」這一聲打擾了原本正沉思的弘,他轉過身看著悠姬,悠姬只是指指眼前的電腦,將銀幕轉過來,似乎是要弘仔細觀看似的,因為她的眼中有濃濃的意味。

弘移了移位置,向前看,看了一下後他柔柔雙眼。
合約?他沒看錯吧?
難道這戶人家都有這種和別人簽合約的癖好?
「這是……」弘有些遲疑的問著,悠姬挑起眉瞪著他。

「合約。」淡淡的回答。

誰看的出來是合約好不好。
根本不是問這個問題。

有絲無奈但弘還是低下頭來看著螢幕。

哇哩…她是以為是在簽訂南京條約還是馬關條約阿……
一 禁止到女方房間。
二 進出家門彼此必須前後相差十五分鐘。
三 禁止告知第三者
四 男方一年後必須離開。






這麼多。
看的眼花撩亂。

「你有意見?」悠姬向是看透了弘內心的想法,眼神不段的發出殺人的眼光。
「沒、沒有。」沒有才怪……一堆女方女方的,那他勒?
嘆了一口氣,弘取笑自己的無能。
竟然怕一個女生,而且是自己的學生。

「妳一個人住難道不會想家嘛?」弘歪著頭看著悠姬認真的眼神。

「不會。」悠姬冷冷淡淡的回答,周圍氣氛瞬間冷凍。

「可是……」弘想說些什麼,但卻被悠姬打斷:「我沒有家!」

悠姬明亮的雙眼迷濛著淡淡的哀傷,使的弘才發覺自己又不經大腦的說出傷害到悠姬了。

「悠姬……」弘想起身安慰悠姬,但悠姬的速度比他快的一步起身上樓。
碰!一聲悠姬關上房門。

悠姬身體靠著房門慢慢的滑了下來,視線模糊不清,她閉上雙眼讓淚水自由的隨她的臉龐滑落。
心像撕烈般的掙扎著。
淚水像永無止盡的不停的掉下。

早晨的太陽透過玻璃照了近來,熟睡的悠姬翻了翻身子,拉了拉棉被繼續熟睡。
床邊的鬧鐘響起,悠姬皺了眉頭,伸出右手按掉鬧鐘,起身,柔柔雙眼,伸伸懶腰。

「今天也是好天氣阿……」悠姬拉開窗簾,看著窗外安閒的美景。
如果自己的心情也這樣就好了。
悠姬嘆了一口氣,不知該如何面對弘。

悠姬拿起桌上昨晚準備好的制服,拖掉睡衣準備換起衣服……
碰!

「悠姬早安阿!」弘開心的打開悠姬房門,但隨及臉色大變。

「阿~~~~我不是說不准隨便進我房間嗎!!!!!」

「對……不…」

碰嘎。
 
悠姬與弘同居的第一天,就在一拳拳頭上結束。

「氣死我了。」
悠姬走在學校的途中,許多人看到她便驚慌失措的逃離。
彷彿待會倒楣的就是他們。

一大早就被這兩光阿呆老師給氣死。
今天就這樣以後勒?
有點後悔了……

噗咻……
學校校車門開起,悠姬了進去,普通她是不會進來的。
但由於今天非常非常的不開心所以決定偶爾也要讓學校校車服務一下。
車上許多人,十分擁擠,使的悠姬沒有位子座,必須用站的
煩死了……今天怎麼連搭校車也變的這麼多人?
以前是一個人也沒有阿!

「疑?悠姬今天吹甚麼風把你吹進來阿。」恩…很濃的諷刺意味。
「你管我?」挑眉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左手邊的多樹。
「呵呵……沒位子座了吧?」幸災樂禍。
「哼。」別過頭懶的理會多樹。
「喏,坐下吧。」
「啥?」悠姬有些措手不及,因為多樹沒等她的回應,自己起身,將她堆到原本他座的位子。

「人這麼多,妳要是被騷擾的話那就糟了。」
「疑?」
「我的意思是說…要是別人不知道妳的個性騷擾妳的話,妳要是來個擴肩摔,那那個人也太可憐了……」多樹說完淺淺一笑。

「你這傢伙!」悠姬起身,但校車剛好開始啟動,使的悠姬站不穩不小心倒在多樹懷裡。

「喂,這是你自己這樣噢,可別給我擴肩摔。」多樹哈哈大笑,悠姬則有些不悅的乖乖回座坐好。

這傢伙每次都這樣虧她。
但是……

從小到大他卻每次在她最難受的時候給她鼓勵……

悠姬緩緩的閉上雙眼想起了過去。

那年的她才國小四年級,小小年紀的她被父母親寄養在阿姨家。
但她的阿姨對她很糟。
她始終相信她的阿姨總有一天會因為她很乖而對她好。
但她錯了。

她阿姨不是因為她不乖,而是因為她忌妒。
她忌妒自己的妹妹有個好丈夫。
而且……還可以生小孩。

悠姬越乖她越恨。

一日,悠姬在學校裡發高燒了。
悠姬默默忍受高燒的痛苦,但週遭的好友們感覺有些不太對勁。
眼尖的多樹是第一個發現的。

「笨蛋都發燒了幹麻還來學校!」多樹拉著悠姬走出教室,但悠姬卻拼命的掙脫。
「不……要…」
「不要?你真是個笨蛋要是燒壞腦袋怎麼辦?」實在是搞不懂女生的想法耶。
「不……行…我…不能…回去…」說完悠姬的淚水溢滿眼框而滑落。
「阿?你先別哭。」這換多樹措手不及了,來來往往的同學們都用有種憤恨的眼神看著多樹。
「你先冷靜一下拉!」我也想哭了啦。


那是悠姬第一次對多樹坦白說出內心的話。
多樹聽完後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拍拍她的臉攏。

「不要因為這種事情就難受,我會保護妳的!」
「疑?」悠姬睜大雙眼,有點不敢相信他說的話。
「我會幫助你,給你精神上的鼓勵!喏。」
多樹拿著一瓶運動飲料丟給悠姬。

「加油!」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章 文化祭的來臨
看著悠姬安詳的睡著,站在她身邊的多樹露出微笑。
記憶中的女孩子也是像這樣子非常的安詳。
但在他的記憶裡那女孩的微笑才是使的他對她一見鍾情。
會是悠姬嗎?
他一直在尋找的女孩。
那年在巷口遇到的微笑女孩……
噗咻……
到校了。

多樹推了一下眼前正熟睡的悠姬。

「恩?」悠姬揉揉雙眼。
「笨蛋,起床啦!到校了。」入廉的是多樹的笑臉,悠姬莫名的害起羞來。
「你才是笨蛋勒!」


一路上悠姬和多樹不知多少次都在爭吵著互不相讓。
使的來來往往的學生老師們各各疑惑的看著他們。
噹噹噹噹……鐘聲響起。

「都怪你啦,一直跟我爭,害的我也跟著遲到!」悠姬與多樹正在走廊上奔跑著。
「你只要老實的說實話就好啦,錯的是你才對。」多樹吐吐舌頭,拉著悠姬的手。

教室裡的優希子不安的看著多樹及悠姬的座位。
會不會發生甚麼事情了?
阿……還是兩個人又吵架了?
不行…我還是好擔心…
凌亂的腳步聲,快速的慢慢接近教室。

「遲到了,朝倉同學及……欸……」弘看著悠姬和多樹一塊進門一時忘記多樹的名子。

「老師你的記性真差耶!」台下的同學們哈哈大笑,使的弘有些不好意思的抓著頭。

「我叫賴名多樹,老師好,還不是這傢伙一直跟我爭要不然我就不會遲到了!」
多樹只著身旁正用著不明殺氣看著弘的悠姬。
「哼。」淡淡的哼一聲,悠姬走進教室,一旁的多樹有點錯愕。

唉呀……是我惹到她嗎?

「悠姬……你怎了?」優希子看著悠姬臉色不太好便轉頭擔心的問著。
「沒什麼。」還不都是站在台上的老師,她總不能跟優希子這樣說吧?
『因為今天我換衣服他突然跑進來。』這樣不就被發現同居的事情?

「喂喂……」一旁的多樹輕聲的叫著身旁正在發呆的悠姬。
「幹麻?」態度十分不友善的回答。

「就是阿……」
「聽不到拉!大聲一點……」悠姬有些不耐煩的說著。
「不行太大聲拉,笨蛋。」多樹小聲的說著。

「吼…不要一直笨蛋笨蛋去的拉!笨蛋。」悠姬不悅的瞪著多樹。
「你本來就是笨蛋阿,笨蛋不能罵別人笨蛋。」
「明明就是你才是笨蛋還一直罵我笨蛋的,笨蛋不能罵笨蛋笨蛋還這樣說。」

阿……是怎樣我們是在繞口令喔?

「你才是!」聲音越來越大聲。
「你才是拉!」兩人一起站了起來,瞪著對方,捲起……

「兩位笨蛋不要在笨下去了。」一旁的隼人看著他們兩個已經站起來準備要打架,好心的提醒他們。

「現在是上課時間阿……」優希子小聲的說著。

全班哄堂大笑、人仰馬翻的結束這一堂課。



這下子該怎麼辦呢?
一年耶…要和悠姬相處一年。
第一天就惹她生氣,接下來的日仔可苦了。
人來人往的,弘看著手錶一下,變哼著小調開著摩托車到一家精品店去。
多樹正好從這經過,看到弘走進去便勾起邪笑的跟著進去。
嘿嘿嘿嘿……老師該不會要買女朋友的東西吧?

「嘿!老師。」多樹從弘背後輕拍,讓弘嚇了一跳。
「呼~是你阿……痾…我記的好像是……」弘燦爛一笑,一臉歉意的吐了舌頭。
看來他又忘了多樹的名子了。

「老師你還真的不是普通的健忘耶,我叫做賴名多樹,請記住好嗎?」沒看過這麼健忘的老師呢…而且還是很年輕又娃娃臉的老師,連禿子老師都記的起來他說。

「對不起,賴名同學。」弘笑了一笑。
「老師來買女朋友的東西?」多樹奸笑帶點曖昧的語氣說著。
「阿?不是……不是拉……」
「那是……」多樹瞇著眼睛成一條線看著弘。

欸…總不能說因為我今天不小心惹悠姬生氣吧?
恩…該怎麼辦呢?

「老師你老實說沒關係的!」多樹搖搖頭一副我懂我懂的樣子。
「不是女朋友……也許算是妹妹吧?」弘抓抓頭,剎那間他突然想起一個好辦法。
「妹妹?喔~我知道就是那個……」
「普通妹妹,雖然現在不是,不過未來會是。」弘意外的堅定說著。
「喔。」多樹懵懵懂懂的看著弘。
弘拿起一條銀色手鍊,普普通通、簡簡單單。
弘一眼看到這條手鍊便想起悠姬家裡的擺設。

「就這條了。」弘看再看一眼滿意的點點頭。
「疑?會不會太單調拉?」一旁的多樹歪著頭看著手鍊沒有甚麼特別之處。

「單調才好。」弘笑著。



「今天我們來選文化季代表委員。」弘站在講桌前微笑的看著台下的同學們。
「嘖,誰會想當阿…‥累死人了。」多樹小聲的抱怨著。
「對你而言當然是囉,人矮要爬來爬去的當然會比較累。」坐在一旁的悠姬嘲笑的說著。
「唷~去年是誰阿……做個委員也會做到生病。」多樹挑眉的看著悠姬,而悠姬也不甘勢落的很很瞪了他一眼。

「你明明就知道我生病是因為我從小就容易感冒!還說!」悠姬開始火爆的站起來。

「你也明明就知道身高一直是我很難過的事情還一直虧我!!!」多樹也爆青的站起來拍桌。

「那個……」
「閉嘴!!」多樹和悠姬異口同聲的回答。

「你們才要閉嘴吧!?現在是上課時間你們兩個站在那裡是做什麼?以為櫻井老師年輕好欺負嗎?」

「阿糟…是歐巴桑教官。」多樹小聲的說著。

「那個……」
「什麼歐巴桑???!!!」耳尖的教官聽的怒火燃燒,眾人一臉擔心的看著多樹,心中正幫多樹祈禱著。

「教官……」從頭到尾被忽視的弘拍一下歐巴…不‥是教官的肩輕聲細語的說。

「怎麼?櫻井老師?」教官發出令人起雞皮疙瘩的嗲搭聲,還張著水汪汪的大眼,裝可愛的看著弘,眾人個個發毛、嗺吐。

「其實他們一直都是很乖的孩子,只是常爭吵,不是不尊重我。」弘勾起迷人的笑容, 溫和有裡的說。

面對這燦爛的溫柔笑容、攻勢,教官心軟了,呆呆的像被催眠般的回答著:「是這樣阿……真是對不起,誤會了。」

媽阿……那個嚴的要命、自大的要死的歐巴桑教官居然低頭認錯!!??

看著教官ㄧ步步的,痾……依依不捨的從教室門前離開,弘轉身對著多樹和悠姬調皮的比出ya的手勢。

「真有你的!!哈哈哈……」多樹比起大拇指,開心的大笑著。

下課鐘響起。
「多樹、悠姬跟我來教師辦公室,其他人下課。」弘淡淡的說著。

「欸????!!!」兩人互看一眼,隨即跟在弘的後頭追上。


教師辦公室。
對於學生而言,是個泡茶的好地點,當然是對某些學生而言。
可是對於悠姬而言,是個衰到不行的地點,來這一定是有大事。

ㄧ路上,她已經猜想到這傢伙在想什麼,但身旁的多樹是個標準的單細胞生物,卻不明白他們的危機已經要來臨了……

「老師你人真好帶我們來這吹冷氣泡茶吃餅乾。」多樹ㄧ屁股的坐下軟軟的沙發,悠姬則是死命的瞪著弘,多樹看一眼,拉了一下悠姬的衣角示意著悠姬坐下,但悠姬不但不理他,反而鄙視的看著他。

「喂!你這是什麼眼神阿?」多樹不悅的說著。
「我從來都沒看過像你這麼白癡、又少根經的笨蛋。」
「欸欸…有必要把我罵的這麼難聽嗎?你真的是不跟我吵是不行?!」
眼看兩人要從教是吵到教師辦公室的弘,心裡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我說老師,快點說吧,你到底在想什麼?」第一次,悠姬沒有繼續的與多樹爭吵,反而比以往還要冷靜。

「啥?」多樹疑惑的看著悠姬,這傢伙是怎樣啊?
「………恩…我在想……不如你們當文化季的委員好了。」

「……………」
「?!!??!!」

不可能───────────────」
「你看你們默契這麼好,心心相印、異口同聲,委員非你們兩莫屬!」
「老師……」兩人已經怒火沖天的瞪著弘。

「你們要是不肯的話,那我只好……叫教官大人來……」弘淡淡的微笑說著,但卻有著濃濃的殺意。

「卑鄙。」兩人異口同聲憤恨的說。
「瞧,你們多有默契!」


       
放學後,所有同學都開開心心的揹著書包離開。
嘻鬧的聲音漸漸離去,越來越遠。
        
教室突然安靜下來,只剩兩個人。

「我的天啊,為什麼又是我們兩個。」

多樹猛抓著頭,煩躁的看著手上的單子,悠姬則愣愣的看著手上的銀色手勢不發ㄧ語。
昨晚,她一直都沒睡好。
因為弘說了那句話………
 
    
   
「喂!!!」
「阿?!」悠姬回神過來卻發現多樹的臉放大版的在她眼前。

啪~啪!
「嗚…你也太狠了吧…我是看你一個人不知道在發甚麼呆才……」多樹摸著自己的雙頻,紅紅的、燙燙麻麻的,一臉無辜。

「哼~那也用不著這麼靠近吧?!」
「唉唷!放心我不會對你有甚麼興趣的。」多樹聳肩搖搖頭,無奈的說著。

「恩?」悠姬挑眉,瞇起雙眼看著多樹。
「阿、阿……我說,我們也該開始準備了吧?!」多樹冒冷汗,奇怪他甚麼時候這麼怕悠姬阿。

「經過大家討稐,決定開女僕咖啡廳,但是……嘿嘿嘿嘿……」多樹賊賊的笑著。
「但是?」悠姬一臉疑惑,這傢伙是怎樣,發神經?
「過來、過來,我告訴你。」
「……………」
「怎樣?不賴吧?嘿嘿嘿~」
「恩……不錯,這次我們休戰一回,來好好大反擊。」悠姬淡淡的笑。


「我說你們休一回合也太少了。」門外,站著兩個人淡淡的笑著說著。
「你……們怎麼還沒回去?」悠姬疑惑的看著隼人和優希子。
「擔心你們。」優希子微微一笑,走進門。

「我們來幫忙吧。」隼人抽走多樹手上的單子,細心的看著細節。
「你們真夠朋友!」多樹開心的撲上前。

ㄧ旁的悠姬,心中雖然有百般的不願意,還有許多令她煩躁的事情。
但在這瞬間,她也笑了。
         
           
           
            
         
          
發自內心的笑了。

[ 本文章最後由 雨芽 於 08-8-18 20:39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8:34 , Processed in 0.470955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