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同路人

[複製連結] 檢視: 1327|回覆: 0

晨三點是夜晚最安靜的時刻,也是所有壞事靜悄悄發生的時間點。

我雙手捧著麻繩走到圖書館前的那顆茂密的大榕樹。

眼睛抬頭尋找著榕樹上最粗的樹枝,畢竟要是上吊到一半樹枝斷了可是很麻煩的。

一來這個方式有種安靜的掙扎,要形容的話就像現在的中產階級苦不堪言的感覺。

二來,我找到夠粗的樹枝了...。

接下來用沒做什麼家事的手將繩子尾部的地方打結,

然後再像牛仔般旋轉繩子雙手一丟。

「咻~咚!」這是我的繩結被另一個繩結打到發出的聲音。

「夭受!想上個吊也有人跟我搶!」莫名男子說。莫名男子身穿著白色的襯衫,

還有滿身的酒味,如果我想的沒錯他的職業應該是牛郎之類的吧?

「先生!不好意思!是我先看到這根的,所以麻煩你去別的地方死吧!」我說。

「蛤?明明就是我先看到!應該是你去別的地方死吧!」莫名男子生氣的說。

「不好意思!可以借我看一下你的繩子嗎?」

男子猶豫了一會,對我突如的要求感到困惑。

「嗯...拿去...。」

他將繩子交到我的手中,這是種有彈力的繩子,但對於上吊來說可能有點細。

「這繩子還蠻有彈性的,不過有點細就是了,你先回去換一條明天再來死吧!」

「靠!你視不視貨!這是登山繩可以承受五百多公斤!」

他才剛說完就聽到了"咻!唰~唰~唰~"的聲音,因為我已經把繩子丟在榕樹上了...

「你怎麼?」男子說。

「嗯...沒繩子了,所以你明天再來吧!」 我口氣很冷的告訴他。

「你好像丟到你自己的繩子了...」

「蛤?」在我低下頭查看繩子的同時,男子以跑百米的速度朝我跑來。

"咻!唰~唰~唰~"這次聲響換成他的繩子了...。

  男子看到繩子被我丟到樹上但他跑步的動作沒有停止的意思,

"碰"一聲的瞬間讓人感覺片刻的寧靜但身體被力道衝擊所以有點痛。

我躺在水泥磚上不過男子卻還是站著,心想難道他有把人當橄欖球的癖好?

「我叫種馬,你勒?」男子邊說邊伸出他的手。

「種馬?那我叫寶馬...。」

  有股冷風在我們倆之間吹起,我總是在不適合的地點說著不適合的話。

不過種馬笑了幾聲然後從他的黑色西裝褲裡拿起香菸。

「雖然很莫名,但你救了我一命...。」種馬說。

「我也不是很想要救你,只是單純不想跟你掛在同一棵樹上。」我不削的說。

「走吧~」

「蛤?去哪?」

「中式魂。」

  中式魂是家二十四小時的餐飲店,所有的菜色包含中ˋ港式甚至台灣道地小吃,

他的地板卻是咖啡館才會舖木頭地板,餐桌及桌椅也採用了檜木所以空氣飄逸著檀香。
 

BALABALA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4:02 , Processed in 1.936030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