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奇幻)惡魔記事錄 故事並非恐怖故事

[複製連結] 檢視: 1174|回覆: 0

大家好呀!我叫伊芙琳,第一次寫小說,希望各位喜歡

沒有順序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歡! 角色要多少個就有多少個,不過這章節,我太專注於戰鬥描述,反而忽略對話,還有角色刻畫部夠細膩,錯字也有一些吧! 不過因該也不難看出個性,我沒有所謂設定集,畢竟小說人物是要用描述出來的,而不是事先設定,他就像你的心智會成長,會有所變動,希望大家喜歡,不過接下來又要過很久才見的到靜了                另外我不喜歡纏鬥,真實的戰鬥是一瞬間的,                                                                                                                                   
*********************************************************************************************************************
                                                                    最後一場戰鬥   
       明亮的滿月照射在玫瑰叢中,腥紅的花瓣散發粉紅的光暈,潮濕的空氣中夾雜著五味雜成的氣味,垃圾的臭氣、食物腐敗的味道、血腥的氣味以及嗆鼻的玫瑰香,瑰的確可以號稱世界最美的城市,佈滿玫瑰的街道,華麗的建築雕刻,不過就如她的本性是帶刺的,人們常被她美艷的姿態給吸引,墜入那膠著惱人的帶刺陷阱中,這裡就是罪惡的都市瑰。
    微風輕輕的吹起,脆弱的紅花辦隨風起舞,灰濛的雲朵順著風飄移著,大地再次陷入黑暗,這樣未知的氣象,充滿著無數的變數。
   「輪!盯住他,告訴我位置。」一名女子在街道中奔馳著,那輕盈如貓的躍動,帶著那俐落如金蠶絲般的細髮跳動,深邃藍色的眼眸有著無止盡的渴望與殺戮,那冷靜毫無表情的面容,令人感到不寒而慄。
     位於瑰的中心中央廣場上的鐘塔,這是瑰中最高的建築,是歷史極為悠久的建築,細膩的彫刻,華麗大膽色彩,很難令人想像他的年紀是如此遙遠,能辨別的大概只有斑駁略脫落的石磚,但是仍然屹立不搖,模樣就像即將開放的花苞,那古老泛黃的老鐘懸掛在上,彷彿一隻急著想要品嚐花蜜的老黃蜂,一名身材纖細手臂十分結實的女孩趴在那塔上,拿著一把口徑大的令人詫舌的長型狙擊槍,「靜,再下一個十字入口右轉的街道。」
    靜輕聲對著小型發報器說道:「用玻璃子彈。」
    「好的。」
    震耳欲聾的槍聲響起,一場血腥慶典的訊號,連續耀眼的煙花綻放開來,雪花般的玻璃碎片四處散落,那名被鎖定的男子很快被逼到死巷中,在瑰充滿許多這樣的巷弄,飛蠅趨光,破壞市容的惡鼠自然喜歡躲在黑暗處,不法交易、勾當時常在這見不得光的巷弄中運作。
     靜迅速的趕到那巷前,機警的停在巷口的老路燈下,老舊的燈絲散發出一股焦味夾雜著刺鼻的鐵鏽味,不時的在閃爍,飛蚊嗡嗡地環繞著那老舊路燈,一切靜謐,彷彿災難的前夕,黑暗的巷弄絲毫沒任何動靜,靜的雙眼散出淡淡藍光,那眼神就像狂怒的大海般,就算是猛獸之王也不敢向她挑戰,萬物在這藍色眼眸的注視都慢了下來,原本閃爍不停的路燈不再閃爍,吵雜斷續犬吠聲彷彿變成連續不止的單音節,不停飛舞的飛蚊就像冰凍般停在半空中,模糊的黑影向靜衝了過去,碰!巨大撞擊敲得路燈嗡嗡作響,鐵銹如雪片般緩緩地從路燈上飄下。
     「你不是人類。」靜站在那男子身後說道,那淡藍色的眼眸直直注視著那男子背影,熟練地將五指併攏架起了防禦姿勢,右腿緩緩向前移去彎了下去,那動作絲毫不拖泥帶水,無可挑剔,就像個天生的掠食者,一隻趴坐在原野上的花豹,冷靜優雅的凝視不遠處的鹿群。
     「你什麼都不是呀,靜!」身穿黑色斗篷男子略帶驚嚇語氣答道,悄悄的轉過身去,地上玻璃碎片被弄得啪嚓作響,犀利艱澀的聲響似乎在預告著結果。
     那身穿黑色斗篷的男子,淡淡的拍下手上的鐵鏽,接著緩緩的彎下腰,似乎像一位紳士在對女士打招呼,不過他的語氣卻不像他的動作那樣的謙遜,「你好,靜! 我叫魔岩,異域第三勢力領導者。」當他說完
右手立刻伸向背後拉出繫在背後的雙刃大斧,畫成圓弧狀,朝靜掃過去,戰鬥一觸擊發。
     靜左腳輕蹬,輕易的閃過魔岩狡詐的攻擊,假裝重心不穩往後摔倒,魔岩如靜的推測進入這陷阱中,靜順勢從腰帶拿出手掌大小般的手榴彈往魔岩脚扔,手榴彈如隕石般,極速的衝向地面。嘎啦!地面響起清脆撞擊聲,刺眼閃光由手榴彈射出。
    「可惡,是閃光彈!」魔岩大吼著,四周散落的玻璃碎片,隨著光起舞,揮舞出一絲又ㄧ絲的光譜,強大的光線令人感到暈,萬物中沒有一個可躲過如此突然的攻擊。
     而靜的身影隨著四射的光線前進,對她來說世界不在運作,她的身形如秋風落葉般模糊不清,就像由山峰上躍下的隼直衝向魔岩,精確的劈中魔岩的鎖骨,魔岩四肢無力跪坐在地上,強勁的力道震得魔岩雙手發麻,不由地放開手中武器,靜緩緩抬起左掌,直挺挺的停在空中,一名武士對於強勁對手的禮遇,斬首。
     「你跟我很像呀,靜。」「我十分了解你的孤單,畢竟那些我都經歷過。」靜頓了一下,彷彿一把利刃刺穿了她的胸口,但是她很快回過神,魔岩已經消失在他眼前,只剩黑暗中傳來瘋狂的笑聲與諷刺的話語「原來竟你有感情呀,靜!」「雜種果然如此。」

   「發現通緝犯靜,隊長」
   「攻擊!」數名身穿黑色連身緊身衣物的人迅速由屋頂躍下,一名身穿暗紫色斗篷,誇大加長的衣領與衣襬,金色刺繡的邊框,右手握著一把做工精緻華麗的長棍,一頭鮮紅的秀髮,隨著那群人跳下。
   「楓?」靜輕聲問道,並輕巧閃過突然而來的襲擊,靜的身影忽然間消失在視線中,空中的人就像麻痹一樣,就像石膏像般墜落,
    「我沒理由殺你,楓。」
     「真是不中用的部下」楓大聲斥責道,手腕隨意轉起長棍,隨著那不斷增加的旋轉,忽然間長棍如漩風般掃出,以圓弧線朝著靜揮過去,左手卻快速抓住長棍中央,轉由刺向靜的胸口,前端棍彈出銳利的刀鋒,靜輕巧的轉開身,楓立即轉變方向改以棍尾對準靜的下巴撞擊,靜雙腳用力往地蹬,往後仰起身順勢將身體往後翻,楓高舉起由棍轉變為矛的特殊武器,往在半空中的靜劈了下去,卻揮了個空,「再見了楓!」,楓機警的轉過頭去,眼前一片模糊,全身無力的倒了下去。
   靜撥開檔在眼前的頭髮「頭髮似乎太長了呢!」,對著小型發報器說道:「往預定地前進」,搖晃不定地走出黑暗的巷弄,惱人的飛蚊仍然嗡嗡的叫著,靜臉上露出難得的微笑「其實我並不孤單」
  
  「收到」輪拆下槍架,將槍拋給身旁一台人形機械。
   「走吧!達斯。」
   「是的,主人。」
  「等等主人,我幫你打傘,下雨了!」那金屬的手腕伸出一把傘,小跑步追上跨步大走的輪。


[ 本文章最後由 Evenlyn 於 08-8-1 15:58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7:57 , Processed in 2.062082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