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遺忘 (未完)

[複製連結] 檢視: 978|回覆: 0

前言:  
        在下的中文不是很好~ 如果有建議的請PM我~ 再來就是在下比較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寫小說~所以慢慢期待吧

故事:

第一章 ~ 投稿

現在的我好愛妳可是卻不能保護妳,答應我一定要幸福,不要再傷心也不要再想起我們一起度過的時光…
「靠!你又再寫遺書了。」 阮義麒一邊看我的小說一邊碎碎念。
「又不是寫給你的你管我喔。」我回答。
沒錯!阮義麒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我們從小學五年級就認識了。那時他因父母離婚的關係轉來我們學校。外表雖然像個書呆子但卻是我們班的大哥大,平時的他對其它人冷言冷語的,但在我面前他總是像個從墾丁來的鄉八老,說話的語氣、 品味、還是髮型,沒有一樣是讓人認為他是台北人,不過至於他為何來到台中讀書就沒有人知道了也沒有人問他。
「軟糖!不過就是要投稿嘛。誰管你寫什麼東西阿!只要你寫的東西能夠吸引別人,他們就會收的啦。」
這位叫阮義麒軟糖的男子是學校的校草,劉祥武,劉氏企業的小開從小就沒有爸爸家裡除了不怎麼管他的母親還有一個植物人奶奶跟二十幾個傭人。在學校裡每個人都叫他女不挑因為他換女朋友的速度比我穿衣服還快,甚至一次還可以有十個女朋友。
「你這個死娘娘腔再叫我軟糖我就跟你翻臉。更何況沒有人比小雞更須要這次的獎金阿! 」
        沒錯小雞就是我的代號,就因為我的父母給了我一個讓我永生難忘的名子,古激。是的姓古名激,就因為這樣,每個新認是我的人都在旁邊偷笑。真不知道我父母是故意的還是純心想要讓我孤單一輩子。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可以就這樣的把我一個人流在這個世界上。大家千萬不要誤會阿!我的意思是我的父母都是太空人,而且他們又是同一組的,所以每年至少有七個月不在家裡。就這樣我成了家裡面的孤單老人,成了一隻失去主人的看門狗。
        「好了啦!你們兩個!要吵的話請到外面去好嗎?不要干擾到我寫作。」我不耐煩的想要繼續寫我的小說而說道。
        「好啦!我們不吵你了。不過記得寫完了要先讓我們看喔!未來的暢銷小說家。」武祥說。
        「你很娘耶!想看不會等到出版社出書了以後再看嗎?你家又不是沒錢買一本書。」義麒幫我解圍的說道。
        「吼!你很土耶軟糖!如果小雞把書出了,我們才看的話,那我們就不是第一個先看到的啦!你很笨耶!」武祥說。
        「有差嗎?反正不管怎樣都看得到,何必一定要先看到阿?」義麒說。
        「你們兩個都給我滾出去!這麼吵會把我的靈感給嚇跑的!」我終於忍不住了。
        「好啦!不吵你了我要去約會了!有事再call我們喔喔!走啦軟糖!送你回家啦!」武祥說。
        「誰要做你的車阿?裡面都是娘娘腔的味道!進去了會變娘!」義麒回答。
        「靠!好心沒好報!算了!你自己走回去吧你!」武祥反駁。
        「隨便阿!反正又不是沒有捷運可以坐。」義麒不認輸的說。
        「你們兩個都給我回家啦!截止日快到了!這幾天幫我跟學校請假!就說我要趕稿!還有你們兩個也不要來我家吵我煩我!再見!」
        「好啦!走瞜!一定要讓我看喔!不用給軟糖看沒關係!不過我要先看喔!」武祥轉身離開順口說道。
        「走了啦娘娘腔!你不是要去約會嗎?小雞走瞜!掰!」
        終於把那兩個不速之客給送走了,真是的!我剛剛想到裡了阿!吼!重寫吧!反正義麒說中了,我好像真的再寫遺書。要寫些甚麼好呢?阿!我知道了!寫我的初戀吧!他應該不會介意我寫她吧?算了!先斬後奏吧!」
        回想起來,我的初戀還真的是蠻遙遠的。好像一個遺忘很久的夢,我還記得他是一個很善良的女孩,雖然他找到了一個比我好上一百倍的人,回想起來我還真的配不上她。她的名子叫吳詩琪,我們是在國一的時候認識的,而且還是武祥介紹我們認識的。在國二的時候我們正式交往了,在一起不到兩年我們就分手了。分手的原因卻是因為我們沒辦法上同一所大學,所以雙方都同意給對方自由。雖然我們沒有說分手但是自從我們上大學開始我們就不再連絡了。在我的印象當她MSN換了、手機號碼換了、連家都搬到高雄去了。她經告訴我她的夢想是要當個職業的音樂家,而我卻告訴她我想要當個小說家。我想這樣的組合會是一個分裂的家庭吧。畢竟如果我們在一起的話我們很有可能會跟我的父母一樣七個月都不見人隱,讓自己的小孩自生自立。
        由於父母輕是太空人所以他們很少幾錢給我。除了我要繳學費以外,他們總是一年才寄一次。但我總是在繳還學費之後漸開始擔伈著自己的生活費用,每一年都是用到他們回來剛剛用完。而且就算不管我怎麼鮮少開銷,錢似乎都是道他們回來之後就歸零了,所以今年我決定要用自己的力量去轉錢。然而的,我發現自己好像除了在家裡當我的男以外甚麼也不會。還好我在網路上看到了一個出版社的廣告說有二十萬的獎金要給第一名。活動內容是要在截止日之前把自己的作品送到出版社。活動除了第一名的獎金以外還可以同時將好的作品出書並且給版稅。這是一個難得的好機會,但是當我發現的時候我只剩下一個禮拜的時間到截止日了。光是想著藝名就花了我整整三天,而且到頭來還是武祥幫我想的[古‧麒武]虧他想得出來,用我們三個人的名子當作我的藝名,不過這個帶點日本風的名子還真的不錯。至於阮義麒為什麼說我非常需要這份獎金呢?那是因為我不知道我從哪裡招來的麻煩。這件事應該要從三個月以前說起,畢竟那是我最倒楣的一天。
        三個月以前我才剛剛收到爸媽寄給我的生活費,那時候心想得趕快拿去銀行存起來生點利息也好。可是就當我往銀行的方線去的時候我的滖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讓我有了永生難忘的回憶。不!應該說是噩夢。
        就這樣手中拿著生活費,正往銀行的方向走去,眼見到一個女生被一群流氓追往我的方想跑。我心想要不要幫這個女生,但是如果我幫了我的生活費該怎麼辦?當我在猶豫的時候,那個女生不知道何時已經跑道我的身邊拉著我的手帶著我一起跑,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也突然的跟著他跑。穿越了大小巷,經過了幾十條街,就這樣跑了二十幾分鐘,我們終於在附近的公園停了下來,心想那群流氓應該不會再追來了吧。
「小姐,你還…還好吧?」我上氣不接下氣的問道。
那位女生還來不及開口回答就遠遠的聽到有人在喊「站住!別跑!」
        突然那位女生拉著我的衣服背靠著牆,雙手扣著我的肩,我的雙手壓著牆。我淹下一口口水,然後聽到那群流氓的腳步聲,他突然施了點力將我的投靠近他的臉親吻了她。直到那群流氓經過以後她鬆了點力氣然後探頭過我的肩看看還有沒有人在追她,她才輕輕的探了一口氣。而我看著這位以強暴性的方式奪走我的吻的女子,覺得她有點可愛。嬌小的身體,白雪的皮膚,還有那個強吻我的似櫻桃的嘴唇。在這個時候她好像意識道我在偷看她,將她的雙手放下然後推開我。
        「你看我幹嘛?別打本小姐的主意喔!我警告你,我不是好惹的喔!」
        我默默的沒說話。
        「我…我…我剛剛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要逃開那群流氓而已…」咕~突然她的肚子叫了一聲,這一聲還不是普通的大聲。我想這一聲連在五米旁的下棋老人家們都聽到了吧,因為遠遠的可以聽到他們的笑聲,而我也忍不住的笑了。
        「你…你…你笑甚麼啦?有甚麼好笑的…」她越說越小聲,害羞的表情更是讓我覺得又可愛有可笑。
「妳餓了吧?走吧!我請妳吃飯吧。」我不知道從哪裡發出來的心情要請她吃飯。
「疑?真的嗎?耶!等等!你該不會是想要搭訕我吧?」
「別想太多,我對小學生沒興趣。」
「ㄟ!我大一耶!才不是小學生呢。」
不會吧!居然有人跟軟糖一樣土?這樣都聽不懂阿!算了,看在她這麼可愛的份上還是不要告訴她吧。可是嚇人的是她…她…她劇然可以一天之內把我的生活費吃到剩一半!我接下來的七個月要怎麼過阿!
「妳叫甚麼名子阿?」
「我就知道你會搭訕我!」
「不是啦!我…」請別人吃飯還不能問名子是怎樣阿
「跟你開玩笑啦!我叫方曉琪。覺曉的曉,王字琪,你哩?」
「我叫古激。」
「古激?好奇怪的名子喔,那你是金字塔還是巴黎鐵塔阿?」
「不好笑!」
「開個玩笑又不會怎樣。好啦!陪我去看電影吧。」
「看電影!不要啦!我該回家了,更何況你有錢看電影嗎?」
「當然有阿!就在你身上阿!」
「阿?哪有阿!你別胡說喔!我又沒有拿妳的錢。」
「明明就有!」曉琪伸手從我身上掏出我的錢包。「你看這不就有錢了嗎。」
「那是我的生活費!妳不要再折磨我了好嗎?把錢包還我。」
「不要!你陪我看一場電影我就放你走。不然的話我就不還你錢包。」
「喂!你不要胡鬧了啦,我還有其它重要的事情要做啦。」
「我不管!你再不陪我看電影,我就把你的錢包丟到馬路中間。」
「喂!好啦好啦我陪你看電影就是了啦。」
「這還差不多。」她驕傲嘟嘴的樣子還蠻可愛的
「那妳要看甚麼?」
「我要看鬼水凶靈,你去幫我買票。」
「喔。是我的幻覺嗎?現在的女人都那麼勇敢喔?」
買完了電影票我就被她叫去買爆米花跟汽水。唉!真衰!又不是我的女朋友 為什麼她看電影還要我出錢。更何況我們才剛剛認識不到三個小時平甚麼我要聽她的,她又不是我的誰。真是的!為什麼我要被這個女人拖著走阿?真倒楣。對了!我怎麼沒有想到我可以問祥武怎麼解決阿,反正他甩過的女人比火車還要長。
「喂!祥武!救命阿!我剛剛遇到了一個…」就這樣把整事情告訴祥武了。
「隨便啦!反正你也很久沒有戀愛了阿!就趁這個機會把她阿!」祥武隨興的回答。
「可是我的生活費又快要被她花完了啦!」
「安啦!大不了我借你不就好了。」
「你每次都這樣說!到最後還不是不肯借,鬼才相信你勒!你這個只會把錢花在女人身上的人渣!」
「好啦好啦!我現在跟我馬子在吃飯妳待會兒就裝作肚子痛然後跟她說你要拿錢包去買藥,然後再趁機閃人。就這樣了吼,掰!」
「喂?吼!這是甚麼爛招。算了,反正只要拿到錢包我就可以走了。不管了!」
買好了爆米花跟汽水回到了電影院,看到她跟我招手,快速的往她的方向走去,心想要裝就要裝像一點。
「不好意思我突然覺得肚子有點痛,可不可以把我的錢包還我讓我買藥阿?」我輕聲的說道。
「肚子痛阿?好阿!」她冷靜的說道,然後從她的包包內她拿出了我的錢包 然後從我錢包內拿出了兩百塊。「這裡有兩百塊應該夠你買藥了剩下的你留著喔。」
「我覺得不夠。可能我需要我整個錢包去買藥。」
「這麼慘阿?那我們不看電影了!我陪你去買藥。」
「不用了,我自己去買就行了。我待會兒回來。」
「你是不是不喜歡我阿?」她一瞬間眼睛全紅了。
「阿!不是!我…我沒有阿!只是,我…我…」怎麼辦阿?她怎麼哭了?她…她看起來好可愛。「好啦!我不去買藥了,我忍耐可以了吧。我們繼續看電影吧。」
「耶!」
看完了電影她拿走了我的手機自拍了幾張
「我們一起拍一張吧。」
「阿?喔。」
拍完了照,她在我的手機上不知道設定了甚麼。之後就將手機跟皮夾還我了 還給了我一張紙條,然後轉身離去了。紙條上面寫著:
「小公雞 謝謝你今天陪我一整天 感恩 記得把我們的照片傳給我喔 這是我的號碼 XXX-XXXX 有機會再出來玩吧 曉琪」
應該不會有以後了吧!照妳這樣的話前方法,我肯定過不久就會變成一個窮光蛋了。看來我又得靠打工的錢來養活自己了,可是我甚麼都不會,要去哪裡找工作阿?這個月怎麼過阿!
就這樣,我在沒有錢的情況下上網找到了這既可以賺錢又可以發揮我能力的比賽。雖然比賽內容,並沒有規定主題但是我的擅長卻是寫童話故事。但是童話故事中獎的機率可以說是個不可能的任務,所以我只好選擇寫愛情小說,畢竟武俠小說並不是我的專長,要找童話故事的靈感對我而言簡直跟抓癢一樣的簡單, 但是一旦到了愛情我卻沒有辦法寫出令人感人肺腑的感覺。對愛情小說的靈感就跟我的愛情經驗一樣少之又少,至從初戀以後我就沒有再戀愛過了,曉琪可以說是個意外,一個我根本不知道會怎樣的意外。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我也不想要傷害她,不想要讓她成為這傑作的女主角,至少現在不行,畢竟我們認識才不久。至從那天跟她分開以後我們沒有聯絡,也沒有見過面,也許是我不想要讓這個不應該發生的意外繼續下去吧。總而言之,現在的我應該要閉關,想辦法把我的作品給完成,這樣我就有錢可以生活了。
在沒有主角的情況下,我唯一能想到的愛情是我父母之間的甜蜜舉動。沒辦法,為了生活我只好拿我的父母當作是作品的主角,還好我的母親友告訴我她跟爸爸是怎樣認識的,也還好他們的故事並不會很複雜,並不像有些愛情小說所形容的被父母否決,或者是男女其一得到絕症,所以沒辦法在一起。無論如何先斬後奏吧。等到父母發現了以後再跟他們說就得了,應該不會有事吧。不管了!寫吧!寫童話一點吧。反正改一點劇情他們應該不會建議吧。
就這樣我的小說在一瞬間變成了天大的笑話,由於故事太過於虛假,所以比賽資格被取消了。
怎麼會這樣哩?不是沒有主題嗎?怎麼會被取消資格?打電話過去問問看吧。義麒一聽到我被退稿號立刻衝到我家質問我。
「我打了阿!他們說我沒看到報名表的最後一行。」
「什麼最後一行阿?」
「我剛剛跟祥武一直在找阿!」
「有了有了!雖沒有主題,但是要以真人真事作為範圍。這甚麼鬼東西阿!還要真人真事!」
「對阿!咦?小雞,你不是寫你的父母親嗎?怎麼會不是真人真事呢?」
「喔。因為,我怕我沒經過我父母的同意我不想把他們的事情完完全全的寫出來阿。」
「吼!你真的有夠儒的耶!寫你的父母又不會怎樣,反正到最後他們問的時候再報備就好了阿。現在是要怎樣,要那個死娘娘腔養你阿。」
「不用啦!我自己打工啦!」
「打工?我看你還是算了吧!我看這樣吧,我直接拿你的小說去出書。如果有賺就讓你抽版稅,如果沒賺那就算我的。你看怎樣?」
「不好吧。太麻煩你了祥武。」
「不會啦!反正你以後的作品都讓我們先看就當作報答吧。」
「吼!原來你們兩個你們兩個早就串通好了喔。」
「嘿嘿!不要這樣說嗎,反正我們是好朋友嗎!有好東西當然要跟好朋友分享一下阿!你該不會忘記你之前寫的那篇文章吧。靠!寫得比影片更有用,一天分三次看保證下面不會軟。」
「一天分三次看?我看你不叫軟糖都有鬼了哩!不要有事沒事就往黃的地方想啦!我看你吼一定是缺乏愛情,所以每天都往那地方想。」
「你這個死娘娘腔不會懂的啦!像你這麼娘的人怎麼可能會想到黃色的事情呢?每次換女朋友換得那麼快,我看你根本不喜歡女生而是喜歡男生吧。」
「我換女朋友是因為我長得帥阿…」
「夠了啦!你們兩個真的吵不完耶!現在應該是煩惱我的事情吧。」
而偏偏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響了,然而馬上被祥武搶走。
「寶貝!誰阿?」
「拿來啦!我的電話耶。」從祥武手中搶回手機然後說到。「喂?請問你是哪位?」
「喂?是我啦!還記得我嗎小公雞?」
「妳是!?」不是吧!她居然有我的電話!我怎麼不記得我有給過她我的電話?阿!該不會是那次她把我的手機拿走的時候吧?「曉琪阿?記得阿!」
「不錯嗎!還記得。那妳今天有沒有空阿?」
「有甚麼事嗎?」
「當然有阿!我在我們之前分開的地方等你喔!十分鐘以後見面,就這樣摟 ,掰掰。」
「喂?喂?不是吧!這麼快就掛我電話,通常不是男生約女生嗎?怎麼會這樣阿?」
「曉琪是誰阿?該不會是上次那個女生吧?」
「吼!娘娘腔真的很八卦耶!小雞不想講就不要隨便問啦!不過那個女生長甚麼樣子阿?好不好看?身材怎樣?」
「長得好不好看,身材好不好關你甚麼事阿?你又吃不到。」
「你就吃得到喔?」
「我又不用!我自己的多得很,謝謝你的關心喔!」
「你們兩個別吵了啦!我要出門了,待會兒走的時候記得幫我鎖門喔。掰!」

[ 本文章最後由 Katliang 於 08-7-30 20:24 編輯 ]
 
四季有趴趴熊就好了
有控來英文版喔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20:29 , Processed in 2.383570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