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奇幻】人魚之海

[複製連結] 檢視: 1758|回覆: 2

傳說在遠古的時代,大地呈現一片混沌…
生活在這片中土中的各種族,無不為了生存而相互競爭著。





血腥、仇恨、戰爭….






伴隨著強風中的砂塵,磨蝕著內心漸漸消失的情感…





溫暖、關懷、愛…





所有殘暴、殺戮、醜惡,腐蝕著脆弱的內心。







但是….

居住在這世界一小角落的種族—人類
卻不全然受到污染…







或許…
這一隅…
將會是僅存於這時代中的一小塊淨土…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回[傳說]








  夏日微薰的海風,
和著令人睡意盎然的陽光,
灑落在這一片晶瑩剔透的海面閃耀出銀色的亮光,
傳說中的這片「人魚之海」中,居住著貌美如天仙般的人魚。



她們的肉雪白如玉,人類吃了將會長生不老;
她們的血香醇甘美,人類飲了將會永保青春。



她們的歌聲美妙動聽,能在天空中化為極光,是為「人魚之樂」;
她們的淚晶瑩透徹,落下即化為與瞳孔顏色相同的水晶珠子,是為「人魚之淚」。



  但是….經過了幾千萬年,沒有人真正見過人魚。
有人說是因為人們的貪婪,而把她們全都趕盡殺絕;
也有人說是因為上天忌妒,而將她們全都化為海上的泡沫。


------------------------------------------------------------------------------------------------------


  一個陽光灑落的漁村,吹送著淡淡鹹味的海風,皎白的沙灘、蔚藍的大海。
不可思議存在這混沌時代的笑聲,有如貝殼所製成的風鈴般隨風散播著。



「小叔!!我出門去囉!!」

站在門外滿臉笑意的少年,用力揮著手向屋內大喊著。


「早點回來喔!!」

坐在屋內閱讀的中年男子,撇著頭向外喊道。


「知道了!!」

褐色短髮的少年一邊興奮的往沙灘跑去,一邊大聲喊著。



屋內閱讀著的中年男子,看著少年興奮的背影漸行漸遠後,再度把目光轉移到原本捧著的那本書上,
一邊翻頁一邊搖搖頭,臉上映著淺淺微笑,喃喃的道



「這孩子…自從狂風驟雨的那一個晚上,還是嬰兒的他漂流到這個漁村後,不知不覺的也長得這麼大了,對於大海的熱愛更是與日俱增,真懷疑他是不是遺失了記憶的人魚呢!!」



少年披著溫暖的陽光,三步併作兩步向海岸邊跑去,臉上堆著滿滿的興奮以及無限滿足的笑容,彷彿像長年囚禁在籠子中的鳥兒剛剛重返蔚藍的天空般喜悅。



他爬上一顆巨大的岩石,張開雙臂,沉醉的享受著陽光對他的溫柔,輕輕的闔上眼,聆聽著海面上自在飛翔的鳥鷗們與他的對話。



海浪恣意的拍打,激起了點點雪白的浪花。



耳邊圍繞著大海的歌聲,帶著暖暖海風,輕輕的拂過他的臉龐。
緩緩的爭開雙眼,滿足的昂首眺望著這一大片閃耀著如寶石般光芒的大海,凝視著眼前的湛藍,凝視著這片人們傳說中的---人魚之海。



從小在漁村長大的他,理所當然的聽過這樣的傳說,不過這裡的村民一個個都只把這個傳說當作哄小孩的故事,唯獨他深信不疑,更希望自己也能化身成一隻人魚,能無拘無束的悠游在這片他最為喜愛的地方。






仆嚓!!




海面上激起了純白色的浪花.點點晶瑩.點點純淨

縱身一躍投入了那湛藍色的懷抱,清涼潔淨的海水,洗滌了他一天的疲憊,更為他帶來無限的欣喜。





突然…





正當他歡欣鼓舞的享受著大海洗禮時,
他發現此時除了海浪的樂音外,卻依稀的聽見遠方傳來了一陣細小的求救聲…





「誰…誰來救救我!我…我動彈不得了!」





他靜了下心,閉上雙眼,試著從波浪的旋律中找尋一個不屬於這樂章裡的驚嘆號。
然後,慢慢的循著聲音,帶著一絲害怕又迫切的心情,一步步的接近那聲音的主人。





「怎…怎麼辦?阿…好痛阿…」




聽著那聲音的他,恍若醉了,那聲音,不只甜美更可能讓人化盡了所有仇恨以及怨念,有如天使歌聲般的悅耳,更有如聖歌般的使人沉澱心靈。

但是…他心中卻依然浮上一層猶豫以及困惑,因為在這個時段,漁村的人因為上午辛勤的撒網後,下午便會待在漁村裡休息,以儲備傍晚收網時所必須消耗的體力。






「嗚~~好…好痛…」






離那聲音越來越近,聲音也就越來越清晰。
不過….她好像很悲傷似的,聲音中隱約聽到一絲啜泣。






「痛…痛….」





他小心翼翼的緩緩步向一顆巨石,他確定,聲音,就是從這後面傳來的。






「…….」






聲音突然一煞那停止了下來。
他停止了猶豫,著急的跑向岩石的後方,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此刻所見的景象!




一位擁有著金黃色流瀑般長髮的妙齡女孩昏厥在這顆巨大岩石的後方,微微皺著細細的柳眉,卻掩蓋不了她稚嫩矯好的臉蛋以及脫俗的氣質,擁有著冰肌玉膚的她,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晶瑩剔透,加上彷彿一擰就會折斷的柳腰,讓他為之驚嘆,這簡直是照物者最完美的作品阿!




但是…他卻從未見過她…





他正在疑惑的當下,發現了件讓他驚訝萬分的事….





「不!!」



他驚訝的叫出聲,同時也睜大著雙眼,此刻,他下意識的退了幾步,
但重心不穩讓他狼狽的跌坐在沙灘上.並且啞口無言的摀著嘴。




他眼前這位昏厥在白色沙灘上的少女,雙腿的部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條長長的金黃色魚尾巴,並且還被漁村內大夥所設置的漁網纏得動彈不得,上頭沾了梅花般斑斑的血跡,相信是她經過激烈掙扎所留下的,剝落了一片片半透明的金黃色魚鱗,看來實在很讓人覺得怵目驚心,不難想像她在掙扎時的痛處。





雖然他難以置信眼前所看的一切事實,但是,總是不能見死不救吧!!
嚥下了一口口水,他帶著所受到的錯愕以及傳說實現的感動,試著理智的靜下心思考著。





此刻,他該如何是好。





他蹲了下身,仔細的端詳著纏繞在她金黃色魚尾上的緻密漁網。
看著昏厥的她,有如一隻原本翩翩飛舞的蝴蝶,一個不小心跌落在陰險蜘蛛所佈下的八卦網中,經過一陣掙扎後,坦然的面對著死亡的降臨。




她越來越脆弱的氣息,足以說明她此刻的無能為力。


他此刻的心情,既擔心卻不知該如何是好。
焦慮又無奈的眼神在沙灘到處游移,心中的落寞油然而生,將目光再次灑落在她的身邊。
他的目光不經意的掃過她身邊不刻意安置的一樣東西,使他定了定神,望向那靜靜躺在她身旁的那個足以拯救她小命的東西,靈機一動!!




「風貝!!」




他連忙拾起這有如手掌般大小的風貝,它邊緣銳利的有如小刀般,足以能料理村民的每一餐,在漁村,這就是他們每天所縫補漁網的切割器,不過,此時它可能是拯救這位海洋天使的一把神聖鋒利的寶劍。



他緊握著風貝,匍伏下身,細心的一劃一割,把緊緊纏繞著魚尾的漁網一一卸下。






「呼~~終於完成了!!」





他坐起身來,輕鬆喘了口氣並且揮去額上斗大的汗珠。
經過了一陣子的努力,原本亂如麻般的漁網,此刻,全化作一絲絲的細縷。



他將她身邊那些漁網的細線挪開,以防止這樣的慘劇再度發生在這無辜的人魚身上。




並且

他細心的將這位剛剛從漁網裡被拯救出來的人魚天使,溫柔的抱了起來,小心的往海岸線走去。





到了海邊的他坐了下來,把她安置在自己的懷中,並且溫柔的捧起身旁清涼且澄淨的海水,一些一些的灑在她的玉膚上,使她快面臨缺水的肌膚,能很快的得到充足的滋潤,以免被溫熱的陽光曬得喘不過氣來。





半晌





懷中的魚兒,鬱鬱的皺了皺柳眉,抿著像似櫻桃色般淡淡粉紅的雙唇。
或許,她是得到了海水的滋潤以及呼喚,緩緩的爭開了雙眼。
深藍色的瞳孔,彷彿像海洋般的深邃、幽靜。




她揉了揉雙眼,慵懶的想用手撐起上半身,令她感到奇怪的是,地面上居然有一個影子替他擋下了那對她極具殺傷力的艷陽。
她疑惑的抬頭一看,讓她為之驚訝的是,此刻她居然在一個人類少年的懷中,而且,那個少年還帶著溫柔的微笑凝視著她。




雖然她萬分的驚訝,但是看來他不像是個壞人,因為,假如他是個壞人,她更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有再次的醒過來的機會。



但陌生使她帶著絲毫的害怕與疑惑心情,娓娓的問




「請…請問…我怎麼會在這??」




那少年綻放著開朗的笑容,有如陽光般燦爛的看著她說道。




「之前我在海邊聽到妳的求救聲,就循著聲音趕了過來,沒想到你已經昏了過去」



少年用食指指向她那金黃色尾巴上依舊存在的斑斑血漬與傷口,還有散落在遠處巨石旁的碎漁網。



「諾!妳看!!那是剛剛我們漁村的人灑下的網,一個不小心纏上你的魚尾巴,一定很痛吧!!??」



她嘟了嘟小嘴,淘氣的說



「本來以為沒有人類在附近,所以我才上來透透氣的,沒想到居然被人給『網』了,真是糊塗!!」


她撐著上半身,試著遊回海中,但是尾巴上的傷口不允許她這麼做。



「阿….」

尾巴上的傷痕傳出陣陣的痛楚,使她一個重心不穩,再度的落入少年的懷中。



「不要勉強!!妳的傷還沒復原,這樣子只會弄疼自己的!!」
少年帶著一絲的責備以及極為關切口吻對著任性的她說道



「但…但是」無奈的她,眼框中打轉著晶瑩的淚水,眼看就快跌落出來了



「我們再想想辦法嘛!!一定有辦法可以讓你快點回去的。」少年堅定的安慰著她



「可是…可是…」



她將稚嫩的小臉埋進掌心,不想讓少年看到她的無助,但是不聽使喚的淚水,卻任性的從指縫中滲出。
晶瑩的淚珠滑落,倏地,成了灑落在皎白沙灘上深藍色的水晶珠子,水晶珠子呼互相碰撞的聲響,彷彿是玻璃製品碎落一般。
聽進耳裡,滿是有如針刺般的抽痛難耐與深深的不忍。



此刻,雖然對於傳說中的「人魚之淚」感到震撼,但是少年依然溫柔的抹去她滿臉的淚水,並且用他那褐色的瞳孔關心的注視著她。

霎時,她雪白的臉蛋也泛出了一片淡淡的紅暈,低下頭,彷彿像即將結婚的新娘。




「對不起,我剛剛是不是嚇著妳了?!我不應該這麼大聲對你說話的…」
少年愧著面容用著最溫柔的呵護道歉著



聞言,少年懷中的她連忙跪起身搖著手激動的解釋道



「不!….不是的…只是我著急著回去,當下無助的我慌了、亂了,我…啊..」
她再度狼狽的跌趴在純白的沙灘上,純白的沙灘因為她的傷還未收口,而留下點點紅梅,這景象任誰看了都會感到餘心不忍。
她努力的用手肘稱起上半身,嘗試著不要讓自己看來這麼狼狽的可憐,但是沙子卻讓她細緻如雪的肌膚弄得好不舒服。




少年趕忙用雙手捧著冰涼的海水,輕輕的灑在她金黃色卻傷口滿佈的魚尾巴上,讓她故鄉的海水滋潤她的冰肌,使她的疼痛能舒緩一些。




「謝謝你….」
她滿懷感激的道謝著,同時也疑惑著姊姊們每天對她的耳提面命

「人類呀!都很恐怖的!他們想要殺光我們、吃掉我們!」

「人類很陰險!他們會表面裝的很和善其實內心都不竟然是好人!」

「人類的貪婪足以毀掉我們所居住的這片海洋!」

「要小心喔!看到人類記得要快點逃跑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但此時出現在她面前的這個人類,看不到恐怖、陰險和貪婪。透過她湛藍的雙眼,她看到的只有關愛和溫柔,跟姊姊們說的完全不一樣呀!



少年此時注意到她微微的低著頭,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也同樣感到疑惑的凝視著她那湛藍的雙眼,卻不知道此刻的她內心可是在天人交戰的迷惘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6   檢視全部評分
kirakasim    發表於 08-7-30 12:29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仙刃    發表於 08-7-30 00:22 聲望 + 4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第二回[癡迷]






  少年看到這美麗的魚兒痴痴的凝望著遠方,

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態,也亂了心神、迷了意識,

竟是呆呆的望著她那姣好的面容,望得出神、望的癡迷,

魂都不知道飛哪去了。




兩人的思緒慢慢的飄向無窮盡的遠方,

就這麼各懷思緒的讓時間從他們身邊流逝。



外表看似平靜,心底卻有的盡是波濤洶湧;

雖身處於咫尺之間,思緒卻好似不會交會的平行線般,

無止境的向著各自的遠方奔馳著。




少年不禁輕輕闔上雙眼,

細細的嗅著那美麗魚兒身上那股來自深淵的幽香,

那可是比世俗上最頂級的胭脂水粉過之而無不及的呀!

在轉頭細細凝視那華麗卻不流於造做的金黃魚尾巴。

金黃色半透明的魚鱗,映著向晚的彩霞,是如此虛幻而不真實呢!

目光漸漸往上游移,瞧那雪白而細緻的肌膚,

吹彈可破、白裡透紅,似乎輕輕一擰就能出水似的。

再看看那及腰的金黃色秀髮,有如碎波浪般的大捲髮流,活潑、韻律,

乖巧的有如被褥披在那白皙的美背上,那樣的浪漫、高雅。

再瞧瞧那碧藍色的雙眼,幽靜卻不失神韻;

天真卻不失智慧,有如汪洋的碧海般深遂、自然,

這簡直是上帝所創的生物中,最富美譽的極品了!





「哎呀!我是怎麼著!?」少年內心深處喊著

自己從來沒有這種悸動,自己竟然對著純潔無瑕的她…..



他敲敲自己的腦袋瓜子,心想著

「糊塗!糊塗阿!怎麼能乘人之危呢!未免也太小人了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9:23 , Processed in 3.062115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