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榮耀之勳I:突出地獄 三、第七軍

[複製連結] 檢視: 1216|回覆: 3

背景

在1945年,我在風寒中獨自一人行走,我知道這是一切的開端,也是歐洲戰爭結束的開始,我想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完成我更該去執行的任務,一生中或許我只能有一個家,那是在軍營中而不是在家庭中,對於我來說……
到歐洲,只是完成我人生中最後的遺願吧?
第2師有不少我的家人,雖然沒有血緣關係可我們就跟家人一樣,其實應該說是兄弟,不過至今我仍然只希望戰場上的不是他們而是我,或許我是那種自以為是的尋死客吧?至少我永遠預料不到我能夠殺多少的人,然後死去。

貝漢斯.多爾所–是個人緣很好的年輕人,容易對不幸表現出哀傷。
多葉.奈娜絲–不為人知的女兵,因為個人體質和行事個性而少被懷疑,只是偶爾會零星的露出女性本性。
漢斯.爾摩德–行事被屬為第二空降師第三部隊的精神風範,有計畫、理性、精準、大膽。
馬斯丁.艾嵐柏德.辛瑞德–紐約人,個性十分的特殊,冷漠旦行事大膽,和漢斯.爾摩德並肩之交。
提克.羅伯斯–行事、個信嚴謹,相當小心謹慎的人,是防線指揮人員,負責回報意外狀況及前線戰鬥的部署。

「以貝漢斯.多爾所為主要第一人稱觀點主角。」以上僅主要人物。


--以下是目前發現的劇情錯誤--

因為劇情方面決定走大致符合現實,內容方面正在作修改以更符合歷史。

目前知道的劇情錯誤:「亞爾丁在26日時天氣轉好,空軍開始提供火力支援;劇情則是戰爭開始沒多久,空軍就開始支援了。」(聯合行動玩太多了……)

目前知道的劇情錯誤:「突出部方面,是第九裝甲師、第二師、第九九師、第二八師聯合防守德軍鉗式圍陣。劇情方面缺少了第七師,德軍部隊以直接通過不肅清。」{沒好好閱讀維基,雖然最早寫的時候有。}

目前知道的劇情錯誤:「越戰將延遲到第五代,因為決定再加入韓戰劇情,太平洋戰役方面因為時間點重疊捨棄。」(總不能主角分身嘛!這是第一人稱小說呢。)

目前知道的劇情錯誤:「戰鬥方面決定作第三次的內容增加,會比最初版本多出更多劇情。」(畢竟主體是軍事小說。)

目前知道的劇情錯誤:「感情方面元素加重,這項更改將在第三次修改中執行。」(軍武娘萬歲。)

嗯,還真多啊……我希望各位能看到更好的小說,其實個人更希望這個作品能夠出書。

努力是必要的!

[ 本文章最後由 迷失路途 於 08-7-20 11:42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榮耀之勳:突出地獄

寂靜亞爾丁

今天,我又看到了那些染紅的臉龐,那充滿著恐懼,並且和敵人倒在一起,血染著一片厚重的雪花,將那些不在活動的軀體埋沒。

十二月的冬天……這顯然不是個好季節。

「呼……」我爬出壕坑,高望夜空並往前方走,我在想我為什麼會在這裡,身為必須參與戰鬥的一名士官,我現在應該在前往巴斯通的路上。

嘆了口氣,也罷……一天多場的戰鬥已經讓我有點累,或許真的應該在阿登這裡休息一下才是。

德國佬──應該不會過來吧?

幾乎要走到防線邊緣,我跳入一個散兵坑裡頭。

「貝漢斯,你怎麼還不睡啊?」多葉.奈娜絲說著,我只是對她笑一下來回應她表露的疑惑,雖然她表面上和大部分士兵一樣,帶著鋼盔穿著正規軍裝,可她就是清秀了些,而且她是個女兵,在部隊中叫多葉.安德斯。

我回答「沒什麼,夜裡睡不著一直坐著可能會得戰壕腳,不如走一走。」

「笨蛋……你不怕被德國人看到嗎?」多葉手指推著我額頭,一副氣衝衝的樣子,倒是還蠻可愛的,只差沒放下掩埋在頭盔裡的秀髮。

「我說多葉,妳真的認為德國佬會打過來?」

多葉點了頭,我不禁笑她說她笨,畢竟任何情報都指出阿登這個地方是很安靜的。

「也有可能是德國人的計畫啊……你不覺得他們的通訊太過頻繁了嗎?」

「妳想太多啦!」我笑。人說胸大無腦,那麼想太多的是不是胸部小啊?想到這裡,我不禁瞄了一下多葉的胸部……

才瞄一眼,她好像就注意到了--

「你在看哪裡啊?」嗯--看來真的不怎麼大,難怪能混進軍隊裡……

「沒什麼,只是稍微看了一下。」才這麼說,她臉紅的更像一顆蘋果,只差沒有水燒開的水蒸氣和聲音,最後卻別過身子去。

「唉呀唉呀──鬧變扭了?」
「還不是你害的。」

顧作不在意,我看著滿天心抖說道「我睏了,等早上再回去囉。」說完,瞇起了眼睛。

多葉把她的M1格蘭擺在中間當作分隔線,別過身睡了。

守望萊茵來信

等到睜開雙眼的時候,天已經亮了。

一早,我回到了壕坑那,只見漢斯中士站在那裡正在點人。

漢斯.諾摩德似乎和101空降師的貝克中士同期,還曾經屬於同樣部隊,但因為第二空降師的人員需求轉而編入。

「多羅所,你跑去哪了?」漢斯中士的語調雖然平凡卻讓我感到有一點壓力,他嚴肅的時候語氣非常可怕。

站直之後作出一貫的動作,我挺著胸膛回答「報告中士,我在前線壕溝協助多葉下士監視!」

「他?好吧……不過那裡沒什麼需要注意的。現在跟我上吉普車,我們要去外頭巡。」漢斯中士說完,便往不遠處的吉普車走去,那吉普車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開始發動了……反正不是剛剛發動的,這天氣冷的油料會凍結。

「我比較認為你是去找德國佬聊天,貝漢斯。」一旁手拿卡賓的臭小子是一兵的馬洛,他總愛開些無聊的小玩笑,特別是針對我。

不想多理他,坐上了由馬斯丁中士的吉普車,兩台都塞滿四個人的吉普車組成的偵查團就這麼出擊去了。

車途上安靜的很,我們要開個兩公里到德國邊境,這一路上如果都這樣我想我會瘋掉吧。

馬斯丁.艾嵐柏德.辛瑞德,他是個紐約人,據說是和漢斯一起入伍,而且被編在同樣的團隊,兩個傢伙幾乎是生死之交。

「話說我還沒吃早餐耶。」我開口道。

「我們都還沒。」馬斯丁中士很輕易的就回應了我的話,結束這個話題,的確,其他人也是飢餓的樣子。

過了幾分鐘,吉普車穿越叢林,在一處較為空曠的雪地上停下。

「好了,我們要在這附近尋找前一個巡邏隊的人員,他們失蹤了。」漢斯中士說著,我只是認真的聽,不過也稍稍注意周圍的動靜。

「注意!整個行動保持靜默,假如你聽到德語,不要開火,不要探頭,只要聽聽他們在聊什麼;假如你聽到美語,注意一下他們是不是我們的同伴!」

附近都是高聳的耐寒樹木和草叢,看來能作為不錯的掩護。

「現在,所有人行動開始,我們在兩個小時後於此集合!」

大家似乎都明白這次行動的重要性,不論是能救回美軍還是知悉德軍的事情,或多或少對美軍都會是好事,嗯……假如運氣好,可能還能取得德軍的一些秘密行動情報。

大伙分成兩人一組行動,而我跟著馬斯丁中士,隨著深入叢林,他似乎緊張了。不,應該說他更加的冷漠才對,畢竟已經下了靜默令。

突然之間,馬斯丁中士停下腳步,蹲在草叢中。我迅速以低姿勢移動到他身旁。

只見他對前方的長木堆那指了指,仔細一看那裡有幾個鋼盔顯露出來,以灰色鋼盔判斷可能是德軍。

拍拍馬斯丁中士的肩膀,我建議他移動到可以看清對方的視野中。

馬斯丁中士開始往那移動,似乎是同意我說的話。

「我覺得不太那需要擔心。」其中一個的德軍說著,他們在這裡幹麻?

一名德軍將手中的K98扛在肩膀上,抽著菸回答「嗯,我想美軍沒有那麼聰明,沒問題。」

「拜託,我們都打電話,無線電可沒有在用的,有什麼好擔心的?」
「是啊!不過天氣還真冷。」
「最好凍死美軍!」

突然,遠處走出了一個上尉,如果依裝扮來判斷,那的確是個德國軍官。

「你們,該走了!」他對著那幾名德兵大吼,我和馬斯丁中士則是向後退了幾步,我們都明白,那些軍官比一般人變態許多,要是被發現對整個偵查也會造成妨礙。

其實我並沒有那麼善良,只是我還想要我的命呢。

德兵離開後,軍官掃視周圍,目光卻停留在我們這裡。那老鷹般的眼睛讓我感到恐懼,只希望他用槍不會像老鷹一樣。

馬斯丁中士緊張的幾乎沒什麼呼吸聲,我更是緊握著鎗。

那名軍官往這裡走來,馬斯丁中士似乎準備好放倒他了。

「堪羅德上尉!」遠方傳來德兵的呼喊,他回過頭離去,幸好。

鬆了口氣之後,我們繼續在叢林中穿梭。

一直到靠近了附近的一間房子,馬斯丁中士才停下來。

「你認為他們剛剛談的是什麼事情?」

我想了一下才回答「巴斯通吧?」

「我不這麼認為。」馬斯丁中士似乎考慮到什麼,接著卻打斷話題的走上屋子,敲了敲門。

裡頭久久沒傳來聲音,馬斯丁中士於是打開了門,裡頭已然是一片廢墟。

「看來德國人不久之前離開過。」

我同意「在我看來也是這樣。」

裡頭漆黑,但是血味十足,爐火還在,顯然不久前還活動著。

當我看到床上的嬌小裸軀,不禁皺起眉頭,掉落在地上的洋娃娃表示了這一切……德國人殺了他們。

「看來德國人真的變態至極。」馬斯丁中士邊說邊把一塊被砸破的相框丟入了火堆中,我知道他的意思,他要他們忘卻這悲傷。

「我們離開吧。」馬斯丁中士說完之後,我不同意的搖搖頭,說道「我們可以把他們埋葬起來。」

「貝漢斯,我懂你的意思,但是我們不可能帶著幾具屍體離開。」馬斯丁說的沒錯,不過我真的不太忍心。

「埋在屋外吧?」我建議道。

馬斯丁想了一會之後,同意了。

我們把房屋裡的三具老幼屍軀埋在屋側,並且在上頭堆石以作為表示。

離開的時候,我仍就把那染了血的洋娃娃放進自己的口袋中,而我們準備回到吉普車附近待命。

「誰?」

我才走出來,就聽到馬斯丁中士的聲音對著叢林那邊呼了一聲,我往那看去,那顯然不是個灰色的德國佬,在廣大樹木中間有一個綠色的身影。

「是班德嗎?」我自然而然的推斷,而從那裡跑過來的人正是班德,班德.哈洛德,那傢伙頭盔上白色的心是他的獨門標誌。因為我站在屋子走廊,比馬斯丁中士的位子可以看到更清楚。

「馬斯丁中士?太好了!」只見班德喘著氣,邊彎著腰邊說「我看到了非常多的德佬,還有坦克,這不像是反擊!」

「確定?可是情報上應該不是。」我不解思索,同時走了上去。

「我想是這樣,我們先撤退回集合點吧。」馬斯丁中士說道,接著就往回跑,我只能跟著,不過跑在班德旁邊,我看他只有一個人,不禁問「你的同伴呢?」

「……」結果他沒回答我,這代表什麼意思?我記得……班德和偌爾斯一起行動的吧?

不太明白狀況,但是現在也只能先回防線在說。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拉出火雪

「美軍─────」

我咬牙飲恨,他們發現了!

「我們快離開這裡!」班瑞提到,這個時候鎗響在他耳旁的樹木發出,這使他嗚著耳朵離開了那裡。

我舉起槍,想要幹掉那個該死的德軍,然而馬斯丁卻用手勾住我的手,把我拉離。

「快跑!快跑!」馬斯丁高呼命令。

班瑞跟在後頭,他的頭盔掉了。

我瞪了那些該死的德軍一眼,知道現在的狀況只有盡速離開這裡,於是飛奔跑起。

咻聲傳來,一旁的枯枝樹木緊接著噴出木屑。

馬斯丁和班瑞躲到了倒塌的樹木後,然而我沒辦法馬上衝過去,只能先將距他幾尺的大樹當作掩護。

「掩護我!」
「開火!」

槍聲大作,突然間我感到耳鳴,往後一看才發現雪花近距離飛濺,看來是手榴彈惹的禍。

「快過來!」如幻影般的聲音傳來,班瑞揮著手,我只能勉強咬牙站穩。

腦袋就像要爆炸一樣!

「快!」這時我才能好好思考,於是狂奔而去,沒想到一台裝甲運兵車正在開過來。

「撤退!」馬斯丁下令,在回頭交火中我也跟著離開這裡。

幾乎到處都是德軍,他們分出了數人在叢林裡追逐我們。

「砰!」煙花在我一旁的枯木噴出,我趕緊閃開,回頭往後開了幾鎗,幸運放倒了一名德軍,打到他的腳。

「砰!」又是一鎗,不對,是數鎗,他們全部都向我這開火。

「嗚!」這時在前頭的班瑞絆到樹枝跌倒,我衝上前去趕緊把他拉起。

「我來掩護,你們快走!」馬斯丁折回來開火。

這怎麼可能?

「不走大家都不走,別忘了你的身份,中士。」我放倒兩個德軍後對他笑到,其他的德軍停下來,他們以為我們要在此決勝負。

「我們離開吧!」科瑞站在不遠處喊道,我們於是掩護撤離。

穿越了幾些叢林,又是五個德軍擋在前頭,不過他們沒有看到我和馬斯丁,馬斯丁決定接近交火,放倒他們。

「手榴彈。」馬斯丁說道,我扯下衣服上的一顆,遞給他。

只見到他抓著插銷,看了好一會迅速拉拔,握在手裡一兩秒後丟出去。

「開火!」我迅速放完剛才沒有射完的子彈,M1格蘭「康」了一聲彈出彈夾。

「砰砰!」德軍開始回擊,不過他們處在沒有掩護的地方,因此分散想要散開。

馬斯丁見到一個想要衝離的德軍,迅速追擊放倒。

班瑞和科瑞這時也擊倒了兩個把樹木當掩護的傢伙。

「肅清!我們離開這!」馬斯丁中士大呼,我往回看了一眼,德軍看來沒有追擊的意思,不過有可能會跟上來,我來墊底好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七軍

漢斯中士的人馬似乎也察覺狀況,我們幾乎同時到達集合點,簡單的分享一下訊息之後我們程上吉普車馬上就離開這裡,德國佬沒有察覺我們的吉普車,因此路上還算平順……

「咻--」
「什麼聲音?」班瑞抬起頭往天空看去。

天空上彷彿飛下了什麼東西。

「砰--」雪花噴飛,我低下頭來,一發砲彈正好落在我們車旁。

「迫擊砲攻擊!」
「加速、加速!」

「這已經是最快的速度了!」面對這種狀況,馬斯丁將馬力加到最大。

又是一發落在旁邊,馬斯丁轉彎繞過。

假如被偵查到,他們只需要從側翼叢林衝出來,我們就死成一片了。

我也很清楚,我們現在處在德國佬的後頭。

似乎是怕德國佬搶先到達前線,提克和馬斯丁都開的很快,正常來說已經超速了。

吉普車停靠在隱密之處後,我們趕緊下車。

「提克上尉!」漢斯下車之後就往一名身穿著紅土色軍服的軍官走去,那想必就是提克.羅伯斯上尉,我曾經聽說過,提克是個個性嚴肅,行事謹慎且不好相處的人,對於其他人的信賴度不高。

「報告長官,德軍部隊似乎要進行進攻,我們正遭遇了大量的德軍士兵!」

前線同時傳來了「這是前線,我們正遭受到迫擊砲的攻擊!」

「確定?」提克上尉確認之後又和漢斯中士說了些話,最後坐上吉普車離開了這裡。

「……」我思考了一會,難道德國人之前的訊息都是唬人的?守望萊茵這個計畫根本不存在吧?

馬斯丁中士這時卻打斷我的心思,說道「我們馬上去支援前線,貝漢斯,你也一起過來!」同時,他指著我勾指點名。

跟著部分正在訓練中的106步兵還有馬斯丁中士,我們迅速往最前防線移動,周圍已經開始砲擊,看來德國人這次是要做個決定了。

可是沒想到他們居然是攻擊這裡,雖然這裡有我所屬的第二步兵師,可也是傷痕累累,也別提99師和106師,這兩個可說是完全的後備人員,耐不了一下子這麼強的攻勢。

漸漸的,除了迫擊炮的襲擊外,四處都是傷兵。

「砰--」一發迫擊砲打在了上頭,我被震的跌倒在地,頭昏腦脹,馬斯丁馬上拉起我。

我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多葉的散兵坑,那裡算是最重要的一個點。

看到了那身影之後,我馬上衝過去。

多葉蹲了下來,隨即問「你們去哪了?」

「巡邏,這次妳賭對了。不過小心點,德國佬要來了!」說完之後,舉起鎗我隨機性的還擊,附近已經被架起好幾架機鎗在進行火力壓制,人也不斷從對面的叢林湧出。

「所有人準備!德軍要來了!把武器準備好,想睡的給我醒過來!」漢斯大吼著,他顯然也清楚局勢,德軍要來了。

頓時寧靜一片,只有不時打來的迫擊砲,那是區域掃蕩,卻是沒有目標的拋射,顯然這樣的天氣也影響了德國佬。

「準備--」

我隱約可以看到前面有人影正在過來,就好像鬼一樣。

「開火---」「火力壓制--」「開火、開火!」

槍聲大作,我跟著開始射擊,雖然M1格蘭是半自動,但是壞處就是不斷射擊就十分不精準。

「精準射擊!」

這個時候我終於能看到德國佬,他們如排山倒海一樣從森林裡衝出來。

他們開始一直不斷的還擊。

「砰!」迫擊砲就在我眼前爆炸開來,這麼近距離導致聲音使我耳鳴。

「啊--嗚哇--」到處都有哀嚎聲,我回頭看著。

一個大兵正拉著另一名腳被碎片刺傷的士兵後退,這個時候一個爆炸,我蹲下來,樹木掉下來,砸重了那名大兵。

「醫護兵----」

後方忽然傳來一個聲音呼喊道「掩護中士!」

我看了一眼,馬斯丁中士,他正扛著機鎗衝過來。

「真是來的正好!」我說完從一旁抓起不知道什麼時候擺在那的湯普生,馬上就替他進行掃射壓制,那些德國佬暫時沒有攻擊,這時馬斯丁中士跳近來,接著就開始設置M1919A4白朗寧輕機鎗。

「子彈在這!」一名士兵好心的過來把機槍箱放進來之後迅速離開,顯然大家都明白馬斯丁中士架設這機鎗有多麼重要。

「啪!」一個不大的聲響傳入我耳旁,回頭一看,那名士兵倒下了。

「該死,這真是地獄!」馬斯丁不禁這麼說,我趕忙把那名士兵拉入壕坑。

「我沒感覺了。」他的腳被打重一鎗,這算幸運了。

我隨即安慰「你沒事,醫護兵很快會過來。」接著站起身子對後頭正在替大兵包紮的醫護兵呼喊到「醫護兵,過來,這裡有人腳被擊中了!」

「什麼?」那名醫護兵手忙腳亂,搞的頭盔都要掉下來,趕忙推回去。

「有人腳被擊中!」
「等一下,我的東西不夠了長官,我會叫其他的人過來!」

我轉回,咒罵一聲「狗娘養的官。」

看著馬斯丁忙的把東西弄上去,我想他需要趕快裝好。意識到這一點,我馬上協助他把彈夾放上,最後對那些德國佬放光彈夾,抽空問道「準備好了嗎?」

「好了!機鎗準備完畢!」

「進行火力壓制。」多葉一邊替M1格蘭裝上新的彈夾,一邊說。我才發現我剛才完全沒注意到格蘭步槍熟悉的空彈夾彈跳聲,四處而來的槍聲交雜的讓我耳朵有點難受。

這時開出來一台武裝運兵車,我沒像之前對付步兵那樣猛射,而是間段的蹲了下來,上頭的MG42足以致命,尤其在這種近距離狀況下。

「打掉他!」多葉幾乎是用吼,不過這種情況也讓馬斯丁中士有些吃力,他不能太大膽的掃射,德國佬的機鎗還裝上了一片鋼板護甲,然而我們只有散兵坑。

「去死吧!狗娘養的混--」一名應該是99師的新兵手拿了個卡賓槍往那就是亂打,沒想到這居然讓那機鎗停了下來,不過機鎗也掃中了他的腿。

「幹的不錯!你一定活的下來,大兵。」漢斯中士一邊把他拉回後面的散兵坑,一邊鼓勵。

隨著時間敵人越來越多,我的彈藥也越來越少,雖然狀況一樣激烈,可是我們彷彿要被壓過去,好幾輛武裝運兵車都擋在前面,原本丘陵的優勢這時變的不怎麼有用。

不過隨著情勢,我也不得不融入,馬斯丁中士壓制了那些德軍。

敵人大量衝了出來,而我們盡量牽制住他們。

「撤退!」德語發出,我看到他們往後跑,看來是要逃了。

「幹的好!」「耶,死娘砲,滾吧!」「該死的渾蛋!」

每個人的用各樣的方式高吼歡呼,我也想這麼喊。

還沒有個喘息,一個人就打斷了。

「我們到北邊去支援!」漢斯中士馬上就開始招集人手,我自然而然會衝上去,反正不自願他也一定會叫我。

馬斯丁留在散兵坑,我想大部分人都認為德國佬還會過來,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包刮我有五個人跟著漢斯爬上山丘。

馬上爬上山丘,由於機鎗人手不足其中一人便自願的幫忙,因此整個剩下五個人,我們穿越中間森林,花了四五個小時的時間,一直到到達另一個防線。

「砰!」一個砲擊讓我們所有人停下腳步,那是一台坦克,不過不是往我們這裡。

漢斯中士做出了「停下」的指令,因此我們所有人都躲在樹叢旁。

「這裡快被突破了……我們的動作要快一點!」多葉說道,漢斯一個下令我們馬上移動過去,這裡106的防線防守幾乎稱的上是鬆散。

「我想我們之前所碰到的並不是真正的主力。」班瑞說道,他的話我也同意,因為在那我們沒有碰到任何裝甲兵團,交火的大多也不是SS擲彈兵團或者空降獵兵。準確來說,我們碰到的不過是一群普通步兵甚至是後備民兵。

顯然這一杖還有著打。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4:50 , Processed in 2.113078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