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奇幻】諸葛

[複製連結] 檢視: 1298|回覆: 2

第一回:我是諸葛亮!?



  丞相祠堂何處尋,綿官城外柏森森。映階碧草自春色,隔葉黃鸝空好音。三顧頻煩天下計,兩朝開濟老臣心。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品誠」輕唸著唐代詩人“杜甫”詩集中的“蜀相”,「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看著最後這二句,品誠心中不知為何湧起了一陣悲傷。只見他的經紀人「明泉」走進了化妝室。明泉手放在品誠肩上問道「我的大明星,你準備好了嗎?要準備開鏡了。」

品誠是個演藝人員,原本他踏入這一行只是想做個創作型歌手,演唱自己創作和本身想表達的歌曲。但可能是這個生活圈裡流行著「歌而優則演」這樣制式的文化,使得他也不得不隨俗的接演拍戲,而漸漸的變成了戲子。明泉看著品誠手中拿著的書,好奇的翻了一下。說
「喲!杜甫詩集選耶!品誠,你真是我見過最有內涵的大明星耶!」
「少來了!明泉,我看書不是為了裝做很有內涵,而是自己的興趣。」
「還有!我並不是大明星。」
「你少客套了,誰不知道品誠你推出的單曲、接拍的電影都大紅大紫的。」
「現在外面的老闆個個都說,你就是票房的保證。」
「是阿!是阿!等過几年我人老珠黃了就變票房的毒藥了。」
明泉聽了一臉正經的說
「放心!不會的,大不了到時我再幫你拍一系列的猛男寫真集來挽回你的聲勢。」
品誠聽了大笑
「你總有得說,對了!等等拍完有節目嗎?」
「嗯!當然有阿,難得來一次大陸“西安”取景,怎麼可以不去“陝西綿縣”那裡看看呢?」
「綿縣?那裡有什麼?」
「等等你就知道了。」
明泉故作神秘的說著。

  品誠好不容易,完成了導演所要求的几個鏡頭和分鏡動作。或許是因為品誠是當紅小生,所以導演和他討論劇本時總是客客氣氣的。有時看著几位小演員,被導演呼來喝去。心裡也不禁感嘆當年自己也還是小演員時的相同處境,所以他和演員後輩們相處極為融洽,也常常分享自己的心得給這些後輩,可以說是個沒架子的大明星。

  明泉開車載著品誠來到“陝西綿縣”,品誠坐在保姆車後座,看著一列列像巨塔豎立的工廠,實在搞不懂明泉在想些什麼。明泉跟了自己這麼多年,怎麼會不了解自己非常討厭這類的建築物?難道是公司和工廠的老闆又談了生意?不久,明泉開過了林立的工廠區。開到了山路,過了几個山頭後,突然出現一間老舊的祠廟。明泉在祠廟門口停了車,催促著品誠下車。當品誠問明泉
「這是什麼廟阿?值得我們開了二個多鐘頭的車來祭拜?」
「急什麼!你進去就知道了。」

  品誠不情願的下了車,走進了廟裡。乍眼看到了擺在廟前的“出師表”,這裡原來是孔明廟。品誠的心裡想,孔明廟也不是很稀奇的廟宇,在台灣也是有几處,為什麼這裡值得明泉千里沼沼的指定一定要來呢?只見明泉說
「你一定很好奇,為什麼我會找你來這裡吧。」
「唔」品誠沒好氣的回答。
「聽了可別嚇壞了,你不是最欣賞諸葛孔明嗎?」
「嗯?這跟一定要來這裡有什麼關係?」
「這裡是,全大陸………呃!應該說是全中國人所蓋的第一間孔明廟。」
品誠聽到,雙眼頓時發亮。問明泉說
「你是說,是蜀後主劉禪被諌臣所逼,不得已之下才親令下旨所建的第一座孔明廟?」
「沒錯!」
品誠聽了掩飾不了內心的喜悅,大聲歡呼了起來。他的歡呼使得一般來祭拜的人都不禁好奇的看著他。
「那我得誠心誠意的先上柱清香,再來好好的瀏覽一番。」
「還誠心誠意咧!平常戲組裡開鏡和殺青不都一樣要上香?上香還有分誠心誠意的哦?」明泉不解的問。
「哎!你不懂,平常那些都敷衍了事隨便燒一燒就算了。這次可不一樣,這次可是拜我的偶像呢!」
明泉苦笑的搖了搖頭。
品誠拿著三柱清香眼睛盯著那頭載綸巾手持羽扇的神像,神像人物清懼的樣貌讓品誠愈看愈是感到親切和熟悉。突然之間,品誠的耳畔突然響起

三顧頻煩天下計,兩朝開濟老臣心。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一陣昏眩,品誠不知人事的昏死了過去,一旁的明泉及時扶住了正欲倒地的品誠,嚇的明泉緊張的大叫
「品誠!品誠!你怎麼了?」


  品誠的意識開始變的模糊,感覺到有人在叫他。(是明泉嗎?似乎不像。)品誠感覺到聲音的主人是個女子,他勉力睜開了眼皮。
「孔明!孔明!」
聲音的主人彷彿賦予了這句話感情似的,品誠從未感到有人如此真誠的呼喚過自己。當品誠張開了眼睛,映入眼前的是一位清麗脫俗的白髮古裝女子,她秀麗的面孔足以讓曾和許多女明星拍過戲對過面的品誠亦感到驚為天人!此時,品誠心裡卻想,(孔明?她怎麼會叫我孔明?)只見白髮女子趨近了躺在榻上的品誠。問道:
「孔明!成功了嗎?」
(成功?成功了什麼?為什麼會叫我孔明?)
當品誠想開口詢問那白髮古裝美女時,又是一陣天昏地暗,品誠感到自己的意識真在逐漸消失,自己好像陷入了一個沒有底的黑異空間裡,身子不斷的在下沉,在即將昏死過去前,品誠彷佛聽到了那白髮古裝美女說
「又失敗了嗎?」
(失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 本文章最後由 水藍coffee 於 08-7-17 21:25 編輯 ]
 
不太習慣的界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二回 太平清領經




  品誠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居然人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而明泉著急的守在一旁。明泉問:
「品誠,你怎麼了?怎麼突然之間暈倒了呢?」
(原來只是一場夢嗎?)品誠這樣的問自己。
「不!沒什麼,可能是我太累了。」
「真是嚇死我!剛剛醫生也說檢查不出原因。幸好你沒事,否則我可就成為了千古罪人了。」
明泉接著又說:
「的確這陣子拍戲拍的實在是太久了,幸好這几幕也快接近殺青了。等我們回到台灣再好好的放鬆一下吧。」
品誠若有所思的說:
「我剛剛昏迷的時候………做了一場夢。」
「夢?」
「嗯!我夢到………我是孔明。」
「孔明?你是說諸葛孔明?我的天阿!品誠,你別說這種會讓我擔心的話好嗎?」明泉的臉上露出擔心的神情。
「我真不該沒事帶你去那間廟的!」
品誠不願看到明泉太過自責馬上說:
「算了!沒什麼,我們回去吧。」

  回到了劇組,明泉和品誠裝做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品誠心裡一直在回想著他昏迷時所夢見的情境,不禁嘆了一口氣,(這真的是夢嗎?好真實的一場夢。)到了晚上要睡覺時,品誠還在回味著那位白髮古裝美女的神韻,想了一會兒。才發現自己怎麼會做出這傻事,居然會去想一位現實裡不存在的女人。這種事講出去會被人笑話的吧?想到這裡品誠不禁搖了搖頭。
「睡吧!明天還要上工的呢!」

品誠自言自語的說著,不久就進入了夢鄉………………………。

「孔明………孔明………你醒過來了嗎?」
好熟悉的聲音,品誠翻了個身。對這聲音不以為意的打算繼續沉睡。
「孔明………………………」
(唔?孔明?)
品誠突然間想起那位白髮女子,這把聲音的主人彷彿是她似的。品誠打開了雙眼,看到的果然是那位有著白色長髮的古裝美女。一剎那間,品誠呆住了!(這!我怎麼又回到了這裡?)正當品誠還在想這個問題時,只見那女子抱住了自己。
「謝天謝地,孔明你終於醒了。」說完雙頰便緩緩流下淚來。
品誠連忙推開那女子說
「小姐!不好意思,妳認錯人了。我不是孔明!」
只見那女子眼中含淚嬌嗔的說
「不來了,好端端的你又想騙人家。」
此時的品誠急的想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皮夾裡的身份證來向眼前的小姐表明自己的身份,伸手一摸居然沒有口袋。品誠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穿著,居然是連身的長袍古裝。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我什麼時候也穿上古裝了?)
(唔!沒事的,這應該只是一場夢,應該是我平時書看多了,才會做這種怪夢。)
(可是夢會有接續性嗎?)

品誠看著眼前的女子,心裡想著(反正這一切都只是夢罷了,跟她聊聊天打發一下時間也好。)便開口說:
「唔!唔!好吧,小姐!我承認我是孔明了,請問妳是?」
「我是綬兒」
(唔!受兒?綬兒?壽兒?)
「呃!那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一直昏迷在床上呢?」
只見綬兒生氣的說:
「都怪龐先生不好。」
(龐先生!?龐德?007?)
「龐先生?」
「孔明,你怎麼了?怎麼連龐統先生都忘記了呢?」
「龐統?妳說的是龐士元?」
品誠驚訝的想(龐統不就是鳳雛嗎?幹的好!我的夢裡連鳳雛都出來了。)
只見綬兒繼續說:
「你忘了龐先生帶了一本書來,結果你照著那本書施法,後來便一直不省人事了。」
(書?鳳雛在我夢裡拿了本書給我?是什麼書?PLAY BOY?還是八掛雜誌?)
「書?什麼書?」
「看來你真的什麼都忘了,喏!就床榻上那本唄。」
綬兒說完用她那玉葱般的指頭指向品誠身後,品誠轉頭一看,看見書的封皮寫著「太平清領經」五個字的古籇。
(太平清領經!這名字好熟,咦!)品誠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說:
「這書不是應該在黃巾賊的首領張角那裡嗎?龐先生怎麼拿過來的?」
「張角?」綬兒若有所思的說
「張大人早就伏誅了。」
(張角死了?唔!那照這樣看來,在我的夢裡應該是錯過了黃巾之亂了。)
(那我又是為了什麼需要太平清領經?施法?夢裡的我會法術?)
  一連串的謎搞的品誠理不出個頭緒。當品誠還想繼續追問下去時,綬兒用手扶著品誠的身子,將他扶回到床榻上。
「看你說話說的語無倫次的,我想你實在是太累了!先別顧著說話了。先休息一下吧。」
(真是的,在現實裡明泉要我多休息。想不到在夢裡,妳也要我多休息。難道我這陣子真的累到需要人一直提醒我休息嗎?)
「可是!我不是才剛醒?怎麼睡的著呢?」
品誠不服氣的回答,只見綬兒淺笑了一下說:
「我用安神咒幫你吧。」

  說完,綬兒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嘴裡輕喃著不知名的言語,接著右手食指出現了一團柔和的光球,品誠看著那光球向著自己迎來。正當他還在驚訝這團光球是怎麼形成時,光球發出的光芒讓他無法睜開眼睛,當品誠再度睜開眼時,耳朵傳來了緊促的敲門聲和明泉的叫聲………………………。

[ 本文章最後由 水藍coffee 於 08-7-17 23:01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回 仙人于吉


  被敲門聲吵醒的品誠,打了個哈欠。慢步的走向門邊,打開了門。當門打開這一會,只見明泉著急問著品誠:
「品誠,你沒事吧?」
(唔?怎麼會有事?)
「明泉!你怎麼了?我不是睡醒了嗎?你看我像有事的樣子嗎?」
「什麼?品誠你不知道嗎?」
(知道什麼?)品誠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看著明泉。
「你睡了整整三天!三天!」
(三天?這這這!這怎麼可能?)
品誠聽到這個消息,當場發楞了起來。
「難道是那場夢?」品誠低喃的說

「夢?什麼夢?」
「就是……………。」
  本來想對明泉說出夢境內容的品誠突然之間又將話吞了回去。
(這種事說出來我想應該是沒人會相信的,就算是明泉也………。)
「不,沒什麼?」品誠對明泉搖搖頭。
「我想可能真的是我太累了,所以不知不覺的昏睡了三天。」
「對了,明泉!這件事別對別人提起,好嗎?」
明泉看著品誠猶豫了一會兒,點頭答應。
「那劇組跟導演那裡有沒有怎麼樣?」
「放心!那裡我有安撫好,只是我真的擔心你。」

品誠笑著拍了拍明泉的肩
「放心!我沒事的,走吧!我們去劇景那裡亮亮相吧!」

  品誠接著到了劇組那,跟導演和現場的工作人員,說了聲抱歉。導演心中不禁顽爾:人紅了果然就會耍大牌,連品誠都不例外。導演雖然只用誇張的表情說「睡了三天?」但一向臉薄的品誠臉不禁紅了起來。幸好明泉再三跟工作人員保證加上品誠的賠禮謝罪總算安撫了現場人員的情緒。

  好不容易收了工,品誠對著明泉說:
「我到現在才知道,原來做人比拍戲還累人。」
明泉不置可否,笑了笑。
「好累,我先回房休息了。」
「品誠你…………………。」
「嗯?明泉怎麼了?」
「可別又一睡不醒……………。」
聽到明泉這樣說,品誠安慰明泉說:
「放心,這次我會調鬧鐘。」
(但!鬧鐘真的有用嗎?)品誠的心裡也暗自擔心著。
「阿,這樣好了,我拿我房間的鑰匙給你,要是我明天沒準時醒過來的話,你再叫醒我吧。」說完便把房間鑰匙交給了明泉。
「嗯!那早點休息哦。」
明泉接過了鑰匙,便離開品誠的房間。

  正當品誠打算上床入睡時。當他走到床邊,發現床沿散落了一地的書。
(奇怪,我昨天睡覺前記得沒看書阿,怎麼地上會掉了這麼多書?)
(哈!應該不能說昨天,是大前天才對。)品誠不禁自嘲著。
  品誠把書整理好後,躺在床上,不一會兒就又進入了夢中。

  一睜開眼的品誠,打量了一下四週的環境。想不到,居然又是相同的夢境。唯一不同的是,這次一醒來,沒有那位自稱綬兒的女子。品誠下了床,緩步走出了竹屋。竹屋外有著一泓湖泊,兩旁綠竹,陣陣清風吹來,令人不禁精神一爽。當品誠正閉上眼享受著這大自然的禮物時,突然傳來綬兒的聲音:
「你醒了?」
(不!我剛剛才睡著。)
品誠很想這樣回答綬兒,但此時他心中想的卻又是另外一件事情。
(完蛋了!又做這個夢,是不是代表我在現實又會昏睡3天?)
綬兒看品誠沒有回答,便嗔道:
「都不回答人家,啍!等等我跟老師抱怨去。」
(老師?孔明有師傅?這可是聞所未聞的事情。)品誠聽了不禁好奇的問:
「老師是?」
「嚇!你慘了,連老師你也敢詐作不識,我跟老師說嘴去。」綬身嬌笑著轉身跑出了竹屋。

  品誠跟著綬兒的腳步一道步出了屋子,只見綬兒手挽著一名看起來頂多10來歲的小孩緩緩走向品誠,綬兒一臉開心的對品誠說:
「喏!再裝糊塗,等等綬兒就瞧師傅怎麼治你。」

只見被綬兒稱作師傅的小孩被綬兒拉著走向了品誠,小孩一臉不耐煩的表情。突然之間,那小孩盯著品誠,看了好一會兒指著品誠說:
「你隨老朽來一下。綬兒,妳先去泡一盅為師最喜歡的春茶。」
只見綬兒笑著說:
「嗤!師傅要單獨修理你了。」
品誠心裡想著:
(孔明的師傅居然是個小孩?這個夢真是愈來愈不好玩了!)
品誠嘆了一口氣,還是隨著那小孩走到了小屋前的湖泊。只見那小孩斜瞪著品誠說:
「你是誰?你把孔明怎麼了?」
(我是誰?老大!這裡是我的夢境,應該是我問你,你是誰吧?)
而品誠也被這句話問的不知該如何回答。
小孩接著眼神變的銳利了起來
「你的夢境?」
品誠嚇了一跳,他明明還沒說話。
(難不成這小鬼會讀心術?)
「小鬼?老夫在你眼中是鬼魅之流嗎?」
小孩突然有點生氣的說。
「不!不!是我不對。」
品誠心中被眼前小孩的異能給震嚇住了,正經的對著小孩說。
「請問先生是?」
「我是于吉。」
(于吉?東漢時期的仙人于吉?于吉是孔明的師傅?于吉居然是個小孩子?那左慈呢?)
「東漢?左慈?」
「你從那聽到左慈這個名字的?」于吉露出了奇怪的表情注視著品誠。

「你不知道東漢?」
「左慈是真的存在?」品誠驚訝的說:
于吉聽著品誠的回答,小小的臉上更加不耐煩了起來。
「唉!太煩瑣了,老夫直接問你的身體最快。」

說完,于吉將右手探入了品誠的腹部,品誠整個人突然無法動彈。看著于吉右手插入了自己腹部,漸漸的連整個身體都進入了自己體內,品誠驚慌的想要大叫,無奈的,卻張口叫不出聲音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7:37 , Processed in 0.808576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