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奇幻} 女王大人事務所

[複製連結] 檢視: 1473|回覆: 2

序章  斷絕希望 (上)




    Gloria in excelsis Deo      
  (天主在天受光榮)


  靜謐的晨光灑下,穿透了一棟簡陋木造教堂裡的玫瑰花窗。晨光漸漸抬升,所有的玻璃都泛起了不同的晶亮光彩,讓人有些眩目,彷彿置身在一個巨大的珠寶盒裡。


  Et in terra pax hominibus bonae voluntatis      
  (主愛的人在世享平安)


  伴隨著管風琴低沉磅礡的間奏,緩慢的醞釀著神聖且肅穆莊嚴的氣氛。


  Laudamus te
  (我們讚美你)

  Benedicimus te   
  (稱頌你)

  Adoramus te      
  (朝拜你)

  Glorificamus te           
  (顯揚你)

  Gratias agimus tibi   
  (感謝你)

  Propter magnam gloriam tuam      
  (為了你無上的光榮)


  台上詩歌班的低吟鳴唱,沉重緩慢的爬進了在場的所有人的內心深處,觸動著心中那份對神的景仰與畏懼。



  Domine, Deus, Rex caelestis
  (主,天主,天上的君王)

  Deus Pater omnipotens     
  (全能的天主聖父)

  Domine, Fili unigenite, Jesu Christe
  (主,耶穌基督,獨生子)

  Domine, Deus, Agnus Dei, Filius Patris
  (主,天主,天主的羔羊)


  台下坐在禮拜堂的人,有些人抑制不住心中那股澎拜,激動落淚。


  Qui tollis peccata mundi, miserere nobis
  (除免世罪者,求你垂憐我們)

  Suscipe deprecationem nostrum
  (求你俯聽我們的祈禱)

  Qui sedes ad dexteram Patris, miserere nobis
  (坐在聖父之右者,求你垂憐我們)


  有些人緊握著不停顫抖的雙手,高舉至額,隨著唱詩班的吟唱低聲呢喃。


  Quoniam tu solus Sanctus
  (因為只有你是聖的)

  Tu solus Dominus
  (只有你是主)


  有些人壓抑不住,感覺到從靈魂最深處所溢出的,與神所聯繫的那份靈感,那無處可洩的感動,順著食道,從喉嚨的最深處轉換為歌曲吐了出來,合著詩歌班高聲鳴唱。


  Tu solus Altissimus
  (只有你是至高無上的)

  Jesu Christe, cum Sancto Spiritu In Gloria Dei Patris
  (耶穌基督,你和聖神同享天主聖父的光榮)


  至此,已經沒有人還坐在椅子上低著頭默默禱告,在場的信眾全都站起了身,激動熱情的唱出對神的讚美。


  A men.
  (阿──們)


  隨著管風琴的管柱所噴出的最後一個音節後,教堂沉靜下來,剛剛激昂的歌聲彷彿像不存在過一樣,除了老舊木椅所發出的「嘎吱」聲與木板細縫所吹進的風聲外,無比的沉澱寂靜,此時的人們都還沉浸在釋放了五感,與神做最近距離接觸的那份感動,那種充實、飽足的感覺令人久久無法忘懷。

  「各位親愛的兄弟們。」

  一個安穩沉著的嗓音打破了這份寂靜,坐在管風琴前的奏樂者,皮卡爾˙法德蘭,他是這間位於「耶德西斯」國境內,最南邊一個以務農為主,名叫「克戈爾」的小村莊裡唯一一間教堂的神父。

  他緩緩的站了起來,額上那歷經風霜的刻痕,是他年老體衰的証明。年齡上他已經是個一腳踏進棺材的老頭子,但從他眼裡射出的目光,卻是比年輕人還要來的炙熱,還要來的炯炯有神,他筆桿般的挺直著背,神職服短袖口露出的,是一道道有如精練出來的鋼壯肌肉,他所踏出的每一步,不疾不徐,穩如泰山,讓人完全無法相信這是個已經七十幾歲的老人所能擁有的體態。

  站上了演講台,他用沉穩的嗓音開口說:「感謝各位在農忙時還抽空前來這次的彌撒,各位對祂的景仰祂全都看到了,祂將會在農地上灑下金色飽滿的稻穗,使青翠釉綠的果樹上長滿了碩大的果實,使我們不必擔心挨餓、受凍,我們將在祂的庇祐下,安穩的度過今年,阿們。」

  他在胸口畫了一道十字,舉起了胸口純銀打造的十字項鍊貼上額前,結束了這一年一次的彌撒。

[ 本文章最後由 路邊一棵樹 於 08-7-18 23:33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5   檢視全部評分
鬥士豪  了不起的用詞!在下深感佩服  發表於 08-7-20 09:14 聲望 + 2 枚
ξ魔月幻羽ξ    發表於 08-7-11 21:13 聲望 + 3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序章  斷絕希望(中)




  「叩、叩、叩」

  厚實的木門傳來了有節奏的敲門聲。

  「請進。」坐在檀木桌前處理各式文件,正對著木門的皮卡爾隨聲應道。

  他正看著桌上靜靜躺著的一封屬名教廷的密封信件,複雜的表情映襯著他內心的百感交集,已經多久沒看到這種格式的信封了,可以的話他實在不想再看到這封信,信封邊緣滾上金邊,用的是純黑色的密封蠟,從上頭蓋的章來判斷,他已經預期這平穩的生活即將結束。

  「打擾了。」 

  打開門的,是一名穿著修女服的年輕少女。

  在緊緊包裹著的黑色頭巾下只露出一張素白臉旁,她是一個有張端正五官的美人,但在那未施上任何胭脂的臉上,卻像是釀上了兩顆失去靈魂般空洞的玻璃珠子,原本代表著慈愛與光輝的黑色粗布制服,穿在她身上卻是將死亡氣息詮釋的如此完美,彷彿冰冷屍體般慘白的細膚,讓人完全感受不到生氣。

  「皮卡爾神父,請問您找我有什麼事?」修女的聲音有如極冰一般寒冷,沒有高低起伏,亦沒有半點溫度。

  「芙伊薇兒修女……,不,我的女兒啊,現在沒有其他人,就不要這麼客氣了。」皮卡爾原本緊皺的眉頭在看到艾芙後,稍稍紓緩了許多,嚴肅的眼神也放鬆了下來,那是只有為人父看著自己兒女時才會有的慈藹眼神。

  「是的,父親。」儘管是對著自己的父親說話,語調中仍然沒有半點屬於人應有的溫度。

  看著自己的女兒,皮卡爾無奈的嘆了氣,他很清楚自己的女兒為什麼會變成這種缺少了人性溫度的個性,這大半的原因恐怕也是他自己過去所犯的過錯。

  不,這全部都是他的錯,因為年輕時的盲目愚忠,才害的自己最寶貴的女兒失去了純真的童年,當別的小孩無由無慮的玩鬧嬉戲時,芙伊卻正在接受最慘無人道的秘密訓練,所以他對女兒充滿了愧疚與罪惡感,他很希望能弭補她些什麼,儘管要耗盡他的餘生也在所不惜,同時他也希望能再一次看到自己女兒純真的溫暖笑容,但一切都在看到這封信的時候,破滅了。

  「芙伊,過來一點,讓父親好好看看妳。」他對芙伊招了招手,示意她過來自己身邊。

  「是。」艾芙滿懷疑問的靠了過去。

  皮卡爾舉起了自己粗糙佈滿了厚繭的手掌,貼上了芙伊細緻的小臉蛋,他在感受著,從掌心所傳來名為家人的溫暖,有沒有血緣已經不重要了,看著她從還不到他腰際的高度,一路長到了他的肩膀高,他確實的感受到,這就是生命的成長,一個小小的生命在他眼前慢慢的成長茁壯,作為她的父親,沒有任何東西比看著她長大還要珍貴的。

  但,等他發現這個道理時已為時已晚,經過訓練的洗禮,失去了人性,失去了思考,她已經變成了一個依命令行事的機器。

  輕撫過她的髮梢,柔順細緻的黑色長髮順著他的指間滑落,慈愛佈滿了他滿是皺紋的臉龐,他要將自己女兒的長相給深深印在腦海裡。

  「芙伊,妳會討厭父親嗎?」穩重的嗓音裡充滿了溺愛,他緊緊望著她漆黑明亮的雙眼,努力想從這沒有溫度的雙眼中讀出答案,儘管這雙眼被教會視為不詳的黑瞳,但對他來講還是這麼的美麗。

  「不會。」眼神中毫無猶豫,語句卻仍然冰冷。

  皮卡爾感到有點欣慰,至少他知道自己不被女兒所討厭,但緊接而來的卻是巨大的罪惡感,芙伊如果能稍微厭惡一點作為父親的他,那對於自己曾犯的過錯,其懊悔痛苦還能減輕一點。

  艾芙眼中的他越是尊敬、無垢,他罪惡感就越是沉重。

  「唉……。」皮卡爾重重的嘆了一氣。

  「父親,什麼事讓您這麼心煩?」芙伊像衛兵一樣站立在皮卡爾身旁,絲毫沒有任何晃動,但細長的柳眉難得的輕皺了一下。

  「我的事情妳不用擔心。」才一說出口,皮卡爾就後悔了,芙伊正在擔心著自己,然而他卻無情的打斷了這滿懷溫暖的關心。

  他趕緊改口:「不是這樣!我是說……,唉,算了。」他也是個笨拙的父親,總是無法好好將自己的心意傳達給女兒。

  「教廷寄了封信給妳,打開看吧。」皮卡爾將信封交給了芙伊。

  芙伊打開信封,取出了一張純白的信紙和一張教廷所頒發的證照,有了這張證照所有的開銷都能報教廷的帳。

  她迅速讀完信中內容,順手就點燃了桌緣旁的蠟燭台,將信給燒盡。

  「信上說了些什麼?」原本這並不是做為一個地方神父該過問的問題,以前的他也絲毫不會去過問,但這次的情況不同於以往,他必須掌握所有能用的訊息,儘管他很清楚這只是在拖延時間,但聊勝於無。

  「……信上說有個小鎮發生離奇的集體自殺事件,可能跟異教有關,要我前往調查。」似乎是對父親的突然過問感到疑惑,但她還是據實以答。

  「那時間呢?」事情果然朝著他最不想走的方向前進著。

  「……三天後。」

   「太快了……。」他直挺的背難得的彎了下來,失去希望而憔悴的面容頓時讓他看來又老了許多。

  「父親,您真的沒有事情嗎?」皮卡爾的反常讓芙伊感到疑惑,她伸出了小手,輕輕的捏住了他的衣角。

  感受到衣角被一股輕微的力量晃動著,皮卡爾側頭看向那隻拉著自己衣角的小手,白皙細長的手指,無暇的細緻手背,強烈的視覺印象頓時將他的思緒強拉回十幾年前:



  那是個下著綿密細雨的夜晚,厚重陰沉的烏雲遮蔽了月光,恐懼與寂靜壟罩著暗夜裡的森林。

  剛完成了任務的皮卡爾,全身沾滿了目標身上所灑出黏稠腥臭的暗紅色鮮血。

  他照例的點燃了根菸,這可以說是他的習慣,只要成功達成任務,他便會點根菸輕輕地將煙氣吸入肺中,在那溫熱的氣體脹滿整個肺部之前,去細細感受那短暫的飄然昏眩,忘卻一切煩務,對他來說,菸草的濃厚味道也可以掩蓋掉一些刺鼻的鐵鏽味。

  但今晚的他卻沒有抽,僅僅只是夾在手指間任憑煙灰一結結掉落。

  他皺著眉頭,充滿疑惑的看著身邊,一個還不到自己褲頭,正用力拉著自己褲管的芙伊。

  從草叢中突然竄出來的她,全身上下像是被鮮紅給吞噬,留有餘溫的鮮紅還未乾涸,融合了雨水一滴接著一滴從她身上滑下,滴落。

  但就僅僅只有那雙拉著自己的白皙小手沒有沾染上任何顏色,突兀且詭異。

  赤著腳,身上只穿著一件殘破衣服的芙伊,拉著他的褲管拼命搖晃。

  「帶我走,拜託!」

  皮卡爾從她的眼神中讀出了恐懼,像是怕被什麼東西追趕上一樣,緊張地不停四處張望。

  「求求你……,帶我走!」她用哀求的眼神望著他。


  
  思緒拉回現在,為了她,菸戒了也洗手了。
  
  為了他的女兒,他絕對不會讓舊事重演,他重重的在心中發著毒誓。

  他的手掌蓋上了那隻小手,輕拍著說:「別擔心,我的女兒。」此時他覺得自己真是個渾蛋,竟然懷疑自己的女兒失去了人性,如果沒了人性,那麼這隻小手又怎麼會如此溫暖。

  到此,皮卡爾原本疲困的面容消失了,換上了那雙炯炯有神,炙熱的雙眸,該是他做出抉擇的時候了。

  「芙伊,聽我說,這次任務結束後,到我常去的那家酒館找朵薇菈,將這十字架交給她,她會跟妳說該怎麼做,還有途中別讓人跟蹤了,這是命令。」他解下了脖子上的純銀十字項鍊,放到芙伊的手裡。

根本不用考慮,女兒的笑容跟他這條早該進棺材的老命相比,哪個比較重要根本就不用選擇。

  「是。」

  「那麼妳出去吧。」回復以往沉穩態度的皮卡爾,重新審閱的桌上文件,開始批改。

  「是,皮卡爾神父。」了解父親已經換回了公務模式,於是芙伊也改了稱號。

  正當芙伊打算離開這間房間時,皮卡爾叫住了她:「芙伊,等一下。」

  皮卡爾站了起來,走到芙伊身旁。

  「父親?」

  皮卡爾用力環抱住了芙伊,厚實的肩膀不停的顫抖著。

  「一下下,一下下就好。」

  雖然皮卡爾的擁抱太過用力,讓芙伊瘦弱的身軀被擠壓的有些許疼痛,但她卻不知為什麼,心中有股暖暖的東西,像一道暖流注入冷冰冰的海洋一樣,很舒服,她就這樣站著,享受父親帶給她的溫暖。

  只是她沒看到的,是一個父親用淚水道別的畫面。

  從沒好好抱過她的皮卡爾,用全身感受著這纖細的骨子,這瘦弱嬌小的肩膀,完全無法想像憑這柔弱的身子是怎麼度過那殘酷的訓練。

  為什麼他那時候會狠下心,將她交給教廷呢?

  這副身子以後還得扛下許許多多難以忍受的重擔,她那瘦小的肩膀真的扛的住嗎?

  如果教廷不肯放過她,那她能撐的下去嗎?

  她能重拾那時候的笑靨嗎?

  無數的不確定,此時不停的重擊著做為一個父親的身心,他為他女兒擔心,擔心她著涼,擔心她受苦,無數的擔心害怕,快將一個曾經殺人如麻的驅魔師,那用鐵塊銲起來的鐵石心腸,像是碎豆腐般輕易的輾碎。

  止住了淚水,他深吸了口氣。

  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繼續看著她成長,幫她扛下各種苦難,直到他老死,那他也一定是帶著滿足的笑靨,回到了祂的身旁,只是一切都來不及了。

  「這次任務結束後,有想要什麼嗎?」想努力裝出平穩的聲音,但仍然顫抖著,他從沒送過她任何禮物,只因為他怕兩人原本只是收養的關係太過深入,但他沒想到的是此時的他已不想回頭,縱身跳入親情的泥沼中。

  「我只希望能待在父親身邊就好了。」她輕輕闔上雙眼,享受著父親帶來的溫暖,此時對她來說已經別無所求。

  「嗯……。」女兒難得的要求,儘管只是個簡單的願望,對他來說卻是最難實現的願望。

  放開了環抱著她的手,皮卡爾迅速的轉過身去背對著她,因為他不想在最後讓女兒留下自己哭紅發腫的雙眼,這狼狽的形象。

  「出去吧。」

  「是。」

  木門關上,皮卡爾走到位子上做了下來,現在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替她祈禱。

  「乞求主啊,讓我的女兒不必再忍受痛苦,願她能幸福快樂的度過每一天。」

[ 本文章最後由 路邊一棵樹 於 08-8-31 02:27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這段太爛先刪了

[ 本文章最後由 路邊一棵樹 於 08-8-31 02:21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3:39 , Processed in 1.490702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