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奧斯達傳-永生(暫名?)

[複製連結] 檢視: 1041|回覆: 1

這是我第一次自主寫小說
技巧方面或有不成熟


故事要從兩千年前一段早已被人遺忘的神話時期講起,而神話的起源地是一座名為奧斯達的大陸,傳說在奧斯達起初是由黑暗力量的支配者墮魔所控制,原本奧斯達是一個充滿著殺戮與仇恨的罪惡之地,全部的人民都臣服於墮魔強大的力量之下,後來出現了三名英雄,分別是英勇的戰神徹斯特˙雷ˋ偉大的魔法師席曼˙萊德ˋ睿智的大賢者諾爾˙桑打敗了墮魔後才使奧斯達的人民脫離墮魔的統治,之後他們分別在東ˋ西ˋ南方創立了屬於自己的王國,位在東方的是戰士之國奧薩昂,西方則是賢者之國索廷,南方是魔法之國雅德蘭,奧斯達經過了幾百年的和平榮景直到有一天雅德蘭的國王羅安˙萊德和皇后席拉雅˙茜出遊之後一切才有了改變,這一天雅德蘭的首相尚恩˙貝里斯照往常一樣代理國王不在時國內大大小小的事務,忽然城門的衛兵衝衝忙忙的跑進首相室,尚恩滿臉不悅的看著衛兵說:「你是新來的嗎?難道沒有人告訴過你首相室未經允許是不得隨意進入的。」

衛兵由於太過緊張結巴的說:「請…..請首相大人恕罪,國王剛…..剛剛回城了。」

「什麼!國王回城了,但是明明離預定回城的日期還有一星期啊,國王怎麼會提早回城呢?」尚恩驚恐的說道,隨即快步前往城門迎接國王,尚恩見到了國王連忙說:「殿下回城臣卻遲遲出城迎接,請殿下降罪。」

國王羅安說:「是我要提早回來的,你事先並不知情,這不是你的錯。」

尚恩沒看到皇后心理覺得奇怪就問道:「怎麼沒看到皇后,她沒和殿下一起回來嗎?」

國王羅安一語不發
隨即請侍衛扶他回去皇宮裡休息
隔日各方的大臣都接到了通知,希望他們務必出席七天後的全國大會
各界的大臣接到通知信均百般不解,全國大會是極其重大的大會,自從席曼先王去世後,因為雅德蘭長期久安就沒在召開過全國大會,這次國王忽然召開使得每位大臣都覺得極不尋常

七日後全國大會就在弔詭的氣氛中召開了,國王羅安緩緩的坐上了王座說:「在召開全國大會前我要先宣布一件惡耗,我國的皇后席拉雅˙茜和守護本王的大多數士兵均在這一次的出遊中不幸喪生了,由於我們一行人遇上噬血蠻族,本王的衛兵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所以只有少數的人護送本王逃了回來。」

這時全場一片震驚,但也卻異常的安靜,國王羅安隨即又說:「大家不要太過悲傷,在這幾天冷靜的思考後我想到了一個解決之道,我國的密室一直以來保存著一張被撕毀的咒文,傳說那是我國的創國者席曼所研究出的復活咒文,據說它能使人超脫生死獲得永生,這部咒文叫做永生之書,這部咒文完成後,被席曼撕成三半分別交給徹斯特和諾爾保管,剩餘的一張留在身邊,我想要和奧薩昂和索廷交涉,取得剩下的兩張咒文使皇后重返人世,今日我把大家召集來就是想問問看各位大臣有什麼意見?」國王講完話後,全場議論紛紛卻沒人敢表示意見。

此時雅德蘭的首席魔法師翠拉˙格林向國王說道:「殿下痛失皇后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我認為這事萬萬不可,當初建國者席曼創建這部咒文時就曾交代過,這部咒文擁有強大的黑暗力量,席曼創造後極度後悔,本想將其焚毀,但礙於咒文力量太強無法焚毀,又怕有心人利用此咒文使墮魔復活,所以才分成三半分別交由徹斯特和諾爾保管,今日如果殿下決意這樣做不但觸犯了雅德蘭建國以來的禁忌,更會引來有心人的覷覦。」

現場有另一位披著黑色斗篷杵著黑色魔杖的人不以為然的說道:「皇后已經遇害了,你還事不關己似的說那什麼風涼話,真不曉得你安的是什麼心,國王好不容易找到了能夠使皇后起死回生的方法,你卻拿什麼狗屁不通的古老禁忌和會使墮魔復活這類的話來危言聳聽,我絕對支持國王的決定,我在這裡也提醒殿下不要受到一些沒有根據的言論影響。」全部的大臣轉頭一看,穿著黑色斗篷的人將頭罩脫掉,原來是雅德蘭的黑魔法師代表薩拉丁˙尼克森男巫,薩拉丁是個極為孤僻且陰森的人,雖然長的並不難看卻有著極深的黑眼圈,除了黑魔法教團之外不喜歡跟其他人來往,大家對於他出席全國大會並且公開的反駁首席魔法師翠拉感到非常震驚。

國王羅安說:「我決定即日起即刻派遣我國的使者前往奧薩昂和索廷交涉,希望能有好消息。」

翠拉說:「可是國王!」

國王不等翠拉講完就答道:「別再什麼可是了,我既然做了決定,就不可能再改變。」

此時翠拉心中隱約感受到將會有一場無法避免的風暴從雅德蘭蔓延開來。

一個月後雅德蘭的使者到達了奧薩昂,城們的守衛見到了來自雅德蘭的使者趕緊到皇宮秉告國王,奧薩昂的國王艾德拉斯˙雷這時正在和王子莫瑞˙雷在休憩廳喝下午茶忽然守衛兵打開大門半跪說:「秉告殿下,剛才有一位自稱雅德蘭王國大使的人到來,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國交涉,現在正在大廳等候。」

艾德拉斯國王疑惑的說:「雅德蘭的使者?雅德蘭王國派使者來會是為了什麼事?你趕緊叫大臣們到大廳集合,我隨後就到。」

「最近聽聞雅德蘭的皇后和國王出遊時遇害了,不知是否是為了這件事而來。」王子莫瑞說道。

「但是如果單純的只是為了告知皇后的死訊有必要如此大費周章派個使者過來嗎? 」國王艾德拉斯說,此刻艾德拉
斯心中有種奇怪的預感。

不久之後國王和所有大臣都到了大廳,國王坐在皇座上說:「近日聽聞貴國皇后已逝的消息,我在這裡代表奧薩昂王國表達我們的哀弔之意。」

雅德蘭使者說:「既然國王已經知道我國的皇后遇害的事,我想我就不必在解釋我來此的原由,聽說貴國保存著一張我國的建國者席曼交給貴國保管的咒文,此部咒文擁有起死回生的魔力,我國的國王想要利用此咒文救活皇后,今日我來此就是希望能拿回咒文,不知道國王的意向?」

國王艾德拉斯說:「能起死回生的咒文?我國有這種神奇的東西嗎?怎麼連我這個國王都不知道。」

奧薩昂最年長的內務大臣桑尼˙喬頓說:「殿下!我國的祕室裡的確有類似的咒文,是當初建國者徹斯特留下的遺物,徹斯特臨死前曾交代過,此張咒文極為重要一定要妥善保管,這部咒文擁有著強大的黑暗魔力,千萬不能落入他人手中,由於此張咒文已經相當古老至今也沒什麼用處所以才沒告知國王。」

王子莫瑞說:「既然當初徹斯特祖父有交代不能給別人,一定有他的原因,我認為父親應該審慎考慮,畢竟這似乎是蠻重要的東西。」

「我也認為當初徹斯特先王會如此交代代表此張咒文一定有它的重要性,殿下不應該輕易交與他人。」大臣桑尼附和。

艾德拉斯國王陷入了一番思考過了一會兒向雅德蘭大使說:「實在是非常抱歉,並不是我國不想幫忙,由於這張咒文先王曾交代不能交予別人,所以只好請貴國國王再另尋方法。」

在同一時間雅德蘭派遣往索廷的大使也到達了索廷,索廷年近八十的國王派特˙桑這時正在和群臣開會,忽然門外的守衛進入會議廳向國王通報雅德蘭大使來到的消息,派特國王馬上叫人允許雅德蘭大使進入。

「歡迎雅德蘭的使者來到索廷,不知貴國有什麼事要和我國商議。」派特國王說

[ 本文章最後由 flyJK 於 08-7-5 05:36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近日我國的皇后和國王出遊時半路突然遇到嗜血蠻族的襲擊,不幸的我國的皇后因此喪命,我國的國王聽說貴國有著一張我國的創國者席曼所交予保管的咒文,所以特派我前來向貴國索回,此張咒文名為永生之書有著使死者復活的魔力,我國國王想要利用永生之書來救活皇后,也希望貴國能夠協力幫助國王達成願望。」雅德蘭大使說

「實在是不敢相信前年還在宴會上看到席拉雅,今天卻聽到了她的死訊,我活到這把年紀了身邊也沒幾個可信賴的朋友,如今老天又從我身邊奪去了一個,你所說的永生之書我國的確有,目前還保留在我國的密室中,只是使用永生之書雖然有起死回生的好處不過它是屬於黑暗力量的咒文,使用了它就等於和惡魔簽訂了契約,而且聽說墮魔的餘黨這幾百年來也在積極的找尋永生之書的下落,席拉雅是我的摯友,我也非常希望她能活過來,但和惡魔打交道可能會讓席拉雅更加痛苦,只要是人終有一死,希望貴國的國王能夠明瞭這一點永生之書本國不便交出,希望貴國能夠體諒。」派特國王說

雅德蘭大使聽後便悻悻然的回城了。

雅德蘭大使走了之後,索廷的大學士拜特維˙查爾斯向國王問道:「為何不把永生之書給他們呢?這樣見死不救真的好嗎?」

「永生之書是極為重要的物品,自從我國建國以來歷代的國王都嚴密的保管著,這部咒文的力量是你們無法想像的,聽說墮魔的餘黨這些年來動作頻頻地探聽永生之書的下落,誰都不能保證能安全的將永生之書送至雅德蘭,我不能再這麼敏感的時機點將永生之書交出去,以免給了墮魔餘黨機會下手。」派特國王說

「但如果因為永生之書而傷害了兩國百年來的同盟關係怎麼辦。」拜特維說

「這也是無法避免的,現在只希望羅安能夠了解我的動機。」派特國王無奈的說

過了一個月兩位雅德蘭的大使都回到了雅德蘭,雅德蘭國王羅安再次召開了全國大會並且召見了兩位大使詢問交涉情況,羅安國王先詢問派遣至奧薩昂的大使說:「日前派你去向奧薩昂拿回永生之書,拿到了沒?」

「報告國王,奧薩昂的國王以奧薩昂先王曾交代咒文不得落入它人手裡為由回絕了。」大使回答
羅安國王之後又問了派遣至索廷的大使說:「那索廷的情況咧,咒文拿到了沒?」

「報告國王,索廷的國王以墮魔餘黨也在找尋永生之書現在不便交出為由也回絕了。」大使回答

羅安國王聽完大使們的報告後大發雷霆憤怒的說:「永生之書本來就是我國交給他們兩國保管的物品,沒想到現在要拿回卻被他們給強行霸佔,這種行為跟強盜有什麼不同!既然他們兩國都不顧維繫了百年的同盟情誼我也沒什麼好顧慮的了,我要出兵討伐奧薩昂和索廷,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我都要把永生之書給拿回來。」

「殿下!為了皇后的死而破壞三國自建國以來的同盟關係是非常不明智的舉動,況且如果發動了戰爭必定會死傷無數,雅德蘭好不容易才維持了長久的和平請殿下為全雅德蘭的人民著想,另行其他對策不要輕易發動戰爭。」首相尚恩說

「殿下!我也支持首相的看法,如果以我國一國的戰力絕對是不可能和奧薩昂和索廷匹敵的,如果三國真的打起戰來雅德蘭必定會傷亡慘重,出兵攻打奧薩昂和索廷真的是不智之舉。」翠拉連忙附喝道

「殿下!雖然如果奧薩昂和索廷合作戰力勝過我國,不過我有一個逆轉劣勢的辦法。」薩拉丁說

「什麼辦法?快說!」國王羅安說道

「我方可以和我國邊境的埃塞爾族從新締結盟約,從前埃塞爾族原本是奧斯達領土最大且最強悍的民族,據說他們擁有一批精銳部隊,一人可以抵百人,由於當初三大英雄對抗墮魔時埃塞爾族是站在墮魔的陣線,更是奧薩昂的頭號敵人,所以三大英雄成功打敗墮魔後就將埃塞爾族放逐到奧斯達邊境的枯木山谷,至今埃塞爾族的後代仍然沒忘記當初被放逐的仇恨,如果我方能跟埃塞爾族聯手,以分封土地作為獎賞,他們一定很樂意幫我國的忙剷除奧薩昂和索廷。」薩拉丁說

「埃賽爾族是當初墮魔的爪牙,如果我國和他們締結盟約根本就是和當初的建國精神悖道而馳,放逐埃塞爾族一事我國的建國者席曼也有參與,如果我國現在去找他們幫忙他們一定不肯答應。」尚恩說

「殿下!關於這一點你可以放心,出使埃塞爾族一事由我負責,我有信心能讓埃塞爾族答應出兵援助我國。」薩拉丁說

「好!薩拉丁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國王羅安說

這時翠拉和尚恩已經不想再多言了,他們看穿了國王因為皇后的死已經完全思去了仁愛的心和理智,於是在會議完畢後尚恩就派人前往翠拉的住所邀請翠拉到首相房裡商議

「你知道為什麼我會叫你來吧。」尚恩說

「應該是為了國王想要發起戰爭的事吧?」翠拉說

「我認為如果再讓情況繼續發展下去會不可收拾,,國王至從皇后死後就完全失去了理智,三國目前狀況警張戰爭一觸即發,再不想辦法阻止這一切就太遲了。」尚恩說

「那麼首相大人目前有什麼想法嗎?」翠拉說

「我想要派人比薩拉丁早一步前往枯木山谷在半路攔截那一行人阻止他們和埃塞爾族交涉。」尚恩說

「要如何阻止薩拉丁呢?他可是個黑魔法師一般軍隊是無法阻止他的。」翠拉說

「所以我才需要你的幫助啊!一般人是無法對付薩拉丁,不過你可是雅德蘭的首席魔法師。」尚恩說

「就算我能阻止薩拉丁,對整體而言還是沒什麼幫助。」

「為什麼?」尚恩疑惑的說

「如果現在想要發動戰爭的只有薩拉丁一人或許我還能夠阻止,不過你也知道國王的立場,就算我能夠成功阻止薩拉丁,,還是會有第二第三個使者過去,,國王一旦決定要發起戰爭就不可能會輕言放棄更何況如果你要調動部隊城內必定會引起騷動,到時候要國王不發現都很難。」

「那我們能怎麼辦,難道要看著奧斯達陷入戰爭的火海中卻見死不救嗎。」

「我想我們目前只能盡力讓損傷降到最小,我們必須派人要前往奧薩昂和索廷通知他們即將發動戰爭的消息使他們有足夠的時間準備,再想辦法在國內發起反戰聲浪使戰爭盡快停止。」

「好吧,看來也就只能這麼做了,我等一下就馬上派人前往奧薩昂和索廷告知他們。」

就這樣尚恩首相的手下開始往奧薩昂和索廷出發而另外一方面薩拉丁一行人過了一個月後終於來到了枯木山谷但此時已是黑夜

「這是什麼地方,明明冬天還沒到這地方卻冷颼颼的,這些陰森森的枯木幾乎把月光都給遮蔽了真懷疑這地方真的有人居住嗎?」隨行薩拉丁的使團副官說,才剛講完話副官馬上變成了一具石像

「誰再講這種會影響眾人的話,就會變的跟他一樣」眾人見到副官變成了石像都不敢再多話,,雖然薩拉丁看起來似乎並不害怕,但心理仍然對這座陰森森的森林感到發毛

「小心!有埋伏」薩拉丁說,但下一秒隨即昏了過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18:32 , Processed in 1.862931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