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鐵傲

[複製連結] 檢視: 1444|回覆: 4

序:開頭


致我親愛的伊莉亞•安:

  這本書,或許許多年之後妳才能見到,也或許,那時這個大陸,甚至於這個星球已經消失了……

  有一些話,我想我已經來不及說了……但是千萬記得,這只是一場遊戲,遊戲終了,夢也就該醒了。

曾經愛妳的人,上。聖曆20XX/7/4



  半夜三點,我站在這裡,家族的舊倉庫裡。手上拿的這本書,名為鐵傲。

  書的表面已經有些發霉了,看起來,可能已經存在有一百年以上了,至少從封面的最後一句話可以推敲出來,20XX?那已經是一百多年前了,現在是2120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1st:歷史的軌跡


  鐵傲大陸,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大陸,至少,從小所受到的教育是這樣的。

  大陸的西方是奧克里西亞王國、聖露西亞王國以及夜精靈的神月議會;中部是歐可思獸人聯盟;東方則是我現在所在的位置──東邦帝國。

  大陸長期以來一直持續和平的狀態,至少,有書面記載的戰爭已經是我太祖父那一代的第二次全大陸戰爭,距今已經是三百年前了。

  我想,對於後來長達數十年的黑暗,那之前的寧靜應該是暴風雨來前的徵兆吧。

  就在那天,奧克里西亞王國的年輕國王──菲爾•提斯──被暗殺,消息傳出時他不過是個十九歲的少帝。由於尚未生育,因此王位由第一順位繼承人──他的堂兄,王國的異姓貴族──夜•青空繼承。

  歷史總是這樣的,如果某件事改變了,則往後所發生的事將會出現兩種情況──維持現狀繼續下去Or徹底轉變到另一條道路上去。

  如果當時奧克里西亞王國的國位是由第二順位的莉莉安娜•提斯皇后繼承,則第三次全大陸戰爭或許就不會出現,也或許會向後推遲數十年才發生。

  無論如何,歷史它還是發生了。繼位後的第二天,夜•青空(下稱鐵血王)向聖露西亞王國發起有限度戰爭,利用強大的無敵艦隊封鎖住聖露西亞王國維一的海港──鹿兒港,並逼迫聖露西亞王國割讓三城換取和平。

  當消息傳出後,神月聯盟保持一貫的中立立場;歐可思部落也保持中立,但透過沙漠之路與聖露西亞王國繼續保持著商業聯盟;而我的祖國──東邦帝國則是立即向奧克里西亞王國宣戰,雖然兩國之間相隔數萬里,但帝國還是從各地之中組織了志願軍援助聖露西亞王國。

那時,我以補充軍官的身分進入帝國軍,當年,我十九歲……


[ 本文章最後由 死亡之翼 於 08-7-3 20:06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2nd:開拔



  海南港,清晨,晴。

  聖曆1999/7/4,經過三年的戰亂洗禮,奧克里西亞王國和聖露西亞王國之間的戰爭已經升級為全面性的戰爭。二十二歲的我,結束了長達三年的前線派駐,回國接受了上校授階,而後再度接受派駐。

  帝國第十一艦隊──南玄,這便是我當時所待的艦隊,更詳細的說,我是帝海軍特別行動組,人稱作弊小組的成員之一。

  之說以稱為作弊小組,是因為我們被皇室授予特別行動的權利──可秘密行動、見官大三級、可先斬後奏等……最重要的,可以無視戰場規則自行活動。

  我帶著簡便的行李──一身軍服、兩把小軍刀與一把帝國標準手槍,就這樣踏上了旗艦──玄陽。

  玄陽號不算大,三百公尺長、一百公尺高以及三萬三千噸重的船身,剛剛好屬於帝國艦艇分類中的主力戰鬥艦。

  船艏甲板上有著矮人製造的十七吋艦砲兩門,雖然我一直認為那是多餘的,不過在戰場上倒是挺嚇人的。玄陽號常使用的反倒是在主砲下的那三門十二吋艦砲,那三門十二吋的實在是靈活多了,至少發射的時候不會把我震醒。

  甲層甲板第十室,這是我當時在艦上的臥室。帝國主力艦甲板分四層──即最上層的甲層、甲層以下至水線間的乙層、乙層以下至水線底的丙層以及最下層的儲藏及動力甲板或稱丁層甲板。

  甲層甲板船艏處是駕台以及主要艦砲的所在地,自駕台以後才是高級軍官的起臥室,所謂的高級軍官指的是艦隊指揮官兼旗艦艦長一人、軍務大、二副各一人、駕駛大、二、三副各一人、參謀人員十二人、輪機員大、二、三管各一人以及陸戰隊隊長和我──特別行動組小隊長;總之,都是些幾乎不會接觸到實際戰鬥,但打勝仗一定會有戰功的特權人員。

  「呼,能派到這裡還真不錯。」這的確是我當時的心情寫照,帝國第十一艦隊又被稱為不滅艦隊,據說三年前被派往鹿兒港協防作戰時曾被滅掉將近半個艦隊,但最後還是回到了帝國繼續補充。

  而玄陽號更是厲害了,當時幾乎半個船身淹入水中,居然還能奇蹟似的航行半年回到帝國,不過當時的艦長──威爾森在接受帝海軍最高榮譽勳章──銀質的十字錨勳章後便自動申請退休,從此以後再也不踏入軍界任何一步。

  無論如何,我還是將我那簡陋到不行的行李放了下來,並開始打量起這間臥室。臥室不大,大約十五來坪左右。我個人的一切用品被分配在進門後的左邊,而右邊靠船舷的地方則放著另一個人的用品,不過中間居然隔了層布幔,實在有點奇怪。

  「喂!你哪來的菜鳥!這裡是高級軍官居住區,可不是你們這種菜鳥可以亂闖的!」突然間,一陣女聲響起,由於對方的嗓門實在是過大,我便本能的拿起我的小刀第一時間內架到對方的脖子上。

  「帝海軍特別行動組第十一組組長,敝姓翼,名死,不知道上校三級的可不可以走過來"參觀參觀"。」我對著她狠狠的說道,並開始打量起她。

  從外表判斷,她應該是個標準的女孩子,該有的一樣不缺,只是胸前貧到幾乎可稱為沒有。她身著一身藍色的輕便戰服,從頭上流下的水珠判斷她應該是剛沐浴完。

  她的身材比一般女子來的高大,雙手與雙腿也特別的結實,不過艦隊上應該很少會有女兵,而能夠進到高級軍官居住區的女兵更是屈指可數。

  「帝海軍特別行動組第十一組副組長,妖中校,對不起長官,可否先將你手上的刀放下?」她皺起了眉頭,並努力的伸出她的手行了個軍禮。其實她的臉型也滿好看的,微微上翹的小唇更是令人興奮。

  我點了點頭,雙手一攤,如她所願的,放下我手中的小刀。她大口大口的喘息著,我從不知道我可以給人這麼大的壓迫力,如果是真的,或許在戰場上能多救我幾命。

  「出航前準備!出航前準備!所有軍官準備就位!」本來我是想趁機再問她多一點事,不過傳令兵傳來的訊息讓我不得不放棄打算,穿上那該死的軍服後便趕緊衝向右舷。

  「長官,我們來比誰先到右舷。」她俏皮的向我吐了吐舌頭,便搶在我之前衝出了房門,雖然我有點訝異她穿著的速度比我還猛,但基於不想輸給部下的道理,我也只好使出我的天賦搶在她之前衝到右舷。

  「你……怎麼可能……」當她來到右舷時,船正好要起動。看到我早已就緒,她訝異的喊了出來。

  「天賦摟。」我輕鬆的說道。帝海軍特別行動組的人多是一些怪胎,其中擁有複數以上天賦的更是滿街跑,穿越空間便是我的一項天賦。

  「你……作弊啦!」她氣得直跺腳,但還是乖乖的站好了,因為巨大的煙囪已經鳴出了一短聲。

  按往例,軍艦出航時所有軍官除當值駕台外一律要站到船兩弦對港口行注目禮,而士官以下則必須站滿船艏船尾對港口行持槍禮,這稱為站波,是一項已經延續數百年的白癡禮節。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3rd:營救


  目視著港口離我們遠去,是一件非常無聊的工作。玄陽艦作為旗艦,戰鬥位置屬正中央,且航速又慢,在這炎熱的七月天實在是令人很想使用作弊規則。幸好,站波在一個小時後便結束了,比我預料的還快。

  「請翼上校與妖中校到駕台軍情室走一趟。」才剛回到臥室,傳令兵所傳來的命令讓我有些惱怒,但船長畢竟是用請的,不去也說不太過去。

  無奈之下,我只好換上正式的軍服準備前往駕台。這裡不得不加註一下,那件軍服與其說是正式,我覺得根本是他媽的白癡設計。

  深藍色的長袖襯衫,加上同色系的西裝長褲;重點是在炎熱的七月天還要戴上那見鬼的三角軍帽。而襯衫左胸處則掛了一堆勳章──甚麼三等十字錨勳章啦、一等和平勳章、一等骷髏勳章等……而且那些勳章還他媽的特別的重,對我這等身材的人來說簡直是無與倫比的負擔。

  換好衣服,轉頭看了一下妖中校。帝國女兵裝束就設計的比較好了,一樣是藍色的襯衫,不過女用的比較短,配上藍色的短裙──雖然說是短裙,不過是到膝上十公分,再加上必備的黑色絲襪跟軍靴,大有服務男性軍官的意味。

  「長官,你看甚麼,該上去了吧。」被她這麼一提醒,我才驚覺我是用一種近乎色狼的目光在盯著她看。不可能阿,經過三年的戰火洗禮,我自認抗性早已比一般男人強上許多,且我從小就對任何人不感興趣。

  「是長官你教我的喔,天賦喔。」她得意的笑了一笑,指著她的雙眼,我才發覺我上當了,看來她也是屬於有兩下子的人。

  我朝她笑了笑,隨即自作主張的勾起她的手臂,走出住艙向駕台而去。駕台所在的地方稱為駕台甲板,不大,約三十坪左右。

  駕台的前半部是用於擺設航海儀器之用,常駐人員也多半是不懂戰鬥的航行人員;而駕台的後半部,或稱為軍情室的地方則是艦長以下的戰鬥人員討論之地。

  禮貌性的敲了敲門,一位小兵(我想應該是一等士兵吧)走了過來,為我們帶路。

  穿過前方的駕駛室,我們來到了後方的軍情室。在那裏,一群階級最低少校的人正一邊看著艦長桌上那張海圖,一邊展開激烈的討論。

  敲了敲門,我打開軍情室的門,敬了禮之後便喊道:「帝海軍特別行動組第十一組組長──死•翼報到!」

  我大聲的喊著,但眾人一聽到我特殊的名子後卻不約而同的皺了眉頭,再聽到我的職稱及位階後卻又一臉的鄙夷。

  「歡迎你的加入,我是艦長兼艦隊司令,帝海軍少將──路克•里美亞。」他從艦長椅上站了起來,並主動的向我握手。我禮貌性的伸出了左手,當手一握緊的時候卻發現他暗暗加了一些力道,我判斷,他的握力應該不小於一百公斤。

  「要是他打仗的本領跟握力一樣好就好……」我心中暗自的想著,但卻不能真的當他面說出來。

  「現在讓我們來談正事吧。」他放開了手說道:「這次你們特別行動組的任務,是營救被困於鹿兒港的伊莉亞•安公主陛下一行人;而本艦的任務,是協助聖露西亞王國再度奪回鹿兒港。」

  鹿兒港,一切戰爭的起因。位於聖露西亞王國中部,向東接上畢爾河可轉往陸路通向聯盟,再透過聯盟進入帝國,向南繞過多爾海峽,歷時約三個月的航程後也會抵達帝國南端的港口,是非常重要的轉運港口。

  「我記得,」我沉思了一下便說道:「那位好戰的伊莉亞•安公主陛下不是已經率領她的鳳凰艦隊攻下鹿兒港了嗎?」

  「表面上是這樣沒錯,至少在三個月前你從前線離開時都還是這樣……」一位肩掛四顆梅花,看起來稍嫌年輕的男子說道:「阿,恕我尚未自行介紹。敝姓黑崎,名玄燁,是這艦隊的參謀長。」

  「沒關係,請繼續說吧。」我擺手道,但在心裡卻開始暗暗記下這個人。

  「一個月前,當伊莉亞•安公主陛下所率的鳳凰艦隊準備返回國內時,卻在港外遭受鐵血王親率無敵艦隊襲擊。」他喝了口茶後,便繼續說道:「逼於無奈之下,鳳凰艦隊只好全數撤回鹿兒港內。但無敵艦隊顯然有備而來,居然在港外打起了包圍戰。這次帝國給你們的任務便是將伊莉亞•安公主陛下秘密救回國內,而本艦繼續與鳳凰艦隊一同防衛鹿兒港,直至那可惡的鐵血王葛屁為止。」

  「原來如此……」我一邊隨口應著,一邊開始在心裡盤算著。而這位黑崎老兄顯然也不是甚麼簡單的貨色,雖然目前的官階只比我高一階(帝國校級軍官階為梅花,三梅花為上校,四梅花則為大校),不過假以時日恐怕會是一塊巨石。

  「詳情就是如此了……」路克艦長說道:「當然,你可以用任何方式去將公主救出,這一向也是你們的專長,不是嗎?」

  該死的!這雖然是我們的專長沒錯,但是我只懂殺人不懂救人,被分到這見鬼的特別行動組後第一個任務居然是去救人,救的還是傳聞中的好戰份子,這邏輯一點都不通吧。

  「我會想辦法的,」我釋然的說道:「那,請問貴艦下一個抵達港是哪裡呢?」

  「邦加達,」路克艦長說道:「距這裡一千五百海浬遠,最快也要一個月才會到,你可以趁這段時間好好的跟妖中校想辦法。」

  「那……下官先告退了……」我行了禮之後便逕自的下了駕駛台,而妖中校也跟在我後面一起走下了駕駛台。

  「真是……不懂禮貌的小子……」隱約中,我只聽到有人在講我壞話,但卻不知道是哪位大人物……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4th:Typhoon


  之前寫到哪了……我想想……好像是寫到背後有人講我壞話的那一段吧……

  說到被人背後講壞話,後來我查出來是哪位大人物了,是帝海軍參謀總長的樣子吧,後來的戰爭中他有沒有留全屍我倒是不清楚了……

  邦加達港阿,那是個很奇特的地方,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的。

  邦加達港位於海南往西南方一千五百浬處,是獸人部落與帝國共管的領地。說是共管,實際上根本大多數都是帝國控制的。

  長達一個半月的航行,對我們來說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睡覺、吃飯以及寫報告渡過,因為我和妖中校並不屬於這艘船的正式編制,所以自然可以不用出操,何況以我和她的官階,我想也不會有人膽敢把我們挖起來出操吧(笑)。

  對了,這裡應該說一下。在長達一個半月的時間裡,我還是透過妖中校認識了我這個組的組員。為甚麼是透過妖中校?因為他們都被打散到各艦裡了,想彼此聯絡是非常困難的,不過也幸好妖中校手中有組員名單,這樣我才不用在抵港時一艘一艘的去拜訪。

  琳娜妲少校,帝中部居民。雖然她一直強調她是帝國人,但我還認為無論從體態或姓氏來說,她絕對是百分百的精靈。

  她被分在戰列艦──達爾親王號上,那艘船比玄陽號大了將近一倍有;其實不只那艘船,大概只要是戰列艦都比玄陽號大,這是一種保護旗艦的手法。

  洛克斯少校,帝北方居民。雖然北方居民由於生活習慣的關係,騎馬射箭一直是他們的強項,但這傢伙最擅長的其實是水域運動,反而騎馬射箭對他來說是件非常困難的事。他被分在右側的戰列艦──吾爾親王號上,那艘船最出名的就是有五座主砲、二十二座船舷砲以及三座艉砲,就像刺蝟一樣全身是刺。

  本組組員就只有以上兩人加上我和妖中校一共四人,是非常名符其實的小組,小的不能再小。

  在前往邦加達港的途中,本艦很不幸的遇到了強度颱風(當時帝國稱之為神風),大概在陸地上習慣了的人永遠都不會想到,剛剛吃中飯時明明還是萬里晴空的,只隔了幾分鐘,天空馬上就變得全黑了。

  「全艦戒備!準備突破神風!」這是我唯一一次聽到路克用如此嚴肅的口氣說話,但他後面的話卻讓我覺得他像個白癡一樣。突破神風?那簡直是瘋子才會想做的事吧!

  雖然我很想去抗議,甚至動用作弊規則叫他調頭。但我還是在劇烈的搖晃中暈了過去,跟我同室的妖中校也沒好到哪裡去,一整個人就昏死在床上。

  大概昏了五六個小時吧,當我醒來的時候船應該還在暴風半徑內,但風雨量明顯的減少,我擔心的事似乎要發生了。

  那時我不顧一切的衝上駕台,卻只見路克船長與玄燁參謀不斷的在爭吵。

  「放棄吧,現在已經到了中心眼附近,在下去的話會全艦覆沒的!」玄燁如此的說著。

  「再堅持一下就好了,只要過了中心眼就一切風平浪靜了,我們該像個男子漢一樣啊!」路克堅持的說道,但其實他的眼神中也閃爍著不安,畢竟天氣才是海上最大的敵人。

  那時,我看著船速計,一節、兩節、兩節、零點五節,媽的,那種鬼船速要是能突破這見鬼的颱風就真的奇蹟了。

  不過路克船長還算有點技巧,他精準讓船與浪之間永遠保持著十五度的斜角,如此一來萬一突然出現大浪,船也不會瞬間翻覆。

  「讓我去吧,我有辦法。」我是這樣的對著他們說道,之後便使出了我的天賦,瞬間移動到颱風眼中心。

  那裡無浪,甚至還有太陽光照射進來,但風的流動卻十分猛烈且不規則,實在很難讓人在空中堅持住。

  「傾聽我的聲音吧,走上你該走的路吧。」我閉上雙眼,慢慢的感受著風的方向,接著,一點一滴的引導著她走上該走的道路。

  過不了多久,颱風漸漸的轉向了東方的海域,向著新大陸而去,而太陽也漸漸的回到了這片水域,不過也讓我透支了所有的體力。

  來到邦加達港時已經是颱風走後十天的事了,由於艦隊預計在這裡停留十天補給,因此全艦軍官除當值人員外一律得到了八天半的假,好讓他們去陸地上發洩一下過剩的精力。

  我和妖中校換上一身輕裝後,便迅速的從船上一跳,在所有軍官的面前跳到了陸地上,連走路的時間都省了。

  「作秀。」一名身材高挑,胸前偉大的女性軍官走了過來,她的臉,讓我想起了傳說中的聖精靈,但講話卻酸酸的。

  「無腦,」看到她,妖中校隨口說了這麼一句,看來她應該就是琳娜妲少校。

  「你好,閣下想必就是新來的翼上校是吧。」一名男子親切的走了過來,他看起來非常的強壯,至少他手上的肌肉能說明這點。

  他向我伸出了左手,我也伸出了左手,這麼一握……我想他是真的非常的強壯,那握力比路克的還要大上一些,只求他不是個只出蠻力的傢伙就好了。

  「我們是來看看新任的長官的,」琳娜妲少校說道,隨即又看了我一眼:「不過這種身材……我想上校這位置恐怕是拿了許多人的命換來的……」

  「無腦,」我被她說的有點火大,瞬間便拔出腰間的小刀,在她還來不及反應時便架到她脖子上,我輕聲在她耳邊的說道:「我覺得犧牲妳的命會更棒,說不定能讓我爬到少將的位置。」

  「妳……」她惱怒的說道,我們四個人就這樣在烈日下僵持了許久,最後我手痠了,便將刀子拿開,瞬間又回到了妖中校的身邊。

  「我們現在要去街上逛逛,任務等回來時我會分配的……」我有點生氣的說著,便拉起了妖中校的手,追上了遠處獨自悠閒走著的玄燁大校。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3 03:45 , Processed in 1.944028 second(s), 22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