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太陽的斜坡》

[複製連結] 檢視: 1203|回覆: 6

那時少年還只能算是個男孩。
那樣的日子我們會永遠記得。


*********************************************


1.

「...雖然活著不會是件快樂的事,但還是得努力地活下去。」

男孩把種子放進土壤前,小聲地唸出這句話。
他蹲在滿是青草味的花圃之中,那裡的土都剛翻開。很新,也帶著一種新生命的味道。

太陽很大,天空也很藍。
男孩的脖子因為流汗而閃閃發亮。

他的背後站著另一個女孩。女孩非常討厭男孩。雖然還是能夠跟他正常的說話,但女孩心裡就是怎樣也無法對他產生些許好感,他沒辦法喜歡討厭自己的人。
男孩站在陽光之下,心裡卻只有陰天。

『我想我絕對不會喜歡這種人吧。』

女孩總是有著這種念頭,但她還是每天不辭辛勞的到這裡來,看著站在小斜坡上的男孩默默地種植向日葵。男孩從來沒跟她說過話,她第一次來這裡時,男孩就只是低著頭慢慢翻土,然後再一個個放進種子。
女孩每天中午都會過來這裡,或是下午上完課之後來。
她不是因為男孩所以才來這裡。
她只是想親眼看看那片向日葵海。
那就像洋淌著太陽的金色海洋。
女孩一直夢想著。

至於男孩,則是一直在思考著。
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種向日葵的,這問題他已經忘了好久好久。
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那個女孩就一直在那裡注視著呢?
大概是種下第一顆向日葵種子的那天吧,男孩心想。
那麼,那天又是什麼時候呢?

男孩沒有因為這樣的問題而苦笑,相反地,他對這件事情只有想想而已,他根本不想去知道。
挖開土、放進種子的動作並不難,但男孩小心翼翼的動作會讓人覺得他有點過度小心了,他面無表情,沒有一絲感情上的起伏。
似乎是對任何事物都看得太習慣了,所以才會露出一點都不在意的感覺。
男孩的心中一直都是沉靜的,就像夏季的午後雨,濛濛中雨滴吸走了所有的聲音,只剩下水花摔碎的啪達聲。
他一直靜靜地在自己胸口裡儲存陰天,讓它靜靜下雨,靜靜沉默。

沒有光線的心。
男孩一直都是這樣。
對手裡太陽花種子的堅持。
或許正是因為想找到屬於自己的太陽吧?

太陽很大。
天空很藍。

這樣的想法多麼奢侈。
男孩抬頭看著天空。
 
denn endlich fühle...                                      【BLooD mooN.7】yam...




Schließe ich...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3   檢視全部評分
小月兔  歡迎回來,好久不見了~~  發表於 08-7-1 09:08 聲望 + 3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那一天。
不知道為什麼有著太陽,卻不會溫暖。
明明是這麼明亮,卻又不會刺眼。好像都是假的一樣。
教室裡面有點陰暗,所以女孩看不太清楚那個男孩子的臉。當然,他始終都低著頭也是原因之一。
大家鬧哄哄的,根本就忽略掉那個上台的男孩子。

「我叫───。」那個名字實在是太常聽見了,所以女孩反而有點記不住。
但是身邊的同學馬上就給他取了個綽號。
「小強,哈,小強不是蟑螂嗎?」
同學們都笑了出來,還有人大聲喊了出來。台上的男孩卻還是低著頭。
大家都在笑他,老師也只是例行性的唸了幾句。教室裡還是很吵。
對一個剛轉學到這裡來的人,這樣實在太過分了。女孩看不過去,轉頭瞪著剛剛說話的人。
「幹嘛啊,反正他也沒反應啊,你看。」

女孩看著那個男孩子,他沒有半點反應。
小強在吵雜聲中低頭走向座位,她對他這樣的舉動感到不可思議。
她最討厭的就是欺負別人的行為,尤其又是欺負弱小的人──

女孩看著他,看著被叫做小強的男孩。
他的眼神一直呆滯地看著地板,就連拉開椅子的時候都悄然無聲,坐著的時候就像空氣一樣,沒有半點存在感。
只是單純的看不慣,看不慣小強的做法。
女孩就是受不了只會默默承受的人。

下課之後,好多同學都跑出去玩。
就只有小強還靜靜地坐在位子上。
就算不是第一天轉來這所學校,想必小強也不會跟大家出去玩吧。
女孩越來越生氣,她也是一個人靜靜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她走了過去,走到小強的座位前面。

「我叫謝怡真,」就算這樣講話,小強也還是沒有抬起頭來,「你叫我怡真就可以了。」
小強一樣低著頭,就連點頭示意的動作都沒有。
怡真開始不耐煩。

「你怎麼都不出去玩啊?」
小強搖搖頭。
「我說,你為什麼不出去玩?」
他還是搖搖頭,彷彿與別人的互動裡他只知道搖頭。

怡真很生氣。
但她的情緒突然被吸引到另一個東西上去了。
她看見小強手裡握著什麼。

「那個是...什麼東西啊?」怡真想起來了,那個東西她在書上曾經看過。

尖長的形狀。
黑色的外殼。
那是向日葵的種子──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那是向日葵種子嗎?」

這句話就像有著某種力量,讓小強抬起頭來看著怡真,怡真發現小強的瞳孔其實很漂亮,黑色中閃著淡淡咖啡色的深邃。雖然他的表情看起來還是十分冷漠。
小強一樣搖搖頭。

『那明明就是!』怡真心裡想著,卻沒有說出口。
剛剛的搖頭,與其說是否定,不如該說是代表他不想繼續和自己講話吧,但他明明一句話也沒說啊!
怡真開始對眼前的男孩感到厭惡。
明明可以出去玩,明明就可以很開心地走在陽光之下,卻還是自顧自地躲在陰影之中。
這種人最討厭了,這種不會善待自己的人最可惡了。

「你為什麼不出去玩?」
怡真問,這是她最後的忍耐了。
──但是小強依然搖搖頭。

上課鐘響了。
同學們一窩蜂跑進了教室,吵鬧的聲音此起彼落。然後有些人看見怡真站在小強的桌子前面,感覺好像有點嚴肅。不過這種嚴肅馬上就在男孩們的噓聲中化為烏有。
「喔!怡真愛小強,女生愛男生!」一句話就把全班的笑聲都帶了出來。
小強默默低下了頭,第一天轉到這個班級似乎就注定會被嘲笑。不,如果是他的話或許到任何班上都會被嘲笑吧。
「怡真愛小強,怡真愛小強!」男生們一樣繼續大聲嚷著。

幾個怡真的死黨趕快跑了過去,有些女孩則是制止其他男生吵鬧的行為。
「怡真,不要理他啦,已經上課了。」
「不行,我要聽他開口說出話來。」怡真頑固地說著。
死黨面面相覷,怡真可是出了名的固執。

小強頭低低的,在吵雜聲中完全沒有動靜。
他就像一塊低著頭的岩石,完全不受到任何影響,很安靜的坐在椅子上。
怡真站著,她在等他說出話來。
班上似乎也被這種詭異的氣氛感染了,幾個胡鬧的男孩愣愣的看著她們兩個。不清楚的同學都還以為是有人吵架了或是怎樣,但是對象卻是怡真,和那個才轉進班上不到一天的男生。怎麼想都不可能,所以同學都有點慌張。

「為什麼不出去玩?」
怡真的口氣就像是在逼問做錯事的弟弟。
全班都屏氣凝神聽著她說出這句話,然後等著小強的回答。
小強微微抬頭。

門突然被拉開,這節課的老師很不巧地走了進來。同學一哄而散。
「好了好了,所有人快回位子上...嗯,謝怡真同學你怎麼了嗎?對,趕快回位子上坐好。」

怡真被拉回座位,她的那群死黨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今天固執的怡真終於退了一步。
她們都這樣想著。

怡真本來是不想回座位的,因為小強到最後還是一句話都沒說。
但是當老師進了教室,大家都亂哄哄回到自己座位的時候。她好像看見了。
小強的嘴唇微微動了起來。
雖然怡真根本沒聽到他的聲音。
如果自己沒猜錯的話,他剛剛應該在唸的是:
「...因為,外面是陰天...」

怡真不了解這句話的意思。
因為外面,明明就有著太陽。
她抬頭,好像還有點刺眼。

怎麼會是陰天?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夢幻點心師    發表於 08-7-2 12:12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眨眨眼,眼前的教室光景回到了這個花園。
這裡是離學校不遠的小教堂後面的花園,位置很靠近後山。

怡真正站在一個被漆成白色的矮柵欄圍起來的花園,裡面大部分的土堆上都開滿了花,山藥、野百合、蔓生玫瑰......,還有好多植物是她沒看過的,大部分都是來過幾次之後雖然知道它們的色澤和模樣,卻不知道它們的名字。在一排排有條理排序整齊的花道前,有著連結後山的小斜坡。
那裡就沒有柵欄了,可以直接走到後山去。那個斜坡上的雜草都被拔掉,上面只剩種植用的黑土,和男孩翻鬆過的痕跡。
教室的桌椅換成了地上樹蔭隨風搖動的畫面,怡真看著斜坡。
被叫做小強的那個男孩站了起來,他伸手抹去額頭的汗。

如果把上課點名答有跟被叫起來唸句子的情況扣除,怡真是在這個小斜坡才第一次聽見他說話。當然,這些話不是唸給怡真聽的。而是他手上的那些種子,他只唸給他們聽,在每一次將它們深埋覆土的過程中。
花了一點點時間,怡真剛剛回想起小強剛到她們班上的那一天。
當她回過神來的時候,斜坡上的男孩已經把土都蓋了回去,他今天只有挖開一排土,如果都有放進種子的話,怡真算算應該有十顆左右。小強走下斜坡,然後走到花園邊的一間小木屋後方,打開了水龍頭開始洗手。怡真站的很近,但是小強完全沒有理會只跟她差一個手臂距離的怡真。
怡真很不想跟小強講話,但她實在是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那些向日葵什麼時候能長出來啊?」
小強連頭都沒轉過來,就拿起牆邊的放著小十字鍬和鴨嘴鏟的小水桶,把手套和種子袋丟進去,準備走出花園。
「喂,我在問你事情耶,這樣太沒禮貌了吧!」
明明能夠聽見,小強還是直直往柵欄的小木門走去,氣急敗壞的怡真抓住了他的肩膀。小強沒有抵抗,就這樣被抓著肩膀轉過身子,小水桶裡面的東西鏗鏗鏘鏘地撞來撞去,怡真瞪著小強的臉。

「張開嘴巴說個話有這麼困難嗎?」怡真問。

小強一樣漠不關心,臉上沒有一絲感情的起伏,只是靜靜地看著怡真...。不,怡真知道他根本就把自己當空氣看,所以他的視線就算在自己身上,他也不會有什麼反應。
怡真快要氣炸了,但她卻不能做任何事,她的左手扶在自己的胸口上,右手還是緊緊抓著小強的肩膀...呼吸好像又變的困難了。

這個時候,有個高大的白色背影慢條斯理地從對面走來。
怡真覺到有人過來,她側著頭偷看一眼。

「唔!」怡真身體頓了一下。
她心裡非常緊張,那個穿著白色襯衫和墨黑色長褲的人一定就是神父,她雖然沒有看清對方的樣子,但她一口就咬定對方絕對是神父。出現在教堂的一定是神父沒錯。
怡真有點不知所措,因為她沒有獲得對方的同意就進來這座這麼漂亮的花園,任誰都會生氣吧?
她已經決定了,等下要拉著小強一起道歉...當然也是只有她開口而已。

當小木門被拉開,怡真就更慌了。
對方是個和藹的老爺爺,年紀大概比自己的外公還要老一點,因為他的頭髮都禿光了,只剩外圍還有一點銀白色的頭髮,跟鬍子一樣。
而且更重要的是,對方是個外國人!

「呃...呃...」

怡真知道遇見外國人就一定要講英文,她知道英文是什麼,但在她現在這個年紀她還沒有學到。
媽媽雖然有要怡真去學英文,但是被怡真拒絕了。
她現在好恨當初為什麼要拒絕去學英文。

「要...說英文嗎...?」怡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唸給誰聽「呃...但是我不會...」

「不會英文就說中文啊。」
「啊?」怡真傻眼。

「我會說中文喔。」老神父笑咪咪的,感覺就像隻微笑的大白熊。

「你會...說中文?」

「嗯,我會說中文。」老神父還是在笑。

站在花圃的三個人,好像只有小強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局。
所以始終一言不發的站在一旁看著他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如果沒有走進這間小教堂,怡真恐怕永遠也想不到原來教堂裡會是這樣的光景,幾張簡單的小長凳,還有擺在正中央的那張黑色木桌。教堂裡的擺設幾乎可以用簡陋來形容,彷彿所有的錢都花費在最前面那尊潔白到像是在發光一般的聖母像,還有祂身後那片有著彩繪圖案的落地玻璃窗。
怡真和小強坐在其中一張板凳上,雖然怡真的心裡已經沒有剛剛那樣緊張了,但還是有些忐忑。小強始終沒講過半句話,只是靜靜地低頭看著小水桶裡的東西,尤其是那包向日葵種子。
他們雖然坐在一起,但卻隔的有點遠,就像中間有面無形的牆。

「你們等一下,我幫你們倒杯奶茶。」
在被帶進教堂之後,老神父說完這句話就走進隔壁的房間裡。

「你認識他?」怡真問。
小強只是點點頭,這是他第一次這麼快有反應。
原來如此,所以才會到那個小花園幫忙啊?怡真心裡想。

「那...那些花都是你種的?」
小強搖頭。怡真有點失望。
然後是一段空白的沉默。
怡真沒說話,小強也是一樣毫無動靜,怡真就像是一尊被迫石化的女孩雕像,想動又不敢動。她知道,這全都是身邊那個真的像石頭一樣的男孩害的,他什麼事都不做,害坐在這裡的自己變成一種極為尷尬的存在。
對啊,怡真知道,他和神父原本就認識了,所以會坐在這裡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自己呢?自己根本就是硬闖進來的死小鬼,會坐在這裡根本就一場鬧劇!
全身就像有毛蟲,自己又像是有著神經的石像,椅子好燙喔。怡真想站卻又不敢站起來。

「Charls,你可以過來幫我一下嗎?」老神父的聲音從隔壁的房間傳了過來。

這裡還有其他人在嗎?怡真好奇地轉過頭去看,但是沒有人啊?
這時候,小強就像是剛接受到指令的機器人一樣,瞬間從沉靜的狀態馬上動了起來,他直直地往房間走去。

「Charls...?那是那個小強的名字?」
怡真大概可以猜到這應該是一個英文名字,但是為什麼他會有一個英文名字啊?她仔細去想會不會是因為小強的本名有跟這個單詞的發音很像,或是這是他的口頭禪所以被這樣叫...?
不對,根本都不是,他都不說話哪來的口頭禪?小強的名字自己也早忘了,反倒是這個名字深深地烙印在怡真的心中。

接下來老神父跟Charls一起走了出來,怡真決定從現在開始叫他Charls,至少比較不會感覺像在嘲笑他。
Charls手上端著一個盤子,上面有兩個杯子,裡頭是褐米色的夜體,飄來的白蒸氣中帶著一股濃濃的牛奶香味。

怡真不餓,但是嘴巴卻很渴。
她忍不住嚥了嚥口水。
老神父端了一杯冰的奶茶給怡真,上面剛凝結的水珠閃閃的,感覺好漂亮。但是怡真眉頭卻皺了起來。
她只是拿著冰奶茶,卻沒有開始喝,但她又不知道該怎麼跟老神父說她不能喝。雖然真的很想喝,但又不好意思請老神父換一杯給她──

「怎麼了?妳為什麼不喝呢?」老神父問,他的口音一點都聽不出來是個外國人。
「我...我的氣管不好,家人不准我喝冰的飲料。」
「嗯,那我幫你換杯熱的奶茶好了。」

怡真滿心感激地將冰奶茶遞給了老神父,在老神父走進房間之後,怡真才發覺剛剛溢滿香味的那杯熱奶茶正在Charls的手裡。
而他正低著頭一點一點地啜飲著,大概是有點太燙了。

「你為什麼不喝冰的奶茶,你明明就很熱。」
怡真很好奇,因為Charls身上還有剛剛炎熱過後所留下的汗漬。
Charls只是搖搖頭。可是怡真不清楚他到底是要表示什麼,是不熱嗎?還是他不想回答她的問題?還是他想說的是沒差?

「你為什麼叫Charls?」怡真換個問題問。
結果Charls猛地轉頭過來看著她,怡真被他的舉動給嚇到了,一動也不敢動。她覺得Charls的眼神裡開始有了情緒,好像是在排斥著什麼的感覺,怡真原本有點害怕,但這樣反而更激出了她的好奇心。
「是Charls吧?我沒學過英文,但是我應該也沒唸錯,對不對,Charls?」

Charls沒說話,他只是靜靜地看著怡真,不知道他投射出來的目光是不是含有著怒氣,總覺得怪犀利的。
但這也是怡真第一次看見原本是隻默默被欺負的小強的他,突然變成了有著瞬間感情起伏的Charls。
怡真還想發問,剛剛的問題就被走出房間的老神父回答了:
「是的,這個英文名字是我幫他取的。而且妳的發音也很正確,把他的名字唸的很好聽呢。」

怡真被突來的回答引開了注意力。她接過老神父給的熱奶茶。
「為什麼要幫他取這個名字呢?」

呵呵,老神父笑了笑。
然後把Charls然後把往怡真的方向推過去了一點。
Charls沒辦法,只好跟怡真手貼著手。兩個人都有點尷尬。

「因為那是我孫子的名字啊。」老神父說,還順便摸摸Charls的頭。

「孫子?」
白頭髮的人怎麼可能生出黑頭髮的小孩?怡真的問題被她自己吃掉了,她也覺得這個問題好笨喔,但還是很好奇。
「Charls是你的孫子?」

「這個故事我可以慢慢地跟你們說。」

老神父督促兩個人各喝了幾口奶茶,才開始慢慢說起故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老神父的名字叫做保羅卡納西亞。
當然,怡真並不知道英文裔的名字跟西班牙裔的姓氏有什麼差別,因為聽起來都像是英文。
他來自西班牙,是個美國人與西班牙人的混血兒。老神父從小就篤信天主教,因為家人的影響,所以老神父長大之後也是去進修有關於宗教的學校。最後,他如願以償地當上了神父,並先後到過歐洲、中美洲、非洲、中國,去了很多很多的地方傳教。
這些地名怡真有聽說過,但那裡都太遙遠了,遙遠到怡真聽了地名之後,還需要用自己的想像力去彌補地名底下的空白,使她深深陷入了老神父的故事之中。Charls則是靜靜聽著,彷彿這是他老早就已聽過的故事一樣。他把剩下的奶茶一口喝完。
一直到六年前,老神父因為非常想念在大陸認識的一個老朋友,於是在打聽到他人在這個小島上之後,就決定搬來這裡住,並且履行他傳教的義務。
然而到了這個小島之後,他才發現這座小島是如此的美麗而讓他流連忘返。有好多地方都跟回憶裡的故鄉非常相似,於是老神父決定住了下來。並且蓋了一座小教堂,好讓他能夠將天主教在這塊土地上發光發亮。

然後好巧不巧,老神父在上個月聽說好友的孫子準備轉來這附近的小學就讀,而這個小孩就是Charls。
至於叫他Charls的原因,是為了紀念老神父遠在西班牙過世的小孫子,所以老神父也一直把Charls當作自己的孫子看待。
一個人來到這麼遙遠的地方,怡真聽了心裡非常的感動。

「你好利害!」這是怡真聽完之後第一句說出的話。
老神父微微笑著,然後幫兩個人收完杯子。Charls在拿進房間之後,又回到位子上。

「妳呢?小女孩,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我叫做謝怡真,我今年小學五年級...我...我喜歡看書,不喜歡數學...我...」怡真很想講出一些像老神父這樣利害的事情出來,但是她的腦海裡卻一片空白,因為才十二歲的她根本沒有所謂的精采人生經歷「我...我很喜歡看人種花!」
聽到這句話,Charls抬起頭來看著怡真,怡真反而低下了頭。她覺得她好像說錯話了。

「喔,喜歡看人種花?」老神父有點訝異,他看了看Charls。這個舉動讓怡真整張臉都快紅了,哪有人喜歡看人家種花的?
「所以你才一直來看Charls整理花圃?」
怡真嚇了一跳,原來她過來的事情老神父一直都知道,但她卻被蒙在鼓裡。

「嗯...我那天看見Charls我那天看見他一個人往這裡走...」

其實沒有很久,大概就是三天前的事情而已。那天怡真一樣是在等大媽來載她,但大媽可能是要去買晚餐要煮的菜,所以有點遲到了。百般無聊的怡真靠在校門口不知道該做什麼,只好隨地拿石頭往中庭裡的池塘亂丟。但是裡面的烏龜好像打定了她就是不敢丟牠們,就算石頭飛到了身邊還是一樣面無表情地看著怡真,甚至連動都懶的動。怡真雖然很生氣卻無可奈何,因為她真的不敢丟也不想丟這些烏龜。
幾隻烏龜撲咚一聲跳進了池塘,因為裡面有人走出來了。怡真看見那是Charls。
『連烏龜看到他都會躲進池塘啊?』怡真心裡想著,但又覺得這樣想很不禮貌。
Charls完全無視於怡真的存在,就這樣繞過池塘走出校門。

「喂!」怡真大喊,但是Charls還是不理他。
「小強!喂!」

Charls還是越走越遠,怡真發現他是往後山的方向走。
他要去那裡幹嘛?怡真越想越奇怪,於是好奇心終於讓怡真決定跟著Charls。就算大剌剌地讓對方發現自己在後面跟著應該也沒有差別吧?反正他一定愛理不理。
於是怡真就一直跟著走。

『他要去哪裡啊?』
怡真越走越慌,總覺得還是不要跟著比較好。但是都到這裡了,哪有不繼續跟的道理?怡真終究還是說服了自己。
接著,Charls到了這間怡真從未看過的小教堂,這間小教堂緊緊靠在從大馬路分岔出來的小路裡邊,跟平常回家的大馬路隔了厚厚的一片樹林。怡真跟的很緊,但是又不想緊到貼在Charls的旁邊,雖然她很害怕,因為她有幾次看過這裡有一條大狼犬出沒。原先怡真並不知道小教堂就是終點,她以為Charls還會繼續深入樹林裡,直到看見了Charls走進教堂,她才鬆了口氣。
她跟進小教堂,然後看見Charls把自己的書包擺在教堂後面的小角落,再捲起袖子,脫掉鞋子之後走進眼前的小花圃。
怡真非常喜歡植物,但這是她頭一次看見別人親手種植植物──

說完,老神父又笑了起來。Charls則是頭低低的。

「所以你認為那些花都是Charls種的嗎?」
「啊,那不是他種的嗎?」
「不對,那是我種的。」老神父把手放在Charls的頭上。

「所以?」怡真緊張了一下。
「這小子根本不會種花。」

「不會種花?」怡真不敢相信,那她這幾天都在看Charls做什麼啊?「連向日葵都不會?」
「當然不會。」

老神父笑著說出讓怡真快要昏倒的話。
Charls卻還是在一旁木然看著,好像剛剛講的東西都跟他無關。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那麼你都在那裡幹嘛啊?」怡真好奇地問著Charls。Charls沒有理她,只是靜靜看著眼前的馬路。

他們正走在回學校的路上,因為怡真必須回到那裡去等大媽的車子。而Charls則是半推半就地被老神父叫去陪怡真回學校。保羅卡納西亞的名字唸起來好長又好煩,所以怡真還是決定叫他老神父就好,他那白白的鬍子在怡真心裡留下很深的印象。
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小時,怡真卻覺得去過教堂這件事比今天做的任何事都還有意義。她在那裡認識了一個和藹的老神父,還知道了一些關於Charls的事情,雖然當她知道那些植物其實都不是Charls種的時候,確實是有點失望。但現在怡真的心情卻很好。至少他對於眼前這個被稱做小強的Charls有了一些不一樣的想法。

天色才剛要慢慢變暗,遠方天空的雲堆變成了紫色和橘色的混和物,好多飛鳥成群地在天上飛過。原本被擋住的夕陽突然露了臉,金黃色的陽光將怡真兩人眼前的景物都照的閃閃發亮,他們倆個微微瞇起了眼睛。
這樣的光景非常美麗,只剩他們正行走著的小路上一切都是如此的金黃璀璨。這樣走起來一點都感覺不到太陽的熱度,只有徐風帶來的陣陣微涼。這段路上,怡真已經不再害怕那片濃濃的樹林了,也不會擔心那條可怕的大黑狗究竟會不會出現。眼前的景物好像都像自家附近的街景般熟悉。

怡真突然很感動,但她並不知道她是為了什麼而感動,胸口裡有股暖暖的東西在慢慢滋長,她覺得這樣的感覺好像從來沒有過。或許只是希望,能像現在這樣安穩的走在路上,就會是一件幸福的事吧?
畢竟對怡真來說,她真的已經好久好久,沒有這樣子走在有著太陽的路上了。

能夠擁有太陽,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這樣的想法怡真一直深信不疑,只是她不知道Charls是不是也是這麼想。而她也沒有想要問Charls的看法,因為她知道他一定又會沉默以對。不過,就算是問了沒有答案的問題,怡真也不會在意。
『因為這傢伙就是這樣嘛。』
怡真歪頭看著走在自己前面的Charls。

「你會不會覺得太陽真的是個很棒的東西?」
Charls沒有說話,怡真則是滿意地點點頭,彷彿她就是要這樣的答覆一般。

他們走出小路,又回到了通往怡真家的那條大馬路上。四周都沒有人了,下課放學的學生也都回到家裡,這個時間大概正是要吃晚飯的時間吧。怡真開始覺得有點飢餓,她希望等一下就可以看見大媽,還有回去吃她煮的菜。

走到學校大門口,那幾隻烏龜還是一樣面無表情地看著怡真,怡真對著牠們吐舌頭,Charls看到這樣的畫面,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他們等了一會兒,然後學校的警衛有過來關心一下,怡真說她要等家人來載她,Charls則是不理警衛。當警衛走開之後,怡真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Charls,你家住哪裡啊?」
Charls想了一下,他指著學校正前方遠處的一棟大樓,那是最近才剛蓋好的大樓,有著桃紅色的外牆。那裡在蓋大樓前是怡真最常去玩的地方,但現在居然變成了Charls的家。
「這樣啊,那你家人會來接你嗎?」Charls搖搖頭。
怡真忽然覺得Charls好可憐,居然沒有家人來接他,這不就代表著他要自己走家嗎?從這裡看見的桃紅色大樓好小,如果要走回去一定要走很久。怡真突然有種想叫他一起來自己家裡吃飯的念頭。
才剛想到這裡,怡真就看見大媽的車來了。

車門打開,一個身材微胖的婦女很緊張地趕緊握住怡真的手,不停摸著她的頭說:「小真啊,大媽剛剛去買點東西遲到了,你等很久了吧?對不起對不起啊,大媽等下回去幫你煮冰的紅豆湯喝.. ...嗯?那是你的同學嗎?」
Charls沒有說話,怡真則是很高興地點著頭。
「啊,你是小真的同學啊,讓你陪她在這裡等真不好意思啊......你的爸爸媽媽呢?」Charls還是沒有說話。
大媽只好點點頭,然後跟Charls說聲再見之後就把怡真帶上了車。
怡真把車門靠上之前都還一直盯著Charls看,她總覺得Charls好像在想什麼。她要關上車門的時候,Charls突然抬起頭來看著她。
「────」Charls似乎要說什麼,怡真張大了眼睛。

「我覺得,太陽真的是個很棒的……東西。」

Charlsu一說完,就回頭走掉了。

只剩下滿臉笑容卻又感到不可思議的怡真。



她決定,決定要一直陪Charls去那個小教堂了!
                                                                                                                                                                                        加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3:35 , Processed in 3.066514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