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奇幻】神喚者

[複製連結] 檢視: 1302|回覆: 2

楔子


靜靜凝視著荒無的大地, 沙塵隨風揚起, 這近乎無的一切, 似乎是某種暴風雨前的寧靜。

少女站在風化的石壁邊, 任憑狂風吹亂了她飄逸的長髮, 蒼白的銀髮中有著近乎莊嚴的氣質, 與少女稚嫩的臉蛋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這氣質雖然突兀, 卻異常的適合著她。

從口袋中掏出了個看似古老的指南針, 「應該是在這附近.....」說完, 少女又掏出了把骨笛, 吹奏起來。 笛聲由緩至急, 又由重至輕; 這樣的樂音, 足以讓任何眾生瘋狂, 也可以使任何聽眾悲泣。

原本荒無的大地卻起了變化。

隆起的沙土, 更狂暴的颶風, 隨之而來的是聲怒吼。
「是誰打擾了我的睡眠?!」怒吼造成了不小的地震, 隆起的沙堆中出現了條巨蛇狀的鬼魅生物。
「呵, 沙龍大人, 您可能搞錯了, 這裡並非您的領土喔。」少女順順長髮, 將骨笛收回了布袋中。

被喚做沙龍的巨大生物冷哼一聲, 似乎並不把少女所說的話放在眼裡。「我的領土? 哼, 世上所有的土地都是我的一部分! 是這些愚蠢的人類將它們佔為己有, 還囂張的自以為很了不起。 我只不過是給了他們一點小小的教訓罷了!」語畢, 沙龍掃動著祂的巨尾, 打碎了少女所站的石壁。 頓時沙石滿天。

「好了不起, 世上的土地都是你的? 要我說破嗎? 無法修練成龍的蛇妖。」飛揚的塵土中少女的影像卻格外鮮明, 「不過是稍微不順你的意, 有必要屠殺整個村莊的人嗎? 原本我念你好歹修練了八百餘年, 想要好言相勸, 現在休怪我無情了!」

少女縱身躍起, 長髮在空中好似月光下的銀波, 身手敏捷的掏出暗藏於身上的利刃, 轉身便將手中的利器刺入巨蛇金黃色的大眼中。 巨蛇慘叫一聲, 深紅的血液灑上附近的土壤, 吸收了蛇妖血液的土壤馬上變成了暗黑色的毒液, 像是有生命般的攻向少女。

沒想到少女只是不耐的揮揮手, 暗色的毒液又變回了土壤, 無力的返回大地。 蛇妖暗暗吃驚, 忍著巨痛再次攻向少女。 少女不慌不忙的掏出腰間的大劍, 一聲嬌喝, 那隻巨大的蛇妖已倒地不起。

「妳...妳究竟是....為什麼.....」蛇妖昏厥前睜著沒受傷的大眼, 瞪著少女。
她收起染了蛇血的大劍, 「羽痕派的弟子, 呵, 我是被派來討乏你的。」帶了點輕視的笑, 其實她實在不喜歡出任務。

「我叫關靈, 神關靈。」她迎風盤起了銀白的髮, 「要報仇隨時歡迎。」 她笑著, 驕傲的。

[ 本文章最後由 寧月 於 08-6-29 17:22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章----- 神喚者的降臨

疲憊的回到本家, 關靈馬上攤倒在大廳中。

「坐飛機累死了...別再叫我出任務啦!!」她沒氣質的大吼著, 嚇壞了在本家幫傭的大嬸們,仰慕神關靈名氣的諸多新弟子們也紛紛撿拾著跌碎的眼鏡。

神關靈.....平常就是這樣嗎? 新來的弟子們不禁考慮要不要馬上打包回家以免被迫接受這殘酷的事實。

「小師妹, 妳回來啦? 怎麼心情那麼糟糕?」化名無極的師兄走了出來, 論輩分, 他是比關靈大的, 論功力, 他就完全比不上關靈了。 雖然法力不及自己小師妹, 但他還是一直很疼愛這個任性可愛的小妹妹。

「大哥你看啦!! 不過是隻八百年的笨蛇也要我親自處理! 這樣就算了, 機位也不幫我訂頭等艙! 經濟艙食物真是難吃死了啦!!」關靈看到向來溫和的無極哥哥, 嘟著小嘴, 劈頭就是一陣抱怨, 抱怨後還撒嬌的要求晚餐要吃壽司。

面對關靈的無理取鬧, 無極早就習慣了。

「唉啊...八百年的大妖其他弟子真的應付不來, 所以只好拜託妳去囉。況且妳不是也很不滿那蛇妖吃掉的整村的人嗎? 唉, 想想他們也真無辜, 那些無能政府什麼不好做, 偏偏去招惹地方妖神, 捅下簍子才找我們去收拾...。」說到這, 無極嘆了口氣。 有時他很憐憫他的小師妹, 年紀輕輕就要這樣奔波。

「我待會就去叫廚房準備壽司。 妳先去休息一下吧! 對了, 師父說要見妳。」 無極師兄神秘的笑了笑, 走出了大廳。

完了, 難道師父發現我上次摔爛他的法器? 還是之前客人送的仙桃被我吃掉的事被他知道了? 想到這, 神關靈不禁頭皮發麻。 也許她認為師父是比任何千年大妖都還可怕的存在。

摸摸鼻子敲了敲木門, 「師父, 我要進來囉。」大門呀的被推開了。

一般大眾總認為羽痕本家, 同時也是輩分最大的師父擁有無上的地位與聲望, 應該是個非常認真, 甚至不枸言笑的老人。

然而, 事實並非如此。

映入關靈眼簾中的並非墨水畫, 古老書籍以及名刀名劍之類的物品, 而是明星7788的海報與看完隨手亂扔的漫畫。 這讓關靈無奈的出現漫畫常有的特效之一---三條線。

而那備受崇敬的師父就坐在單人軟沙發上, 左手漫畫右手可樂的招呼著關靈。 「嗨~ 回來啦! 剛回到家就聽見妳在那鬼吼鬼叫, 看來旅途很順利吧?」

看著正在看漫畫, 笑到頻頻喘氣的師父, 關靈突然有點無力。

等到老師父好不容易願意放下手中的漫畫, 認真看著關靈時, 已經過了一個時辰了。 頓時, 關靈擦了擦眼角, 但她堅持說那是汗水。

此是後話。

扶了扶額頭, 「那, 親愛的師父, 找我究竟有什麼事?」 關靈奈著性子問。
「唔...究竟是什麼事呢...人老了很多事都想不起來了呢...」老師父邊感嘆著, 還不忘邊喝茶遠望。 「不過老爸想看看自己的可愛女兒應該不需要理由吧?」 說完還給了關靈一個類似7788的陽光笑容, 但這笑容卻讓關靈第一百零一次的起了弒師的念頭。

關靈轉身準備離開, 避免自己誤下殺手。 卻被身後師父的叫聲嚇了一跳。

「啊!! 我想起來是什麼事了! 關靈啊, 薔薇少女的DVD被妳放到哪去啦?」
「.......................」

或許是關靈的殺氣太重, 又或者是自己的直覺告訴他有危險, 老師父晃著雙手, 試著平息女兒的怒氣。 「唉, 我開玩笑的, 別那麼認真嘛。 實際上, 有件事我想跟妳商量。」 在關靈可殺人於無形的目光下, 他娓娓道出了事情的經過。

世界是由三個組織組合成的。 大致上可分為天界、人間與魔界, 其中魔界又分出了冥界。 神魔自古就不斷的有紛爭, 長期下來兩邊的兵力也耗損不少, 直到前幾年才稍稍平息。 但在這看似無止盡的戰爭中, 人間卻嚴重的受到影響。 人開始對人有偏見, 有貪念, 這一切的黑暗面造成自然循環受到了嚴重的傷害。 矛盾的正義與罪惡夾雜在人類脆弱的觀念中, 漸漸的, 人類失去了最原始的情感。

而最近, 沉寂已久的魔界又開始蠢蠢欲動。 但這次的主因卻不是天界, 而是人間龐大的貪念與邪念。 如果說純真對魔界來說是上等的食材, 貪念與邪念則是上好的催化劑。 而人間這股異常強大的邪念, 無形中幫助了魔界軍團的復原。

在之前的戰爭中, 天界的恢復並不如預期中的好。 七零八落的天界, 在各方神明爭奪權位之下, 更顯得殘破不堪。 再加上天帝因疾而逝後, 情況更是糟糕。

正當天界眷戀人間的眾神們苦思著該如何挽救這個局面時, 已故天帝的寵妃---天羽娘娘, 提議在人間選出所謂的『神喚者』。

『神喚者』這稱號源於古歐。 古書曾有記載, 在某段時期人間曾有將巫女以及崇迷巫術之人焚燒至死的刑法。 當時很多的巫女, 占卜師以及各界學術份子都因此喪命。 而這些人在排斥這種刑法的人眼中, 就是所謂的『神喚者』。

書中沒記載到的是, 當時提出燒死所有神喚者的人, 是魔族崇拜者。


這些魔族崇拜者極盡所能的避免任何神喚者出現的可能性, 甚至不惜對同族的人類洗腦, 灌輸他們這些所謂『神喚者』, 只是些混淆視聽, 褻瀆神明的罪人。 雖然真正的神喚者, 並不是普通的女巫或巫師。

真正的神喚者擁有異於常人的天賦, 可召喚自然精靈, 神獸以及神明, 更高深的神喚者甚至可以將神明特有的法術 『神威』應用自如。

曾有預言指出, 人間將會出現一個偉大的『神喚者』, 而他, 將領導三界。

但人類不管在天神或是妖魔眼中, 都是不屑一顧的低層次眾生。 所以當這預言出現時, 沒有人願意相信。

而現在, 天神們要在被腐蝕嚴重的人間選出純潔又強大的神喚者, 更是難上加難。

身為天羽娘娘後裔一族的羽痕派, 自然當其首選。 不料, 天界的權利爭奪過於嚴重, 其他的天神也紛紛推薦了自己的後裔或是得意弟子, 期望能為自己爭光。

於是, 眾天神決定公平競爭, 讓『神喚者候選人』們自行選出各自認為最適合當神喚者的人。
其期限是三年。

各方神明將贈與一樣寶器於他們所認定的候選族, 而被神明選中的候選族會將寶器交給他們的一位族人, 而那擁有寶器的人, 就是該族的『神喚者候選人』。

當一個神喚者候選人認定另一位候選人才能真正成為『神喚者』時, 他將會把寶器交給該位候選人。 眾神明認為, 要統一三界的神喚者必須擁有可讓人屈服的能力。 所以當一個候選人擁有所有的寶器時, 他就可以正式成為『神喚者』。

眾神明共選出了七個候選族, 而羽痕族就是其中之一。

「也就是說...如果三年內找不到適合的神喚者, 世界就完蛋了?」神關靈聽得直冒冷汗。
「可以這麼說吧.....」老師父嘆了口氣, 看起來比平常更加蒼老。

「所以啊...關靈妳要加油, 努力成為一個神喚者。」老師父拍拍關靈的肩, 慈愛的說。 「我的女兒也長大了....」

「嗯...我知道了...。 嗯? 什麼?! 意思是....我是神喚者候選人?!」神關靈驚跳起來。 「我我我...我是候選人?! 族裡比我強大的還有很多吧? 為什麼是我?!」

老師父重新泡了壺茶, 「喔...因為妳天份比較高啊。」

說得真理直氣壯! 關靈差點氣到腦溢血。

唉...為什麼每次都是麻煩找上我? 我不要麻煩啊啊啊啊啊啊啊!!!!!!!!!!

關靈心底無言的吶喊, 自然沒人能聽見。

「唉, 別嫌麻煩, 這可是很高的榮耀喔。」像是看穿了自己女兒的思緒, 老師父繼續遊說著。 「況且, 妳忍心看到末日降臨嗎?」

這句話狠狠的刺痛了關靈的心。 世界毀滅...。 那時, 她愛的人將會消失...爸爸, 無極哥哥, 所有羽痕族的人們.....一個都不剩的消失。 她不要這樣, 就算只有一點的希望, 她也要救他們!

「.....我知道了。」 在漫長的沉默之後, 關靈決定了。 這不僅僅是為了自己, 還是為了所有的人類與眾生。 她雖然平時任性妄為, 但她知道, 這關係著重大的未來。

寧可自己吃苦, 也不希望別人難過。 這就是她。

「關靈...其實爸爸也很捨不得妳, 但是有什麼辦法呢.....」 老師父拭了拭眼角, 「我去拿寶器給妳....」 說著便轉過身。

看著老父的蒼老背影, 關靈不覺紅了眼框。 不知不覺, 自己的父親也這麼老了。 雖然還是跟年輕人一樣愛胡鬧, 一起看動漫畫崇拜偶像明星, 但他的確是老了, 很多年輕時可輕易辦到的事現在都沒辦法做了.....。

她自幼喪母, 父親對她來說一直是個重要的存在。

不願讓父親看見她脆弱的淚水, 她轉頭假裝看著另一邊。 不料, 不看還好, 一看竟讓她血液凍結了。

「.....這是什麼?」顫抖著, 關靈指著手上的廣告傳單。

「你是神喚者候選人嗎? 想成為末日英雄嗎? 看過來~ 神喚者候選人的家屬可獲得超值好禮, 不用怕自己成為候選人家人沒人照料!」 斗大的標題被關靈念出來, 活像是在判死刑似的。

「搞屁啊! 這什麼超值好禮?! 老頭! 你該不會是為了這個7788主演的偶像劇DVD就把女兒賣了吧?!」關靈後悔剛流的幾滴眼淚, 在心裡默哀了數秒鐘後開始向老師父開刀。

「喂喂喂! 真是失禮! 你看我像是那種會為了7788把女兒賣掉的人嗎?!」老師父喊冤著。

你就是那種人。 神關靈扁眼看著自己父親, 沒有說出口的是更多無奈。

「好歹妳也說我是為了涼宮春日的海報跟全套漫畫嘛! 啊, 還有海賊王跟火影忍者.....」在老師父說完前, 關靈已經使出『必殺‧關靈踢』將老師父打倒在地。

這時, 在吩咐廚房做壽司的無極師兄嘆了口氣, 祈禱自己的小師妹別把師父打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章----- 別離

撇開冷血老爸可得到的『超值好禮』, 關靈其實是很在意這件事的。 平常都是大家包容我, 我現在能為大家做的只有這些了。 憑著對大家的關愛, 關靈重新打起了精神。

所以當被打得鼻青臉腫的老爸捧上神喚者寶器時, 關靈還是欣然接受了。 (如果你不問她是用什麼表情接受的話, 那看起來的確是『欣然接受』。)

看著泛著淡綠光芒的寶器, 這溫潤的觸感, 柔和的顏色, 捧在手中會傳來陣陣的冰涼感覺.....關靈不禁深深吸了口氣。

「.....這不是一般的玉髮釵嗎?」 忍著怒氣, 關靈斜眼瞪著老師父。

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的無極師兄邊忍著嘆氣的慾望, 邊幫老師父上藥。  「唉, 看仔細點, 那髮釵的一端有天印.....。」含著淚水, 老師父不禁感嘆自己怎麼會有這樣的女兒。 想當年, 我神瀚堂的名聲大到只要喊出名號, 各方妖魔都得退個三尺啊.....。 「啊!! 輕點輕點....」 唉, 看來我的確是老囉.....。

神關靈不顧老父的感嘆, 低頭把玩著玉髮釵。

髮釵的一端的確有天印, 精美的龍王鳳后交織著, 形成了古文『羽』。 驚嘆著這巧奪天工的美好, 關靈將放下的長髮重新以玉髮釵盤了起來。

今後, 有我就有它。

看著這樣的關靈, 無極師兄紅了眼框。 一半是不捨她的離去, 另一半則是為了這樣的亂世嘆息。 人類何時才能學乖呢.....?


很快的, 就到了離別的時刻。 神關靈抬頭望著大門口的匾額。 『羽痕族』。 這短短的三個字, 對關靈來說意義重大。 這裡, 有著我愛的人, 愛我的人, 我所珍惜的一切......。 為了你們, 我將很快的回來, 回來同時我也將帶回和平。

像是要將這三個字刻在自己腦海中, 她的認真感動了在場的所有人。 我們能做的, 就是幫妳祈禱, 等妳歸來。 悲傷在空氣中似乎能產生共鳴, 每個羽痕族的人都偷偷拭淚。

「小師妹, 一路平安。」 強忍著悲傷, 無極握了握關靈的手。
「師兄, 麻煩你照顧師父...我父親, 以及所有羽痕族的人了。」 不願其他人操心, 關靈強忍著不留露出一絲一毫的不捨。
「我會的....妳放心吧。」 我能為妳做的, 也只有這樣了。 其他人也許看不出來, 不過他知道, 關靈是非常難過的。 像是安慰似的, 他摸著她的頭。

她笑了笑, 像是感謝無極師兄的不說破。

這樣的默契, 總讓關靈不自覺的微笑。

「師兄, 我父親呢?」 關靈四處望了望, 大家都到齊了, 惟獨少了自己父親。
「呃.....」 無極的臉抽了一下。 「師父他....他在看最新一季的犬夜叉.....」 面對這樣的師父, 連無極這樣有耐心的人有時也感到非常無力。

「我去叫他....」 說完無極便轉過身, 準備再次邁入大廳。
「不, 不用了。」 關靈笑笑的, 似乎並沒有不高興。 「我得走了。 師兄, 大家, 再見囉。」 笑著揮揮手, 漸漸的, 關靈的身影已消失於地平線。

回到羽痕族大廳, 一切似乎沒什麼變化, 但是一切都變了。

平常...這裡有那麼安靜嗎? 笑著搖搖頭, 無極走向了老師父的房間。

輕輕的敲了門, 「師父, 我要進來囉。」 無極推開了門, 卻沒看到老師父抱著抱枕, 笑到氣喘發作的看著卡通。

「師父? 關靈師妹已經出發了。」 躊躇著, 無極在門簾旁停了下來。
「嗯? 嗯...我知道了。 我有點累, 你先出去吧。」門簾的另一端, 傳出了老師父的聲音, 比平常蒼老, 甚至脆弱許多。 現在的他, 就像是個一般的老人。

拜別了師父後, 無極在房門口嘆了口氣。 女兒跟爸爸都一個樣, 都是愛逞強的人呢。 笑了笑, 無極打算把這件事放在自己心裡。

「好了, 現在, 該做什麼呢?」 再次振作起來, 無極照著關靈離去前的話, 仔細打點著羽痕族的一切。

地球還是自轉著, 太陽還是天天從東邊出現, 而羽痕族, 卻跟以往都不一樣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3 03:54 , Processed in 1.970922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