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武俠]黑暗之子

[複製連結] 檢視: 1080|回覆: 5

楔子-序曲

  一間位於車站旁的星巴克。

  假日的下午,很多人都想來這喝杯咖啡,更想喝點悠閒且優雅的氣氛。

  一個看起來樸實無華的女人走進,直直走向櫃檯。

  「小姐,需要什麼嗎?」櫃檯小姐親切的問。原本親切對她而言早已制式化,但這次她卻是真誠的微笑起來,只因看到那客人和藹的目光,她也不由得和藹起來。

  「我一個禮拜前訂了包廂,我想先過去,在那裡等我的朋友。」

  「哦?你是鄧小姐嗎?請跟我來。」

  這間星巴克的內部,有一間默默無聞的包廂。這間包廂不大,佈置的十分雅致。四周都用隔音牆隔絕,想要進去,除了從門口,就只剩下通風口。這間包廂既然少有人知,訂的人自然少之又少。

  「這位看起來沒什麼起眼的女人,會是什麼政商名流嗎?」這家分店的老闆只交待她要帶好這位客人,沒有透露什麼訊息。當她知道這個包廂的存在後,她便猜這裡一定是秘密會議室之類的地方,只是她東看西看,還是看不出來這位客人有什麼特別之處。

  這位客人只叫了四杯熱咖啡,此後再也沒有任何要求。接著,那包廂的門只開了三次,每開一次,就有一個男人進去。

  櫃檯小姐覺得有一點很奇怪,每當她的客人走到門口時,她便恰巧的開門、打聲招呼,並迎他進去,但那三個人可都沒敲門,整個包廂連門都可以隔音,她是怎麼知道他們已經到門口的?

  「他們雖然看起來都不起眼,可是總覺得他們一定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櫃檯小姐邊擦櫃檯邊咕噥著。
 
http://www.wretch.cc/blog/a147182131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章


  一所高中。

  一間掛著「六年八班」的教室。

  早自習,導師還未到,全班亂糟糟。

  「各位同學,我現在要表決一下事情。」班長佳祈示意大家安靜,大家就稍微靜下來。

  她做事一向明快,很有決斷力,班上也很少人敢不尊敬她、不聽她話。

  她接著問:「有誰還不知道班遊的事嗎?」

  大家表示沒有。

  「那好。我們先表決一下,想要班遊的請舉手。」

  全班四十位同學,有二十二隻手舉起來。

  佳祈微微皺眉,接著說:「那不想的請舉手。」

  沒人舉手。

  「嗯,那就決定要舉辦囉!至於地點……」此時,高跟鞋與地板打架的聲音連珠炮的響起,佳祈連忙打住,將黑板上的表決紀錄擦掉。台下原本還有討論的聲音,也都在剎那間收住。

  「孩子們早啊!」一聲天天出現,豪邁中帶有沙啞的問候。她便是這班的導師,韓慧瑩。

  喜歡閱讀小說的祐達一直覺得這個名字好像看過,但直到今天還是想不起來。

  她進門時,坐在最角落、原本趴著的凱翔爬了起來,瞥她一眼,哼一聲,又頹然趴下。

  「今天難得那麼安靜啊,總算收心了是吧?」韓慧瑩瞥了一眼黑板上那突兀的一團時,許多人心臟差點沒跳出來,好在她沒多問什麼,只喋喋不休的叫人來弄乾淨。

  在她巡視完整間教室,撿了幾張紙屑,罵了大家不注重整潔以後,她才坐回講台,吃她的早餐。不過這已經是家常便飯了,總比她問起剛剛寫了些什麼好。

  她咄咄逼人的質問,是讓人想說謊也很難的。




  「欸,你覺得這樣瞞著她真的好嗎?」祐達小聲的問國華。雖然他已經坐在很後面,還是怕她聽到。她看起來雖不年輕,耳力卻強得驚人,曾經最後一排最後一個同學講了些什麼,她可以一字不漏的照說一次。

  「嗯……我也覺得這樣不好,而且真的瞞得住嗎?如果讓她知道我們在瞞她,她不更生氣才怪。」國華的聲音和人一樣,永遠都流露出一股成熟的氣味。

  國華想到上次她生氣時那股威勢,聲音之大應該可以傳遍好幾班吧?她一向最討厭別人將她蒙在鼓裡,如果她知道她是最後一個知道班遊這件事的人,甚至還有人不想她去的話,她不氣到把整個教室翻掉才怪。

  「可是那些說要去的人,都說不能告訴她耶!那要怎麼辦啊?」

  「他們是他們,我們不一定要聽他們的話吧!」

  「可是如果跟她講的話,可能很多人就不想去了,搞不好那天氣氛還會被弄得很糟,那怎麼辦?」

  祐達最近很懊惱這件事,雖然她對自己還不錯,但許多同學都受不了她那種火爆的脾氣,例如女生的三人幫,因此他平常也盡量避開關於她的話題以免尷尬,但現在似乎是要做個選擇的時候了。

  「唉……我也不想把班遊搞砸了。我很想去班遊,不管班遊最後決定去哪,可是我覺得要瞞她根本不可能,而且我也不覺得這樣是對的,所以真的也是兩難啊!」

  國華總覺得瞞她會讓自己良心不安,畢竟她對班上的好也不少,不僅常常買東西來請全班吃,而且也常常為同學的權益到處奔走,別人覺得要分開看才客觀,只是他總沒辦法做到。

  「所以你覺得我要去講嗎?」

  「看你啊!你自己決定吧!」

  「喔……那我自己在考慮看看吧……」




  下課時間。

  班級櫃前。

  三人幫。

  「咦?奶茶都被泡完了喔!」惠玲指著班級櫃裡,那空掉的紙盒。

  「十二包捏,這麼快就喝完囉!你們也真會喝。喝奶茶不是會胖嗎?還喝!」羽萱邊說邊戳惠玲的腰,笑著說:「看看你,贅肉那麼多!」

  「你就沒喝喔?還敢說我肥,自己又好到哪裡去?」惠玲也不甘示弱的反戳回去:「你看看,這裡,這裡,還有這裡,我手指都陷進去了呢!」

  「你們真的很智障耶!兩個胖妹半斤八兩啦!」她們的死黨依帆說。

  「最好是!」兩人異口同聲。

  「真的沒有了耶!連咖啡都沒泡光了。」依帆又去找其他班級櫃,結果一樣。

  「沒差啦!到時候老師就會買了。」羽萱說:「豬妹妳也可以順便減肥呀!」

  「誰豬妹了啊!」

  「那我們去合作社吧!」依帆說。

  三人將班級櫃關上,你來我往的向合作社前進。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節,英文課。

  英文老師,甄心怡。

  一樣是樸素的打扮,仍掩不了她淡雅出眾的氣質。

  她前腳才踏進門,耀慶便大聲向她說:「老師--我們班的班遊妳要去嗎?」

  當她一站上講台,台下學生東一句西一語的對她說班遊的事,她好半天才了解情況。

  「有哪些老師要去?」

  「我們大概會邀請妳和地理老師。」佳祈說。

  「那……那你們導師呢?」甄心怡驚詫的問。

  「呃,她大概不會去啦,因為她沒空,所以妳也不用跟她講了。」佳祈只稍微頓一下。

  「喔……你們地點還沒有決定嗎?」

  「要不然我們現在表決好了!」耀慶說。

  「可是……我也想讓你們表決,可是現在課有點趕呢!」

  「沒關係,那老師妳先趕課好了。」祐達說。

  「好,那我們回來囉!翻開課本第七課第……」



  第二節,地理課。

  地理老師,王蕙心。

  她沒甄心怡的淡雅氣質,但她對學生比較熱情,常常講她遊歷臺灣或世界各地的趣聞給大家聽。她年紀不大也不小,來這裡才三年。長相不出眾,但圓圓的臉看起來就很慈祥,而她的個性也如同她的長相,所以很多學生都會向她訴苦或者尋求建議,簡直就是位輔導老師。

  她前腳才踏進門,耀慶便大聲問:「我們班的班遊妳要去嗎?」

  「我當然會去的啊!我那麼愛旅行的人,怎麼可能錯過?」她笑著說:「不過你們是不是還沒決定時間和地點?」

  「老師妳常常出去玩,應該知道很多好玩的地方吧!幫我們想一個吧!」佳祈說。

  雖然說她也辦過不少活動,但班遊倒是第一次。很多事情,諸如訂遊覽車、食宿部份她都沒什麼把握,如果能夠得到老師的協助當然最好。

  「嗯……我覺得喔,既然是班遊,一定要去個大家都沒去過,然後又很特別的地方,所以我看遊樂園就不用考慮了吧?」王蕙心話一說完,耀慶那一群人便不禁哀號起來,這樣一來,他們就不能洋洋得意的在恐怖的遊樂設施排隊了,這可是他們大部分校外教學的一大樂趣呢!

  「對了,你們有沒有聽過『天藏山區』?」

  大家都搖搖頭。

  「那是在中部的一個山區。山不高,大概最高一千七百公尺左右。有點偏僻,要走一段路,我也是人家帶才走到的。可是那裡風景超漂亮的,尤其現在是春天,那裡的花一定開的又多又漂亮,而且那裡的空氣也很好。也就因為那裡沒什麼人,所以我們做什麼事都不會給人打擾,我去過一次之後就好想再去一次。那你們覺得呢?」

  「聽老師這樣講,好像真的很不錯,而且我們平常也很少去山上遊覽吧?所以我覺得班遊去那裡很適合。」佳祈說。

  「走路要走多久啊?」惠玲說。她很容易腳酸,更怕太陽曬,就算是春天的陽光她也十分小心注意。

  「大概半小時左右吧!」

  「喔!殺了我吧!」惠玲哀號。

  「如果要爬山的話,我不是就不能穿高跟鞋了?」羽萱說。

  「你穿不穿不是都一樣矮嗎?」因為自己一百八,所以常常嘲笑她的宇軒說。

  「靠!自以為高喔!」羽萱充滿殺氣的瞪著他。

  另一邊。

  「國華,你覺得怎麼樣?」祐達轉頭問就在他後面的國華。

  認識他以後,就算位子沒抽到他旁邊,祐達也會想辦法換到他的東南西北,總而言之就是旁邊。

  「我覺得老師提議的很好啊!我也很喜歡山上的環境,每次校外教學去什麼主題樂園我都覺得很無聊。」

  「嗯,我也這樣覺得。」祐達點點頭,卻發現國華一直凝視著他。

  「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嗎?」祐達狐疑的亂摸自己的臉。

  「沒有啦……只是,你能試一次不和我的想法一樣嗎?」國華緩緩的說。

  「啊?什麼意思?」祐達有點被嚇到了。

  「嗯……沒事啦……」國華似乎自失的笑了一下。

  「喔……」祐達滿腹疑惑的轉頭回去,他不懂那樣的凝視代表什麼?

  此時,佳祈已上台開始主持表決。王蕙心在班上的人氣很高,加上她對這類事情也很有經驗,大部分班上同學都很信任她,所以票選的結果,贊成的有二十六人,又沒有其他人能提出另一個地點,所以目的地就這樣敲下了,接著確切的時間以及集合地點,有對那裡很熟的她在,自然也很快的搞定了。她也很熱心的答應,會處理訂遊覽車以及食宿之類的問題,這讓佳祈放心不少。



  下午,歷史課。

  歷史老師,韓慧瑩。

  由於她總是要大家以讀故事的方式讀歷史,她也就以說故事的方式上歷史,說著說著就扯到別的話題,例如自己的人生經驗之類的。一般而言,離了題大概就很難回來了,所以後來就沒什麼人在聽她上課了。

  反正閒著沒事,大家也一團一團的竊竊私語,談論到時候要帶些什麼去,或是要玩什麼團康活動之類的,只是不敢大聲,都用氣音或乾脆紙條傳遞。韓慧瑩似乎也沒察覺,繼續說著她自認為有趣的掌故。

  下課時,她打開班級櫃巡視一番,發現她前幾天才買的咖啡和奶茶都被泡光了,只留下兩個空紙盒,她不禁又叨念起來:「一下就泡光也就算了,居然連垃圾都不收,厚!你們真的是喔!這樣叫貼心喔?」接著她就自己將裡面留下來的包裝什麼的拿去丟掉了。

  等她出去教室,要回導師辦公室後,祐達隨即尾隨在她後面,心裡仍在考慮要不要跟她說班遊的事。
  
  等到她進去辦公室後,他就在外頭輾轉徘徊。徘徊到一半時,他看到甄心怡正在裡面跟她說話,不久韓慧瑩便帶她出去辦公室,似乎是要找個地方繼續講。

  「看起來還要講很久的樣子……既然這樣,不如先回去吧?」他暗自噓了一口氣,彷彿放下一顆大石頭的走回教室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放學鐘響。

  「羽萱,我們兩個現在要去西門町逛街,妳要一起來嗎?」惠玲問。

  「呃,我有點事情,不,是我想要直接回家。」

  「直接回家?」惠玲不禁大感疑惑:這個平時愛壓馬路的女人,怎麼會錯過這種大肆搜刮的機會?印象中她上次去至少買了五條手鍊和三條項鍊,跟自己可是不相上下呢!

  「她是真的有點事啦!」依帆指指窗外,那彷彿沒在注意教室內的情形,站得挺拔的宇軒。

  「哦--喔喔!那我們不打擾你們啦!」惠玲嘻嘻笑著。

  「好姐妹,你們就買得開心點吧!」羽萱微帶靦腆的說。

  「你們也是啊!」依帆說。

  羽萱出來教室和宇軒會合後,一個程咬金又殺出來了。

  「咦?你們要一起走啊?」耀慶原本要和他那群死黨走掉,又停下來好奇的問。

  「……嗯啊!」羽萱勉強的點點頭。

  「可是你原本不是和我們一樣走大門,坐十號公車嗎?可是徐宇軒是走後門,坐藍二十號耶?那你們為什麼要在一起?」耀慶不知世事的發問。

  羽萱泛起兩朵紅暈,宇軒的臉則有些脹紅。

  「人家『在一起』甘你什麼事?快走啦!再不快點,天羅網咖就要沒位子了!」死黨中的承翰說,並連忙將他拉走。

  他們走遠後,還隱約聽得到耀慶大笑著說:「『在一起』沒什麼不好啊!我只是問問而已嘛!幹麼把我拉走?」



  「班上有這種人,其實也增加不少趣味的說。」祐達邊鎖上後門邊說。

  由於祐達和國華的家離學校較近,不用趕校車或公車,所以理所當然由他們關電扇關門窗。

  「是喔,我倒是不太喜歡白目,以後到社會不知道會死得多悽慘。」國華嗤之以鼻。

  「別這麼說嘛!以後總會有所改變吧?」

  「對了,我還沒問你,結果你還是去跟老師講了嗎?」

  「沒有耶!因為到我到辦公室門口的時候,心怡老師已經在那邊和她說話,沒多久她們就一起出去繼續講,我想她們大概要講很久吧,所以就走了,後來我也忘記這件事了,就沒再去問。」

  「嗯……會不會心怡老師就是在和她講這件事呢?」

  「不會吧?班長不是跟她說老師沒空,所以不用跟她說了?」

  「學聰明些!」國華拍拍矮他一個頭的祐達的頭:「班長自以為她講得很流利,可是她最後那一句『所以妳也不用跟她講了』,擺明就是作賊心虛嘛!其實怎樣瞞都沒用啦,欣怡老師和她的交情那麼好,隨便講到什麼整件事都會被拆穿。」

  「那其實我也不用去講嘛!白白害我操心了一下午!」祐達格開國華的大手:儘管他很依賴,但他並不想讓人家知道他在依賴。

  「哈!都說你自己決定嘛!你自己也要思考,總不能都靠我跟你講吧!」國華笑著說。

   
  西門町。

  一男一女。

  「呃……要,要我幫妳背東西嗎?」六年八班成績永遠第一名,全類組前十名的常客,克敬。

  「你要嗎?我買的東西可不少,我怕累壞你呢!」好似清澈的河流撞擊溪石的泠泠,激得克敬不禁一顫,但是種暗自欣喜的自然反應。

  「不,不會啦!」

  「那就麻煩你囉!」她一笑,鄭重的將兩袋衣物交給他,順便將手提包也拿下來,幫他套在肩上。她喜歡一個人,身上了無罣礙的逛街,但買了東西就有了牽絆,所以如果有個人可以充當置物櫃或衣架的話,也還差強人意啦!

  克敬呆住了。他很多時間都用在讀書上,但並不代表他沒有想看女生的欲望,只是他沒敢正眼看過,所以大家都以為他只是個書呆子,其實,書呆子也是人啊!

  之前班聚的時候,他曾側眼觀察一下班上女同學中比較有姿色的三人幫,她們那時都上了濃濃的妝,睫毛晶亮晶亮,腮紅塗得好像隨時都在臉紅狀態,原本臉上也就稀少的疤痕更是消失無蹤,但他並不覺得這樣煞費其事有加到多少分。

  他原本想,如果化那麼多妝的結果等於沒化,甚至還扣分,那她們幹麼還化?他還想是不是自己讀書讀到腦袋和其他人不同了,但側耳聽當時男同學們對她們的評價,似乎也與自己相去不遠,所以他便對自己的鑑賞眼光稍微有了信心。

  今天的她,不施脂粉,卻自帶芬芳。出水芙蓉不過如此吧?他想。

  「幹麼?呆掉啦?」她在他面前搖著白玉般的手掌,笑著,但眼神好像帶著些什麼。

  「沒,沒有啊!」他低下頭,雖然想直視她,又不敢看得太久。

  她繼續向前搜尋,到處亂看亂逛。他繼續跟在她的身後,只是仍在思量她眼神中的「什麼」。

  她背對著他,所以他看不到她,露出一絲緬懷的笑容。

  「他,還真像他呢!」

  曾詩晴,一個讓兩個人無法遺忘的名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俊宇今天又和她一起回家了。

  儘管他老是說他和她搭的公車的等車處恰巧一樣,可是她早打聽到,明明他搭後門的藍三八快起碼二十分鐘,而且到站牌還不用走一段約十分鐘路,但他還是偏偏要和她一起走,他的心思任白痴都知道,更何況是讀過許多小說,其中不乏愛情小說的何如絮呢?

  儘管從他開始陪她回家後,不過兩天就知道他的用心,但她始終沒道破,從高二下學期到現在,連暗示或試探都沒有。

  她只是和他天南地北的聊,聊老師和同學,聊她看過的書,聊他玩過的game。

  有時他的公車先到了,但話題還沒聊完,他會慢慢的站起來,舉步維艱的朝公車邁進,這時她就會問:「你很急著要回家嗎?要不要先聊完再走?」這時他就會搔搔頭,一臉害羞的說:「這樣沒關係嗎?」然後很快的坐回剛才已坐暖的位子,繼續剛剛的話題。

  有時她的公車先到了,看到他想要隱藏卻徒勞無功的不捨表情,她會善意的對他說:「不然我們繼續聊好了,反正我不急著回家呀!」每次都能看到他略帶靦腆的說:「好啊!」儘管他不會笑出聲,但眼睛都笑到瞇起來了。

  一開始可能還只是善意的不揭破,到後來……感覺是騙不了人的。

  自從知道自己對他的感覺後,她就在等待,等待哪一天他親口對她說人人都該學會的幾個字,可是現在都快一年了,明明他對她的表情和反應已經說了不知幾萬遍了,偏偏他的嘴巴不張開,有時想想她真會被氣到。

  可是大部分時候她很享受這種感覺,那種曖昧、戀人未滿的氛圍是十分令人陶醉的。有時她也會給他一點暗示,看著他支支吾吾,甚至有時候還臉紅到不說話的樣子,真是可愛啊!

  不過她現在不想等下去了,她要找個機會向他告白,雖然她總覺得和她表現的那種含蓄、嫻雅的氣質不太合,不過要是再等著這個木頭人開口,大概就畢業了,所以她逼不得已,只好搶先出擊。

  這時他們正講到韓慧瑩。

  「……那你對她的感覺怎麼樣?好像你今天才被她罵嘛!」

  「對啊!說什麼我最近都沒在念書,不知道在想什麼……呃,我也知道我成績不好,可是有她說的那麼差嗎?我也有在努力啊!而且幹麼要在全班面前講,害我覺得很丟臉……」

  跟他聊了快一年的天,如絮對他的想法瞭若指掌:他第一個停頓,是因為那時候老師說的是:「別的老師都說,你上課的時候都在恍神,昨天傳紙條還被數學老師抓到,你最近是在談戀愛嗎?亂七八糟!」他第二個停頓,是因為韓慧瑩在閒扯淡時曾經說過:「根據我教書二十年來的經驗,原本不要臉的男生如果開始怕被老師罵,那一定是因為班上有他喜歡的人,他不想在人家面前丟臉。」

  她竊笑了一下,接著問:「那你覺得班遊該瞞著她嗎?」

  「這個嘛……雖然她常常罵我罵得很難聽,可是我還是覺得沒必要耶,畢竟她教得再怎麼爛,她還是我們班的導師啊!雖然這不是學校辦的,但還是班級的活動嘛!不管她會不會去,總要告訴她一聲吧……不過依她囉嗦的個性,也是不可能知道了卻不去啦!」

  「我是覺得喔……她還不至於那麼壞啦!雖然她常常罵人罵得很難聽,而且常常公開罵,但我覺得她也是為了大家好啊!而且她也很關心我們,常常買東西給我們吃,就算不是很好,至少好壞折半,算是中等吧!所以班會討論要不要跟她講時,我才舉反對票。而且我總覺得就算要瞞,也不可能瞞得住她吧!上次凱翔跟五班的在學校外面打架,老師早自習一進門就開始罵,比我們都還早知道,所以我覺得很難騙得過她吧!」

  「嗯,妳說的對,可是表決結果都已經出來了,二十比五,太懸殊了。我看就算現在跟她講,她也是會大罵我們一頓,那乾脆等她自己知道後,再罵也是一樣,如果不知道也很好,至少沒有人會被罵吧……」

  這個時候,如絮的公車近了。

  「對不起喔,今天晚上我要和家人去吃喜酒,沒辦法陪你聊久一點了……」她突然俏皮的一笑:「對了,在班遊的那一天,我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什麼?」

  「到時候再告訴你吧!公車來了,拜拜囉!」她背起書包,向他揮揮手,就輕巧的上車了。

  「她要講什麼呢?呵……我也正想跟她說,那天有事要告訴她呢!」他又笑了笑:「說不定……我們倆想的是同一件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睡了幾乎一整天的覺,凱翔覺得頭好疼,疼到他好想回到家繼續睡,可是他已經跟人家約好在公園打球,不去不好意思。

  像祐達這類乖學生,每次上課看到他趴在桌上鼾聲大作時,總不禁疑惑:明明睡覺睡多了愈睡愈累,為什麼還要睡呢?因為聽課太無聊?

  凱翔也不能確知為什麼,正如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他還答應晚上要去網咖打魔獸。

  總而言之,他常常如剛睡醒的人一樣渾渾噩噩,不知道要做什麼,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

  今天他比較清醒的時刻,就是和同學討論下禮拜班遊的事情。

  跟著一群男同學,邊看爽報上的清涼照邊淫笑著;亂搓可愛的欣瑜的秀髮;跟柔柔上演追趕跑跳蹦……與班上同學玩在一起時,他才會覺得比較清醒一點。自然,他不會錯過這場班遊,即使王蕙心定的班遊日有人約他去pub玩,而且還是之前他朋友打賭輸後要請他,他只眼睛一眨就推掉了。

  他很愛這個班,真的。

  他也是帶頭提出「要不要讓韓慧瑩去班遊」這個議案的人,也只有他這種敢衝不怕扛責任的人才會提。

  他很不喜歡韓慧瑩,真的。

  他一向不喜歡囉哩囉嗦的人,更討厭那個被囉哩囉嗦的人就是自己。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生活習慣很糟,只是,成天被念被罵,不爽就是不爽,這不能改變。

  尤其是最近,他更不爽她了。前幾天,五班的一個人硬要他一夥人的球場,要不到就重重推了他一把,結果就幹起架來了,他身手矯健,那人被打得鼻青臉腫,而他毫髮無損。後來不知道是誰告了密,韓慧瑩一進教室便指著她大罵,罵什麼他也沒在聽,反正一定不好聽。

  「靠!我好歹也是自我防衛耶!」他現在想起仍不禁冒火。

  儘管他所提出的議案壓倒性的通過了,但他並沒說特別高興,反而還有點不爽,因為之前暗示他的幾個同學,居然那時都沒舉手,沒贊成也沒反對,擺明作壁上觀。

  「算了,不要想那麼多了,反正都已經解決了,到時候班遊一定會很好玩……」他已經走到公園附近的一條小路,正想轉換心情和球友們哈拉時,他的心情又壞了。

  鼻子還包著紗布的那人,後面跟著四個人,個個身型壯碩,其中有兩個還拿著鐵做的球棒。

  「糗了!要不是自己平常愛抄沒人在走的小路,也不會被堵到。」凱翔暗罵自己太懶。

  「哈!我猜的果然沒錯!你果然會走這條路。」因為他鼻子被打塌了,講話就好像布袋戲的秦假仙,不僅凱翔笑出聲來,他身後的幾個人嘴角也都抽動著,看得出來忍得很辛苦。

  「笑……笑屁啊!」

  「你要說我在笑『屁』,我也沒辦法。」

  「你!」他用那種旁人看了會覺得在拍戲的姿勢指著他。

  「我是在笑,怎麼你一個高三生會學國中生搞圍爐,也難怪啦,你身手大概比國一生還不如吧……」說完他又放聲大笑起來。

  「媽的,你還笑!給我……」他準備提到最高的「上」字未出,凱翔的笑聲已停,他只見到一道拳影朝他的鼻樑正中間飛來,他連忙低頭閃避,剛要慶幸,肚子已被他的膝蓋撞個正著。

  「還自稱五班最會打籃球的,連假動作都不知道!」說完再贊上一記肘槌,他想不趴下也不行了。

  這幾下來的太快,讓這幾個被烙來的人沒法反應,直到叫他們來的人倒下,他們才記得罵聲幹,抄起拳頭和球棒開始反擊。

  凱翔雖沒學過武術,但打架經驗全校大概沒幾人及得上他,他深知如果被圍住的話,手腳難以施展,一定被球棒打成肉醬,所以他就像打球的跑位般不斷移動腳步,避免和兩人以上對上。不多時,他抓住空隙,往左避開一記重拳,趁那人出拳過重稍失平衡之際,腳往後一切將他絆倒,又順勢躲開一棒,一個後旋踢,挑開另一人正要送來的拳頭。

  另一個拿球棒的人,看他這麼難纏,便悄悄退出戰圈,等待出手的機會,不久,真有個機會送上來了:凱翔為了避一人的直拳,向後倒退,正好迎向球棒。

  「看我一下就把你搞定!」他高高舉起球棒,用力揮下,根本就像要他的命。

  凱翔只注意前頭的拳頭,當他聽到風聲時,已經來不及閃避了。

  「媽的!完了!」正當他這麼想時,突然那人好像被踢中鼠蹊部般,整個面目扭曲起來,接著他的雙膝彷彿承受不住上半身的重量似的,他突然攤然跪下,連球棒都掉下來了。

  「你在幹麼?咦?搞什麼?」另一個拿著球棒的人也跟著怪叫一聲,頹然倒地。

  凱翔隨即撿起他掉落的球棒,漾著燦爛的笑:「你們還要繼續嗎?」

  剩下的兩人互看一眼,連忙連拖帶拉的把趴在地上的秦假仙帶走,另外兩人的腳彷彿沒了似的不受大腦指揮,只好連滾帶爬的逃走,凱翔也沒有興趣打落水狗,他還要去打球呢!

  「那兩個拿球棒的怎麼會突然跌倒,而且還爬不起來?這真是怪事了……」他看了看地上,似乎多了幾顆小石子。

  此時,他似乎聽到一陣有節奏的聲響,間隔約十六分音符那麼長,更奇怪的是,他對這聲響竟有熟悉的感覺。

  「不管了,還是去打球吧!真是的,還沒打球就滿身大汗了……」他趕快朝不遠的公園跑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9 06:22 , Processed in 1.806486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