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不夢屋~序曲 初章

[複製連結] 檢視: 1431|回覆: 2

白日夢每個人都會做  幻想誰不曾有過 但希望夢境實現卻是個不可能的夢想


詼諧的天空下著大雨 路上的行人像個無情的死神
雨就這樣冰冷的打在我身上 車道上的車輛忙碌的來回行使
我-----真的好想死

一個22歲的大學生對於一事無成的人生感到怨恨
正確說法是感到迷惘 不知道為何會被生下來
被阿嬤親手帶大的所以很獨立 自我意識又很強

但卻不從怨天尤人 (或許吧)

偉函對世間沒有任何索求 只想到答案
就再上大學的某一天發生了一個大案件 一個外地科學家拿他們進行了一個魔法實驗(好扯呀)
也不知道是本性還是天意如此 為了保護重要的朋友去擋上那顆要命的子彈
或許是因為內心中的死意堅決所造成的行動
就在瀕臨死亡的時候出現了對他而言不是個天使的人
那女孩是天使還是惡魔真是不得而知

她只是對他淡淡了說"是生是死由你決定 光是把手抬起來你的人生就足以有大改變"
他到底是該信還是不該相信呢?

[ 本文章最後由 夜靈軒兒 於 08-6-18 17:27 編輯 ]
 
幻想無邊境,有夢才會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不夢屋~序曲 開始OR結束(上)

『不好意思,我們現在沒有缺人。』
『我知道了。』電話掛掉了那頭冷到不能再冷的回答,一個男生也在報紙上的求職專欄的某一小格子上畫上大叉叉。

王偉函,今年22歲,可悲又沒工作沒專長也沒女友的大學生,他抬頭仰望著天空搞不懂他活在這世上能幹什麼,為什麼從出生到現在都沒幸運過,他的幸運就是那天沒碰到倒楣事,而不是什麼在地上撿到一千元或是中了統一發票的兩百塊,但他現在只想要---工作。

『得趕快去上課才行。』偉函將報紙草草的收好然後騎上他最愛的小藍藍摩托車飆向他不怎麼滿意的學校,一個人急速騎在車道上,呼嘯而過的風聲讓他暫時性忘了找不到工作的痛苦,但如果沒找到的話下個月大概就很難過了。

一邊想著這個惱人問題一邊將機車的油門直催七十飆向學校,他快速的衝進停車場帥氣的甩個尾停好車子,嗯~~完美,今天運氣不錯。就在他自我安慰想著的時候,一個重物直接押上來了,看來他的幸運持續不到十秒鐘。

『嗨~~前任學長!』這個聲音,又是那該死的女人。

『鄭琉婷,如果妳在不下來我就告昭全校妳回來了。』鄭琉婷,瘋子型破壞狂,破壞程度當然不是物品上的破壞,而是精神上的破壞,凡是跟她講過話的教授或主任通通都得去看精神科醫生,學校已"程度太高"為理由將她給退學了,聽說校長還是跪下來求她快走,但唯一知道的是對她而言老師只不過是她的玩具罷了。

『學長好兇啊!找不到工作就遷怒到我身上來,羞羞臉。』琉婷吐著舌頭用著幼稚園一樣的挑釁行為對著偉函,但誰會被她的挑釁給騙去啊!
『感謝妳的關心與雞婆,妳在這裡幹嘛啊?』難道她是嫌破壞得不夠嗎?不可能,那天她還大喊得玩得好過癮,真搞不懂她在想什麼。
『我來這裡找小羽羽啊!但她好像轉走了,晚來一步。』當然,知道妳要來誰還會乖乖待著讓妳找。
『學長在這裡幹嘛啊?翹課嗎?』
『錯,是上課,然後等等要逃離妳這個惡魔。』見到妳的話運氣一定會變得更差,開什麼玩笑,還留著跟妳講話是在找死嗎?
『好冷淡啊!你這是對待學妹的態度嗎?』
『對待妳剛剛好,我要去上體育課了,再見。』偉函在她頭上隨意拍兩下之後馬上離開停車場,只留下琉婷一個人在那裡。

『真是的,怎麼不去找工作。』有錢人家的小孩真是好,不像我們每天都得擔心下一餐的著落。
『今晚在繼續加油吧!』偉函舉起手臂轉了幾下馬上就進去體育館哩,天啊!!好多球在飛,因為找工作太忙他都忘了今天要考排球原地打二十下,夭壽,我都沒練習,這下可好了。
『今天本來要考排球的,但等等老師有事情所以下禮拜再考,等等一點半一道自行放學。』老師說完後腳才剛離開大家馬上大聲歡呼,其實也不用那麼高興,體育課大家都沒認真上過課,翹課倒是翹的很認真的。
『偉函,等等我們去唱歌,要不要一起來啊?』琦萱坐在他的旁邊笑咪咪的說著,他看著他的這群死黨,雖然很想去但是他要省錢才行啊!
『不了,你們自己玩就好了,我今天下午剛好有點事情。』都快沒錢了哪還有閒錢賠你們去玩啊!
『你後面好像有貼東西耶!』巍維指了指偉函後面,他剛剛就一直看到他後面有白白的東西,他還以為是衣服的圖案,但圖案哪會跟衣服分離還翹起來。
『始亂終棄的學長,你到底招誰惹誰啊你。』琦萱將他身後著紙條撕下來,看著上頭的特大文字,剛剛偉函可是走過長長的綠茵大道又穿過條走廊才來到這裡,應該有很多人看到這張紙。
『死琉婷,那女人吼!!』明明就這麼想罵她甚至詛咒她家祖宗十八代,但卻想不出來要用什麼話來罵,看來這女人惹人厭的專長可是一把照,讓人厭惡到沒話可以罵她。
『你遇到琉婷?』琦萱說著,其他人則是張大嘴巴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
『剛剛在停車場遇到,她說她來找人的。』
『哇靠,她還敢來學校啊!校長都已經被她氣的住院了,她還來幹嘛?』
『來從返校園嗎?』
『怎麼可能?』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在想著這個超級女惡魔回來到底有何目的,但管她有什麼目的,她剛剛已經走了。
『管她的,沒人知道她在想什麼。』琦萱聳聳肩膀無奈的說著。
『是有人知道啊!周敏羽,她跟琉婷感情超好的,琉婷也很聽她的話,感覺起來就像---狗狗跟主人。』好奇怪的比喻,但事實卻是如此。
『但敏羽也轉走啦!那不就狗狗大爆走?』巍維一說完大家馬上哄堂大笑,的確,感覺有點在大爆走。
『那是什麼啊?』巍維指著外面好幾輛吉普車,他們正在用著爆衝速度衝過來,感覺好像沒打算踩煞車。
『靠,快跑啊!』大家馬上退到體育館最後面去,吉普車也這樣衝進來。總共有四輛吉普車,他們分別堵在四個出口,車上下來一些壯漢還有一些傭兵,他們分別把四處散成一堆的學生給聚集起來,還不時的對著天花板開槍。
『通通給我坐好。』傭兵拿起槍枝亂打的這群毫無反抗力的學生,學生哭的哭叫的叫,大家只能聚集在一起抱著自己的好友來壯膽。
『都集合好了嗎?』車紹下來一個很魁武的肌肉男,他穿著黑色軍服但是眼神卻非常冷血,感覺上好像殺過很多人,大家一看到他馬上安靜下來了。
『是的,長官。總共有八十六名學生。』一名男子畢恭畢敬的說著。
『八十六個,那也夠了。』長官揮了揮手,所有傭兵馬上將出口的門堵起來,然後從車上抱下一包包的水泥灑在出口又澆上水,水泥馬上變從水泥塊把出口都給封死了,現在唯一的出口只剩下大門口,偉函看著大門口,外面有好幾十輛警車,難道現在這種情況是---綁架?!他就知道他今天運氣不好。
『各位同學,你們好,我叫馬克德將軍。我知道你們很害怕,但過不了多久你們覺會不會害怕了,因為你們即將參予史上最重要的歷史性研究計畫,你們應該感到光榮。』所有的人都看傻了眼,這人是瘋子嗎?他到底在說些什麼嗎?
『看樣子你們好像把我當瘋子了,沒關係,那是愚者的想法,但你們很聰明,我馬上讓你們了解。』
『你們應該知道現在最大的危機不是吃不吃的飽的問題或賺多少錢之類的,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石油危機跟地球暖化還有臭氧層破洞,這些是我們科學家想馬上解決問題,但這三個問題幾乎是連貫性的,如果三個不一起解決是沒有辦法的,當然我們找出最初始的問題,那就是石油危機。』
『石油危機就像西洋棋的國王一樣,國王被抓到就是將軍,所以我們只要解決石油危機其他兩大問題也可以一並解決,但是目前根本沒替代石油,我們也只好一直研究製造,終於被我們發現了,在幾千年前的秘密。』馬克德從懷裡拿出一個黑褐色的石頭,石頭在光線照耀下顯得很有生命力,感覺上它是活著的。
『在幾千年前這個地球上沒有人類或者是其他動物,這裡只是惡魔和魔族的戰爭領地,惡魔就是你們熟悉的那些長的稀奇古怪的生物,至於魔族就是巫師、法師、魔女之類的,他們的科技比我們還厲害,但他們為了誰最強戰爭足足打了幾百年,直到有個魔女出現才停止這戰爭,她叫伊妮莎。克莉迪雅,是所有人類的祖先,也是五角會首席大魔女。』馬克德說到一半時有個學生慢慢舉起手來。
『有問題嗎?同學。』
『我是想說,那個魔女跟你們綁架我們有什麼關係?還有石油危機跟魔女沒關係吧!』男同學全身發抖的說著,深怕一說錯馬上就要回老家了。
『你問的非常好,當然有關係。這魔女阻止戰爭是因為她發現惡魔的血具有強大能量,這能量等於一百噸石油,所以魔族就一直殺惡魔是因為想要那種能量,惡魔則是為了報仇。我手上這塊石頭是從埃及挖出來的惡魔之血,我們經過測試發現它可以提供三棟大樓三年的電力,甚至經過一些化學處理還可以製造一些強大武器,筆核彈根原子彈還強的武器。』馬克德一說完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氣,偉函簡直不敢相信他剛剛聽到什麼,他這輩子從來不相信什麼鬼啊神的,現在是他沒吃早餐的幻覺嗎?還是這只是有人的惡作劇。
『但那魔女在很久之前就死了,五角會也成為傳說。只少我們在那些古文看到的是這樣,但那古文卻送給我們非常棒的禮物,它教我們怎樣打開人間跟魔戒之間的那扇門,只要打開那扇門就可以去殺死惡魔,這樣就有取之不盡的能源了,但是打開門卻是要有條件的,就是要有活人的鮮血來畫魔法陣。』

如有錯字請告訴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不夢屋 序曲~開始OR結束(下)

一聽到這句話馬上以來一陣喧然大波,這個人是瘋子嗎?還是他本來就是瘋子,但看他那一臉認真的神情還有那支像要打三次大戰的軍隊,這應該不是在開玩笑,但是他剛剛說的話實在有點讓人難以置信,正確來說是───根本不知道要怎麼相信。

『神經病!我看你是最近從瘋人院跑出來的瘋子,誰會相信你啊!』一名不是阿笨班上的學生突然站起來指著馬克德大聲罵著。

『對啊!我看這一定又是我們學生招生的新花招,我們走啦!』三、四個學生嘻嘻哈哈的站起來正要往旁邊的側門出去時,一陣陣的槍聲就再短短的一瞬間響了起來,這些學生的身上也出現了紅色的洞口,槍聲停止時他們也像失去動力的發條娃娃一樣應聲倒下,鮮血緩緩的從身體留了出來,所有的人一看到這一幕開始放聲尖叫,沒人想像的到在他們眼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建議你們最好不要為抗我,否則你們會死的像這群白癡一樣,要是他們乖乖聽話就可以跟你們一樣死的舒服點。』

『你想對我們怎樣?』阿笨提起勇氣大聲問著,但是他的身體正在顫抖,他知道,他會死。

『用所有人的鮮血來打開魔界之門,你們不用想說警察會來就你們,你們台灣似乎很窮買不起可以破解外面的解爆裝置,他們現在可是為了外面的炸彈傷腦筋,根本沒有餘力來管你們。』

『你會有報應的。』阿笨惡狠狠的瞪著馬克德,馬克德淡淡的笑著然後慢慢的走向他。

『有趣。那就叫那個報應來找我啊!』馬克的轉身離開走向吉普車,他在上車時往空中劃了一個圈圈,所有拿著機關槍的軍隊排成一線,然後將槍舉起來瞄準他們這群手無吋鐵的學生。

『他不是說要讓我們死的沒有痛苦嗎?』琦萱躲在阿笨後面發抖的說著。

『被機關槍打到瞬間就死掉了,這也算毫無痛苦吧!』巍維覺得如果在一般時候講這種話應該算是非常有笑點的,可是在這種情況下可真不適合講笑話。

『數到三,我們大家立刻散開,想辦法不要讓他們瞄準。』阿笨小小聲的對大家說著,他們很有默契的點頭,沒錯,只要不讓機關槍瞄準這樣一直跑應該不會死,雖然是個蠢方法但也是目前能救他們唯一的方法。

『一、二、三。』一數到三所有的人就像傾巢而出的蜜蜂一樣,散到的處都是,軍隊一看到散成這樣馬上就開始亂開槍,所有的學生倒的倒逃的逃,所有的軍人將死掉的學生都抓回來疊成一座小山丘,如果抓到沒死的學生就在他們的腦門多補幾槍讓他們上天堂。

『快往這邊!』阿笨將人聚集起來拿著從工具室找來的鏟子想將那些已經硬化的水泥塊敲碎,旦這些水泥似乎比他想像中的還要硬。

『快點啊!』琦萱在阿笨身後的緊張說著,突然在她身旁的牆壁突然爆開一個小洞,往旁邊一看,是一個正在拿著手槍瞄準他們的軍人。

『去死吧!』軍人一說往馬上對琦萱開了一槍,她緊緊的將眼睛閉上突然聽到眾人的尖叫聲,還有著溫溫熱熱的液體噴到她臉上。當她把眼睛張開時,身上並沒有彈孔旦她眼前卻的個人躺在地上,那是她的死黨阿笨。

『你這混蛋!』巍維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軍人身後,他拿起大鐵鏟往他的腦門重重的敲下去,鮮血像水花一樣四處亂濺,他看了看這傷害他好友的人已經沒有任何生命跡象了趕緊丟下鏟子跑到阿笨身旁。

『把傷口壓著。』他們趕緊將阿笨傷口壓著,但鮮血還是那麼不乖的從他們指縫中悄悄的溜出來,阿笨的臉色漸漸的蒼白起來嘴巴也像一隻躺在岸上等死的金魚一樣,一開一合的想要拼命吸到氧氣。

『看樣子你們是最後存活下來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沒發現槍聲已經完全停止,也沒發現這個罪魁禍首馬克德已經走到他們身旁。

『我們所需要的鮮血似乎已經足夠了,接下來你們所擔任的角色就是親身參與這歷史性的一刻。』

『誰理你的狗屁歷史性一刻,既然沒我們的事情了就快救他。』巍維抓著馬克德的衣領大聲罵著,旦馬克德馬上掏起腰間的手槍往他大腿上開了一槍,痛的巍維在地上打滾。

『你們看看場地的中間吧!魔界之門很快就會再度開啟了。』他們所有人抬起頭來看著場地中央有個黑色大洞,沒人知道這個洞是什麼時候出現的,旦鐵定跟剛剛那顆石頭脫不了關係。洞裡突然響起野獸般的哀嚎聲,還有一些非常刺耳的尖銳笑聲,一團黑霧慢慢的從洞口冉冉升起,此時一到落雷剛好批在洞口上,原本令人討厭的笑聲變成大快人心的慘叫聲,黑洞也因此慢慢的在縮小。

『這到底是怎麼回是?』馬克得用著法語大聲吼著,只看到所有的人全都亂成一團沒人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今天的氣象預報是---中午體育館上空會有小小的落雷,想要做壞事的人要小心,以免被雷劈。』一個女生的聲音從舞台上傳了過來,大家紛紛移動往舞台前一看發現那人是本世紀最可怕的人───鄭琉婷。

『女人,妳從哪裡進來的?』

『這個點很重要嗎?』琉婷坐在舞台邊緣翹著美麗的美腿笑笑著說道。

『剛剛那個雷是妳弄的嗎?』馬克的氣得大聲罵著,他還不時將子彈往琉婷身旁擦過想要嚇嚇她。

『沒錯!怎麼,是因為沒打到你所以你在不開心嗎?原來你喜歡玩這種遊戲呀!』看她一副 “一切我了解” 的那種百分百惹人厭的表情,氣的馬克德真想當場開槍把她處決。

『唉喲!看你氣得嘴巴都氣歪了,不會是真的被我說重而惱羞成怒吧!我該去簽個樂透了。』

『妳在繼續講沒關係,你不怕這些人的人頭多幾個洞嗎?』他將手上的槍對準巍維,作勢要對他們開槍。

『事實上───我還真的不怕耶!你開槍啊!前提是……你有子彈嗎?』聽到琉婷這麼一說馬克德馬上扣下板機,但是根本沒有任何子彈出來。他轉頭看著琉婷,而琉婷的手給了他一個答案,那些子彈像瀑布一樣的從琉婷手中滑落下來,沒人知道她是怎樣拿走的。

『妳到底是誰?』

『我是你最想見的人。你應該很清楚知道我是誰,我既然能阻止那魔界之門,又這樣來無影去無蹤的,你還猜不到嗎?』馬克德低頭想著然後臉色轉為鐵青色一副見鬼一樣看著她。

『不可能,這是不可能的。』

『這是有可能的,我不就在你眼前啦!』

『伊妮莎.克莉迪雅,五角會的創始人同時也是首席大魔女,那人就是我。給個掌聲吧!』琉婷為自己拍拍手而在場的人全都傻了眼,尤其是巍維他們。

『哈哈哈~~~』馬克德仰天大笑著,笑的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琉婷也好奇的看著他。

『我想妳根本搞不清楚我是誰吧!我祖先可是曾經殺光你們族人的你以為我會怕妳嗎?』

『嘿嘿~~!你是在說那場駭世驚俗慘無人道的魔女大屠殺嗎?拜託,得了吧!你們殺的全都是普通女人,至於我們魔族早就開溜到別處逍遙樂了,你當真我們只要被火燒或泡到溪流裡就會死嗎?天真。』

『胡說,我們殺的的確就是魔女,所以我也知道怎樣對付你們!』

『大叔,你可千萬不要說拿木釘刺到心臟或者是拿聖水潑我之類的,我看我乾脆站到太陽底下跳鋼管舞給你看好了。你這個人似乎不知道你現在的處境,你以為綁架一間普普爛的大學美國政府會當作沒這回事嗎?事實上你的野心他們早就知道了,當然也知道你想幹什麼,不然也不會由我親自出馬。』

『這場能源計畫裡頭隱藏著兩大陰謀,一是你想洗刷你從小以來被人家叫狀世紀屠夫的臭名,畢竟你祖先可是殺了不少人,從小就想去找出一隻真正的惡魔來,然後在眾人眼前殺了牠。但好死不死魔界之門在那場戰爭就被我封閉起來了,所以你很努力用功讀書當了科學家然後又那麼巧的在埃及發現惡魔之血跟古卷。你的論文的確實證實惡魔之血能夠當替代能源但白宮的人也不是真的是白癡,他們還沒吃飽太閒到挑起兩族戰爭,所以他們就撤掉你科學家學位準備要把你發放邊疆觀察企鵝,所以要是惡魔之門一開你不但能證明你祖先是對的還可以讓那些看不起你的人對你俯首稱臣,到時你要當美國總統就不是什麼問題了,沒錯吧!』琉婷一口氣說完精確又完美的推論,這場是件的起因就只不過是幼稚的心所造成的局面,害的那些美國政府嚇的雞飛狗跳還特地去翻那些古卷,想要找處阻止的原因,不過既然能當上首席魔女也不是個普通的女人,那些古卷上已經被下過暗示魔法,要是有人一解開封印琉婷也會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那些政府口口聲聲說什麼要追求更進步的科技與和樂的世界,狗屁,全都是狗屁。他們自己還不是到處打戰,跟魔族戰鬥又怎樣,他們居然會怕,我可是有十足的把握打贏牠們,古卷上已經寫得很清楚戰勝的方法根本沒什麼好怕的。什麼兩族一起和平的生活,根本就是一群只會領薪水的肥豬。』

『是我叫他們那樣做的。』

『什麼?!』

『我們把這塊地讓給你們人類之後也決定過著不干涉對方的日子,和和平平的這樣過下去。不過你的確是可以打贏我們,如果是在千年前的話。你以為只有人類會進步嗎?我們又不是白痴。比科技我們比你們更厲害,比和平我們絕對沒有任何戰爭。』

『那妳是在承認妳遲早都會來攻擊我們人類嗎?就只因為我們比較弱小?』

『是很弱小,但是───大欺小一點都不好玩。人類只有一個缺點,就是有重度被害妄想症。』一個爆破聲響起,他們抬頭一看們已經被炸開了,一個個裝備精良的警察近來制服這群傭兵,傭兵們看見自己老大無動於衷有只有乖乖就範。

『快點將傷患抬出去。』所有的警員四處分散看躺在地上的那些人還有哪些是活著的,看很可惜,除了阿笨他們之外似乎沒有人存活下來。

『這裡有個傷患,快點抬擔架過來。』一個警員檢查著阿笨那個幾乎致命的槍傷,一邊對著對講機大叫著,此時對講機被琉婷抽走,她拿在手上像個孩子一樣亂玩著上頭那些按鍵。

『琉婷,妳到底在幹嘛?快點把對講機還給警察,不然阿笨他會……』

『距離死亡還有五分鐘,所以就算送醫也來不及。被打中動脈還能活這麼久也是奇蹟了。』看流婷那樣毫無關緊要的說著讓人不敢相信那是他們之前所認識的琉婷,以前的琉婷雖然愛開一些嚇人不償命的玩笑,但絕對不是什麼冷血動物。但他們眼前的人卻像是個正在等待亡魂的冷血勾魂使者。

『不過……我也不可能真的那麼殘忍。我可以救他,只不過……要生要死全看他。』阿笨張開眼睛看著琉婷,琉婷彈了一下手指,她的影子慢慢的上升然後變成一個銀髮的俊美男子。男子從手中憑空變出一張羊皮捲軸拿給阿笨,阿笨看了卷軸的內容氣到一口鮮血直接從他嘴裡噴出來,因為裡頭的內容居然全都是英文,那樣寫誰看的懂啊!

『啊~~忘記你英文不好!賽非斯特,翻譯吧!』琉婷隨意的彈兩下手指,賽非斯特拿起那張捲軸開始翻譯。

『我將以魔之名賜予你全新生命,亦非人也非神,你將成為我的所有物,不可為抗魔女之命,你的死是你的開始,我的死是你的結束,抉擇吧!生與死由你的手決定。』賽非斯特像機器人一樣的乖乖念完然後又把捲軸放回地上給阿笨。

『我說啊前任學長,你之前一直跟我抱怨命不好又好倒楣超想死之類的話,你知道嗎?有好幾次我真的想把你給殺了,想殺你的念頭超過上萬次。但是你身上的闇又非常特別,如果好好養育著,可能會變成最厲害的魔族,甚至是最強的魔使,現在我給你機會,你只要一旦跟我定下魔使契約就可以成為魔的一小部分,但你的生活將會不正常的生活,同時你也不會擔心未來,因為你已經沒未來了。』阿笨望著天花板想著自己之前的人生,他老是不斷的找工作跟家裡的人吵架,吵完架又得繼續找工作,搞到最後他根本已經忘了他活著的目地,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只是為了工作跟賺錢嗎?他不知道,這一切真是複雜,可是……不想死啊!他終於發覺到原來自己根本不想死,原來以前輕生的念頭只不過是逃避一切的想法,搞了半天才知道自己是個懦夫。他舉起沾滿鮮血的右手然後將食指按在契約上,契約上頭的文字泛出淡藍色的光芒,然後像被賜予生命般一樣動了起來,文字朝著阿笨的手前進,通過手臂直達心臟。

『契約成立。你已經是魔使了,從今天開始這理一切跟你毫無相關,聽到了嗎?』

『是……』阿笨從他嘴裡淡淡吐出一句話來之後馬上昏過去,嚇的眾人檢查他的脈搏跟心跳,但不檢查還好一檢查真是不得了,傷口全都不見了,但身上多出了一堆密密麻麻的咒文。

『賽非斯特。』賽非斯特走上前將已經睡得不省人是的阿笨抱走,賽非斯特跟在琉婷後頭走出體育館,但有個人從他旁邊衝出來擋在他眼前,原來是阿笨的”前任”好友。

『你們還有事情嗎?沒有就別擋路。』

『妳要把他帶到哪裡去?』巍維大聲問著。

『這不關你的事情,但我可以告訴你,他已經是我的所有物,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建議你不要問太多,好奇心會害死人的。』

『他是我們的朋友耶!怎麼會沒有關係,琉婷妳以前也跟我們是朋友,所以妳應該要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吧!』

『好吧!第一、我叫伊妮莎而不是琉婷,第二、誰跟你們是朋友了。我們從開學講的話只有短短不超過五句,你們也沒找我出去玩過就自稱朋友。人類真可悲,只有在自己所需時才會說出朋友或是家人來打壓人家,你們真的可以摸著自己良心說出我真的是你們朋友嗎?如果真的可以就在說一次給我聽聽。』看著伊妮莎那種獨有的冷利眼神大家都被嚇的到退好幾步,有一輛黑色轎車開了過來,伊妮莎對他們冷冷笑了一下馬上就走過去。

『等一下,琉……伊妮莎,那敏羽是妳朋友嗎?』

『當然。因為,她跟你們不一樣啊!』伊妮莎從容不急的上車,賽非斯特轉過身來對他們鞠了個恭馬上也鑽入車中,車子開走了,但謎團依然存在。

『收人類當魔使,這樣好嗎?』

『你也會開口說話啊?真難得,我還以為你是啞巴呢!』伊妮莎看著那個永遠都是一張冷酷冰臉的賽非斯特,不禁感到有趣,因為這冰塊傢伙從當魔使的四百年來幾乎沒有開口問過她問題,除非伊妮莎開口問他,他才會回答。

『人類跟魔族一樣,事實上是同物種,但是能力方面就差很多。這孩子非常有可能跟你一樣,成為最出色的惡魔,黑月日我打算帶他一起去呢!』賽非斯特眉頭皺了一下,黑月日可是魔族的聚會,裡頭有魔女跟魔使,但也只有最強的魔使才能去,因為太弱會被當做食物吃掉。還有,要事想像伊妮莎這樣當上首席魔女,就得要有著強大的魔使,伊妮莎的魔使種共有五隻,但是都分布在世界各地,只有賽非斯特是特例可以留在她身邊,但現在又多個特例了。

『白宮那邊妳要怎麼解釋,他們要妳帶回惡魔之血。』

『惡魔之血就在剛剛被我劈爛了,隨便拿個木炭給他們吧!誰都知道他們想拿惡魔之血幹嘛!』

『血之宴會很快就要開始了,必須得好好調查是誰給那白癡捲軸的。』伊妮莎看著帶點血紅色的夕陽,已經平靜了上千年的生活居然在這時有了變化,看來有人很想再度發起戰爭,但這次不是魔族跟惡魔,是魔族跟人類,看樣子得把那傢伙拖出來打個屁屁才行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3:42 , Processed in 0.205286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