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水藍coffee

【長篇小說】 【校園】宅男進化史

[複製連結] 檢視: 4593|回覆: 17

  至於「建業」,就更不得了。在這短短的一個星期左右的時間裡,單憑著他那漂亮的外表就己經吸引了一堆死忠支持他的粉絲。和得到「校園王子」的綽號。他本人曾經對我表示,這一切只是個虛名罷了。的確,在大家還不了解他的真面目時,可能會覺得他這樣說是一種低調措施。但是,其實,事實上。根據我這一個多星期的了解和觀察……………………………。
(他是宅男!不但是宅男,而且還是宅男中的霸主)

謎之聲:宅男中的霸主!?那是什麼?
(還是宅男!)
 
  沒錯!由於時代的大躍進,對現今21世紀的時代青年來說。宅男己經是衆所皆知的一種良性社會人文型態,(那裡良性了!?)所以對於「建業」是宅男這點!其實不是什麼很大的問題。但是,他卻是宅男生態圈的特異種。在學校中的他和在家中的他在外觀上絕對有很大的落差。至於是怎麼樣的落差法呢?呃~最貼切的形容詞就是「乞丐vs王子」吧。

  就拿週休二日的例子來說吧,他可以從星期五沒課之後,就窩在自己房間一直到星期一,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出來。當然,宅這區區5X個小時,實際上並不算是什麼豐功偉業。因為我相信“江山代有人才出”比「建業」持久的「金頂電池」大有人在。但我可以肯定絕對沒有人比他誇張,(如果有的話請打電話給我,我可以介紹你們做朋友。)平時在校園裡號稱王子的他,一回到家裡,馬上戴上了他那厚重的黑框眼鏡。(近視約600~700度)將長髮綁成馬尾,(在學校裡從來不綁。)整整二天不洗澡,不洗臉。(至於有沒有刷牙?我想那是禁止事項!注1)而穿著呢...................................。
(那真是一個誰記得誰痛苦的回憶阿!)

  其於上述的情形,我們可以來歸類一下。「建業」被粉絲讚譽有佳的迷濛眼神,(只是他沒戴眼鏡的效果。)飄逸柔順的長髮,(在家裡是可以滴出髮油的長髮)細致的皮膚,(我想是因為長期的不洗臉,形成人體臉部面膜保養的關係。)
呃!總之,形容到這裡,我想大家就都能體會到宅男中的霸主這句形容詞的意義了吧?

  所以每當和「建業」一起步行到學校,校區裡的女同學異常興奮的看著他,大聲叫他“王子”時,我實在很想學「文祥」喝了酒後的樣子。
(這根本就是詐欺!)
(沒錯~是詐欺!)

注1:關於禁止事項一詞,請參考涼宮春日的憂鬱。朝比奈學姐與阿虛的對話。

[ 本文章最後由 水藍coffee 於 08-7-13 23:18 編輯 ]
 
不太習慣的界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窗外射入了早晨的第一道晨曦,城市裡早起的麻雀吱吱喳喳互相對話,又是一個美好的早晨。自從住進了這裡,每天起床都是同樣的公式。是的,總是同樣而又重複,所以我每天亦虔誠重複禱告著。

全能的上帝阿!我並不是一個很奢求的人,只是,我一直很希望每天的起床能多一點變化或改變。我的願望很簡單,只希望「建業」每天早晨能不要把放涼宮動畫片尾曲「ハレ晴レユカイ」當做他每日的例行公事。(如果能的話,也希望他不要跳涼宮舞。)更希望「文祥」別腦殘的跟著他一起跳。丫門!

  一如往常的,我打開了自己房間的門。看到兩個不知該怎麼形容的傢伙擺出了完結的姿勢。隨著「ハレ晴レユカイ」音樂的尾曲結束,新的一天就開始了。

  邁向學校路上,正在早餐店等老闆用一把類似殺豬刀的工具熟練料理著我們三個人的火腿蛋土司時,「建業」突然像想起了什麼似的說:
「慘了!忘記是今天。」
我:「嗯?」(真是意義不明的一句話。)
「小偉,文祥!我有急事,我先去學校,早餐幫我帶進來。」
說完「建業」就走出了早餐店。
「文祥,建業會有什麼急事?」
「哦!他哦,好像是跟直屬學姐約好,要幫動漫社招生吧。」
「動漫社招生!?」
文祥瞪著我說:
「你不知道哦?今天是我們選社團的日子阿。」
「所以每個社團今天都會拼命辦活動,好吸引傻呼呼的新生。沒記錯的話,動漫社好像是打算COS PLAY吧」
「哦哦!意思就是說,今天會很熱鬧?」
文祥點點頭說:「是滴!」
「那我們還等什麼?走阿!快去學校看看。」
當我和文祥拿著早餐用快跑衝向學校的路上,眼尖的我看到了「建業」,我馬上拉文祥停了下來。
「建業!你不是提早走了5分多鐘了?怎麼還在這裡?」
(從早餐店到學校明明只要3分鐘左右的吧。)
只見「建業」一臉正經的回答:
「剛剛本來是想用跑的,但是後來突然想到…………。」
「想到啥?」
「我不知道動漫社在哪裡。」
我:「…………………………………………。」
文祥:「………………………………………。」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好不容易我們終於趕到「動漫社」的社團教室。教室前早己擠滿了一堆人,而其中,男性阿宅們居多。他們一系列的格子襯衫,團團的圍住了教室的長廊。這樣的景象,讓站在外圍的我強烈感受到…………。(簡直就像深夜播映小電影裡那礙事的“馬賽克”一樣。)只見一個人從人群中突破了出來,她出現的情景仿佛摩西手持著刻滿十誡的石板,讓紅海左右分離出現了陸地一般。(只不過不同的是,這是”宅之海”)「建業」對著前來的人說:
「學姐,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一個穿著女僕服的女孩子,(哦!天阿,為什麼會是女僕裝?這樣的疑問簡直是窮極無聊的“莎士比亞”筆下「茱麗葉」問「羅蜜歐」為什麼你會是羅蜜歐?的台詞一樣沒有任何意義。)緩緩走了過來。她仿佛是與生俱來就註定適合這套藏青色的女僕服一般。就像醫生就應該穿白衣配口罩,郵差就應該穿綠衣配口罩。(這是什麼形容詞!?)剎那間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聚集,只見學姐她一點都沒生氣的樣子。用著比“志玲”姐姐更嬌柔十倍的聲音笑著對「建業」說:
「主人!你來晚了悠,我來幫主人換衣服吧。」
(主……主……主………人!?學姐妳未免太入戲了吧?)
接著就拉著「建業」走向了動漫社的社團教室。只見「文祥」激動的說:
「天阿!想不到建業的直屬學姐居然會是校內排名第2名的「真希」學姐。」
(排名?有這種東西!?)
「真希學姐穿女僕服真是…………好萌阿~」
(的確,雖然我到目前為止還是沒實際體驗過“萌”的定義。但是,剛剛那瞬間景像,就只有文祥口中說出的那個“萌”字能完整表達我的想法。)
文祥接著懊惱的說:
「可惡!我居然沒有帶數位相機來拍這值得紀念的一刻」
(喂!喂!那裡值得記念了?)
「小偉!你看,就連背影都好“萌”阿!」

  我並沒有回答文祥的這個問題,因為這個問題根本不需要經由我回答。我相信從我臉上的表情,和我那己經快要眯成一條縫的眼神,還掛在真希學姐那背影上,就己經像是“雅虎奇摩知識家”裡的最佳解答是一樣的。不過,如果要我勉強從中挑出幾近乎零缺點的缺點的話,我唯一想說的是……………。
(喵滴!這些人形自走式的格子“馬賽克”妨礙了這叫人為之瘋狂的畫面。)

  看著「文祥」勉強的拿起自己的手機,衝入了那格子軍團中。試圖用著自己畫質不是很清楚的手機拍下几張真希學姐的身影。望著此刻如此英勇奮戰,己經做好隨時浴血校園心理準備的他,在我眼中,漸漸的不再是這樣腦殘了。
(關於這樣的想法,只有建立在這個時候。)

[ 本文章最後由 水藍coffee 於 08-7-13 12:45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過不了多久,建業和真希學姐一起從動漫社教室走了出來。建業在學姐的巧手裝扮之下,變身成為了「妖狐藏馬」註1。或許是有化妝的關係,建業此時美型的扮相成功謀殺了現場許多阿宅們手上數位相機的記憶體,現場只有他和真希學姐被觀眾們一直要求合照,相較之下,其它COS的動漫社社員像是被打入冷宮似的,繼續被無視著。
  其中最可憐的應該算是COS成死亡筆記本裡的「路克」和「雷姆」註2這二位同學,路克全身插滿了黑色的鳥羽毛,邊走還會一邊掉毛,真是像極了一頭邊走邊掉毛的烏骨雞。而雷姆就更慘了全身紮滿了蹦帶,沒人說明的話根本讓人誤會是COS木仍伊。而這兩位仁兄知道沒人想拍他們,居然悲哀到陷入互相請對方用相機拍自己的絕境。只見路克拿著自製的“死亡筆記本”(在我看來根本是普通書店販賣的黑色本子,而且還應該是一本25元的那種。),從動漫社的教室(大約5樓的高度!)往樓下丟,想藉此營造出原著那種戲劇張力來力求表現。當我和文祥看著路克同學,把筆記本丟下時。好死不死,那本筆記本居然不偏不倚的將某人假髮給打落。而且要是我和文祥都沒記錯的話,那傢伙在“新生訓練”時自稱為校長………………………。

  當然,我很好奇校長會怎麼使用這本打掉他假髮的“死亡筆記本”,(成為第二個奇樂?還是拿它當蓄意謀殺的物證?)但此時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喂!」
「偉!」
(第一時間我就聽出來,是璴瑜的聲音。)
「唔?是璴瑜嗎?」
「偉!救我!」
「快點來救我!」
(我的天阿!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妳在哪裡?」
「我…………我在第一電腦教室。」
「璴瑜!妳聽我說,冷靜一點。我馬上過去!」
  雖然我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但腦中瞬間閃過了無數的念頭和猜測。是綁架嗎?還是遇到了色狼?我也從來沒想過她會有我求救的這一天。(因為要是我沒記錯的話,璴瑜是跆拳道黑帶三段的女殺手。聽到她打電話來求救,基本上就跟“極真派空手道”始祖「大山倍達」註3打電話來跟我求救那樣的不可思議。)
我掛下手機向文祥詢問第一電腦教室的位置準備衝殺過去時,建業走了過來,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我著緊的回答:
「我的青梅竹馬好像發生事情了。」
只見建業和文祥看著我異口同聲的說:
「我們一起過去。」
於是,我們兩個人,一隻妖狐朝著第一電腦教室衝去。
註1:幽遊白書(漫畫)的美型配角
註2:死亡筆記本(漫畫)中的死神
註3:日本極真會館空手道創辦人和初代館長,號稱曾殺死熊。


[ 本文章最後由 水藍coffee 於 08-7-14 20:47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宅男進化史(番外篇 激戰卡丁車)

  
  到了“第一電腦教室”,當下先看到的是我青梅青馬「魏楚瑜」小姐,和一個戴著金絲框眼鏡長相算斯文的男子站在講台邊。(這是什麼情形?)文祥一直在吵鬧著問我哪位是我的青梅竹馬,我想他只是單純好奇地想知道對方是不是正妹而己。建業依然維持他一貫的形像,用他迷矇眼神想看清楚現場(拜託你戴隱形眼鏡吧!同學。)。
  只見那個斯文的男子開口說:
「就是這樣…。」
(是怎樣!?大佬!我才剛來,能麻煩你再說一遍嗎?)
「只要贏得這場比賽,就能陪我的直屬學妹,也就是站在我身邊的這位美麗、可愛、又大方的小姐渡過浪漫的一天嚘!」
(美麗、可愛、又大方?咔!導演,你請的演員是不是念錯台詞了?還是這是編劇的筆誤!?這三個形容詞適合用在璴瑜身上嗎?我想連造字的倉頡聽到都會睜大他傳說中的六隻眼睛,嚇的馬上改造用別的字眼吧。)
  
  聽到這裡我大致上明白了,就是,璴瑜的直屬學長為了拉抬「電腦研究社」的人氣,竟然不惜以璴瑜做為獎品,來吸引人潮。(可憐的學長!其實你不需要這麼做的,你只要將社團改個名字,我相信一定會超有人氣的。比如說「電玩社」之類的。考慮一下吧!)看著站在講台上的璴瑜張大的眼睛一臉茫然,臉上的神情似笑非笑,我不禁想,(現在正是妳使用連“大山倍達”先生看了都會激賞不已的奧義“璴瑜迴旋踢”的大好時機,妳怎麼會還站在那裡呆笑呢?難道是因為現在是妳人生中唯一被當做獎品,而看現況人氣還不壞的原因讓妳下不了手嗎?)終於,璴瑜在人群中發現了我,走了過來。用著不適合她的表情和語氣說:「偉!你一定要救我哦。」
  我呆滯的看著璴瑜,心裡想著。(為什麼妳會認為我一定救的了妳呢?傻孩子!難道說我長的像007裡的龐德?就算是我長的像好了,我想璴瑜妳也當不上應該被拯救的龐德女郎!還是說我現在的打扮像超人一樣?把內褲外穿以致讓妳誤會我是超人?如果我真的是超人,我也會跟妳說,小姐!請別打擾我繼續拯救地球。)文祥反而很興奮,指著璴瑜說:
「她就是你的青梅竹馬?」
我嘆了一口氣,無視文祥的腦殘問題,問璴瑜說:
「是比賽什麼?」
璴瑜綻開了一個笑容回答:
「卡丁車。」
(卡丁車!?要是記憶還不錯的讀者一定還記得我在第二回第一段裡有提到過這個遊戲,畢竟它也是消磨了我快半個暑假的消暑盛品。)
  
  比賽制度是採晉級淘汰制,規定4人一組,地圖則採隨機模式,而且是道具賽,我們這隊加上文祥和建業只有3個人,經由我和璴瑜直屬學長討論過後,璴瑜破例的加入了我們這隊來湊足4個人。(奇怪了!這種比賽常常舉辦嗎?為什麼會說是破例?)當我這樣詢問他時,他高深莫測微笑著。不過這並不是很值得提起的事情,因為當我知道,報名的人數居然多到可以分成20組時,(一組4人,20組等於相當80人,而且,全部都是男性同胞。)如果,這些人都是衝著璴瑜的魅力而來的話,我真想對璴瑜說,有這樣的回憶就算妳死也可以瞑目了。(不過我比較相信這是基於“卡丁車”這遊戲本身價值,或者是璴瑜在短短的一週內就得罪了這麼多人等等………之類的反面思考。)

「唔!以道具賽來說的話,只要有一位隊友得到第一名就等於是全體勝利了。」
「那好!文祥、建業,你們會玩嗎?」
我轉頭過去問了坐在我身後的文祥和建業,他們兩看著液晶電腦螢幕裡的人物正在發呆,一看就知道不知從何下手。(看來我這個問題是白問的了!)
「沒關係,你們二個什麼都不用做,等著我衝回來好了。」

於是第一回合戰………………………………開始!
  坦白說我真後悔剛剛對他們下了這樣的指示。只見建業把遊戲視窗從全營幕縮成視窗的樣子,很專心的在看他的網頁。而文祥也並沒有乖乖的不動人物,他一直很努力的在自我摸索,(文祥他專心摸索的表情就像是“繩文時代”的原始人正在努力想要操縱四驅車一樣。)還好璴瑜在“卡丁車”這方面還是有一定的水準。所以靠著我們這一隊的團隊默契(?),我們挺進了第二回合戰。

  當比賽好不容易進行到準決賽的資格賽時,終於遇到了稍微有點程度的對手了。不過,既然提到他們只是稍微有點程度,當然,還是我們這隊取得了勝利。(建業還是在看他的網頁,而值得開心的是,文祥終於能自己跑完賽道的一圈了。這應該算是“繩文時代”原始人的一大進步?)確定自己隊伍得到決賽權的我,離開位置正打算去廁所方便一下。一轉頭間,看到了一位穿黑衣的參賽者在連續彎道裡展現了“蕂原拓海”看到都會想專心賣豆腐就好的耍尾技巧。我震憾住了,直覺下認為這傢伙應該就是我決賽的對手。可惜的是,當我仔細一看,他的人物和車,卻都是商城販賣的點數商品。

  相信玩過“卡丁車”的玩家都知道,商城賣的商品對於道具賽是有多麼重要。這傢伙開著四管車,帶著能強化道具的寵物,和看穿黑霧的眼鏡、防飛彈氣球。簡單來說,我光是裝備和他的差距,就像是“黃金聖衣”和“青銅聖衣”之間的不公平戰爭。剛學會玩“卡丁車”的文祥似乎也感應到對手強大的“小宇宙”,看著此時身體呈現輕徵性顫抖的我說:
「偉!不用怕,雖然對手看起來很強,但你可以燃燒你的小宇宙阿。」
「偉!你在顫抖耶,難道這是傳說中的“武者震”?」
(去你的“武者震”,其實這只是我憋尿憋太久了的反應。)當下我當然不方便這麼說,只好淺笑了一下不予否認。帶著我那接近於抽搐的微笑衝到了廁所。留下文祥滿是仰慕的眼神。
  該來的總是會來,終於決賽開始了。我輕聲的跟身邊璴瑜說:
「璴瑜,等等你掩護我。」
  
  只見璴瑜堅定的點了點頭,望著我的大眼睛裡,充滿了無比的信心。比賽終於開始了,第一圈過去,那位穿黑衣的高手領先我的差距不到2個車身。幸好!以他們那組目前的實力看來,應該也只有這位黑衣同學是高手。璴瑜!這時靠妳了。這時跑到第三位的璴瑜剛好吃到了飛彈。(瞄準下去就對了!)咦!突然之間我的人物被瞄準了。
「………………………………………。」
「璴瑜!妳到底是幫他還是幫我阿………怎麼炸我咧?」
「對不起!我剛瞄錯了。」

  看著她無辜的眼神,算了!我再估計一下敵情。目前相差半個彎道,只要沒有再發生意外的話我應該…………………。咦!水球?看著自己中了巨大水球的人物卡在半空中。我轉頭再看了璴瑜一眼,她的表情更無辜了。這時我才後悔剛剛提出需要她掩護的要求,跟黑衣高手的距離己經落後到連車尾燈都看不到的情形,而目前的戰局也到最後第3圈。如果真的像文祥說的燃燒小宇宙真的有用的話,那神阿!燃燒我的小宇宙吧。
  此時的我正想放棄這場賽事,想不到居然發生了大逆轉。一直居於第二名的我,突然莫名其妙的躍升到了第一名。咦!難道我真的燃燒了我的小宇宙?只聽見後面傳來了一句:
「靠!有沒有搞錯,怎麼會突然斷線阿。」
原來是黑衣高手突然斷線被踢出了遊戲。

  雖然這次的勝利贏的十分僥倖,但運氣也是成功的一大元素呢?當我們小組站起來接受大家的歡呼時,我還記得那時的情景真是比得上贏得“F1”賽車大滿貫一樣的讓我感動。當我從那戴金絲眼鏡的學長手上接過刻有“第4屆卡丁車冠軍”字眼的塑膠杯時(原來舉辦了4屆!),我几乎激動的大叫「感謝神!」,而文祥熱淚盈眶的看著我,一直唸著:
「偉!你終於光宗耀祖了。」
(喂!喂!這算什麼光宗耀祖?)
只見建業走過我身邊,當我喊著「感謝神!」時,建業說:
「不用太感謝我!」
(嗯?你是神?)
「為什麼我要感謝你?」
「那個穿黑衣服的傢伙,的確是個高手。」
「嗯?所以?」
「我用了NetCut
NetCut?那是什麼?
「算了,不知道就算了。」
「沒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建業說完就擺著手走出了教室。
  事後我好奇的查了一下網路,才知道。NetCut是一個軟體名稱,這個軟體的功能是..................................「內網斷線器」。
(原來是建業把黑衣高手強制斷線的。)
  
完成了解求璴瑜的任務後,文祥問著璴瑜說:
「同學!同學!妳叫什麼名字?」
璴瑜笑著回答:「我叫魏璴瑜」
「哈哈!真的哦,難怪你跟小偉會是青梅竹馬,真的很搭。」
我和璴瑜同時問:
「為什麼?」
文祥聽了更是笑到彎起了腰

「你叫小偉!她叫小瑜!都取尾字的話.............................
「不就剛好叫鮪(偉)魚(瑜)?」
我:「………………………………………
璴瑜:「……………………………………
(咻…………………………一陣冷風吹過)
  當我和璴瑜還在體會周遭仿佛從阿爾卑斯山吹過來的冷空氣時,突然一位綁著馬尾的女孩,親熱的抱住了璴瑜說:
「表姐!妳還好吧?」
文祥呆呆的看著她,不一會兒指著她大喊:
「小偉!她就是那天呼我一巴掌的自然美正妹!」

[ 本文章最後由 水藍coffee 於 08-7-16 23:23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璴瑜掙脫掉那長髮馬尾女子的擁抱後,指著我對她說:
「小蘭!我給妳介紹一下,這個就是!偉。
「偉!她就是我表妹。」
  只見璴瑜傳說中的表妹對我點了點頭說
「你好,我是“芝蘭”!原來你就是傳說中的偉!
(傳說中的偉?為什麼不叫我傳說中的勇者?
我向著芝蘭點了點頭說
「妳好!傳說中的表妹!」
文祥也馬上對著芝蘭說
「妳好!我是文祥!」
  
璴瑜接著就拉著芝蘭說:「我們去樓下邊喝飲料邊聊聊吧。」說完就自顧自的,和芝蘭大步的邁向前去。

  走到了學校中庭的茶舖,我們坐了下來正打算點飲料時,文祥突然又笑出聲來,(我一直覺得文祥好像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雖然我不知道他的內心世界是什麼模樣,但我可以肯定的,每當他這樣笑,這笑聲的後面一定伴隨著根本不好笑的冷笑話。)果然,文祥突然間說:
「我剛突然想到,為什麼芝蘭會這麼自然美了。」
(拜託你停住!)

我和璴瑜交換了一個眼神,在這眼神交會的一瞬間,我跟璴瑜這長達13年青梅竹馬的默契完全顯現了出來。我們倆現在一致的想法就是(如何將這個冷笑話的開端停止下來。)所以我馬上大聲說:
「我要喝布丁奶茶!璴瑜妳呢?」
「我想一下哦………………………………。」
璴瑜的哦刻意拖了長音,想藉此來打斷文祥的話題。
(幹的好!璴瑜,我們終於拯救了地球。)
  只有完全不知人心險惡的芝蘭問文祥:
「為什麼?」
(我的老天!誰能來阻止這個腦殘的傢伙繼續說著這種不入流的冷笑話?)
  文祥笑著說:
「因為自然(芝蘭諧音就是美阿。」
  整個場面因為文祥的這段無意義、無笑點的冷笑話而冷到了極點,這冷度己經不是剛剛阿爾卑斯山吹來的冷風就可以形容的了。要我說的話,我感覺我和璴瑜兩個人仿佛置身於北極的暴風圈中心遭受著冷風無情的摧殘,而事後璴瑜只跟我說了一句話:
「我剛剛好像在北極看到了極光。」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好不容易當我和璴瑜的靈魂從北極神遊回來時,我看著那璴瑜那可憐的表妹,還呈現著零下30度的凍僵狀態,而文祥則是一副沾沾自喜的表情。我馬上小聲的對文祥說:
「文祥,你知道你的笑話其實不好笑嗎?」
「會嗎?可是我覺得很好笑阿!」
「而且,我只說給我喜歡的人聽耶。」
  當文祥說到這裡時,只見璴瑜和芝蘭還有我,三個人互相看了一眼,內心OS應該都是(我可以放棄被你喜歡的權利嗎?)

  當我們正喝著剛送到的飲料,璴瑜突然問她表妹說:
「妳有沒有找到“他”?」
只見芝蘭失望的搖了搖頭說:「沒有!」
「找什麼?」我好奇的問。
文祥也突然之間很有義氣的笑著對芝蘭說:
「是東西掉了嗎?我很會找東西的哦。要不要我幫妳?」
只見璴瑜笑著說:
「我表妹阿,是要找曾經救過她的英雄。」
「英雄?」我和文祥同時瞪大了眼睛。
「是阿!很浪漫吧?我家芝蘭從那一刻起就愛上那個人了。」
芝蘭聽到璴瑜這樣說,更是害羞的抬不起頭來。

(拜託!都己經是民國97年的現在,居然還會有人相信世界上有英雄救美這種不切實際的事情?就算真有其事好了,我想有百分之二百的可能性是英雄和壞蛋串通好的。,再說這種事為什麼只有女生才遇的到呢?為啥我這輩子就沒有“佳人救帥”過?難道是因為只有女性同胞裡費洛蒙因素才會對這種事感覺到浪漫嗎?)
只見文祥聽了咬著牙問:
「那個傢伙長的什麼樣子?」
芝蘭聽了微微抬起了頭用著只有少女漫畫裡才會出現的戀愛中少女眼神說:
「“他”那天穿著綠色的運動長衣和長褲,戴著黑框的眼鏡。」
說完就好像又進入了自己甜蜜的回憶世界一樣,說出了整個經過。
聽完整個故事的文祥破口而出:
「混蛋!綠色運動服是吧?可惡的傢伙。」就衝了出去。
當我獨自一個人回到住的地方,心裡想:
(穿著綠色的運動長衣和長褲…這世界上那會有人穿這麼拙,出來當英雄的?)
想到居然會有人是這樣的打扮,一路上忍著笑的我一到家不禁笑了出來「哈哈!」
只看到建業正穿著綠色的運動長衣和長褲,戴著他那黑框的深度眼鏡,望著張大嘴巴卻呆住的我問:「什麼事那麼好笑?」


[ 本文章最後由 水藍coffee 於 08-10-7 12:57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番外篇:名偵探翔偉的登場!
番外篇:各自的回憶!


  當我看著不知所謂穿著綠色的運動長衣、長褲和戴著黑框深度眼鏡的建業時,心裡不禁想著,這一切應該都只是巧合!而這種巧合應該就像當你為了機車強制保險到期而去監理站(所)去補辦強制保險時,門口就會有一群假裝親切的保險業者存在且親切的對你微笑那樣的巧合!

  想到這點的我,平靜的坐了下來。對著一臉迷惑的建業說:
「你有這樣打扮去拯救地球過嗎!?」
「拯救地球?」
「唔!我換個問法好了。」
「就是!唔!你有英雄救美過嗎?」
「英雄救美?」建業一臉認真的回想,然後很肯定的搖了搖頭對我說:
「沒有!」
  
這真是個好答案,很明顯的這個答案並不具有什麼意義!當然也不會妨礙故事接下來的進行,它唯一代表的意義就是這章回的番外篇也將在上述簡短的236個字裡(當然不能包括本行)簡單的結束掉。

──────────END ───────────


「不過!」建業突然說:
「我在開學前倒是有發生一件很奇怪的事!」
「奇怪的事!?」
  
    建業的這句話瞬間引起了深深埋藏在我血液中那自稱名偵探血脈的活絡,也讓我在剎那間整個思緒裡塞滿了推理狂的細胞。當然!推理是每個男人中的男人在幻想世界裡極度不可能實現的夢想。但!我還是很想要在我有生之年的人生中,能像金田一那樣的偵破謎之案件,或者是學它一般大聲的說:

じっちゃんの名にかけて」(為了不辜負我爺爺的名譽

    不過,坦白說。我一直很好奇為什麼金田一,不管什麼案件都要牽脫它那早已不在人世的爺爺?相信在地下有知的金田一耕助也會覺得很無言的想(這死小孩怎麼能隨便把我的名譽拿來打賭?)吧!

話又說回來了,我親愛也健在的爺爺阿!孫子我是絕對不會辜負你的名譽的。

「唔!那華生,能麻煩你把事件的經過詳細的口述出來嗎?」
我緩緩放下了手邊的煙斗看著眼前的(建業)華生,接著說:
「記住,任何小細節都別放過!」
「我是華生!?」(建業)華生誇張的望著我詢問著。

    我大力的點了點頭,(建業)華生雖然感覺到一頭霧水,但還是說出了整個事件的經過。我耐心聽完了整個事件經過,為了不辜負此時COS名偵探褔爾摩斯的形像!我詳細的將(建業)華生方才的口述及被害人(璴瑜傳說中的表妹芝蘭)瑪格莉特小姐在二個小時前的證詞做了個整理,分述如下。再以我自認為名偵探的判斷,來做個消去法。

瑪格莉特:「那是在一個充滿白色櫻花花瓣飛舞,炫麗的好天氣。」

(基本上,種植在台灣白色山櫻只適合於種植400~1000公尺之間,妳怎麼在平地上能見到!?從山上吹來的嗎?還是妳客串到了櫻花大戰部分的場景了!?)

(建業)華生:「我還記得,那天的天氣真是糟透了。」
瑪格莉特:「當我一個人走到了學校附近時。」
(建業)華生:「當時因為我跟真希學姐約好,要去學校找她………。」

    聽到真希學姐的名字,(偽)褔爾摩斯突然間眼神大放異彩。像是找到了問題的徵結點一般的問:

「等等!華生,那時應該還沒開學。你怎麼會在哪時就認識真希學姐呢?」
(而且那時的真希學姐………也就開始穿女僕裝了嗎?)

(建業)華生:「真希學姐她是我同一所高中在漫研社就認識的學姐,我們常在一起討論有關漫畫的問題。唔!這個問題很重要嗎?」

    華生阿,這個問題當然很重要!雖然真希學姐跟本起事件可以說是沒有任何關係。當然了,就算真的有關係,或者犯人直接就是她!站在男性的心理學角度上,我也會直接排除掉她的罪名。但是能多知道一點有關於她的資訊,可以說是我們正德大學所有男性同胞百分之99.9都會認為是相當重要的一件事呢。

(偽)褔爾摩斯拿起了筆記本,小心翼翼的寫入(真希學姐喜歡漫畫)後,又望著(建業)華生說:

「唔!接下來呢?」
瑪格莉特:「我遇到了兩個想要搭訕我的(宅男)無聊男子,我那時感覺這種被搭訕的感覺很(噁心)不舒服,就想轉頭往後跑開。結果,就遇到了他………。」

說完的瑪格莉特小姐還嬌羞的低下了頭。
    (唔!瑪格莉特小姐,妳應該要注意一下妳的言詞。宅男應該是不會主動搭訕女生的吧?因為丫宅們都有顆害羞的心。而且妳為什麼會認為那兩位仁兄是宅男?是因為他們穿著格子軍團的衣服?還是他們有一邊搭訕妳一邊討論動漫?如果以上皆非的話,我覺得還是把這二個字改成無聊男子會比較好。噁心更是糟糕的形容詞阿!這樣不是公然的挑起了論壇之間筆戰的可能性?所以就由在下為您修辭一下吧。)

(建業)華生:「走到一半的我,突然被某個謎樣物體撞到,在撞擊中,我的眼鏡掉到地上。」
  「唔!那時華生你的反應是?」
(建業)華生:「我在第一時間就先習慣性的問候對方的父母,然後再瞇起眼睛找尋眼鏡。」
(問候對方的父母阿!不愧是華生阿,在這種荒亂的時候還能這麼有禮貌?)
「然後呢?」

(建業)華生:「然後我眼前就逼近了兩個類似人類的謎樣物體向我逼近。」
(類似人類的謎樣物體!?哦哦!沒載眼鏡的華生原來看人都只能以謎樣物體來稱呼對方。)

(建業)華生:「然後對方就開口了!(嗶!~嗶!~嗶!)」
「呃!華生,這個(嗶!~嗶!~嗶!)是代表?」
(建業)華生「嗯!這個(嗶!~嗶!~嗶!)最早的源由是宋朝王應麟所著,以我們現在人來說就是三字經,但是內容太過激烈,所以只能用消音的方式來呈現!」
  「呃………」(偽)褔爾摩斯仿彿到此時才想起本文內容是兒童觀賞,不禁佩服華生的機智。因為要是華生以原音重現,可能本文會瞬間晉升為保護級。

瑪格莉特:「然後那二個(宅男)無聊男子就問他:小子你混那裡的?」

「那時只見他一臉正經的回答:小弟我是混天地會青木堂,專門負責煎熬“青木瓜四物飲”的送飯、泡茶、跑腿小弟。說完就向著他們衝了過去。」

「唔!然後呢?」(偽)褔爾摩斯詢問著華生。
(建業)華生:「然後我就用我在家裡函授學會的陳家太極拳(忽雷架),沒二下就把他們推倒了。」
  陳陳陳…………家太極拳?(偽)褔爾摩斯倒嚥了一口口水,不禁問華生:
「建業……呃!不!是華生………你是怎麼學會的?」
「那種東西有函授班?」
只見(建業)華生望著(偽)褔爾摩斯,詭異的笑了笑:
「我是看全套的“熱血拳兒”漫畫學的。」
(………………………………………………………。)
「呃!這個問題就不追究了,那接下來呢?」
(建業)華生:「當我把他們都推倒後,有個女人把我掉在地上的眼鏡撿起來遞了給我。」
瑪格莉特:「最後我把地上的眼鏡拿給了他,看著他什麼都沒說就離去的背影。真是無所求而為的英雄阿。」
(建業)華生:「然後我就去找學姐了。不過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那兩個謎之物體為什麼會攻擊我?這真是一個謎阿!」

(偽)褔爾摩斯,抽了一口煙斗。喝了一口咖啡,閉目沉思了起來。突然之間站了起來:
「真相只有一個!」說完馬上撥了個電話。
「喂!劍持警官嗎?」
電話的另一頭沉默了一會兒回答:
「劍你個大頭鬼!死翔偉你是打來亂的吼!」
「哦哦!璴瑜沒有啦,我剛太入戲了。」
「入戲?」
「嗯!謎底己經解開了。」
「啥咪鬼?」
「我找到妳表妹的英雄了!」
「噫!真的嗎?」
「是-的!不過這中間實在是有不小的誤會阿。」
「這樣好了,我明天再跟妳好好解釋吧。」
  
    說完(偽)褔爾摩斯 我切斷了通話,而建業也進去了自己的房間裡用力的去宅化。當文祥回來時,不明究理的我看著滿身污泥的文祥。殺氣騰騰的他讓我嘴角連一個招呼語都蹦不出來。幸好,文祥什麼也沒說的進了自己的房間。

    隔天,當我們三個人去學校的路上,聽到了路上行人相傳昨天發生了三起莫名的攻擊事件,據目擊者的描述被害的三人都有著相同的共通點,那就是都穿著綠色的運動長衣、長褲和戴著黑框深度眼鏡…………………。

建業看著我說:「褔爾摩斯先生,又有新的事件了!」

我轉頭過去看了看文祥他若無其事的樣子,我不禁想起了偵探學園Q 裡天草流的一句台詞:
「謎阿!就讓它更加難解吧。」
                                             

[ 本文章最後由 水藍coffee 於 08-10-7 16:24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3 04:07 , Processed in 3.087729 second(s), 24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