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校園】宅男進化史

[複製連結] 檢視: 4594|回覆: 17

宅男進化史

  一直以來,我都以為大學生涯應該是多采多姿的。也因為閱讀過不少市面上所謂的愛情浪漫小說,而知道了大學生所必修的三學分『社團、愛情、課業。』所以早在高中剛畢業的我就為了這個人生中的新里程碑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但是!後來我才知道,不!應該說是遇到了「建業」跟「文祥」這兩個人之後。我才了解上述的大學三學分至少裡面有二樣是錯的,正確版本應該是『社團、宅化、蹺課。』三學分

  我姓鐘,名翔偉。是一個普通到不行的一般少男。成績一向是中上的水準,運動能力也算中等,我人生的目標和最大的理想就是平順的過完我這普普通通的人生。但是,我卻有個不普通的青梅竹馬。

  她的名字叫「魏璴媮」。我一直覺得我會和她成為青梅竹馬的關係,是出自於上帝的錯誤,而非出自於我本身的意願。如果你要問我為什麼的話,那我只能反問,要是你(妳)的生命中,大約從六歲上幼稚園開始算起,國小、國中、高中,這整整13年的光陰就一直跟一個人同班,然後又那麼剛好的,她家住在你家對面的話……….
我想你(妳)也會覺得這是一段孽綠。畢竟在18年的人生裡,她就佔了大部分的回憶。對我來說,腦中充滿跟她的回憶簡直是一種浪費我腦部記憶體的奢侈行為。但是,我和她之間的感情一直很好。與其說很好,不如說是一種超越了性別障礙而昇華成哥們或姐妹的好感情。

  所以當她在考完高中統測後當天晚上,用MSN敲我跟我說她想讀“正德科技大學”時,我回答她

「正德哦!不是在北部嗎?離高雄好像太遠了吧!」
「唉呀!沒關係辣,離鄉背井才有讀書的氣氛阿。而且這樣也比較好玩。」
「哦哦!可是北部聽說壞人很多耶,那大姐姐到時妳要保護我哦」
「OK的辣!那就這樣子說定了哦:)」
(居然給了我一個笑臉....。好吧!我也還妳一個笑臉。)

「嗯!我們一起去讀那間學校吧:)!」

我大力的敲下了ENTER鍵送出最後一段對話
  那時我的做夢都沒想到,我的這個決定,和這個ENTER鍵,竟然改變了我的一生............。

正德科技大學為虛構之學校名稱請勿深究

[ 本文章最後由 水藍coffee 於 08-6-15 23:38 編輯 ]
 
不太習慣的界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考完基測後的日子,每一天都像是無主遊魂一樣,天天都是這裡飄一飄,那裡晃一晃,大半的時間都在“卡丁車”的線上遊戲裡渡過。而我所謂的青梅竹馬,也在這段時間裡北上,去台北找她傳說中的表妹。

  根據她本人曾經口述過不怎麼可靠的消息,她表妹是一個很正的妹,(這倒不是什麼很大的問題,因為這17年來我從來沒相信過她的眼光。)不過,從她這几天晚上跟我MSN的對話看起來,她在台北待的還不錯。而我,可能是沒打算在這剩下的日子裡做出什麼改變的計劃。所以,我依然過著每一天都睡到自然醒的頹廢生活,而這樣的生活簡直跟廟口神豬的養成計劃是一樣的。

  這樣的日子一直到了某天,我一個高中同學「銘少」(基本上不用太在意它,因為他並不是主劇情的人物,充其量也只能扮演路人甲的角色。)在MSN上震我開始談起。
『靠!這几天死去那裡了』
(就是有這種人,一聊天就沒好話。)
『我?我都在家阿』
『決定讀那裡了沒阿?』
『有阿,就正德阿。』
『正德?哇咧靠北邊走.....那不是中部的學校嗎?』
(好一個不完整的地理觀念,銘少你真是不愛呆丸。)
『沒,那是北部!台北的學校。』
『硍!你那麼宅還敢去讀北部的學校哦,北部人都很有型耶。』
(...............................硍!我宅總比你台好吧。)
『拜託,我宅也宅的很有型好不好。』
『而且我也不算宅吧,…………只是這几天沒事才一直玩遊戲。』
『聽你在豪洨,對啦!明天要不要一起去燙個頭髮,當一下型男?』
『阿,燙頭髮?這跟當型男有什麼關係?』
『哎唷!你遜掉了啦,我們己經是大學生了耶?』
(是嗎?你確定?你的成績報的上大學??)
『不燙個有型的髮型,在大學怎麼把的到美眉?』
(美眉咧…………我還北鼻咧。)
『…………………………。』
『就這樣說定了,明天下午三點去找你。』
(我什麼時候跟你說定了?我只是打“點點點點點點”而己吧。)
『哦,好啦好啦,不過燙不燙我去到那裡再決定。』
『OK!』
  燙頭髮,當型男。我當下仔細推敲了路人甲同學「銘少」的建議,或許、可能、應該、有型一點的話,那三學分裡的愛情學分就能提早修完也不一定哦。

[ 本文章最後由 水藍coffee 於 08-6-15 17:48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隔天,到了約定的時間。我跟「銘少」兩個人騎著機車到了他所激賞的美髮店。一路上,他一直稱讚店裡的美髮小妹有多正,服務有多好。我心裡不自禁的在想(怎麼這傢伙介紹的口吻,有點像是酒店在拉皮條的感覺。)

  進去了店裡,店裡的洗髮小妹就先端了二杯奶茶放在我們等待的鏡台前。當銘少的設計師”Mickey”趨向前來,問銘少這次想要修剪什麼髮型時。銘少居然想都沒想的就說
『我想要剪「山下智久」的髮型。』
(聽到我差點沒把剛吞進口中的奶茶噴出來。)
『當然啦!如果我長度夠的話,我覺得我跟吳尊的型也很搭。』
(天阿!不要擋我,我的憤怒值己經快破“鎂達表”了)
”Mickey”不愧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設計師,絲毫沒有被銘少的惡劣性言語攻擊所擊倒,只見她不慌不忙的點頭微笑。接著又問我
『那這位新朋友想修什麼造型呢?』
其實我心裡並沒有想修的造型,而我也己經翻完了二本男性造型雜誌,所以我只好回答
『我沒有比較喜歡的類型,不過我倒是有個困擾。就是我很討厭每次載完安全帽頭髮都塌塌的。』
”Mickey”聽了用手撥了撥我的頭髮說
『唔,你的髮質是偏軟性的,所以容易塌,要不要試試燙玉米鬚?燙了以後會蓬蓬的,戴了安全帽後也不會怕會塌哦。』

  我回想了我印像中玉米的長相,要是我記的沒錯的話,應該是金黃色顆粒狀的長條形物體,這……這………難道我的頭毛長的像適合栽種玉米的肥沃農地嗎?不過聽到她最後一句「戴了安全帽後也不會怕會塌」,這實在讓我很心動,所以我也就立刻點頭答應了。

  我從來不知道燙頭髮是這麼耗時間的一件事,當我和銘少步出髮型店時。居然己經是晚上7點多的事情了。不過讓我納悶的是,我是燙髮所以花的時間比較長是應該的,但銘少明明只是剪髮怎麼也能花這麼久的時間呢?所以當我把視線看到銘少那顆很花時間的頭時,我突然恍然大悟了。

(大家可以想像一下要將“山下智久”的髮型放在一個擁有“伍佰”台客臉形的人身上,這個任務顯然是很艱鉅的。而我們的設計師”Mickey”成功的做到了,不但做到而且還營造出了一種矛盾又帶著衝突性的美感。)

  所以當要回家時,銘少對著自己的機車後照鏡撥了撥頭髮問我帥不帥的時候
『很帥,你的頭髮真的很帥。』(我只強調頭髮部分。)

[ 本文章最後由 水藍coffee 於 08-6-15 17:47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璴媮從台北回來,己經是第二天的事情了。因為學校的開學日期快接近了,所以我和她約好今天要一起去把機車託運去北部,再回頭順便整理行李。當我牽著我的愛車“帥氣小野狼”到她家門口,邊按電鈴邊看著鄰居那隻每次見到我都對著我吠的狗,發現牠現在卻像無視我存在般安靜的趴著。當我在感嘆牠今天的失職而出神時。

「偉!你在發呆哦?」
  聽到了璴媮的聲音我轉過頭去,正想抱怨她又遲到的事實時,突然之間我呆住了。我看到的是一個正妹!她有著一頭深粽色的頭髮,髮邊鬈的自然卻又帶著柔順感,穿著一件粉色的長版合身T恤和一件藍色的小短褲。天阿!這個女孩子居然就是我的青梅竹馬「魏璴媮」。

  (在這一瞬間,一直維持我腦部記憶體運作系統突然嚴重的出錯。我彷彿耳中聽到自己大腦指揮部門作戰指示。)
超級電腦:「警告!警告!資料庫系統無法辨別現階段視神經所映出之影像。」
我大聲喊著「切換重組記憶模式。」
超級電腦:「切換重組記憶模式啟動。」
嗶!嗶!嗶!嗶!嗶!
超級電腦:「錯誤的指示無效!」
難道是因為差異太大導致封包出錯了嗎?
「可惡!改用搜尋式引撆 輸入搜尋關鍵字 “魏璴媮”」
超級電腦:「資料庫搜尋出1,423,筆可用資料。」
我連忙將剛視網膜所收到的正妹映像打開
「將剛搜尋到的1,423筆資料圖片取代。」
超級電腦:「取代作業完畢,程式執行完畢,系統己恢復正常運作。」
超級電腦:「紅色警戎狀態己解除。」
  
  一時間腦袋卡住的我,呆呆的注視著璴媮。璴瑜這時的表情像是個惡作劇的小孩一樣,把我呆滯表情當成她的戰利品一般開心欣賞著。
她用著略帶淘氣的口氣說
「我的新造型!怎樣?」
「真是太可怕了,妳真的嚇了我一大跳耶。」
「喂喂!你的意思是說我之前很糟就對了吼?」
「沒,我只是沒想過女大十八變這句話會在妳身上得到印證。」
「妳有去染頭髮跟燙頭髮吼。」
「是阿,我表妹帶我去染加燙了一下頭髮,還順便去敗家了一些衣服。」

看著璴媮臉上掛著那麼燦爛的笑容,我突然很想問她
(妳確定妳媽有在第一時間裡認出妳是誰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辦好機車拖運後,我和璴媮打算用走的回家。說實在話,我此刻心情是複雜的。我從來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璴媮會變成我陌生的、無法了解的,雖然目前只是外表改變。但,漸漸的連個性都會跟著改變的吧!她卻完全沒察覺到我的愁,邊走邊說著她眼中的台北。

「阿!對了,偉。」
「唔?」
「我明天又要上台北了,能麻煩你一件事嗎?」
「明天?又要上台北?離新生訓練還有三天阿,這麼早上去做啥?」
「我不是剛剛跟你說過,我打算住在我表妹家,不住宿舍嗎?」
(噫!有嗎?看來我剛才的沉思雖然避免回答了一些沒有內容的對話,但也錯過了這個重要的訊息。)
「是哦!」
「還是哦咧!別裝做第一次聽到好嗎?」
(又是一個嚴重打擊,那我不就一個人傻傻的住學校的宿舍了嗎?)
「哦」我悶悶不樂的回答!
「對了!我要麻煩你…………………」
璴媮停下了腳步,回身過來給我一個好大的笑容接著說
「麻煩你幫我把行李郵寄上去好嗎?」

沒等我答應,璴媮突然像是發現了什麼似的。拉著我的手,快速的往前跑了几步接著說:
「偉,你看這裡。」
(小姐,妳要我看那裡阿?最起碼也指個方向吧!)
「嗯?」
「你還記得這裡嗎?」
「唔!要是我沒記錯的話,這裡離我家還有5分鐘的路。」
「不是這個辣!」
「不然是什麼?」
「就你家隔壁的那隻大黑狗,還記得嗎?」
「哦!哦!妳說那隻每次看到我都對著我狂叫,還邊叫邊露出牠誠懇的笑容,讓我覺得牠很歡迎我的那隻?怎麼了?」
(牠誠懇的笑容裡總是包含了滿滿的殺意,尤其是那排整齊又健康的獠牙,讓我懷疑是不是連牠都是高露潔的愛用者。)
「原來你忘記了。」
璴媮語氣中顯然充滿了失望,放開了我的手。踢了踢腳邊的碎石子,又繼續往前走。
(其實.....我一直沒有忘記,只是想不起來罷了。)

[ 本文章最後由 水藍coffee 於 08-6-19 13:58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坐在“自強號”火車上,看著窗口的景色漸漸的從熟悉變到陌生,不少的回憶一股腦的湧上心頭。為了幫璴媮郵寄行李,到她家。從魏媽媽手上接過那4大箱的行李。(每箱平均重量有7公斤……讓我很好奇她到底帶了些什麼?)臨走時,魏媽媽臉帶微笑的麻煩我要好好照顧璴媮。
(這真是個天大的重任,剎那間讓我體會了「任重而道遠」這句話的意涵。)
這句話讓我笑的很心慌。

  而當我要上火車前,老爸和老媽不知道為什麼特別激動。老媽先是要我好好的用功讀書,接著就趁著老爸不注意時,偷偷的塞了錢給我。說我一個人在外面生活要懂得照顧自己,又解釋那錢是她自己的私房錢,要我省著點用,讓我不禁眼眶紅了起來。接著老爸帶著我去買飲料時,也從口袋裡掏了1萬元放進我的口袋裡,對我說「別讓你老媽知道,這是我自己偷偷存的錢。」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錢的重量和溫度。
(也讓我感到很錯愕,怎麼這個家裡大家都有私房錢?)

  『正德』的開學通知單裡有提到新生住宿的辦理必需提前一天,也就是在新生訓練前一天就必需去學校辦理住宿。不然有很大的可能我會變成“無家可歸的小孩”或是可以獨享跟台北街友成為“麻吉”的機會。雖然我很喜歡“安達佑實”在片中的角色(片中的女主角,扮演一個很現實的小蘿莉。),但喜歡歸喜歡,我並沒有打算cos play這個角色。所以我只好認命的帶著一個背包,裡面簡單的帶了一些衣物。犧牲我那千金難換,暑假最後一天假期上來台北。

  走出車站,我抬頭看著天空,大力的呼吸了一口台北的空氣。看著擁擠又帶著忙碌的人潮,一路上拿著學校通知單上那印製不怎麼清楚的地圖,邊走邊問路。當我歷經千辛萬苦走到「正德科技大學」校門口時,己經是下午五點多。
(多虧了熱心的路人們,和一堆不負責任的回答,讓我迷路了將近2個小時。)

  我從門口的警衛問到了學務處的方向。打了電話,跟家裡的老爸老媽報了個平安。正打算去學務處申請學生宿舍時,我遇到了影響我人生最為鉅大的兩個畜性,也就是「建業」跟「文祥」。

  文祥事後常常說,我們那次的會面可比美「悟空遇到了達爾和比克」或是「幽助遇到了飛影和藏馬」。(主人公當然是腦殘的他。)
  比較起來建業就形容的比較實際一點,他形容我們那次的見面像開羅會議。(蔣中正、羅斯褔、邱吉爾三個人所開的會。)我問過他為什麼會舉這個例子形容,他回答我「因為三個人都一肚子壞水,笑的也很奸詐。」
(但是要我來形容的話,我覺得應該是大雄遇到了技安跟阿褔。殘念的是,我是沒有多拉a夢的大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同學!」
  突然一個聲音讓我停下腳步,我轉頭向聲音的來源一看。映入我眼簾的是迥然不同類型的二個人(不!應該是二個畜性)。

  先從「文祥」說起好了,他有著開朗的笑容(事後我才知道那是腦殘的笑容),和一臉充滿自信的驕傲感(他自信的源頭我曾一度懷疑是來自於大宇宙的意識。)一頭爽朗的短髮營造出了他陽光形像(但後來事實證明他很討厭晒太陽)。

  而「建業」就很特別,他是一個很漂亮的男生。男生照理說不應該用漂亮來形容。但只要你看過他又長又翹的眼睫毛和白晰的皮膚、漂亮的眼睛你就不由得不得說他漂亮。何況他還留著一頭足以綁馬尾的長髮。(但,這一切只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形容詞。)

「同學!你是新生吼。」
陽光型的畜性露出了他的招牌笑容向著我走來。
(咦咦!難道是學長?)
「是阿!請問學長有什麼事嗎?」我怯懦的回答著。
「能在這裡相遇,真是有緣份。來!我請你喝一杯飲料。」
「阿!就那間好了。不然走太遠會熱死人。」
  陽光型的畜性用手搧了搧自己。說完就強拉著我到校門外的飲料店,而那位漂亮的畜性什麼都沒說,也跟著我們走了進去店裡。

  進了店裡後,我們三個人(不!應該是一個人加二個畜性),各自點了飲料。在一陣意義不明的自我介紹後。我才知道原來他們二個也和我一樣是新生,(可惡!害我被騙了一句學長。)更巧的是,我們三個剛好也是同一系『資訊管理系』的學生。雖然如此,但我還是不了解他請我喝茶的目的。一直到「文祥」看了看手錶,對著「建業」擠眉弄眼後,對著我說。
「同學!你剛才不是說你是高雄人嗎?」
「是阿。」
「那你有要住校嗎?」
「嗯,有阿。」
聽到我這樣回答,文祥裝作大吃一驚的說。
「丫賀!可是時間超過了耶。」
「超過?」
「對阿,你看那張說明表。上面不是有說要在6點半之前辦理好手續嗎?」
  我聽了趕緊拿起那簿簿的說明表,用力看了一下,確-實-如-此。再看了看我的手錶…………………………6點45分。
(台北的遊民朋友,很開心有機會認識你們(跪哭中。)


[ 本文章最後由 水藍coffee 於 08-7-4 17:26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此時的我心中真是萬念俱灰,心裡在猶豫該不該去買報紙當今晚的棉被,「文祥」突然開口說:
「呃!不然這樣好了,你今晚就先住在我們那裡好了!」

「建業」也點著頭答應著。我的天阿!原來在陌生的台北,還是有善心人士的存在,此時的我心情真是感動到險險落下淚來,用著我淚光閃閃的眼神看著文祥和建業,用力的點了點頭。
「真的非常謝謝你們!」
(後來我才知道,這一切都是這二位仁兄所設下的陷阱……………………。)

  原來他們倆住的地方就在離學校步行不到五分鐘路程一棟三層樓的透天房屋,他們是租下了二樓使用。走樓梯時,文祥對我說
「記得哦!三樓是禁止上去的。」
我邊點頭邊答應著,到了二樓的客廳「建業」招呼我坐下,我看了看四周。整個空間很明亮又很整潔,根本不像是二個大男孩居住的地方。心裡想著,不愧是北部人,真是愛乾淨。不由得對他們二位增加了几分敬意。坐下閒聊了一陣子,「建業」問我:
「翔偉!那你明天怎麼辦?」
(真是個好問題…………明天我該不該去台北街友之會報到呢?)
「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文祥聽了就對著建業使了個眼色說:
「不然這樣好了!我們這麼有緣份,你看!二樓的房間一共有三個。」
「你就跟我們一起分擔房租一起住下來,怎樣?」
我看了看,這樣的環境實在是不錯。但要是租金太貴的話,對我這窮學生來說實在是一個很大的負擔。
「可是,租金大約是………?」
「放心!房東人很好的,他整層租我們才租1萬,包水包電又有電腦、網路線。」
文祥露出了他的招牌笑容說著。
建業接著說:
「所以平均起來我們每個人應該是要負擔3千3百的,但因為我的房間是小套房。所以我付4千你和文祥一人各付3千就好了。」
「不會吧!每個月只要3千?」(奇怪!北部的物價不是應該特別貴嗎?)
文祥像是看穿了我心裡想法回答說:
「對阿!因為房東是“蜜斯佛陀”的愛用者,所以做人特別有“佛心”」
說完就自顧自的大笑。
建業「…………………………………………………。」
我「……………………………………………。」
(誰能告訴我這個冷笑話的笑點在哪裡?)

[ 本文章最後由 水藍coffee 於 08-7-13 23:11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於是,迫於現實的無奈,和超低房租的誘惑。我答應了他們,一起合租當同居人。也在我答應的同時,文祥和建業不約而同的歡呼了起來。
(當時我還不知道這是他們陰謀達成的歡呼。)
建業:「為了歡迎你,我就來煮個晚餐請你吃吧。」
(咦!建業會煮菜?)
文祥:「唔唔!是該辦個歡迎會!我去超市買酒。」說完衝了出去。
(喂喂!為什麼要喝酒!?)
  我們三個人在飯廳,吃著建業煮的拉麵。坦白說,雖然我並不是專業的美食評論員。但,若以一個普通人的味覺來說。我只能說(這他喵滴是什麼東西?)
首先,湯頭是黑色的、麵是煮到爛掉的泡麵、上面丟了一塊“味味一品”的牛肉包的肉片,(別問我為什麼我知道是“味味一品”,因為我喝湯時咬到了味味一品調味包邊角。)又丟了三根過水的小竹荀當配料。正當我懷疑這是否是人類可以食用的食物時,文祥己經把麵吃完了。建業笑咪咪的看著我,問我好不好吃時,全能的上帝阿!請原諒我這個迷途於塵世的可憐小孩。在今天,我說了謊。
「唔!真不錯,尤其是湯頭,口感很複雜。」
(複雜到我好想吐阿。)
建業:「哎呀!終於遇到識貨的人了,我這湯頭阿!是用豬大骨熬了三小時後再放雞骨最後再加牛小骨做成的日式醬油拉麵。哈哈!不錯喝吧?」
「呃…………建業,教你湯頭的人是……………?」
建業「嗯?沒有,我是看漫畫『拉麵王』學的。」
(你!你!你!你是在開玩笑的吧?)
「呵呵呵…………建業你真幽默這個笑話比文祥的還好笑。」
  好不容易終於結束了這惡魔的晚餐,當我喝完最後一口湯時。我開始後悔居然忘了帶張國周強胃散。因為我懷疑我肚子裡正在蘊釀一股讓人絞痛的日式醬油拉麵毒氣。
  
  人說,喝酒能看出一個人的個性。這句話說的真好,文祥喝了酒後我才發現他的酒品真糟。喝了酒的他一直在批評當下的女孩子,其實批評也不算是酒品不好。只是他每一句的音量都是用吼的。
「現在的正妹還不都是靠化妝妝出來的」(小吼)
「小偉!這根本是詐欺」(中吼)
「沒錯~是~詐欺」(大吼)
「只有2D萌娘才是王道」(極大吼)
(2D萌娘?啥?那是什麼東西??你根本在自問自答吧!)
突然間門鈴響了起來,文祥搖搖晃晃的走到門口,嘴邊碎碎唸著:
「要是有那種自然美的正妹該有多好。」邊打開了大門。
啪!突然一個好清脆的巴掌聲。
「你吵夠了沒?」
一個女孩子的聲音,接著門,碰!的一聲關了起來。
建業呆了半晌,轉頭過來看著我說
「小偉!我剛才被一個自然美的正妹呼了一巴掌。」

[ 本文章最後由 水藍coffee 於 08-7-6 13:43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新生訓練後的一個多星期,我明白了很多現實和遭受到了一連串的打擊。其中值得開心的就是我和璴瑜(我的青梅竹馬)終於攞脫了這13年來同班的魔咒。這件事嚴格來說應該不是值得開心的,但是,這和我接下來要陳述的事實相比以下,這件事實在是微不足道。

  原以為和璴瑜就算不同班,教室的距離應該也不會太遠。但離譜的是,資管1年甲班的教室和1年乙班的教室居然天差地遠。我所在的1年甲班在商學大樓2樓,而璴瑜的1年乙班卻在同棟大樓的7樓。關係這個問題,我在開學後不久有去請教過我的班導(其實是被璴瑜逼著去問的。)我班導的官方回答是:
    「同學,有人規定1年甲班隔壁一定會是1年乙班的嗎?」
我「………………………………………。」

而新生訓練時,我的直屬學姐(一個看起來很有個性的女孩子。)只丟了一張紙條給我,上面寫著

親愛的直屬學弟你好:
  你知道大學的生活是很忙碌的,尤其學姐我大二了。要一邊忙著趕報告和社團的事情,又要抽出百忙之中一點點小小空閒來談戀愛。所以實在是沒有時間好好照顧你,不過如果你堅持需要人照顧!我可以犧牲掉自己這小小的幸褔,來成全你這個大我。
  記得唷!如果你堅持

請撥下列手機號碼   092X-XXXXXX 跟我“親愛的”說你需要我照顧。
                      你的學姐 楊素芬 留

  這真是封文情並茂的好文章!看完之後,我想我就算跟天借膽也不敢打去跟學姐的“親愛的”聊天,所以我只好相信自己能好好照顧自己。

  而接下來的情節就如同“李安”大導演所執導的電影一樣,所有悲劇電影都會有固定的悲劇元素和奸人角色,基於這些市場價值。我和「建業」、「文祥」當然就這樣的被命運安排在同一班。

  「文祥」在班導要求每人三分鐘的自我介紹裡,得到了為數衆多的同學青睞被選為了“康樂”。我還記得他是這樣介紹自己的:
「各位同學大家好!我叫陳文祥,陳是“陳雷”的陳,文是“文天祥”的文,祥是“文天祥”的祥。阿!就是那個寫正氣歌的那個辣!我爸說,當年他看到我滿身是血的從我娘肚子裡爬出來感覺到很壯烈!第一個反應就讓他想到文天祥,所以幫我取這個名字。」
(你確定你那時真的可以自己爬出來!?)
「我的興趣是跳舞跟聽舞曲,各位同學知道為什麼嗎?」
當全班同學一片沉默回答不出來的時候,文祥得意的笑了笑說:
「因為阿!我娘說我是武(舞)曲星轉世的阿。」
(……………………………。)

[ 本文章最後由 水藍coffee 於 08-7-8 20:27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3 04:23 , Processed in 0.210480 second(s), 29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