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數小時之前,這裡還是個非常平常的世界。

但卻在我們完全不知情的狀況下,迎接了這個世界的終結。


由於事發突然,生存在這個世界的人們,完全無法掌握現今的情況,只聽見在耳邊不斷傳來的尖叫與哀嚎,以及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人類

那些少數幾名異樣的人影,追趕著其他正在逃亡的人類,人影的行動相當詭異,看起來就像是個身體不健全的人士,卻有追上一般人的能力。

他們正用著銳利的尖牙,將一部份人身體的無情的撕裂開來,被撕裂而亡的人,卻與那些人影同樣,用著利牙撕開其他人類的身體,就這樣一名接著一名,人數變得越來越多,在幾秒之類,這座城市便變成一座毫無生氣的死城。

然而我只能從事務所的窗邊,看著這無法理解的景象,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應該就是從那個時間點,沒錯!從那名看起來行為詭異的訪客開始......


第一章:終結 1-1


「早安,主人。」

耳邊傳來一名少女輕巧柔和的聲音,但這不足以將我從睡夢中喚醒。

「現在已經是早晨了,主人您也該起床了。」

那名少女的聲音再度響起,並且以細小的雙手,搖晃著我的身軀,即使如此,我還是繼續沉睡在夢中的世界,那個讓我感到輕鬆美好的夢世界。

「在這個樣子就沒有早飯吃了喔!」

身軀依然持續被搖晃著,我想既然都有人做到這個地步了,再不起來也覺得還蠻愧疚的。

「好好,這就起來,可以不用在搖我了。」

「主人真是的,每次都要這樣。」

好歹今天也是個假日,這種時間也不會有什麼委託上門,就讓我多睡一點也不行,真是個準時又負責的女僕,看來我是否考慮準備養好早起的習慣了。

從床上起身,看著床頭前的時鐘顯示著七點二十分的數字。

真要命......

每天都要那麼早起,這我可完全做不來,大概是以前還在當學生時常常賴床,再加上每次都睡到學校過了第一節課,準備要上第二節時我才會出現,所以養成了這種早晨早起不能的壞習慣。


「早安,今天主人起得特別的早。」

「當然啊......每天都有人用那樣的方式叫我起床,就算再怎麼厲害的人,也會被打敗。」

我對著房間外另一名女性說明現況,一邊將上衣與長褲換上,穿好黑色衣裝外套,並且走出房門準備走向用餐室。

這時門口響起碰撞聲響,影起我的注意,還真罕見,這個時間點既然會有人登門造訪,看來我只好親自迎接也比較能表示我的敬意。

我與那名女性一同前往大門,並且意義身旁的女性上前開門迎接,大門一敞開,一名看來臉色蒼白又毫無任何生氣的男性站在門前。


突然有種不好的感覺湧上心頭,或許是我太敏感了......

正當我準備發聲時,那名男性卻突然撲向上前開門的女性,並且以利牙撕裂著她的頸部,霎時慘叫聲傳至屋內的每一個角落。

「搞什麼啊!」

我立即從西裝外套的內側拿出一把9釐米的標準型半自動手槍舉向那名男子,他卻絲毫無任何恐懼的向我靠近。

「你最好不准動,不然我可是要以自衛為理由而對你開槍。」

但那名男子還是完全沒有任何畏懼,依然向我持續接近中。

「沒辦法,我已經事先警告你了。」

為了避免致命的傷害,我將槍口瞄準那名男性的肩膀,並且對他開了一槍......

等等!!一般來說挨了一槍的人,都因為感到疼痛而有所反應,但是這名男子卻只有表現出肩膀被子彈擊中,而產生出向後傾斜的反作用力,除此之外就沒有認何反應,就連一聲哀嚎都沒有。

一大早的就遇到這種怪事,真是倒楣透了,難道是我前事的罪太過龐大,導致今日的我必須為此贖罪?開玩笑!!那麼我還真想回到過去,好好將之前的我給痛打一頓。


「開什麼玩笑!既然一發行不通,那就多賞你幾發子彈。」

我接著往他右肩以及左右腳的膝蓋各補上一槍,然而卻完全沒有任何效果。天啊!難道他是怪物不成......

「既然其他部位都無效,那麼直擊心臟總該行了吧!!」

我將槍口移致難子的心臟部位,順勢扣起板機,子彈從槍口射出並且準確的擊中心臟,原本以為這下搞定了,沒想到他居然還繼續站著。

眼看攻擊心臟也對他無效的我,實在想不到其他辦法,就當男子準備撲向我時,心中怒火一燒,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將準頭對他的腦袋。

「真是夠了!你這個怪物。」

   既然眼前的這名男子跟怪物沒有什麼兩樣,那麼我可管不了那麼多,這可是為了自保你可別怪我。

槍口指向男子的頭部,並且毫無保留順勢開了三、四槍,腦部被子彈貫穿後,他便因為反作用力的結果下往身體後方倒去,那名男性倒下後便無任何動作了。

「搞什麼啊......」


心裡滿腹的疑問,卻沒有任何人可以回答我這個問題的答案......

[ 本文章最後由 天翼‧夜 於 08-6-8 10:58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章:終結 1-2


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沒有人可以告訴我答案,這一切發生的太快,然而在我心情尚未回復的同時,從走廊的內部傳來快速奔跑的腳步聲。

「主人,發生了什麼......呀-!!」

從走廊內部跑出來的那名少女像是受到驚嚇般,在輕呼一聲後瞳孔開始睜的非常大,臉部則是充滿著少許恐懼的神情,並且不安的看著眼前的景象。

「這到底是......怎麼會......」

「理亞......」

看到理亞驚嚇成這個樣子,看來眼前所看到的事令她非常的震撼,雖然目前連我自己也不曉得該怎麼向她說明,但我還是先將半自動手槍收回西裝外套內,站起身,緩緩的走向理亞。


我走向前,雙手放在理亞的肩上,就算她以後會對我產生恐懼,但我還是要說......


「理亞,不管妳現在在想什麼,請你都要好好的聽我說完。」

「好......好的......」

「事情是這樣的......」


我開始對理亞說明到目前為止所發生的事,而她只是一臉疑惑的聽著我說話,中途有好幾次想說什麼的她又欲言又止的繼續聽著我的說明,然而我卻沒發現,那名被男子所殺害的女性身體,開始起了我完全不知道的變化。

她的身體抽動了一、兩下,便仰起上半身形成一般坐姿,緩緩的佔了起來,而我卻將注意力放在理亞身上,理亞則是注意到我身後那名與她同是這間事務所內從事女僕工作的那名女性。

「啊.....」

「理亞?怎麼了嗎?」

「咦?沒有,什麼事都沒有......!!」

看著理亞的表情,就好像是被什麼東西給驚嚇一般,難道剛剛的事還是讓她感到非常的驚愕嗎?我抱著這種想法看著理亞,她則是將眼神轉回到我身上。

「是嗎?種覺得妳......」

在我還未說完時,我身後的那名女僕開始靠近我所站的地方,理亞霎時看到那名女子頸部上的傷口與看起來完全不協調的動作,在確定女性正準備要襲擊我時,理亞快速的將我推開並且大聲的喊著......

「主人,危險-!!」

把我推開在一旁的理亞,立刻被那名女性推倒在地,右肩遭到利牙刺入,緊緊的被咬住不放。

「理亞-!!」

看到眼神的景象,我忍不住衝到理亞身邊,並且對著那名女性的頭部給予重擊,頭部受到重擊的女性立刻鬆開口,倒向理亞的左側。

跟他一樣,跟剛剛那名男子一模一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完全想不透,但只知道一件事......


我什麼也沒想,只是從西裝外套內再度拿出那把半自動手槍,在女性仰起上半身時,將槍口移至頭部,給了它致命的一擊。

頭部被擊中的女性就跟剛剛的男性一樣,立刻向身後倒去,我則是急忙的看著理亞的傷勢,理亞的肩膀部份只是被咬傷,所幸傷口並沒有的嚴重。

「理亞,沒事吧......?」

「是....是的......」

我將理亞從地上抱起,而這個舉動讓理亞嚇了一跳。

「主....主人......?」

「放心,我會替妳包匝傷口的。」

但我心中卻開始擔心一件事,既然剛剛的那名女性被咬傷,而且沒多久就變得跟那名男性一樣,那麼該不會連理亞也......

還是不要想這種不吉利的事,現在應該要優先處理因為保護我而受傷理亞,在怎麼說,如果我當下能多注意一點其他地方的話,理亞還不至於會受傷。

「理亞,妳現在感覺怎麼樣?」

「咦?我嗎?」

理亞對於我突來奇問的問題,一時之內還未能反應,這也難怪,從剛剛到現在發生了那麼多莫名其貌的事,如果換作是我,我也一樣會反應不過來吧!!

「現在並沒有什麼奇怪的感覺,只是覺得右肩有點疼痛......」


是嗎?只是覺得有點疼痛啊......

不知道為什麼,多少有點放心了,沒錯!理亞絕對不會有事的。

「嗚......」

此時理亞突然用著左手摀住自己的嘴吧,從摀住嘴的手中,滴落著少許的血液,這種情況讓我心裡立刻又開始不安了起來。

「理亞!!」

「咳咳......」

理亞輕咳了兩聲,並將手移開嘴邊,手上還沾有一點紅色的血液。

「主....主人....請將理亞....咳咳......」

理亞又再次的咳出鮮血,不只如此,就連瞳孔也開始出現了一些異樣,就當我想將理亞帶入辦公室內時,她自行從我的手中掙脫開來。

「主....主人....請您不要管理亞了......」

理亞伏著走廊的牆壁跪坐了下來,然而她還是對我露出淡淡的微笑......

「理亞覺得怪怪的....就好像隨時會....傷害到主人一樣,所以請您自行到安全的地方....好嗎......?」

即使那麼痛苦的理亞,也還是一直為了我所著想,然而我只能答應理亞快速的離開她的身邊,並且對這樣的我感到憤怒,但這是目前她所希望的,我也不想讓理亞感到難過,於是我離開了她......


跑回寢室的我,將門鎖上,看著目前窗外的景象,這時候的我突然對這個世界感到......



絕望

[ 本文章最後由 天翼‧夜 於 08-6-8 11:23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3:38 , Processed in 0.636691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